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书页

0072 歹徒兴奋拳

梦想岛中文    我不是那种富二代

  吴烨回到家的时候。

  隔壁正在热火朝天的搬家,他很确定自己没看错,隔壁正在搬家,搬得很突兀。

  两个男人在监工,注视着搬家公司员工搬东西。

  吴烨看了一下,他们家里的东西都已经搬出来了,女朋友在旁边帮忙拿贵重小件。

  两人抽着烟,脸上挂着丰收的喜悦,哪怕是大晚上要搬家,脸上都没有丝毫不耐烦,反而干劲十足。

  有一种一朝暴富,连夜搬进大别墅的即视感。

  发了吧?

  两人一边对着搬家公司的员工提醒那些东西要注意,一边在闲聊。

  “刚开始有人敲门,我还挺烦的,后来发现是两个漂亮小姑娘,我也只是客气了点,结果她哪是小姑娘啊,那是女财神。”其中一个男人感慨万分。

  还是第一次被钱砸的晕头转向,分不清东南西北。原来这個世界上,真的有人傻钱多的存在。

  大哥都感慨,彩票十年无颗粒,一遭买房赚大钱,简直是造化弄人。

  “是啊,一直敲我门,我当时是想呵斥她的,结果…她给的真的太多了。”

  这波…叫共同话题,原本不熟的邻居,因为同一个事情,迅速称兄道弟,抽烟聊天。

  “听那个意思,好像还是为了追男生,也不知道要什么枕头,才能让我做这种梦!”年龄大一些的男人感慨。

  自古英雄爱红颜,如今富婆爱靓仔。羡慕之余,对比一下家里的河东狮,心里一阵情绪飘过。

  那种情绪…叫羡慕!

  “我要是能遇到这种姑娘,肋骨打断给她熬汤喝!吵架我扇我自己。”另一个男人也感慨了一句。

  两人对视一眼,内心的感受完全一样。

  酸了。

  好在要搬家了,以后不用一直酸。

  看着堆在楼道的家具家电,他们完全感受不到麻烦,麻烦这点情绪,早就被钱磨没了。

  人家姑娘阔绰,误工费,精神损失费,搬家费用,酒店费用,安排的明明白白。

  唯一的要求就是速度得快!所以他们连夜搬家,就为了给金主腾出地方。

  吴烨听到他们的对话,叹了叹气。

  女人其实不可怕,有钞能力的女人就很可怕了!钱,很多时候是完全不讲道理的。

  钱能解决百分之九十九的问题,剩下的,可以用更多的钱解决。

  吴烨也猜到是什么情况了,无非挥舞着大把钞票的田甜,分分钟成功拿下了隔壁两套公寓。

  至于过程,看两个大哥一副中彩票的样子,就知道过程极其粗暴,极其直接,甚至碾压。

  有钱任性。

  事情好不好办,取决于钱够不够多。少了就是不要用金钱玷污人品,多了就是你看人真准。

  大部分人都是这样,少部分电视剧主角才会对支票嗤之以鼻,给人家不礼貌的撕了,嘴里喊着带着你的臭钱滚。

  吴烨说的是大部分情况,也不是什么都能买到,这是肯定的。

  对于这两个邻居,吴烨还是喜欢他们,最开始那种桀骜不驯的样子。

  平时看到了人,都不爱打招呼的高冷,今天那种高冷,消失的无影无踪。

  大哥鳝变啊!

  看到吴烨出电梯,他们还破天荒的微笑示意,和吴烨打了个招呼。

  赚的都能让他们短暂改变性格习惯,足见钱不少。

  然而人与人之间的悲喜并不相通,他们的开心,和吴烨的郁闷,对比鲜明。

  买房子是田甜的自由,不想住她隔壁是吴烨的想法。

  简单的点点头敷衍了一下,吴烨开门进屋。

  门口,年轻的男人疑惑:“大哥,这兄弟怎么感觉不太开心?”

