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书页

0106 潘姐的烦心事

梦想岛中文    爱发微博的我,成了职业通天代

  快拆水晶前,平队扯着嗓子喊:快推,拆拆拆……兄弟,我们是冠军!

  我们是冠军。

  多好的一句话。

  推平主水晶,PYL起身看见秦浩还在看赛后面板,冲过来就是一顿摇晃术。摇的秦浩很享受。

  放在平时,他可能会劝阻一下,但现在他什么都不去想,只是感受着胜利带来的精神愉悦和些许疲惫。

  “我都说了对面下路要送。”PYL兴奋极了,想到什么说什么:“PP,你第一次打进夏决就捧杯,是不是创造记录了?”

  PYL又想到了一件事:“兄弟,我踏马连续2年捧起夏冠!我踏马好牛逼啊。”

  说是第二次,可兴奋程度不减。

  旁边,Eimy却觉得有些空虚。真正走到这一步,他第一个想到的就是秦浩,偏过头流露出一抹复杂的情绪:“真没想到……真的,这次季后赛是我打得最舒服的……”

  等会,什么意思?

  PYL不高兴了,“春季赛我一直在跟你沟通。我又不是自闭不说话。”

  域名.xsiqu。a

  Eimy想了想,更觉得秦浩的指挥顶了:“对呀,然后我们不是被VG虐了?”

  “那没办法,当时你打得又不好。”

  “打野吃线上啊。有没有可能是线上没反馈?”

  “说得好像伱反馈很多一样。”

  所以,青门!

  PYL越这么说,Eimy越觉得秦浩坐镇中路,承担了队内最多的内容量。聊到这,他嗯了一声不跟C博争了。

  因为他没觉得自己比春季赛进步很多。

  春季赛那会跟香锅、厂长对位,其实感觉还好,也不是不能玩,但就是赢不了。

  而现在,自己每局面临最多的,其实拼操作和配合的阶段。这个游戏对打野来说已经简单很多。

  “PP,你说话呀,什么心情?”

  “不知道,我有点晕。”

  “你踏马别晃了,脖子都给你摇断了。”Eimy大声制止。

  “你懂个锤锤,我这是给他放松。PP你说,舒不舒服。”

  “舒服的。”PYL得意时,秦浩又补充了一句:“不过你先停手。”

  PYL照做了。

  “更舒服了。”

  Eimy在旁边听着乐死了,跟C博舍友当久了,怎么秦浩说话也带着点÷味。

  啧啧。

  解说激动的声音在场馆回荡——

  “3:0,恭喜LGD成为赛区的一号种子!这支队伍先是在半决,在实时胜率都不看好的情况下,3:1战胜EDG。

  到了决赛,他们又贡献了一场三比零……这是一场苦战!但不管怎么说,现在的他们是胜利者,是最后的赢家。”

  “而且,LGD已经连续2年捧起夏冠。在这种场合,我其实不想提到去年的世界赛,但血淋淋的伤疤一直在那,我只希望,今年的LPL能战出赛区风采。”

  “期待这支配置发生变化的LGD……”

  说到动情处,米勒嗓子嘶哑。

  当决赛落幕。

  米勒第一个想到的画面,就是去年小组赛的折戟。他在台上看着三支代表队,在小组赛阶段就陷入挣扎。

  版本不适,上头,失误百出。

  经历了这些之后,LGD竟然再一次王者归来,登顶夏冠,米勒莫名觉得很励志。

  这就是电子竞技的魅力。

  LGD受到的舆论压力一点不少,如果不是真的拼到一种程度,克制到一种程度,这样的队,凭什么有韧性?

  按理来说,他们的心理要更脆弱。但却在季后赛,爆发出了能量。每个放弃情绪去观看比赛的观众都清楚,这支队有着很不一样的气质。

  他们能想象出这支从泥潭里扯出双腿的队伍,奋力走到现在。看LGD比赛,什么中路支援,什么中野辅联动那都是战术层面的事。

  但团结、敢打,或许才是标志。

  有人统计就会知道,LGD是越塔动作最多的队伍。跟EDG喜欢野区、河道碰撞,RNG喜欢中路团,拥有更多容错余地不同,LGD有着更多的冒险精神。

  有人说这是因为他们后期输出压力大,不得已为之。

  不管是不是这种说法,LGD就是比其他两个队伍敢打,更嗜血。

  欢呼声响彻夜空。

  少量的LGD粉丝,就能靠着声浪掀翻这座场馆。

  RNG粉丝起身从座位上离开。这里已不是他们的乐园,听着LGD牛逼,心情方面也受不鸟。

  在镜头不太注意的一角。

  香锅扶着小虎肩膀,给于心灵上的安慰。

  他不是老将。

  他在次级联赛掌控雷电,在跟厂长的对决中拿下过春冠。他其实没有太多经验面对这样的失利。

  只是有人比他更失落,更沮丧。

  就是面对舆论压力,小虎也该承受最多。

  谁让对面那个ID,曾经是他们的“队友”。虽然这个队友,一次训练室都不曾进过,香锅能搜刮到的记忆,只是有几次上楼的时候碰到过。对面跟他打招呼,他没怎么理。

  所以此刻看着小虎瘫坐在座位里,香锅很无奈。

  毕竟在赛前,就连美工发布的海报,都在隐隐暗示小虎要教训Penicillin。

  就好像全世界的人都在跟小虎说:不该输给替补;该争回常规赛的那口气了。

  香锅打的时候,就觉得小虎比平时更犹豫。到了第三把,好像恢复了状态,结果……

  算了。

  还有世界赛,又不是赛季结束了。

  “我跟你讲,拼操作的时候,你只要不怂,那你就是冠军级别的中单。”

