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书页

0090 老婆

梦想岛中文    我不是那种富二代

  运动场里。

  凌晨和吴烨两人在热身,原本吴烨的注意力,在(.)(.)上。

  凌晨一直在看不远处玩单杠的老大爷,吴烨就转头看了一下。

  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吴烨觉得很受惊。

  一个大爷在单杠上转圈圈,腹部为中心,在单杠上一圈圈的转着。

  大概是热身够了,然后两只脚勾住单杠,开始凌空做仰卧起。

  不吹牛的说,年轻人能做到的都没几个,吴烨看着大爷,感慨核心力量的重要性。

  最近那个往上健身的大哥,靠核心力量吸引了一大票粉丝,别问吴烨为什么知道的,洛白已经酸人家很久了。

  据说,老婆都回娘家去了,不是吵架,而是因为打架,据说被打怕了,回去躲一下。

  只是,看着须发皆白的大爷,人家年轻人练腰可以理解,他练这么狠是什么想法?

  老夫卿发少年狂?

  大爷练的很认真,还吸引了一票早练的大妈,看着年纪不小的大爷,吴烨真怕他掉下来。

  不过那些热心大妈,应该会接着他,大爷年少轻狂的时候,应该也是那种拥有优先择偶权的人。

  优秀。

  围观大妈里,一个个年纪不小的大妈都在夸他。

  说什么什么这老头,身体真好,什么这身板,再活二十年没问题,还有年轻一点的,在打听大爷有没有老伴。

  受欢迎的很,这种健康的小老头,真的是奇货可居,起码在老太太群体里,特别是丧偶的老太太。

  大爷稳稳的,也不在意人家讨论他,练的很认真,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

  有的大爷是魅力凸出,而有的大爷则是腰间盘突出。今天过后,奶奶圈又要出一个受欢迎的大爷了。

  看那些大妈频频就知道了,一直在频频侧目,频频回眸,频频点头。

  频频笑的饱含深意。

  凌晨默默的看了看吴烨:“弟娃儿,等你六十多岁,七十岁的时候,能和这个大爷一样吗?”

  这个吴烨就没办法保证了,没有那么离谱,也不会差多少吧?一直在锻炼,持续个几十年,吴烨觉得身体健康也不会太差。

  虽然一直运动应该不行,但是一直锻炼应该可以。

  “姐姐,你现在就开始担心老伴坐轮椅的问题了?”吴烨问她。

  才二十多呢,现在想这些,好像太早了点,而且吴烨自信自己没那么容易坐轮椅。

  练剑,不止是运动,还是锻炼。

  以后要长期坚锻炼的,不过运动,就只能看能坚持到什么时候。

  凌晨看了看他,认真的说道:“少年夫妻老来伴,年轻的时候不担心健康,但是总有一天会老的。”

  “能和这个大爷一样,健健康康的,孩子也不会被拖累!自己也过得下去。”

  “久病床前无孝子,健健康康才是真。”

  凌晨这话,倒是让吴烨诧异了好一会儿,想反驳她多虑了,但是最后她终结的也没有问题。

  健健康康才是真。

  凌晨想的很远,吴烨从来没有想过那么远的事情,连三十岁的事情都没有想到过。

  至于孩子是不是孝顺,或者叛逆,他也没有想过,以后的事情现在说不准。

  什么都有可能,也有可能气球漏气,还多了娃呢。

  “姐姐,你也焦虑未来?”

  凌晨摇摇头:“我只是做一个假设而已。”

  给自己做一个架设,有一个不好的准备,只是这样。

  她还是相信,如果生活不尽如人意,那可能就是老天另有安排。

  就像她旅游,只旅游了一半,就被迫回来了,但是她遇到了吴烨。

  “姐姐,想的事情太多了,会很累的,不需要走一步看十步,走一步看两步,也是一种生活方式。”吴烨回答。

  人算不如天算,没那种可能,你想怎么过,日子就怎么过,总有那么多不可预料的。

  “我这个人,总喜欢想很多不那么重要的,却以后很远的事情,可能是无聊吧。”凌晨吐了一口气。

  “老公,孩……”