  平时见到吴烨,他都是微笑礼貌的样子,今天居然臭着脸,打招呼都是敷衍了事的。

  有点以前吴烨打招呼他们爱答不理,现在他们打招呼高攀不起的即视感。

  还准备装一波,结果人家压根不搭理他们。准备好的草稿变成了废稿。

  “要是你隔壁的房子高价卖了,你的房子却没有卖掉,你眼不眼红?你难不难受?伱郁不郁闷?”

  大哥就是大哥,分析透彻,一针见血,除了不是正确答案,居然还很有道理的。

  “大哥高见!!”年轻一点的男人恍然大悟。

  这哥们真惨,没有赚大钱的命。

  两人继续热火朝天忙起来,今晚上搬完家,明天还要去办房产过户。

  效率!

  吴烨刚关好门,吐了口气,田甜就像是小时候玩游戏,在旁边捣乱的熊孩子一样。

  总和自己过不去,跑路都不行。

  步步紧逼。

  逼急了吴烨,他就摊牌了!我有喜欢的人了。

  凌晨那边,不知道有没有受影响,努力了这么久,别成果都保不住。

  要想个应对之策,老是这样被动也不行,还得主动出击,暂时没有什么好办法。

  吴烨刚回家,不会察言观色的八爷就飞过来了,落在他肩膀上,羽毛扇的吴烨脸上,有些痒痒的的。

  “哥,帮我把布揭开。”八爷请求道:“我打不开。”

  心急得很。

  吴烨才想起来,笼子外有一层布笼罩着,八爷自己可掀不起来,他不在家,八爷估计猴急一下午了。

  急着鸟入樊笼,去枪打出头鸟。

  “你能不能出息点!”吴烨看它蹦跶的样子,忍不住提醒它。

  “不能啊!”八爷依然急不可耐,欢快的飞到鸟笼边:“哥,你搞快点!快点!”

  这踏马话说的,不会说人话就不要多说。它一直催,无奈,吴烨快步走到阳台上,把鸟笼的布打开。

  八哥领地意识很强的,所以不能关在一起养,容易打架,雌雄也最好分开。

  看到八爷,笼子里的八哥很警惕的盯着它,发出叫声。

  警告它。

  吴烨看着八爷发呆,提醒他:“交流一下啊!”

  八爷歪头看着笼子,时不时还炸毛一下,呆毛都立起来了。

  吴烨没看明白这是什么状态,战斗状态?

  要打架了?

  “哥,怎么叫来着?”八爷忘的差不多了!

  你特么问我?

  我怎么知道,我又不是八哥!

  作为一只八哥,八爷长期说人话,连自己怎么叫都忘记了。

  和外国人忘记自己母语,有什么区别?不当八哥很多年!

  “现在怎么办?要不要把你放进去?”吴烨问它。

  这种情况,吴烨搞不懂怎么办,万一打架他也不好拉架。

  八爷没有回答他,而是靠近笼子,笼子里的八哥疯狂琢它,果然会打架。

  老板诚不欺我。

  吴烨买八哥回来,就是这本让八爷自己解决问题的,吴烨解决不了它的问题。

  打架就让它慢慢相处,然后发情期到了,自然就好了。

  “哥,它在勾引我!”

  确定不是在嫌弃你?这话听着很假啊!不过,体型差那么多,不至于打不过吧?

  “你确定你打得过它?要不要放你进去?”吴烨看着笼子里暴跳如雷的八哥,很担心八爷。

  “哥,放我进去,弄它!”八爷准备以身试险。

  吴烨打开笼门,把八爷放进去。

  乱作一团,它对八爷很不客气,不过八爷不落下风,最后还是八爷技高一筹。

  “哥,别看!”八爷提醒他。

  实话说,吴烨还挺有兴趣的,准备看八爷怎么收拾它,结果八爷第一时间居然是要求他别看。

  小气!

  看个鸟场直播都不让!长这么大,吴烨还没看过鸟片呢。

  把布拉下来,吴烨深表遗憾。

  “你叫啊,叫破喉咙都不会有人来救你。你越反抗,我就越兴奋!”八爷嚣张又断断续续的声音传来。

  吴烨无语了。

  这是纵子行凶了是不是?也不是子,纵鸟行凶,强抢民鸟?

