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书页

0073 完了,坠入爱河了

梦想岛中文    我不是那种富二代

  晴空万里,一架大型客机从云层穿过,如同一只大鸟,机身喷涂还隐约可以看到:西北航空g36字样。

  飞机飞过,在天空拉出长长的尾迹,两条白痕经久不散。

  飞机客舱里。

  其中一个靠窗户的位置上,须发皆白的七十来岁老爷子,正在笑容满面的,和旁边一个年轻女生攀谈。

  老爷子说话一脸认真,有带着笑容,看起来很慈祥。

  哪怕是讨论的话题很奇怪,旁边的姑娘也只是忍不住笑,并没有生气和厌恶的表情。

  明明很想看外面的云海,但是老爷子一直和她说话,她只能偶尔偷偷看一眼,过过眼瘾。

  礼貌又可爱。

  就是注意到这一点,老爷子才多和她说了几句,这种女娃,一般人品都不错。

  “女娃,爷不骗你!额大孙真滴是帅,额给你看看照片!”老爷子怕她不相信,还特意找到照片给姑娘看。

  飞行模式下的手机,不能打电话,看照片还是没问题。

  她看了看老爷子拿过来的手机,照片上,是阳光帅气的年少,一头碎发,笑出一口整齐的白牙,身姿挺拔,剑目眉星。

  她还注意到了老爷子满手的老茧,估计是常年干活的手,难怪手机都不是很贵的。

  机票应该是孩子给她买的。

  “爷爷,您孙子长这么帅,怎么可能没有女朋友?他可能没有告诉你吧!”

  姑娘看了一眼照片,男生确实是长的靓仔,起码第一印象很好。

  足以可见老爷子年轻的时候,也是一个大帅哥,基因好。

  这個小哥哥,和大部分亚健康的人状态不一样,他就显得很健康,没有一点病态那种健康。

  精神奕奕,元气满满,看着很有精气神,像是兵哥哥一样。

  “肯定没有,额这大孙,说要找有缘分的,喜欢的,那就是看对眼嘛!现在也没找到。”

  老爷子很无奈的回答,他觉得孩子很傻,连个合心意的女孩子都找不到。

  娃糟心,大孙也糟心。

  “女娃,你看这俊脸,这气质,这身材,不是爷爷给你吹,真的有八块腹肌。”

  老爷子说的认真,比了个八的手势,挑着眉,自信的很。

  姑娘忍不住笑也不知道他从哪里听来的,姑娘都喜欢八块腹肌,其实她喜欢胖胖的。

  听说那种男生有安全感,抱着舒服。

  她没想到这趟旅程,还能遇到如此有趣的老爷子,特别的和蔼可亲,又很有趣。

  拥有有趣灵魂的老爷子。

  “他要看眼缘,不一定喜欢我这种女孩子的!爷爷您别操心了,儿孙自有儿孙福。”

  姑娘长的漂亮,挺善解人意,说话也是温柔。

  老爷子的理想型孙媳妇儿,就是这种,温柔挺好,和儿媳妇一样,孝顺懂事。

  男人就得找温柔的老婆,才顾家,而且吵架的可能性更小。

  “女娃,爷跟你说,缘分来了,伱得把握住。”老爷子写了个电话号码给她:“加个微信,一段缘分就开始咧。”

  姑娘笑的不行,总感觉就是开始,也是孽缘。

  第一次坐飞机被人介绍对象,还是介绍给对方孙子,偏偏老爷子让人反感不起来。

  “好,那我把握缘分!谢谢您啊!”被他期盼的看着,姑娘只好答应下来。

  关于联系方式,应付起来已经有经验了。

  老爷子满意的点点头:“你这女娃,懂事!爷爷喜欢,下飞机爷爷请你吃饭!”

  老爷子打着小算盘。

  姑娘笑了笑,识破了他的计划:“您孙子在机场接您吧?”

  请她吃饭,她可不傻,应该是安排见个面才对,老爷子很鸡贼。

  “这么聪明,爷爷更喜欢你咧。”老爷子补充道:“看一眼,不喜欢额肯定不会多说啥!”

