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书页

0130 新理解和皇冠哥的想法

梦想岛中文    爱发微博的我,成了职业通天代

  安必信切屏看到老鼠从上河道下侧包围了凯南(河道草有SSG真眼),赶紧让下路磨塔。

  结果兵线还没进去,卡牌交了传送。

  安必信想包,卡牌落地,远远交红牌和Q补线。

  “卧槽,这换线。”

  山泥若回头找朋友击掌:“LGD总有这样灵性的操作。兄弟们。”

  卡牌不给机会,宁愿漏刀也不给维鲁斯大招距离。

  闪开吧,卡牌也有闪,Ruler觉得自己的闪现更重要。

  过了几秒,奥拉夫往中靠,线进去3秒,布隆露面,尝试给压力的时候,耳边出现音效。

  丢丢丢丢。

  “男枪也在,SSG这敢打嘛?敢打就是送。”

  蚂蚱Q了布隆一下,被老鼠破盾直接后退。

  记得看激动了,中下都没主动权,靠着临时换线找了波机会。这是怎样的灵性指挥。除了下路小亏点兵线,老鼠吃到关键人头,上路还能送线进去打出凯南传送。

  “这波指挥立功,抓住下路被打回家的契机,反倒是上演了一波包夹。”

  “老鼠又能玩了,战绩21,就比维鲁斯少个长剑!”

  随后。

  知道下塔不好守,IMP吃完线转上,秦浩回中,MaR补了状态和魔抗鞋,传送下塔接维鲁斯推过来的兵线。

  “换线了!让IMP跟PYL守上,2打1,凯南不敢装的。”

  PDD跟着说:“不过要小心奥拉夫来上……”

  秦浩同样知道这一点。

  波比可以被牺牲,老鼠不能太落后。

  “往蓝区进找打野,我有大。”

  “凯南往河道靠,我会先打凯南。”

  “下塔多守一会,开大锤都行。”

  这么2分钟,秦浩嘴巴就没停过。

  好不容易抓到一点缝隙,他们需要把它扩大。因为越是需要往后退,越不能等对面放水。

  安必信走到蓝区路口,注意力集中,躲了凭空冒出的坚冰。也不叫凭空,上路提醒了布隆消失。

  “野区打起来,能留到奥拉夫吗?”

  Q没中,PYL操控布隆砸出大招。

  快被命中之前,安必信按下大招,不知道能不能打的时候,凯南往旁边靠。

  “看男枪。”CuVee提醒。他觉得蚂蚱能靠,这波在河道打团,不是很虚。

  下一瞬。

  卡牌开出大招,老鼠隐身。CuVee快速闪过判断,觉得抓到老鼠这波团能赢,所以凯南突然交E反冲上侧。

  但没看到老鼠的身影。

  IMP没给机会,隐身之后待在塔前没出去,他知道这波最主要的目的是集火凯南,把凯南大招打出来,方便蓝区队友打退奥拉夫。

  CuVee刚闪过这个念头,卡牌落在河道上草一点,老鼠开大隔着600码溅射走A,控制距离。

  “传送上路小兵,想保凯南。黄牌定到,凯南大招的伤害也打在卡牌身上。”

  上侧战况如此,旁边,奥拉夫交疾跑规避男枪的追击,不时回头拖延,不让LGD野辅支援卡牌。

  2秒后。

  凯南200血不到,蚂蚱走过去吸卡牌。皇冠知道这波打不了,往上走位吸老鼠是死,但吸卡牌,凯南能走。卡牌下张黄牌马上好了。

  “魔抗鞋立功了啊。”

  卡牌硬吃集火,看着没有阵亡风险。因为老鼠压上来,凯南不敢补输出。在后侧,奥拉夫大招消失,被男枪单防。

  3秒,布隆过来Q到蚂蚱,人头被IMP收下。

  “哎呦,小浩,这波位置卖的有点好。”

  山泥若差点以为要打输了。

  凯南第一时间如果电到野辅,配合奥拉夫的伤害,男枪不好活。没想到发觉卡牌开大后,凯南突然来了个反冲,浪费了奥拉夫的牵制作用。

  弹幕飘过一排排的下了多少。

  山泥若用自己的公鸭嗓继续分析局势:“打回来了,经济没亏什么,不过下一塔会掉,其实还是少SSG六七百块。”

  “兄弟们,还不够。你们继续给LGD刷加油,别停,把你们的光借给LGD。”

