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书页

0044 尴尬轮流转

梦想岛中文    我不是那种富二代

  在楼下买礼物的时候,吴烨买了礼盒,他也不知道王哥喝不喝酒,就没有送酒。

  不知道别人喜欢什么,那就送点万能的,他们不喜欢还能送人。

  每年老爷子收的拜年礼物,就是这样处理的。

  买好礼物,回到楼上,换了身衣服,喂了鸟,吴烨才去王哥家。

  隔壁王哥。

  全名叫王凯,王嫂,名字叫窦梵,不过吴烨都是喊王哥王嫂。

  有时候,总会和一部分人,有一种我和他很熟的错觉,大概是说话多了,见面多了。

  吴烨拿着礼盒敲开门的时候,还有点忐忑,不知道他们家现在有多少陌生人。

  脑子里全是,进门就被一群坐在沙发上的陌生人,转头围观的画面。

  和给陌生人打电话一样,也是心理障碍之一。

  吴烨突然发现自己有点内向,单纯的不喜欢陌生人扎堆的环境,还没有进门,就有些预判性的尴尬。

  有时候,往往不得不和陌生人打交道。

  门打开,入眼就是王哥的笑脸。

  “小烨来了!快进来!”王哥打开门,让开位置:“鞋子换不换都可以的。”

  不知道吴烨有没有脚气的王凯,说了一句让吴烨跟根据情况有选择的话。

  鞋换不换,看脚气不气。

  吴烨把礼盒递给他:“我还是换一下,免得打扫麻烦。”

  吴烨家里,有客人来的时候,吴太太也是这样说,但是最后拖地的都是吴烨。

  王嫂怀孕了,这种事情估计是王哥干的。

  吴烨没有脚气,随妈。

  “人来就行了,还带礼物,也太客气了。”王凯还有点不好意思。

  他们本意可不是收礼物,只是努力了这么久,终于当爸爸了。

  庆祝一下好事,也分享一下喜悦。

  吴烨微笑,上门做客,不能空手,这是规矩。

  换好一次性拖鞋,吴烨说道:“王哥,有什么地方需要我帮忙的,就说一声。”

  王凯立刻摇摇头,哪有叫客人帮忙的道理,引着吴烨进屋。

  吴烨是第一次来老王家里。

  才发现王哥这套公寓,要比他住的大很多,令吴烨羡慕的,大概是那处处都有的生活气息。

  很多别出心裁的小收纳架子,可爱的小玩偶,卡哇伊的沙发垫,墙上的晴天娃娃和雨天娃娃,还有各种相片。

  蓝白色的装修风格,吴烨觉得很喜欢,有一种很清新的感觉,家里干干净净,一尘不染。

  沙发旁边,还有各种颜色的小动物马扎,王哥他们的几个朋友,已经坐在那里聊天了。

  茶几上,放着水果,坚果,零食,还有饮料,那些盘子,造型都挺可爱。

  有个家,夫妻两个人,可以一起商量买喜欢的小件,大件的感觉,真好。

  羡慕。

  已经有人先到了,吴烨坐在小马扎上,对他们友好的笑了笑。王哥介绍了一圈,吴烨和他们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

  主要是不知道聊啥!吴烨属于那种,熟人面前口若悬河,陌生人面前保持微笑。

  有时候,还挺羡慕那些老头的,他们和陌生老头,老太太都能聊的起劲,共同话题密集得不行。

  一直到敲门声响,王哥去开门,吴烨才听到了熟悉的声音。

  瓜妹来了,凌晨居然也来了,吴烨没想到她也会来。

  好久不见她了,脑子里都是她那个治愈笑容,让人印象深刻,难以忘怀。

  计上心头。

  看了看走在前面的凌晨,吴烨旁边的小马扎拿过来放好,另一个慢慢悠悠拿起来,想等她坐下再递给。

  果然……凌晨坐在吴烨旁边了。

  “这个凳子给田甜!”吴烨把小马扎递给凌晨。

  坐在那里,她没考虑这么多。

  就是见到吴烨还有点不好意思,上次的事情,让她很尴尬,不过吴烨很自然,让她情绪淡定不少。

  “凌晨,也认识王哥他们?”吴烨好奇的问了一句。

  她住楼上,吴烨以为她不认识王哥他们两口子。

  凌晨笑了笑:“是梵姐邀请我的,和田甜在电梯遇到她了。”

