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书页

0071 含泪坑爹500万

梦想岛中文    我不是那种富二代

  最怕空气突然安静!

  注视着一抹白痕从窗外飞出,转眼在夜空里消失无影无踪,八爷走的太快,吴烨连别走都没有来得及喊。

  来不及挽留的时候,它就已经远走高飞,八爷离开了!

  凌晨和吴烨目送它离开,才默契的回过头。

  姐姐疑惑脸jpg!

  弟弟憨笑脸jpg!

  凌晨认出了那只鸟,上次就是那只鸟偷她衣服,被她用小石子打过,然后吴烨还发了朋友圈,她被吓了一跳。

  以为自己犯法了,还特意找律师问了一下情况。

  不过她当时不知道那是谁养的鸟,今天倒是知道了,只是她怎么也想不到,居然是吴烨的鸟。

  让多少有点尴尬和气愤,气的是鸟,尴尬的是当时的场面,那么大个靓仔,连鸟都管不住。

  如果她没听错的话,吴烨刚才好像被他的鸟骂了?

  前所未闻见所未见,世界之大无奇不有。

  凌晨看着吴烨,很默契的,两人都没有说话。

  刚才本来聊的正好,姐姐被撩的花枝乱跳。吴烨灵感爆棚,情话宛如口若悬河,滔滔不绝!

  就在情绪正高,八爷一盆冷水,淋的连心情都没有了。

  被凌晨姐姐看着,吴烨也不知道说什么。

  卡住了。

  八爷很记仇,凌晨当然也记仇,不然不至于报复八哥,可见她对偷衣贼多么怀恨在心。

  八爷有错在先,它却不懂什么是错,大概是看到吴烨和凌晨在一起,有说有笑的,推杯换盏。

  就生气了。

  吴烨说好的帮它报仇,结果变成了报笑。说好的弄她,结果弄到家里来了。

  不是骗子是什么?

  或许谎言对鸟来说,格外的沉重,欺骗对鸟来说,没办法接受。

  刚才,吴烨还被它骂了。

  看着凌晨疑惑的表情,脸上仿佛写满了:我蹲一个解释!

  确实得解释解释,好在洛白是那种在家里安监控的变态,吴烨还能找到不少视频。

  正常人,应该很少在家里装监控。

  某一天在哪个网站发现他,吴烨都不觉得奇怪,吴烨希望他不会干这种傻事。

  九一洛先生,可就太屮了!

  拿出手机,吴烨找了一段,八爷第一次来的视频,还有它给生活费的时候,颐气指使的样子。

  把手机递给凌晨,让她看看证据,吴烨觉得洛白的监控,派上用场的就是这個时候了。

  “申明一点,房子是我借住好友的,我没有装监控的习惯。”

  吴烨有言在先,先解释情况,然后才说起八爷的事情。

  “它第一次飞来的时候,就会说话了,而且很流利,我当时也惊奇的很!还以为是那个老板花大价钱养的。”

  “后来,它说没有主人了,我就收留了它,上次它和我吵架,还偷了你的衣服诬赖我,后来被你崩了一下。”

  这个凌晨知道,吴烨那个呆呆的样子,她就没有忘记过,就像是被棍子砸到的西门庆。

  嗯,不能说相似,只能说一模一样。

  吴烨继续说:

  “它说要找你报仇,被我忽悠了一通,我说帮它报仇来着,没想到鸟居然这么小气。”

  “它白天要出去到处捡钱,准备给自己娶媳妇,没想到今天回来这么早,目睹了我们吃饭。”

  这话有点奇奇怪怪的,吴烨选择性过滤了:“我居然有种,被人当场抓住出轨的错觉。”

  情况就是这样,吴烨说完了。迟早都得和凌晨说清楚这个事实,早点说更好。

  他和八哥不得不说的故事,又不是他和八娘不得不说的故事,可以直言不讳,不需要遮遮掩掩。

  听完吴烨的话,凌晨噗嗤笑出来,啤酒喷了吴烨一脸,看着吴烨和八哥斗嘴的视频,太可乐了。

  本来笑点就低,再加上吴烨说的,他好像出轨被抓住了似的,凌晨没忍住笑。

  “不好意思,我给你擦擦!”凌晨赶紧放下手机,抽出纸,准备给吴烨擦脸。

  脸上全是啤酒,连嘴角都有,吴烨下意识的,舌头从嘴角伸过,刮了一点酒。

  味道好像差不多。

  看到吴烨的动作,凌晨举着的白纸的手,停在了空中。

  吴烨看到卫生纸,他也反应过来了,自己刚才在干啥?