  她想了想,只是笑笑,并没有答应,该有的警惕性她还是有的,毕竟是陌生城市。

  出门在外,女孩子要注意保护自己。

  聊了没多久,飞机就开始往下降高度,已经可以隐隐约约看到城市轮廓了。

  老爷子坐飞机几个小时了,已经很想下飞机了。离得远,每年回去过来都得坐飞机。

  “女娃,忘了问你叫啥名?”老爷子问她。

  “我叫王妃!”

  “这么重的名字?”老爷子夸奖:“爷爷看你也像个王妃,叫我吴爷爷就行。”

  王妃点点头,嘻笑着答应。

  老爷子还有不少话没有说完,飞机就已经落地了。

  “吴爷爷,您把行李拿好!”

  老爷子点点头,拿上lv包。

  王妃:“……”

  刚才看到老爷子手上的老茧,还以为老爷子是务农的,结果他……拿驴包?

  这得种多少地?

  “咋咧?”老爷子看她呆呆的,就问了一句。

  王妃摇摇头,被上了一课,以后不能随意判断人家是什么情况了。

  “没什么,您跟着我吧!您托运行李了吗?”老爷子被人家姑娘带着下飞机。

  “有,额带着不少土特产,娃爱吃。”老爷子笑了笑。

  下了飞机以后,两人又去拿了行李箱,东西拿好以后,才从机场出去。

  询问了老爷子在那个出口出去,她还好心的把老爷子送到了出口。

  “吴爷爷,这里就是66号出口,我就送您到这里了。”王妃拖着行李箱停下来。

  她停下脚步。

  老爷子指了指外面,突然想到什么,恍然大悟的说道:“嗐,爷爷不是坏人!”

  王妃噗嗤一声笑出来。

  她早就已经找好了理由:“我也有朋友接我啊,我不能言而无信。”

  不管老爷子是什么情况,对于她来说,都不重要,她有自己的警惕性。

  老爷子想了想,看她表情坚定,也不再劝她,点点头答应下来:

  “那就有空联系,女娃,记得加额大孙微信啊!”

  王妃笑着点头,然后和老爷子挥手拜拜。

  看着老爷子出了机场,她才转到另一个出口,拖着行李箱出去。

  其实也就是隔壁出口,只是要慢一些。她出去的时候,还能看到老爷子和一个年轻人站在一起。

  老爷子不停用手敲年轻人的头,嘴上还在说着什么。年轻人也不敢反抗,低着头让他敲,一直干笑。

  这是在教育孩子?

  王妃看到这一幕,又忍不住笑起来了。那个年轻人应该就是他孙子,确实是长的挺好看。

  她没什么想法。

  悄悄的拖着行李箱离开,打了个网约车离开机场,老爷子没有注意到她。

  吴烨被老爷子敲着脑袋,老爷子的行李箱被他拿下手里,还没上车,又是一轮日常盘问。

  “你一个人来滴?”老爷子问他。

  吴烨退后一步,然后才点点头。

  他又没有对象,肯定是有个人来接,要是有对象,大概是一起来。

  “没出息!”老爷子一点不客气。

  每次他来,吴烨都是没有对象,其他什么事情都不稳定,唯独这个事情稳定的很。

  年年蝉联。

  “有对象以后第一时间告诉您,你别急,我在努力了。”吴烨回答道。

  拖着,现在除了拖着,没有其他办法。

  毕竟姐姐还没有追到手呢。

  “额捶死你!”老爷子敲了一下他的头:“这点事情你都搞不定,爷还能指望你啥?”

  个人能力会表现在谈恋爱上?要是这样论出息,那洛白不是全能选手了?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催对象这个事情,就变成日常了,单身就好像是万恶不赦一样。

  老爷子老太太没放过他,家里吴太太也没有放过他。

  好像他已经二十八九了,进一步找不到头婚,退一步只找个二婚,问题是他才22岁。

  好吧,他没出息。

  “爷,别打头,打傻了。”吴烨不敢躲,老爷子的习惯就是不躲还能轻点,躲开就直接完蛋。

  他要教育,你得等他教育完了才行,不然他更生气。

  “孬孙,你个瓜怂!”老爷子恨铁不成钢。

  吴烨憨笑。

  瓜怂就瓜怂,没有就是没有,又不能变出来,这不是还在追吗!

