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书页

0068 拉手

梦想岛中文    我不是那种富二代

  早晨的时候,吴烨不知道,他起来没多久,隔壁凌晨也起来了,凌晨也有早睡早起不熬夜的习惯。

  生活习惯和吴烨一样规律。

  有些优点和习惯,大家都有的话,少就叫共同话题,多就叫缘分。

  很搭,就是习惯的彼此重合,以及互补。

  就像是一幕两镜,两人上厕所的时候,一个看视频,一个,都是手肘撑着脸,忍不住发出笑声。

  然后就是洗手洗漱,素颜习惯的凌晨,也就是多抹了几种东西,吴烨是直接上大宝。

  绝大部分男人,都不爱在脸上抹那些奇奇怪怪的东西。

  就像是老天安排好的一样,两人同步率很高的换了一身运动服,凌晨给狗子套上狗绳,吴烨则是在擦剑。

  剑,也得保养。

  同时出门,开门的瞬间,刚走出来的两人,丢都是侧目看了看对方!

  凌晨看到是吴烨,有点发愣,看着吴烨从隔壁开门出来,凌晨很疑惑。

  他不是住楼下吗?

  吴烨则是内心暗喜,还怕遇到她,没想到开门就遇到了。

  “小姐姐你好!我是新搬来的吴烨,以后请多多关照!”吴烨挑眉,看着愣愣的凌晨:“你要说好的!”

  凌晨被他逗笑了。

  “噗嗤…嗯,好的!”笑得乐不可支。

  吴烨在她心里,一直是一个很有趣的人,大概是有趣的灵魂那种,他和别人真的很不一样。

  看着吴烨手上的剑,凌晨好奇的问他:“居然还有管制刀具?”

  “我都说了我不是好人嘛!有個管制刀具,很正常吧?”吴烨笑着回答。

  “抓你!”

  吴烨晃了晃手上的剑,当面拔出来她看了看。

  “刚做邻居就这么大义灭亲?可惜了这是道具,练剑用的。”吴烨回答道。

  吴烨看她好奇,把剑递给她。

  凌晨把吴烨的剑拿在手里,仔细看了看,还挺趁手的,不轻不重,不长不短。

  拔出来看了一下,虽然是金属,但是没有开封。

  原来是样子货。

  “你居然还练剑啊,完全看不出来!”凌晨把剑还给他。

  接过剑,吴烨嘿嘿笑,练了很多年了,练了把魔剑。

  大剑无锋,长剑无指天。剑法太好了,导致每天都很苦恼。

  看着乖乖的星星,它这会儿,居然没有呲牙咧嘴,吴烨感觉它是条心机狗。

  “你不知道,昨天它在阳台上,骂了我一下午!嗓子都干了才停下来。”吴烨指着狗子说道。

  凌晨看了看星星,它摇尾巴,人畜无害的样子。

  吴烨:“……”

  还会演,果然是条心机狗!

  “我管管它。”凌晨按下电梯,转头询问:“你准备去那里锻炼?”

  吴烨按下上行按钮:“天台!”

  居然是去天台,原来是每天都锻炼呐!凌晨默默的记下来。

  知道了对方更多的事情,就像是白纸作画,人物也越来越完整清晰。

  情感堆积也会越来越多。

  “旁边有个体育场,能跑步,场地也大,可以以后去试试!”凌晨没有直接邀请,而是含蓄的建议。

  不过,这话和邀请没有什么区别,吴烨听出来了。

  女孩子表答某些事情,都是含蓄的,不会说的很明白,她们自己其实并不知道,大部分人其实猜不到她们所想。

  “那就…则不如撞日!”吴某人立马回答。

  去特么的天台。

  能多和凌晨在一起待一会儿,为什么要选冷冰冰的天台?美兮兮的大姐姐,难道不是更好的选择?

