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书页

0097 营养更不上

梦想岛中文    我不是那种富二代

  晚上,一点多的时候。

  马东西家里,妻子陪着他在餐桌吃晚饭,老公又加班了,回来太晚了,孩子都已经睡过去了。

  早出晚归的,孩子一天都没见到他几面,她都怕那天孩子连亲爹都不认识了。

  饭菜都是她刚加热过的,已经没有刚炒出来的味道好了,才刚把饭菜上桌,他一边吃,又开始一边忙工作了。

  回来也是忙,在外面也是忙,还要加班,她担心这样下去健康状况会出问题。

  黑心老板啊!

  把她老公当拉磨的驴了不是?就会欺负踏踏实实的老实人。

  “老公,赚钱虽然重要,你也要注意身体,天天这样熬,人会垮的。”

  “你是家里的顶梁柱,得注意身体健康。”

  她又开始唠叨,不过马东西没有了曾经的厌烦,反而感觉心里暖暖的。

  她只会心疼自己,话多,也是因为担心,马东西对着她温柔的笑了笑,转头看着电脑上朋友发来的资料,一边开始扒饭。

  “我们现在筹备的新餐厅,老板光是买房子,就花了五千万,再加上装修又是几百万出去了。”

  “现在大部分事情,都是我在主持,老婆,你也知道,这是我的一个机会,我得把握住。”

  “这个世界就是这样,老板出钱,员工拼命,我不是零零后,为了家,也不能那么任性啊!”

  “等我稳定了就好了,老板年轻有钱,公司潜力大,我现辛苦一点,也得抓住机会。”

  吃了不少东西,他感觉饱了以后,马东西喝了一口浓茶提神,继续做着自己的工作计划。

  装修完之前,他要把厨师落实,要把供应商落实,还有服务人员,设备这些都弄好。

  确保能正常开业,然后还要对接营销计划,给餐厅做定位,做规划。工作很多,压力很大。

  高级餐厅,不是那么好做的,并不是装修好就行了,第一关,也是最重要的,就是厨师。

  厨师就是关键,王春花那边,他早就已经交代过了,只是还没有着落。

  她也在努力。

  不过那些好的大厨,都在自己开店,或者工作很稳定,她挖人不容易。

  偏偏厨师又是核心。

  第一个问题都没有疏通,他只能先做其他的工作。

  看着老公又开始沉迷工作,他旁边的老婆叹气,心疼的同时,也有些无能为力:“老公,为了这个家,辛苦你了!”

  那句不敢任性,听着何其无奈。

  以前的马东西,不是这样小心谨慎的,也没有现在圆滑世故,自从孩子出生以后,他变化就越来越多了。

  为了家,起早贪黑,马东西整个人,最近因为没有充足睡眠,而显得疲惫。

  健身他都只能选择晚上,大部分时候,他根本没有时间。

  作为他的妻子,除了能把家里打理好,把孩子照顾好,管着一家人的衣食住行。

  她帮不上马东西其他的忙,虽然很无奈,但是事实就是这样。

  “我们老板有钱,听他的意思,新项目做完了,今年可能年底还有分红。

  “如果拿到手多的话,我们把贷款还一部分,以后压力我们就没有那么大了。”

  “过完了年,明年带你们娘俩出去旅游,就去马尔代夫。今年回家,也要带爸妈和岳父岳母去做个体检。”

  她就听着马东西絮絮叨叨的计划着,只感觉有些心疼他,马东西没有说累,但是她很清楚,这几年他也累。

  如果不是为了赚钱养家,谁愿意大晚上的,加班到一点多?还不是因为希望。

  “老婆,我知道你心疼我,但是我们总要给孩子一个更好的条件。”

  等工作稳定了,还要把二胎计划提上日程,现在累,以后可能会更累。

  现在的情况,不努力可不行,很多人已经摆烂了。看了看打哈欠的老婆,马东西缕了一下她的头发:

  “你先去休息吧,我马上弄好了。”

