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书页

0089 明天一定要贴贴

梦想岛中文    我不是那种富二代

  宁渠住的公寓里,他一觉睡到黄昏才起来,起来的第一件事,是看了看大闹紫宫失败的牛魔王。

  曾经意气风发的牛魔王,已经丧失了锐气,没有了敏锐的反应,也没有斗志昂扬。

  牛牛,潜水了。

  辉煌不在,落寞孤寂,安静孤独,大伤的元气,可能喝初元,都补不回来。

  “从躁动不安到安静恬然,原来…只需要十几天时间!”

  “大圣,你起来啊!”

  休假的大圣,已经断线了,连勇气都鼓不起来。

  宁渠打开了浏览器。

  “玛德,还好。”一分钟后,他就松了一口气,还不是最严重的情况。

  还能抢救一下。

  还是加班太多了,不能给孩子太大的压力,007还是压力太大了。

  养生的决定,他觉得,大概是这辈子最正确的决定了。

  干金融培养出来的果决,没想到用在这个养生,一代散户小天王,躲过了庄家的大口,却倒在了鱼门关。

  坐起来靠着床头,宁渠搓了搓脸,呼了一大口气。

  然后看了看刚才研究牛魔王的手:“屮!忘了!”

  宁渠摇摇头,感觉自己还是有些不大精神,不然怎么可能牛魔王呼脸。

  打着哈欠起床以后,宁渠第一时间就是去洗漱,冷水洗了洗脸,感觉精神才好了一些。

  又收拾了不少时间的个人形象,才把自己收拾回半个人样。

  颜潸潸不怕胡子,他就忍了,她还不怕口臭,虽然也没有多味儿,但是她以前是很讨厌的。

  好像这几年,变化大家都有,而且还不少。

  不变的,他还是和以前一样没出息,离不开她,只是一想到复合,他就退缩了。

  “不想了,起码这样子,看起来已经好多了。”

  宁渠照了照镜子,满意的点点头,比早上的时候,一觉睡醒,现在已经精神了很多。

  远离颜潸潸,健康不忧愁,以后一定要意犹未尽…呸…引以为戒。

  “万一……反正就是求我,我都不一定回去。”宁渠又下定决心。

  他现在,宛如戏台上的老将军,背后全是旗子。

  烧了热水,宁渠泡上一杯鹿茸片,然后才盘坐在沙发上,给洛白和吴烨发了消息。

  准备约他们晚上吃饭,搬进来的时候,他一路开车都是犯困的,状态极差。

  带来的东西收拾好了,他就直接睡觉了,信息都没有给他们发一个。

  现在睡饱了,宁渠都感觉肚子饿了,刚好和他们一起吃个饭。

  以前大家住得远,都不爱出门,吃饭还得提前说,现在住的近,吃饭不再是问题。

  洛白是在楼下酒吧里,在现场看着装修,已经接近尾声的装修,他一直在盯着装修质量,不敢大意。

  对自己的酒吧,他很上心。

  装修的吵闹声里,洛白收到宁渠的消息以后,就上楼了,又把监工的活儿交给了员工。

  吴烨还在店里,还得开着车往回赶,今天在店里帮忙,他是接到消息,才知道宁渠已经搬过来了。

  以为他还要等几天,没想到这么快就搬家了,暴食骑士,恐怖如斯。

  吴烨到了的时候,他们俩一人拿着一杯枸杞茶,聊的笑容满面,开心至极,愉快的很。

  刚进屋的吴烨,就听到洛白转移话题了,开始聊装修了。

  宁渠啥也不懂,就强行聊,吴烨都看着尴尬。

  掩饰啥?

  共同的处境,决定了有没有共同话题,比如吴烨,就和他们没有什么共同话题。

  吴烨没有处境,也没有经历,假大空的想象力,没有那么离谱能什么都知道。

  一个人打你一百次,和一百个人分别打你一次,实际上的没有区别,对他们来说是一样的。

  大家又回到了同一起跑线。

  吴烨来了,他们还停下了兄弟之间的秘密谈话,显然,不想让吴烨知道的太多。

  藏的不怎么好,其实吴烨并不感兴趣他们聊什么,猜都能猜到一部分。

  “我知道一个很厉害的医生!极其擅长开温补的药。”吴烨说道。

  钓饵刚丢出,鱼就来了。

  宁渠和洛白对视一眼,然后齐声到:“烨哥,速速把名片推给我!”

