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书页

089 一塔节奏

梦想岛中文    爱发微博的我,成了职业通天代

  “等六级吧,找个机会抓下。”

  回想着刚才那波对拼,明凯不是很平静。只是作为指挥位,他必须强迫自己冷静。

  也只有说了下波大概的目标。

  心里才能想点事。

  草……

  那样的一个盾和加速,打乱了他的计划。如果一换一,他其实能接受,卡牌阵亡影响很小,这是个可以死的英雄,瑞兹的阵亡压力反而比卡牌高一点。

  后台。

  茂凯张着嘴巴,忘记呼吸。

  很想跟队员来一句:为什么要打?

  卡牌前期需要打架嘛?

  他瑞兹这样玩,肯定有人啊,真把Eimy当白银患者了?

  域名.xsiqu。a

  另外……

  部分阴影出现在心底。

  他感觉Penicillin这瑞兹熟练度看起来很高的样子,前3分钟的消耗换血和最后配合男枪打出击杀的拉扯手法,味道很正。

  而且,他们训练赛没打过瑞兹,碰到的最多的其实是龙王。EDG也跟LCK打了,其实知道龙王节奏起来,很适合养肥AD。

  但还是那句话,时间和熟练度。

  两边中单交T回线。

  看着瑞兹小动作不断,而卡牌看着越发吃力的样子,Heart在后台激动的捏紧拳头。

  就差冲到舞台给Penicillin一个鼓励的抱抱。

  你西八太c了。

  真不愧是我点中的未来核心。

  Heart现在已经不想什么打败EDG,打败RNG,他更想知道让秦浩成长一年,以他刻苦练习英雄的速度,和极强的适应赛场能力,该有多亮眼。

  对线压迫不够?

  不会c?

  不喜欢打输出?

  他才打第一年,按照职业赛场最常见的现象,二、三赛季才是职业选手最巅峰,也是水平保持最稳定的时候。

  他还在成长。

  不过,Heart很快就看出了EDG的下一步动作。

  卡牌吃力之后,放线漏刀,活成了Penicillin夏季赛的模样。其实这么打没错,感到压力就放线,让位置,对面总不可能随便越塔。

  何况卡牌小亏点补刀,就不是个事。

  解说只会强调卡牌第一波大招,能不能有用处,从不会盯着落后几刀一直说事。

  此时。

  轮子妈快要五级,维鲁斯跟泰坦还想给点压力。要说视野,河道也有,三角草也有,但人马吃掉石甲虫,知道刚才推了波线,泰坦消失过。

  再看中路。

  马上到六的节点,卡牌也是红牌加Q,吃着瑞兹出Q扩散的伤害,嗑掉第二瓶腐败。

  卡牌想动的手法都差不多。其实更吃队友配合。

  “厂长已经准备就位,LGD下路在送线,位置有点深。”

  “Eimy在刷三狼,短时间内来不了。”

  厂长放弃部分野怪过来下塔空地,4秒,风女刚走出兵堆,泰坦钩到接AE,维鲁斯向前2步集火辅助。

  “Meiko在勾引,LGD下路上当了!”

  站位接近蓝buff墙的卡牌开出大招,然后下到河道。下路已经压过墙侧,趁着小兵多,换血肯定不亏。

  而秦浩看见命运开启,果断往前接下波兵线。

  3秒。

  泰坦吃到黄牌之前,先是被风女贴身Q击飞,然后被轮子妈打。

  卡牌距离够,落在2人后侧一点,维鲁斯交闪,PYL选择卖。

  “人马也在,这波我死。”

  人头被轮子妈吃下,平队又念叨一句:“吃头没用,对面轮子妈还是打不过。”AD强度如此,说的也没错。

  只是PYL依旧有点小不爽,压的好好的,被中野干了。

  “卡牌没大,我们赚了!”

  “平队,跟我一下。”

  PYL:赚了?

  听到这话,PYL下意识切屏中路。

  刚好看见瑞兹往上跑。

  “Penicillin要抓上嘛,不过Mouse很懂,根据半区原则,他提前让线了。”

  大树三分之二血,缩在塔里。

  秦浩一边call辅助,一边打信号让凯南缓推,控制一下进去的速度。

  等到卡牌抓完下路,回中接线亏了四个小兵,有提醒过瑞兹消失。

  可Mouse觉得凯南没动杀心,离防御塔还有六百码,照这个速度,瑞兹应该是进野区放眼才对。而且就算来抓,六级的凯南、瑞兹有什么伤害?

  “泰坦也在靠,好像有机会。”

  瑞兹卡下波小兵,提前开启大招,Mouse瞧着身后的蓝色法阵,手指默默放到大招上。

  看到大树想反抗,茂凯心脏来到了嗓子眼。草,你还能一打三啊。

  下一秒。

  Mouse看见泰坦在脸上,眼神露出迷茫。纳尼?

  大树开启大招,看起来很肉。

  但秦浩还是操控瑞兹,EWAQ打出技能。而且大招带的小兵进来,正扮无害的凯南,嗖的开E窜了进来。

  咿呀!

