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书页

0080 男朋友待遇

梦想岛中文    我不是那种富二代

  大唐烤肉店里。

  吴烨正坐在前台,充当收银员,偶尔还充当一下服务员,给客人送点酒水。

  占了位置的吴烨,让原本的收银员小姐姐,现在在客串服务员,不过吴烨坐不稳这个位置,最后还是她的。

  背后的酒水柜里的酒水有空缺,他就开箱填上,缺什么东西,就补充好,剩下的时间就是闲着。

  坐在椅子上,吴烨完全融入了自己店老板的角色。

  不忙的时候,就拿着手机看,看看段子,磕着瓜子,喝着小饮料,别提多舒服。

速更!爷不能妹  在书评区留下留言以后,吴烨叹气,这个作者也太短小了,才一天写一万字。

  看看人家,虽然不好看,但是两大管饱啊!要不是还有狗粮看,谁惯着你?

  没有看了,吴烨拿着手机,在小群里发消息:

  无内鬼,来个车!!!

  连车都没有,活着有什么意思?

  吴烨刚发完消息,就收到了一大堆的动图,手机振动就没有停过,简直是:涩涩发抖。

  脸上挂着笑容,吴烨目光一直在手机上,两个服务员从她旁边路过,悄悄的看了他一眼。

  注意到吴烨这个老板脸上一片猥琐,其中一个小姐姐小声说道:

  “我打赌,老板在看小皇叔,输了剃干净!”

  另一个小姐姐看了看她,说道:“是不是都无所谓,剃不剃也无所谓,主要我想和老板一起,共同学习,共同成长。”

  “那整个学习小组吧!三人行必有我师焉。”听到对方的话,先开口的小姐姐说道。

  “你好骚啊!”

  她感觉自己被震惊了,脑子里都是学习资料里的2v1。

  三头两日…真脸红。

  “你还意思说我?你行李箱里好东西可不少。”另一个服务员小姐姐回答:“马达嗡嗡的声音其实挺大的。”

  “你说的你没有一样。”

  两人互相伤害,继续工作,面对客人的时候,她们又换成一脸微笑。

  完全看不出来,她们刚才还在讨论不可描述话题,一本正经的,谁都想不到。

  我什么都没有做!双字以示清白。

  吴烨在群里回完一条消息以后,就看到走过的来的服务员,吴烨迅速收敛一下表情。

  手机翻面。

  不能让员工觉得,他是个变态老板。

  “老板,三号桌要两瓶鹿血酒!”年龄不算太大的女服务员提醒他。

  吴烨转身拿了两瓶酒,然后开始打单子,把单子和酒一起给她。

  “辛苦了!”