  接下来就是八哥混乱的叫声,一分钟后,吴烨看着鸟架上精神焕发,神清气爽的八爷。

  吴烨思考了一下,放它出来,花了三十秒吧?这也太…就这么点时间?

  微微片都没有!

  那个吃烧烤的时候,借口去买烟,顺路去花钱打扑克的大哥,也就这个级别了吧?

  逊啊!

  “感觉如何?”吴烨问它有老婆的感觉,是怎么样的。

  八爷回答:“很棒!”

  吴烨感觉它回答的,不是自己问的问题,答非所问。

  八爷的媳妇儿算是有着落了,吴烨教它自己打开笼门,可能是爱情的力量,八爷学的很快。

  学会了以后,八爷更是肆无忌惮了,时不时就钻到笼子里。

  然后就是一阵鸟鸣。

  巴不得可以住在笼子里。

  一直到它第八次进笼子,吴烨把它揪出来,放到鸟架子上:“你不能这样,它会死的!”

  八爷:??

  吴烨劝了好久,八爷才理解,不能一直这样药,得停下来,得收敛。

  久饥必渴,久旱必干,久涝必虚。

  八爷这种行为,吴烨可以理解,八爷老光棍了,如果不是遇到吴烨,遇到其他人,都被关进笼子里养了。

  吴烨想的是,隔一年时间给八爷换一只八哥,不然,八爷没问题,八哥可能受不了。

  喂好食以后,交代它不能再去笼子里,吴烨就去看书了。

“大哥,别看我,我能忍!”八爷答应他  收回不放心的眼神,吴烨想了想,还是继续看书。

  本来想给凌晨发个消息的,也不知道她睡了没有,有可能田甜还在她那里,吴烨遂放弃这个想法。

  凌晨家里,田甜并没有在,她放下手机,本来想给臭小子发个消息的,估计他睡了,还是算了。

  “不能再想了!”凌晨丢开手机,窝在被子里。

  第二天的时候。

  约好一起去晨练。

  电梯门口,凌晨一身运动装,依旧不施粉黛的姑娘,就是有让人移不开目光的魔力。

  哪怕是同一套衣服,已经见她穿过,看起来依然还是那么迷人。

  光彩照人。

  “哎呀,什么晃到我眼睛了!”吴烨笑嘻嘻的靠近她:“快,姐姐帮我吹一下!”

  凌晨推开他,微微脸红,嘴上说着烦,脸上的笑容却没有减少半分,反而更浓郁了。

  口是心非。

  凌晨今天没有带狗子,就她和吴烨两个人。

  本来在犹豫要不要买衣服,结果对于看衣服这个事情,好像她自己也控制不住。

  反正女生都爱逛商场,而且锻炼是她的习惯,她给自己找了理由。

  “再过来给你头打歪。”凌晨举着小拳头威胁。

  吴烨根本不怕,还想着抓手手,可惜凌晨不上当,遗憾!

  “你这反萌差也太大了,能不能不要笑着威胁人,你这和歹徒兴奋拳似的。”

  明明笑的灿烂,嘴上却不饶人,举着拳头,怎么看都不像有杀伤力得样子。

  歹徒兴奋拳。

  凌晨给他一个白眼,她练的是正儿八经的拳击,正儿八经能打人的那种,正儿八经打了要赔钱那种。

  吴烨站在她旁边,往她的位置挪了一下,凌晨挪开,吴烨又挪过去。

  凌晨:“……”

  “要给你拴住是不是?”凌晨问他。

  吴烨笑了笑:“我很好栓的,一个女人就可以,姐姐如果不……。”

  “我是女生!”凌晨打断他。

  吴烨笑了笑:“哇,那不是更好?”

  凌晨捶他。

  电梯里没有人,吴烨就肆无忌惮的,凌晨已经习惯他嘴巴厉害了。

  叭叭的!