  “额刚才在飞机上,碰到一个特别好滴女娃,你看看她加你微信没有?”老爷子问他。

  很有可能某一天,自己的征婚启事,就被老爷子发在朋友圈里了。

  已经开始在飞机上给他物色女朋友了,还有什么是不可能的?吴烨拿出手机看了看,并没有消息。

  “人家尊老爱幼,您不能为老…信以为真。”吴烨刹住,立马改口。

  老爷子可不喜欢为老不尊这种话,说出来就得挨揍。

  “你说,老子就算是听到为老不尊,也不会捶你。”口是心非的老爷子,已经准备好了捶他。

  他可不上当,以前上当的次数多了,早就知道这是假话了。

  吴烨转移话题,带着老爷子去停车场坐车,老爷子还心心念念说,人家姑娘答应他的。

  吴烨只好宽慰了他一下,人家可能就是应付一下,不加很正常,不用在意这个。

  “爷,您放心,我这种帅哥,不可能找不到对象的,天涯何处无芳草,有啥好担心的?”

  话音刚落,又被老爷子敲了一下。

  吴烨吃痛,无辜的看着老爷子。

  “你有啥骄傲的?”老爷子又教育他:“额像你这么大的时候,都已经结婚咧。”

  吴烨安安静静的不说话,没有对象,连说话都不硬气,单身狗没有地位。

  反正老爷子在的这段时间里,得忍着才行,他什么忙完离开了,什么时候才能轻松。

  就因为:我嫩爷。

  比我嫩爹更大。

  跟着吴烨到了停车场,把行李放好,老爷子看了看车:“这啥车?难看滴很。”

  吴烨默默的解释了一下,然后才开车往家走。老爷子看着外面的车水马龙,默默的摇摇头。

  他不喜欢城市,还是喜欢农村,农村给他的感觉更自在,更放松,而且轻松。

  城市在他看来,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

  人多房子挤,车多马路挤,空气不好闻,吵闹不安静。

  他不愿来城市住,也是这个原因,哪怕是买别墅他都不来。其他方面,大概也有和老吴相处不太愉快的原因。

  看着汽车缓缓而行,多少有些堵车的城市,让刚下飞机的老爷子有些糟心。

  一直到路过碰撞现场,看着车头都已经报废的轿车,老爷子才叹气:

  “你小子给额听好咧,开车我一定要注意安全,可不敢大意。”

  听着他教育式的关心,吴烨点点头,老爷子也算是隔辈亲,就是凶巴巴的,一直是这个语气,对家里人都是这样。

  也不是那种不讲道理的凶巴巴,这是性格原因,他并不是什么不讲道理的人。更不上那那种癖好奇怪,性格固执的艺术家。

  阳光晒到车里,温度适宜的空调开车,让人忍不住犯困。

  “爷睡会儿,到咧叫一声!”老爷子打了好几个哈欠,把椅子挑整一下,眯着眼睛休息。

  有些乏了。

  不比以前了,要不然那会急着催孙子我找对象?越发感觉到了,身体一天不如一天强健。

  吴烨小时候,他能背着吴烨从山脚走到山顶,就为了带他感受朝阳的美丽,也能带他淌小河,摸鱼抓虾。

  后来,吴烨寒暑假都回去,不过去看朝阳,抓鱼虾的次数越来越少了。

  开始关心成绩,教他篆刻,督促他练剑。

  老爷子都快七十了,虽然常年游泳,锻炼,但是他确实是老了。

  年龄大了,自然而然的变化。

  吴烨都能看到他脸上,多了老年斑,微微叹了叹气,吴烨安静的没有说话,只是开车开的更慢了一些。

  他的童年,其实是就是三块,一块是爸妈,一块是爷爷奶奶,还有同年的小伙伴。

  转眼,他长大了,父母不年轻了,老爷子老太太都老了。

  人生就像是渐行渐远,又像是奔赴终点。改变不了的结果,才让人无能为力。

  有些沉。

  慢慢开着车回家,吴烨进小区的时候,还是喊保安大叔开的门,吴烨离开以后,保安大叔照例发了个消息出去。

  在地库停好车的时候,吴烨才把老爷子喊醒:“爷,我们到家了!还累不累?”

