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书页

0074 吻手礼:对,我是西式礼仪

梦想岛中文    我不是那种富二代

易枝姬足浴  吴烨和洛白刚到足浴门口,看着闪闪发光的门头,吴烨拍了拍旁边的洛白肩膀:

  “老夫作为一个正经人,你为何总带我来这种地方?”

  看着五颜六色的门头霓虹灯,吴烨就没有什么消费欲了。

  钱要花在对口的事情上,不要花在易枝姬上,别说一只,伍枝姬都不行啊!

  “老夫我也是正经人,放心吧,只要我们不加钱,老板就很正经。”洛白很懂的样子。

  这方面,还是他研究的最多,吴烨几人捆在一起,都不是他对手。

  不知道为什么,总感觉去这种地方,洗着洗着就会有一群便衣冲进来,把自己按在按摩床上。

  虽然很多地方也很正经,但是这家店,看名字就不那么正经。

  老板深谙营销之道。

  “我带你来是洗澡,不是让你洗枪,能不能不要一副,我把你往犯罪道路上带的表情?”

  吴烨感觉这就是一条不归路,一入洗浴深似海,从此属性权点开。

  “我没经验!”吴烨回答,没经验啊,贱笑了,贱笑了。

  “看你如此和回家一样的熟练,难道你常来?”吴烨问他。

  吴烨想到了回家的诱惑。

  洛白摇摇头,他也不经常来,偶尔来,吴烨几人都不来,他也很少来。

  主要是有时候感觉腰酸,特别是遇到势均力敌的打架对手,往往打的难舍难分。

  腰酸背痛的时候,才来按一下,这两年来的多点,以前几乎不来。

  他最喜欢的,地方还是黑灯瞎火的酒吧,而不是足浴。

  十分钟后。

  两人泡在池子里,洛白滔滔不绝的和吴烨说着桑拿,按摩,泡脚,洗浴,的各种不同之处。

  以及各种好处坏处,像一个养生专家似的。

  吴烨虽然不懂,但是大受震撼!

  在洛白充满蛊惑性的语言里,他居然产生了一丝丝好奇。

  果然,回家的诱惑。

  吴烨系着一条白色浴裙,手搭载池边,淹过腰部的水温度刚刚好,温暖的很。

  洛白坐在吴烨旁边,舒坦的伸展着手脚,表情相当哇塞。

  “我没骗你吧!泡澡挺舒服的!”洛白笑嘻嘻的问他。

  吴烨点点头,确实感觉不错,只是泡澡的话,以后可以常来泡一下。

  吴烨接受一切正经的。

  “等会要不要给你找个师傅搓背?下泥那种,贼带劲。”洛白安排道。

  吴烨摇摇头,这个就算了。

  他怕痛,自己用搓澡巾都感觉疼的不行,人家师傅来,估计得更疼。

  那是带劲?那是受罪。

  “你这个大忙人,不去忙着插花,今天找我,就是为了泡澡?”吴烨好奇的问他。

  他估计着,洛白这家伙,指定有点什么事情。毕竟比起陪兄弟泡澡,陪妹子喝酒对他来说更有意思。

  他可忙的不行,一年三百六十五天,前女友保守三百。

  “颜值本来就是编贬值的东西,对于贬值的东西,通常不应该考虑花大价钱购入,而是租赁懂吗?”

  虽然我不认同,但我居然觉得好有道理。

  很多东西都是这样,可能很有道理,但是你并不一定会去做,就像是洛白这话,吴烨就是反其道而行之。

  “这個屁我认了,说正经的。”吴烨看他还想说什么,赶紧打断。

  他那一套渣男优势论,能掰扯一晚上,还能接着掰扯一个白天。

  “我最近开窍了,突然想着做点生意。”洛白一本正经的回答。

  吴烨一愣。

  那么严重吗?居然开窍了?呸…做生意?

