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书页

0092 十指相扣,永结同心

梦想岛中文    我不是那种富二代

  尝试了一下流畅的倒车入库,结果歪的很,还是做不到想凌晨那么熟练。

  入库得准,他老是歪,出库入库好几回,才停好车。

  从后备箱里拿出买好的礼物,把箱子抱在怀里,吴烨按下电梯准备上楼。

  说好的半个月回来一次,超时了好几天,这段时间为了恋爱,影响了回家。

  俗语说:有了媳妇忘了娘,就是吴烨这样。

  此时此刻,吴烨家里。

  老吴看了看手机上的消息,对忙活的吴太太说道:“媳妇儿,你又白高兴了,你儿子自己一个人回来的。”

  他把手机放回口袋里,准备帮忙收拾食材。

  吴太太听到这个话,没有说什么,只是把盆里的花蟹放回冰箱里,留下白菜和豆腐块。

  “菜够吃了!做多了也吃不完,浪费。”她说道。

  灶台上,已经做好了一盘虾,香味浓郁,还有两个小菜,老吴被她逗笑了。

  虾做好了,但是蟹被收起来了。

  老吴忍不住笑:“也难得回来一趟,就想着吃这点东西呢!”

  吴太太撇撇嘴,老娘就不做。想了大概五秒钟,吴太太还是拿出螃蟹。

  不吃的话,就没人吃,也浪费了。

  “最近蟹贵,下次不是好消息…就不…少买点,多吃些白菜豆腐,还健康。”

  吴太太提醒他,老吴点点头,知道这种话,没有什么时效性。

  以后还是得买,习惯还不是她自己培养起来的,以前看到蟹都不敢下嘴,现在一个人能吃两斤。

  有点什么好的,以前可全给她儿子吃了,他都没吃着。

  “行,都依你!下次不买蟹,买点鳝鱼给你补补。”老吴回答。

  她没有同意,说那种好的鳝鱼很贵,比螃蟹贵多了。

  老吴张嘴,想说你买大螃蟹的时候,几千块钱可都不手软,想想还是不说了。

  儿子在自己心里,多少已经长大成人了,在她心里,还是那个小孩子似的。

  “想当个奶奶,咋就那么难呢?”吴太太感慨:“你看人家多容易!”

  老吴哭笑不得,人间疾苦万万千,户户家家各不同,人家终究是人家。

  情况本来就不能一概而论。

  “总比以前无头苍蝇好,现在起码知道叮那块肉。”

  老吴还是觉得有进步,0到1,其实已经有了本质的跨越。

  他很清楚老婆想什么,年龄到了这个位置,再加上朋友一个个的变化,还有家里老爷子老太太的催促。

  人到中年,盼的就是孩子成家,她只是和大部分小老太太一样。

  就连老吴自己,其实也挺期盼的,只是绷住的,没有多说。

  “不说这个了,帮我把螃蟹切了,我炒好螃蟹,再做两个菜就吃饭。”

  吴太太不想聊这个话题了,开始专心致志的做饭。老吴在旁边切螃蟹,陪着她。

  他想退休,可以在家陪老婆,可以偶尔出去旅游,去满世界看看,也可以回老家陪父母。

  孩子却不愿意接手。

  “听说谭令把总店都卖了!创业容易守业难,我现在都想退休了!你怎么看?”老吴问她。

  吴太太转头看了看他,更气了。

  “咋了?”

  “你还想不想当爷爷了?”吴太太问他。

  老吴点点头:“显而易见…的看你儿子。”

  “那你等他结婚了再考虑退休!”吴太太说道:“不然,他谈恋爱都没时间!他可不是你,在家就能掌握全局。”

  老吴叹气。

  这孩子,真是差劲啊!