  “嗯!”吴烨答应一声。

  凌晨撇了他一眼,答应的挺快的。

  凌晨挥挥小拳头,警告他,不过这对吴烨来说,完全没有什么威慑力。这种小拳头,只会想拉一下。

  “以前想过,以后会有什么样的老公,有多少个孩子,中年生活,老年生活会怎么样,想了很多,结果发现自己连对象都没有。”

  凌晨说到这个,自己忍不住笑了笑,她又看了看吴烨。

  对象,我!没错!吴烨注意到她的眼神,有些开心。遇到问题,第一时间想到的就是答桉。

  他就是凌晨对象的答桉。

  吴烨笑了笑:

  “对象肯定没问题,孩子也容易,姐姐现在预约,我想办法,十个月以后,你们就可以见面。

  “再往后,就得办个手续了,如果你明天有时间的话,我们可以去办个长期陪伴手续。”

  “如果要对这个消息额外扩散的话,我可以找个酒店,帮忙组织亲戚朋友,然后让他们听一下你的感言。”

  “现在打进电话预约,你还可以享受众生折扣。”

  吴烨编故事,凌晨听故事,然后凌晨给他一个白眼。他居然在冠冕堂皇的哄自己结婚,还在哄自己当妈妈。

  “我以前有个傻妹妹,结婚的时候拿了我的身份证,然后我以前摔了一跤,划到肚子了。”凌晨挑眉。

  吴烨伸手:“让吴医生看看,现在留疤没有,我会做疤痕修复的。”

  凌晨躲开,抓着衣服。

  “跑步!”凌晨先跑了。

  吴烨又和以前一样,还是喜欢跟着她,还是喜欢慢半步,还是喜欢目不转睛。

  视线被发现了,就不再隐蔽了,凌晨都能感觉到,不过她想了想,还是没有呵斥他。

  吴烨观察,观察入微。

  大概是支撑不够,而且受力影响,吴烨一直心惊肉跳的。

  凌晨慢下来,吴烨也慢下来,心跳的情况才有所减缓。

  “姐姐看我干嘛?”

  “看你脑子里,现在有多少不干净的东西!”凌晨回答。

  吴烨尬笑。

  这个阶段,吴烨好奇的东西很多,不止是好奇,联想能力也好,凌晨也在慢慢习惯。

  人家盯不行,自己的…糟糕的关系…反正他还是可以。凌晨都不知道,自己从什么时候开始,有这种想法的。

  不让瓜妹进球场打球,其实明明就是凌晨自己的,就是觉得,好像已经把所有权转让了似的。

  瓜妹不能乱碰人家的东西。

  凌晨也不知道,是不是漫画看多了,她觉得自己的接受能力要强一些,虽然只是很低的程度。

  再高,肯定不能那么简单的接受。

  “一身正气,两袖清风,姐姐可以不要误解我!”一本正经的吴烨,依然还是目不斜视的。

  只是凌晨知道,他眼光不正,似正而非正,邪就是真的邪了。

  “没有误解你,我很肯定你是个SP。”都说男生的想象力很好,吴烨当然也一样。

  吴烨摇摇头,反正他不承认。

  波妞,你要相信我,我没有!

  “有一本书上说,不要指望男人带娃,因为男人的骨子里,基因铭刻的信息就不是带娃,而是多打架。”

  凌晨一边跑一边说。

  不过她说的不是渣男,她说的打架,是没有圈套那种,有生命危险那种。

  渣男是有很多圈套,但是没有生命危险的。

  “姐姐,你看这书,属于是误人子弟了,这个观念,早几千年前就应该更新了。”吴烨说道。

  她说的这种情况,不尽然。

  每个人的观念不同,行为方式也会不一样,骨子里有香火,不影响绣榻上一直是一个人。

  这并不冲突,而且那是石器时代的想法,人少才需要努力,为了人可以不是人。

  这么多年的岁月更替,改变已经翻天覆地了,这种观念已经不合适了。

  没办法吃饱穿暖的时候,一切的想法都应该为这个目标服务。

  “前面姑且不说,后面部分是行为学,你这种鬼鬼祟祟,心理活动都被人家说的清清楚楚。”

  讨厌这群写书的,全研究人去了。

  不过,他现在已经是光明正大,而且他自我,那不是鬼鬼祟祟,吴烨,一直行得正,站的直。

  再说了,他自己家的对象,咋?还不能看几眼?

