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书页

0096 凌晨吃醋【9.5K】

梦想岛中文    我不是那种富二代

  宁财神最近财运亨通,在股市上演了一出长坂坡戏码,半个星期的时间,狂揽一千五百多万。

  抢钱都不敢那么快。

  吴烨得知这个消息的时候,还是在洛白酒吧喝果汁的时候。

  小洛和小吴眼睛都羡慕成兔子了,红彤彤的。

  这赚钱也太快了,主要是,人家站着就把钱赚了。

吴烨还好,没有红的那么厉害,从星期一躺到星期五,他就有一千五百万了,羡慕的是宁渠赚钱的能力  洛白就苦哈哈了,现在他是倒数第一穷,想着1500万,够他喝多少次绿茶了?

  有了一千多万,哪怕是最贵的绿茶,他都可以喝的起。

  “我这几天太累了!晚上一起去按按背,洗洗脚啊?”宁渠搓了搓脸,有些疲惫。

  他这几天都准备好好休息,养精蓄锐,两三天的时间,日夜颠倒。

  可能消耗了太多精神,那种精神上的疲惫,简直是没办法控制,就想大睡三天三夜。

  投机性质的赚钱,虽然钱赚的快,但是风险高,一不注意就是满盘皆输,他全程都小心翼翼的,不敢大意。

  钱赚到了,人也累的够呛。

  哪怕是在兄弟们面前装比的爽感,也弥补不了,那种连续熬夜带来的疲劳。

  去按按。

  宁渠拿着手机在看,手机页面上,是一水的养生店,包括但不限于按摩泡脚,养生洗浴,针灸推拿,拔罐刮痧。

  “洛儿,附近有没有专业一些的店?”宁渠问道。

  不专业,效果差,找就找专业的。

  “附近有个老人疗养院,手法很专业。”吴烨回答。

  宁渠:“……”

  他又不是七老八十不能动弹,要个毛的疗养院,现在是要放松理疗,不是放弃治疗。

  赚钱,不就是为了过的舒坦些吗?他可不想自己某天趴在键盘上,一趴而终。

  该养生的时候,就要养生,身体才是最重要的,钱又赚不完。

  “青蚨汇,泉立方,金苹果,凤凰城……还有个浪漫屋。”洛白没有迟疑,如数家珍。

  他最熟悉的领域是酒吧,其次就是品茶,最后才是养生,他是一代扑克游戏王,兼职浴皇大帝。

  吴烨几人,养生店,他们绝对没有洛白去的多,这方面,他才是专业的。

  熟练得很。

  “还在寻思啥呢?你去不去?”宁渠问吴烨。

  吴烨摇摇头,他不准备去,他对这个活动兴趣不大,而且,他本来也不喜欢去这些地方。

  感觉没有什么意思,还不然在茶馆里喝喝茶,熏熏香,听听曲儿。

  洛白听到吴烨拒绝,觉得吴烨思想不够高尚,没有恻隐之心。大家都这么有爱心,怎么能让吴烨一个人不合群?

  “不是我说你,你是一点爱心都没有,我们双手可以赚钱,但是她们不一样啊!”

  “父母大病弟读书,刚来不久还不熟,兄弟姐妹全靠她,楚楚可怜入红尘。”

  “你看我,宁愿酒吧累断魂,也要红尘渡佳人。”

  “她们这么可怜,为什么不能帮帮她们?你要知道,你手指头漏出来的一点,都够她们吃很久了。”

  才刚拒绝,吴烨就被洛白严厉谴责了,言语之间,说的吴烨毫无爱心,毫无涩会责任感。

  反正小词一套一套的,和那些说相声的演员有得一拼。

  洛白此话有理,宁渠也跟着点点头,一起劝他回头是岸:

  “烨哥,你铁石心肠,简直太没有爱心了!她们那么可怜,你还视而不见。”

  怎么会感觉她们那么可怜?

  人家明明就过的很好,除了遇到熟人,不好介绍以外,其他的挺好的。

  类似她们这种,十年打工无人问,一遭回村开玛莎,别墅建了三层楼,舒服抱着老实人。

  不是洛白他们这些大哥,哪有人家姑娘的财务自由?

  洛白甚至都计划好了,小姐姐,你也不想我差评吧?

  想了想,吴烨还是拒绝了:“我还是回家自己洗,不是其他的,主要是干净!”