  这么简单的事情都做不到,把人安排好不就行了,多简单的事情。

  “你得教他。”

  “朽木不可雕,太笨了。”老吴回答,把切好的螃蟹递给吴太太。

  “你信不信,他现在那个公司都管的费劲,不然不会这么久不回家,打电话就是忙工作。”老吴猜测。

  老板那是那么容易做的,要学的东西多着呢。

  吴太太不搭理他,越说越气人,吴烨也是,把他这个缺点继承的明明白白。

  “自己家的孩子,你都教不会,你等着十年以后退休吧!”吴太太呛他一句。

  老吴无奈的站在旁边,教不会他有什么办法。

  吴烨还嫌弃他那套办法呢,觉得管理就应该将心比心,多天真?要真是将心比心就可以,就没有那么多背叛了。

  吴烨有他自己的想法,虽然不一定对,但是他自己觉得对。

  她显然不知道这些,和妇道人家,说不清楚,反正还有两三年,等他摔打摔打。

  以后就知道,爸爸还是你爸爸!

  两人说着话,一直到入户大门打开的声音传来,老吴注意到她手里的锅铲顿了一下。

  “妈?爸?”

  声音传到厨房的时候,吴太太原本不高兴的表情,立马多云转晴,嘴角有一丝丝笑容绽放。

  刚才还有情绪呢,现在一瞬间就没有了,笑的那么开心。

  吴烨又喊了一声,打开厨房门看了看,发现他们都在:“我还以为出门了,都人没答应我。”

  他喊了好半天,都没有答应他,没想到在厨房,也不答应他一声。

  吴太太嫌弃的看了他一眼:“一个人回来的?”

  吴烨点点头,不一个人回来,还能一家三口回来?

  “稀客,老吴,给你儿子泡杯茶。”

  得,又被嫌弃没有带女朋友回来了,吴烨讨好的笑了笑,站在灶台边,悄悄拿了一个虾吃。

  熟练的剥壳,放到嘴里。

  “可不敢劳烦,最近忙忙碌碌,归家甚晚,耽搁了些许时日,望娘亲见谅。”

  吴烨的散装古文,吴太太看来啥也不是。

  “半洋不土的,也不嫌丢人。”吴太太把螃蟹装到大盘子里。

  老吴擦了擦盘子边缘的油渍,忍不住笑了笑。吴烨在他面前,和在吴太太面前,表现区别很大。

  在他面前就是一本正经的,在吴太太面前,就很活泼,反正他绝对不会这样和自己说话。

  吴太太也是,还把儿子当小孩子似的,说话都和玩闹一样。

  “我回来了,您开不开心?”吴烨又拿了一个蟹,被烫到了。

  吴太太开始洗锅炒菜,准备炒菜吃饭了。

  “哇,妈好开心!”吴太太假笑。

  反应咋不一样?还以为她会很开心呢?结果就这样淡淡的表情。

  “我有对象了!”吴烨出绝招。

  吴太太:??

  老吴:??

  吴烨说他有对象,一时之间倒是让他们愣住了,上次回来的时候,还说没有追到。

  现在是追到了?

  吴太太认真的看了看他,排除着各种可能性,最后严肃的问他:“开始做自媒体了?”

  什么鬼?

  这是什么不可置信的事情吗?要用那么久时间来考虑,最后还是无法相信。

  “真有对象了!”吴烨认真的回答。

  吴太太才相信了。

  然后又伸手问吴烨要手机,问是不是上次那个女孩子,她看看照片。

  吴烨把照片找出来,递给她看,照片是和凌晨的合照。

  “居然真追上了?没有嫌弃你啊?”吴太太看着很是亲密的照片,才放心了。

  看照片不是做假。

  “您就不能对我有点自信心?”吴烨叹气。

  总觉得他追人家,好像完全没有可能性似的,他又不是很差劲。

  吴烨一直觉得自己是上头男,而不是下头男。

  吴太太把手机还给他,脑子里闪过吴烨被分手,哭唧唧的模样。

  稳妥嘛?

  看他高兴成这样子,还有些骄傲,吴太太不好给他敲警钟。

  “怎么还不高兴了?”吴烨问她。

  吴太太摇摇头,回答道:“高兴极了。”

  看不出来啊!

  吴烨反而觉得她脸上还有担心,而不是高兴,咋还找到对象了,都不高兴呢?