  “没办法,谁让你给钱多!”她说完了以后,拿着酒给客人送去了。

  店里的服务员年龄都和他差不多,这些姑娘,很多都是早早出来工作的人。

  年龄不大,却什么都学的差不多了,发现吴烨没有那么严厉以后,偶尔还会和他开玩笑。

  一个黑脸,一个红脸,马东西就是那个红脸,他训人很毒舌。

  看着店里忙碌的服务员,吴烨坐在椅子上感慨万分,还是当老板轻松,也不奇怪那么多人都想当老板了。

  轻松还赚钱,就是成本太大,一旦亏钱了,不少人短时间都没办法翻身。

  渴望成功,但是失败的代价,很多人无法承受。

  偶尔吴烨也看看客人那边的情况,如果有什么突发情况,他得第一时间处理。特别是那些喝多了的,就容易出问题。

  在店里面出什么问题,他们总有部分责任。这方面,吴烨还特别注意的强调过,遇到特殊情况,一定要第一时间处理。

  这几天,吴烨准备守一下店,再过几天,就全部交给马东西了,他只会定时来对帐。

  他当个大掌柜,事情交给二掌柜办,美滋滋。

  “老板,赵师傅让我给您送的牛排。”又一个服务员小姐姐,把牛排放在前台。

  赵可心在后厨忙的不可开交,可没时间给吴烨送牛排,客人多,她们厨师工作压力也大。

  “谢谢!”吴烨道谢。

  “老板客气了!以后直接实际点。”她们胆子大的,都敢和吴烨开玩笑。

  这年头的普通姑娘,也有一个老公改命的小想法。就和男生希望有个富婆,能看穿自己的倔强一样。

  今天感觉有些饿了,就让赵可心做了一份牛排,准备先填饱肚子。

  吴烨拿着刀叉切开牛肉,还是鲜嫩的红色!牛排味道也很好,火候到位,不老不嫩,而且多汁。

  不过比起来,吴烨还是觉得小炒的牛肉更好吃,可能是习惯问题。

  赵可心的技术还是很好的,客人很少有不满意的,能留住客人,她的功劳很大。

  吃完牛排,吴烨把盘子放好,会有阿姨推下去清洗。

  这些很累的岗位,吴烨都多给了点工资,特别是店里的保洁阿姨,洗碗阿姨这些。

  不能让人家干脏活累活,还拿着微薄的工资。吴烨不是利他的人,但是也做不到完全利己。

  反正也不差这三瓜两枣的,能理解的地方,就互相理解一下。

  刚准备继续拿着聊天,看铁咩。

  抬头,吴烨就注意到几个男人走进店里,一直在东张西望的找什么的样子。

  吴烨感觉其中两个人有些面熟,好像是在哪里见过,仔细想了想,突然想起来了。

  卧槽……这不是上次在酒吧,堵洛白的家伙吗?

  “几位,你们这是来吃东西,还是有什么问题?”吴烨从前台走出来,问他们。

  应该不是找事的,如果吴烨猜得不错,不出意外,他们应该是找人的。

  “是你?”

  一脸气愤的男人看到吴烨,第一时间就认出他来,上次在酒吧,他就被吴烨用钱侮辱了。

  还看着吴烨带着那个小白脸,嚣张的扬长而去。

  吴烨点点头,指了指店里:

  “我刚开的新店,看你这气冲冲的样子,你们应该不是来吃饭的吧?”

  “如果有什么问题,希望你们去外面解决!不要打扰我的客人,我只是个开店,希望你们理解理解!”

  吴烨有言在先,担心出什么不好的事情,新店开业,可禁不起折腾。

  刚才他还担心这个情况,结果自己乌鸦嘴了,担心什么来什么。

  本来没什么事情,现在事情来了。

  看他们表情,就知道应该不是什么好事情,吴烨看着领头的男人,这个是绿哥,上次就有些同情他。

  “老板放心,我们只是来找人,并不是来闹事的。”还是上次那个理智的兄弟说话。

  他是怕朋友太冲动,跟着一起来的,总不能看着他犯错。

  吴烨看了看脸红,脖子粗,红眼睛就差冒蒸汽的汉子,微微叹气。

  上次和他说的,看样子他完全没有记住,不然怎么可能又遇到这种糟心事。

  究竟是怎么忍下来的?

  “我和你们一起去吧,免得他太冲动,到时候出大问题。”

  吴烨说完,喊了个服务员过来前台看着,和他们一起去找人。

  门店面积不小,又是十个位置分成一个区域的,找人还得一个个桌子看。

  走着走着,吴烨才发现他们都停下来了,目光全在其中一个桌子上。

  吴烨视线看过去,只见那是一个被中年大哥搂着腰,正在给他喂烤肉的女子。

  贴贴。

  吴烨嘴角抽了抽,被他猜对了。

  他们背对着吴烨众人,再加上又有隔断,大哥还在吃豆腐,全然不知道,当事人老公就在他们背后看着。

  “鸽鸽,你吃肉!”甜腻腻的称呼从她嘴里说出来,一点都没有违和感。

  抱着她的大哥,开心的哈哈笑,在她脸上吧唧一口,本来就油的嘴上,沾了不少化妆品。

  “宝贝,我已经订了水床!”

  油腻大哥一脸你懂我懂的表情,不光是油嘴,还滑舌。

  一双不安分的胖手,还在侵占别人的土地。

  女人还羞羞答答的回答:“讨厌…都依你!”