  老爷子摇摇头:“唉,感觉好多了。”

  看着没睡够还嘴硬的老头,吴烨只当他说的真的,刚才呼噜声打的,和以前干农活的时候差不多。

  想他不服老挺好的,心态也是对的。

  “爷爷老当益壮,有廉颇之姿!”吴烨夸了一句。

  “行了,别学你爹!你学不来。”

  拉着行李箱,爷孙两上楼,老爷子的行李箱体重的,以前每次来都是带的吃的。

  腊肉,香肠,酱菜,说奶奶让他带的,他嫌麻烦,但是老太婆唠叨。

  一生要强的老爷子。

  到了家门口,吴烨打开门,老爷子脚气重,就直接进屋了,换鞋的话,饭都别吃了。

  老吴和吴太太,早就做好饭等着老爷子了,都是老爷子喜欢吃的菜,主食也换成了白面馒头。

  他还是喜欢吃面条,馒头包子,米饭吃的少一些。

  看着老爷子进门,吴太太立马喊了一声,老吴平时老神在在的,今天和平时完全不一样。

  有点谨慎的感觉,做事情也好,说话也要,都有点收着。

  卤水点豆腐,一物降一物。

  老吴喊他,老爷子只是点点头,吴太太喊他,老爷子热情的答应了一声。

  看着饭菜,老爷子还夸了一句:“辛苦淑芬你咧,刚好也饿咧。”

  “爸,那赶紧吃饭,儿子,给爷爷打点药酒。”她招呼了吴烨一句。

  吴太太又立马拉开椅子,把熬好的汤盛出来,放到老爷子面前:“熬了几个小时!爸您尝尝。”

  “哎,好喝。”

  吴烨从泡了很久的酒桶里,打了一杯深色的药酒,给老吴和老爷子分了一下。

  老爷子饭量还不错,馒头就着菜,偶尔喝口汤,小酌一口酒,美滋滋的夸奖吴太太辛苦,贤惠。

  其他事情老吴被批评的很多,唯独娶吴太太这个事上,老爷子从来说过一句不好的。

  他一直觉得娶妻娶贤,吴太太就是个贤惠的人。

  “多吃点,你娃都瘦成啥样咧。”老爷子把红烧肉放在吴烨面前。

  一百好几十斤的吴烨,也不理解他咋看的,他怎么看都不是瘦的样子,吴烨身材很标准。

  老爷子都觉得瘦,那就吃吧,吃大块的。

  “爷爷来了,这段时间就住家里,一家人热闹。”吴太太和吴烨说道。

  吴烨点点头答应,这个没问题,老爷子最大嘛。

  不过这话被老爷子听到了。

  “咋回事嘛?你娃给我孙子撵出去咧?”老爷子看着老吴,严肃的问。

  老吴:“……”

  他不懂爹是怎么联想到这个答案的?好好吃着饭,突然之间就被凶巴巴的盯着,老吴感觉老爷子不讲道理。

  他再怎么样,也不至于把吴烨撵出去。

  父子相疑了不是?

  “爸,这孩子自己要出去住,想出去闯闯,您别误会。”吴太太解释道。

  一直都是这样,老吴和老爷子有火星的时候,都是她当和事佬。

  回老家还有奶奶,不在老家,都是吴烨帮她协调。

  “对,爷爷,这是我自己的想法,和我爸没关系。”吴烨回答。

  这不可能真的看自己老爹被爷爷捶啊,人到中年,老吴也要面子的。

  他吴烨都要面子,何况是老吴。

  老爷子才放心的点点头:“要是委屈了,就和爷说,爷捶他。”

  老吴:“……”

  吴烨从小到大,他这个爹,都没有说过要捶他,就是他自己听多了,也挨多了。

  反正老爷子动不动就要捶他,都已经是口头禅了。

  吃饭睡觉捶儿子,捶完儿子喝小酒。

  美滴很!

