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书页

0065 小雪姐懂什么爱情

梦想岛中文    我不是那种富二代

  弄清楚凌晨做什么工作以后,吴烨默默的记下来名字,准备回去查一下看看。

  了解一下凌晨的公司情况,如果有机会的话,弄个上游或者下游公司,联动一下。

  没别的意思,就是合作合作,白天公司合作,晚上老板合作。

  奈斯!

  大生意,互补。

  “你在想什么?笑的那么荡漾?”凌晨问他。

  吴烨一愣,眼睛看了看墙上的鲸鱼图片,计上心头,立刻信口胡诌:“鲸落!”

  信口胡诌,吴烨强项。

  凌晨才不相信他,笑的那么浪,怎么可能是鲸?估计想的,都是难以启齿的东西和内容。

  呵呵,男人!

  “你就吹吧,用我们老家话说,你就是那种吹牛不打草稿的人。”凌晨不相信他。

  她更愿意相信,吴烨脑子里都是不健康的内容,毕竟,闺蜜说这是男人的天赋。

  天赋:遂皇!

  吴烨见她不相信,清了清嗓子,认真的回答她:

  “古籍早有记载,一鲸落,万物生,体入弯月,俗称月鲸!”

  神特么月鲸,还能这么编?村里的篾匠,都没有这么能编。

  “鲸鱼死后,浮于沧海,供其他动物啃食,保护了海洋环境卫生,这叫卫生鲸。”吴烨侃侃而谈。

  卫生鲸,一个没忍住,凌晨噗嗤一声笑出来。本来她是不想笑的,实在是没有忍住。

  旁边的食客都笑了。

  “还让不让我好好吃饭了?你故意的吧?”凌晨嗔怪。

  吴烨喝了口汤,继续说道:

  “鲸鱼临死之前,感觉自己时日无多,就不再调皮,也不再跟随鲸群,会单独离开,这叫月鲸不调。”

  回头要和闺蜜分享一下这个故事,她就是不调。

  “鲸鱼不断承受来着海洋污染,还有海洋垃圾以及藤壶等问题,这個痛苦的状态,就是痛鲸。”吴烨继续说。

  看着凌晨的笑容,吴烨感觉积累的素材库,算是没有白积累。

  这姑娘,笑的真开心。

  “弟娃儿,你让我再也无法直视鲸鱼了!”凌晨叹气。

  他不光是毁成语,还毁鱼。

  “还听不听?”吴烨问她。

  凌晨点点头,当然听,她要听吴烨能编出什么。

  凌晨要听,吴烨才继续开始说:“鲸鱼在逐年减少,如果我们再不保护的话,到了未来某一年,就没有鲸鱼了,这叫绝鲸!”

  凌晨能控制住了,只是库库笑,没有笑出声音。

  不过这样忍着笑,感觉更难受。

  “鲸鱼死后,尾部食物腐烂,产生高压,以及化学反应,会发生爆炸,这叫一鲸一炸!”

  吴烨一口气说完,看着凌晨笑的前仰后合,也跟着笑了笑。

  笑容可以感染人,吴烨说段子的时候,旁边的食客,就忍不住笑了一大片。

  他是讲给凌晨听到,结果倒是逗笑了不少人。

  “你就是那只通人性,还得病的鲸鱼,叫神鲸对吧?”凌晨翻白眼。

  也就吴烨会无聊编这些东西,虽然很好笑,但是她没办法直视鲸鱼了。

  鱼被毁了。

  “伱还会举一反三了。”吴烨笑了笑:“我就说我在看鲸鱼,你还不相信,这会相信了吧?”

  吴烨一脸我是诚实人的表情。

  凌晨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见到如此信口胡诌,并且还坦坦荡荡的人,撒谎毫无痕迹。

  估计以后他老婆,要被他骗个团团转了,卖了搞不好还在帮他数钱。

  真可怜。

  旁边的食客和前台的小姐姐,刚才都没有忍住笑,前台小姐姐都有点怀疑,自己该不该贴个鲸鱼了。

  确实有点无法直视。

  更无法直视的,是看上的小哥哥居然有女朋友了,上次来还高冷,这次和沙雕似的。

  哄女朋友开心,真是煞费苦心。

  好的猪啊,都被人家挑走了,剩下的都是瑕疵猪,关键是,瑕疵猪她都没有,前台小姐姐自怜自艾。

  真可怜!