  聊着天,到了运动场的时候,凌晨开始热身,吴烨跟着她一起一起热身。

  伸展运动其实挺好的,吴烨第一次认可一个运动动作。

  跑步的时候,吴烨依然还是落后了半步。

  凌晨慢下来,和吴烨持平,吴烨不知不觉又慢了半步。

  凌晨开始加速的时候,吴烨也加速,快慢都维持着慢半步的位置。

  始终如一。

  凌晨:“……”

  要是她不知道的话,还被吴烨认真的样子欺骗了,但是她已经发现了,这家伙就是在看她。

  不知羞。

  臭小子!无耻之尤,下流胚子,登徒浪子。

  跑着跑着,吴烨还是全神贯注,高度集中精神在风景线上。

  凌晨冷不丁来了一句:“好看吗?”

  问的突然,吴烨反应慢了一点点,嘴巴快了一点点:“满分…我是说这样跑步,锻炼效果满分。”

  吴烨拉回思维的时候,实话已经说出去了,嘴巴比人老实多了。

  “锻炼效果?你确定不是视觉效果?不是确定不是轮廓,弹跳力?”凌晨质问。

  她说的都对,就是说的都对,吴烨才有种被抓现行的感受。

  靓仔尴尬。

  “姐姐说什么?我怎么听不懂?”吴烨懂装不懂,死不承认。

  这个时候,要比鸭子嘴更硬才行,不能老实巴交。

  凌晨就知道他不会承认,他要是有那个胆子,都正眼看了:“听不懂没关系,看懂了就行!看懂了吧?”

  假如被姐姐缠上怎么办?

  她是什么时候发现的?

  吴烨极其擅长伪装自己的目光,按道理来说,凌晨应该不会发现才对。

  他不知道上次他没来,凌晨自己来晨练的时候,也是无意的发现了这个情况。

  后来吴烨一招鲜一直吃,她也忍着没有提醒。今天,凌晨发现快慢他都能跟上。

  跑的越快,他表情居然越严肃。凌晨相信,他内心一定是相反的。

  难怪偶尔表情奇怪,还以为是什么情况,估计就是反应太剧烈了。

  现在还装傻充愣呢。

  “没事,姐姐这种过来人,可没那么害羞,光明正大瞧,我也不会说什么,勇敢点!”凌晨开始假装老手钓鱼。

  “真的吗?康康!”

  凌晨举起拳头:“吴烨,我要打死你了!”

  吓得吴烨赶紧跑,如果这会有人开视频,就会看到吴烨身后,疯狂撵他的凌晨。

  嘴里还叫嚣着,我要把你五马分尸,碎尸万段。

  一追一逃,今天的锻炼效果格外的好,凌晨走路腿都是酸的,全是跑出来的。

  头一次发现吴烨这么能跑,好不容易才哄过来报复了一下。

  吴烨胳膊上多了一个牙印,兔子急了会咬人,姐姐急了也会咬人,额外的,吴烨还挨了好几拳。

  总之,经过这个事情以后,观景台没了,还付出了惨痛的代价,以后再想看风景,得换个位置和方式。

  谁都不能阻止吴烨对雪山的向往,哪怕是当事人也不行。

  瞧就瞧了,含羞带的,让人不止是光想瞧。

  “姐姐来喝口水,看你累的!满头大汗。”