  其实还有很多工作没有做完,想了想,他站起来收拾了碗筷,保存好资料。

  要监督装修,要做新店的规划,还有烤肉店,也要并入餐饮公司,老板给他一个统筹经理的位置,他的把这个位置做稳。

  不止是因为涨了工资,他不想被淘汰。

  现在的职场,太卷了。

  烤肉店的副店长,上岗就干的兢兢业业,还加班加点,卷的要死。

  他要是不努力,说只会有被更努力的人淘汰掉。

  收拾好家务,他回到卧室,马东西看着她关上电灯。

  “等这边稳定了,我们就再要个孩子!”马东西说道。

  “好!两个孩子的话,家里也热闹。”她答应下来,没有说丧气话。

  以前马东西说:怀上再说,反正不结婚也没有钱,结了婚还是没有钱,现在有娃了,还是没有多少钱。

  就是没钱,才要更加努力。

  “老公,你今天是不是很累?”

  听到这个话,马东西叹气,这是一句话,但是却是另一个意思。

  “要开小会?”

  她嘿嘿嘿笑:“烟你戒了,酒也戒了,你这意思…是准备把我也戒了?”

  “没有!你别乱想,应该是没有开会的状态!”马东西无奈。

  烟又开始抽了。

  但是这个…调动不了情绪。

  以前是念头当火星,一点就燃,现在是烤着,都得烤半天。

  “没事,我是!马蜂!”

  马东西:“……”

  火已经烤上了!

  早上的时候,吴烨起了个大早,把唯一一点胡须刮干净,没然后又冲了个冷水脸。

  火山灰洗面奶洗了一下,对颜值来了个0.5的提升,以前他不用这个,现在是尝试。

  真香。

  不了解不知道,了解以后才发现,男生用的化妆品居然还很多。真爷们儿能接受的最大程度,就是洗面奶了。

  洗面奶yyds。

  新牙膏,唇齿留香,就算是收拾差不多了,去楼上换了运动装。

  吴烨警告了小弟一番,让它不要自作主张,现在还不是棒打鸳鸯的时候。

  练剑的人,多少会些舞枪弄棒的功夫。

  不过经年累月的功夫,不是关键时候,不能随意用出来。

  “再让我丢人,在胡作非为,我就把你缠起来。”吴烨警告一番。

  一都不懂事,把姐姐吓着了,有心理阴影了怎么办?只考虑眼前,不考虑长远怎么行?

  在镜子里看了看自己形象,吴烨才把两个保温杯拿上,准备出门去喊凌晨。

  吴烨刚准备敲门,凌晨就出来了,手上,还拿着一条大号的运动裤,递给吴烨:

  “咯,弟娃儿,给你的。”

  凌晨表情怪异,吴烨就知道,还是上次的问题。

  “东西我收下了,但是我保证,上次是意外情况,这次肯定不会。”吴烨说道。

  当时想象力发挥过度了,其实只要不过度,你不会出现不可控的情况。

  总归是自己的东西,站不站,他可以说了算,偶尔才失控。

  凌晨拍了拍他肩膀,点点头:“弟娃儿,你没发现你是干柴吗?”

  吴烨想不承认,但是又觉得好有道理,二十来岁,不正是干柴吗?确实不是生柴,都点不燃。

  他应该是枯草,易燃物。

  “而我在你眼里,往往又是火星,老师都教过了,不要乱指着别人说话,你得注意。”

  不经过同意,就自私的指着她说话,凌晨觉得这样不好。

  指着别人说话…这话说的,他又没办法反驳了。

  人无法做到抗拒和控制本能,想法来自于视野,单纯的念头,不是恶意。

  想象力,作为人的翅膀,总不可能不要,也没有开关。

  凌晨说她是火星,没有一点自恋的意思,确实是实话实说。

  对吴烨来说,她是火源,吴烨又是易燃物。

  非非啊!

  “不要害羞,姐姐作为过来人,是可以理解你的,你们年轻人都这样。”凌晨打断他的思考。

  吴烨掐了掐她脸,她这个虚假的过来人,就是给自己找个鼓劲的理由,脸都红成什么样了?