  这话说得有点难听。

  不过小虎习惯香锅这么说他。

  “怂JB”、“打他”、“装什么”……类似的话,每场比赛都能听到。

  勉强收拾了一下心情。

  小虎看着LGD的人面露微笑的走过来,目光锁定队列中间的秦浩。

  跟秦浩握手的时候,小虎忽然说:“你打得比我好。”

  秦浩回应了一个大拇指。

  这就是季后赛,秦浩没觉得小虎会就此认输,“这次是我赢了。但世界赛加油。”

  “嗯,世界赛加油。”

  临到离开舞台。

  小虎最后看了一眼银龙杯,眼神流露出不甘。终究还是没那么容易放下。

  而对LGD粉丝来说。

  今天在这里发生的一切,若干年后都还能清晰的记住每一个细节。

  三比一EDG,三比零RNG。

  他们可以很骄傲的谈起这个,就像去年用同样骄傲的口吻聊起LGD是怎么干碎EDG和三比二拿下QG,赢得夏冠。

  耳朵接受着无穷尽的吼声。

  依稀还能听见解说用非常隆重的语气介绍着什么。

  Heart教练和领队陈哥冲上舞台,围住了银龙杯。

  这时,PYL忽然提议:“让PP单独捧一下怎么样?我们都是老家伙了,就他第一次打这种比赛。”

  PYL完全忽略了Eimy。

  跟Eimy互嘴太多,PYL老觉得Eimy也是老家伙,而不是刚登入LPL。

  “不用。”

  秦浩刚要拒绝,MaRin听IMP说起这个,拍着秦浩后背,对着银龙杯比了个手势:试试重量。

  聚光灯打在舞台中间,LGD众人身上蒙上了一层光。

  “这不好,别搞特殊……”

  PYL听不得这些大道理,“PP你别耽误时间啊。我踏马饿着肚子打到现在,场中巧克力都没啃过。到时候我往地上一趟,你负责把我抬出去。”

  Eimy:“捧一下试试。”

  这个提议真的很诱惑。

  在众人的督促里,秦浩贴着底座一点,把奖杯举高。他第一个想法是:确实有点分量,难怪平队去年捧杯的时候,生怕奖杯摔地上闹出直播事故。

  突然发生的这一幕。

  导播吼着让导播组切近景特写。

  镜头里。

  秦浩被围在中间,LGD队员和教练就那样看着他,露出姨妈般的笑。

  “怎么样?”

  “像做梦一样。”秦浩流露出回忆的神色,“平队,奖杯确实挺重的。”

  “看吧,我不骗兄弟。”

  Eimy见两人分析起银龙杯的重量,竟然没有感到一丝违和。

  “好了。”PYL忽然打断秦浩的胡言乱语:“你现在是冠军中单,能不能注意点形象。踏马的我都要嫉妒了,劳资第一年打LPL,别说决赛了,进个季后赛都能笑死。”

  “我没说不高兴啊,我只是,我只是不知道怎么表达。”

  秦浩单独捧杯那一刻。

  宋明看着直播很感慨。就觉得这一幕特别意气风发,少年人就该这样。

  直播间弹幕刷屏着LGD牛逼,放平时,宋明肯定会去找里面的亮点弹幕。但这会,他只觉得国产中单牌面,该有Penicillin的一席之地。

  “捧杯吧,LGD!”

  带着点沙哑的吼声里,LGD众人围成圈捧起银龙杯。

  到了这会,PYL还想找Eimy说话,就听秦浩梦呓般的说:“从这里看观众席,就感觉……感觉自己很了不起。”

  秦浩说完就在傻乐。比醉酒的IMP看起来还傻。

  但不得不承认,这句话也是PYL的内心写照。

  他喜欢台前,喜欢聚光灯,无法想象没人关注后的生活。

  不过他还是嘴硬:“别想太多,采访完吃大餐。填饱肚子才是真的。”

  秦浩顺着平队的话转身,准备下台。

  他本来还想说,想体验S赛冠军什么感觉。但没出口,就觉得自己有点飘。

  冷静重新占领高地,话闷在心里。

  他们就这么迈着步伐,跟在当苦力拿奖杯下台的Eimy身边,聊着吃大餐的事,还问陈哥俱乐部预算多少。

  “能评价一下你们的对手吗?赛前很多的预测都更看好他们。”