  吴烨可是特意回来,和她分享这个好消息的。

  “什么时候带回来,你妈就开心了,现在…那叫暂时是你的对象。”老吴解释。

  什么叫暂时?那一直是我对象,以后是孩子他妈,孙子他奶奶。

  吴烨也反应过来了,原来是担心感情不稳定分手。那种可能性,吴烨还没有想过。

  初恋,就不会有人想这种事情,都是相信天长地老的。

  吴烨也不例外。

  “处了就好好处,妈还是挺高兴的。”吴太太说道。

  吴烨看了看她,哪里高兴了?完全没有看出来高兴好吧。

  靠着灶台,吴烨问道:“您二老咋寻思的?没有对象催我,有了对象也没见多开心!”

  吴烨不理解,又拿了个蟹吃,被吴太太打手了,事不过三。

  大意了,忘了规矩。

  “开心的很,你这表情是什么意思?嫌老娘做的东西不好吃?”

  看吴烨一边吃一边皱眉,她就不开心了。才出去多久,就开始嫌弃老娘做饭不好吃了?

  吴烨立刻摇摇头,他可不是这种想法,而是感觉缺点东西。

  “好吃,就是觉得少点辣味。”

  最近吃东西,都是辣椒比较多,突然回来吃饭,感觉有些不够辣。

  吴太太诧异,吴烨一直都吃辣吃的不多,居然突然口味都变了?

  吴烨也没有发现,因为凌晨,潜移默化的,他现在吃辣比以前厉害多了。

  在冰箱里找了点小红辣椒,吴烨拿着刀切碎,做了个蘸水,然后尝了尝,满意的点点头。

  就是这个味道。

  吴烨没有注意,老吴和吴太太对视一眼,他们敏锐的注意到了儿子的巨大变化。

  这一次,吴烨倒是看到吴太太笑的开心了,疑惑的吴烨,没搞懂她在想什么。

  炒好菜,吴烨和老吴端菜,吴太太拿碗筷,吴烨又回来端饭。

  饭厅里,老吴和吴太太用筷子沾了点蘸水,尝了一下,两人感觉辣的不行。

  “绝对是川妹子!”夫妻俩异口同声的回答。

  这个味道,他们有印象,旅游的时候尝过。

  吴烨刚抱着电饭煲出来,开始盛饭,夫妻俩看着吴烨吃虾的时候,都要在蘸水里滚一滚,默默的没有说话。

  吴太太甚至都开始担心起来,以后要是饮食文化差异过大怎么办?

  老吴则是在考虑,需要多久才能让一个的口味,有如此巨大的变化。

  “妈,你要不要试试看,这样吃特别香。”吴烨问她。

  吴太太摇摇头,辣的要死,他才不要,她吃不了太辣的。

  辣椒本来只是买来调味的,因为太辣了平时都放的少,吴烨全切了,还觉得不够多似的。

  这是深受影响啊!

