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书页

002 完了,被KTV了

梦想岛中文    爱发微博的我,成了职业通天代

  “想去哪家试训,可以联系了。”

  一个很普通的下午。

  领队站在台阶上,望着他们。

  这一刻。

  他有种说不出的痛快,仿佛掌握了生杀大权,手一指,就能影响一个人的一生。

  唯独让他觉得碍眼的是秦浩那满不在乎的神情,跟其余人的愁苦脸形成鲜明对比。

  这货真的有病。

  被清理了,还在笑?

  “在找到工作之前,我能再住几天嘛?”秦浩举手提问。

  领队摆摆手:“在Uzi来之前走。懂我意思吗?”

  “够了,谢谢。”

  秦浩特郑重的说完,回去了水牢。

  sask这会也在,叹了口气:“下赛季,连跟人家争首发的资格都没有咯。”

  小虎凭借着单杀Faker,已彻底坐稳首发。

  外界,天才新秀的外号已经被喊响。而上一个被LPL寄予厚望的新秀中单,还是砸熊少年兮夜。

  “哥们要找下家咯。”

  秦浩也谈了自己。

  一旁的无心本来已经很失落了。就跟sask说得那样,当一队替补说明还有点竞争希望,这去二队打,很容易被教练组遗忘。

  但跟被KTV比起来,无心忽然觉得没那么糟糕了。

  打职业,不就为了赚点米吗?

  “艹,劳资刚才还想说,去二队要被你踩头,这下不用咯。”说这话的时候,sask很坦诚。

  也没有什么不能坦诚的。

  人生已经这样了,不接受又能怎样?

  “我……我可以帮你说说。我跟运营关系不错。”无心忽然出声。

  秦浩很感动,但还是摆摆手:“算了,人家看不上我,那只能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了。”

  “哈哈,说不定这一闯,就遇到伯乐了。”

  他还是那样乐观。

  这三天下来,无心最佩服的就是秦浩的心态。他也想明白了,那天那個提问,应该没有要羞辱的意思。

  只是足够坦诚,看比赛有感而发。

  “那……行吧,以后没比赛打,劳资过去投奔你。”sask安慰道。

  “那还不赶快喊爸爸?”

  “草,你找打。”

  闹了一阵。

  闹不动了。

  既然大家都没本事,就只能各走各路……

  一个月后。

  秦浩花450租的地下室里,依旧在打单排。

  试训无门,从RNG搬出来,交了二千押金,租了现在这个地方,能容纳他和他的笔记本。

  享受过战队配置,二手笔记本使用起来并不流畅。

  偶尔也有茫然的时候。

  五个月如一日的生活,突然被告知结束,秦浩很是想念食堂饭菜——不用做饭,真的太好了。

  点外卖实在消费不起。

  只能多啃一啃面包这样子。

  秦浩家里并不富裕,出来打职业,家里也不是很同意。没到山穷水尽,秦浩不好意思开口问家里要钱。

  少年人的自尊,还足够忍耐没钱的日子。

  他甚至决定帮人打单,只要能维持开支,继续支撑他推销自己。

  又结束了一把单排。

  秦浩美滋滋的打开微博,晒出卡牌七连胜的战绩,并配文:我这卡牌怎么样?王者局嘎嘎赢,所以,有队伍需要中单嘛,接受替补。

  现在不被允许带RNG的标签。

  所以RNG-Penicillin,已经变成孤零零的盘尼西林。秦浩希望这种药物,能治疗心灵。

  很多个日夜。

  他全靠微博战神系统撑着。那种一点一滴始终向上的感觉,让他着迷。

  他觉得他比很多职业选手幸福,因为每天都在进步,每天都比前一天的自己更强。虽然它很慢,但老天爷规定过努力就会变强吗?

  系统就是他的盘尼西林,这毫无疑问。

  只是秦浩发现,一个英雄模拟多了,后面收费越来越高。

  点开微博。

  退队声明下面。

  有不少秦浩没见过的ID,留言安慰他,让他觉得这世上还是好人多。明明素未谋面,却愿意释放善意。

  嘲讽的声音肯定当看不见啊。

  难道被嘲讽了,就不提高自己了嘛。

  晚上,躺在床上。

  望着脑海里那道熟悉的门,和旁边显示的50模拟点,这时的秦浩,才有点意气风发的样子,他喊:“深蓝!开!我要练卡牌!”

  系统并不会响应。

  这需要秦浩控制意志,选择对局。不是声控。

  但秦浩喜欢这么喊。

  很快。

  选定卡牌vs沙皇后,峡谷出现,沙皇头上顶着“xiaohu”的ID。

  这才是系统的强大之处。

  指定ID,模拟对局,沉浸式还原打法风格,包括感到吃力后,小虎喜欢先出防装散件的特点,也会模拟出来。

  只可惜,陪练也分等级。

  越是相对熟悉,越容易模拟。

  秦浩试过选择欧美的一些中单,他没看过人家比赛,这些人也肯定没有Faker那样的压制力。

  但消耗的模拟点反而更多。

  当然。

  秦浩没有那么强的探索欲望。

  他只知道系统能让他变强,知道这样的训练不影响睡眠质量,甚至可以快速进入深度睡眠。

  秦浩就不信:自己天赋再平平,74的操作能力对线小虎,总觉得吃力,但每天多八小时训练时间,一直这么练下去,总能在LPL站稳脚跟吧?或许。

  现在的话,对位英雄强度均势,秦浩很难占到小虎便宜。

  他猜测小虎的操作数值,应该在80到92之间波动。

  也发现拿璐璐、卡牌、冰女这类英雄,做好平线,小虎才愿意诚意互刷。

  他没有那么多模拟点跟其他中单交手。

  但既然小虎有这样的理解,秦浩愿意在这样的基础上,先做好对位稳定不落补刀。

  系统并不能马上给他一个增强实力的特效,但这并没有让秦浩感到失望。

  他有着满满的进步动力。

  他很想上进。

  “LGD这赛季烂完了。”

  “春季赛1:3输VG,夏季开局三连败,谁都打不过。”

  “火男炼铁的后遗症就这么大?”