  吴烨回去换裤子去了,凌晨没忍住笑了,她其实就是怕吴烨尴尬而已。

  已经查过资料,视觉动物的联想能力都很恐怖,只是单一画面,都足以让弟挨揍。

  那句话怎么说的:求求你了,你不要再发了,营养跟不上了。

  足以说明很多问题。

  对画面和连续画面,所产生的自制力,几乎为零。

  也不知道弟娃儿,奖不奖励自己?

  凌晨拍了拍自己红彤彤的脸,开始看着墙上的广告分散注意力。

  生宝宝,到伊美。

  没过多久,吴烨打开门出来。

  “感觉这条裤子太大了!”吴烨看了看裤子,感觉有点怪。

  他不太习惯穿大一个尺码的裤子,还是觉得不协调,看起来有些像裙子。

  “就是大点才有效果,不然买它干什么,就是为了遮丑。”凌晨已经不脸红了。

  调节能力还是很好的,只要不在脑子里有画面,就不影响她。

  “其实也不丑!”吴烨认真的说道。

  凌晨捶他一拳,丑不丑的,她又不是什么都不知道。

  现在的姑娘,哪有百分之百什么都不知道的,课本上还有不少的知识呢。

  “呵呵!”凌晨按下电梯。

  进电梯的时候,吴烨就拉着她的手,没有松开,对于拉手这个事情,吴烨乐此不疲。

  换着方法拉,就像是发现了玩具一样。

  看得凌晨无语。

  幼稚鬼,拉手有什么好玩的,还那么认真。

  “姐姐,我发现你的手真柔和。”吴烨拉着她说道:“咦…居然胳膊也是,哈哈,手臂居然也是。”

  吴烨发现了新世界。

  凌晨看了看他,刚开始没有说话,忍他很久:“你最好适可而止!”

  再过去,那特么还是胳膊?寻思什么真以为姐姐不知道呢?

  吴烨把手从她胳膊上收回来,适可而止,再多就不行了,过了她接受的那个度。

  现在还不是时候。

  以后…你信不信我都可以?

  出电梯的时候,吴烨还是没有松开,拉着她往前走,让凌晨有种错觉,总觉得吴烨身边有很多喇叭。

  一直在高喊:看,我有女朋友哦!

  特别是那些单身的路过,仿佛还能听到:我有女朋友哦,你居然没有哎!

  她感觉,吴烨心理上,应该是这种想法,牵着手,刻意的宣告着她是自己男朋友的事情。

  弟娃儿很苟啊!

  现在都没有表白,就想白捡个女朋友回家,那有这么好的事情。

  凌晨灵机一动,想了个办法,改天她的制造个气氛,似亲非亲的关键时候,问他现在是什么关系。

  说不好,就不同意。

  气死他。

  “姐姐,你在打什么坏主意?笑的那么坏!不怀好意。”吴烨问她。

  注意到她的表情,吴烨问了她一句,看表情就知道,肯定在想什么坏事。

  凌晨摇摇头,给他一个很老实的表情:“还不怀好意,不要胡乱揣测我得想法,我要是怀了个好意,你要吗?”

  吴烨笑了笑。

  “可以先怀!回头一起努努力,就是哪吒我都要。”吴烨回答。

  想都不要想。

  没有船票,不能上船,而且带行李的话,得有证。

  吴烨一路牵着她,凌晨倒是感受到了一把男友力,有个对象其实感觉不赖。

  两人到了运动场的时候,吴烨没有看到那个转圈圈的老大爷,倒是发现好几个大妈在讨论他。

  让人印象深刻,恋恋不忘啊!

  凌晨带着他热身,她非要教吴烨正常的热身方式,吴烨只好跟着练。

  平时吴烨就是跳跳蹦蹦,就算是热身了,最多扭扭脚踝。

  凌晨还是觉得不行,怕他扭到脚,她现在总爱管这些小事情。

  比如吃早餐要吃完,头发要经常洗,衣服要经常还,家里的厨房要深度打扫等等。

  吴烨觉得她这是女友化的表现,谈恋爱以后,女生最大的变化,就是管男生。

  男生最大的变化,就是不再在意形象,而且在一起越久,越不在乎,结婚以后,表现更厉害。

  核心思维就是,我又不去撩人,打扮有屁用。

  “别往后躲,站到旁边来!”凌晨指了指自己旁边的空地。

  吴烨摇摇头,站在凌晨身后两步:“其实,我喜欢站在后面。”

  这块属于是风水宝地,风景好,还练脑。

  不过他还是被凌晨拽到了旁边,没有给他发挥想象力的基础。想法被扼杀,吴烨只能老老实实的站在她旁边,和她做一样的热身动作。

  “姐姐!你饿不饿?”吴烨拉伸着手臂问她。

  凌晨奇怪的看了他一眼,平时都是跑完步再吃东西,吴烨昨天没有吃饱饭?