  “开窍疼……不是,做生意是认真的?”吴烨问他。

  洛白:“……”

  不知道吴烨想到哪里去,反正看表情不是什么好想法。

  点点头,洛白回答:“很认真!比和初恋差不多。”

  大家都在发家致富,都开始做生意了,他也不能守着个二奢店,虽然很多仿真名媛小姐姐来卖二手奢侈品。

  还是想做点赚钱的事情,免得以后他们一个个自力更生,开迈巴赫的时候,他只能开大奔。

  吴烨琢磨这个比喻应该是很严重了,毕竟那之后就没有认真过。

  终是深情被辜负,从此踏上海王路,居然和初恋一样认真,估计是被大家刺激了。

  “你爸不是说,让你好好败家当富二代,不要瞎折腾吗?”吴烨问道。

  洛白家,和吴烨家,完全是两种教育方式,老洛觉得男生就是要玩腻了,才能好好工作。

  所以他爹只管给零花钱,洛白怎么花是他的事情,只要注意健康完全就行。

  老吴恰恰相反,零花钱给的不多,还不让吴烨过的乱七八糟。

  吴烨一度差点和那些,用信用卡的富二代一样落魄。

  “我还是想好好做点事情,刚拿了点钱,想着开个休闲酒吧,就在公寓楼下,伱感觉怎么样?”

  洛白征求他的建议,吴烨专业比他对口,他是学土木工程的。

  他选的,也是自己最拿手的行业,酒吧就是他最熟悉的地方。

  各种装修风格,音乐,布置摆设,还有酒水小吃等等,他都知道。

  他很清楚自己想做成功,只能在自己最熟悉的领域做,这样才能增加成功率。

  很清醒。

  “其他的都好说,主要是准备怎么个休闲法?”吴烨问他。

  能不能长期做下去,核心竞争力很重要,没有核心竞争力,做不了长期生意。

  洛白想了想,和吴烨说了一下自己详细的想法:

  “就是休闲娱乐都有,然后我还能拿到不少国外的酒水,提供一些娱乐设施,做那种休闲酒吧!”

  “让人有个放松的地方,有个和朋友聚会的地方,特别是你这种不去闹吧的群体。”

  “我调查过,我们那一块都是年轻人居多,而且只有一家闹吧,没有休闲吧,我就准备做清水吧。”

  “我感觉有搞头。”洛白信誓旦旦:“你怎么看?”

  吴烨听他这么一说,就知道他已经做好准备,下定决心了:

  “那就再好好想想呗,多调查一下附近的情况,确认了就不要瞻前顾后,做好管理,做好客人消费体验,各种营销锁住年轻群体。”

  “做生意不是那么简单,肯定也不是那么难。”

  “万事开头难,反正失败了也是经验,大不了从头再来。”

  在楼下开家小酒吧,以后晚上也有的玩,这个想法吴烨确实觉得很不错。

  类似他这种不爱去闹吧的人很多,三两个朋友,玩玩游戏,喝喝小酒,聊聊天,不失为美事。

  市场没什么问题,人流量也够,竞争这些东西,属于是哪里都有,各凭本事。

  “那就这样定了!不知道钱够不够,你那里到时候给我准备点!”洛白说道。

  不和好兄弟合伙做生意,这是他们早就说好的事情。关于钱这方面,借就是借,有借有还。

  朋友之间相处,有言在先不是坏事。

  亏不亏洛白不怕,现在满心都是把这个事情做好,和吴烨开烤肉店一样的想法。

  他找到了一件,比和小姐姐看星星有意思的事情,虽然星星还是要看。

  “后面你开口就是了,公司那边还是赚钱的。”吴烨现在的钱,全都是赖在公司上的。

  以后就赖在门店上。

  洛白答应一声,主要是装修和房租花销有点多,还要各种买设备,还要招人。

  怕不够用。

  “我这里够的话就不用,到时候看情况。”洛白回答。

  吴烨点点头,反正他随时都有,不怕借钱,其他人不敢借,几个兄弟他可以放心借。

  “你这啤酒肚也该减减了,以前还有点腹肌,现在你都开始发福了。”吴烨指着他肚子说道。

  和那些结了婚的人似的,开始逐渐长胖,逐渐发福。

  以前洛白还注意这方面,现在越来越不注意了。

  洛白叹气,看着吴烨的八块腹肌,深感羡慕。

  “其实古代身经百战的大将军,都是我这种将军肚!”洛白回答。

  哪怕是身材比不过,但是气势不能输。

  “红尘处处艾,一身梅花红,叫声将军,提防提防啊!”吴烨一边说,一边拿着手机,拍了一张自拍。

  腹肌都拍到了,吴烨满意的点点头,如此靓仔,人间少有。

  “出来打架,最重要的是讲义气,我对兄弟的保护,你根本就想象不到有多好。”