  凌晨的脸,红的和火锅底料红汤似的,吴烨伸出手,小心翼翼的接过卫生纸。

  “味道确实不一样,仙女味果啤。”吴烨感慨万分。

  凌晨听到这话,感觉自己脸就像是烧起来似的发烫。

  羞羞哒!

  见不到他又念他,见到了,吴烨又满口骚话,撩的她防不胜防。

  他这样的动作,的和间接性接吻有什么区别?

  简直是郎的诱惑!不要高估姐姐的克制力!我那是装的啊!

  “鸟都没了!你都不伤心?还在这里臭贫!”凌晨转移话题。

  吴烨脸上确实是没有什么伤心,还有心情撩她,一点都不担心自己的鸟。

  “长翅膀的东西,又不是猫猫狗狗,它不回来,我找都找不到,回来了好好哄哄就好了。”

  吴烨指了指不远处的钱箱:“它老婆本还在呢!应该会回来的。”

  凌晨看了看钱箱,确实里面有不少钱。不过她注意到,吴烨用的也不是肯定句,凌晨就知道,他也没有把握。

  有可能就永久的失去了鸟。

  毕竟是会飞的动物,确实是不比猫猫狗狗,养不熟也很正常。猫狗都有很长的驯化史,八哥没有那么久。

  “就是可惜,那么聪明,还会说话,养着一定很有意思。”凌晨感觉挺可惜的。

  应该价值不菲。

  吴烨就知道,正常人见到八爷,都会有这种想法,当宠物,或者养起来。

  人对于特别好的东西,出现的第一个情绪,大概率是占有欲。

  据为己有。

  “我一直没有把它当宠物,都是把它当朋友来着,搭伙解闷那种!”吴烨说道:“它叫我大哥,那是至爱亲朋!”

  非卖品。

  八爷从来家里开始,吴烨更多是不是把它当成宠物,而是一个奇特的朋友。

  幼稚也好,天真也好,也可能是因为它会说话,总之不是宠物。

  它并非吴烨的附庸以及私人动物。

  “是我片面了!”凌晨回答。

  吴烨点点头:“改掉就好了。”

  和吴烨聊天,有点坐过山车的感觉,有快有慢,有急有缓,还有高有低。

  想法,和正常人有点区别似的。

  “开个玩笑,其实这和爱美之心,人皆有之,是一个道理。”吴烨拿着酒杯和她碰一下。

  已经喝了好几瓶果啤了,凌晨脸蛋微醺,女孩子微醺的样子,大多很美,凌晨应该是其中美的拔尖的。

  表情动作有几分迟缓慵懒,有几分醉眼迷离,时不时还有下意识的可爱表情。

  “嗳,吃我豆腐了!”凌晨注意到吴烨目不转睛的看她,提醒道。

  吴烨木了一下,他只是看,没有动手,算什么豆腐?没吃到嘴里都不是豆腐。

  豆香不算!

  “还看,得管饱啊?”看的她不好意思了。

  凶巴巴掩饰不掉含羞,气鼓鼓只能表现更可爱。当真是三百六十度,毫无死角的女人!

  人间天花板,吴烨突然觉得自己很肤浅,一直都在意的是凌晨一颦一笑。

  要注重内涵!

  唉~抱歉实在是做不到。

  “我发现姐姐你,有种让人惊心动魄的魅力,也有让人微风拂面的治愈,还有让人难以忘怀的花容。”吴烨老实回答。

  “真是伱太犯规了!”

  凌晨给他一个白眼,吴烨把她夸的天花乱坠,她就会沾沾自喜吗?