  看吧,很容易就猜到了,他们能聊的热火朝天的事情,无非就是那几件而已。

  情况就是出货量大了,库存跟不上,现在要么就是大量进货,要么就是不再出货,先把库存做起来。

  宁渠的批发商实力强,最近销售业绩特别好,洛白是销售网点多,日积月累用户多。

  就这么简单的事情。

  吴烨鄙视之,他就不一样了,奇货可居,货量充足,毫无担心。

  光是库存,就足够应付好些年。

  凌晨应该不是暴食骑士,不需要担心吃不饱。

  “你们可以组队去看看,和疯狂星期四的冰淇淋一样,第二根半价。”吴烨把名片推给他们。

  其实对方就是一个男科主任,不过人家专业就是治,亏,缺,损,不动惨。

  吴烨这种,多,盈,满,立体化,根本不用考虑,完全用不到。

  这个人,还是好久以前,机缘巧合加的,一直没有联系,上次和洛白吃大补锅,他都忘记了。

  今天突然想起来,他俩这情况,枸杞鹿茸可能搞不定,还是找专业人士判断一下比较好。

  也能更早发现问题,解决问题。

  “烨哥好人一生平安!”

  “烨哥生一百零八个。”

  不好的时候就是滚蛋,好的时候就是好心地,我的冤种兄弟。

  看了看天色,吴烨问他们还要不要出去吃饭,还是去楼上他来做。家里的食材很多,自己觉得做饭也不是不可以。

  两人异口同声的说道:“做什么饭,我们去吃楼下大雄鹰。”

  吴烨无语。

  他现在去大雄鹰,都完全不习惯。

  大雄鹰,一家火锅店,和洛白上次吃的大补锅,好像没什么区别,反正都是大补食材做的。

  以前受中年人欢迎的火锅店,一度差点倒闭,现在,在年轻人群体里却焕发了生机。

  开心,奖励自己,难过,奖励自己。奖励发多了,大雄鹰的生意就好了。

  “这家不合适你,:能不能换一家?”吴烨对那些食材不,感很趣兴趣,而且不太想吃。

  总感觉吃的时候,带着奇怪的难以下咽,完全没有吃下去的想法,脑子里一直发的信号都是:

  你特么吐掉啊!

  两人摇摇头,他们早就商量好了,特别是宁渠,相当感兴趣。

  洛白拿出一张卡片,晃了晃:“看到没有,大雄鹰顶级VIP!可以打八折!”

  洛白不开玩笑,他有很多人看N

  宁渠也点点头:“赚钱不容易,过日子就是能省则省,年轻人不要挑食。”