  打完,人头2:3。

  韩国解说疑惑道:“被打出大招,走就好了啊。”

  “凯南干嘛往河道靠了2步?不靠,奥拉夫也能走。在这个时间点,没人能留到奥拉夫。”

  “没事,Ruler发育很好,下一塔应该有了。”

  虽然被波比大招多拖了一波兵线回合。

  但奥拉夫刷完F4往下侧靠,维鲁斯吃着璐璐的盾,大胆A塔,波比反倒糯了。

  “能不能杀一次维鲁斯啊。”

  PDD讲:“维鲁斯要是阵亡,我们这个前期节奏可以说是非常好了。”

  真的惊喜。

  中下劣势的局,靠着一波换线和后续的入侵进攻,竟然咬住了经济差。

  记得感慨:“给Eiy拿男枪,好像没问题呀,这样奥拉夫不好反野。而且安必信好像不是那么想给我们打野压力,快10分钟了,他没进过几次野区,一直在帮下。”

  “我只能说奥拉夫这个英雄,在安必信手里,也是控图为主。你看,他去打水龙去了。”

  趁着维鲁斯推塔吃线,奥拉夫跟璐璐打掉水龙。

  这样,SSG带着800块领先进入转线期,经济优势全在维鲁斯跟璐璐身上,凯南跟奥拉夫算是小劣。

  局势开始不对劲。

  安必信早没了BP阶段的从容。他没搞懂LGD那波换线,到底根据什么做出来的。

  他把目光盯向卡牌,问:“你大招还有多久?”

  “67秒。”

  “卡牌会换去上,等你大招好,我们压中,你要找机会吸他。”

  理解打野的话,意思是逼中让卡牌来中帮忙守。找这样的机会,干死卡牌。

  一分钟过去。

  秦浩正在清上线,知道蚂蚱先往河道靠。让Eiy退回红区的时候,维鲁斯在中塔前忽然大招R到布隆,逼出防盗门,还有追着要打。

  防盗门被A的砰砰作响。

  璐璐压着控制时间补变羊,这下,C博感到了压力,以为奥拉夫就在附近,对面这样消耗,就等着奥拉夫越塔。

  “来一下。”

  “我在靠,需要时间,你们小心一下右侧。”

  秦浩选择从石甲虫到后墙,再往中走。

  在红区背墙草没有蹲到卡牌,山泥若来了一句:“Penicill这么稳,这样蹲肯定蹲不到。”

  5秒。

  老鼠不是很敢清线,跟布隆站位偏左侧。

  MaR发来信息,提示凯南消失。

  此时秦浩已经来了正面,正要跟着下辅压出去,旁边男枪从F4通道过来,完全没注意到有个蚂蚱在草丛。

  “这个位置,Eiy有点危险。”

  奥拉夫、凯南没就位,吸了只有维鲁斯能跟,但维鲁斯会被黄牌限制输出。

  这一刻很冷静。

  他一直等线出来,等到LGD推进兵线,维鲁斯往右侧拐角拉身位,然后卡牌反方向拉站位时。他突然闪现ER,不给任何操作机会。

  吸到的第一时间,男枪反应过来,滑步输出蚂蚱。

  “有魔抗鞋,卡牌血量下的不算特别快。IMP已经开大了,这波好像能打。”

  维鲁斯伤害很高,A了卡牌两下,老鼠开大射下辅。

  秦浩同样觉得SSG有点给机会。

  下一拍。

  璐璐Q减速布隆,看到猛男有个向上的抬手动作,Ruler闪到蚂蚱旁边,AQ带走卡牌。

  这会男枪已经打掉蚂蚱半血,布隆交大没砸到人,LGD全员往上侧逼。

  “奥拉夫和凯南来了,波比交T,能换掉蚂蚱嘛?”

  靠,来得好快。

  奥拉夫冲锋找男枪、布隆的位置,Eiy下到半血,大招轰在蚂蚱身上顺势位移拉身位。就在这里,璐璐大招抬住,老鼠五层毒液按E,没能带走蚂蚱。

  “SSG中下双c都被打残了,还能追嘛,凯南进场逼身位,波比壁咚撞进去。好像有点打不了,SSG拉扯的不错,伤害全被分散了。”

  凯南进场第一时间,就被波比E撞开,省了老鼠的净化。

  打到这里。

  SSG输出不动波比,LGD缺少控制也不敢追。

  记得的音量猛地回落:“可惜!SSG双c都被老鼠的E打残了,但就是没人收割。”

  “这波机会找的有点好,卡牌一倒,我们没什么留人手段。”

  “对,我们这个阵容,适合围绕黄牌打拉扯,在老鼠大招期间,压SSG阵型。只要有人退的慢,才容易收到人头。”

  “脏杀。”

  “蚂蚱这英雄有操作门槛嘛?这种闪现大招,这三局我看了四五波类似的画面。”

  “都说Penicill混,这逼选个蚂蚱算什么?混中混?”