  她只喜一小会儿。

  嘿嘿嘿…她摸了摸脸,真的有那么好吗?这该死的无处安放的魅力。

  弟娃儿扛不住,也实属正常。

  “你们男生,看到漂亮女孩子,是不是第一时间,想到的都是床?”凌晨问他。

  吴烨摇摇头,也不完全是这样。

  “不一定,也可能是卫生间,淋浴间,榻榻米,温泉,树林,汽车,游泳池,天台……可能还有其他的。”吴烨回答。

  第一时间想到什么,得看是洛白那种款,还是吴烨这种款,或者是黄原那种心中无女人,修车自然神。

  “你黄暴!”

  “我没有!我是说那是其他人的想法,我的想法和他们不一样!”吴烨说道。

  鬼才信!

  说那么多,要是不一样!能说出来那么多?居然连考虑时间都不用!

  “不是单纯为了睡觉,我觉得更重要的是…睡醒有你!”吴烨温和的声音传到凌晨耳朵里。

  这话吴烨是看着她说的。很诚恳,毕竟他确实是这样想的。

  没睡陪对象,睡醒有对象,睡着搂对象。

  声音传到凌晨耳朵里,脑子处理以后,就全是各种小喇叭:凌晨,他想睡醒有你!

  醒和有,被她抹掉了!

  啊呸!文艺一点就不是流氓了?还不是一样,目的有什么不同吗?

  “本质还是一样。”凌晨撇撇嘴。

  吴烨笑了笑:“如果谈本质,那是是繁衍,你说的那不是本质,那是过程。”

  凌晨不和他讨论这个了。

  吴烨总是往她脑子里输送各种信息,然后她就控制不住衍生画面。

  结果她想到了不少,过程她也想了不少,凌晨感觉自己变坏了,近朱者赤近墨者黑。

  吃完饭。

  吴烨收拾好碗筷,凌晨主动要帮他洗碗,吴烨盛情难却。

  看着凌晨把手伸向洗碗池,吴烨感觉洗碗池和碗筷这辈子应该值了,不是因为漂亮。

  而是因为这两只手,未来一只都是500亿。

  还不算她老公…我的钱!

  “你在旁边帮我过一遍水就好了,还是我来洗吧!”

  吴烨觉得,她有这个心就行了,毕竟还是客人,不是对象。

  还没有在一起,现在就让人家洗碗,属实有点过意不去,千金有些过于接地气,他不能脸皮厚。

  知道她能接受洗碗就行了。

  “我又不是不会!”吴烨抢了她的位置,凌晨只好站在他旁边。

  熟练的把碗洗干净,放到清水里,吴烨只是笑了笑:“洗碗伤手!我来就好了。”

  唉哟!弟娃儿这该死的温柔!

  有意无意的,撩拨着心里的小湖泊,平静不下来。

  在厨房洗碗,他们洗了半个小时,聊天就花了二十分钟,吴烨就像是有说不完的话一样。

  他自己都不知道哪来那么多话。

  一直到凌晨回家,约好明天一起晨练,关上门的吴烨还有些怅然若失。

  才十一点,其实时间还早,这么放她回去,有些不甘…呸…不放心!

  突然发现,姐姐蛮温柔的,还知道体贴人,也会理解人,性格还算是好,能力出众,样貌如画。

  真好。

  他肯定不知道,凌晨这会在家看网页课程。

  恋爱小课堂:学会用温柔俘获你喜欢的男孩子!

  姐姐以后学会用知识强化自己了,以后就没有那么容易,被撩的脸红心跳了。

  意识到有问题的时候,凌晨就开始强化自己的弱项了。

  “咦?八爷你回来了?”客厅里,吴烨看着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的八爷,有些惊喜。

  还以为它不回来了,没想到出去没一会儿,就自己回来了。看来,八爷也没有那么小气。

  “那我给你们腾地方!”

  才说不小气,又开始暴躁了,气性还挺大的,不经夸啊!