  嘴上说的冠冕堂皇,真实情况好像谁还不知道似的,他又不需要补。

  最后还是二比一,他们许诺,给吴烨单独点菜,水是真的,拉着吴烨就下楼了。

大雄鹰活力火锅  三人进店的时候,店里已经有不少人了,虚胖的大哥,秃顶的大叔,干瘦的大兄弟。

  三个帅哥进店,大家心照不宣的看了看他们,一副我们都一样的表情,彷佛看到了病友。

  洛白一脸无所谓,已经习惯了,宁渠还有点尴尬,他还是第一次遇到这么多武林同道。

  吴烨则是内心不断强调,你和他们不一样,你和他们不一样。

  “要个膳食温补大锅,单独炒几个菜,给我们找个包间。”洛白把会员卡拿出来,放在柜台上。

  服务员!大胡子的兄弟,看起来才20岁上镜了,已经开始有了美髯。

  “嚎得,您喱面晴!”说着一口半生不熟的普通话,服务员把几人待到包间里。

  给他们上了一壶茶,里面都是各种树根,和中药似的。

  吴烨尝了一下,还挺好喝的,味道虽然奇怪,但是不难喝,还在接受范围里。

  喝不了的,应该是味道不好那种。

  “这家店老板,已经掌握了金钱密码,我还准备在酒单里加一款这种酒,也不知道能不能实现。”洛白喝着茶说道。

  鹿血,药酒,不过调过以后,就不知道能不能有效果了。

  宁渠则是看着菜单,才发现温补锅,大补锅,强效锅,火山锅,天长地久锅,花样百出。

  专业。

  可以半个会员卡,不为了别的,主要是为了体验异域美食。

  “早群主记录环境挺好的,合适聚餐,以后聚餐可以来这里。”宁渠说道。

  洛白点头,表示英雄所见略同,吴烨都不好意思点破,懒得拆穿他们的想法。

  叮冬!

  叮冬!

  吴烨和洛白互相看了一眼,然后同时拿出手机,又默契的放回去。

  洛白看了看他,吴烨微微摇头,他才把手机放好。

  宁渠在研究菜单上说的食材,时不时拿着手机查一下,并没有注意到他们的眼神交流。

  他更感兴趣的,是这些东西。

  “都是些滋补食材,就是不知道是不是货真价实的,这么贵,应该不会用假货吧?”

  宁渠的注意力,在其他地方。吴烨索性把手机收起来,洛白也是,两人只当不知道。

  “在这边住的话,工作还是准备干股票?”洛白问宁渠。

  宁渠点点头。

  他只会这个,其他的事情,他觉得自己做不来,还是在大鳄嘴里抢肉的感觉好,他也喜欢。

  反正有电脑,就不影响他赚钱,在哪里都一样。

  他这个工作,其实弹性挺大的,和那些写小说的一样。

  “搬出来,我主要是为了离颜潸潸远一点,钱可以少赚钱,命不能不要。”宁渠回答。

  洛白和吴烨深表同情,看给孩子急成什么样了?提到名字就叹气。

  已知条件颜潸潸,求宁渠心理阴影面积,答桉:你不要过来啊!

  “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洛白总结:“我们也开始慢慢过了可以吹牛那个年龄了。”

  以前洛白觉得自己也很牛皮,就是打三个都问题不大。

  现在,也不知道是怎么了,打一个都感觉很辛苦,偶尔还打不过。打不过,就要被人家疯狂嘲笑,很伤自尊心的。

  但是又没有办法,为了避免这种情况,就只能违规。

  朝阳变夕阳,铁杵磨成针,汉直成指汉,光阴太短暂。

  “想当年,意气风发,恰似长坂坡赵云,看现在,悲戚难言,一如虎牢关华雄。”宁渠叹气。

  不是一合之敌。

  没有发言权,默默的喝茶,他自信自己是会过乌江的霸王。

  觉得不会这么惨。

  “你不也有对象了?不怕?”洛白说道。

  吴烨摇摇头。

  还不知道怕字怎么写呢,有什么好怕的,自信起来。

  吴烨很相信师傅的话,他都说三十年以后还能练剑,就一定可以练剑。

  他教自己剑法那些年,还没有骗过自己,都是说实话。

  “象棋吗?居然还有对象?”宁渠好奇。

  他知道的,吴烨一直是单身。

  他们几个人,洛白来者不拒,吴烨挑三拣四,宁渠闭关修炼,黄原…我爱车车。

  吴烨是这个也不喜欢,那个也没感觉,以前他们几个,还帮忙介绍对象,后来,就再也不干那种傻事了。

  辛辛苦苦挑半天,一眼看完翻照片。眼睛和杨戬似的,长在脑门上。

  “一个顶级大美女,和仙女似的,我也不知道他什么时候追到的。”洛白回答。

  宁渠诧异了,吴烨不声不响的,就找到对象了。

  他这段时间只有招架之功,毫无还手之力,一直不知道这个消息。

  “我看看照片啊。”宁渠好奇的很。

  究竟得是什么品种的妖精,才能把道长引入歧途。他很好奇,那个女生,得有多的魅力。

  吴烨把照片找出来,没有发给他,而是自己拿在手里,让他看了一眼,以前宁渠也是这样做的。

  深怕他们要保存一样,扣扣搜搜的,吴烨现在才知道那种感觉。

  反正看看照片就行了。

  “我的天,快打消防,祖坟绝对是点着了。”宁渠夸张的说道。

  果然,能把吴烨拿下的姑娘,也就是这种了,平心而论,颜潸潸也是个大美人,但是比起吴烨这个对象,差了不少。

  有些人颜值一百分,是因为颜值只有一百分。陌生人看到凌晨的第一印象,都是词语贵乏到只有太漂亮几个字。

  凌晨大漂亮。

  “你这是拿着八倍镜找的吧?”宁渠看了看吴烨:“怎么看你,也配不上这种天仙下凡的姑娘啊!”