  “你饿了?”

  吴烨摇摇头,活动了两下,然后才说道:“看,我在帮你热菜!”

  凌晨哭笑不得,拍了吴烨几下。

  开始跑步的凌晨,才发现脑子里都是吴烨说的热菜。

  一不注意,思绪又开始跑偏了。

  吴烨一直跟着她跑,注意到凌晨心不在焉的,吴烨刚准备提醒她一下,凌晨就差点跌倒了。

  眼疾手快,早有准备,动作迅速的吴烨,一把把她捞起来。

  哇哦!

  抱抱!

  “别分神。”吴烨说道。

  凌晨愣愣的点点头,好一会儿才嗖一下,从吴烨臂弯弹起来。

  差点沉迷。

  “主要是因为你,老是说那些。”要不是他这个罪魁祸首,她怎么可能分神。

  “是嘛?姐姐你想象力很丰富嘛。”吴烨笑嘻嘻的回答。

  认真的跑步,凌晨看着今天老实巴交的吴烨,感觉就很奇怪了,和平时完全不一样。

  吴烨其实是怕出糗,兔叽蹦跶,就像是连锁反应,总能把他记忆深处的画面连贯起来。

  为了不乱指别人,也为了不让别人发现他乱指,吴烨选择了做君子。

  金乌刺眼,月兔…晃眼。

  好吧,他还是没有控制住自己的那对招子,继续余光…中!

  吴烨一点都不经夸,凌晨算是发现了,狗改不了吃屎。才过不到半分钟,他实现就不正了。

  “你这眼睛,是不是总有它自己的想法?”跑了半圈,凌晨才问他。

  至于为什么是半圈,大概是看到吴烨喉结动了吧。

  吞口水了都。

  吴烨目视远方,义正言辞的表示他没有,凌晨撇撇嘴,不敢承认,吴烨向来如此。

  凌晨继续跑步,吴烨在观簸。

  嘶溜。

  若不是牛魔王在提醒他,他可以观山良久。

  跑完步以后,吴烨拉着她,慢慢走,一个大兄弟从吴烨身边跑过去的时候,好奇的看了他一眼。

  他一直在这里跑步,上次他们来的时候,两人都还隔着两步距离,现在居然就牵手了。

  还真是越漂亮的女孩子,就越没有人追啊!

  为了验证一下,是不是越漂亮的女生越没有人追这个理论,他跑到场边,问了一个漂亮女生。

  “小姐姐,可以加你个微信吗?”

  女生没有说话。

  她不远处坐着的男人跑过来,咄咄逼人的问他:“你特么当我面,还撩我老婆?”

  “大哥误会!”跑路男说完,他直接跑了。

  感慨自己流年不利,没想到居然是结婚的,看着身材也不像。

  吴烨和凌晨不知道后面发生了什么,两人散着步,走了一圈,吴烨练了一套慢慢悠悠的剑法。

  凌晨在旁边比划,说她都看会了。

  吴烨只是笑笑,练剑的时候,需要配合呼吸节奏的,慢下来的还有呼吸。

  又不是磨剑,那就是有多大力气使多大力气。

  练完剑,吴烨带着她离开,来早练的人越来越多了。

  “你的大g呢?”吃早餐的时候,凌晨问他。

  吴烨讲了一下那天遇到的事情,凌晨听的目瞪口呆。

  “所以那辆m8也是你的?”凌晨一直以为,停在自己车旁边的那辆m8是其他人的。

  吴烨点点头:“回头一起去兜风,不过我还是觉得空间大一些好,施展的开。”

  凌晨给他一个白眼,施展,就是房车,现在也不考虑这个问题。

  “下次我们早点去兜风,然后早点回来。”吴烨说道。

  “为什么?”