  吴烨:“……”

  曹操是一个人,曹贼是一种精神。

  不用想,都知道听到这个话的绿哥,头上顶着的是青青草原,心里跑的是万马奔腾。

  自古奸情出人命!男人没有忍得住这个场面的,忍得住的都不算。

  “大朗…不是,兄弟你冷静点。”

  看着绿哥从卡座边的塑料筐里,拿上酒瓶,吴烨立马阻止他。这一下敲下去,生意还做不做了?

  不是吴烨不理解他,也不是吴烨冷血,同情心他有,但是他不能白花几百万。

  绿哥去铁窗泪了,他受影响了,他才是最无辜的。

  “奸夫都在这里,你让我怎么冷静?劳资今天非要弄死这个肥猪。”他已经上头了。

  进入了匹夫一怒的状态。

  吴烨叹气,把他手里的酒瓶抢下来,然后看了看拉住他的几个朋友。

  吴烨转身提醒了一下吃豆腐的大哥:“大哥,块别啃了,人家老公来了。”

  又看了看穿红裙子的女人:“你老公来接你了。”

  停手的一嘴粉大哥:???

  豆腐:??

  女人转头看了一眼,发现自己老公就在身后,红着眼睛直勾勾的盯着自己,原本就白的脸,更白了。

  触电似的,从大哥怀里弹开,就像是有弹簧一样。大哥回头看了一眼,也意识到事情不对了。

  “你不是说你老公在外地吗?”大哥看着几个壮汉,今天这事他怕是不好交代了。

  听到这个话,不提后面眼睛充血,准备匹夫一怒的当事人,吴烨都觉得他不无辜。

  都知道人家有老公,还啃的那么欢,当真是家的不如野的,野的不然偷的。

  女人不说话,躲在吴烨旁边,大哥可能靠不住了,就只能指望店老板了。

  旁边的大哥,和她也是一样的想法,希望吴烨不要不管他,大哥忘记了豆腐,脑子都是血豆腐。

  吴烨看着被朋友拉住的男人,还有一大群顾客在吃瓜,马东西都已经过来了。

  “你们还是出去解决吧!”吴烨提醒他们。

  “不行老板,出去我被他们打死了怎么办?”大哥怂了,立马反对这个要命的提议。

  女人虽然没有说话,意思是一样的的,不想出去,出去她也跑不掉,上次她就被打了。

  吴烨看了看他们,又看了看绿哥:“那就报警吧!”

  大哥立马拿出手机,开始报警。

  吴烨很无语的看着他们,居然要保护这种人,有些人,真应该感谢这个涩会还有法律。

  绿哥还是在挣扎,大喊大叫的,嘴里骂着难听的话。

  问候着中年大哥的祖祖辈辈,然后又给丈母娘开视频,让她看看自己闺女现在在干什么好事。

  店里的客人都在吃瓜,不少人拿着手机拍视频。

  红群女人捂着脸,坐在卡座里,吴烨不知道她捂脸是什么意思,捂脸和不捂脸有什么区别吗?

  骂着骂着,男人也骂累了,嘴里吵着要回去就离婚,孩子他自己养之类的话。

  吴烨叹气,这种事情,不知道怎么说,清官难断家务事。

  那个红裙女人全程没有说话,只是沉默着,一直到听到了孩子,才态度激烈起来。

  “离婚,孩子归我,又不是你的!你养什么样!”

  她一开口,就是让人男人绝望的话,如同刀扎一样,又像把希望的线剪短了。

  吴烨看着男人愣愣的,死死的看着她,眼里的不可置信和绝望,都一起涌出来了。

  愤怒却都收起来了,他又拿起了瓶子,然后几个朋友都没有拉住他。

  吴烨看着他冲过来的,那一瞬间,吴烨在他手推开自己的时候,吴烨就退了七八步。

  弱不禁风的吴烨,连带着,把准备上前的马东西也撞到了,撞的连连后退。

  最后,来的不只是警察,还有急救。

  事情告一段落,吴烨给客人送了不少果盘,饮料,表示店里发生这种事情,实在是很抱歉。

  客人都还算大方的表示没关系,不是他们的问题,而且他们已经阻止了。

  反正处理的还算是圆满,就是地上的血迹不少,阿姨拖半天,嘴里一直是造孽造孽。

  晚上打烊了以后,员工都离开了,店里,就马东西和吴烨在对帐。

  马东西看了看他,忍不住问道:“老板,今天你是故意让开的吧?”