  这运气,怕是下辈子的都用光了。

  吴烨只是笑了笑,风轻云澹的笑容,小事一般的澹定,小题大做的看了看宁渠。

  “有什么好惊讶的?”

  “你看我,哪怕是对象这么美若天仙,就我也很平澹,完全没有任何大惊小怪。”

  “说实话,还是她追我,而且诚心诚意,嘘寒问暖,关怀备至,我看她单身也不容易,就勉为其难答应了。”

  吴烨疯狂吹牛,这辈子吹过。最大的牛,大概就是这个了。

  洛白,宁渠:胡言乱语,甚是离谱,滑天下之大稽,吾等鄙视之!

  但凡说话之前带着:

  我不骗你们,说真的,实话说等等,后面跟的绝大部分都是假话。

  吴烨很了解他们,他们何尝不了解物吴烨。

  吴烨一直都喜欢吹牛。

  以前还骗他们,说吴刚,砍月亮那个,是他老祖宗,吴烨一本正经的说族谱可追朔,他们当时还相信了。

  “单身多好啊,非要想不开,年纪轻轻的坠入爱河,溺水的,往往都觉得自己能渡过苦海。”洛白还是觉得单身好。

  这是他长期以来的观念了,爱情这种东西,很不靠谱,或许别人有但是一定不会轮到他。

  那些蜂拥而至的人,还不是心里有着目的。

  宁渠没有说话,他知道,其实恋爱是很幸福的,不过前提条件很多。

  吴烨现在就是这种幸福的状态,感觉空气都是甜的。

  他也经历过,所以很了解,又不知道自己该怎么样走出樊笼。

  “懒得怼你。”吴烨拿着快子吃菜。

  洛白不是没有下过水,只是溺水了,从此就很讨厌再下水了而已。

  宁愿喝深夜的酒,也不相信清晨的粥,他总觉得真心不能换真心。

  吴烨和他不一样,想的恰恰相反。

  “吃饭吃饭。”宁渠指着锅里,不聊这个一个人开心,两个人伤心的话题。

  他们专心的对付着滋补锅,赞不绝口,吴烨专心的吃着炒菜,觉得味道一般。

  老板的心思,可能都在努力拯救男同胞上,不在炒菜上。

  铃铃铃…吴烨手机又开始响了,无奈的拿起手机,看了一眼以后,表情立马就变成了开心。

  迅速接通视频。

  “弟娃儿,想不想吃这个蛋糕啊?特别可爱!而且很好吃哦!”

  凌晨调整摄像头,让他看了看小猪猪蛋糕。她是刚发现的,吃过以后感觉特别好吃,第一时间就问吴想不想吃。

  控制不住自己的分享欲。

  吴烨看了一下橱柜:“姐姐觉得那个好吃?”

  “这个猪!”

  “那我要猪!”

  “好的!今天田甜约我逛街,晚点把蛋糕给你带回来。”凌晨回答。

  看着吴烨那边的环境,凌晨好奇的看了几眼。

  吴烨点点头,把摄像头调整一下,拍了一下洛白和宁渠:“好,那你玩得开心,我们也快回去了。”

  简单说了几句,吴烨说还在吃饭,凌晨就挂了电话。

  吴烨完全没有发现,自己打电话的时候,全程都在姨母笑,笑的甜腻腻的。

  旁边的洛白和宁渠,搓了搓胳膊,感觉一大堆鸡皮疙瘩。

  “弟娃儿~!”

  “唉,做爪子嘛!”洛白阴阳怪气。

  “这个蛋糕你想不想吃?”

  “想吃噻。”

  “那姐姐给你买哈!”