  现在看来,牛犊子被人家牵走了。

  “什么时候把对象带回来看看?”吴太太问他。

  吴烨想了想,估计得下半年了,凌晨的意思,也是下半年来家里做客。

  她不想轻易上门,上门就是意义重大,不是做客那么简单。

  凌晨的想法和其他人不同,都要上门了,就是已经想好很多东西了,不是没头没脑的来。

  “才刚开始谈,起码也得下半年吧!来了这个事情就定了!”吴烨回答。

  凌晨平时大大咧咧的,遇到这种事情反而是深思熟虑,还没有做好思想准备,她不会来的,吴烨还需要再努努力。

  吴太太一听到才刚开始谈,就知道他没少下功夫,估计为了辣妹子,怕是嘴巴都辣红了。

  也是遭罪。

  “你自己安排就行,我们不催你。”吴太太回答。

  儿子好不容易有个对象,她们不干涉什么,免得干涉多了,最后鸡飞蛋打。

  老吴的态度和吴太太一样,吴烨自己考虑清楚,他不干涉什么。

  知道了他们的态度,大感松了一口气,不再催自己就行了。

  就怕又开始催婚,他就很不习惯,有对象了,第一时间回来告诉他们,就是想避免这个情况。

  “处就好好处,别三心二意,对人家好点,体贴细心点,如果…合不来,也不要太难过。”想了想,吴太太还是说了。

  从担心吴烨追不到人家难受,到担心他分手难受,她除了开心和高兴,一直都有一部分担忧。

  感情这种事情,毕竟是没有固定结果的,在一起了,不代表能一直在一起。

  “努力追求圆满,坦然接受结果,这很重要。”老吴说道。

  果然,担心自己谈着谈着分手了,吴烨觉得这种可能性很小。

  他和凌晨都是一种人,要么不开开始,开始了就很认真,不是过家家。

  对待感情,吴烨很慎重的,凌晨也是一样,都是很负责的态度。

  “放心吧,一定带回家!也一定是她。”吴烨坚定的回答。

  吴太太只是点点头,等他谈久了,这话才有可能性。现在的年轻人,一言难尽。

  “多吃点螃蟹,下次回来给你买大的那种。”吴太太给他家常。

  老吴偷笑,他就说的,时效性几乎没有。

  吃完饭以后,吴烨帮忙收拾餐桌,洗碗,拖地,都弄好了一会,才把礼物拿出来。

  “又准备跑了?”吴太太问他:“家里关不住你的心了是吧?”

  吴烨尴尬。

  主要是晚上有约会,准备早点回去准备,过几天再回来。

  “这是给您的礼物,这是给爸的。”吴烨把两幅画给吴太太,然后把茶叶给老吴。

  他还带了不少东西,装了一个纸箱,反正每次回来的时候,他都会带点东西。

  “咦,这画不错啊,年代不近不远的,还是真品!”吴太太是行家,行家一出手,便知有没有。

  她对古画很有研究,不是很久的,分清楚真假对她来说,是小意思。

  “难得的是,还是两幅,对应的作品,你去拍卖会了?”老吴问他。

  吴烨摇摇头。

  “找朋友买的!没花多少钱,妈喜欢这些东西,我就买了。”吴烨回答。

  吴太太高兴了,起码不是有了媳妇儿忘了娘,还知道她喜欢什么。

  “这个是老茶饼了,还是普洱,这个绿茶一般,普洱是贵的,也是朋友哪里买的?”老吴看着几饼茶,都不便宜。

  他对这些东西,很了解的,这种普洱茶饼,没有渠道,拿不到的。

  点点头,吴烨说道:“也是朋友找的,您喜欢就行。”

  “朋友挺多啊!”老吴观察着茶叶。

  “一般一般,哪赶得上您!”吴烨尬笑。

  聊了不久,吴烨就跑了。

  吴烨不知道,他离开不久,老吴把茶叶放到自己收藏茶叶的柜子里,吴太太则是拿着画,在找地方挂。

  “显眼一点的地方!以后朋友问,就说是儿子送的。”吴太太笑着说道。

  老吴想了想,还是打消了把茶叶拿出来的想法。

  挂好画,吴太太开始拿着手机,找朋友聊天。

  “对对,也在富力,韩太帮我留意一下。”

  “麻烦了王太了,帮我留意一下。”

  一直等她联系完好几个朋友,老吴才把橘子递给她:“顺其自然不就好了,还找人打听干嘛?”

  吴太太吃了一瓣橘子:

  “总不能什么都不知道,不去干涉他的生活和选择,但是我这个当妈的,得了解情况啊!”

  晚上的时候,洛白在楼下和小姐姐和奶茶,是新认识的小姐姐,缘分源自酒吧。

  对方是个舞蹈老师,样貌身材都很好,胖瘦合理,体重均匀,身高比例。也好。

  洛白倒不是考虑其他的,主要是觉得,需要提高一下自己鉴赏能力,以及审美能力。

  如果对方能指导她一下舞蹈方面的技巧,就更好了。

  他会拉丁舞,现在想学一字马。

  聊着天,突然余光注意到另一边,洛白把没有度数的眼镜摘下来,揉了揉眼睛,看着不远处的两人。

  那是吴烨和凌晨。

  啧啧,居然在和小仙女约会。

  吴烨这家伙,打扮的甚是骚气,平时不打扮,约会的时候,还知道打扮的好看一点。

  一身白,好靓仔。

  他就不一样了,现在是…一身黑…老朴客。

  从他这个位置看过去,吴烨两人在散步,手都没有拉。

  烨哥,逊啦。

  约会的时候,哪有不拉手的,一点都不勇敢,这样都笑的咧嘴,要是…不是要笑死?