  他都被吴烨撞开了,他本来是准备阻止流血事件发生的,结果最后还是发生了。

  不是他不努力,而是老板力气太大了,他这个体重,愣是被撞退后好几步,然后就看着事情发生了。

  已经来不及了。

  吴烨看了看他,摇摇头:“不是故意的,我是被推开的,他力气比我大!”

  事情过去了都过去了,再提这些没什么意义。

  当时那一刹那,吴烨想到了很多东西,为什么犯错误了,不需要付出代价呢?

这是道德问题?可去特么的道德问题,不讲道德就是了  “老板弱不禁风,被推开也很正常,就是辛苦水鱼兄弟了,又得加班做宣传了。”马东西忍不住笑。

  老板这个人,还有年轻人的热血,他都已经凉了,没有那么热了。

  他明显就是看不惯,但是不好做什么,才顺水推舟。

  “没办法,身体弱,回头给水鱼兄弟两倍加班费,影响尽量减到最小吧!”吴烨说完,想了想补充了一句:“别用今天的事情做文章。”

  他实在是不想消费这种事情,网上看到过很多人遇到这种情况,吴烨第一次在现实里看到。

  他一个普通人,花钱出彩礼,努力赚钱养家,他得到了什么?

  既然死性不改,不付出点什么,一句只是道德问题就算了,他的心不是肉长的?

  “好!”马东西答应一声,记在自己的小本子上。

  吴烨叹气:“马哥,婚姻里这种是少数吧?”

  马东西点点头:“少,我也在考虑离婚,但是也不是因为这种事情,我都挺同情他的。”

  什么都不是自己的,自己都会感觉很可笑。

  吴烨看了看他:“为什么?”

  他不知道马东西的个人情况,老板也不会问员工婚姻情况,这是个人问题。

  听他说了这么一句,吴烨才找到他是什么状态。

  “日子一潭死水,毫无波澜,鸡毛蒜皮太多,相看两厌,感觉很累,大概就是这样吧!”马东西叹气。

  他倒是没有想发牢骚,这个年纪的人,自己能抗事情,不需要那么多安慰,什么事情都自己消化。

  只是吴烨突然问起,他有感而发。

  吴烨大概懂,夫妻在一起久了,小矛盾累积起来的大矛盾,时间久了变成搭伙过日子了。

  只是爱情浓厚的时候才有了婚姻,有了婚姻才有了日子,为什么日子却是打败爱情的元凶?

  “马哥,你还记不记得,你当时是怎么样求婚的?”吴烨问了他一个问题。

  吴烨这个问题,马东西愣住了。

  思绪突然飘的很远很远,他结婚已经快十年,求婚是一个记忆深处的片段。

  吴烨不提起,他都很少很少回去想起。

  吴烨拍了拍他肩膀:“马哥,好好想想,早点下班,等会儿我关门就行了!”

  马东西离开了,吴烨看着他离开的,提醒他一下,吴烨是不想他以后后悔。

  镜子破了,就圆不了了,始终都有裂纹,没破碎的时候,就应该好好保存。

  回家的路上,马东西坐在出租车回排,从车窗里吹进来的风,吹乱了他的头发。

  离婚是他提的,妻子没有反对,只是很沉默,她还是点头答应了,只要求再相处三个月,他还是这个选择,他们就离婚。

  现在…已经两个月了。

  吴烨今天突然问他,求婚的时候是怎么样的,他才感觉内心乱了,翻涌的厉害。

  压制的东西,一下子就跑出来了。

  他老婆,是网约车司机,为了照顾家庭,接送孩子,找的兼职工作。开网约车,只是为了兼顾家庭,补贴家用。

  以前…她不是现在这样的,没有这么唠叨,啰嗦,不修边幅,吃饭狼吞虎咽,斤斤计较,动不动愤怒,声嘶力竭。

  马东西记得的她,和现在的她,是两个样子。他们经历了相识,相知,相爱,然后他才求婚。

  马东西看着霓虹灯,回想着求婚的时候,他说过的话:

  我会每天给你说早安,晚上给你说晚安,陪你去看日出,看日落,踏春,秋游,会照顾你,爱你,保护你,让你西幸福。

  当时脑子一热,还说了很多吧!记不得了。

  好像没有做到那些承诺,养家糊口,花钱如流水,计算着每个月要花多少钱,赚多少才够。

  他一直在拼命赚钱,每次回家一身疲惫。渐渐的,他迷失了,她也好像也从那个无忧无虑的女孩,变成了孩子妈妈。

  照顾孩子,照顾家庭,让她开始不再注重旁枝末节了,不化妆了,衣服不买了,钱省了,连旅游都没有和自己再提过了。

  那枚并不昂贵的戒指,好像一直戴在她手上,没有摘下来过。

  以前,他无比确定自己爱她,现在他不知道,不知道是不是还爱。如果爱的话,为什么会烦?

“您好先生,我们到了!”司机提醒他  马东西才回过神,付完钱,下车,站在小区门口,半晌才走进去。

  回到自己家门口,他看着熟悉的门牌号,因为这套房子的贷款,这些年他一刻都不敢停歇。

  到后来,他都不敢回家,总喜欢在外面多待一会。健身,也是发泄情绪和压力而已,不是什么喜欢。

  打开门。

  灯还亮着,刚换好鞋子,就听到声音传来:

  “洗洗脚,我把饭菜热一下,等会把衣服换一下,也该洗了!丫丫本来准备等你,困的睡着了,她得了第一名。”

  听着这些话,马东西沉默了一下:“你休息一会儿,我自己来吧!”

  烤肉店门外。

  吴烨关上店门,确认好已经锁好了,才转身离开,开着大g回家。

  晚上一点以后的魔都,没有那么喧嚣了,大街上的车子也少了很多,城市开始慢慢安静下来。

  这个时候,开车完全不会感觉到拥堵,大街上跑的,多是网约车和出租车。

  吴烨听着音乐,停在红绿灯前的停止线上。一阵引擎轰鸣由远到近,停在吴烨旁边,是一辆蓝色帐篷超跑。

  副驾驶上,还坐着一位标准网红身材的姑娘,两人嬉笑着聊天。

  吴烨没有打开车窗,在车里看了一眼,突然发现,作为男人,大家的手好像都会导航啊!

  今天挨揍那个大哥也是这样,现在这个红头发也是这样。吴烨看到他拿出来了一个遥控器!

  啧啧!