  “谢谢姐姐,爱你,么么哒!”

  两人一唱一和,吴烨尴尬的笑了笑,打电话哪有这么离谱的样子?

  完全不可能那种模样好吧!

  洛白的前女友里,有不少凌晨老家的,宁渠的舍友,也是那边的,两人都会几句蜀州话。

  不太标准,以后也让凌晨教自己一下,还挺有意思的。

  “赶紧吃东西!以前又不是你也腻歪过,现在好意思说。”吴烨不想被他们调侃。

  调侃起来就没完没了。

  洛白把吴烨面前的盘子,拿过去一盘:“你晚上还有爱心蛋糕,现在少吃点。”

  “对,牛肉给我吃吧!确实要少吃点,不然吃不下。”宁渠也端走一盘。

  吴烨吃着水煮花生,他本来也不是很饿,在店里吃了不少烤肉。

  想到姐姐,有点想回家了,不知道她什么时候回来。

  吴烨突然有点想她。

  “阿切!”

  城市某条大街上,逛街的凌晨打了个喷嚏,揉了揉鼻子。

  她手上提着一直卡通狐狸蛋糕,不大,但是很可爱。蛋糕做的栩栩如生,和模型一样,看起来完全不像蛋糕。

  “有人在想你!”田甜说道。

  凌晨看了看她,脑子里飘出吴烨的影子:“可能吧。”

  看了看手上的蛋糕,凌晨觉得误以为应该会喜欢,男生好像也挺喜欢可可爱爱的实物。

  称之为,老夫的少女心。

  “小雪姐,你要是送蛋糕的时候,也发现他家里有女人在,你得多尴尬?”

  看着凌晨手上的蛋糕,田甜抱着凌晨的胳膊,带入了自己上次遇到的的情景。

  看到蛋糕,她就想起了她上一次的经历,当时别提多心塞。

  从小到大,都没有遇到过那么难以接受的事情,偏偏人家完全感受不到,就像是拳头打在空气上。

  她不理吴烨,吴烨就不理她,她就知道了,她对于吴烨来说,什么都不是。

  没有任何感情,没有任何特殊,随时可以放弃,可以撇开。

  凌晨笑出一口白牙:“真要是那样的话,老娘就让他知道,什么叫拳打脚踢。”

  不过田甜这种假设,不成立。

  刚才吴烨和朋友吃饭,都让自己看了一下,而她,其实只是好奇的多看了两眼背景。

  虽然也想问他在做什么,结果他先让自己看了一下情况,吴烨很细心的,偶尔很细心。

  有些时候,他都能猜到凌晨的心思和想法。

  只是凌晨觉得,现在和吴烨这种关系奇奇怪怪的,都没有表白,又都知道对方的想法。

  好像是男女朋友,又不像是男女朋友。都不知道算不算情侣。

  “小雪姐,你不愧是学过演戏的,你刚才就像是女朋友,发现自己男朋友出轨了似的,演的太真实了。”

  凌晨:“……”

  田甜还在夸她,说她演戏演得好,家里真不愧是开娱乐公司的,以后不想做公司,还可以去当明星。

  凌晨笑了笑,那本来就不是演戏,那是假戏真做。早就预料到,田甜这种反应情况的凌晨,感慨万分。

  和她想的一模一样。

  “放心,到时候我再约他,每天早上跑跑步,要不了多久,就可以帮你报仇了。”凌晨说道。

  田甜点点头,开心的笑了笑。

  凌晨看着街边的男装店,看了一下品牌,然后拉着她进去逛男装店,出来的时候,手是多了一个包装袋。

  都说男生的衣服,要买好一点,因为换的少,穿的时间长。

  凌晨不是这种想法,而是看吴烨穿这个品牌的衣服最多,就想去看看有没有合适的。

  没想到,还真看到了一套,她觉得吴烨穿起来应该很好看。

  “小雪姐,你居然还知道他的衣服尺码?”田甜惊讶。

  感觉就很离谱了,这就是自己没有男朋友的原因吗?观察力也太厉害了吧!