  吴烨和她坐在草地上,把矿泉水递给她,然后拿着她的外套,等她喝完再穿。

  “累还不是因为你。”凌晨没好气的回答。

  吴烨跑的太快了,要不是气消的先差不多了,她都不会那么容易放过吴烨。

  吴烨一愣,那就低估人了不是?只会更累才对。

  “都是我的错,我刚才就顾着自己了!没有考虑你累不累,来,穿外套。”吴烨把外套递给她。

  自己家的,多穿点,其他人吴烨不管,自己的便宜也别被人家得。

  凌晨没有听出来吴烨的言外之意,穿好外套以后,又灌了几口水。

  一张湿巾纸从脸上划过,冰冰凉凉的感觉格外明显,是吴烨在伸手帮她擦汗。

  微微偏过头,看着吴烨带着微笑和认真的脸,凌晨觉得自己心里的小鹿在乱撞。

  内心的小湖泊,又开始泛起一圈圈涟漪。温柔往往让人欲罢不能,沉迷其中。

  这臭小子也太真温柔,温柔似水,让她很是触动。

  手还在凌晨额头上。

  “姐姐,你是不是发烧了?脸怎么这么烫?”吴烨用手背试了试,温度格外的高。

  凌晨回过神,把吴烨的手拍开,不好意思的回答问她。

  “只是锻炼过度了而已!”凌晨说道也是假话。

  吴烨看属于是破不说破,凌晨害羞的时候,很明显能看出来,她还以为自己掩饰的很好。

  “既然累的话,那我们多休息一会儿再回去,我陪你。”吴烨说道,拿着纸巾擦了擦自己的汗水。

  如果不是为了将就凌晨,他这点锻炼量其实是不够的。现阶段,最重要的是姐姐。

  锻炼什么时候都可以,姐姐就这么一个,她才是吴烨的第一目标。

  “下次你再使坏,我还揍你。”姐姐一本正经却毫无作用的威严。

  这个威胁,吴烨直接过滤了,还是假装立马点头。

  “其实我都不知道你说的是什么,不过你开心最重要。”吴烨还是不承认。

  还编。

  她可以觉得自己是色狼,自己不能承认自己是色狼。

  她知道就只能多防备一下,她要是真介意,就不会只是打几拳了,也不会只是咬一口那么简单了。

  估计吴烨都进icu了!

  发泄害羞的途径而已,女孩子嘛,很多女孩子都把牙齿当武器,生气,不开心都咬一口。

  “这个事情,我都已经单方面确定了结果,如果我发现有类似情况,就会揍你。”

  凌晨看着吴烨装傻,她也不多说,更不可能直接告诉他是什么原因,说不出口。

  说不出口,不代表不能警告。

  两眼放光和咸蛋超人一样,是个女生都不习惯那种目光。感觉聚焦的位置,都被盯的火辣。

  “不讲道理啊,我媳妇儿以后都不敢这样不讲道理,不分青红皂白给我来一下子。”

  “我敢!”

  “那你做我媳…别动手…别咬人!姐姐我错了!”

  又挨了一口,凌晨捶了他好几拳,把吴烨压着打。

  感觉不对劲,才注意到动作不太雅观,吴烨虽然呲牙咧嘴求饶,但是表情略带享受。

  看着他手臂接触的地方,再加上从未经历过的怪异感,凌晨脸红。

  恨恨的给了他一记直拳,凌晨瞬间弹开,吴烨有些遗憾两团温柔的离开。

  他觉得自己还能扛一百拳。

  来打我啊!

  “走了,回去了!”凌晨先走一步,感觉脸发烫,心跳很快。

  吴烨站起来,追上她,看着两只摆动的手,就距离几公分,他克制住内向想拉她手的想法。

  现在还不是时候。

  现在拉,估计会被过肩摔的,上次是个意外,得手了。

  下次得有预谋的拉手才行。

  “今天还是吃油条肉包吗?”吴烨问她。

  凌晨想了想,然后答应一声,吃什么不是最重要的,能吃饱就行了。

  到了早餐店,两人找了个位置坐在。

  “田甜要搬到楼上去了!”注意到吴烨一直在看自己,凌晨没头没脑的说了一句。

  吴烨大概知道她是什么意思,她总有点顾虑田甜的想法,怕她被伤害,但是这不是忽略自己的理由。

  事实也不是这样的,吴烨和她的关系也好,接触也好,这些都是和田甜无关的。

  “分清楚就很简单了,对你来说可能要复杂一点,但是不希望这种复杂,影响你正确的判断。姐姐!你没问题的吧?”

  凌晨叹气。

  不知道呢!

  明明是田甜先来的…她总有抢人家东西的感觉。

  虽然她很清楚,吴烨不是物品,但是她和田甜,又是那么多年闺蜜,难搞。

  “我们是朋友!”凌晨说道,她自己都不相信,都能感觉到这是个幌子。

  她也开始,打着朋友的名义,做不是朋友的事情了。

  “我承认,她问也可以这样说,反正现在是!”吴烨回答。

  现在是朋友没问题,以后是不是朋友就不一定了,可能前面要加字。

  吴烨一开始就不是为了交朋友来得,那么多人可以交朋友,为什么要选凌晨?