  吴烨想起了邓娇,原来都喜欢这一套啊!绿灯的时候,吴烨看着他第一个冲出去,轰鸣里消失在吴烨的视线。

  “图个啥啊!”吴烨喃喃自语。

  这种日子,他其实不是不能过,以前可能有难度,现在真没难度,只是感觉没什么意思。

  把同一个东西,放到n多不同的同款里。恒定的秒数是变化不大的,就像是八爷一样。

  人和人追求的东西,不一样,吴烨更喜欢老婆孩子热炕头的生活,灯红酒绿对他吸引力不大。

  向往的就是两个方向,选择就更不同了。

  回到公寓,吴烨把车停好,然后在地下停车场等电梯,现在这个时间,地下停车场安静的不行,感觉有些冷飕飕的。

  胆子小的人,都不喜欢午夜出门,特别是一个出门,也不喜欢晚上待在地下停车场这种地方。

  像这种时候,等电梯都觉得很漫长,久久不来。

  电梯一来,吴烨就嗖一下跑到电梯里,然后迅速按下楼层,不停的按着关门键。

  其实开门关门键,只是个摆设而已,并没有什么作用,就是个心理安慰。

  吴烨回到家的时候,都感觉自己开始犯困了,八爷一直吵他。

  三天没得打,八爷像守寡。

吴烨被吵烦了,遂答应  它总算是如愿以偿了,也不吵也不闹,安安静静睡着觉。

  吴烨洗了个澡,就睡下了,实在是困的很。本来准备给凌晨发消息的,不过想到太晚了,就没有打扰她。

  脑子里全是凌晨,数着数着,吴烨就直接睡过去了。

  这几天的作息时间都不规律,晚上睡的晚,早上起不来,变成了大部分年轻人一样。

  仗着身体好,为所欲为。

  第二天一早,凌晨喊他去跑步,给吴烨发消息了,他没醒,完全没有看手机。

  凌晨又打电话了,才把吴烨吵醒了。

  听到是以前出去跑步,吴烨瞬间就精神了,如同淋了几盆冷水似的。

  吴烨翻开杯子,一个鲤鱼打挺坐起来,手脚并用穿好衣服。

  洗漱完了,还刮了一下胡子,才拿着剑出门,全程不超过五分钟。

  吴烨出门的时候,凌晨也刚好出门,两人在门口碰到。

  这是星星的功劳。

  毕竟所有的相遇,其实都是刻意的安排,星星发挥了一只狗的作用。

  虽然它并不愿意。

  为了晨练,为了健康,凌晨经过不懈的努力,总算是把田甜搞定了。现在不会有人黏着她,非要一起晨练,又跑不了几步了。

  嗯,主要是因为田甜跑几步就气喘吁吁不跑了。

  关上门,注意到吴烨一身和自己差不多的衣服,凌晨忍不住笑。

  居然是情侣装!

  “弟娃儿,不是穿上情侣装,就可以装情侣的。”

  吴烨喜欢实际点,拿着手机拍了一张合照,然后打开夫妻相匹配度小游戏,上传照片。

  吴烨把手机递给凌晨,示意她看看就知道了,凌晨接过来看了看。

  匹配度99

  夫妻相:95

  姻缘指数:97

  良缘本难得,佳偶天成之,你最好好好珍惜他/她。

  “为什么你,总能找到这种奇奇怪怪的软件?”凌晨把手机还给他。

  不出意外,是个人都能匹配出八十以上,不然怎么卖收费内容?

  “心之所想,什么都能找到!”吴烨回答。

  他找了好多这种软件,就这个最好用。

  和凌晨一起进电梯,电梯门关上的时候,吴烨还听到了狗叫。

  凌晨又把星星丢在家里了,答应它的遛弯也没有做到,脑子里全是吴烨这个家伙,出门就忘记了狗子。

  现在星星都不相信她了。

  “那不是心之所想,那叫图谋不轨。”凌晨看他离得太近,稍微挪了一下。

  靠着电梯夹角,这样比较有安全感,和吴烨在一起的时候,她总感觉有种危险性。

  吴烨靠过去一些。

  如同软糖一样,歪倒在她肩膀上:“完了完了,低血糖犯了,姐姐借肩膀靠靠。”

  演技未免太浮夸了一些,一身肌肉的人,现在都有低血糖了?

  她要是相信了才傻…5,4,3,2,1…好了,推开他。

  凌晨把他推开:“压我头发了!”

  吴烨看了一下,没有压到头发,不过看她脸红的样子,估计也是害羞不浅。

  “我这种弱不禁风的人,你都忍心推开我?姐姐再靠一下!”吴烨试探。

  凌晨举着小拳拳,准备捶他胸口,给他点颜色,他就要开染坊,不能让他得寸进尺。

  免得那天突然啵一口,她怎么办?

  吴烨适可而止,能靠靠也够了,香香的,感觉不赖。

  看他规矩起来,凌晨才放下警惕心,刚才吴烨靠在她肩膀上的时候,她可是花了很大的毅力,才把他推开。

  开玩笑,姐姐就不想贴贴靠靠吗?姐姐只是矜持。

  姐姐不说。

  “想不想体验一把有男朋友的感觉?你只需要拉着我的手,就可以体验到别人羡慕的目光。”吴烨笑着说。

  突然很想看看,吴烨的脑子是怎么长的,为什么总能说出那么多撩她的话。

  还说的如此的冠冕堂皇,一副你赚了的样子。

  “弟娃儿,姐姐实在是,不想别人说你是牛粪啊!”凌晨回答。

  吴烨一愣,可以姐姐,你犀利啊!

