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书页

092 前期优势的EDG(一)

梦想岛中文    爱发微博的我,成了职业通天代

  新的一波兵线过来。

  EDG下路先送先回家,然后先上线占草丛。

  等到酒桶吃完F4过来。

  塔姆跟维鲁斯刚好从一塔走出。此时兵线在中位,只有ez露头,PYL以为布隆去放眼了,也没觉得有危险。

  博弈就是这样。

  如果给维鲁斯和平发育到后期,那就是ez尴尬的局。所以厂长这把必须把ez养起来,否则他这个打野就有问题。

  为啥?

  这局还是默认上路小亏。不帮下,总不能帮一个前期没战斗力的吸血鬼吧!2v2拿头打。

  “厂长这波很灵性,他一直没回家,Eimy这会补了真眼刚出来。”

  “塔姆没闪的,留到就能杀!”

  塔姆往草里走,吃到布隆Q技能,被挂减速,紧跟着酒桶贴墙从侧边走出来,IMP见状直接卖。

  3秒。

  ez触发布隆被动,酒桶跟个EAQ,人头让给ez。

  “一血被Deft拿下,哇,那这样,下路很舒服啊,ez很吃魔切成型时间。”

  “还好吧,塔姆这英雄就是用来保排的。”

  米勒觉得局势还行。

  LGD中上小优,补刀在拉开,下路死这一波,不是很伤,毕竟死的辅助。

  秦浩知道信息,安慰说:“没事,下波丹哥你还是来中,我假装消失,看能不能骗一下对面。”

  其实这把,不是很好6分20包抄下路了。

  本来维鲁斯有线,塔姆只需要攒2个圣物之盾被动,在6分钟左右帮忙推线,然后去挡ez的Q。对面只要敢打,他就能开大支援,不敢打,线进去也能越。

  但现在ez拿到头,塔姆死一波,要被EDG下路控2波线,时间上已经不好规划。

  想回到正轨,就得逼EDG掉点。

  秦浩对岩雀这个英雄的理解跟卡牌一样,不是很好的机会,宁愿不交大。

  不交,对手就是会忌惮中路的支援。

  另一边。

  EDG重点沟通了岩雀快到六的信息。看过打IM的BO5,EDG知道LGD能打出什么样的配合。

  5分40秒。

  虽然吸血鬼一直没线,但ez却是没省技能,保持着被动攻速,清线过去让维鲁斯解,保证维鲁斯、塔姆的身位在安全距离外。

  如果这样他们都要前压,那巨魔肯定在附近,然后下一步就是岩雀靠过来。

  “Penicillin在拉线,这一幕我见过!”

  米勒刚说完,PawN赶紧打信号。

  同样的W抬回后排兵,用Q打伤害,近战远程一起垫,然后升六拐个2步,消失在蓝区通道。

  消失的第一秒,吸血鬼蓄E顶线,Q死一个近战兵,然后A残血后排兵。

  PawN想趁岩雀消失,快点解线,这样能给点压力。

  米勒就看着岩雀卡着兵线视线,蹲在墙侧,巨魔从自家红区下到河道,踩着PawN不是很理会的中路上侧草丛,开W加速冲出。

  “Penicillin玩了个心理战。”米勒第一想法是这个。

  然后发现吸血鬼为了顶线位置很尴尬,巨魔这样冲出来,他只能往下侧跑,而墙边已经蹲了个岩雀。

  “这会不会是LGD的机会?!”

  “巨魔有闪的,能留嘛。”

  现场,一小撮LGD粉丝发出呼声。

  PawN发现自己错了。

  冰柱减速,卡了下身位。

  当脚底出现一块突出的石块,他只能交血池。可交了血池,巨魔的身位近一步拉近。

  3秒。

  巨魔闪现近身想啃,他交闪,然后一道石墙封到了红buff营地。

  “吸血鬼回头R两个,顶着巨魔的伤害EQ触发风骑。不过岩雀下来,石穿伤害打满了。吸血鬼触发加速也甩不开骑墙下来的岩雀。PawN只能顺着石墙的方向往F4草丛跑。”

  “这段路有点远,岩雀第二个石穿又打满了。”

  砰砰砰。

  秦浩保持着节奏,一下一下蹭着血量,等吸血鬼进草,他第三个Q出手角度往中二塔一点。

  “E好了。”Eimy。

  秦浩按下撒石阵,Eimy盲视野压住,顶回吸血鬼的同时,撒石阵触发,不到200血的吸血鬼瞬间残血,秦浩进草跟出平A,吃下人头。

  “帅。”

  “哇,撒石阵还能这么触发?”娃娃夸道:“用冰柱帮吸血鬼位移。”

  “人头1:1了,这对EDG来说,不是一个很好的消息。”

  米勒表示了担忧:“吸血鬼带风骑这套,我感觉很需要装备支撑。它比小虎那种半肉出装,容错更少,换来的却是对c位的融化能力。”

  “但你前面死一次,可能会推迟腰带和虚空杖的时间。我记得那天打IM,Penicillin二件的时候,c位普遍才一件半,所以伤害才那样恐怖。”

  “我这手法可以吧!”