  洛白很注意安全问题,不管是开轿车,还是开大车。

  规范开车,安全第一。

  吴烨没理他,看着屏幕笑,刚才他给凌晨发了个张照片,不过凌晨没有回他。

  也不知道忙什么去了,这个点居然都没有回消息。

  “你这表情,真恋爱了啊?”洛白看他一脸春天的荡漾,这种表情就是恋爱才有的。

  吴烨摇摇头,八字还没一撇,先不说这些,以后成了再说。

  先稳健一波,主要是很多人装的越厉害,最后越灰溜溜。

  “我合伙人,问我在哪里,发了张照片过去。”吴烨信口胡诌。

  他现在都能下意识的张口就来。

  “还嘴硬?你嘴里是海绵体吧?”

  洛白不相信,几个兄弟里,最会一本正经骗人的就是吴烨。

  吴烨丢开手机,不看了,免得他一直哔哔这个事情。

  “等会我们去哪里吃夜宵?”吴烨转移话题。

  洛白:“……”

  这个话题转移的真是生硬啊!

  叮咚!

  信息提示音响起。

  两人同时看着手机,洛白嘿嘿笑:“你要是能忍住不看手机,我就勉强相信你没有恋爱。”

  吴烨偏过头看了看手机,考虑着要不要看一下。

  然后他还是叹气:“那你误会我吧!”

  洛白无语了都,还不承认,还装呢!毫无底线,一试就试出来了。

  试问,除了对象,有几个人能让人如此没有底线?

  绝对是女朋友。

  吴烨一看消息,有点失望,是公司群消息,回头得把群消息设置成免打扰。

  免得让人白高兴。

  “你要是没谈恋爱,我赌一个不孕不育。”

  吴烨:“那你预约试管吧!”

  现在没谈,只是有好感,还不算是谈恋爱,在一起才叫谈恋爱。

  “装!”

  “不信拉倒。”

  两人你怼一句,我怼一句,去吃夜宵的时候,都已经半个小时以后了。

  没有找搓澡师傅,跑了会儿澡,就离开了。凌晨一直没有回消息,吴烨就不再看手机了。

  吃夜宵的时候,洛白非要吃火锅,吴烨由着他了,洛白点了一个甲羊鸡牛大补锅。

  吴烨看的直抽嘴角,在老板娘怪异的目光里,吴烨如坐针毡。

  老板娘显然误会了什么,微笑都有点变味。

  外号大雄鹰的火锅,吴烨没敢动筷子,为了自证清白,单独点了两盘牛肉片。

  “补补!”

  “我怕流鼻血,而且我不需要。”吴烨刷着牛肉。

  这种东西,他现在是无福消受了,以后可能某一天能用上。

  现在肯定是不用的。

  “今晚上,有小姐姐叫我去她们家看猫猫,听说可以她们家猫猫可以站着尿尿。”洛白挑眉。

  吴烨get不到他骄傲的点在哪里,所以懒得回答。

  才都能猜到,去看猫,那应该是两只猫,而且都叫大咪!

  看猫,看星星,玩大富翁,打扑克牌,试声控灯,就这些东西,还只是一部分。

  借口这种东西,只是让人找个心理台阶,大家心知肚明。

  见面了,说着说着,大家都脾气不好,就推搡,撕咬,就开始打架。

  拳套都会提起准备好,免得打出人命。

  “年纪轻轻的,你就得家中常备肾四味,六味地黄丸,乌鸡白凤丸,述效救心丸。”吴烨吃着牛肉说道:“替你感到惋惜。”

  问渠那得清如许,源头没有活水来。

  洛白给他夹了一块肉:“我吃过的火锅,比你见过的火锅都多,我才替你惋惜!”

  吴烨给他夹了个甲鱼头:“多食补!”