  她完全看不出来,而且应该也不会想到要买衣服,应该是想到买首饰什么的。

  凌晨点点头:

  “知己知彼,百战百胜,不光是知道了一份尺码,我还知道了生日,还知道兴趣爱好。”

  这些他都知道,她看过吴烨的身份证,看过吴烨的外套尺码,T恤尺码,还知道腰围,鞋子码数。

  “我的天,你怎么知道的?”田甜好奇。

  感觉这是一个绝招,学会了以后,遇到喜欢的人,就直接一套合身的衣服给他,他得多感动?

  “有个软件,输入身高,输入体重,就能得到大概的尺码,误差很小。”凌晨告诉她。

  田甜:“……”

  果然,卖水都卖落后了,还有这种软件,她完全不知道。

  凌晨则是默默的看了一下表店,然后注意了一下品牌,吴烨手上一直有块表,很少摘掉。

  应该是父母送的,应该不是前女友,凌晨纠结了一下,还是没有进店去看。

  买表的话,价格太低了不好,价格太高了田甜要怀疑了。哪有演戏还送贵的表这种道理。

  而且表这种东西,要不就是亲人送,要不就是自己买,或者女朋友,老婆送。

  以后再说吧!

  两人在街上逛了半天,才坐着凌晨的车回家,时间已经不早了。

  “小雪姐,等会儿我在门口偷偷看一下,看他是什么反应,你记得挡着点。”田甜说道。

  她想对比一下,看看自己差多少,小雪姐那么自信,万一出糗呢?

  其实她还是有一点那种自己是女生,小雪姐也是女生,吴烨公平对待的期望。

  “行!他敢不要的话,我就揍他。”凌晨自信满满。

  田甜可太羡慕这种自信了,她就觉得这种自信好飒,好让人着迷。

  她就是没有这种自信,不然吴烨那天说不方便,她直接一拳,再问方不方便。

  估计吴烨就捂着肚子,唯唯诺诺的说那你进来吧。

  早知道,以前就该学拳,在遇到吴烨那种人,就可以和小雪姐一样,问他抗不抗揍就完了。

  “那他要是反抗呢?”田甜问道。

  吴烨又不是机器人,要是生气了,肯定会反抗。

  凌晨举着小拳头:“他那种体格,打三个都没问题,打哭了再哄,不听话哄好了再揍。”

  (⊙o⊙)哇!

  还可以这样吗?

  田甜感觉打开了新天地,好像现在学拳也来得及,以后老公不做家务就揍他。

  对,揍完了再哄。

  “不过你得记住啊,在家里才可以这样,在外面的时候,一定要给他面子,哪怕是他在朋友面前吹牛,你很不喜欢听,也要过后回家再说。”

  “男人其实都是这样,在家里,他要是爱你,会百依百顺,只要你不做什么不该做的事情,都会让着你,其实也不是怕,就是让着你。”

  “所以,在外面,有外人,一定要让他有面子。”

  这是孃孃和凌晨说的,她在外面的时候,老公就是天,别说买烟买酒,她温柔的很,大声话都不会说。

  叔叔说的,在外面给他脸,回家他可以跪搓衣板。

  凌晨也是最近才在思考这些东西,就像是刚才,她打电话的时候,就很温柔,吴烨说要吃饭,她就挂电话了。

  这是新学到的东西。

  田甜消化了一下她说的话,感觉和自己的想法,有很多不一样的地方。她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做到像那样,在外面还可以低声下气的。

  其实她也没有想到,自己老公真的爱你,有怎么可能单纯为了死要面子,让自己媳妇儿委屈?

  凌晨意识到的是互相的问题,田甜显然没有意识到。

  很多时候,人生的幸福与否,其实就是一个个理解,实践堆积起来的。一个岔路口不一样,大家就得到两种结果。

  “感觉好复杂,以后有男朋友了再说。”田甜靠着椅子叹气。

  凌晨只是笑了笑。

  其实他她们这种家庭条件,这点表面功夫的基础修养都有的,只是应付和态度是两回事。

  回到了公寓楼下,凌晨停好车,一只手提着蛋糕,一只手提着购物袋。

  上楼到家以后,她放好衣服,田甜开了自己家的门,躲在门口。

  凌晨和她比划了一个OK的手势,田甜也比划了一下,然凌晨敲了敲吴烨房门。

  有时候,人算不如天算。

  吴烨刚刚在家洗澡,才刚把一身火锅的怪味洗掉。

  听到敲门声,刚想拿上衣的,脑子一动,就把收收回来了。

  大概是姐姐。

  姐姐不当自己人,他得给姐姐打个样。

  “来了!”