  在外面泡澡堂子,吴烨总有那么一丝丝的担忧,很担心不干净,怕艾,怕梅。

  而且,凌晨知道了,怕是会生气。要考虑一下对象的感受嘛。

  洛白摇摇头,振振有词:

  “这我就得好好说你了,别人说她赚的钱不干净,那钱干不干净我能不知道吗?那都是我辛辛苦苦挣得血汗钱!”

  吴烨很无语。

  宁渠笑趴在沙发上,乐不可支。

  洛白现在就是,钱怎么来的,清清楚楚!钱怎么花的,支支吾吾。

  好不容易刚赚点钱,洛白又按耐不住想出去,就像是钱硌人似的。

  “白天挣钱晚上花,一分也不带回家,说的就是你俩这种人。”吴烨谴责他们。

吴烨也有过为了文清晨亮丽,回去评价前天  “不要遮遮掩掩,就说去不去?”宁渠问他。

  吴烨想了想,看了看手机时间,然后点点头:“虽然你们盛情难却!但是不正经的我不去。”

  他很怕没去的时候小吴,去了的时候吴总,抓了的时候吴某。

  为了避免这种情况,所以吴烨提前说清楚,他很正经。

  两人挑眉,异口同声的回答:“我们都是正经人。”

  吴烨不相信,自己是正经人,洛白肯定不是,宁渠最多是一半。

  不过盛情难却,去就去吧。

  如果凌晨今天晚上,喊他一起吃饭,吴烨是不会去的,和凌晨一起在家聊天做饭。

  但是凌晨今天要加班,工作量有些大,吴烨自己一个人,回家也挺无聊的。

  凤凰城给心灵找个归属,给灵魂找个港湾。

  一个三层楼的大店,装潢精致,造型设计相当好看,大的霓虹灯闪着光芒。

  大门口,一大排旗袍迎宾小姐姐,路边的行人,还会时不时看一眼,然后又彼此一脸你懂我懂的表情。

  终究,在眼里有那么一丝丝羡慕,羡慕的是别人纸醉金迷。

凤凰城  其实这是一家正经店,洛白虽然爱开玩笑,但是很清楚吴烨和宁渠的想法。

  他们不是那种喜欢朴的,单纯是准备按按而已,没有多余的心思。

  再加上吴烨刚处对象,他不可能带他们去不正经的地方。

  凤凰城三楼包间里。

  包间,也是花了大价钱装修的想,处处透着吞噬金钱的气息,当真是无钱莫入的即视感。

  物吴烨三人一身短袖短裤,明黄色的布料,在灯光下熠熠生辉,如同黄袍加身。

  几人躺在按摩床,喝着茶水,茶水里还飘着几颗枸杞,像是对洛白和宁渠无声的嘲讽。

  显然,洛白和宁渠,已经在接受枸杞这个事情上,心安理得了,还说人家的枸杞不够好。

  砰砰砰……房门敲响。

  “贵宾您好,很高兴为您服务。”几个提着箱子,穿着制服的小姐姐走进来,站在电视前面。

  一字排开。

  长腿晃眼,细腰吸睛。

  洛白看了一眼,大手一挥:说道:“一般,换一批。”

  她们退出去,然后又是其他几个小姐姐进门。换了好几批,洛白才满意了,确定好人选。

  钱不是他花的,老总他当了,宁渠这个买单的,缩在角落玩手机。

  说真的,吴烨觉得按的一般,力气不够大,效果一般,洛白和宁渠唧唧哼哼,好像觉得还行。

  “感觉还可以,回头办个会员卡,你们觉得怎么样?”宁渠问他们。

  看这样子,是准备当长期客户了,洛白表示支持,他也可以偶尔借一下会员卡。

  反正他也偶尔来,有个会员卡,方便你我她,对大家都好。

  “如果被颜潸潸知道了,你就等着跪搓衣板吧,还vip,到时候你就没有vi了。”

  吴烨提醒他,最好是不要不理智。

  他不觉得宁渠这个猴子,能躲过颜潸潸的五指山,大概率,最后还是要被她收服。

  颜潸潸现在,可能是在放牛,等牛在外面吃饱了,就开始牵牛回去耕地了。

  “烨哥现在已经是耙耳朵了,被川妹子拿捏的死死的,财神你别怕,男人得硬气。”

  宁财神不听他哔哔,打消了办会员卡的想法,他确实有点担心没有vi,只有p。

  不过吴烨…最近确实是有点怂,不说其他的情况,连来按摩都支支吾吾的。

  好像那些刚结婚的年轻人似的,不知道洗浴中心,其实中年客户更多吗?