  回头得教教他。

  “洛白哥,你在看什么呢?”

  旁边的小姐姐问他,声音有点嗲,糯滋滋的那种,有一种凤梨妹的感觉。

  好一会儿,他都没有理人了,小姐姐都不耐烦了。

  洛白回过神:

  “我看到那边有家卖包的店,我在想邀请你去逛一下,就是不知道会不会太唐突了!”

  “不会…我是说洛白哥你真有修养,居然还考虑这么多。”她眼睛亮了一下。

  和洛白猜的差不多,毕竟说这个话,三位数的妹子都是这个反应。

  其他的他和吴烨不同,唯独这点和吴烨一样,都喜欢绿茶。

  洛白笑笑:“那我们去……”

  话还没有说完,就看到一个鬼鬼祟祟的影子,跟在吴烨他们不远处。

  洛白皱眉,这是在跟踪?烨哥做了什么天怒人怨的事情?

  “妹子,临时有点事情,改天约你逛街。”然后拿出一叠百元大钞,抽出两张放在桌子上:“麻烦你帮我买一下单。”

  说完,他就跑了,留下妹子目瞪口呆,一个人在位置上凌乱。

  原本都做好打算,要是包治百病,哪怕是小鸟医人,她都豁出去了,结果人跑了。

  劳力士哥哥跑了。

  “还好老娘有微信。”放过哥哥是不可能的,她还好奇洛白家的猫,为什么会站着嘘嘘。

  如果包包到位,别说看猫猫,就是看大象都可以啊!

  看了看桌子上的钱,她收起来以后,又扫了一下二维码,付款40。

  “不愧是表哥!真有钱。”她想到洛白手上的大劳。

  奢侈品这一块,茶姐专业,懂?

  洛白已经跑远了,从衣服口袋里拿出一撇假胡子,然后戴上眼镜,在旁边店里买了个帽子戴着。

  看着前面鬼鬼祟祟的人影,他要看看,是什么人在打自己兄弟的主意。

  私家侦探洛克上线。

  吴烨和凌晨一直在前面走,时不时逛逛店铺,吴烨就顾着和凌晨说话,没有发现什么,凌晨是一样的想法,也没有发现。

  不过两人虽然有说有笑的,但是没有牵手,也没有什么亲密接触。

  一家便利的发财树后面,一个女生看着他们:“小雪姐不愧是科班出身,演技太溜了。”

  她刚说完话,洛白也学着她,鬼鬼祟祟的蹲下来,蹲在微胖女生旁边:“你也跟踪他们啊?”

  女生:啊~!

  洛白突然的一声问话,吓得她直接坐到了地上,心脏病都快吓出来。

  本来就鬼鬼祟祟的,被突然吓一跳,做贼心虚的她,差点吓死。

  看她吓成这样,洛白窃喜又好笑,只是感觉可惜她lv的裤子脏了,贵的可没办法洗,只能重新买。

  洛白想了想,伸手把她拉起来。

  瓜妹气急败坏:“你谁啊?”

  被吓的够呛,她态度可不好,气冲冲的质问。

  “都是在干跟踪的事情,我都不问你是谁,你还问是干什么?”洛白回答。

  先试探一下。

  “你也在…不是,你为什么跟着他们?”瓜妹警惕。

  虽然环境好,不需要保镖,但是她小雪姐,怎么样都是千金小姐,这种情况下,不由得她不警惕。

  万一是坏人呢?

  “你问我?那你呢?”洛白反问。

  瓜妹语塞。

  不知道怎么说,她其实就是想想看,吴烨是怎么一步步上当的。

  才看没多久,还在感慨小雪姐演技太棒了,就出现一个鬼鬼祟祟的人。

  洛白注意到她一身的昂贵衣服,眯了眯眼:“一起吧,一起的话,不容易被发现。”

  洛白再次试探。

  她摇摇头,不同意,反而问他:“你在跟谁?”

  “那个女的。”洛白回答。

  果然,他说完,瓜妹表情就有变化了,虽然很克制,但是变化很大。

  洛白为了撩妹,自学过微表情。

  惊讶,担忧,害怕,警惕,不知所措,居然出现这么多情绪?