  刷着牛肉,看着他大快朵颐,上次这样吃的大哥,晚上还睡过去了,第二天被对象揪着衣领打。

  吃过饭,吴烨结账。

  两人就分道扬镳了,吴烨开车回家,洛白去看大咪去了。

  吴烨准备回去和凌晨聊天,真心换真心。洛白准备去看猫猫,速度换声音。

  回家的路上,吴烨还在考虑凌晨是不是这几天工作有些多,还是对他实行了欲擒故纵操作。

  今天居然给她发消息,她都没有回复,平时都不这样的。

  “忙得很啊!”吴烨喃喃自语。

  他还在路上的时候,凌晨其实是在家的,不过她手机没有拿,放在卧室里充电来着。

  她在沙发上坐着,拿着一本书在看,看的很认真。

  从现在开始培养你的老公,让他变成你的形状。

  畅销书里,确实是混进来了这么个玩意儿,不过书名挺吸引人的,凌晨就拿着看了看。

  书名不干,内容倒是很干。

  干货很多,凌晨时不时还思考一下,觉得有道理的地方,还特地记下来。

  狗子就在她脚边,安静的趴着,凌晨的脚就放在狗子背上,时不时还会搓搓脚。

  时光就像是安静了一样,凌晨蛮喜欢这种氛围的,毕业以后都是这样过的。

  最近多了个吴憨憨,把她的日常搅得一团乱麻。

  吴憨憨现在在干嘛?

  凌晨拍了拍脸,集中注意力看书。

  一直到房间里的电话响起来,才把这种安静打破,凌晨才踢了一下星星:“去帮我把手机拿过来,赶紧的,跑起来。”

  不知道是不是吴烨打的电话,凌晨有点期待,好几天不见他了。

  星星无奈的站起来,跑过去扒拉开房间门,然后去房间里叼了手机,走到凌晨面前。

  它很听话,跑的很快。

  看着手机屏幕,居然是很久不联系的电话号码,不是吴烨,凌晨有那么一点点失望。

  不过想了想,凌晨还是点开接通:“喂,田伯伯!”

  这是田甜爸爸,她是叫伯伯,田甜叫她爸爸叔叔,其实就是年龄不一样,意思都一样。

  电话那边,先是一阵爽朗的笑声,然后才开始说话,语气里有些歉意:

  “晨晨不好意思啊,大晚上的伯伯还打扰你,这会儿忙吗?”

  凌晨叹气。

  估计是有事情了,不过无事不登三宝殿的长辈,打电话绝大部分情况都是有事情。

  就是不知道这次是什么问题,跑不掉的。

  “伯伯客气了,我晚上本来也没有什么事情,倒是好久没有给伯伯打电话了,实在是有些不好意思。”

  凌晨把书放在一边,准备先打完电话再看,总不好打电话的时候,还分散精力。

  普通电话还无所谓,田甜爸爸这种,得认真听。

  “没事,你工作也忙,而且伯伯也忙嘛,伯伯今天打电话,是想了解一下田甜的情况,她最近怎么样?”田甜爸爸问道。

  他没有直截了当,而是准备先铺垫一下,这些年都习惯这样说话了。

  凌晨:??

  这话问的,她一时之间有些愣住了,了解田甜的情况找她干什么?

  有什么风吹错了?田甜在公司的情况,他要说不了解,凌晨都不相信。

  那找她了解什么情况?

  “我没理解伯伯这话的意思,田甜最近不是很好吗?”凌晨把免提打开,点开录音。

  电话那头的田甜爸爸沉默了一下。

  想了想,他还是说道:“听说她谈恋爱了!伯伯想了解一下是那个男生的情况,问一下你知不知道。”

  “不过晨晨你别和她说我们打过电话,她脾气可没你好,知道了又得和我吵架。”

  这才是重点。

  凌晨恍然大悟,又有点感慨,有时候,父母的关心让人感觉沉甸甸的。

  才听到风声,就来问情况了,关心的很。

  不过这种关心,一旦上升到干涉性的,控制性的程度,就很容易引起反抗了。

  田甜要知道了,又要翻脸了。

  “伯伯,田甜知道了会生气的。”凌晨认真的回答:“而且,我都不知道她有男朋友,应该是小报告没打好。”

  凌晨语气有点重,电话那边的田甜爸爸,当然也听出来了。

  她知道田甜和凌晨关系好,只是这种事情,他们不得不问一下情况。

  “我知道,所以伯伯没给她打电话,而是想问一下晨晨你,了不了解情况。”田甜爸爸回答道。

  凌晨很直接的说没有。

  确实也是没有,小吴哥她都没有搞定,哪来的男朋友。

  小吴哥…唉,纠结。

  应该是她公司里的人,告诉田甜爸爸的,这种小报告,挺让人心烦的。

  关心工作就好了,还关心老板的感情状况?老板谈不谈恋爱,也是付钱给薪水的,就换来这个?