  “小叶子,你现在这种情况?你以后不会怕老婆吧?”宁渠问他。

  宁渠觉得可能性很大,吴烨很在乎凌晨的想法,今天来都是他和洛白劝的,要是不劝他,他肯定跑了。

  川妹子,对外都说自己温柔的不行,说话也是,温温柔柔的。

  实际上…凶的批爆。

  几个小姐姐悄悄笑了笑,她们一直在听客人聊天,客人多,什么消息都听到过。

  怕老婆还来的,也不是少数人,甚至很多。

  足浴这种东西,危害性很大,主要的危害,就是耳朵,来过来以后,老婆说的话就再也听不见了。

  吴烨不屑的看了一眼宁渠,然后拿过手机,挑衅的看了看他:

  “这样说吧,我敢给我们家凌晨打电话,说我在按摩,你敢给你们家颜潸潸打电话吗?”

  吴烨赌他不敢。

  而且一定赢。

  宁财神转移话题,不承认:“别胡说,颜潸潸不是我家的,不要败坏人家的名声。”

  他不承认,吴烨就拿他没办法,反正颜潸潸没有和他复合,也可以说不是他家的。

  但是想到万一变成别人家的,宁渠又感觉自己绿了很多头发,他最近一直很纠结。

  要,打不过,不要的话,舍不得。

  “你说不是就不是,反正我们也不知道到底是不是。”吴烨放下手机,不听他口是心非。

  要是宁渠没有想法,怎么着也不会出现跑路的事情,就是有想法了,才跑路的。

  这一点,他不说,大家都心知肚明,都是从小到大的兄弟,谁不知道谁?

  “总感觉因为没有对象,让我和你们显得格格不入。”洛白叹气。

  他连个固定对象都没有,突然有点羡慕他们,洛白才刚感慨完,吴烨的手机就响起来了。

  拿过手机看了看,吴烨愣住,凌晨打的视频,吴烨转头看了看盯着自己的两人。

  吴烨才淡定的笑了笑:“让你们看看,什么叫真正的爷们?”

  两人给他个中指,显然不相信他,宁渠让他把电话给自己,帮他解释一下,免得误会。

  他把吴烨带出来的,自然是要负责到底才行,不能什么都不管。

  他不想因为这些东西小事情,影响吴烨的感情,毕竟他才刚开始谈恋爱。

  吴烨摇摇头,迅速点开视频,画面一转,就看到凌晨坐在车里。

  “姐姐,你下班了?”

  凌晨给他一个笑容,伸手捋了捋头发,笑了笑:“弟娃,你这是在哪里玩?”

  看着可不是在家里,又是在外面,凌晨就问了一句。

  吴烨心跳有点快,他也是赌一把,觉得凌晨不会生气,但是生不生气,吴烨没有底。

  不生气啊!

  调整摄像头,让她看了看情况:“在外面呢,按按背,按按脚。”

  吴烨实话实说,没有隐瞒情况,看清楚了情况,凌晨看了他一眼,才回答了一句好吧。

  坏事了。

  “吃东西了没有?”吴烨拿着手机,转移话题问她。

  凌晨摇摇头,下午开会,现在才刚下班,什么东西都没有吃。

  给吴烨打电话,就是想问一下她,要不要回家一起做饭吃,结果吴烨在按摩。

  她只能把自己的想法收起来,她倒没有特别生气,她知道吴烨也不会不知轻重。

  凌晨还是很相信他的:“我简单对付一顿就行了,你先按吧,你回家再聊。”

  挥挥手,吴烨挂了电话,放下手机,转头看了看他们俩,两人有些不可置信。

  从头到尾,都没有说几句话,也没有压抑气氛的声音,就简简单单的就说清楚了。

  这姑娘…这么好说话?