  “丹哥你好秀。”

  队友喊着Nice,中野两兄弟互夸了几句。

  厂长见本该来下的岩雀,配合巨魔抓死了中路,心里有点不舒服。

  怎么又是伱?

  计划被打乱,厂长指挥说:“继续看下路。阿光,你得找机会来。”

  平时不帮上,有事上单来。

  阿光:“好,大概下波炮车,对面也要回。你们找机会打起来,我从家里T出来。”

  纳尔前面肯定没有波比对正面的帮助大。

  何况岩雀这把带的虚弱,没传送,厂长继续把目标放在塔姆身上,它交吞,那就他死,甚至有机会逼出维鲁斯的闪现。

  Fly教练站在RNG队员身后。

  想起那天自己在管理层下放中单的人选上,投了Penicillin一票,心里莫名有点解气。

  现在知道后悔了。

  当初为什么不听建议?

  这样一个优秀的中单,活动范围如此之广,并不局限于中路法师压血量的职责。

  就像以前SSW中野辅的铁三角联动。

  现在LGD也能靠着中路串联野辅,打出合格的进攻节奏。

  不管谁带谁,中野辅才是决定游戏前20分钟内容的基石。

  或许上路、AD打出线杀很秀。

  但一般来说,教练不会要求选手每把都有线杀。与其鼓励线杀,好的联动才是稳拿优势的方式。

  7分52秒。

  EDG准备攻下的时候,IMP有所察觉。

  对面让他舒服碰线,布隆没在侧翼给压力。

  他汇报信息的时候,秦浩看了眼线,跟平队沟通:“能不能拖9秒?”

  “你随便来。”

  “他们要打,那就打。”

  PYL觉得EDG有点不把他当人。

  把把来下抢钱,真以为软柿子啊?

  “两边打野都在往下靠,兵线方面对EDG比较有利,这是波红方缓推线。”

  后排兵超过中位,厂长先一秒看到从旁边过来的巨魔。

  “留一下。”

  塔姆想退,布隆在LGD眼皮子底下,W小兵往前压,马上就要绕开小兵出Q逼走位。

  面对同样的招数。

  这一次,塔姆扭头对着布隆QA。辅助互挂被动后,巨魔E减速酒桶,维鲁斯对着布隆输出逼出防盗门。

  见维鲁斯没走,Mouse立马TP小兵,卡在塔姆脸上。

  就在这里。

  厂长作势要E闪维鲁斯,最好吓出塔姆的吞,而后靠波比去逼维鲁斯。

  下一秒。

  酒桶E闪,IMP闪现拉进草丛,卡在塔姆下后200多码,继续输出布隆。

  “酒桶撞空了!但大招炸到2个,还算不错!岩雀在往这边赶,速度很快。”

  被炸开之前,塔姆W吞入布隆,顶着ez的伤害。而波比落地之后,立马去找维鲁斯贴贴。

  巨魔此时杀过来,小威胁了一下ez,W加速上来对着酒桶先啃,等布隆落地,立马交出大招。

  维鲁斯血量下的快,布隆下的也不慢,Meiko套出虚弱,回身又被塔姆一发Q,和跟过来的巨魔缠住。

  “维鲁斯阵亡,布隆也倒。”

  “Deft输出环境很好,不过塔姆有点肉,残血开出灰盾。”

  “Penicillin来了,他到的好快。”

  秦浩进入战场之前,知道酒桶E差三秒,波比没了壁咚。

  此时见它蓄锤,平队理都没理,AA接Q晕住酒桶,秦浩按下W。

  “还能换吗?酒桶被抬,吃到撒石阵。但波比锤走了巨魔!!”

  这阶段,吸了布隆属性的巨魔,贴身肉搏很强。

  秦浩收掉打野人头,见状赶紧卖。

  “哇,这波塔姆做了很多事,舔红2个,还吃了很多的伤害。”

  2换2,LGD下辅换EDG野辅。

  ez只吃到塔姆人头。

  这个回合,人头来到3:3,纳尔上路赚兵线经济,ez下路赚兵线经济。

  但LGD趁着酒桶阵亡,维鲁斯复活回到线上,Eimy跑去控了条火龙。

  “我感觉对面还要来。”PYL说。

  “没办法,我这把没带T,不是那么好看下路。”

  “跟你没关系。”PYL被抓3波,有点生气,骂道:“踏马的,对面跟狗一样,一直给ez换人头。”

  IMP:“他就是个篮子,优势会送的。”

  导播回放。

  才发现下路布隆W跳出那一下,岩雀就在动了。

  从波比落地到控死维鲁斯,EDG只花了8秒左右,岩雀就支援了过来。

  “被动立功了呀,贴着墙走的好快。”

  “岩雀2个头,PawN在中路更难玩了。”

  弹幕评价道:

  “厂长只会抓下?”