  吴烨给她举例子:“你看啊,假设晚上一两点,你在外面,发现一辆车里,后排锁着两个人。”

  “正在发生恶性事件,女的一直在喊救命,你怎么办?”

  人家那明明是…什么就恶性事件了?根本不是那么会事。

  吃过饭,两人就分道扬镳了,凌晨要去上班,吴烨要去一趟老吴哪里。

  昨天就给他打电话了,说让他过去一趟,回家洗澡换衣服出发。

  吴烨到地下停车场,就看到凌晨的车没有在原地。

  “真是敬业!”

吴烨感慨,他都开始摸鱼了,凌晨还是那么认真  寓见酒店。

  吴烨把车停在酒店停车场。

  在一楼的时候,吴烨费了半天劲,才到了老吴的办公室。

  前台尽职尽责的问他,是不是住宿或者吃饭,听他说找董事长,然后又问他找董事长有没有预约。

  最后,还是服务员把他带到老吴办公室门口的。

  总部就在这里,办公室,和公司也是在这里。

  老吴的办公室,一大面墙都是书架子,然后才是文件柜,茶几,沙发,布局很简单。

  单调,协调,没有多余的东西,一切放的整整齐齐,就像是有强迫症一样。

  整个办公室,被他收拾的干干净净,一尘不染。

  有人说,心思越是简单的人,房间就喜欢点缀越多东西,心思越复杂的人,反而房间点缀越少。

  前者需要填充,后者需要放空。

  吴烨一直都觉得自己老爹,属于是那种心复杂的人。他很多话不说,但是他门清。

  “刚才上楼,就被前台盘问了半天,最后还给您打了个电话,才到您办公室,防的太严了。”

  吴烨坐在椅子上,老吴在跑茶,他还是一如既往的手法熟练,最后把一杯深色茶汤放在吴烨面前。

  茶香四溢。

  “你妈来的时候,没有人拦她,也没有人问她来做什么,有没有预约等等。”老吴回答了一句。

  吴烨无话可说,言外之意无非就是自己家公司员工,都不认识他。

  在老吴看来,这不是员工的问题,而是吴烨自己的问题,但凡他多来几次,也不会有这种情况。

  “您找我过来,不会就是给我说这个吧?”吴烨喝完茶,老吴又给他倒了一杯。

  吴烨松了一口气,直接找上门被教育的可能性很大。

  老吴摇摇头,指了指旁边的盒子,那是一个四四方方的纸箱,没有任何包装,吴烨好奇的看了看。

  “那是什么?”

  “一套很好的音响,朋友要出国,特意问我要不要,我感觉还不错,就留下来了,准备送给你。”老吴回答。

  吴烨诧异的看了看他。

  后走到箱子旁边看看情况,看了看,揭开箱子的纸壳,边缘全是泡沫。

  一个方方正正的音响就在中间,被保护的很好,吴烨蹲下来,看了看音响表面,岁月痕迹不轻。

  还有不少的唱片,吴烨拿起几张看了看,外壳写着某某收藏字样。

  “您这个朋友,这是已经家道中落了?”吴烨问道。

  老吴点点头:“躲灾去了。”

  吴烨大概懂这个意思了!尝试着搬了搬音响,自己一个人,也可以搬的下去。

  把箱子放好以后,吴烨才回到茶几旁边:“挺好的。”

  不是价值问题,而是心意问题。

  对吴烨来说,收到礼物很开心,其实不在于多少价格,是礼物就可以。

  “这是好东西,市面上很难得有这种好东西了。”老吴说道:“有时间,就多听听那些音乐家的音乐,沉淀一下灵魂。”

  总感觉,老吴觉得他飘了一样,所以需要沉淀灵魂了。

  音响这个东西,这种发烧友才玩,吴烨以前都没有接触过,这还是第一次见到。

  “不要用怀疑我没有眼光的表情看我,你那是孤陋寡闻,你连那些音乐家的名字都不知道吧?”