  “她就这么容易…就放过你了?”宁渠不可思议。

  都是男人,对比也太明显了,他可没有吴烨这个待遇,宁渠以前去洗脚,被颜潸潸知道了,就被一顿胖揍,收拾的很惨。

  所以刚才,吴烨才赌他不敢打电话,其实宁渠惊讶的,也是凌晨的态度。

  和颜潸潸完全不一样,要是颜潸潸知道他在足疗,搞不好已经冲过来了。

  回家就是一顿捶。

  “都说了,我们家姐姐…温柔,体贴,懂事。”吴烨回答:“和你们家颜潸潸有点区别。”

  虾仁猪心。

  宁渠不搭理他,那已经不是一点区别而已,而是很大的区别,挨揍和不挨揍,差太多了。

  “你不要高兴的太早,搞不好,回去就被一顿揍。”宁渠死鸭子嘴硬。

  吴烨轻蔑的笑了笑:“必不可能。”

  他装的,回家了再说吧,这会儿总不能担心这个。

  洛白在和小姐姐聊天,小姐姐在和他聊养身,按摩对身体健康的作用,还有活血化瘀等等。

  按摩是救不了腰子的,吴烨默默的吐槽了一句。

  几人按了好半天,才离开凤凰城,吴烨开着车,宁渠他们俩,在后排聊着下次再来。

  “贵的要死。”吴烨吐槽。

  洛白不觉得:“换个角度看事情,你花899,人家老婆给你按两个小时,你还要怎么样?”

  几人回到公寓楼,宁渠洛白两人,看着吴烨嘿嘿嘿笑。

  洛白说道:“如果吵架了的话,记得发个信息在群里,我帮你出主意。”

  “如果跪搓衣板膝盖疼,记得谈弹个消息,我给你叫救护。”宁渠说道。

  不说还好,被这样一说,本来就有点没底的吴烨,发现自己更没底了。

  刚才还在羡慕他,后来两人一通分析,宁财神说这是给你面子,回家你就完蛋了,洛白说这就叫秋后算账。

  宁渠直言吴烨完蛋了,还和他装比,温柔体贴,跪搓衣板的时候,搓衣板也是温柔体贴的。

  洛白问他知道爱情的苦了不,吴烨还嘴硬,说必不可能。

  两人一路上的幸灾乐祸,洛白还说发个红包,就教他哄女生,吴烨不想做肉包子打狗的事情。

  他那一套,不一定实用,都是在茶艺师哪里总结出来的。

  吴烨想好了,要是真要是生气了,哄就完了。

  还是第一次闹情绪呢,一直不闹情绪,和小仙女似的,有点情绪也好,证明在乎。

  得换个角度看事情。

  电梯里,宁渠在十五楼的时候离开了,脸上幸灾乐祸:“加油。”

  洛白在十六楼的时候离开了,脸上幸灾乐祸:“挺住啊!”

  就剩下吴烨一个人,从十七楼出来,深吸了一口气,吴烨站在凌晨家门口。

  想了想,又把手机拿出来,找一下资料临时抱佛脚。刚才洛白他们在,吴烨没好意思临阵磨枪。

  去足浴被女朋友知道了,应该怎么哄她?

  最佳答案:带她一起,再去一次。

  不靠谱的破答案,他还没有活够呢。给自己打打气,吴烨还是敲了敲凌晨的房门。

  他另一只手上,还有买好的夜宵,本来就没底,吴烨被他们说心虚了,就在路上买的夜宵。

  不怕一万,就怕万一,有备无患。

  门被凌晨打开。

  吴烨在她脸上,并没有看到平时的甜美笑容,反而是淡淡的,平平常常的表情。

  看吴烨的时候,就好像吴烨是送煤气的,又像是来抄水表,登记信息的陌生人一样。

  中午的时候,还是笑颜如花的样子,现在就不咸不淡的冷脸了。

  吴烨心里咯噔一声。

  有点慌。

  这种反差,吴烨再笨也知道,她肯定是生气了,而且肯定是因为刚才按摩的事情。

  完犊子了!这可咋整?

  刚才在她电话里,她可是给自己留足了面子,一点理都挑不了,现在生气,都是在私底下。

  姐姐把事情办的漂亮极了,让他赶紧自己罪孽深重。

  “姐姐,那什么…我负荆请罪来了!”吴烨关门进屋。

  把手上的夜宵递给她,凌晨只是看了看他,把吴烨递过来的口袋拿到手里。

  “弟娃儿,负荆请罪?你何罪之有?”凌晨坐在椅子上,打开口袋,发现里面都是她喜欢吃的。

  有点心。

  她也不提吴烨错了或者怎么样,专心致志的吃着东西。

  心里则是想着:

  还知道买吃的回来道歉,还没有憨到家,还以为他直接回来,或者回家去呢。

  “姐姐,我错了!”吴烨才发现,她生气起来的这种淡淡的压抑,很让人不知所措。

  就让你觉得,你做错了很大的事情似的,吴烨仔细想了想,自己好像也没有做错什么。

  吴烨都是规规矩矩的,没有和洛白一样。

  想不到自己错哪里了,反正不管怎么样先来一局我错了,哄生气的女朋友,他完全没有经验,全是书上看的。

  内容太多,现在记不起来了。

  吴烨是那种,有能力惹人生气却没有能力把人家哄好的人。哄人,他完全没有经验,骗人倒是在行。

  “姐姐,我很深刻的反思了自己的问题…我很愧疚,我保证立刻马上进行改正。”

  凌晨:“……”

  这话表达了什么意思?缺少了最重要的一部分,说了和没有说一样。

  “姐姐,我知道,我肯定是做了什么让你不开心的事情,我给你道歉,如果你实在是…生气,要不你打我一下?”

  凌晨摇摇头。

  “如果你不忍心打我一下,那我想想…要不,我让你亲一个?”

  听到这个话,凌晨脸上的表情松了一些,吴烨注意到了。

  “忘了你害羞,那你别动,换我来,我真诚的道歉。”

  吴烨假装靠近她,凌晨躲开了。

  “臭不要脸!”还是没有忍住,凌晨说了一句。

  吴烨看到她表情没有那么冷了,总算是松了一口气,只要不生气了,事情就简单了。

  “姐姐,给我吃一口。”吴烨凑过去。

  凌晨夹起一块肉给他,吴烨把筷子都嗦了,凌晨气的拍了拍他。

  只有一双筷子,给他一个大大的白眼,凌晨继续吃东西,没有嫌弃他,多少也算是细菌交换了。

  总算是哄好了。

  不过吴烨得搞清楚,她生气的位置在哪里。

  “姐姐,相处当中遇到问题,我觉得我们还是说出来聊一下,避免以后遇到一样的情况。”

  “如果哪里是姐姐不喜欢的,或者不接受涩,又刚好是我没有注意到的,姐姐得提醒我!不然还会再犯错。”

  “但是我知道自己犯错了,我会改,而且我自认为大的错误我不会犯,但是我不知道会不会踩小坑。”

  吴烨坐她旁边,很认真的和她说自己的想法,感情上遇到任何问题,可以通过沟通的方式来解决。

  大家把话说开了就好了,有问题,第一时间解决问题。

  “下一次你去按摩,换个男技师就好了。”凌晨用简单的句子,回答了他所有的问题。

  弟娃儿,是额滴!

  玛德,我都没有机会乳a,全便宜其他人了。

  想想就气。

  吴烨认真的想了想,凌晨这句话里,有很多的意思在里面,吴烨咀嚼了两遍,才理清楚大概的意思。

  下一次,就是还可以再去,但是不能找女技师,就是她已经吃醋了。

  原因:是女技师。

  核心原因:她吃醋了,吃醋那是在乎。

  这是好事情。

  “我听姐姐的,以后都不去了。”吴烨说道。

  凌晨不相信这个话,他不去,他朋友呢?他朋友去非拉他去呢?

  如果是那种情况,怎么可能不去?或者偷偷摸摸去,她也不知道,还不如说清楚。

  “我不是不让你去,而是让你别去那些不干净的地方,懂?”这是她对吴烨的要求。

  正经的没问题,不正经的…好聚好散,底线就杵在这里了。

  “我懂!”

  吴烨爽快的答应,本来他也不去那些地方的,都是正经按一下。踏踏实实做人,干干净净做事,清清白白按摩。

  “其实今天都不准备去的,实在是……”吴烨想解释一下情况的。

  凌晨打断他了:“对我来说,结果才重要,我不想那天去交保证金,赎人。”

  吴烨挠挠头,尬笑!