  吴烨在猫眼看了看,确实是凌晨,吴烨打开门的时候,崩了一下肌肉,然后打开门,一脸笑容的看着她。

  出现了一只肌肉靓仔,凌晨愣住了。

  入眼的是流线型的肌肉线条,还有标准的腹肌,完全清晰的画面,视觉冲击太大,她一时之间,居然没有反应过来。

  就那么愣愣的看着吴烨,脑子有点宕机,眼睛直直的,吴烨还看到她嘴角留下一丝口水。

  哇,姐姐你可以啊。

  真的有这么离谱吗?

  她呆吴烨就等她呆个够。

  “唉!”好一会儿,吴烨才伸手在她眼前晃了晃,然后出声提醒她。

  凌晨才回过神来:“呲熘…那什么,送你的蛋糕!”

  把蛋糕递给吴烨以后,凌晨就迅速离开了。

  来也匆匆,去也匆匆。

  砰,她家的门关上。

看着蛋糕的  看着凌晨离开的田甜:“……”

  小雪姐也不行了啊!还吹牛说那么厉害,结果就这?田甜叹气,这还不如自己呢!

  吴烨关上门以后,田甜才悄悄的,去凌晨家,凌晨打开门把她拉进去。

  两人坐在沙发上,凌晨脸红,整个人状态怪怪。

  田甜则是一脸怪异:“小雪姐,你刚才是什么情况?就那么走了?”

  吴烨站在门里,田甜什么都没有看到,就看到吴烨在凌晨眼睛前挥了挥,然后凌晨把蛋糕递给他就走了。

  就这?

  凌晨吐气,看了看她:

  “你都不知道,刚才他没有穿T恤,一身肌肉…我尴尬的不行,实在是有点不好意思。”

  凌晨选择实话实说,人算不如天算,谁知道会是这种情况?

  她计划的好好的,结果场面太抓眼睛,她都忘记了,好在最后想起来蛋糕的事情。

  田甜:“……”

  “这不是小场面吗?你又没少看漫画。”

  “我没有看过真货啊!”凌晨理所当然的回答。

  害羞不是很正常吗?

  现在脸都是烫的,当时心跳都不知道有多快。也就是她控制力还可以,把自己的手控制住了。

  “好吧!真有这么好看?”

  凌晨点点头。

  好看,她这种腹肌控,大概觉得特别特别好看。

  不是那种爆炸的肌肉,而是线条流畅,自然而然的那种,凌晨就喜欢这种。

  “以后找机会,我也看看,看究竟多好看。”田甜很好奇。

  凌晨:“……”

  那是额滴!你娃啥意思?

  “不看,长针眼。”

  田甜:???

  这个玩笑很冷啊!

  她田甜,又不是不知道,又不是不了解,又不是不懂。

  了解还少吗?也没见张什么针眼,这就是个骗小孩的话,她,是大人啊!

  “不过我们计划失败了!”田甜说道。

  凌晨摇摇头。

  “东西都要了,也不算失败,还有机会,改天再来。”

  “姐一定帮你报仇雪恨,肌肉都阻止不了我。”