  吃了个饭以后,两人才一起出了饭馆,散着步,进电梯上楼,准备回家。

  这个时间点,上下楼的基本上都没有什么人了,电梯一路畅通无阻,让吴烨很怀念拥挤的时候。

  还能以保护之名,能行不轨之事。

  今天没机会了,下一次尝试一下,要勇敢的尝试,大不了去医院联无线网。

  住院都怕,那有机会壁咚?那有机会拉手手,那有机会亲亲抱抱举高高?

  得莽!

  “吴烨,今天谢谢你了!”凌晨笑了笑:“我今天很开心。”

  今天快乐很多,她也发现了,和吴烨相处的时候,感觉格外轻松。

  那种轻松是不需要刻意,不需要表现什么,不需要遮遮掩掩。

  真实,开心,自然,随心所欲,有什么说什么。

  偶尔也害羞,偶尔也脸红,偶尔被撩的怦怦心跳。

  想起这个,就不知不觉的笑了,吴烨被她笑容吸引。

  凌晨笑起来,梨涡红晕,月牙弯弯,有些美不胜收,一嗔一笑,倾国倾城。

  有点理解周幽王那个憨憨了。

  “自己人别客气,姐姐一定要客气的话,来点实际的。”嘴上不饶人的吴烨,指了指自己的脸。

  叭一个。

  当然是痴心妄想。

  凌晨拍他,吴烨躲开,两人嬉闹起来,你来我往,吴烨左闪右闪,假装要亲她,凌晨一只手按着他头。

  最后她把吴烨被抓着了,准备来个一气大擒拿。

  就这个时候,楼层到了,电梯门打开。

  电梯门口的田甜,才刚迈脚准备进电梯,就看到凌晨抓着吴烨一直胳膊,吴烨一脸呲牙咧嘴。

  瓜妹:????

  所以说…这是什么情况?脑子里全是这个问题,瓜妹连一只脚都忘记落下去了。

  这个瞬间,几人都愣住了,脑子还在思考,却各自有不同的想法。

  吴烨是觉得巧合,这个点居然还能碰到熟人,还好不是王嫂,不然得被误会了。

  凌晨则在想,现在要怎么和瓜妹解释,才能让瓜妹不误会,她什么都没有干。

  瓜妹则是满脑子为什么!为什么…小雪姐和小吴哥这么熟络了?这才几天啊!就这么熟悉了?

  维持着被凌晨抓住胳膊的姿势,吴烨感觉气氛凝固了。明明和瓜妹没有什么特别的关系,偏偏弄的和被抓奸了一样。

  这种感觉就离谱。

  女人,其实是很神奇的生物,不光是每月失血还活蹦乱跳,还是越关键时候,思路转速越快。

  比如凌晨!

  机智的一匹。

  “这样扭一下就好了,胳膊还痛不痛了?”凌晨悄悄掐了一下吴烨。

  吴烨是什么人?

  信口胡诌怪,反应快速兽,思维敏捷小妖精。

  “还有点疼,我等会儿回去,擦点跌打酒就可以了,谢谢你了凌晨!”吴烨一秒钟内立马连线。

  配合完美,凌晨还怕他不理解,没想到配合的这么好。

  弟娃儿,可以哦!

  “以后注意点就行!”凌晨松开手,看着田甜问道:“你这么晚还要出去?”

  田甜点点头。

  本来是准备出去买点东西,没想到电梯打开,就在电梯里,看到了小雪姐和小吴哥。

  这个点,他们怎么还在电梯里?田甜很疑惑。

  出去玩了?居然都不带我!

  她没有怀疑其他的,只是疑惑他们为什么这么熟络,是不是出去玩了都不带她!

  吴烨出了电梯,看着田甜,好像发现了新大陆:“我去,瓜妹你居然瘦的这么快?”

  听到这个话,疑问被抛到九霄云外,小吴哥果然是看身材,不是看脸。

  田甜开心的笑了笑,感觉自己猜对了,方向正确!

  “我最近在减肥,小吴哥你胳膊怎么了?”田甜才注意到,他一只手揉着胳膊。

  受伤了?这么不小心?

  果然,身边没有女孩子,还是不行啊!都不会照顾自己。

  吴烨一只手揉了揉胳膊:

  “办公室搬东西,同事没注意,撞了一下,凌晨刚才帮我扭了扭,已经好多了。”

  信口开河,凌晨画了个谎言的点,吴烨得延伸一个圆。

  田甜可不是那种傻白甜,不演逼真一些,他怕被看出来。

  凌晨担心的,吴烨很清楚,她不想伤害闺蜜,更不想因为吴烨伤害闺蜜。

  现在的吴烨,还不足以让天平倾斜。

  田甜问道:“严重的话,还是去医院看看,更放心一些。”

  越是这种关心的话,吴烨越怕。本来就不复杂的关系,不能弄的更复杂了。

  吴烨头摇的和拨浪鼓一样,本来就是演的,什么事情都没有怎么可能去医院。

  “没事,感谢关心!”吴烨说道。

  注意到吴烨的态度还是一样,田甜抿抿嘴,回答道:“没问题就行,有时间约火锅啊!”