  唯一很遗憾的是,兄弟现在很不听话,不只是不配合大哥,而且有自己的想法。

  不过它很尊敬凌老师。

  想出来和老师多交流一下,不过吴烨不让,就一直没有机会。

  “人无法违抗自然规律,也无法违抗本能,气候可以挑战克服,但是本能是进化而来的东西,一定有使命和必要性。”吴烨扯大道理。

  他说的是实话,人确实是没办法违抗本能,有些东西,就是会自作主张,也会你的想法我做主。

  凌晨笑了笑。

  其实不怕和吴烨讨论这个话题,如果吴烨在说这个话的时候,没有指着他的话。

  凌晨很是脸红,但是不得不提醒吴烨:“弟娃儿,你这个运动裤,还得买宽松一些。”

  她内心一阵祈祷,其实也可以买特别合身的。凌晨觉得线条也很有意思,轮廓线条也一样。

  吴烨22,居然是大器晚成。

  被凌晨提醒了一下,吴烨才低头,以观下效。

  啊~卧槽!

  你特么的,什么时候自己站起来了?我不是说了要坐好吗?你在回答问题吗?

  吴烨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牛魔王已经接受到吴烨指哪打哪的信号了。

  无法理解大哥只是假打,而不是真大,傻傻分不清楚的牛魔王,信以为真,立马认真起来。

  随时准备好,冲锋陷阵。

  问题是吴烨不需要,他只是假打,不是真打,现在只是战术模拟。

  尴尬到爆炸。

  如果刚开始谈的对象,发现你是个直人,你内心是何感受?如果发现你是竖子呢?

  竖子,不可与眸。

  “咳咳!”

  吴烨尴尬的,迅速的,立刻的闪电般的转身几秒钟,归置妥善。

  下次不点名,不要站起来。

  收拾好了,吴烨才跑上去追上凌晨,试图挽救一下自己糟糕的形象。

  “姐姐,其实换个角度来看,这是好事,对吧?”

  “有学者说,在一起之前,多知道一些对方的信息,其实并不是什么坏事,因为后天的东西,你还能改,但是先天的东西,你没法改。”

  “当你觉得荒唐的时候,可以换个角度看待问题!姐姐,为什么你脸红的好厉害?”吴烨说道。

  前面一句,凌晨还没有破防,好歹蹦的住,后面实在是绷不住了,吴烨脸皮太厚了啊!

  哪怕是那种突发情况,他就尴尬了一小会儿,然后就思路清奇的,把这个事情说成了好事情。

  凌晨一直都是看期货,陡然视之,硕大无朋,能不脸红才怪,她都觉得自己已经很大胆了。

  人生若只如初见,见之则心生摇曳,再陡然大悟,心甚奇,回望之。

  深深地吸了一口凉气。

  看了看也脸红的吴烨,他就是在故意装若无其事。被吴烨说她脸红,凌晨撇了他一眼,豁出去了:

  “觉得我怕是吧?来,你过来!过来姐姐多了解你一下。”

  吴烨脸红,跑开了。

  他真没有那么大胆量,不敢赌凌晨不动手,凌晨这姑娘,其实最容易被激将法。

  真赌她不敢,她可能一半一半,万一动手呢?光天化日,朗朗乾坤,人来人往,吴烨可不想被人发现。

  吴烨果断跑了。

  “你别跑啊,姐姐明天带个尺子,要了解,就了解个清清楚楚!”凌晨继续虎狼。

  吴烨逃之夭夭。

  “汝三八芳龄,美丽动人,温婉贤淑,风姿绰约,为何一口虎狼之词,老夫…不与你这女人家计较。”