  没想到了被她这么犀利的来了一句,吴烨才发现,凌晨也是嘴巴厉害的。

  “那你是鲜花咯?”吴烨问她。

  “低调低调。”凌晨压了压手。

  “那我还是当个贼好了!喜欢采花那种,姐姐过来我采采。”吴烨勾手指。

  这种时候,我明明想说两句怼回去,为什么我脑子里一点骚话都没有?

  凌晨很郁闷。

  “给你说个故事,要不要听?”吴烨问她。

  凌晨想想,点点头。

  “有个公主,她有一种很神奇能力,就是摸到什么都会融化……”

  “噗嗤!”凌晨笑出来。

  吴烨都没说完,她就笑了:“笑什么?”

  凌晨看了看他,又忍不住笑了:“她有男朋友吗?”

  吴烨:“……”

  才发现,这姑娘居然开始开车了,姐姐好坏,我好喜欢。

  “国王问了巫女,巫女说找到公主摸了不会融化的东西,她就会好了。”

  “然后就以财富为代价,广发英雄帖,晋级了三个王子。”

  “一个拿了合金,化了,一个拿了钻石也化了,最后一个让公主把手伸进他口袋里。”

  “噗嗤…不好意思,没忍住!”凌晨又忍不住笑了。

  看她脸红的样子,吴烨都知道她想歪了。

  “结果,居然没有融化,你猜是什么?”吴烨问她。

  凌晨老脸一红,说不知道。

  暗道吴烨讨厌,居然给她讲这种段子,她怎么可能知道,她纯洁的很,完全不知道吴烨说的是什么。

  “答案是什么?”凌晨问他。

  吴烨笑了笑:“早餐你请客!”

  凌晨点点头,这个问题不大,主要是她好奇心起来了,很想知道究竟是什么,不融化。

  “の芙巧克力,只溶在口不溶在手!”吴烨挑眉:“你这个人,居然老是想歪!平时都在研究什么奇奇怪怪的东西?”

  凌晨摇摇头,一脸单纯无辜,什么都不知道。

  “你们那边!”吴烨指了指她旁边。

  “什么?”凌晨转过头看了一下,什么都没有。

  转回来的时候,她就把自己的脸,送到吴烨的手里了。

  要不是关系没有确定,吴烨其实是想伸头过去的。

  还不敢这样做。

  吴烨还乳a了两下,被凌晨拍开了,她有点脸红。

  龟儿子,摸我!

  凌晨疯狂乳a他脸,一直到电梯打开的时候,凌晨脸红红的,吴烨脸也红红的。

  一身同款的衣服,就像是情侣装,本来就颜值很高的两人,收获了一大堆回头率。

  其中还不乏有大妈说,他们两人很般配,吴烨感觉自己目的达到了。

  凌晨只是眼神闪烁,也没有走多块,任由吴烨挨着自己半步距离。

  “不拉手,后悔了吧?”吴烨还在说。

  凌晨给他一个白眼,没有得手,就开始用激将法,她愿意上当都是她愿意的,以为她傻啊!

  “弟娃儿,你看姐姐,很像个傻白甜是不是?”凌晨指了指自己。

  吴烨摇摇头:“像我小时候丢的童养媳!”

  被一路撵,一直到运动场。

  凌晨在认真做拉伸,吴烨则是在敷衍了事,被她说了。

  开始跑步的时候,凌晨不让他落后跑,而是并排在一起跑步。

  观景台没有了,凌晨发现了他的目的以后,吴烨就没有这个待遇了。小吴只是想康康,又没有其他的坏心思。

  跑了几圈,吴烨和她走着恢复体力。

  看她一头汗水,吴烨拿出纸巾,伸手给她擦了擦汗水,温柔细致很。

  看着近在咫尺的吴烨,凌晨记得吴烨好像是第二次给她擦汗水了。

  吴烨用手指戳了戳她的脸,弹性超级好:“和果冻似的。”

  “果冻啊,想咬一口是不是?”