  遵从内心的选择,凌晨提出来的时候,吴烨内心就选好了。

  姐姐,我跟定伱了。

  “你都这么善变的吗?”凌晨笑出来。

  吴烨看着她,看了两秒,凌晨有点脸红。

  吴烨也不知道他看凌晨的时候,那种灼灼其华,掩饰不住,很明显。

  火辣辣的小眼神让人心慌慌。

  “姐姐知道格力空调的广告吗?”吴烨问她。

  凌晨摇摇头。

  她很少去了解这些详细的东西,只知道董阿姨和老妈关系挺好的,并没有关注她们家的广告。

  “世界…因你而改变!”吴烨看着她回答。

  撩人的时候,一定要看着对方,效果才最好,比如此刻,凌晨的脸红,吴烨尽收眼底。

  啊啊啊,他又撩我!凌晨感觉内心有个卡哇伊小人在跳脚。

  被吴烨看的不好意思,凌晨似嗔非嗔,脸色羞红,桃花晕散,美的某吴心跳加速。

  太有意思了,以后一定要多撩她,就为了这份脸红。

  “我们这种吃米饭长大的人,确实是没办法和你们这种人比!”吴烨笑了笑:“你是吃可爱长大的吧?”

  凌晨躲开一点点,吴烨的话,让她有些上头了。每次碰到吴烨,就开启了上头模式。

  姐姐上年纪了,如此腻呼呼,甜齁齁的话,有点吃不消啊!

  虽然脸红的不行,凌晨还是那样,倔强的嘴硬与生俱来:“哎呀,你差一点就撩到我了哎!”

  姐姐嘴硬。她死活承认,其实就是还想听更多,不过吴烨不说了。

  要适可而止,要张弛有度。竹篮打水是七上八下,竹篮捞鱼要不上不下。

  追姑娘,得拿捏。

  “等会儿舞剑我瞧瞧。”凌晨说道。

  吴烨看着她,她不好意思的拍了拍吴烨,哪有一直盯着人看的,真是皮厚脸厚。

  她没发现,自己第一时间是害羞,而不是觉得吴烨不礼貌。

  终究,不知不觉,她也开始被某个臭小子影响了。

  “姐姐不要这样撩我啊!我和姐姐不一样,没有那么坚如磐石的意志力,我很容易就撩到的!”吴烨回答。

  凌晨:???

  “我没有!”

  吴烨笑道:“装!”

  凌晨:“……”

  装什么了就装啊!她都没有弄明白什么意思。

  “项庄舞剑,意在沛公,敢问沛公?为何撩在下?”

  凌晨才反应过来,原来是这个意思,学到了。臭小子套路太多了,又被套路了一波。

  这辈子走过最长的路,就是吴烨的套路,叔叔可以忍,婶婶都忍不了。

  老娘非要看。

  揪着吴烨的衣领,凌晨凶恶的威胁他:“你这是不给姐姐面子吗?”

  还把吴烨拉进一些,凌晨一脸恶霸欺负普通四眼仔的表情。

  嗯,真正的霸凌!

  吴烨看着她可爱的样子,感觉心跳控制不住的变快了。凌晨自己不知道,她身上的香气,吴烨都能闻到,特别上头。

  好想贴贴。

  这玩意儿以后娶回家,家里一定很热闹。

  可萌可甜,可盐可凶,能霸道,会害羞,能养家,能捶人。

  “给,只要是姐姐你要,我肯定给!”吴烨假装往她那边倒一点。

  脸和脸距离三公分。

  这个距离,最容易产生的情绪,叫做暧昧。

  凌晨脸红的速度,又破了记录,两秒钟。

  开闪。

  把他推了一下,凌晨脸色通红的转过头,感觉心跳要跳出来一样,好在电梯到了,她迅速拉着狗出去。

  完全撩不过他,这个臭小子,吓她一跳。

  吴烨拿着剑,笑嘻嘻的追上她,和她并排走在一起。

  星星讨厌的看了一眼吴烨,这家伙身上,那种讨厌的气味越发浓郁了。

  每次他见到主人的时候,就散发着不怀好意的味道。

  偏偏自己主人,最近也有点沉迷的倾向,主人啊,你可要争气啊!

  他不是什么好人啊!

  星星是记仇的狗,吴烨逗它喊了一下午,要不是凌晨在,它会让吴烨知道什么叫牙尖嘴利。

  吴烨倒是注意到狗子,它老是拉着凌晨往旁边走,生怕凌晨挨着自己近了似的。

  好啊,你这个心机狗!居然妄图破坏,这怎么能忍?

  “养狗平时麻烦吗?”吴烨脑子里合计着计划。

  凌晨摇摇头,星星很聪明,也很听话,不会乱跑,也不会乱叫。

  自己会上厕所,会安静不闹腾,不拆家,还很护主人,她养的很省心。

  “能不能让我试试?我还没有牵过这种大型犬。”

  凌晨没有迟疑,而是把狗绳给他。

  狗子:???