  瓜妹又邀请。

  最近可能有点忙,吴烨要忙商铺的事情,不一定有时间。

  吴烨想了想:“最近有点忙,如果有时间,我给你发信息。”

  保守回答。

  田甜笑着答应,然后进电梯,看着电梯门关上,吴烨和凌晨最后对视一眼,两人都是戏精。

  注意到电梯直接去了楼上,吴烨估计,田甜要去凌晨家了。

  吴烨松了一口气,没想到,凌晨反应挺快的。

  回到家,吴烨洗漱好以后,就坐在电脑前,在搜索着凌晨说的公司,找相关消息。

  漫客网,电子订阅年销量突破上亿!

  漫客网背后的神秘老板,员工透露竟是白富美!!

  那些被漫客卖出天价的版权!

  漫客提高作者待遇!

  网上的消息很多,吴烨一路往下看,一条条消息看完,大体上有了一个了解。

  知己知彼,百战百胜!

  他还下载了一个漫客app,平时不爱看漫画的吴烨,研究了好久时间。

  漫客,国内漫画内容网站,作者量,作品量,发展前景,行业地位都是no.1!

  很厉害的公司,年营收都是以亿为单位的,各种版权卖的飞起。

  不过大股东不是凌晨,而是一家集团公司,凌晨的股份很少。

  难怪说是混日子,确实是混日子了,穷的连大g都买不起。

  “也不知道是什么情况,回头再详细了解一下。”吴烨喃喃自语:“不过这个上游公司,好像不太好做,下游也不好做啊!”

  还想合作合作呢!

  吴烨想了想,拿过手机,发了个消息出去。

  “好好的打情骂俏,你侬我侬,被瓜妹打断了,又失去一个机会。”吴烨深感遗憾。

  也不知道楼上,她们现在在聊什么?

  “大哥,能不能睡觉?你吵到我了!”八爷逐渐暴躁。

  吴烨:“……”

  关上电脑,上楼睡觉,不然该和八爷吵架了。

  喊大哥,不代表八爷不怼大哥,鸟脾气,就是这么个性。

  17楼。

  凌晨家里。

  田甜这会儿,也不准备去买东西了,直接和凌晨一起回家,然后拿过冰箱里的黄瓜洗了洗,嗅了嗅。

  窝在沙发上啃黄瓜。

  卧室门打开,换了一身居家服的凌晨,给饿的嗷嗷叫的狗子准备好狗粮,才坐在瓜妹旁边。

  “黄瓜味道为什么怪怪的?”瓜妹皱眉:“小雪姐,答应我,黄瓜可只能吃啊!”

  无语的戳了戳瓜妹脑门,凌晨拿过来自己啃了一口,才去倒水。没什么问题,大概是买菜时间间隔了有点长。

  “应该是放久了,不太好吃了,别吃了,免得你晚上拉肚子。”凌晨把水杯递给她。

  接过水杯,瓜妹把黄瓜丢给狗子,然后笑嘻嘻看着狗子吃掉。

  星星瓜果都吃,生菜都能吃两颗。

  “刚才小吴哥居然发现我变瘦了,小雪姐你说我是不是有戏了?”瓜妹又开始兴致勃勃的聊吴烨。

  现在经常这样,聊着聊着就聊到吴烨,以前都不会这样的。

  开口吴烨,闭口吴烨。

  得不到的真的可以那么骚动?

  凌晨揉了揉鼻梁,关于有没有机会这个问题,她很想告诉田甜,没有可能性。

  不要考虑了。

  现在吴烨想法很明确,不喜欢就是不喜欢,不会因为田甜感动自己而喜欢她。

  他都说的很清楚了,田甜却很固执,她有时候也会偏执的钻牛角尖,非要较劲。

  “天涯何处无芳草,何必单恋一枝花,大姑娘何患无夫?”凌晨劝她。

  不过她知道收效甚微,田甜要是那么好劝,吴烨就不会那么被动了,她完全是说不听的。

  说了又不听,听了又不做,做了又做错,错了还不认,不认还继续。

  凌晨是知道自己劝不动她,最多只是提醒她,保持理智。

  她还不敢说自己和吴烨的事情,明明就是正常交朋友,整的她感觉自己好像是三者插足一样。

  她也很苦恼。

  正经交朋友就行了,干嘛非要把人家变成男朋友呢?因为没有这种想法,她就没有田甜这种烦恼。

  没想得,哪有那么多烦心事。

  “哎,感情这么复杂的事情,小雪姐你也不懂,我还是自己琢磨吧!”田甜一直都是,对自己更自信。

  小雪姐恋爱都没有谈过,能知道什么?能有什么建议?她不懂这些。

  要不然能单身这么多年?

