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书页

0142 热度

梦想岛中文    爱发微博的我,成了职业通天代

  坐在候机室,MaRin回头望了一眼。明明看不到什么,但就是有类似的感觉。

  旁边,IMP很投入的玩着手机。

  想着未来,他竟然有些惆怅。他本可以不说,或许过个几周,事情也就淡了。

  但他不想瞒着秦浩。

  这件事,除了秦浩他谁都没告诉。或许领队能知道一点态度吧……

  何况。

  他不觉得继续跟秦浩当队友,对他,对秦浩是件好事。

  记得某天看秦浩连续加练了好几天,憋着劲要等秦浩先出训练室。那一次他熬狠了,用了好几天来缓。他其实知道自己已经失去了逞强的资格,但有时候就是不愿承认。

  可不承认又能怎样?

  他26岁了!

  26岁的身体机能和精力怎么跟17岁的人相比?自己还能有多少本事?

  域名.xsiqu。a

  耳边听着语音播报航班信息。

  MaRin其实很怕,他怕放过一个长假之后,他需要花很多时间才能进入状态。就算找到状态,也回不去从前。他怕自己变菜,怕看到秦浩投来安慰的眼神。

  夏季赛的日子,他不会忘。

  他看着秦浩加入之后,队伍氛围一步步变好,变得有活力。他觉得跟秦浩做队友,是件很舒服的事。

  只是呐……

  航班要到了,晚了40多分钟。

  MaRin拍拍IMP肩膀,起身回头又望了一眼。只是这样才更不能当队友。他不想把自己力不从心的一面,展示给秦浩,展示给自己相熟的人。

  他刚接触LOL的时候,总是鄙夷“嘴硬”派。看到路人队友甩锅,心里会问:承认技不如人有那么难嘛。

  打上职业之后才发现,承认技不如人真的很难。

  某种意义上,宁愿夸对得好,也不要说自己差。

  就当我这个人自私吧。

  让朋友、让队友烦恼了。

  但他不敢想象这样的一天到来,他该怎么面对那些打量的眼神。

  想得有点累了。

  MaRin找空乘要了条毯子,掏出眼罩。

  他要去一个没有熟人的队伍。

  只有这样,他的自私和算计才能支持他厚着脸皮再打一到二个赛季。

  再一次复习了计划。

  他满意的戴上眼罩,平缓着呼吸。

  他们还会有联系,还会在见面,却不会是队友。

  这是他期望的。

  “这人怎么尬黑啊,说我没作用。”

  “草,这个评论怎么这样。”

  下了飞机,准备取行李。路上,C博迫不及待的刷手机。他昨晚刷了一晚上评论,但不够。他就想看网友夸他们。

  Eimy凑过去看,评论很搞——

  “S4的时候就粉上了PYL,当时只觉得他技术好,到了S5,火男炼铁被全网嘲,我不敢发声,却也期待着他重新振作的一天。赢SSG进决赛的时候,我兴奋到整夜没睡,第二天继续守在直播间等待他的身影……

  最后,容我隆重介绍。PYL,真名C博,LGD队长,仅次于Penicillin全队第二帅的人!新赛季请继续加油!”

  “哈哈。”Eimy被逗乐了。

  不过这样神转折的评论还不少。

  Eimy看过夸他梦魇玩得好,最后来一句加油啊,Penicillin。就很搞。

  取行李的时候,陈哥已经在联系车了。

  没一会,大巴来了。

  秦浩看见车门打开,潘姐走了下来。

  “欢迎我们的功臣。”

  秦浩愣了一下,他觉得潘姐并没有那么高兴。说是欢迎,笑容却像挤出来的。

  “哈哈,热搜第一,断层式第一。”

  “也是因为这2天,娱乐圈没发生什么大事。”

  虎牙。办公室。

  LOL板块高管心情很好。

  LGD能夺冠绝对算得上意外之喜,要知道,他们跟LGD签的意向合同,看似规定了夺冠会升格条件,但LGD自己心里都没底,压根没有狮子大开口。

  跟之前磨了几轮比起来,这样的意向反倒谈的很顺利。

  想起潘婕斤斤计较的脸,再看看LPL观众对于第一个冠军爆发了怎样的热情,他就想笑。

  加点钱倒是小事,但能看到潘婕吃瘪,他就舒服。

  尤其是昨天,LGD还想在入驻宣传方面提条件,用这种方式来试探,他就更想笑了。难道还有谁比他们虎牙更上心?

  “腾竞那边被骂了呀。”

  下属说笑道:“好像是夺冠文案出晚了,被骂不关心决赛。”

  “哈哈。”

  LOL板块高管笑了两声,想起正事:“他们今天回来?”