  吴烨认怂。

  其实大家都怂,只是一旦勇起来,另一个人就开始怕了。

  凌晨听着他文绉绉的回答,看着他跑在前面,对自己的话充耳不闻,忍不住笑起来。

  笑的很开心。

  她其实对自己的样貌身材,一直挺自信的,吴烨目不转睛也是人之常情。

  只是,单单身材样貌,迟早会变老变丑,日子是大浪淘沙,靠这个身材样貌,不是长久之计。

  现在弟娃儿目不转睛,觉得引人入胜,以后十年二十年,她就不是现在的样子了。

  有些窃喜,有些担忧。

  就和约会似的,又怕他不来,又怕他乱来。

  凌晨把这些念头丢开,不在考虑这些东西,她现在起码碾压那些姑娘。

  于是追上吴烨,悄悄的看了看吴烨,发现已经平平静静了:“咦,弟娃儿,邪不胜正了哦!”

  再一次确认了,凌晨偶尔确实是漫画达人,她还观察了一下,才说的这个话。

  “咋们聊点别的吧!”凌晨一认真起来,吴烨就感觉无法招架。

  凌晨哈哈笑,她也发现了这一点,吴烨的弱点所在。

  比谁虎狼的话,他反而不太适应,也不擅长,还很害羞。

  两人跑了好几圈,因为出糗的事情,吴烨跑的很认真,不再分神,跳起来远不如站起来让人出糗。

  他怕同学太自觉,又要回答问题。

  吴烨跑快了,凌晨又跟不上他,吴烨还是放慢跑的,不过放满了,凌晨又故意引他注意。

  不知道凌晨是什么想法,和恶作剧似的,好在牛魔王被他管住了,没有出糗。

  “姐姐,你有空教教我拳击啊,你应该练的很好吧?”吴烨认真的问她。

  为了贴贴计划,吴烨深思熟虑,才想到了让她教练拳击。

  主要是拳击,很实用的地面技,锁技,还需要拳套保护,所以吴烨想学这个。

  凌晨眼睛一亮,想练拳击,那还不容易,她家里都有个小擂台,平时她找田甜练,田甜都毫无还手之力。

  完全没有意思,她平时只能去俱乐部练习。

  小擂台买来以后,就没有用过几次,她买的是那种可收缩的擂台,家里多大面积,都可以调整。

  吴烨总比甜甜抗揍吧?她也多个陪练对象,而且还可以促进感情升温。

  一举几得。

  “行啊,我教你!”凌晨答应的很爽快,也没有想到吴烨的小九九。

  她想到的是,自己要不要收敛一下,不要打的太厉害。

  万一把吴烨吓到了,觉得她是个暴力狂,多不好啊!其实姐姐温柔的很。

  “那我买好装备,到时候找你!”吴烨开心的回答。

  凌晨看了看他,这家伙,还在为再到相处的机会开心吧?

  刚开始都是恨不得成天在一起,像这样能多个在一起的机会,他能开心成这样,也难怪了。

  一直都早出晚归的,假期又少,倒是忽略了这个问题,男生这个阶段依赖感很强的。

  凌晨温柔的看了看她:“不用你买啊!我给你买就行了!你买的质量不好。”

  吴烨一愣,这就开始吃上凌总裁的软饭了?现在就这样,那丈母娘退休了以后还得了?

  不过凌晨都说了她买,吴烨就答应了,他不纠结这个。

  而是寻思着,回头给她买点什么礼物送给她,刚好现在是6月份,七月份的时候,就是凌晨生日,要上心。

  得记住这个事情。

  吴烨也知道她的生日,是从瓜妹嘴里问出来的,那时候,还没有和瓜妹闹翻。

  她还是小吴哥,她还是瓜妹。

  现在,瓜妹。还在暗搓搓的想报复他,给他冷不丁来个狠的。

  “想什么呢!想的那么认真?”凌晨问他。

  看吴烨发呆好一会儿了,凌晨喊了他一声,吴烨才回过神来。

  吴烨笑了笑:“在想你!”

  面对这种问题,吴烨现在属于是回答起来相当丝滑。

  想什么?想你呢!