  他一直觉得老爷子的教育方式不对,他换了个教育方式,结果…好像也不对。

  老爷子没有盼到他成才,他现在也没有盼到吴烨成才,都和想的背道而驰。

  安静的吃饭,吴烨偶尔陪老爷子说话,老吴自顾自的吃饭,也不说话。

  和老爷子说话多的都是他们母子俩,老吴属于是老爷子问一句,他回答一句,绝不多说。

  谨慎的很。

  多了老爷子的家里,吴烨仿佛被老虎围着过夜,安全感十足。老吴在老爷子的压制下,完全没有反抗之力。

  吃完饭以后,老爷子喝着吴烨泡的的茶,感慨手艺不到家。

  老吴不说话,喝自己泡的,说了句确实。

  “这次来参加和交流会,一个星期就回去,在城里待不惯。”老爷子说道。

  一个星期,没有多少天时间,老爷子忙完以后又要回去了。

  吴烨自告奋勇的,提出这几天接送老爷子,他这几天刚好有时间。老爷子答应了,吴太太和老吴没有什么意见。

  老爷子大概是累了,聊了没多久就开始犯困,他泡了脚,就去睡觉了。

  老爷子休息了,吴烨和老吴在阳台上喝茶,吴太太在做家务,收拾老爷子带来的东西。

  东西挺多的,收拾了不少时间才收拾好,瓶瓶罐罐的,还有不少塑料袋装的吃的。

  “全是你们咱们爱吃的菜。”吴太太整理好了以后说了一句。

  老吴拿着的茶杯微微顿了一下,然后若无其事的继续喝了一口。

  吴烨一直都很清楚,爷爷就是那个脾气,其实对家人的关心,一直都没有少过。

  对老吴,对吴太太也是一碗水端平,不往一边倾斜。吴太太对他们好,也是因为他们本身就对她好。

  每次老爷子带东西,总说是奶奶非要让他带的,真实情况,吴烨又怎么可能不知道。

  不只是吴烨知道,老吴他们夫妻俩,其实也很清楚。

  “爷爷奶奶现在年纪也大了!身体也没有以前好了。”吴烨说道。

  这话像是提醒一样,吴烨在提醒老吴,老吴只是看了看他,重新倒好茶。

  儿子都能看出来的事情,他一个当爹的,难道看不出来?

  “那你还不回来管公司?提出问题又不能解决问题,习惯性的把问题抛给我?就是你的解决办法?”

  老吴语气平淡,反手就把吴烨将军,直接让他无路可走,吴烨被问的无话可说。

  那一点点依赖思想,仿佛被挖出来晒在太阳底下似的。

  男孩子,爸爸还在身边的时候,总是习惯性的以为,爸爸就可以解决一切。

  吴烨也有这种感觉,就是觉得他解决不了的,老吴一定是有办法的。

  “您是一家之主,才是出主意的人!我执行就行了。”吴烨也学会脸皮厚了。

  老吴听到这个话,倒是笑了笑,以前他要是听这些,大概气呼呼就离开位置了,现在还知道反驳。

  “我倒是更希望你是直接和我谈解决方案,或者直接解决问题,而不是逃避问题。”

  能自己直接解决问题,才是正在长大的标志。

  吴烨摇摇头:“我不是逃避问题,而是我很清楚,我暂时没有办法解决问题,只能借住外部力量。”

  现在劝不动二老,他们连来过年都不愿意,都是一家人回去过年。

  他们更喜欢在农村,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爷爷不差钱,他是喜欢那种生活。

  种点菜,养点猪牛羊,整个小院子,小日常有酒有菜,自己喜欢的篆刻一直能做。

  就是他们最喜欢的日子。

  老吴笑了笑:“出主意,出了主意以后,你也不一定执行,这个意义不大。”

  吴烨总感觉老吴有主意,不然他应该不会说这种话,单纯埋怨自己意义不大才是真的。

  “您不说怎么知道我不去做?”吴烨反问。

  老吴回答道:“因为了解。”

  大概是看到吴烨确实有想法,老吴想了想,还是给他说了一下。

  “既然有孝心,想回馈他们,那就找到他们期待的,或者能让他们放弃现在的方案。”

  “毫无疑问,最好的方案,就是你有个孩子!”