  “不是,我刚才忘记跟你说了,她是来给你道歉的,结果你飞走了!她说让我帮你买只母八哥回来。”吴烨胡编乱造。

  凌晨不知情的情况下,已经完成了道歉赔礼。吴烨很清楚,它的最大目标就是讨老婆,哄它用这个,绝对没有问题。

  动之以情,晓之以理,看碟下菜,直指核心。

  “真的,钱都给我了,我们明天就去买!”吴烨怕他不相信,立刻保证。

  要不是吴烨忙,早就给它买回来了,都不用等到现在。

  八爷将信将疑:“真的假的?我不信!”

  吴烨从抽屉里拿出一叠现金,在它面前晃了晃。

  好多钱!鸟眼放光。

  八爷眼里,终于恢复了光明,看到了希望,找到了盼头。

  “大哥,都是误会,那是我姐!”

  真从心呗!臭不要脸。

  只要有老婆,仇人都能转化成恩人!识时务者为俊鸟。改口比那些喊丈母娘喊妈的人都快。

  还是你姐!对你好,就是哥哥姐姐,生气就是mmp,ntm,c,你懂!

  “行!你不生气了就好!”吴烨把钱放回去。

  八爷飞到鸟架上,蹦来蹦去。

  “哥,拜托了,一定要找个买一送一的!”八爷诉求很直白。

  花一份钱,娶两个媳妇!

  长的丑还想得美,特么的,我还想要当爵爷呢!

  吴烨敷衍了一句,然后就去看书去了,八爷在鸟架上蹦跶。

  它今天捡回来的那块表,只是样子货而已,吴烨还是丢在它钱箱里面了,那是它的劳动所得。

  吴烨在看书,八爷也不叽叽喳喳的打扰他,开始啄米吃,它其实已经饿的不行了。

  只是假装倔强,可惜吴烨并没有看透它的逞强和伪装。

  拿着一本如何用温柔俘获女孩子芳心的书,吴烨还时不时画一下重点。

  在学校不努力学习,出来工作以后,就会有工作,恋爱逼着你学习。

  看了一会儿书,吴烨就去睡觉了,明天还要早起锻炼。

  第二天的时候。

  和凌晨去运动场跑了几圈,又在楼下吃了早餐,两人就各忙各的事情去了。

  大家都有事情。

  凌晨公司还有不少工作等着她,吴烨也要把房子还给洛白,店里的供应商也要谈。

  成年人的世界,没有成天腻歪,工作和生活共同组成了一个个日子。

  吴烨给洛白发了消息,把房子还给他,住了好一段时间,吴烨也搬家了,该物归原主了。

  收到消息的洛白还有点懵,吴烨突然就告诉他,房子他可以自己随时住了。

  两人约好了在洛白店里见个面,吴烨在家换好衣服,拿上钥匙,准备出门。

  “哥!记得买一送一!”

  “拜托了!”

  这是今天的任务之一,要顺道去花鸟市场,给八爷买个灵魂伴侣。

  昨天答应它的,吴烨问它有什么要求,好针对性的找。

  我还可以提要求?

  当时八爷就是这样回答的,吴烨感觉它挺卑微的,后来吴烨让它想一想。

  八爷想都没有就说:母的,活的。

  吴烨还能说啥呢?这个要求,都已经卑微到尘埃里了。还是给它买只年轻的,好看的,毛色漂亮的母八哥。

  至于买一送一,就不可能了,大哥都不是爵爷,你还想当老爷?没有这个可能性。

  大门关上。

  八爷在茶几上摇着鸟头,蹦迪一样的节奏,看着格外有意思。

  “抓不住爱情的鸟…只能眼睁睁看它飞掉…”八爷会唱歌,吴烨都不知道,其实它不止是会说话。

  八爷,多才多艺。

  地库里,吴烨车子旁边的停车位,已经空空荡荡了,凌晨已经去上班了。

  启动车子,吴烨现在过去洛白哪里,还要早点回来,大g跑城市路,还是还是感觉不太习惯。

  说好的买个轿车,过了这么久时间,吴烨都没来得及买,忙着忙着就忘了这个事情。

  路上还堵车,吴烨到了洛白店里,开车都花了一个小时。有时候,开车真的没有两只脚走的快。

  “卧槽,这车哪里搞的?”