  他是找对象。

  要处对象的。

  “其实生活还是一样,该怎么样还是怎么样,你又不希望我当个坏人。”吴烨出此下策。

  他不想伤害别人,但是别人也不能妨碍他的计划。

  他不能阻止瓜妹买房子,但是瓜妹不能阻止他喜欢凌晨,凌晨不应该有愧疚感。

  “你本来就是坏人。”凌晨撇撇嘴。

  吴烨不暂同这个:“不是我吹,换个人光着站在我面前,我都只会报警。”

  “抱紧?”

  “报警!”吴烨重重的回答。

  凌晨撇撇嘴,这话可不知道真的假的,对于不知道的事情,要保持怀疑态度。

  吴烨说这个话的可信度,确实是太低了。

  和吴烨认识在到现在,他一直不是什么谦谦君子形象,反而是那种油滑段子手,没个正形。

  听说嘴巴口花花的男生,实际上都是老实巴交的性格,所以才没有对象,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这还是凌晨在网上看到的。

  凌晨做了个憨包假设:“换成我呢!”

  “抱紧!”吴烨做了个拥抱的动作。

  凌晨:“……”

  是有的双标,她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不知道为什么,最近总是容易脑子一热,她居然问这种问题,智商都跑没了似的。

  凌晨拍了拍脑门。

  憨憨啊!

  “吃个油条,别想那么多,姐姐,有些事…其实不是别人的事!”吴烨说道。

  凌晨点点头。

  确实是自己的事情,和其他人关系不大。

  她睡不着的时候,做过自我剖析,刚开始她怀疑自己,是不是对吴烨有好感了。

  后来做梦老梦到吴烨,凌晨就知道不用怀疑了,毕竟日有所思,夜有所梦。

  因为想得到弟娃儿,所以才会日有所思。不知不觉的,那些瞬间,就变成顽固不化的画面。

  不知不觉,就萌生了好感,她自己都不知道是什么时候。

  现在数的话,她可以数出很多吴烨的优点,缺点一定没有几个。

  情人眼里出潘安。

  他就像是502一样,沾着就不放,撕不掉,抹不去。

  “姐姐,你看的我不好意思了。”吴烨假装害羞。

  其实并不害羞,他脸皮厚着呢。

  凌晨认真的问他:“看你怎么了?我就看你了!我光明正大,和某些人可不一样。”

  她居然a我!

  “那我凑近点你看清楚!”吴烨和她坐一起,凑近她:“现在清晰不?”

  离得太近,凌晨感觉不好意思,和要亲亲似的。

  凌晨就知道他脸皮厚,怼道:“火星坑都能看到,很高清了!”