  “不只是他们,连我们都希望是这样!到时候你不想去公司,我还能勉为其难多做两年。”

  老吴说完了,表情意思很明显,我都说了你不同意,你非要让我说。

  我说了,就看你怎么做了。

  比老妈更狠,直接从催对象,变成了催娃,比起来,老妈都算是很温和了。

  认真考虑了一下,吴烨倒是觉得这个计划可以行得通。

  到时候买个别墅,老爷子老太太还能带带重孙,环境也好,医疗条件也方便。

  问题是:怎么样跳过老婆,有一个可爱的小宝贝呢?

  “实不相瞒,我现在连对象都没有!更不要说孩子了。”吴烨叹气。

  没想到,找对象被老吴说成了关乎家庭的大事情,还是后续事件的前置事件。

  夸大其词了,吴烨反应过来,老吴其实想一石二鸟。

  直接办两件事。

  “上次那个呢?”老吴问他。

  吴烨想了想,试探道:“如果是我没追了?”

  “逆子。”老吴毫不客气。

  吴烨一愣,实话实说:“现在还没追到。”

  凌晨和他的关系,只是暧昧关系,还没有什么实质性的进展。

  就算是成了,结婚估计也不是一天两天,更不要说要娃了,简直是遥遥无期。

  起码得好几年。

  “追不到也不要气馁。”老吴还安慰了他一句:“办法总比困难多。”

  癞蛤蟆想吃白天鹅,总是要下功夫的,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要是那么简单,也不会变成俗语。

  但是努力的,聪明的,行动的癞蛤蟆,总是要多一些机会的。

  老吴觉得不成功,起码也能累计经验,成功了当然更好,只是谁也说不清楚,这辈子共度一生的会是谁。

  他不干涉吴烨的感情,好坏都不干涉,这是他和吴太太商量好的。

  话题结束。

  谈也没有谈出个结果,吴烨没有试探出老吴的想法,老吴倒是把他的想法探听的清清楚楚。

  这就是老江湖,聊不出来什么,反而搭进去很多东西。

  不准备和他聊了,不然公司那点事情,都得抖落的干干净净,什么秘密都没有了。

  吴烨去帮老妈做家务,她在帮老爷子刷鞋,吴烨拿过一只鞋子…味儿有点重。

  老爷子,老吴都是这样,吴烨还好,没有遗传到这个“遗传病”。

  “放着吧,我来就行了!”看他强忍的样子,吴太太忍不住笑。

  这些事情,吴烨很少做的。

  吴烨摇摇头,继续刷鞋:“妈,我以后找的对象,肯定没有您这么贤惠。”

  现在应该很少有女孩子,能做到给公公婆婆洗鞋子了,那种女孩子他应该没机会遇到了。

  凌晨这种富家千金,肯定是做不来这些事情的,而且吴太太是自己自愿的,这才是重点。

  “不要做这种假设,真心换真心,人和人相处就是这样,就像我和你爸爸,都是互相的!”吴太太回答。

  “不要用民俗观念,固有的思维去解释贤惠,顾家这种词。”

  “人和人的相处不是手机模式,不是固定的框架功能,变化很多。”

  “互相的一个事情,不要觉得是单方面,你也可以很贤惠对吧?”

  她很愿意教吴烨应该去怎么样和女孩子相处,应该怎么样去爱对方。

  吴太太一直都不是那种讲大道理的母亲,以前她每年年底都会问吴烨:

  今年一年过去了,你有没有感觉自己做错了那些事情?