  “破案了,混才能赢。”

  “LGD加油啊,拖老鼠装备,能玩。”

  韩国解说舒了一口气。

  “这波很舒服,上一塔拔掉,卡牌要去二塔守线,接下来,我们慢慢找机会压中。”

  “对,老鼠大招2分钟。这段时间,分散一下对面的集火,中一塔应该能推。”

  缺少老鼠大招的这段时间。

  SSG增加筹码压中。

  管泽元忽然发现卡牌做完时光杖之后,做了个小碎片,“这是要合什么?电刀?火炮?”

  “好像只有这二件能用到碎片。”

  解说疑惑的时候。

  秦浩到了上二塔吃线,沟通队友拖着打,实在不行就把中一塔让了。

  MaR倒是想发挥作用,顶到前面吃维鲁斯的输出。

  可凯南会送线先靠河道,他没有那么多靠中的机会。

  只能等凯南在一塔废墟清线的时候,他先去中帮忙顶线,然后快速回下。

  靠着这一招,也只多撑了2个兵线回合,因为SSG靠的人更多。

  “中一塔没了,老鼠还是需要时间刷装备。这个时间段,维鲁斯占中有点小无敌。”

  “璐璐一直在维鲁斯身边,做眼都是奥拉夫在做,SSG在防我们卡牌突然飞中配合老鼠杀他们AD。”

  “没事,拖呗。土龙可以给,这把我们阵容上限比SSG高。”

  在解说念叨的时候。

  山泥若跟着碎碎念:“拖,塔不能给太快,等老鼠飓风出来,他们璐璐大招不好给的。”

  “小浩,来点作用啊。”

  SSG下个重心,是中线进去压边路。

  所以Eiy在野区的日子开始不好过。

  看到男枪连续2波被抓身位,只能放弃野怪,加上视野又开始黑,记得心情有点沉重。

  “SSG又开始大量铺眼位了。”

  18分钟。

  正面有点顶不住,SSG插在红方蓝区的眼,看到波比去中。安必信见状,果断指挥凯南推线,他从后面卡视野,一步步蹲进来自闭草丛。

  “想抓波比,MaR帮正面顶完线,已经在往下走了。”

  “SSG伤害够不够?卡牌有T的。”

  CuVee没有给站位压力,所以波比选择从旁边过来,站到塔前。就是这个动作,凯南忽然E加R,奥拉夫疾跑开大冲出帮忙劈砍。

  波比出的魔抗鞋,解控很快。只是在蓄大招的时候,凯南提前交闪补出AQ,躲掉被锤飞的同时,再度带走波比200多血量。

  “奥拉夫追着砍,应该走不掉了。”

  下路爆发战斗,秦浩盯上了蚂蚱。

  “开大,男枪在旁边赶,的闪现被逼出来了。”

  “还行,老鼠过来守了,我们能吃掉上一塔。”

  付出波比人头和下二塔一半多的血量,交换到蚂蚱闪现和上一塔。

  后面3分钟。

  SSG开始中转下施压,Eiy选择入侵蓝区发育。

  “男枪不回来帮忙守嘛?要给这个下二塔。”

  才打到23分钟,边塔就只剩一座了。

  “SSG领先二千多了,下边路跟下侧野区在失血。”

  同样在这个时候。

  发育不是很好的秦浩,把火炮摸了出来,土龙37秒刷新。SSG压掉下二塔绝对回头接龙,他觉得这波能打。也必须交换人头,逼掉一些关键技能,缓解压力。

  “看土龙,我们先把中线顶过去,逼他们c位过来。丹哥,这波你要卖。”

  “好。”

  语音里。

  秦浩的声音继续响起:“我找个位置藏起来,丹哥你要在蓝区路口给身位,让MaR哥后手进场。不然他们不敢开。”

  说这些的时候,秦浩标记波比,又往上二塔打信号。

  “老鼠、布隆去中接线,卡牌到了中二塔。”

  “Penicill第二件出的火炮?这有什么说法嘛?”