  “你看,你这个表情,恰巧说明了我猜的很对,这叫什么?没有见识。”

  头发不长,见识还短。

  他确实是不知道那些音乐家的名字,他都没有了解过这些知识,怎么可能知道?

  他也不爱听音乐,现在一心扑在事业上。这东西对他来说,有点可有可无的。

  “不喜欢的话,就给我留着。”老吴回答。

  看表情,就知道他不喜欢。

  “没有,挺喜欢的,您都这样说了,我试试看站在巨人的肩膀上,诗和远方,沉淀灵魂。”吴烨回答。

  老吴点点头,多接触一点新的东西,不是坏事,又给他倒了一杯茶,然后才看了看吴烨说道:

  “这几天很忙吗?你妈都抱怨你没有给她打电话了。”

  吴烨点点头,这几天忙着其他事情,一时之间忘记了打电话,今天回去不补一个电话。

  新店一大堆事情,再加上烤肉店也刚开不久,还得和凌晨相处,偶尔洛白和宁渠还要烦他。

  总之事情很多。

  “我回去就打!这几天忙着开店的事情,都有点焦头烂额!”吴烨觉得稍微透露一点。

  老吴果然上当了,好奇心一闪而过。

  他知道吴烨开了个不地产代理公司,但是不知道吴烨还开了店。不过老吴还是克制住了好奇心,没有问他开的什么店。

  “有什么解决不了的问题,可以和我说一下,我看看你不能给你解决。”老吴只说了这个。

  他算是看出来了,吴烨骨子里也不老实。

  他这个当爹的,吴烨做什么他不干涉,但是有困难的情况下,他能帮就帮。

  实在是帮不了的,他也爱莫能助。

  “因为要开店,我想找个大厨,但是现在没有找到。”吴烨说道,这就是最大的困难了。

  核心是厨师,吴烨要先把这个问题解决掉。

  老吴沉思片刻,才回答:“这个问题,你得问你爷爷,他应该能帮你。”

  这是逐级汇报吗?看他自信满满的,还以为他知道呢,结果是让自己问爷爷。

  吴烨答应一声,算是明白了,老吴也没有办法。

  “还有没有其它问题了?”老吴问他。

  他还想展现一下,吴烨摇摇头,没有给他机会。

  其他的问题,都是钱的问题,目前来说,钱的问题,却不是最大的问题。

  来老吴这里之前,吴烨没想过找爷爷问一下,他不知不觉,就陷入思维误区了。

  其实老爷子的朋友很多的,找他的话,其实效果更好。

  “您一句话给我点醒了。”吴烨喝完茶。

  老吴没有说话,他知道吴烨大概是准备做餐饮业,但是多大规模他不知道。

  他估计着,按照不地产公司的利润,可能就是一两百万的生意,再找朋友拆借,也就是五百五顶天了。

  亏得起。

  他一直都停留在,以前对吴烨的了解,不知道吴烨现在,已经奔着几个亿狂奔了。

  吴烨也没有说很多东西,一点一点透露,不准备说现在的具体情况,他们知道一些就行了。

  现在餐饮公司的收益,还不是很大,等到稳定了,吴烨准备再摊牌。

  “如果有什么拿不准的,就给我打电话吧!”老吴说道。

  他还是很高兴的,吴烨自己开始做生意,代表着他自己开始独立了。

  这是个好消息,因为距离他退休,也不远了。

  “暂时还挺顺利的,有什么拿不住的地方,我在找您。”吴烨准备离开了。

  新店马东西在做统筹,吴烨现在稍微轻松一些,因为马东西在帮他负重前行了。

  老吴也没有留他,吴烨走的时候,把音响抱走了,这是送他的。

  看着吴烨离开,很多人就开始窃窃私语了,她们虽然后知后觉,也知道了吴烨的身份。

  到家的时候,吴烨把音响安装好,看着木质外壳的音响,吴烨在一大堆的唱片里,找了一张放进去。

  音乐声缓缓响起,吴烨有些惊讶,然后他站起来,去关上窗户,拉好窗帘,才重新点开播放。

  音乐声音响起的时候,无法形容的感觉涌来。

  闭着眼睛的吴烨,仿佛被拉到了另一个世界,音乐声里的表达,他仿佛听懂了那么一些。

  无比放松的沉迷在音乐里,只是感觉很短就没有了。

  一曲终了,吴烨久久才叹气。

  “那些搞艺术的,难怪都看不起人。”