  吴烨就这样学会了反省,学会了改正自己的错误,还有很多很多东西,都是引导他理解,而不是让他死记硬背。

  爷爷奶奶和他说:该玩就玩,玩累了就吃饭睡觉,该上学的时候就去上学,所以他玩了一整个童年。

  家里只有老吴才和他讲道理,讲人情世故,讲做事方法。

  吴烨以前认识一个大哥,他说自己身处黑暗,一直到长大了,才见到光明,所以他羡慕吴烨从未见过黑暗。

  有个温暖的家庭,这是他一直没有的,有个温柔的环境,也是他没有的。

  “妈,要是她们家要是特别特别有钱,您觉得阻碍会很多吗?”吴烨问她。

  吴太太用刚洗的手,掐了掐他脸,儿子其实一直都挺自信的,在自己喜欢的姑娘面前,也开始患得患失起来了。

  “如果她也爱你的话,这个世界上,生老病死都阻止不了你们。”吴太太这样回答他。

  吴烨思考了一下,生老病死面前,很多东西都是浮云吧?

  “我想通了!”

  吴烨把最后一点担忧去掉,原本担忧就不多了,全部清理干净了。

  “想通了就行!每个人的喜欢其实都不一样,妈不教你怎么追女孩子,等你表白成功了,妈教你怎么样和女朋友相处。”

  吴烨笑着点点头,有个能出主意的妈妈,其实很幸运。

  刷好鞋子,烘好以后,吴烨洗洗手,去房间里收拾自己的床铺。

  老爷子的床铺吴太太会铺好,吴烨的床铺就得他自己铺了,吴太太从来不想养个生活低能儿。

  教育管观念里,也是生活得自己打理好,家庭条件和他自己的生活,要分开。

  收拾好房间,吴烨趴在阳台栏杆上。

  老实说,他有点想凌晨了。

  就是突然之间,想到她,然后就挥之不去,就像个502似的。

  “不知道会不会打喷嚏。”吴烨忍不住笑。

  沙发上的老吴看了看傻笑的儿子,忍不住摇摇头,小声喃喃自语:“完了,坠入爱河了。”

  时间流逝。

  转眼吴烨两天没有回公寓那边了,凌晨上次发消息给他的时候,吴烨说爷爷来了,要在家待几天,暂时不过去,忙完才能回去。

  这两天都在家里和外面跑,去店里开了一次会,马东西在盯着安装设备和装修进度,吴烨准备两天去一次。

  每天都去没必要,隔天去一次就行了,马店长还是很负责的,吴烨挺放心他。

  八爷吃的东西,他也已经准备好,包括它媳妇儿的食物,一两天不回去问题不大。

  它们不可能一天就吃完。

  老爷子是来参加文化地标建设会议的,他们这些篆刻大师,要负责文字篆刻,最后一块块拼接。

  数字很庞大,意义也挺重大的。现在只是先开会,后面确定好了章程,老爷子才会再过来。

  现在每天都在开会,吴烨就送他去,然后开完会又接他回来。

  不过老爷子的死对头也在,整的他很不愉快,要是换个小点的项目,老爷子都走人了。

  每天都是鸡毛蒜皮的事情,老爷子和吴烨吐槽,他想捶负责人。

  他这个年纪,看中的就是可以做一副好作品,给这个世界留下一些东西,结果流程太慢了。

  吴烨在忙里偷闲,工作不多,就是当个司机和监工。凌晨这几天工作也不多,她也挺无聊的。

  她办公室里。

  凌晨看着手机上,显示的前两天的消息,一口白牙咬的咯吱作响。

  就很气。

  大部分时候,都是自己给他发消息,吴烨就很少给自己发消息。

  不说一天发多少,一天一条总没问题吧?没长手似的。

  凌晨肯定不知道,吴某人又开始欲擒故纵计划了,准备回家的时候,给她放了大雷。

  所以,吴烨在忍着。

  吴烨已经消失两天了。

  凌晨叹气,看了看手机里和吴烨拍的自拍照,笑的贱兮兮的吴烨,看着就讨厌。

  “戳你脸!”