  “我是跟着那个男的,你为什么跟着那个女生?”瓜妹问他。

  她现在,很怀疑这是绑架的,或者是阿姨得罪人了。

  小雪姐啊,你可长点心吧!

  “我喜欢她!但是她好像喜欢那个男的,我看看是什么,能让她那么。喜欢。”洛白开始瞎编。

  瓜妹:“……”

  这不是和她一样吗?真可怜啊!

  虽然不是完全相信他,但是有那么一点同是天涯沦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识的感觉。

  “那个男的你认识?你不会也是喜欢他吧?”

  瓜妹叹气。

  洛白:“……”

  狗子运气真好啊,连连都碰到白富美,还是这种超级白富美。

  凌晨,洛白也听吴烨说过,老妈就是汉娱的总裁,那么,这个是卖水的那个?

  “看样子,我们都是苦命人!”洛白开始演戏。

  为了兄弟的缘分,他都开始骗这种单纯的女孩子了,良心好痛。

  瓜妹说道:“放心吧,那个女生不会喜欢他的,他就是个渣男!”

  卧槽,好大一口黑锅啊!烨哥扛得住这种黑锅吗?萧斗帝都不行吧。

  什么时候,烨哥这种人,都是渣男了?

  “为什么这么肯定?”洛白继续试探。

  他感觉这个女生很…奇怪,不知道是不是对吴烨有什么误会。

  而且他猜的不错的话,她和凌晨关系应该不一般。

  她笑了笑:“你知道就行了,别问那么多!”

  瓜妹被洛白忽悠住了。

  两人说着说着,就在洛白的三寸不烂之舌下,把瓜妹忽悠去喝奶茶了。

  还是在刚才那个奶茶店,瓜妹请他喝奶茶,在服务员怪异的目光下,两人坐在椅子上。

  瓜妹准备…聆听舔狗背后的故事。

  其实她多少有点担心洛白是坏人,想着先把洛白拖住,然后也求证一下,他是不是真的追求者。

  因为瓜妹没有听凌晨说过。

  洛白是个屁的最求者,凌晨真人他都是今天才见到,但是他会编啊!

  把故事说的引人入胜,悲惨绝伦,让人闻之心塞,让人潸然泪下。

  这是他的强项!

  反正洛白编的故事,把瓜妹被听哭了,还以为,这个人的情况,是凌晨没有告诉她。

  太惨了。

  “说了半天,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呢?”瓜妹问他。

  回头她准备问一下凌晨,究竟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会有这么一个痴情男生,她都不知道。

  难道这种痴情人,对于小雪姐来说,都是不放在记忆里的?

  这算不算渣?

  洛白低头,擦了擦眼镜,然后才一本正经的回答:“我的名字,很让人笑话的。”

  “我不笑你,放心吧。”瓜妹信誓旦旦,表示自己很专业。

  “我叫…刚蹦!”

  瓜妹沉默!

  然后:“哈哈哈哈!不好意思,我没忍住。”

  洛白表示不介意,反正他又不叫刚蹦,你怎么笑都可以。行走江湖,他假名字很多的。

  笑够了,瓜妹才思考,真的刚姓有吗?就算是有,他爸难道钻到钱眼里去了?给他取这个名字?

  简直震撼瓜妹一百年。

  “刚蹦你好,我叫田觅!”

  洛白笑了笑,大胆妖孽,还敢班门弄斧,你明明就叫田甜。

  这个,宁财神和他说过。

  洛白的出现,为吴烨稳定的约会,起到了保驾护航的作用。

  虽然他做好事不留名,吴烨并不知道,还有中间这回事。但是确实没有因为瓜妹,影响吴烨和凌晨逛街。

  另一边,凌晨带着吴烨走到一家石膏模具店。

  “你不是一直想牵牵吗?走,让你牵半个小时。”凌晨说道。

  吴烨疑惑的跟着她进店,凌晨要了一个永结同心,店员把他们带到小做桌子边。

  “麻烦二位牵好手,我们需要先做个模具,时间可能有点久,需要上厕所的话,可以先去哦!”