  吴烨确实是被震撼到了,老吴说的好东西,确实是好东西,这套东西的音质,简直无与伦比。

  吴烨算是发现了,绝对不是便宜货。

  他又换了一张唱片,一直到听完又换了一张,他突然喜欢上了这种感觉,徜徉在别人音乐里的感觉。

  这一刻,他挺想和凌晨分享一下,原来听过了那些大气磅礴,那些悲伤的音乐,真的能让人心里多一点东西。

  站在巨人肩膀上,看到的总是不一样的。

  听歌听了不少时间,吴烨才打电话给老爷子,准备问他一下,厨师的事情,看他能不能有个解决办法。

  打之前,吴烨还满怀信心的,决心问题不大,电话被接通,不过不是老爷子:

  “你娃还知道打个电话?多久不给奶打电话了。”

  没想到,居然是奶奶接的电话,吴烨挠挠头:“奶奶~!”

  还撒娇。

  老太太以前还觉得没什么,现在孙子都成大人了。又不是女娃,撒娇就不习惯了。

  “咦…鸡皮疙瘩都起来了,你娃有啥事?你爷在刻字,可没功夫搭理你。”奶奶的声音传来。

  吴烨想了想,只是说找爷爷有些事情,他要是忙就改天再说。

  老爷子刻字的时候,都是在小房间里,很安静的那种,电话不会带进去,门也是反锁的。

  只有等他刻完字,自己才会出来,要是打扰到他,他会很生气,很暴躁,那就是真的捶人了。

  “你爷说,你娃谈对象了?”奶奶不关心其他的,还是关心这个问题。

  在她看来,这个问题才是最关键的。

  吴烨又和她说了一下凌晨的情况,奶奶在那边哈哈笑,让他努努力,早点生孩子。

  她指望着抱曾孙子。

  老太太可能是好一段时间,没有接到吴烨的电话了,有很多话问他,吴烨一直和她聊了好久。

  “咦…你爷出来咧,额把电话给他,你和他说。”准备挂电话的时候,老太太告诉吴烨了一个好消息。

  电话被老爷子拿过去,问他什么情况,吴烨想了想,就说打电话问一下而已。

  老爷子生气了:“让你娃说你就说,遮遮掩掩干啥?”