  干嘛?好!

  “油嘴滑舌。”凌晨不相信。

  不知道开小差想什么,凌晨觉得一定不是想她,她就在面前,还需要想吗?

  吴烨靠近她:“姐姐,我觉得你冤枉我了,不相信的话,你可以实践出真知。”

  吴烨把脸伸过去,凌晨拍了他一下,下意识想一巴掌了。

  好在及时控制住自己了,脸都伸过来,手掌有一些按耐不住。

  是不是真的油嘴滑舌,看这表现就已经很清楚了。教育教育…算了,不忍心。

  跑差不多了。

  两人就开始慢慢走,恢复体力,凌晨拿着吴烨给她准备的保温杯,喝了几口温热的盐水。

  今天早上出来的时候,吴烨就让她不要带水,他会带。

  一人拿着一个保温杯,看着吴烨的杯子,凌晨把盖子递过去:“喝口你的!”

  吴烨把杯子给她,没有倒,凌晨白了他一眼,拿起来喝了一口。刚才吴烨喝过,他就是故意的。

  嗬,已经不见外了。

  这是好消息,慢慢的,两人都在习惯彼此的存在,慢慢习惯,慢慢适应。

  “姐姐,知道夫妻相怎么来的吗?”吴烨问她。

  凌晨疑惑:“夫妻相?那不是天生的嘛?”

  吴烨摇摇头。

  “细菌交换,然后细菌数量交换多了,就互相音响细菌群落,然后外在变化,就是所谓的夫妻相。”

  吴烨一本正经的,和她解释着夫妻相的事情。这是吴烨听来的,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在对象面前卖弄这种事情,很多事情其实都是道听途说。

  凌晨一脸不相信。

  虽然吴烨说的一本正经,但是吴烨最擅长的,就是一本正经胡说八道,凌晨不知道他说的是不是真的。

  而且细菌交换…细菌怎么交换?

  “你好恶心,你是想说,是口水吧?”凌晨反应过来。

  一想到这个,就感觉鸡皮疙瘩都起来了,她看了看吴烨的水杯,把杯子还给他。

  为什么是想到口水?

  和他想的背道而驰,完全不是一个思维模式,凌晨想到的是口水,他想到的是吻。

  “什么口水?明明就是吻!”吴烨拍了拍脑门:“你怎么想的?”

  凌晨不搭理他,看着远处,这还不是一样的,有什么区别?

  吻不就有口水吗?

  不过这个是她的知识盲区。

  她现在,确实是无法理解那些情侣,究竟怎么做到的,能把口水吞下去。

  更过分的……就不说了。

  难道不吐出来的口水,就是甜的?凌晨是不相信的。

  她注意到远处的情侣,亲了对方一口,以前觉得是狗粮,现在反而是好奇。

  他们都习惯了吧?

  “张嘴!”

  转过身,凌晨把吴烨的嘴巴抓住,然后吴烨疑惑的的张嘴,一排干干净净的大白牙。

  这家伙牙齿真整齐,大白牙。

  “吐口气啊!”

  宁弄啥呢?

  完全不理解凌晨要干什么,吴烨对于这种无理的要求,很想拒绝。

  “吹我!”

  凌晨再一次提醒他,吴烨才吹了一口气,凌晨嗅了嗅,嗯,也没有很重的味道。

  那些人,就这样就可以接受了?

  “神神叨叨的,你这是什么意思?”吴烨很疑惑她的迷惑行为。

  刚才还好好的,提到口水就变成这样了,开始迷惑行为。

  凌晨对着他吐了口气:“嗅一下,有味道吗?”

  吴烨:??