  姐姐这就是假话了,他这种级别的靓仔,是没有火星坑的,皮肤好得很。

  “那我也光明正大看看你!”吴烨靠的越来越近。

  凌晨把他脸推开,她不好意思,还是害羞的不行,根本做不到像吴烨一样脸皮厚。

  吃个早餐,还要打情骂俏的,很多食客大早上早餐还没吃,狗粮都吃饱了。

  吴烨和凌晨是磨磨蹭蹭吃完早餐的,然后抢着结账,最后还是吴烨手速快。

  老板这几天都习惯他们的腻歪了,反而一脸姨母笑,鼓励他们早生贵子。

  吃完早餐以后,两人就各自忙自己的事情去了,凌晨作为一个大老板,比吴烨其实更忙。

  吴烨今天是要去谈供应商,食品原材料很重要。

  每天早上能一起聊天暧昧,进度就一直有,积累的差不多了,吴烨就准备表白。

  一举拿下。

  美好的一天,从和姐姐约会开始。

  爱情终究不是面包,最后还是要赚钱,金钱也是爱情的保证之一。

  开着车,吴烨听着车载音乐,情歌有些上头,感觉就是为自己量身定做的一般。

  有些摇头晃脑,情不自禁的跟着唱几句,并不好听,但是乐在其中。

  甜甜的爱情,初见端倪。

  今天办正事。

  要去见的供应商,是楚良介绍的,不得不说,楚良认识的人确实多,吴烨说了一嘴,他给了吴烨好几个联系方式。

  谈不上是人脉,单纯认识的人多,也是有很多好处的,办事情都会方便不少。

  娱乐是个圈,商业也是个圈。

  大大小小各种商品,要谈的也不是一个供应商,而是为了不被拿捏,同一个商品,得找两到三个同质量的供应商。

  掌握主动权,才能反过来拿捏他们,这里面门道很多,不能仔细想,想着很累。

  小的商品还好,就怕是卡脖子的重要原材料。

  吴烨发现做生意挺累的,各种事情都要考虑,锻炼的是大局观。

  咸鱼舒服,可是素未谋面的丈母娘,不一定想要个咸鱼女婿。凌晨也不一定想要个咸鱼老公。

  要讨个白富美老婆,必先苦自己心志,劳自己筋骨。

  还得去接人。

  吴烨要接上马东西和赵可心,他们一起去,主要是为了对比质量,吴烨完全看不懂那种肉好,那种肉差。

  他自己吃,都是只买贵的,不买对的。赵可心他们不一样,能分出来好坏。

  车上,吴烨开车,赵可心坐在副驾驶,大个子马东西坐在后排,又聊到了食品安全问题。

  关于店内的食品惯例计划早就定好了,外部选材统一管理,内部质量管理也是交叉管理。

  “老板,开业计划我已经做好了!”马东西放了一份资料在后座,这几天他熬夜做的,刚做完。

  忙完了,还需要该话,再改就行,通常他们这种专业人士的写法,还得开个会。

  有些词不是全部明白。

  “马店长,辛苦你了!到时候多安排一天假期。”