  你在干什么?你傻了吗?他在牵我啊!咬你!

  凌晨看着呲牙咧嘴的狗子,拍了拍狗头:“不许凶!”

  真的,这一刻,狗子失望了,主人和憨包似的,它很绝望。

  我是凌星星,我现在遇到了一个很坏很坏的人…。

  “看,它很乖吧!”

  凌晨炫耀了一下,最开始养的时候,狗子才很小一只,现在站起来比人都高。

  这些年花了不少钱,光是狗粮,就很花钱的。

  吴烨点点头,拉着狗子,它想往旁边跑,就被吴烨拉回来,比力气,它还不是吴烨的对手。

  发现反抗不了,星星还是在反抗,它是一只倔强的狗。

  拉着狗子,吴烨和凌晨散着步,往体育场走去,走的不快,可能是大家都想晒晒太阳的原因。

  阳光晒在脸上,影子拉的很长,交汇在一起,他们谈笑风生,笑容不断,只有狗子是闷闷不乐的。

  悲喜往往并不相通,它敏锐的感觉自己在和主人渐行渐远。

  它和吴烨不共戴天。

  体育场。

  凌晨在热身,她是长期锻炼的人,身材很好,也有锻炼的原因在里面。

  热身动作很专业。

  吴烨一直是跑步热身,然后才是练剑锻炼身体,论起来,吴烨的锻炼量更大。

  早知道有这么一个地方,吴烨都来这边练剑了。

  场地宽敞,也有角落,练剑不受影响,不会不好意思。

  凌晨先跑出去,吴烨紧随其后。

  看着马尾一甩一甩的,吴烨笑了笑,和她并排一起跑。

  和凌晨一起跑步,不光是锻炼身体还挺锻炼意志力。

  两个人并排跑步时候,吴烨注意力,总是被一些其他的东西吸引住。

  牢牢吸引。

  才发现,原来凌晨不止会拳击,还会凌波微步。

  地动山摇,肉跳神惊。

  场面壮观,何其震撼。

  吴烨瞬间,就变成了一个黏性极强的死忠用户。

  男人,总得为未来的孩子考虑。

  不过吴烨目光隐晦,偶尔才正眼看她一眼,其他时候只是落后半步,挑选了最佳的观景位置。

  余光……中!

  凌晨并没有发现,反而因为负重原因,一直脸红,注意到吴烨没有注意到她,她还是感觉脸红。

  有容很苦恼。

  不安分的因素,总是让人很害羞。

  只是没想到,弟娃儿还是个真君子!还说自己不是什么好人。

  明明就是目不斜视真君子,非礼勿视好男人。

  欣赏风景的吴烨,没有注意到凌晨的表情,吴烨要是知道的话,只会说:你对我成见很深啊!我其实真不是什么好人。

  跑了好几圈,吴烨大呼上火。年纪轻轻的,怎么能跳那么离谱?你这样,我更想和你交个朋友了啊!

  受不鸟!受不鸟!

  矿泉水都被吴烨洗脸了,为了让自己冷静冷静,免得出洋相。

  不过效果有点差,好消息是凌晨也跑差不多了,一身汗水,已经把速干背心都打湿了。

  凌晨一边走,一边喝水,脸上都是大滴的汗水,脸红红的,喘着粗气。

  “你都没出多少汗啊!”凌晨看着旁边的吴烨,他好像运动量还不够一样,出汗都少。

  其实我吴烨只是呼吸掌控的好,没有那么剧烈而已。

  “咯,擦擦汗水!”吴烨把纸巾递给她解释道:“我只是出汗少而已。”

  注意力都在其他地方,谁会出汗?神经反馈的都不是跑步,而是跳一跳。

  凌晨擦了擦汗,然后和吴烨走了一圈,吴烨注意到很多不怀好意的目光。

  他离凌晨近一些,给人一种情侣的即视感,免得有人臭不要脸来要联系方式。

  一身速干运动装的凌晨,衣服都是贴身的,一身顶级身材很抓眼睛。

  男人就是这样,双标表现的地方往往是对女生的穿着。自己的对象,捂严严实实,人家的对象…哇塞。

  “我都习惯了,你们男生所谓的欣赏。”凌晨也注意到频频侧目的人,以及让她讨厌的目光。

  她从来不对这些目光沾沾自喜。

  但是也总不能把自己关家里,生活是自己的,还要继续过,讨厌但很多事情无法避免。

  也不可能因为这个,把自己吃成一个圆圈,她才没有那么脆弱呢。

  她练拳,也是为了预防心怀不轨的家伙,结果她还挺有天赋的,打几个普通人问题不大。

  “走了,把外套穿好!”