  又被姐姐上了一课,不过那不可能的,他不可能会去碰那些人。

  而且他不是那种朝三暮四的人,什么事情该做,什么事情不该做,她很清楚。

  凌晨安静的吃东西,吴烨安静的坐在她旁边,星星还是悄悄的对吴烨呲牙咧嘴。

  吴烨伸手比划了一下,它就跑开了,在窝里看着吴烨。

  它的主人,现在都变成了这个臭家伙的形状了。

  每次他来,家里就有种让狗讨厌的气息。星星很不喜欢他,但是开始拍他了。

  凌晨伸手抽纸巾,吴烨已经抽好递给她了。

  “我这里有个好消息,和一个坏消息,你要听哪一个?”凌晨擦了擦油渍,问他。

  吴烨好奇,想了想,吴烨还是选了坏消息,通常他喜欢先听坏的,再听好的。

  坏消息知道了,就已经有打算了,再听好消息不晚。

  “我爸爸知道我们的事情了。”凌晨说道。

  吴烨:???

  这是坏消息吗?再怎么看,这好像也是好消息才对吧?

  凌晨完全没有看到吴烨忐忑的样子,还以为他会担心呢,结果他完全没有担心。

  “姐姐,那另一个好消息是什么?”吴烨问她,有点迫不及待。

  凌晨:“……”

  就说,原来压根没有当坏消息听。

  他好像一点都担心,自己老爹对他是什么态度。

  凌晨看了看他,回答道:“他不嫌弃你,当然也没多喜欢你。”

  吴烨懂了。

  虽然被凌晨爸爸知道是意料之外,但是凌晨爸爸这个反应,吴烨也是意料之中。

  换位思考,答案很简单。

  假如吴烨以后自己有闺女了,大概也是这样的反应,毕竟还没有见面,不嫌弃,就已经是最好的结果了。

  吴烨很满意这个结果。

  “他知道情况,是因为上次那个陌生电话?”吴烨问她。

  要是对方是突然知道的话,吴烨能猜的就是那个电话,或者是凌晨主动告诉他的。

  但是凌晨的性格来说,这种现在就告诉家人的可能性,很低。

  她喜欢稳定以后,有结果以后再说,我的姐姐,一直都很稳健。

  “对!”

  凌晨点点头,吴烨一猜就猜到了,就是上次那个电话的问题。

  她还把吴烨的照片发过来去了,最好看的几张照片。

  不过,他没有多说什么,而是让凌晨自己做决定,确定好了,就带回去他看看。

  凌晨都在考虑要不要教吴烨打麻将,吴烨不会打。

  吴烨靠着沙发,想了想说道:“没事,咱爸…嘶,叔叔…叔叔不反对就行。”

  话说到一半,他就被凌晨掐了。

  疼的很。

  “再说了,感情归根结底是我们之间的事情,结婚,才是关乎两个家庭的事情,所以现在不用担心这些。”

  “就算是遭遇反对,我也和你一起面对,除非你妥协,你不妥协,我就坚持到底。”

  吴烨把自己的想法告诉凌晨,吴烨猜测,凌晨妈妈还不知道,有可能最大的阻力在她那里。

  以后还有的说呢。

  千亿总裁,哪有那么好说话的,吴烨早有心理准备。

  凌晨答应一声,其实她一向有主意,只是遇到这种问题,难免有那么一点点自乱阵脚。

  本来今天,吴烨去按个摩而已,她不至于生气,只是各种事情让她有些烦躁了。

  吴烨把她的手,放在自己手里握着,给她一点安慰。突然发现,他们好像关系一直在飞速进步。

  现在,都被家长知道了。

  其实他们才开始没多久,很多东西其实都不稳定,还需要时间沉淀。

  “我想的有点多了!”凌晨回答。

  吴烨掐了掐她脸,吴烨一直觉得这个很有趣,凌晨的脸弹性特别好。

  “有什么想不通的问题,就和我说嘛,晚上也可以开视频,要是嫌弃不方便,我可以把枕头拿过来。”

  陪你彻夜长谈,不眠不休,开解你的心事,给你提供温暖。”

  “你有想法,我都没问题。”

  凌晨啐他。

  她没有想法,以后可能有,现在没有。

  看她开心了不少,吴烨开把垃圾丢到垃圾桶里。

  “姐姐,我有一个很大胆的设计,你说我们在这里开个门,怎么样?”

  吴烨指着墙壁,这个位置,另一面就是他的房子客厅。

  凌晨摇摇头。

  做梦,方便随时来串门嘛?

  晚上睡觉的时候,都得把门反锁才行,多没有安全感!

  “确实是挺大胆的,你是吃了熊心豹子胆吧?你怎么不在我卫生间开个门?”