  伸手放在凌晨脑门上,吴烨发现她没有发烧,不知道为什么说胡话。

  凌晨又吐了口气,吴烨摇摇头:“其实大可不必这样,你就是吃大蒜,其实我也能下的去口。”

  吴烨以为她悟到了,其实是被凌晨误导了。

  她也没有这个想法,凌晨摇摇头,她只是先了解一下情况。

  现在吴烨都没有表白,有可能她要是真吃大蒜,吴烨都熏跑了。

  其实她还挺喜欢吃大蒜,芹菜,咸蛋,臭豆腐之类的,不过这段时间都没有吃。

  “姐姐,你这想法不对,什么事情都是勇敢迈出第一步,才有第二步,然后才会跑步。”

  “心理障碍只是暂时的,害怕源自于未知,很多看似很困难的事情,实际上很简单。”

  “不信的话,你亲我一口。”

  凌晨没搭理他,把他拉起来,提着水杯往回走,现在也该回去吃早饭了。

  男生在研究如何和对象,有更多接触的时候,智商往往会爆表,比如这会儿的吴烨,就在往谈判专家的方向靠拢。

  小词一套套,凌晨才不上当,她很清楚吴烨想什么,在寻思什么,主动权,要掌握在自己手里。

  姐姐什么时候觉得合适,什么时候就放行。

  “今天换换口味,吃小面!”凌晨带着他。

  “这几天不能吃辣椒,吃面话,回去下面给你吃不就行了?非要在外面吃!”

  面条,吴烨也很拿手。

  凌晨想了想:“不能吃辣椒,那吃个老婆饼吧!”

  这几天是亲戚的时间,吴烨居然还记得那么清楚。凌晨还是觉得回去做饭太麻烦,简单吃点就行了。

  “老婆…”

  凌晨:???

  啊啊啊啊,他喊我老婆啊!

  凌晨没有说话,但是默默的在心里答应了意思了一声。

  “饼也不错,就吃这个吧!”吴烨故意多说了一句。

  看她愣愣的表现就知道,老婆二字,她完全不习惯。突然间,一句老婆,她有点措手不及。

  其实吴烨就是想看看,她是什么反应,意料之中的情况。

  凌晨:“……”

  白激动半天!还以为他喊老婆,结果有个饼!凌晨哼了一声,走在他前面。

  吴烨快步跟上去,然后手和她的手碰在一起,想了想,吴烨下定决心,深呼吸,拉她。

  凌晨刚好把手伸起来,指着不远处的店铺,吴烨猴子捞月,什么都没有捞到。

  一场空啊!

  早点不做那么多准备工作了,可惜了,他没有注意到凌晨偷笑。

  凌晨早就发现他小动作了,不过是让他体验一下,刚才自己体验过的感觉。

  唉,这遗憾的表情就对了。

  城市的另一边。

  老吴办公室里。

  此时此刻,一个中年人正在和他一起坐在茶几边上喝茶,中年人一脸的疲惫相。

  胡茬都没有修理,头发乱糟糟的,西服也不规整,已经起褶皱,而且脸色并不好看。

  老吴则是恰恰相反,精神饱满,衣着得体,头发干干净净。对比神色,两人恰恰相反,就像是两个极端状态一样。

  互相都静静的没有说话,谁也没有先开口,老吴知道他来干什么,肯定不会先开口。

  喝完一杯茶,老吴又给他续上,看着对方憔悴的样子,老吴也没有任何开心的神色。

  多少有一丝兔死狐悲,又有一丝庆幸。表情也很复杂,但是没有任何看笑话的意思。

  气氛很沉闷。

  喝了不少茶,中年人偶尔看看手机,不过越看脸上的表情,就越是耐不住,变化变化越来越大。

  老吴注意到了,但是没有说话。

  “吴总,茶也喝了,不知道能不能给我个准话?”

  中年人无心喝茶,时间他耗不起,而且已经喝了不少时间了。

  他和老吴不一样,老吴可以在办公室喝半天茶,他现在时间急得很。

  “老谭,我们年轻的时候就认识,十多年了,我的情况,你也知道,这个事情我无能为力。”

  老吴拒绝的干脆利落,没有绕弯子,也没有左顾而言他。

  当了这么多年对手,大家比朋友更了解对方,他是没想到对方出现在的事情,很惋惜。

  但是惋惜归惋惜,他不会拿几千万出来,他不是没有,而是不拿。

  “你知道的,能找到你,就已经说明我彻底没办法了。”他重重的叹气。

  语气相当哀伤和无奈,说这话的时候,又觉得可笑,为这么多年努力而感觉可笑。

  突然之间的一无所有,不只是觉得伤心,难受,堵心,还有可笑。

  “谭令,我了解你,你来不是为了钱,只是为了下定决心才来的吧,我只是你下定这个决心。”

  “或者说钱,只是一个可有可无的试探而已,你自己都知道,我应该不会同意。”

  “你还在迟疑什么?”