  遇人不淑。

  凌晨虽然跑偏了一下,但是猜的八九不离十。

  “这样啊,好的,那谢谢晨晨,伯伯知道了!”他没有过多说什么,简单说了两句,就挂了电话。

  但是可能性这个种子,已经被种子去了,他肯定没有完全相信。

  大企业家,那个不是自信的人?更多的都是相信自己,觉得自己做的决定才是对的。

  长期以来的自信,会改变性格,凌晨知道的,很多人都是这样。

  把手机丢在一边。

  重新拿起书,凌晨感觉自己看不下去书了,满脑子都是乘龙快婿,门当户对几个字。

  凌晨很聪明,田甜爸爸电话打到她这里,她想到了很多事情,也想到了很多可能性。

  差不多的家庭情况,那么自己呢?也来个反对的可能性有没有?

  自己到时候该怎么做?

  这些事情,就像是线条一样,混在一起,让她越想越烦。

  明明还没有开始谈恋爱,就在担心谈婚论嫁的事情了。

  “钻牛角尖了!搞不好我爸妈直接不问这个。”凌晨反应过来。

  不再考虑这些很遥远的事情,拿过手机,她想了想,还是没有给田甜发消息。

  说了,搞不好就破坏人家父女关系了,田甜爸爸打电话到她这里,也是想着保密。

  就不讨人嫌了。

  看到手机通知栏,注意到吴烨发了消息给她,她才露出一个笑容。

  失踪人口居然诈尸了。

  “让我看看,弟娃儿发了什……啧啧啧…吔…居然是这个!”

  看着图片,有些脸红的她,伸手点了一下角落的下载原图。

  嗯,清晰了。

  “发了一个小时,我居然现在才看到,这是在澡堂里?弟娃儿居然去那种地方!”凌晨喃喃自语。

  没人管管果然不行,居然都跑到澡堂子里去了,也不知道是不是一个人去的。

  凌晨两个手指头拉大,放大图片。

  继续再放大。

  “太哇塞了…嘶溜!”

  八块腹肌的吴烨,一身好身材,看着又很协调,穿衣显瘦脱衣有肉说的就是他这种。

  有点点痞气的表情,再加上身材协调,让姐姐有些上头。

  能不能想个什么办法,抓一把呢?