  “英雄所见略同,这个想法不错,我觉得可以。”吴烨赞她好想法。

  他被凌晨锤了,不过她小拳拳没有什么力气,不还害羞很厉害,凌晨打人不疼。

  “等我一会儿,我上个厕所!”吴烨溜掉。

  “no!”凌晨不答应。

  吴烨已经跑过去关上门了。

  凌晨咬牙切齿,脸红的不行,一想到卫生间一大堆私人物品,她就觉得脸红。

  卫生间里。

  吴烨了环顾四周,突然愣住:哇哦!

  看着挂在衣架上的衣服,他才发现凌晨的习惯,和自己差不多。

  白,蓝,黄,青,紫,这个紫色不错。蕾丝边,镂空,纯棉,不得不说,设计很好。

  是不是太小巧了?对比很明显。

  老师说,三角形被广泛被应用于生活里,很多地方都需要用到三角形结构,诚不欺我。

  吴烨有看着白色的碗状纺织物,左手拍了拍不听话的右手,右手又开始自作主张了。

  伸手对比了一下,发现超出手掌范围了。

  大兔叽。

  啧啧,我的天啦,哇塞!

  呼!冷静冷静。

  吴烨靠着强大的毅力回过头,才发现凌晨卫生间也是香香的。

  扫了一眼架子,洗发露,沐浴露,护发素,吴烨就认识这几个,还有一大堆他不认识的。

  吴烨还发现了创可贴,还有不少可可爱爱的小袜子。

  吴烨笑了笑,先解决问题,迎风三丈。

  水枪。

  凌晨就在门口,听到潺潺声音以后,就跑开了,主要是,这可太让人不好意思了。

  吴烨出来的时候,凌晨认真的看了看他:“没做什么坏事吧?”

  吴烨:???

  “你说的是什么…哦…不用重新洗,我不可能那么迅速,不要低估我。”

  吴烨一直挺自信的,这么点时间,不够他施展的。凌晨不和他说这个,她不好意思。

  “不过姐姐你眼光不错,下次帮我也买一下,我只会买海绵……。”

  吴烨还没有说完话,就被凌晨按在沙发上揍了一顿。

  凌晨一直都是这样,害羞到了极限,就变成了动手。

  吴烨被兔叽咬了,不过他没有屈服,一直忍着。

  犯规了,犯规了,打球不可以带球撞人的。

  最后,凌晨注意到问题的时候,慌慌张张准备弹开,可惜启动失败,吴烨又被撞了。

  等到凌晨脸红的坐在他旁边的时候,吴烨还在抱怨:“艾玛,撞的可太疼了。”

  凌晨害羞:啊啊啊啊…老娘咬死你。

  反正吴烨最后是被她赶出去的,凌晨一个人窝在沙发上,脸红彤彤的,时不时咬牙切齿。

  吴烨回到家以后,八爷已经回来了,吴烨心不在焉的把它丢到笼子里,又把它拿出来。

  “大哥!还没结束!”

  处理好了八爷的事情,吴烨坐在工作台前,发呆的看着那个摆台,一只手撑着脸,发出傻笑。

  他今天,突然之间,就知道了很多的秘密,真是让人脸红。

  原来还是稳定的三角形结构,居然是有痕迹的!

  原来自己的手掌不够,原来创可贴真的是有止血效果,原来弯曲也不只是烫头。

  “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吴烨发出笑声。

  被吵到的八爷:???

  “大哥,你笑j八!早点睡觉了。”

  半分钟后……八爷哭爹喊娘。

  “大哥,我错了!”

  第二天。

  吴烨去了新买的物业那边,就是那套小四层,已经和装修公司谈好了,要开始准备进场装修了。

  价格不便宜,上次合作过,合作起来放心很多,再加上这次给了不少的折扣,吴烨就选了他们。

  这次,吴烨准备开一家餐厅,一家规格不低的餐厅。

  不过这个难度比开烤肉店大多的,吴烨还需要做很多准备工作。

  厨师,食材,这两个困难都需要花不少时间去解决。

  特别是一个能支撑起来品牌的大厨,那种人在哪里都不会差工作,或者是有自己的店。

  让人家来打工,人家又不是傻比。

  虽然难度大了很多,但是一旦成功,收益也会很大,特别是这种餐厅,一旦把名气做出来,客人就是源源不断的。

  开这种店,能赚大钱。

  ------题外话------

  欠更:22

后面尽量在写一章

梦想岛中文    我不是那种富二代
上一章
书页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