  老吴的话不重,但是说的一点都没有错,谭令短期茶杯,喝了一口茶,叹气。

  “还是你了解我。”

  “现在只能被人狠狠砍一刀,我气愤,但是没办法,我无奈,也感觉不甘心,还后悔,现在已经没有用了。”

  “觉得造化弄人,又发现早有轨迹。”

  谭令把脸埋进手里,用力的搓搓脸,神态颓废,和老吴上一次见他的时候,判若两人。

  现在就像是精气神都被抽离了一样,整个人,看着完全没有老板的样子。

  “老吴啊,说句掏心掏肺的话,我不羡慕你还能稳住事业,更羡慕你有个好老婆,有个聪明的儿子。”

  静静的听着,老吴没有说话,很多人都这样说过,不过是说前半句,而不是后半句。

  很多人都羡慕她有个好老婆,但是人家不知道,他一穷二白的时候,老婆鼓励他,支持他。

  如果没有她支持,现在他也不一定有什么大成就。

  至于儿子,算了不想提。

  不过比起谭令家那个傻儿子,他这个爹,还算是幸运,起码没有让他砸锅卖铁。

  “该教育的时候你舍不得,长大就歪了管不住。”老吴总结。

  教孩子,要从小教,而不是发现问题,还不不管不顾。最后,后悔的,买单的还是当爹的。

  如果以前就注意这个问题,今天就不用说出羡慕他什么这种话了。

  谭令叹息,现在说什么都已经晚了,木已成舟,朽木不可凋,他很后悔送孩子去国外读书。

  书没读多少,反而害的家里砸锅卖铁,破财免灾。

  “不说这个了,那个小四层,按照全部5600万加上酒店给你,拿过来就可以用,你确定不考虑一下?”

  谭令问他,他现在是不想放弃任何可能性,还是想试试看,万一答应了呢?

  不过他意料之中的,老吴还是摇摇头,没有答应他。

  “这个事情爱莫能助,我没有那么多钱,你要的也不是贷款,而是现金。”老吴很清醒。

  没有因为单价低,就觉得便宜,可以占一下。

  谭令知道他的意思了,放下茶杯,也不在说这个话题。

  而是说了很多,这些年来大家相处并不好,你争我抢的,很少有这么心平气和的时候。

  “算了,茶也喝差不多了,我先走了。”谭令准备告辞。

  老吴站起来,说送他一下,一直到谭令进电梯下楼,老吴才回到办公室里。

  看着楼下的车子开走,老吴只是叹叹气,遇到了这种情况,换成谁都不好受。

  他觉得兔死狐悲,是生场上,很多意外,很多朋友突然之间就不做生意,不是赚了,而是亏太多了。

  有去开网约车的,有自己找工作的,还有从头再来做生意的。

  就怕无法接受失败,还整天觉得自己可以东山再起,对自己的能力过于自信。

  “是非成败转成空,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老吴坐在茶几旁边,一边感慨,一边给自己泡茶。

  谭令都求到自己这里了,也不知道谁出价了,把他砍的那么狠。

  如果不是纠结,他不回来自己这里,来就是求个果决。

  比较的情况下,原本大家都在一条线上,现在他突然没落了,自己还。好好的。

  就得看清楚自己的处境了,得早作打算。

  “赚大发了,也不知道谁买的谭令那栋小楼,价格肯定很低。”老猜猜的八九不离十。

  不过他再怎么想,都想不到是吴烨,把谭令砍了一刀,还让他那么肉痛。

  ------题外话------

梦想岛中文    我不是那种富二代
上一章
书页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