  吴烨被他说了一顿。

  最后他还是告诉了老爷子,老爷子叹气。

  “刻字现在确实是不赚钱,大孙都更喜欢做生意咧。”老爷子的话,把吴烨扎了一下。

  老爷子一直很热爱篆刻,老吴是不喜欢,吴烨更多的,是因为老爷子喜欢,他才慢慢喜欢上篆刻。

  但是她不是老爷子那种热爱,吴烨知道,他一辈子都成不了大器。老爷子说他有天赋,但是他没有吃这碗饭觉悟。

  “爷爷,篆刻我都还在练的,回头拍照片给您看看。”吴烨表情有点心虚。

  最近三天打鱼两天晒网,刻字练的不多,心思全在谈恋爱上去了。

  老爷子只说好,然后就说帮他问一下厨师的事情。

  挂了电话。

  吴烨知道老爷子不开心了,老吴不知道为什么原因,让他找老爷子,但是吴烨确实是刚才,才想到这茬。

  已经晚了,老爷子又不是听不出来他有事相求。

  吴烨说了,他都没有多说什么。

  一直有匠气的老爷子,不喜欢就是不喜欢,面对吴烨,这一次他却什么都没有说。

  吴烨家里。

  坐在沙发上叹气,感觉自己干了一件傻事,如果不是因为这个事情,起码老爷子不至于生气。

  他反思了一下,如果是外人,明知道人家不喜欢,他可能就不说了,但是自己家人,他反而说了。

  本来都想到不说了,被老爷子问了一下,他就说了。

  说完就后悔了。

  魔都几千公里外的地方,老爷子坐在椅子上,还有石头粉末的手,放在了椅子把手上。

  他默默的没有说话,旁边的老太太给他泡好茶,放在他旁边。

  “他爹,是不是感觉手艺后继无人?”老太太帮他揉着胳膊。

  老爷子叹气,老祖宗留下来的手艺,他不想断在他这个是位置。其实就算是学艺不精,也是会,而不是后继无人。

  很多东西,孩子不愿意学了,他感觉到了很深的难过,对手艺断代的情况而难过。

  逐渐的,留下来的很多东西,都被淘汰了,他作为一个传承人,也没有做好传承。

  孩子都不喜欢这个,他没办法啊,找徒弟也不是没有找过,有几个能喜欢这种不赚钱的活儿?

  都是当爱好。

  “儿孙自有儿孙福,不喜欢也不能勉强,大孙起码还愿意学。”

  老太太劝他。

  老爷子看了看她,喃喃道:“他那是爱好,不是当真。”

  老太太语塞,他什么都看的门清,只是不说而已。

  “难得找你,你总不可能不管,这么多年,也就是孙子,你看儿子求过你吗?”

  老爷子喝了口茶,叹了叹气,想了好久,才找到一个电话号码,给对方打过去。

  等了好一会儿,才被对方接通。

  “老石匠?”

  “老伙夫。”

  “你个老石匠,向来无事不登三宝殿,说吧,今天是什么事情?”对方直言不讳。

  他们都不是喜欢弯弯绕绕的人,向来有话直说,有屁快放。

  而且都是朋友,没有那么多客套。

  老爷子爽朗的笑了笑:

  “老伙夫,你孙子出师了吗?我孙子开了个饭馆,缺个掌勺。”

  对面沉默了一下,没有立刻答应他,而是说问一下孙子的意见。

  老爷子说没有问题,有想法的话,让他们年轻人沟通就可以。

  又聊几句,才挂了电话。

  老爷子挂了电话以后,丢开手机,躺在摇椅上,很是感慨:

  “学成文武艺,货与帝王家,御厨世家,现在也落寞咧!”

  “唉~!”

  终究,事管孙子,他还是打了电话,老爷子旁边的老太太看了看他:“刻半天了,饿不饿?”

  “额想泡泡脚。”老爷子回答:“吃面条就行。”

  老太太又去给他弄热水,然后给他下面条,任劳任怨的。

  “你也泡泡脚,晚上睡的舒坦些。”老爷子把盆挪过去一些。

  老太太也把脚放到水里,另一只手还在家热水。

  “大孙子本来都不想说了,你为啥非要他说?”老太太问他。

  老爷子哼了一声。

  “你说,要是他爹能解决!会问额?问到爷爷了,爷爷能不想办法?”

  “这孩子,他能想到额会不开心就不说,有孝心,就够了。”

  老太太拿着毛巾:“可别说,孙子以前都打电话打得少,现在一个星期打了两个电话。”

  老爷子没有说话,她只是觉得孩子长大了,懂事了,都知道关心人了。

  其实,也代表他开始担心自己老了,对于老人,子女都是格外宽容的。

  “少催他,顺其自然吧!”老爷子看着吴烨发过来照片,仔细的看了看,按着语音会了一句:“刻的什么垃圾,劳资,想捶你娃!”

  魔都,吴烨家里。

听完语音的  看着刻好的东西,感觉挺满意的,还是被老爷子怼了。

  不过,他好像没有那么生气了,吴烨松了口气。

  姐姐,姐姐,快来我教你刻字,我爷爷说要看看孙媳妇有没有天赋。吴烨给凌晨发消息。

  凌晨好一会儿才回过来。

  不行啊!得安慰田甜,她说被公司的人卖了,她爸知道她谈恋爱了。

  这不是很正常嘛?你那里也有你妈妈的人,你信不信?

  凌晨秒回老娘给他们十个胆子,他们都不敢卖我!

  啧啧,这么霸气的吗?吴烨觉得姐姐好飒。

  ------题外话------

  欠更20

梦想岛中文    我不是那种富二代
上一章
书页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