  看着头快顶到车顶的马店长,脸上还有黑眼圈,吴烨深感他敬业。

  赵可心最近也在研究新的配料,不过她没有那么拼,还没有开始上班,有些佛系。

  吴烨还刷到了她晚上去夜店的朋友圈。马东西大概是年龄不一样,对待工作态度很大。

  压力大了,态度就不一样了,没有压力的人,活的都轻松自在。

  “我这个不喜欢画大饼,大家出来工作,就是为了赚钱的,工资待遇和福利也好,还是年底分红奖金也好,都给安排上!”吴烨说道。

  两人点头,没有多说什么,只是保证把工作做好。吴烨说的是实话,没办法反驳。

  工资待遇已经出来了,他们的工资都不低,还高于市场待遇五分之一。

  跳槽,就代表涨薪。

  说着话,聊着门店的小想法,就到了桦链肉食品公司门口。

  吴烨几人下车,看着规模不小的公司,这种感觉,比批发市场肯定是靠谱的。

  进了公司以后,他们被接待,去公司参观了不少时间,又看样品质量,看冷冻品质量。

  包括谈合作细节,定条款价格,质量数量,都是费时间扯皮的事情。

  接着又是第二家公司,第三家公司,第四家公司,最后赵可心腿都软了。

  她第一个感觉到累,嘴上还说没事,毕竟老板都在坚持,她一个员工,也不能表现的那么脆弱。

  最终,吴烨先和两家质量最好的公司签了合同。

  赵可心实在是累了,吴烨就让她先回去了,吴烨和马东西还要去看烤肉设备。

  厨房设备已经买好了,就是单独的烤肉设备还需要买。又去找了不少副食品的供应商,最后连马东西和吴烨都感觉累了。

  不止是身体上的累,更多的是斗智斗勇的精神上的累,那种花脑筋多了的疲惫。

  谈判这种事情,本来就很费脑筋,一个问题能谈不少时间。

  回家的时候,吴烨累得很,感觉脚和灌铅了似,微信步数,今天都有3万多步。

  躺在沙发上一动不想动,就这样,就是最舒服的。

  回顾自己一天做的事情,发现居然已经做了那么多,居然还有一丝丝成就感。

  很多东西吴烨其实都是没有接触过的,马东西都看出来了,他只是没有说。

  吴烨能听得进去建议,马东西建议的,他都会认真思考,有合适的建议,都会采纳。

  三人行,必有师。

  八爷吵着要进笼子,吴烨被它吵的不厌其烦,弹了一下它鸟头,然后才揭开布。

  迫不及待就钻进去的八爷,半分钟以后又钻出来了。

  虽然时光短暂,但是鸟都比他潇洒,起码人家有。

  吴烨就是什么都没有,单身狗一条,鸟都比他好,起码不缺肉吃。

  他已经素了二十多年了。

  吴烨家里。

  老吴拿着手机坐在沙发上,嘴角露出一丝丝笑容,那是一种掌控一切的笑容。

  手机上,隐约可以看到大唐不动产几个字,还有数字。

  “笑什么?你笑的那么开心?股票终于涨了?”旁边修指甲的吴太太注意到他的笑容。

  老吴发笑,确实是潜力股涨了。

  利好消息。

  “还不是你儿子,出去几个月,不知不觉就开了个公司,给人家把销售团队都挖跑了,人家找到我,问他是不是我儿子。”

  老吴说这话的时候,还是带着笑容的,其实他不怕吴烨胆子大,就怕吴烨连胆子都没有。

  至于得罪人,干事业,就没有不可能得罪人的,各凭本事。

  “还把公司名字都发给我了,你儿子是大股东,也不知道在哪里弄的钱!”

  他知道老婆没有给儿子钱,不出意外,应该是他自己借的。

  吴太太好奇的拿过手机,看了看消息,然后忍不住笑起来。

  “挺好的,不孬!有冲劲是好事。”吴太太说道:“钱应该是找他朋友借的,他不可能几百万都借不到。”

  老吴感觉自己居然有些老怀甚慰,也能理解父亲的怒其不争。

  时间沉淀到中年,他能理解老爷子,这个时候的良苦用心。

  “做这个还能赚钱?”吴太太看着不动产几个字,感觉現在都烂大街了。

  到處都是这种公司,准入门槛也太低了。她是担心儿子亏钱了,怕他打击到自信心。

  “肯定能,要是普通团队,人家能来找我?”老吴分析。

  找到他这个信号,说明了很多东西,问题肯定不是最严重的。

  吴太太问他:“能摆平不?”

  这才是最重要的一点,找到他了,这个锅他就得帮吴烨背着。

  “我是他爹,我不给他摆平,他自己拿什么摆平?”老吴第一时间就摆平了这个事情。

  大家都是生意场上混的,不砸饭碗,都不会过分结仇。能找上他,主要是也是想要个讨个人情,绝对不是那么严重。

  “指望他摆平,他连这个不动产公司,都不知道能不能经营起来。”老吴从来不高估儿子。

  他在意的,是态度。

  麻烦他都可以解决,唯独态度不能輕轻松松就改变。

  “老公靠谱。”吴太太表扬道:“得奖励你!”

  老吴摸了摸腰:“累计记分!”

  吴太太看了看手机:“记个屁,你都欠15分了。”

  老吴还在思考理由的时候,吴太太已经准备关灯了。

  人到中年,身不得已。

  不止是指工作而已,在家里也是这样。前段时间觉得吴烨搬出去挺好的,现在还有些后悔。

  二人世界说着浪漫,代价又有几人知道?

  “我们聊聊儿子的事情啊!”老吴找了个挡箭牌。

  吴太太摇摇头:“欠债还钱天经地义。”

  老吴:“……”

  城市另一处的吴烨,正在听着老爷子发来的语言。

  “大孫儿,刚才给你爸打电话他没接,额要来参加个交流会,明天你来机场接额。”

  “兔崽子,电话都不接,明天额非得捶他不可。”

  “好的,爷!您把机票时间发给我!我去接您。”吴烨给老爷子发了个语因过去。

  也不知道老吴在忙什么,连爷爷的电话都不接。

梦想岛中文    我不是那种富二代
上一章
书页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