  “本以为引入MaRin是志在冠军,结果你告诉我,MaRin是过来帮忙打升降级?”

  外界纷扰。

  LGD管理层同样头疼。

  引入一个刚夺冠的上单,花了八百多万,谁会只满足于春季赛一轮游?

  何况还是夏季赛三连败,刚0:2输给IM。

  人家才花多少钱?全是EDG不要的货色。

  “必须得开一下会了。”

  杜经理带着怒气,问:“这样的补强,到底补哪去了?”

  Heart教练无奈道:“我会想办法提高队员心气,让他们专注比赛。”

  “他(Godv)怎么说?”

  “还在拖,跟我讲不想打了。”领队不敢瞒着。

  “那就去找新中单啊,他想威胁谁?”

  “散会。”

  杜经理很生气。

  春季赛打成那个B样子,还敢提条件。

  买冠军花了这么多钱,让你降薪怎么了?

  秦浩接到了一个特殊的电话。

  “这里是LGD电子竞技俱乐部,请问是秦浩本人嘛?”

  “是。”

  “我们这边看到了伱在微博发的求职信息,如果你有空……”

  “我有时间!”

  对面停顿了一会。

  “那就好,我们的地址是……如果有问题,请电话联系。欢迎你过来试训。”

  运营小姐姐挂掉电话。

  秦浩背起了行囊。

  三天后。

  Heart拿着一张信息表正在纠结,对着副手道:“我不知道该怎么说,一个选择妖姬、沙皇、劫试训,一个选择璐璐、瑞兹、冰女、卡牌试训。”

  “前一个英雄池倒是契合版本,但位置感不好,太独,rank味太浓,后一个看着不喜欢承担输出任务,但空间感不错。”

  “团战经常贡献关键控制打断,可惜欠缺了点激进,拿到优势也不怎么压迫对方的发育空间,更愿意维持对线和平……”

  “要不喊来MaRin、IMP,听听他们的意见?”

  自克里斯因为奖金一事,于世界赛前离开LGD,而后,LGD教练组半韩化,跟上了LPL主流风潮。

  “行。”

  Heart很难下决定。潜意识告诉他,后者即插即用,能减少磨合动荡,但问题在于上面要的是争冠。

  联盟发展到现在,就没有中路不c的。或者说,就没有哪个中单输出手法不行。

  看胜率和效果,后者比前者强,年龄也正合适。

  但未来呢?

  未来谁说得清楚?

  面对主教练的纠结。

  IMP无所谓:“2个一起好了。”

  MaRin坚定很多:“我更想跟Penicillin搭档。”

  回想那几场训练赛,中路是真帮上啊!

  他已经受够了在上路吸引火力。

  美其名曰:实力强,被针对了也有作用,下路会很舒服。

  然后呢?

  赢了几次对局?

  下路真的舒服吗?

  我西八的被三个人越,打野反个野、辐射下路都不懂!老是慢几拍。

  那干嘛不要个愿意牺牲发育,愿意帮上路缓解压力的搭档。

  至于成绩?

  MaRin已经不想了……他就想落点好名声,赶紧逃离LPL。这里太哈人了,简直是战术荒漠。

  想到这,MaRin看了一眼Heart。他很像某个知心大哥哥,但距离成为一个好教练,还差了很多。

  这或许也不是教练问题。

  哪个教练背后,没有顶尖的数据分析师?他们差的是这里。

  又看了一眼自己写的观察报告。

  Heart终究有所犹豫,“把punushed跟Penicillin一起喊来吧。”

  半小时后。

  去往办公室的路上,秦浩实在兴奋,忍不住道:“诶,认识一下,我叫秦浩。”

  这么一瞬间,punushed觉得自己幻听了。

  咱们是竞争者诶。

  不成仇人就算了,还认识一下?

  可李元辉不知道怎么拒绝。

  直接不理,会不会显得我很虚?

  “我叫李元辉。”

  “阿辉,你在哪个战队待过?没听过你呀。”

  李元辉:……

  “VG。替补。”后两个字,音量减少大半。

  “哦哦,竞争不过Easyhoon啊。好巧,我竞争不过小虎,也没上过场,只配待在水牢。”

  “能不能别提水牢。”

  李元辉当时就晕了。

  这踏马很光荣嘛。知道竞争不过不就得了,非得当我面说出来。在入队的日子里聊这个,不忌讳嘛?

  总不会有人爱上水牢吧。

  站在办公室门口。

  李元辉忽然觉得有些寒冷。这一定不是里面开了空调的原因。

  两份制式合同。

  标准的新人条款,俩都是每月1万,1年短约。没有差别,也就不需要回避。

  签完。

  秦浩迎着Heart教练的眼神,挺了挺胸膛:“那个,我看Uzi入队,他们会拿着队服合影。能不能给我也拍一张?”

  Heart:???

  李元辉:这提议好像不错,很有仪式感。怎么办,要不要提一嘴?

梦想岛中文    爱发微博的我,成了职业通天代
上一章
书页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