  葱白的修长手指戳着照片里吴烨,凌晨感觉自己中了吴烨的毒。

  两天没有看到他,一开始他只是偶尔跳出来,现在就像是卡了ppt一样,一直跳。

  只要闲下来,他就跑到脑子里去了,还赶不走不,人又见不到,真的是很烦这种情绪。

  叮咚!

  凌晨看着消息,不是吴烨发来的。

  哦…原来是甜甜啊!

  小雪姐,真不知道小吴哥去哪里了?田甜问她。

  看着消息,凌晨想了想同样都是女生,你都不知道的事情,我难道就知道?

  凌晨拍了拍脑门,感觉自己有点暴躁,这样不好不好。

  为了吴憨憨,不值得!

  我还以为你知道呢,他不在家里!也不知道是不是我把他吓跑了?田甜发消息。

  凌晨估计着,田甜再步步紧逼,吴烨都要生气了,他现在只是克制着没有生气。

  田甜最会把握的就是分寸,一旦发现吴烨不对劲,她肯定就说:

  小吴哥,我们做朋友叭!

  凌晨都能猜到她后续的动作,了解她的很。

  我差点忘了,你不说要放弃了?凌晨问她。

  上次她还说的要放弃,现在又开始了计划,凌晨都疑惑她怎么想的。

  问题是,就这么放过他…我不甘心啊!田甜回答。

  凌晨:“……”

  这姑娘,简直了,这话说的,她都不知道说什么了。

  搞不好人家有个什么未婚妻之类的,你不甘心都没办法。凌晨发消息。

  这是她最近看的一本,突发奇想而已。

  那不可能!真有未婚妻,我就倒立吃屎。田甜很自信不会,这年头,那还有那种老套的东西?

  凌晨无语。

  女孩子一个,什么话都敢说。

  小雪姐,麻烦发个网站给我,我没漫画看了。

  凌晨不理她,她怎么可能知道什么网站,她什么都不知道,她才不是会看网站的女生。

  她不知道!!!

  我不知道,你别乱说,没有的事。凌晨拒绝三连。

  田甜傻眼了。

  以前借一部说话,都是簡单的事情,现在居然开始装起来了?

  誰还不知道谁啊?

  算了,我自己找,我得学习学习。田甜回消息。

  凌晨低头看着手机,两只手揉着太阳穴。

  “学习啊!”凌晨想了想:“形容的太恰当了。”

  被田甜插科打诨,她倒是忘记了吴烨,不过,记起来了比吴烨更烦人的东西。

  她明明说好的,不看那些了,结果田甜又来和她说那些。

  就跑了,你和吴烨有什么区别?

  拍了拍脸,强迫让自己冷静下来,凌晨在想要不要给吴烨发个消息。

  “算了!”

  凌晨还是决定不给他发消息,就不找,他不找自己,自己也不找他。

  姐姐不要面子吗?

  下定决心,凌晨決定分散一下自己注意力。

  “要不…也…学习学习?”

  凌晨有点脸红,看了看手机,拿过一本文件,然后假装在认真看文件,其实是看手机。

  为了预防有人进办公室,她决定稳妥一些。

  半个小时以后。

  砰砰砰……办公室门打开,秘书走进来,把文件放在她办公桌上。

  “凌总!文件先给你放在这里,您安排时间处理一下。”秘书说道。

  凌晨点点头。

  然后全神贯注的都在文件上,面色微红,专心致志。

  “好,我知道了,我先看完这份文件再说,你先忙去吧。”凌晨头也不太的伸出一只手挥了挥。

  秘书奇怪的看了她一眼,然后才退出去,关上门。

  听到关门声,凌晨放下文件夹,拍了拍臉,有些羞红。

  刚才想到了很多乱七八糟的画面。

  低头看了看手上的文件夹,凌晨才发现…她居然拿反了!

  涩死了!

  凌晨脸红的和天边的晚霞一样,手忙脚乱的丢开手机,拿过一份文件开始看。

  城市另一边,田甜正在办公室忙碌,工位上的秘书,纠结了良久,还是发了个消息出去。

  看了看紧闭的办公室大门,她吐了一口气,面无表情的继续收拾文件。

梦想岛中文    我不是那种富二代
上一章
书页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