  店员效率很高,已经准备好了工具,吴烨看着桶,有些好奇。

  “不用上厕所。”

  吴烨和凌晨都摇摇头,然后凌晨就抓着他的手,十指紧扣。

  吴烨才明白了,原来是十指紧扣,永结同心。

  他能感觉到,凌晨的手被自己拉着,柔柔弱弱的,这是吴烨第一次牵女孩子,也是凌晨第一次牵男孩子。

  感觉很清晰,感受很复杂。

  牵手确实是吴烨期待的,只是没想到是这个场面。

  他觉得,不管是在任何时候牵手,其实他都会记得清清楚楚,只是没想到,凌晨会把它记录下来。

  在店员的指示下,两人把手伸进到流体里,要等着模具固定,还需要花不少时间。

  两人手拉着手,看着近在咫尺的彼此,吴烨觉得心跳一度快起来。

  凌晨,其实很会撩人,大眼睛好像会说话一样,布灵布灵的。

  再加上坐的近,吴烨都能感觉到,她如兰似麝的呼吸。

  真好。

  牵牵。

  吴烨微微用力,抓着她的手,距离她紧一点,然后认真说道:“以后,我就不打算放开了。”

  凌晨给他一个大大的笑容,另一只手伸出来,握着拳头和吴烨碰了一下:“君子一言。”

“火箭难追。”吴烨回答  凌晨嗔怪的看了他一眼,也跟着乐起来。虽然还要等很多时间,但是吴烨并不觉得无聊,有凌晨在,好像时间对他没有什么意义。

  因为过的太快,感觉才没有聊多久,就快到时间了。

  “走,一起去上厕所!”吴烨笑着逗他。

  凌晨拍了拍他肩膀,又开始不正经了,老是说这些。

  动不动的,就说一些带颜色隐喻的话,她又是那种喜欢联想的。

  带着模具,怎么上厕所?吴烨就是故意说的,她现在都控制不住,脑子里衍生的画面。

  扶…摇…直上…九万里?

  “姐姐,你脸红的样子,真可爱!”吴烨夸奖了一句。

  人面桃花花映红,沉鱼落雁,闭月羞花。

  “你不要脸的样子,也很可爱!”凌晨回答。

  “不怕人夸不要脸,只留清气满乾坤。”

  凌晨:“……”

  终于,弄好了模具,两人把手取出来。然后就是用树脂灌进去,最后等树脂干了,就得到一个摆台。

  一比一牵手的摆台,底部写着执子之手与子偕老。吴烨觉得这个很有意义。

  第一次牵手,被物品记录下来,可以在老了翻出来看看,一定很有意思。

  “这个就给你保存了,希望以后你孙子翻出这东西,问你这是什么,你回答的是:你奶奶和我第一次牵手的纪念品。”

  “而不是:你凌奶奶和我牵手的纪念品。”

  听到这个话,吴烨忍俊不禁,旁边的情侣都笑了,还让男朋友听清楚。

  然后男生回答你也不是初恋啊!也不是第一次拉手,两人就吵起来了。

  拿到摆台的时候,吴烨付了200多块钱,不便宜,但是吴烨付的很开心,一直拿着时不时看一下。

  值得。

  “真好!”吴烨说道。

  凌晨看了看他,把他手拉住,也是十指紧扣,然后在物吴烨面前晃了晃。

  “再好…那也是死物,记得这才是活生生的,才是你要珍惜和爱护的。”凌晨说道。

  吴烨明白,他把摆台放到袋子里,然后拉着凌晨的手,就一直没有松开过。

  和凌晨在一起,她好像一直在教自己很多东西。不管是道理还是观念,她都在教。

  “姐姐,你发现没有,你一直在教我!”吴烨问她。

  凌晨知道,她很清楚,而且是有意识的在引导吴烨。她希望,吴烨可以变得更好。

  “大部分的恋爱,最开始,其实都是女生教男生,因为女生其实懂事更早。”

  “恋爱的是个,教他做家务,洗衣服,做饭做菜,买衣服,煮红糖水,选首饰,化妆品,看衣服尺码,选创可贴。”

  “但是很遗憾的是,很多人都是把男朋友培养好了,把他从什么都不知道的憨憨,变成了体贴温柔的对象。”

  “他却变成了别人的男朋友,把好的,都留给了别的人,你说是不是很遗憾?”