  “对,LGD那边去接了。”

  “那就行,找个时间我们去一趟。”

  想着冠军队员入驻可能带来的流量和人气,越发觉得自己下对了一步好棋。

  斗鱼。

  “预算申请不是通过了吗,为什么没有谈成?!”

  听到上司发脾气。

  那天去LGD办公室堵门的2人,心里不舒服。为什么谈不成,心里没点数?对面增加点条件,他们一点决定权都没有。

  反复打报告的时候,虎牙那边早就落定了。

  不够灵活、僵化的流程,怎么跟虎牙抢时间。

  吐槽归吐槽,乖乖挨训才是正事。

  “算了,夺冠也就是一阵子的事。他们也就这段时间直播稳定点,等打春季赛,就没什么时间直播了。”

  等人离开办公室。

  直播板块副高管独自打给在腾竞的老朋友、也是他的校友,“你们那边有什么章程?”

  “在争议大办,还是正常送福利。”

  “你的意思呢?”副高管好奇。

  “这段时间日活一直在上升,快接近15年MSI了。这可是第一冠,LGD那边也愿意配合我们,现在主要讨论宣传页持续多久。我的意思是主页客户端放送三个月,然后转副页面。活动奖励可以丰厚点,再配合11月11号的无限火力大搞一波。”

  “需要这么隆重?”

  那边好笑道:“我这提案最多算中上,有的还觉得全场一折皮肤,夺冠庆祝日期持续一个月。这一个月皮肤免费用,玩一把匹配或排位,就能领皮肤。然后还要为LGD拍夺冠纪录片,捆绑宣传回归礼。”

  “回归礼?”

  “对呀,16年之前的老账户只要登陆,就有礼包。”

  “哦……”

  他倒听老友说过,LOL这2年日活下滑趋势比较明显,对赛事直播的热情也在下降。究其原因,还是缺少成绩和明星。其次的问题,才是游戏性下降。

  挂掉电话。

  他又有点后悔了。

  想要吸引老用户回归,不来点力度可不行。而且他觉得腾竞似乎要把Penicillin打造成Uzi、明凯那样的门面担当。

  这样的宣传资源可是省了他们这些直播平台很多事。

  毕竟他们最多写点文案、多投钱造势,哪比得上腾竞可以联系官方媒体,用赛事赛程来预热选手。

  真的可惜了……

  “草,傻逼藤井,夺冠文案这么慢,是不是先写的23?”

  “我也怀疑小编准备的是LGD输。”

  “没诚意,LGD夺冠比EDG拿MSI冠军的反应还小。吃相真踏马难看。”

  “别急,这才第二天,哪那么快。”

  “快不快不知道,藤井宣传新皮肤可是很用力。我关注的好些视频UP主都在帮忙吹。”

  微博。

  从昨天下午到接近中午,热搜第一挂着2个标签“LGD”、“冠军”。

  第三、五、八、十一的词条还是跟决赛有关——

S赛新王登基Faker回望,眼神不甘Faker手抖,Penicillin的岩雀RNG悔之莫及,白星亲谈与三少经理解职  除了热搜之外,决赛相关内容更是血洗抗吧。

  相关帖子暴涨。

  在知乎,有个常年活跃在联盟话题的大手子,更是写了篇一万字的文章,称LGD的中远距离开团,值得所有队伍学习——

  “在这之前,我们更多学习的是LCK的打法,学习他们的运营手段,包括怎么积累优势,怎么分线降低小兵被烧,怎么去布置视野,落位团战。我们也知道占中很重要,但到底怎么个重要法,大部分队伍其实玩不出来。”

  “LGD不一样,他们全部的战术思路都起在中线。而且选的阵容,开团手段相当灵活。看决赛的BO5,你会发现SKT尝试玩一三一发育的时候,LGD能给出很多的压迫。

  过去我们看到LPL队伍落后经济,总是很慌。为什么?因为SKT中期可以做到不用打团就能赢游戏,我们缺少比较稳定的手段,破解这一套防守反击……

  我会重点讲第三局,这一局,算是LGD占中为王打得最好的一把比赛。跟第三局相比,第五局那波绕后团才是关键,如果没打好,我们会输……”

  秦浩坐大巴回LGD俱乐部的时候,抗吧更是把梗图玩出花。

  死神镰刀经典再现。

  岩雀原画里,被岩突打飞的队标里,多了SKT。

  还有左边Penicillin转头眺望,和右侧Faker落寞回首的封面……

  “LPL第一个S赛冠军!LGD牛逼。”

  “Faker这张表情,我看了几十遍了,越看越想乐。”

  “Penicillin这个眼神好有感觉呀,他在找观众席帮忙加油的人。”

  “兄弟们,皮肤选什么?”