  凌晨干脆剪指甲。

  她话都说到这里了,凌晨还能说什么呢?她听不进去,她就看上吴那颗歪脖子树了。

  被小吴哥蒙蔽了双眼。

  “小雪姐,你是回来遇到小吴哥的吗?”田甜问她。

  凌晨内心一跳。

  面不改色的点点头,逻辑应该是这样没错,不违反逻辑,话听起来都和真的一样。

  “我加班嘛,今天审批几个版权交易,回来晚了,刚好碰到他。”凌晨如是说道:“他胳膊疼,帮他扭几下。”

  这话说的,凌晨自己都相信,感觉自己撒谎的技能升级了。

  果然,近朱者赤,近墨者黑,近吴烨又赤又黑。

  实话她不知道怎么说,最近自己和吴烨的状态也是,多少有点不太正常,又说不上哪里不正常。

  她相信吴烨是口花花,没想过吴烨来真格的。

  感觉到了奇怪,没有感觉弟娃儿在织大网,准备把她一网打尽。

  “男人就是这样,毛手毛脚的。”田甜回答道。

  一点都不小心,不是毛手毛脚是什么?

  凌晨看了看她:“你这么一说,我发现你好变态,你居然喜欢这种毛手毛脚的。”

  凌晨忍不住笑起来。

  笑点低的人,总是很容易收割快乐,也容易触发到点,笑就控制不住。

  因为笑点低,别人笑一次,她们能笑好几次。

  “自己还不是有胡子。”田甜不怂,立马回答。

  这话她没法回答,比起田甜,她要含蓄很多。

  也说的通,有些人喜欢蓄胡子,有些人喜欢按时刮胡须。

  “你别被她们带坏了。”凌晨说道。

  群里的姐妹们,确实会讨论很多东西,凌晨偶尔都看看,学习学习。

  田甜属于是住在群里单身狗,一有空就在水群。

  “那不可能,我本来就很坏了,她们没办法带。”田甜很自信。

  她不会,总有人会,她不知道的,总有人知道,借力打力,隔山打牛。

  知道的多了,才能对症下药。

  “我一直不明白,吴烨究竟哪里好?让你如此念念不忘?”凌晨问她。

  这是她一直没有搞清楚的地方,吴烨为什么吸引她,让她这样锲而不舍还坚持。

  哪怕是人家拒绝了,还是没放弃,在尝试其他办法。

  “这逗是爱情!”田甜回答。

  田甜嘻嘻笑,抱着凌晨胳膊,然后才开口说道:“帮我约一下小吴哥呗!”

  凌晨摇摇头,没有答应。

  吴烨撩她撩的丧心病狂,她有点上头,现在都想躲起来藏几天。

  “大家都是一样的年纪,你都约不到他,我怎么可能约到他?”凌晨尽量不和吴烨碰面。

  宝贝!

  有些哇塞。

  “试试看嘛,不想我再想想办法。”田甜挑眉。

  凌晨总感觉,自己被猪队友送到狼嘴前去了。

  “你先告诉我,要是他一直不同意怎么办?你准备一直放风筝?”凌晨问了一个关键问题。

  这么多年闺蜜,她不愿意看到田甜受伤害,问题现在是田甜一直在骚扰人家吴烨,显然吴烨更无奈。

  帮亲不帮理,逐渐开始往帮理不帮亲转化。凌晨自己都没有发现。

  不行就下一个更乖,凌晨觉得应该是这样,来的潇洒,走的坦然。喜欢,就在一起,不喜欢,就不强求。

  “唉~,我先想想吧。”田甜也很烦这种努力看不到结果。

  这么多年好不容易喜欢一个,人家不喜欢她,就很艹!

  “好好想清楚,换位思考你就理解了。”凌晨建议。

  田甜特烦恼。

  换成有人对自己死缠烂打的,估计自己也很烦,不一定比吴烨做的更好,搞不好早就翻脸了。

  这就是换位思考的结果。

  “我是不是没机会了?”

  “总不能灌醉了,生米煮成熟饭吧?”凌晨回答。

  田甜摇摇头,她不至于那么无耻,也做不出来那种事情,虽然想想都很刺激。

  “都灌醉了,就没办法煮饭,电饭煲不通电。”

  “这是常识啊,小雪姐。”

  神特么不通电,有这种常识嘛?