  看着照片,凌晨的思维发散,也不知道她想到哪里去了。

  凌晨嘿嘿嘿笑。

  顺手保存照片,然后备份了聊天记录,才把聊天记录删掉,看着干干净净的页面,凌晨又打开了照片。

  “黔驴技穷了啊,现在居然开始用美男计了!”凌晨想了想,给吴烨发了一个消息。

  已验证,p图无疑,请上传更多证据。

  消息发送了,吴烨没有回她。

  等了好一会儿,没等到,凌晨撇撇嘴,把手机丢到一边。

  有些烦躁的,书也看不进去,再加上心里还有点心事,凌晨乳a着星星的狗脸。

  多情总被无情恼,狗贼吴烨,老是让我心烦。

  凌晨还在心烦的时候,回到家里的吴烨都已经睡着了,他不知道手机上的消息,手机在路上就关机了。

  老爷子这几天开会,已经差不多快要结束了,虽然具体的章程没有出来,剩下的,也只需要回家等结果就是。

  快回家了,老爷子就吵着要早点回去老家,他说住在这边很不习惯,而且奶奶一个人在家他不放心。

  又养了不少牲口,不回去奶奶一个人忙不过来。

  让老吴赶紧帮他定好机票,比起魔都这个地方,他觉还是还是家里好。

  空气好,还不拥挤,要不是吴烨还有自己的工作,他都想把吴烨弄回老家。

  看他的篆刻作品,看的他血压高,有带他回去深造几个月的冲动。

  他们晚饭的时候,吴烨不在家。

  老爷子又语重心长的告诉吴太太,一定要早点给吴烨把对象落实了。

  挺大的孩子了,还是个单身狗,别人不说什么,心里都会笑话。

  晚上吴烨回来的时候,他们都已经睡了,吴烨看时间不早了,都没有玩手机就睡了。

  第二天。

  吴烨照例开着车送老爷子去开会,还有最后一天多的时间,他们就开完会了。

  明天就是最后一天了。

  至于最终结果,还要等确定。

  吴烨在外面车上等老爷子,他们开会的时间不短,吴烨出去溜达两圈回来,都还有还很长时间。

  就是等待挺难熬的,时间太长有些无聊,除了看手机,就没有其他事情做了。

  听说等女朋友出门的时候,他们每次都说快了快了,马上马上,然后一个小时都下不来。

  吴烨想着,凌晨以后不知道会不会想那样,耽搁一个小时都不能出门。

  哦,凌晨还不是女朋友…那暂时没事了。

  无聊的不行,转过看着窗外,吴烨看了三只阿黄,两只在连连看,一只在单独看。

  这个场面,放到网上它肯定要火,看它可怜,吴烨揉了个纸团,砸在连连看的其中一只阿黄身上。

  然后,它们就打起来了。

  冷不丁的,其中一只吓一跳,就直接开始互相撕咬。

  看着这个场景,吴烨想到了一句话:开车的时候,去突然把车钥匙拔了,车居然跳起来打我。

  吴烨憋着笑,拍了张打架的照片,发了个朋友圈。不是链接的照片,不是连连看的照片。

  吴烨还没有那么变态。

  看狗啊?来喝奶茶啊!收到了一条来自不好称呼的人的微信。

  田觅,一个很久没有联系的人,她要不是突然发个信息,吴烨都感觉遗忘了。

  反正也无聊,吴烨给她发了消息,让她发地址,准备过去混杯奶茶喝。

  找个人聊聊天,要不是凌晨在上班,吴烨都给她发消息了。早上的时候,她说今天要开会,晚上才能回消息。

  吴烨没有打扰她。

  别看了,就在你旁边,二楼!端幸咖啡。

  吴烨扫了一圈,就发现了窗户边上的田觅,位置相当好,难怪她也可以看到那几只阿黄。

  进了咖啡厅,吴烨要了一杯果汁,这家咖啡厅不光卖咖啡,还卖奶和茶果汁。

  经营不纯粹,但是选择很多。

  老板都说做咖啡不赚钱了,只是为了交朋友!把这话写在菜单里了。

  找到位置,吴烨坐在田觅对面。

  看了一眼一身清凉打扮的田觅,衣服很好看,田觅其实很漂亮,可惜的就是前不凸,后不翘。

  身材不好,不然也是个顶级大美女,吃东西没有补到该补的。看着她面前的木瓜奶茶,吴烨意味深长的笑了笑。

  “你礼貌吗?”

  田觅把奶茶换了一个面,木瓜汁几个字吴烨看不到了。

  自欺欺人啊!

  “我要是说,我在努力分正反面,你相信吗?”吴烨可不怕她。

  这话把田觅气的不轻,她总感觉说的不是奶茶,而是她自己。

  “你这习惯倒是别致,细的可以啊!”田觅不甘示弱。

  吴烨不屑,这话毫无杀伤力严重违背实际情况,扭曲事实。

  无朋居士了解一下。

  “君子藏器于身,身怀利刃,非妻不能使,非隐蔽之所不能视。”吴烨笑着回答。

  “龌龊。”吴烨被她水果丢了。

  转头看了看窗外,这里很清楚可以看到他停车的位置,还有刚才那几只狗子。

  “如果没猜错的话,你刚才是不是在这里,看阿黄连连看?”吴烨问她。

  这里可以看的一清二楚。

  田觅避而不谈:“你好意思说,你还丢纸团呢!”

  吴烨忍不住笑,果然是这样的,居然喜欢看这些东西。

  女孩子好像或多或少,都有这种情况,以前那些大学女同学,一个赛一个污。

  一口虎狼之词,很多男同学当时惊为天人,吴烨也是其中之一。

  “话说,你不忙工作,居然有心情在这里喝奶茶?”吴烨好奇。

  白富美就这么悠闲吗?