  吴烨懂了。

  客不带客,要是没有邀请她,她肯定不会来,瓜妹也没有那么瓜。

  今天的凌晨,依然是那么漂亮,刚进门,注意力就转到她身上去了。

  爱美之心人皆有之。

  穿着牛仔裤,白T恤的凌晨,扎了个简单的马尾,都没有化妆,就是看起来格外好看。

  有些人,长的就像是一道风景,穿着不同的时候,风景就不一样。今天就没有山,但是景儿一样好。

  衣服宽松的时候,她身材还显不出来,吴烨是知道显出来的状态。

  见过两次。

  “小吴哥最近在忙什么?”瓜妹探头问,隔着凌晨,她还特意侧着身子。

  “忙着都市求生!”吴烨回答。

  瓜妹一愣:“玩游戏?”

  “日子。”

  凌晨忍不住笑了笑,吴烨显然是在开玩笑,不过她见过不少人,都是表现自己多有钱,吴烨和他们恰恰相反。

  比如直勾勾恨不得把自己生吞活剥,吴烨也是和他们恰恰相反。

  “那么惨的吗!”凌晨忍俊不禁的问道。

  吴烨点点头:

  “我买了一点小东西,最近都穷的揭不开锅了,做饭都得卡着菜量,能多吃几顿。”

  买完商铺,再加上装修,还加上还要投资楚良一笔的话,吴烨就剩下4千多万了。

  低于安全感线之下。

  自从有了外挂,吴烨就得了一种,没有一亿没有安全感的病。

  “需不需要借你点?”田甜问道:“看你说的可怜兮兮的。”

  凌晨一只手悄悄拍了拍田甜,别人还没有开始骗,自己就主动送钱,是不是脑子进水了?

  吴烨没有注意到凌晨的动作,只是摇摇头,瓜妹的钱,他可不敢借。

  凌晨的钱他敢,不过凌晨和他还不是很熟悉。

  “那我还不如找凌晨借,起码不会把自己都搭进去。”吴烨回答了一句。

  瓜妹:“……”

  驯服小吴哥的可能性越来越低了,就像是最近的股票一样低迷。

  凌晨想了想,嗯,车和钱不外借,除非是打借钱申请表。

  聊了没多久,王嫂就开始端菜上桌,准备开始吃饭了。

  吴烨一直盯着一盘炒蟹,蟹只有一盘,其他的菜都是两盘。

  凌晨注意到他的目光,忍不住乐,吴烨应该是真的很喜欢吃螃蟹。

  一直看着,没挪开目光。

  不过……凌晨调整了一下菜。

  把螃蟹放远了一些,这种长茶几,吴烨这个位置,他根本夹不到。

  吴烨:???

  阿西,你干什么?

  凌晨看着他的反应,脸颊的梨涡越发明显了,吴烨的表情变化,她尽收眼底。

  “怎么了?”凌晨故意问他。

  吴烨摇摇头,假装没事,假装不介意,假装无事发生。

  凌晨差点没控制住笑,还挺小气的。有没有一种可能,就是他真的穷了?

  也不太可能。

  瓜妹老是说吴烨,还通过吴烨朋友了解了不少信息,她也知道一些。

  一直到吃饭的时候,可能是吴烨碎碎念的祈祷有效果了,王嫂把螃蟹放在中间了。

  吴烨大喜,嫂嫂贤惠。

  美滋滋的夹了一个蟹,吴烨开始熟练的剥壳,用小关节把大关节的蟹肉推出来。

  蘸酱吃掉。

  嫂嫂也是个手巧的人,滋味竟如此不错。

  “你要不要?”凌晨看了他一下,吴烨注意到了。

  凌晨只是摇摇头,悄悄憋着笑。

  吴烨一个接一个,一个人吃了大半螃蟹,凌晨才忍不住小声说了一句:“别吃了?”

  吴烨:???

  你是螃蟹吗?这么横!

  “你刚才吃了那么多柿饼,又吃了螃蟹,晚上……你准备在卫生间睡吗?”凌晨解释了一句。

  吴烨:???

  不会吧?他摸了摸肚子,好像没什么反应,还是暖烘烘的。

  两人说悄悄话,倒是让瓜妹好奇,什么话得那么小声说。

  “所以你刚才……”刚才被端走了,她早就注意到了?