  火炮不加AP啊,就算加强推塔、带线,也不如巫妖。

  更疑惑的一幕来了。

  解说一致觉得继续拖老鼠无尽的时候,LGD有看土龙的意图。这土龙也敢看嘛,SSG五人都在。

  SSG放在蓝区的视野,看到男枪在靠,同时中路露了下辅,波比在上。

  这一瞬间。

  安必信以为对面被打晕了,所以他沟通双c清了中线过来,如果男枪敢看,杀了男枪,他们转大龙。

  “Eiy,别去啊。”

  正呐喊着,Eiy谨遵口令,在中线没进去之前,坚决不去河道。

  3秒。

  老鼠隐身,布隆身位往河道看。紧跟着男枪有下河道的意思,安必信要求队友别打草惊蛇,继续打龙,等男枪再过来点。

  到了这个时候。

  很多蹲守在直播间的观众,都把心脏提到了嗓子眼。这波要是输团,最差都是掉中二塔,有可能,高地跟大龙一起掉。

  “先破了蚂蚱的被动。”

  耳机里,一个熟悉的声音在喊。

  此时只是站在空地,他知道老鼠隐身,但他一直在注意布隆的位置。说得直白点,他也在卖,万一LGD真觉得能杀他,那正面就爽了。

  在这寂静时刻。

  璐璐已经贴到了龙坑边,随时闪现大招抬蚂蚱血量,帮侧翼反开LGD下辅。

  老鼠露头的一瞬。

  蚂蚱吃到伤害被破护盾,紧跟着布隆跳W要打,Ruler已经想好自己该怎么收割了。

  同样。

  男枪刚接近龙坑600码,凯南E接闪找身位,逼出男枪的滑步和闪现后,依旧靠着W触发晕眩。

  奥拉夫大招疾跑冲锋,眼看着男枪撑不了多久,卡牌才把大招开出来。

  “我能杀男枪,你去保中路。”

  安必信跟CuVee沟通了一句,去追半血不到的男枪单挑。此时老鼠开大被吸,布隆压上来,蚂蚱放弃继续打控制,跟着交闪后拉拉扯身位。

  老鼠急了。

  看到对面跟闪特别想减员,卡牌落点在刚才蚂蚱的站位距离里,Ruler已经把手指放到了R键。这会,波比传送下侧,SSG也知道。

  在卡牌落下的时候,有个人动作更快。

  布隆突然闪现往通道Q,Ruler笑了,技能都给我,我可以闪现走。等男枪阵亡,你们怎么守大龙?

  “卧槽,浩!!!”

  一张黄牌划出优美的直线,对着维鲁斯飞出。

  Ruler人傻了,隔了600码,为什么会被锁定?

  秦浩不知道Ruler冒出这个反应。

  如果知道,他觉得有个台词很合适解答——

  一切尽在卡牌中。

  卡牌到达七级后,秦浩实验出了火炮卡牌的用途。跟巫妖或者第二件金身比起来,火炮卡牌拥有更安全的出牌距离。其实也就这一个优点,还牺牲了伤害。

  只是卡牌能吃到火炮的上限,也就是满充盈,大概14、5秒CD左右,获得一次675码的出手。

  别小看这150码距离。

  秦浩这波沟通和故意落在蚂蚱身前逼闪,而不是往后预判,就是为了让维鲁斯以为它没什么危险。可以帮蚂蚱拉扯技能。

  山泥若沸腾了。

  记得跟着嘶吼,因为吃到黄牌再交净化,已经晚了。布隆大招跟黄牌差不多同时到,维鲁斯被击飞,2秒就被老鼠射死。

  更重要的是。

  蚂蚱把璐璐的技能全勾引了,而维鲁斯暴毙之后,老鼠Q隐身,凯南傻眼了。他过来打算分担压力,没打算面对压力。

  “追追追,凯南、奥拉夫都要死。”

  “PP,我们要大龙了!!要翻了!”

  憋了20多分钟。

  C博终于敢大吼了。

  不止正面如此,安必信听到维鲁斯阵亡的消息,明明看到男枪交大招位移,跟的斧头还压空了。

  “野王!他还没倒,A了一下蛤蟆,嗜血触发,他拖到滑步好了!!”