  中午的时候,吴烨看着广告公司装好的喷绘,满意的点点头。

  钱没白话,效果不错,很多人都在看,偶尔还有人在扫码。

  一整张巨大的喷绘,把店门口挡的严严实实,完全看不到里面的情况。

  巨大的喷绘上写着:

  开个烤肉店,前一千位客人,可以到隔壁的美容院,找老板娘领口红,面膜。附带方向箭头。

  隔壁的美容院,也有横幅。

  没错,可以领面膜口红,如果办会员的话,还可以找隔壁水果店老板领果篮。附带方向箭头。

  水果店门头上,有挂着一条横幅。

  其实我们家最亏,但是他们说不挂,以后不找我买水果,特别是开烤肉店那个量大,我没办法!我们家穷,只能送隔壁的金店打折券。附带箭头。

  我们这种大品牌,其实不想挂这个,主要是烤肉店老板给的太多了。买满一千,送两百烤肉店折扣券。

  好几家店铺联动,花了吴烨不少心思,好在对方都答应了。

  街坊邻居,大家都是做生意的其实都知道和气生财,何况吴烨本来也有实力,这种小事情,很好商量。

  吴烨还在喷绘中间位置,挂了大大的群二维码。

  进群送兰博基尼五块抵用券,真实有效,先到先得。

  弄个群,是准备看看人气怎么样,其实附近都是高端写字楼和社区,地标都是好几个。

  以后订的菜品单价,其实也不会太低,太低没什么意思。

  弄完这些,吴烨才去了一趟装修公司,其实他都还没有开始装修。

  谈完装修,还得找猎头,他需要一个团队,包括一个店长,一个很厉害运营,一个很厉害的厨师。

  开个店,其实很麻烦的,吴烨只能用最简单粗暴的方式,砸钱做团队。

  才发现大唐地产,当时自带团队多么舒服,简直成熟的不行,投入简单就能产生效益。

  干这个店,还得不断砸钱,门面砸一波,团队砸一波,装修砸一波,广告等等。

  挺费劲的。

  不过开弓没有回头箭,骨头难啃也要啃,至于都弄好了,能不能赚到钱,天知道。

  不扑街的太过分就好,吴烨也没有什么底。很多事情都是摸着石头过河,以前从来没想过开店。

  现在敢搞,完全是那一长串数字给的底气。真的,败家里的钱,都不敢这样败,都会感觉心痛。

  去谈装修。

  忙到下午。

  忙碌的吴师傅,一天的时间,却连装修都没有谈好,完全没有楚师傅的那種效率。

  他感慨人和人的差距隔着大气層。

  回到家的吴烨,开始详细自己的创业计划书,其实这不叫创业,其实就是做生意。

  创业是做别人没有做过的,没有的的东西,吴烨做這种已經有的东西,是做生意。

  开烤肉店,还是精品烤肉店,主要是因为附近的业态。

  其次就是衣食住行,吴烨觉得网络冲击下最稳定的就是吃的,做吃的总不至于那么容易扑街吧?

  人总要吃东西。

  团队弄好,起码有基本的保证,直接把人家的经验拿过来用,简单粗暴,高效直接。

  大唐餐饮,这是吴烨的一个计划,烤肉店只是计划第一个点而已。

  “砸这么多钱,大概率不会扑街,如果扑街了,就当无事发生,换号再来。”吴烨喃喃自语。

  一直敲键盘敲了很久,才把详细的思路理清楚,吴烨揉了揉腰,才发现天色都已经晚了。

  沉迷工作,无法自拔。

  沉浸在一件事情里的时候,时间就很不值钱,越是投入,时间越快。

  看着刚飞回来,站在茶几上的的八爷,吴烨眼睛微缩,它爪子上,抓着一条金项链。

  “哥,值钱吗?”

  吴烨:“……”

  拿起来看了看金链子,还挺重的:“八爷,这是哪来的?”

  这玩意看起来很新,吴烨怕它搞来的方式不正当。作为鸟,它是没有对错观念的。

  吴烨有些不放心。

  八爷伸展了一下翅膀:“偷的!”

  吴烨:???

  “乌鸦窝里!”八爷偏头问他:“值钱吗?”

  吴烨摇摇头:“不值钱,垃圾货色。”

  八爷沮丧。

  主要是吴烨不敢点头,怕它行为跑偏,到时候就变成鸟盗了。吴烨觉得应该给它上个思想教育课。

梦想岛中文    我不是那种富二代
上一章
书页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