  “没什么好说的吧。RNG很强。”

  “那Penicillin,你怎么看待这个BO5,很多碰撞发生在下路。”

  “Uzi打得很强势,我跟我的队友沟通说不能太轻易的让掉下一塔。所以,我只是做了我该做的事。”

  “能聊聊BP吗?第一局我们都以为你会选瑞兹或卡牌。”

  “瑞兹跟卡牌,都不是很好打冰女。也不是不能打,而是我们在选的时候,觉得曲线往后拖一点更好赢。”

  “PYL,你第三把的牛头每次都能抓住很好的留人时机,请问你是怎么做到的。”

  “沟通吧,沟通能打我就上了,其实没什么能不能做到。”PYL当然不会说,对面下路玩得装,开不到才有问题。

  “IMP,你在……”

  “MaRin,想问问你怎么评价Looper今晚的发挥。”

  “他打的很好。”

  另一头。

  Fly主动承担责任。

  “没什么好说的,我们输给了LGD,就这么简单。”

  “我不觉得这三局BP有太多可以讲的地方,选出来自然有它的道理。”

  “对,我们故意放的卡牌。”

  “世界赛,我们会加油……”

  灯似繁星的魔都街区,川流不息的车辆。

  没人注意载着LPL夏冠班底的大巴行驶在它们身边。

  某酒店。

  潘婕踢掉高跟鞋,瞬间觉得呼吸都轻快许多。她已经知道旗下LOL分部拿到一号种子的事。

  只是找她的人太多了。

  天天都有接不完的来电。

  这会窝在沙发里,享受着夜景,她才按重要程度分别回电。

  挂掉某赞助商的电话。

  微信弹出消息,陈领队汇报了聚餐花销。

  看到这么几个人吃了2万多,人均接近三千,潘婕就很生气。不当家不知柴米贵。

  花钱不带省的!

  转念,另一个烦恼浮上心头。

  为了签MaRin,已经让PYL降过薪,这次拿到夏冠,中野辅还能心甘情愿的接受不匹配市场价格的合同嘛?

  老人欺负一次就够了,多欺负,这点恩情就散了。

  打野倒还好。

  Eimy什么水平,2个赛季也验出来了。领队还委婉建议过更换打野,不过当时自己觉得这配置,最多混个三号种子,说不定还混不到。

  补强也不急着夏季中途补。

  另外就是刀塔那边,管理层的诉求也要考虑到。

  这个冠军来得不是时候,潘婕心想。

  转眼。

  她发了条微信给小王。

  “上次那件事考虑的怎么样?”

  “潘姐,你太能从我这抠条件了。”

  透过语气,潘婕都能知道小王没把那事放在心上。

  有时候挺羡慕的。

  她为了找钱,到处联络感情,可人家想搞项目,钱跟资源直接到位。看在他老爸的份上,就算拒绝,话也不会说的太难听。

  “我是愿意看到香蕉娱乐在赛事合作这块进一步扩展工作。但王总,你也得给我一点看得见的好处。”

  “你也知道,LGD现在铺的摊子不小,而且过2个月就是转会期,两边都给我打报告,说是要巩固成绩。手心手背都是肉,体谅一下姐的难处。”

  “上次聊到跟YM合作,姐,你又不肯。”

  “太麻烦了。”

  “那你们LOL分部的中单小浩?”

  “你有Rookie还要小浩干嘛。我愿意交换,你愿意吗。”

  “哈哈。”

  那边绕开了这个话题。

  “最近很多赞助商在找你们,应该没那么缺钱吧。”

  “钱永远都不够。”

  那边沉默了一会。

  “你说个数。”

  “一千万。”

  “不可能,我最多挤500个。”

  “万分感谢。”

  借到一笔没有利息的款子,潘婕立马在微信里,让刀塔分部经理帮着去联络联盟分部的赞助商。

  她下了死命令,每一个都要保持接触。除非赞助商退出。

  把工作吩咐下去,潘婕泡着澡,感受着身体深处传来的疲惫,计算着还差多少缺口。

  赞助商的钱不好拿。

  去年小组赛丢人,好多款子就打了第一笔,追问尾单,人家还要骂,说打得太差,没有一点赞助意义。

  想着近些年,选手市场陆续升温。

  好一点的中单,动不动就是四五百万。草,都怪RNG、EDG、VG这些俱乐部炒作转会市场。

  大把撒币。LGD买MaRin肯定不是撒币行为。

  不过她也知道,腾竞乐意看到转会市场繁荣。

  选手身价高,又不是它出钱,反而因为身价普涨,会增加赛事对年轻人的吸引力。

  这就像一种谈资。

  跟很多年轻人喜欢讨论NBA球星身价一样。

  动辄多少多少美金,吃了几个大的商务合同。

  说出来好像很长脸。

  仿佛那些人就该拿这么多钱,NBA球星就该匹配这样的社会价值。

  LPL在模仿这样的商业规则……

  (本章完)

梦想岛中文    爱发微博的我,成了职业通天代
上一章
书页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