  “凯南大招伤害基本打满了,大树想换瑞兹。可瑞兹起码能抗五下塔,大树没有伤害啊。”

  抗完第二下,秦浩就出塔了,换泰坦抗。

  泰坦这会才出钩,沉重的船锚打在大树身上,瑞兹跟出第二套QEQA,人头让给凯南。

  人头3:2。

  卡牌亏线动,秦浩回来接住一波半的中线,没有亏。而在野区,Eimy刷完野区,直奔上半部,此时凯南在磨塔,他过去吃石甲虫,并且顺路把身上的真眼,放在红buff对墙草丛。

  Mouse花了点时间走回线上,凯南还没回家,刚冒出这个想法,男枪出来W封视野,EAQ骚扰。大树少了四分之一血,回到塔里。

  “能看我嘛?”Mouse求救。

  于是,厂长蓝也不打了,先开E匆匆保上,避免大树没大被越,需要交闪逃跑。

  “Eimy回去刷三狼,凯南后撤回家,人马白靠了一趟。”

  娃娃有不同意见:“也不能算白靠吧,那个真眼没看见人马的话,说不定真会越。凯南上波越塔都没掉状态。全是中辅在抗。”

  因为大树出事,搞得卡牌帮下一波,非但没有拉回经济,差距还扩大了。

  淀粉越看越气。想起夏季赛打LGD,上路也是抗压,就觉得Mouse又在拖后腿。

  上次能赢,靠的双c,上路团战混混,那这次呢,每次都负重是吧?

  “阿光真的垃圾,能不能早点si。”

  “PawN的卡牌多久没玩过了,上次有印象,还是世界赛被Faker瑞兹罚站到死,抢这么个英雄干嘛。”

  事情不对,开始怪BP。

  而在场上。

  PYL很舒服呐,他这波游走让上路爽了,维鲁斯单人吃经验,代价是亏几个兵,也能接受。

  毕竟凯南破败提前一点出来,而大树的日炎后出来一点,这不同走向所代表的对局情况完全不同。

  “等个大,Eimy你来下抓。应该能逼闪。”PYL觉得节奏点来了。

  “我这波推完回家,要动手,先等我接线。”秦浩提醒。

  “好。”

  简单沟通过后。

  20秒过去。

  秦浩回家摸出女神泪、蓝水晶加个草鞋。接下来他准备做饭盒,第一件合时光、第二件大天使,第三件看情况补金身或者虚空法杖、帽子。

  如果不缺伤害,第三件补防装,瑞兹团战容错会更高。

  时间来到8分29秒。

  男枪刷下来,从线上进草。PYL说过这里没眼。

  “男枪发育很好,这会已经做出二级打野刀和小战锤,输出非常可观。”

  “EDG下路没有给太多距离,但是——”

  轮子妈开W要A侧翼残血后排兵时,泰坦忽然前压,维鲁斯大招R风女。IMP这么打很简单,对面只有风女才能提供保护和打断。这波就杀辅助。

  平行四边形站位被破坏,Meiko极限反应,走位扭掉腐败锁链,但再没办法躲过泰坦的Q。

  钩到,A住,男枪E接WQ,配合维鲁斯的AAEQ,带走才五级的风女。

  “这爆发,风女根本吃不住。人头被IMP收下,EDG这把好像有点不对。”

  卡牌带节奏的频率,跟不上LGD的进攻回合。

  最重要的是。

  Eimy怎么在厂长野区游龙啊。

  下路抓完,奔着蓝区就进,男枪追着人马跑。

  再看中路,卡牌不敢先清后排兵。这个英雄如果每波线都只能优先看近战,那它的推线其实快不起来。卡牌动的前提是先秒后排兵,再吃残血近战兵。

  反倒是导播切过去。

  瑞兹塔前EQ消耗的不亦乐乎,PawN只能保持表情平静。

  13秒后,瑞兹双E接Q,冲上来WQA,然后抗着防御塔跟出最后的EQ,打得卡牌只剩一百七十多血。这还是卡牌点了坚决系,和磕了腐败的情况。

  “Penicillin这瑞兹好凶啊,PawN这波必须亏线回家了。”

  接近9分钟,卡牌塔后回城。

  “这把瑞兹对线打得太出色了,PawN没什么办法。”

  秦浩送进去兵线,转F4通道,进红方红区。快走出红buff背墙范围,刚好遇到从旁边草丛走出来的人马。

  “丹哥,人马在上。”

  “懂你意思!”

  “厂长的野区被LGD轮流进,控到打一套,人马开E跑。”

  导播突然把镜头给到男枪,它正E龙坑下墙,绕蓝区准备包下。

  “EDG的河道防守眼看到了男枪,但这波又是送进来的兵线,两人要守嘛。”

  不敢。

  泰坦的威慑摆在那。

  见着下路也要亏点发育,米勒不知道该说什么了,LGD这进攻,看起来也不复杂。

  压迫给足,对拼打不过,EDG能怎样?

  “上野都在上半部,卡牌就算开大保下,3打3也打不过。”

  “男枪有点肥,这塔确实不好守。”

  LGD粉丝看得很爽。

  谁说赛前一定打不过EDG?

  凯南都要把上一塔拔掉了。

  EDG为什么不阻止啊,是喜欢送一塔嘛。

  9分32秒。

  凯南吃掉上一塔,LGD把经济领先扩大到一千二……

  (本章完)

梦想岛中文    爱发微博的我,成了职业通天代
上一章
书页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