  吴烨看了看她,点点头,又摇了摇头。他的想法和凌晨不一样。

  “每一段无疾而终的感情,都是遗憾的,因为无疾而终更多,所以每一对终成眷属饿饿的情侣,都是令人羡慕的。”

  “我坚信,我是终成眷属那个,而且一定是和你。”吴烨说道。

  凌晨看着远处的灯火,转过头对着吴烨笑了笑,她其实也坚信。

  有志同道合的目标,相当契合的观念,互补的性格,她们起码可以走很远。

  回去的时候。

  两人并没有注意到洛白和田甜,反而是他们看到了吴烨两人。田甜和洛白都盯着吴烨,洛白是假的生气,田甜是真的。

  “虽然这样说很难受,但是你没发现他们很般配吗?”洛白说道。

  田甜:???

  哪里般配了?怎么般配了?

  “没有觉得!”田甜很直接的说道:“哪里都没有!”

  洛白笑了笑,看样子这姑娘对吴烨怨念很大,他得寻思一下,怎么样不让她给吴烨制造麻烦。

  吴烨和凌晨已经上楼了,电梯里的王哥两口子看着手拉手的吴烨和凌晨,有些目瞪口呆。

  王哥感慨万分,年轻人发展也太快了,不是说刚分手吗?

  王嫂则是看了看吴烨,有点惋惜,小烨怕是要受伤害了。

  上次见面凌晨和对象分手,这次就和吴烨在一起了,写一次见面…小烨不知道能不能稳住。

  “你俩还真是郎才女貌,太般配了。”王嫂虽然心里嘀咕,但是毫不影响她表达夸奖。

  王哥没有说话,听着老婆言不由衷。

  吴烨和凌晨笑着打招呼,王嫂一大堆问题,问得凌晨尴尬,一直到电梯到了,她才和王哥离开。

  吴烨两人松了一口气。

  “你家,我家…还是我家吧!”吴烨做决定。

  刚才已经吃过饭了,单纯的就是在家里聊聊天,总比一墙之隔开视频好些。

  “给我画幅画呗!”凌晨说道。

  吴烨想了想,故意说道:“贴近自然的风格行不行?”

  凌晨脸红,疯狂捶他:“自然啊!你有证的话可以!”

  吴烨一说,她就知道自然是什么意思,她看过好多油画的。

  吴烨削着画笔:“姐姐,你不要想的那么低俗,自然风格,很多大画家都画过。”

  又挨揍了。

  吴烨老老实实的给她画画。

  “不知道几百年以后,会不会被后代拿去拍卖,然后说这是我祖爷爷的爷爷的爷爷画的,祖爷爷的爷爷的奶奶。”

  凌晨忍俊不禁。

  也不知道,那时候能拍卖出去多少钱,要是保存不好,估计都找不到了。

  富不过三代,不知道以后孩子能不能守住家业。

  “今天我回家了!”吴烨说了一句。

  凌晨认真听着,吴烨没说了,凌晨好奇心起来了。

  “然后呢?”

  吴烨笑了笑:“也没有说啥,就说让我早点娶媳妇儿。”

  凌晨给他一个白眼,还早着呢,一时半会是不可能的。

  铃铃铃…凌晨的电话响起来。

  凌晨顺手拿起来递给他:“你接一下,不是说不能动嘛。”

  吴烨拿过手机:“谁打的?”

  “不知道,陌生号码!”

  吴烨回答:“我帮你接一下,你别动!”

  陌生号码,估计又是推销东西的,遇到这种号码,吴烨都是听一下对方目的,然后秒挂。

  “喂!”吴烨接通。

  “喂,你好!”那边没有说话,吴烨又问了一声,结果对方挂电话了。

  他很疑惑,把手机还给凌晨,凌晨也没有没有当回事,把手机丢在一边。

  ------题外话------

  欠更27

梦想岛中文    我不是那种富二代
上一章
书页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