  200血不到的男枪滑步过墙,往中二塔跑。

  而且此时波比从后面拦截凯南,人头被老鼠收下。

  眼前的局势,让安必信看不懂。带净化的维鲁斯也能暴毙?

  “安必信没地方走,人头被波比收掉。”

  “落后二千,算上阵容落后五千块的0换3!!”

  “Eiy回家出来,大龙有了,感觉翻了,老鼠这波吃到了2个头,再发育一下无尽了,SSG没人吃得消溅射伤害。”

  韩国解说在哀嚎,他们也没看懂。

  “Ruler怎么会在这个位置,他想帮忙吃技能?”

  “火炮卡牌,原来有这样的作用。前面还觉得Penicill太过紧张,碎片出错了。”

  “经济被反超了,LGD还是后期阵容。”

  韩国观众疯了。

  这能输团?

  他们眼睁睁的看着LGD控到大龙,推掉中一塔。

  接着,LGD稳的让韩国观众破防。

  LGD愣是拖到老鼠无尽出来,才开始逼团。

  到了这个时候,675码保持威慑的卡牌,成了压倒局势的最大筹码。

  SSG只有奥拉夫能开,但奥拉夫打到这会太脆了。

  不开的话,卡牌逼上来,后排都在后退,谁来阻挡LGD转线?

  SSG会的内容,LGD也会。

  压中转下,再压中扫荡上侧野区。

  到了这个时候。

  SSG开始急躁,28分03秒,男枪野区抓到过来放眼的璐璐,CoreJJ刚出烟雾弹范围,迎面吃到一张黄牌。哪怕开出大招,还是被男枪一套带走。

  韩国解说郁闷道:“出不去啊。”

  “出火炮的卡牌,Penicill对这个英雄的理解度太高了。”

  “我觉得还是前面那波换线,LGD做得太好。不然就算卡牌出火炮,只要我们把他们压的出不来,老鼠就没机会吃到人头。”

  又过了2分钟。

  LGD运营掉下二塔,准备控第二条大龙。

  SSG知道这一点。

  准备出来接。

  此时PYL点的中线眼位,看到只有SSG下野辅露头。

  突然。

  一道光柱传送到下线,男枪在蓝区快速往小龙坑走。

  秦浩:“我位置很好,留一下。”

  管泽元:“来了,卡牌的抓单,CuVee还在清线,这波有了!!”

  亮起命运的时候。

  看到落点在身后,并且波比抗塔压了进来,CuVee已经很卖力的挣扎。他交E交闪交推推棒,可还是逃不开秦浩的算计。

  625码的手,就是方便。

  黄牌飞出的时候,凯南又回头想电出伤害。不过也没什么用,男枪红区钻出,跟上爆发,吃到人头。

  “下路高地有了!”

  “SSG怎么办?敢打大龙嘛,IMP就在中二塔等着,龙坑有我们的眼,敢打就是给机会。”

  SSG选择回防。

  回防的时候,秦浩已经蹲到了高地墙侧通道。见璐璐和奥拉夫过来,黄牌瞄准奥拉夫。

  安必信被打急了。

  这样子被拉扯,他果断开出疾跑大招要找卡牌麻烦。

  “看下我,丹哥你给维鲁斯压力。”

  奥拉夫的Q打到身上并不痛。

  5秒。

  波比从旁边撞过来,掩护住半血卡牌。Ruler走得慢,刚从中二塔过来,就吃到烟雾弹。

  等他重新获得视野,老鼠已经被防御塔看到,搞得他选择往高地退。

  “奥拉夫白给了。”

  “下路高地有了,第二条大龙也有了。”

  32分钟,LGD领先6K经济,四一分推,让波比当保镖,护着老鼠无解推线。

  “卡牌开大,凯南又要死了,CuVee没闪的。”

  一发爆弹打出,凯南开出金身原地等死。队友在老鼠的火力压制下,恨不得寻求泉水的庇佑。

  “2:2,我们成功进入了决胜局!!”

  “要听战歌了,鹿死谁手,犹未可知。”

  “这手火炮卡牌,是真的有理解。SSG手都偏短,蚂蚱打到后面被卡牌废了。有卡牌在正面,不敢闪现大招开团。”只有PDD在认真分析。

  鏖战34分钟,人头4:12。

  LGD拿下第四局,22战平。

  摘掉耳机的一瞬。

  觉得玩蚂蚱,没办法控制局势。

  没了。

  (本章完)

梦想岛中文    爱发微博的我,成了职业通天代
上一章
书页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