  田觅叹气:“我是送人过来这边,还得等他出来,这几天都没有上班。”

  听到她这个话,和吴烨的情况那差不多!吴烨也是得等爷爷出来,然后才能回去。

  好久不见了,没想到还能偶遇一次。

  “那还是真巧,我也是这样。”吴烨回答。

  两人也不开玩笑了,聊着天。

  田觅问他和田甜关系怎么样,吴烨实话实说,他和田甜没什么太大的关系,大家只是朋友。

  吴烨一直都是把她当朋友,没有什么什么想法,不是她胖瘦的问题,而是没有感觉。

  现在他都有喜欢的人了,更不可能有什么感觉。男人喜欢不喜欢的女生,往往就为了临阵磨枪。

  吴烨不是那种人。

  “就当个朋友挺好的,假如我们在一起又分手了,你刚才会叫我来喝奶茶?”吴烨做了一个假设。

  这是很假的假设。

  田觅想了想:“我大概会扎你车胎。”

  她不是什么大方的人,小气的很。

  吴烨不怕:“我装的防爆轮胎。”

  田觅倒是有些诧异吴烨的态度,原以为吴烨不喜欢她,还有可能是因为身材,居然也不喜欢田甜!

  “白富美都不喜欢,你这人还挺挑剔的。”田觅吐槽。

“你高估我!我还是喜欢白富美的,只是不喜欢的人,我态度很清楚。”吴烨回答  大家都不想聊这个话题,就聊起其他事情。话题也不多,偶尔看看手机,打发时间。

  田觅倒是发现了,和吴烨确实没有什么共同话题,幸好没有在一起。

  还是得找个有共同话题的人,不然三棍子打不出一个屁,在一起太无聊。

  吴烨也没有其他好和她聊的,偶尔简单应付一下。两人待了差不多三个小时,然后才起身一起离开。

  走的方向一样!

  等人的位置也是一样。

  等人的时候,吴烨才反应过来:“等他们开会?”

  田觅点点头:“你也是?”

  吴烨点头,还真是巧合。

  这会儿已经结束了,两人看着不少人出来,一直都没有要等的人。

  一直到最后,两个骂骂咧咧的老爷子才走出来。两人互相指手画脚,一副要干架的架势。

  看的吴烨和田觅目瞪口呆。

  “那是你爷爷?”两人异口同声的问对方,然后又不约而同的点点头。

  两个老爷子一路吵到马路边,看着站在一起的吴烨和田觅,两人才停止了吵架。

  两人的表情,都有些奇怪。

  “这女娃真俊。”老爷子夸了一下田觅。

  他还以为吴烨和田觅处对象了,而且看田老头的样子,这是他孙女。

  听到老爷子的话,黑着脸的田觅爷爷,把她从吴烨旁边拉开,悄悄的问了几句,田觅摇了摇头。

  “哈哈哈,我孙女可没看上你们家小子。”田觅爷爷开心的不行。

  不是对象就好,不然他得郁闷很久了。

  吴烨看了看田觅,居然说假话说的那么自然,而且看样子,她爷爷还信以为真了。

  “那你最好把孙女看好点。”老爷子悄悄的松了口气。

  “你孙子可没那个实力。”

  “你个臭木匠。”

  “你个臭石匠。”

  两人又开始吵架了,吴烨和田觅只好一人一个,把他们拉开,拉着他们上车。

  也不知道这么回事,两人说着说着就吵起来了,不怼一下对方,好像就不开心似的。

  回到车上,老爷子就问他:“你娃喜欢的,就是刚才那个女娃?”

  吴烨摇摇头。

  不是田觅,田甜都比田觅好一些,起码身材是吊打她。

  他喜欢凌晨。

  “不是她。”喜欢什么田觅,姐姐就已经很甜蜜了。

  “爷没教过你娃,说话要讲证据是不是?”老爷子说道:“跟爷说实话。”

  老师还教过我做题要有过程呢!

  他还挺好奇老爷子,为什么和田觅爷爷吵架,不过看老爷子不想说,就没有问。

  “真的不是她。”吴烨强调。

  老爷子点点头,松了口气:“那也好,那个女娃,单薄了点。”

  主要是以后也不好办,他和田老头不对付。

  吴烨忍不住笑。

  “笑个屁,人家田老头,大孙子都有孩子了,你有个啥?你还好意思笑。”老爷子气呼呼的。

  吴烨不笑了,谈到这个话题,他就严肃的开车,当个合格的司机。

  老爷子看了他一会儿,吴烨不像是假装的,他才真正放心下来。

  “爷爷!我还不知道能不能追到那个姑娘,能追到我再告诉您好消息。”吴烨说了一句。

  老爷子点点头:“给爷看看照片,爷看看你们有没有夫妻相。”

  “您会这个?能行吗?”