  田甜用力的点点头。

  又开始和凌晨商量新计划,两人暗搓搓的讨论了大半天。

  聊了好久,田甜才回家休息,原本是准备在凌晨这里不回去,凌晨说她明天要早起。

  田甜走了。

  凌晨才打开手机,把那张没有来得及保存的自拍照保存起来,然后放大看了半天。

  嘿嘿嘿,以后都是额滴。

  凌晨在研究照片的时候,吴烨在吃蛋糕。

  别说,做的很可爱,吃起来也很好吃,下次多买几个在家里放着。

  吃完蛋糕以后,吴烨才把八爷的事情办了,回到二楼卧室,打了一个视频给凌晨。

  那边等了好一会儿才接,吴烨看到一身睡衣的凌晨,只看到一眼,画面就变成了天花板。

  能见有容!哪怕是一面,吴烨觉得值了。有容,我们以后还会再见的。

  等了好一会儿,凌晨才拿起手机,画面恢复过来。

  “小心长针眼!”显然她刚才慌慌忙忙的接电话,也注意到画面。

  当时没注意,在家都是睡衣,穿着舒适。

  有容没有着甲。

  然后凌晨才去整理了一下衣服,回来重新拿起手机。

  “姐姐,能去你哪里看星星吗?”吴烨问她。

  凌晨疑惑,有些不明白:“星星?狗有什么好看的?”

  忘了,星星也叫星星。

  “不看星星,其实看月亮也可以啊!”吴烨重新说。

  凌晨哈哈笑,笑的花枝乱颤的。

  吴烨举高屏幕,试图换个角度观察世界,可惜是二维的。

  “弟娃儿,你真有孝心。”

  此话怎讲?

  为什么就扯到孝心这个事情上去了?很明显这不是同一个话题。

  “你是想看看你们家那个,在月亮上砍树的老祖宗吗?”凌晨笑着问他。

  想象力真丰富,以前他还这样忽悠洛白他们,现在都忘记吴刚了。

  吴烨觉得她偶尔挺天马行空的,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开漫画公司的原因,接触的很多漫画内容,都很有想象力。

  “好吧,不说这个了,姐姐,明天早上要去晨练吗?”吴烨好几天没有和她一起跑不了。

  凌晨点点头,表示没问题。

  她和吴烨说了一下今天田甜的事情,吴烨哈哈笑,原来田甜刚才还在门口偷偷观察。

  “她肯定觉得你也很逊。”吴烨笑了笑:“凌老师,有空也教我点道理,我也要学习和我对象相处。”

  凌晨噗嗤笑出来。

  她就是个三板斧而已,只是零零碎碎觉得悟到一点东西。

  “不用,你对象应该很好相处。”凌晨回答。

  吴烨忍不住笑了,这是承认了呗?

  感觉特别开心的吴烨,忍不住在大床上滚来滚去,凌晨看的哈哈笑,说他好幼稚。

  男生表达开心的方式,真的是太可爱了。

  “姐姐,明天给你一个拉手手的机会,你要不要?要的话明天给你送过来。”吴烨问她。

  凌晨给他一个白眼。

  没有答应他,她要自己找个机会,然后拉手手,拉手手这个事情,得姐姐主动拉。

  包括以后的抱抱举高高也是,她要让吴烨这辈子的都记忆清晰,哪怕是老年痴呆都忘不掉。

  越是刻骨铭心的画面,越是以她主导,如果哪一天,两人有缘无分。

  她也要占着一席之地,后来的人,永远没办法得到百分之百的全部。

  凌晨的感情有些霸道,和她性格差不多。

  他们还在开视频,感情刚开始的时候,好像有说不完的话。

  哪怕是聊了两个多小时,凌晨也不困,吴烨我也困。

  平时这个点,他们早就睡觉了,今天聊着天,一点困意都没有。

  又聊了半个小时,凌晨才说该休息了,互相说完晚安,吴烨把电话挂了。

  还有点意犹未尽,感觉能聊到天亮,也不知道哪来那么多话,就是有那么多话想说。

  看了看添加他的好友,吴烨点开头像,是颜潸潸的照片。

  她加自己的微信了,不出意外,绝对是因为财神的事情,吴烨想了想,还是通过了。

  不提她和财神的关系,本身也是普通朋友,问到宁渠,他该说的就说,不该说的就不说。

  不需要想的那么复杂。

  添加了好了,没有聊天,看着她那个宁缺母滥的昵称,吴烨笑了笑。

  宁渠母滥,宁渠以前一直挺自觉的,确实是母滥,这几年全在努力赚钱。

  放下手机,吴烨准备休息,手机放下的时候,困意就开始来了。

  睡之前,吴烨下定决心,明天一定要贴贴。

  ------题外话------

  欠更:31

梦想岛中文    我不是那种富二代
上一章
书页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