  这姑娘观察能力居然这么好,吴烨刚才还在抱怨没得蟹吃,居然误会人家了。

  凌晨点点头:“你还是吃了,看你吃的那么开心,我觉得代价你应该能接受。”

  吴烨:“……”

  不,我不接受,是个人都知道拉肚子多难受。吴烨又不是专业厨师,怎么可能知道,而且那个柿饼,真的很好吃。

  吴烨拿出手机,准备在网上下了个单。

  凌晨忍不住问:“要打急救吗?”

  吴烨:“……”

  “买一瓶泻*立停,再买一瓶泻*停封,以防万一。”吴烨回答。

  凌晨笑的眼睛都弯了。

  看到她笑的灿烂,吴烨叹气,确实是自己想吃,不能怪人家没早说,而且还端走了。

  不吃了。

  “小烨,你喜欢吃蟹,剩下的也交给你了。”王嫂很热情的说道。

  吴烨:“……”

  凌晨这么一说,吴烨是不敢再吃了,怕到时候情况更严重,只好推脱已经吃饱了。

  王哥还以为他是客气,一个劲劝他不要客气,多吃点。

  太难了。

  饭后,大家坐在一起聊天差不多半个小时,吴烨就开始感觉不对劲了,肚子开始闹腾。

  最开始是慢慢翻涌,然后是不断翻,最后翻来覆去。并且这种闹腾有种愈演愈烈的趋势。

  宛如涛涛江水,一发不可收拾,若不是城门紧闭,感觉千军万马就冲出来了。

  这种情况下,吴烨总感觉有什么想跑出来一样。

  没办法,只能提起缸。

  短短时间,一个月的括约肌活动次数,都没有今天半个小时多。

  偏偏这个时候,大家聊的正酣,吴烨好几次看了卫生间都有人,一个个都比他快。

  他的表现,都落在凌晨眼里,凌晨的笑容一直没有断过。

  吴烨知道她笑什么,瞪了她一眼,凌晨笑的更开心了。

  最后,排到队了,吴烨急匆匆的去了卫生间,脚步很快,迅速关上卫生间的门。

  差点来不及。

  噗噗噗噗……飞流直下三千尺,疑是银河落九天。声响很大,稀多干少,高压水枪一般。

  王哥家卫生间隔壁,就是厨房,就隔着玻璃窗,还不是隔音的,吴烨听着王嫂和朋友的窃窃私语。

  在讨论是不是今天做的菜有问题,人家居然拉肚子了。

  吴烨脸红的和猴屁股似的!

  要不是气氛正热,突然离开不太好,吴烨就回家去上厕所了。

  本着豁出去了的破罐子破摔的想法,吴烨想着速战速决。

  偏偏越是急,越没有。

  腿都麻了。

  肚子里还在翻江倒海,还在酝酿下一波。淡淡的忧桑,闪闪的腚痛。

  酝酿不到点,只能先起来。

  吴烨看着纸巾盒,从里面拿出了两张仅剩的纸巾。

  吴烨:“……”

  纸巾盒仿佛在无情的嘲笑,就这么多,你爱用不用。看了一眼卫生间里,也没有其他的纸巾了,吴烨欲哭无泪。

  “屋漏偏逢连夜雨,船破又遇打头风。”吴烨叹气。

  麻绳专挑细处断。

  这个时候还触手可及的,就只有小台子上,属于王嫂的纯棉创可贴。

  看着手上薄如蝉翼纸巾,叠了一次,再一次的小方块。

  吴烨估计不够,目光再一次望向创可贴。

  王嫂,小弟实在是顶不住了。

  等到凌晨看到吴烨从卫生间出来的时候,那个脚麻滑稽的样子,笑出了鼻音。

  哪怕是吴烨掩饰的很好,她还是最清楚情况。

  吴烨提前告辞了,王哥他们两口子还留吴烨多玩一下,吴烨哪敢再玩。

  凌晨在一边看着,吴烨尴尬的不行。

  而且肚子里就像是哪吒闹海,又像是怀了个真子丹,局面越发难以控制,关键是,他们家居然还没有放纸。

  是非之地,不能久留。

  “小吴哥咋了?”瓜妹看着吴烨离开,问了一下凌晨。

  凌晨笑了笑:“哪吒闹海。”

  瓜妹:????

梦想岛中文    我不是那种富二代
上一章
书页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