  “IMP女警,PYL牛头,Eimy蔚,Penicillin卡牌,MaRin的话,凯南跟纳尔都可以吧。”

  “不是岩雀?不是岩雀?不是岩雀?”

  “我觉得瑞兹可以呀,为什么没人说瑞兹。Penicillin是最早玩新版瑞兹的,有一说一,Faker的瑞兹连招没问题,但他大招用的没感觉。”

  “确实,Penicillin玩这种能动的大招,好像都有说法。”

  “青帝太会抓节奏了,也就那么一两拍。”

  “真可以瑞兹!”

  “别吧,瑞兹已经被打上Faker的标签了,再选个皮肤感觉怪怪的。而且Penicillin采访的时候不是说有个粉丝希望看他在世界赛玩卡牌嘛。就卡牌!我这2天卡牌把把出火炮,段位越高,这套路越猛。”

  “呜呜,别说这个,我黄金段位出火炮,队友根本不配合我打集火,我想等CD拉扯,他们已经开送了。打输了还要骂我为什么不跟。我跟个勾八,没出金身怎么进去卖?”

  “钻石以下,还是乖乖巫妖吧,好歹对脆皮有威胁。”

  “不不不,真得选岩雀。”

  底下又开始起争执。

  “最好把回城动画设计成,几个虚影在岩雀旁边漂浮,然后岩雀身下出现一个石块顶起来,腾飞岩雀的同时,这些虚影全都粉碎。”

  “那要不特效底下再来串字母。就写Kingoflife怎么样?”

  “好好好!”

  “好个得儿,过去的冠军皮肤有几个设计成这样的。最多带一点点个人元素。”

  “别管,要是有这种皮肤,我直接买爆。”

  明明争不出一个结果。

  这些看过决赛直播的观众就爱浪费时间争。

  支持卡牌、岩雀、瑞兹,甚至包括沙皇的都有。

  谁也说服不了谁,大家心目中都有更青睐的英雄。

  各种分析,互不相让。

  C博放下行李,忍着疲惫也很好奇:“PP,伱最想选什么?”旁边Eimy竖起耳朵,插嘴道:“前天还喊浩哥,今天就是PP。哼哼。”

  不知道在哼哼唧唧些什么,C博回嘴:“你懂个得儿。劳资又没问你。”

  “怎么,我看不过去不行啊。”

  拌嘴的时候。

  秦浩坐在床边,想了很多。代表自己的英雄该选谁?

  他不知道。

  非要尊崇内心的话,他觉得是岩雀。从半决到决赛,岩雀才是让SSG、SKT忌惮的英雄。

  但卡牌是他第一个觉得很有底气的选择,也是对他帮助最大的英雄。

  怎么办,他也纠结。

  “不是说三月份跟我们保持联络嘛?”可能到了三月的时候,自己就知道了。

  C博自言自语:“我肯定选布隆,防盗门多帅呀。丹子,你呢?”

  “我?”

  Eimy同样茫然。他就没想过这件事,也没觉得某些人讨论的蔚,是他喜欢的英雄。他能跟观众说,他压根不喜欢蔚这种英雄嘛。

  可偏偏打到后面,自己只拿得出梦魇和蔚。第四局赛前,队友问他玩不玩男枪,他犹豫了。毕竟男枪太容易OB,团战没存在感。

  “不知道。”

  “你也不知道?不就选个皮肤嘛,你以前没想过?”C博很震惊。他去年就想选布隆或者牛头来着。

  Eimy很想吐槽。又不是每个人出道就有成绩,敢幻想皮肤选什么。

  “我再看呗,又不急。对了,C博你几号走?”

  “我后天就回潮州。”

  “我明天,刚抢到票。浩哥呢?”

  “喊这个,我总怪怪的。”秦浩还是膈应,“我等下看看。”

  “OK,那有机会再聚。”Eimy坏笑道:“我可能过个一两周就来找你玩。”

  秦浩老家在湘省中南部下面的一个小县城。

  据秦浩自己说,他老家留守儿童和老人多。

  “欢迎。不过我那里也没啥可以招待的。”秦浩事先说明:“没什么地方玩。”

  “不行就去网吧呗。”

  “网吧有。”

  这个还是有的,还不少。

  没了。

  (本章完)

梦想岛中文    爱发微博的我,成了职业通天代
上一章
书页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