  不知道为什么,吴烨很不喜欢这种情况,拉了她一把。

  凌晨看着被他拉住的手,有些呆呆的,一直到被吴烨拉到草地旁边,吴烨才松开她。

  她的视线还停在自己的手上。

  “怎么了?”

  看着吴烨递过来的外套,拿到手里,凌晨摇摇头,平静下来的心跳刚才又变快了。

  吴烨居然拉我手了?

  原来被拉手是这种感觉,和左手拉右手完全不一样,区别太大了。

  “没什么!”

  凌晨吸了吸气,然后看了看吴烨,也不知道他是不是故意的。居然占便宜,人家都是眼睛扫扫,这臭小子居然直接动手。

  过分。

  “沛公何故发呆?速速穿衣,我舞剑给你看。”吴烨看她呆呆的,在她面前打了个响指。

  凌晨收回乱七八糟的思绪,把外套穿好,拉上衣服拉链。

  吴烨提上剑,冲凌晨挑眉,给她舞了一套慢吞吞的太极剑法。

  慢的雅痞。

  凌晨:“……”

  我衣服都穿好了,你就给我看这个?

  脑子里翩若惊鸿,婉若游龙的大家风范,和现在慢吞吞的老头健身剑法对比,差距过于明显。

  抽抽嘴角,凌晨深感吴烨是个逗比,没救了。

  “哎,我就不应该抱希望!”凌晨叹气。

  等到练完了,拿着剑跑过来问她感觉怎么样的时候,凌晨看着他,回答道:“给我的感覺……一般!”

  都没發挥,肯定一般,认真了怕你受惊。

  吴烨把剑放在一边,坐在她边上,本来也是练着玩的,又不是真功夫:

  “师傅说我天纵奇才,可惜生不逢时,若是放在以前,必定开山立派,他有杀招无数,奈何不敢传授,怕我误入歧途,也背误人子弟之名,只能教强身健体的劍法,甚为遗憾。”

  凌晨听完以后,忍不住哈哈笑。

  吹得清新脱俗,一本正经,除了吴烨也是没谁了。臭不要脸的劲儿,确实是天纵奇才,天骄当世。

  “先生真知灼见,字字珠玑,你要时刻谨记。”凌晨拍了拍他肩膀:“不行,等让我再笑一会儿。”

  凌晨笑了好一会儿,有点發麻,笑软了。

  看她开心的样子,吴烨也忍不露出一个笑容,要是没有虎视眈眈的星星在旁边就好了。

  凌晨靠着的星星,要是换成自己的话,会更好。

  “笑点也太低了啊!”吴烨忍不住说道。

  凌晨点点头,她笑点一直很低别人觉得不好笑的,她就觉得很好笑。

  尴尬的是,几个人一起聊天,她突然就忍不住笑,别人都很疑惑她笑什么。

  “祖传老中医,专治笑点低,认准吴烨,还你健康。”

  凌晨推了他一下:“不要逗我笑,我已经笑麻了。”

  缓了缓,两人慢慢悠悠的往小区走,在小区楼下吃了个早餐。

  很巧的是,豆腐脑大家都喜欢辣的,油条都喜欢裹着薄饼的,包子都喜欢吃大肉的。

  夭寿啦,这个女人为什么和我这么默契。

  当然,凌晨也在疑惑这个问题,这个臭小子为什么喜欢的和她一样。

  “你们还真是郎才女貌,天生一对,吃东西口味都一样。”老板放下早餐的时候,还夸了他们一句。

  对视的吴烨和凌晨,脑子里同时回荡着老板说的天生一对。

  上头!

  凌晨吃着豆腐脑,掩饰着害羞脸红:“哈!真辣!”

  吴烨也点点头,掩饰着激动:“嗯,确实辣!”

梦想岛中文    我不是那种富二代
上一章
书页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