  “咋?你娃不相信你爷?”

  吴烨摇摇头,在路口停好车,把照片给老爷子看了一下。

  “你这娃眼光可以嘛,有夫妻相!叫啥名?”

  长相没得说,顶尖的样貌,老爷子一把年纪,都没有见过几个姑娘有这种颜值。

  和吴烨确实有两分夫妻相,这个可以很轻易看出来。

  吴烨回答:“她叫凌晨。”

  “唉哟,这个名取得好,和你般配,你娃给爷努力点,把这女娃娶回家,你一辈子富贵命。”

  “这女娃旺夫!”

  感觉老爷子不太靠谱,遇到上次那个大叔遇到的话,倒是想让他看看,他才是真本事。

  “你娃不相信爷?”

  吴烨干笑。

  老爷子只说了句,给你说不明白,然后把手机还给他。

  开车回家路上,老爷子倒是安静了不少,没有说几句话,一路上笑呵呵的。

  晚上的时候,吴烨和老妈说了一声,就偷偷从家里面溜掉。

  卧室里,吴太太拿着手机发笑!老吴问她笑什么。

  吴太太笑着回答:“笼子里关不住了,多忍了两天,还是跑。”

  老吴明白了。

  此时此刻,吴烨还在路上,车子开的飞快,就是感觉突然想凌晨,很想很想那种。

  没什么理由,就想去见见她。也可能是这几天没见到她,已經压制不住了。

  到了公寓以后,停好车,上電梯,直奔17楼,吴烨站在凌晨家门口,敲了敲门。

  没一会儿,门打开了,开门的是凌晨。

  “姐姐,想不…知道你们家有没有指甲刀,借一下!”被田甜看着的吴烨硬着头皮问凌晨。

  凌晨知道他想说的是想不想我,她才不想呢。

  “我去拿指甲刀!”瓜妹听到吴烨要指甲刀,去早去了。

  看着吴烨,凌晨问道:“你不说过两天回来吗?”

  吴烨小声说道:

  “我有一个很重要的东西落下了,这几天没有它,我感觉吃不好睡不好,今天实在是忍不住了,就跑回来看看,看到了就安心了。”

  凌晨给他一个白眼,脸有点红,感觉心里美滋滋的,好像是蜜糖流过一般。

  “要不要进来喝杯水!”

  吴烨摇摇头:“等会就回去,我看到了,就感觉安心了!”

  被这话撩得有点上头,考虑到瓜妹还在,凌晨吸了两口凉气。

  “早点回来…你不在…不热闹!”凌晨断断续续的表达了一个意思。

  吴烨笑了。

  “实际点!”吴烨指了指脸。

  凌晨打了他一拳。

  被吴烨抓住了,然后在她手背上叭了一口:“我会点西式礼仪。”

  冠冕堂皇的耍流氓。

  凌晨还来不及脸红,瓜妹就找到指甲刀,后悔没有放隐蔽点的凌晨,看着田甜把指甲刀给吴烨。

  “小吴哥,坐会兒啊!”

  吴烨摇摇頭:“不了,我出去有点事,过两天回来再说,感谢姐姐指甲刀。”

  看着吴烨急匆匆进电梯,瓜妹脑子里问号很多,总感觉哪里奇奇怪怪的。

  有点遗憾。

  关上门,瓜妹问道:“小雪姐,我们刚才聊到哪里了?”

  “问我会不会喜欢,你小吴哥这种男生,答案就是:不会!”

  凌晨一脸肯定,一只手盖在另一只被吴烨亲过的手上。

  “那你喜欢那种?”

  “八块腹肌的,长得帅的,会做饭的,不抽烟的,爱运动的,会哄人的,好色有品,喝酒有量,玩笑有度。”

  “哇,你喜欢那么多?”

  凌晨:“……”

梦想岛中文    我不是那种富二代
上一章
书页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