  “阿光下来,好歹吃了个头,不然又亏闷了。”

  “ez这耀光女神泪出来,不是无敌了?抓下换人头没问题啊。”

  局势不错。

  部分淀粉觉得胜势已握。

  秦浩看着小地图,想着下波EDG会怎么打:“实在不行,让掉下路,我们换上塔。波比没大,很好杀。”

  遇事不决就抓上。

  秦浩就觉得EDG对上路的照顾比较少,而且ez现在很猛,维鲁斯有点对不了线。

  他觉得ez磨塔的时候,厂长大概率还是在附近当保镖。

  就算自己大招好,去下也最多是个4打3,会被ez、布隆拉扯。到时候大招没做到事,对面重新压下,还是看不了。

  “IMP哥……”

  “去!”

  IMP瞧着开始交E找角度出Q消耗的ez,忍了。

  窝西八忍忍忍忍忍!

  相比于下路。

  上路就很和平,纳尔紫雨林出来,波比就清线呗。反正守塔有点走位,最多被纳尔A个三环,波比被动那个盾能挡伤害。

  打着打着。

  纳尔快要变大。

  Mouse听着语音,知道队伍马上就能吃掉下一塔,到时候ez冰拳提前2分钟做出来,对面中线怎么玩啊!

  躺了!

  “LGD要对上路动手,中路又是Penicillin清线先动。”

  后撤消失,PawN打了信号。

  厂长蹲在下路正准备掩护ez。

  纳尔跳进防御塔挥掌,吓了Mouse一大跳。好在反应够快,闪现躲了拍,结果一道石墙封过来,自己脚下还多了个冰柱。

  这不是欺负老实人嘛!

  “没办法,真走不掉,岩雀加巨魔加纳尔,全是那种追击特别厉害的英雄。”

  镜头给到下路。

  维鲁斯自闭草罚站,塔姆去了中线帮忙卡一小会。

  “PawN对塔姆没什么胃口,他这装备吸不动。”

  9分17秒,人头3:4,这波经济方面EDG多赚300多,不过秦浩他们也能接受。

  语音里。

  秦浩沟通着他会多看中线。

  到了这种时候。

  LGD又是两条边路有主动权,但中线对比上一把压力很大。

  “Q到,Deft接个EAW,塔姆想走位,又吃了一发秘术射击,直接少了半血。”

  “Deft这把很肥啊,LGD中路两侧的视野,也跟着出不去。”

  Eimy只保下边路,岩雀吃了上线,立马回防,帮忙清塔兵。

  大屏幕上能看到。

  短短一分半。

  岩雀靠了三次中,这个过程里,吸血鬼在上路玩得很舒服,还配合酒桶把上一塔拆了,一点压力都没有。

  20秒后,巨魔同样配合可以磨塔的纳尔,拔掉EDG下一塔。

  “酒桶露头,LGD换了座下塔。”

  这之后。

  厂长见到磨中的速度低于预期,策划着抓岩雀。

  “他推了线就走,田野你要跟我一下。”吸血鬼不方便施压。

  12分32秒。

  岩雀上二塔接线的时候,酒桶跟布隆绕过来,厂长交E上大龙坑,布隆跳W。

  这操作思路,粉丝都湿了。

  “这样子抓岩雀嘛,中路,Deft交大压血量,Penicillin应该会动。”

  耳边听着平队的信息。

  镜头里。

  秦浩刚走到草丛,酒桶E住,布隆跟Q砸R,吸血鬼开启疾跑。

  “我没了,中一塔给吧。平队你靠下,看能不能抓波比。”心脏快速跳动,秦浩有点被吓到。跟玩恐怖游戏一样。

  而且控制太多,再交闪也没用。

  “人头给到吸血鬼。哇,这种抓,太难反应了。”

  娃娃说:“LGD在F4路口给了眼的,就是怕酒桶一直进红区。没想到厂长能这么绕。”

  “也是提前知道空地有眼吧,厂长上波就想蹲岩雀,然后Penicillin绕后墙从二塔过来帮忙清线。”

  刚说完。

  波比在下二塔,被LGD上野辅逼出闪现。好在ez支援够快,LGD不敢拆下二塔。

  这个回合,人头4:4,EDG小领先900。

  见队友逼了点技能,秦浩观察着局势:“拖一会吧,现在不好打架,看对面给不给机会。”

  (本章完)

梦想岛中文    爱发微博的我,成了职业通天代
上一章
书页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