  “当…然不是,就是觉得你皮肤好。”吴烨违心的回答。

  暧昧这个事情,其实就是互相试探,没有了瓜妹在中间阻挠,吴烨也开始认真了。

  争取尽早拉手拉手,吧唧吧唧,嘿咻嘿咻。

  早日脱单,早日脱离苦海。

  “坐会,你不是要舞剑吗?旁边还有一个舞剑的老大爷,你刚好有个伴!”

  吴烨晃了晃手上的剑:“毕竟他都一把年纪了,我怕打击到他。”

  凌晨哈哈笑,说吴烨吹牛。

  最后,吴烨还是练了一套老头剑法,当然,旁边的老头的惊呆了。

  吴烨重新坐下的时候,凌晨凑到他身边:“我看看你衣服干没有,别感冒了。”

  大手大脚,没规没矩。

  “姐姐,那是腹肌!你是不是徘徊太久了?”吴烨提醒她。

  凌晨反应过来:“肚子脆弱!姐姐好心帮你暖一下,这是男朋友的待遇好吧?你还要我怎样?”

  吴烨:“……”

  她居然开始反杀我了哦!进步很大啊!以前都是羞答答的,现在都敢动手动脚了。

  “都是自己人,回家去!”吴烨说道。

  凌晨挪开,她只是想占占便宜,可不是想被占占便宜。

  两人慢悠悠的往回走,自己不知道,别人一眼都能看出来,他们脸上那种甜腻腻,傻敷敷的笑容。

  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

  “你们小两口来啦,还是老样子吗?”早餐店的胖老板还是那么热情。

  两人有点习惯了小两口这个称呼,現在都不會臉红了。

  “还是老样子,谢谢老板。”吴烨回答。

  老板答应一声,准备早餐去了。

  凌晨都不敢带田甜来这家店,就怕老板问她,姑娘,你对象今天怎么没有一起来?

  到时候怎么解释?

  “你昨天是不是睡晚了?”凌晨问他。

  吴烨眼睛里还有红血丝,看着就像是没睡好一样。

  吴烨点点头,确实是睡晚了,但是烤肉店,打烊时间都晚,再加上对账,回来基本上都得一点左右了。

  “过段时间就好了,这几天有点忙。”吴烨回答。

  凌晨能理解,她有时候忙起来,也是到大晚上才能回来。

  “弟娃儿居然这么努力。”

  “没办法,为了娶媳妇,不多赚点钱,怕丈母娘到时候不同意。”吴烨接过老板手里的托盘。

  “那不用怕,你俩自己不要放弃,没人可以拆散你们。”老板拍了拍吴烨肩膀,鼓励他。

  凌晨笑而不语,弟娃儿都摸到自己具体情况去了啊!自己回头也要了解一下才行!

  吃完早餐,两人回楼上,吴烨在电梯里看到了刚裝的广告。

  黑凤梨休闲酒吧,给你一个休闲娱乐的好去处!

  附带地址,就在小区里。

图片是个帅气男生——黑凤梨形象代言人:洛白  “绝绝子!”吴烨吐槽,自己挂自己是的照片当广告。

  吴烨站在广告旁边,问道:“我和这家伙谁更帅?”

  毫不犹豫的,凌晨指了指她背后的手机广告,上面那个明星。

  “果然,女人就是口是心非。”

  凌晨忍不住笑:“好吧,弟娃儿你最乖。”

  吴烨才满意的点点头,果然,女人就喜欢瞎说大实话。

  “今天还要忙到那么晚?”凌晨问他。

  吴烨叹气,点点头,还是和昨天一样,暂时走不开。

  “你丈母娘应该不会为难你。”

  吴烨看着她,忍不住笑出声来:“那你估计一下,我媳妇儿会不会嫌弃我赚钱少?”

  凌晨不说了,给他一个白眼,然后出来电梯。

  “说一下嘛!”吴烨追问。

  ------题外话------

梦想岛中文    我不是那种富二代
上一章
书页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