  看着吴烨下车,洛白立马就打开这门,上去体验了一下:“帮我看着店,我去溜一下。”

  吴烨点点头答应。

  看着洛白把大g开走,进到店里坐着,洛白也喜欢这个车,和吴烨一样。

  吴烨没敢和家里说,洛白也是,不敢说,就靠自己想办法。财神还愿意借钱给他们,他们没敢要。

  翻了翻茶几上压着的账本,发现最近洛白都没有赚什么钱,他有记账的习惯,喜欢月底一个自己统计数据。

  “忙着追老婆,都忘了这个老家伙km没回家额j老实实就一定有问题。”吴烨把账本收起来。

  洛白是那种低谷的时候,就自己默默舔伤口的人,不去打扰谁,麻烦谁,过了那段时间,其他人都不知道。

  吴烨清楚他的个性,这段时间他一直安安静静的,都没反复横跳。

  看着满烟灰缸的烟头,吴烨叹气。

  吴烨等了一会儿,洛白没有回来,倒是一个客人来了。一个穿着拖鞋,大裤衩,花t恤的老年大叔。

  不能喊老了。

  “老板!这个表怎么卖?”他指着一块炫酷的金劳问吴烨。

  只是第一眼,就诺不开眼了。

  “您好,我们商品都是有标价的,标价和我们的卖价是一样的。”吴烨走到他身边。

  还能看到门口有辆三轮车,装着不少纸壳,大叔估计是来过眼瘾的。

  了解一下就要走了。

  “您等一会儿,我给您倒杯水!”吴烨去给他倒水。

  不管怎么样,吴烨还是很客气的。

  大叔看了他一眼,就继续看表了,柜台里,大概有十几支表,他看了半天,还是钟意那块金dd。

  “能拿出来看看吗?”大叔问他。

  吴烨点点头:“当然没问题。”

  人家买东西,得买个放心,看也不让看,没有不让试的道理。

  吴烨拿了钥匙,取出表,给大叔戴上塑料手套,然后把表给他戴上。

  大叔嗖一下就跑了!

  吴烨:逃单了?

  还以为他逃单了,结果他只是跑到在镜子边,在看上手效果。

  “还是金的好看。”大叔满意的点点头,很是喜欢:“这边多少钱小伙子?”

  “二十万!您是在考虑现金还是刷卡吗?”吴烨直接问,逗乐的话,时间也差不多了。

  想了一下,大叔看了看手表,又重新摘下来,吴烨以为他不要了。

  然后他从兜里掏出一张卡,递给吴烨:“真便宜。”

  真有钱…和我都差不多了。

  而且穿什么,和有没有钱关系不大,大叔卡包里还有黑卡。

  “就这个了,我要了。”大叔语气里,有种才这么点钱的意思:“包好看点,这是我送孙子的礼物!”

  他特意给孙子买的。

  吴烨有点疑惑,为什么不是买新的,而是买八成新的表。这个价格,再加点,就变成了一块正品新表。

  “新的没必要,磕着碰着麻烦,我孙子月考考了前十,说好奖励他的。”大叔说道:“这个好看。”

吴烨给他推荐过其他的,他没有考虑,就要这个  “您看起来,可不像当爷爷的人!”吴烨看他不显老,看着也就50的样子。

  “哈哈!六十多啦!”

  没有看出来他六十多岁了,他自己不说,根本看不见出来:“您显年轻!”

  包装好以后,付完款,大叔…应该是大爷,给了吴烨一个名片绿园再生资源有限公司,董事长,金大福。

  “以后有废书废报废纸,可以叫我!定期来收。”金董事长还顺便手宣传了一下。

  难怪赚钱!不放过任何机会。

  吴烨愣愣的点点头答应,看了看门口的三轮车,有点凌乱。

  再生资源…原来是这个意思。

  “感谢您惠顾。”吴烨把盒子递给他。

  看着他出门,把盒子丢在三轮坐垫下,然后按下小喇叭,扬长而去。

  门口的吴烨还能听到小喇叭的声音:收~废书废报,旧家电家具,电脑手机…。

  “还真是行行出状元啊!”吴烨感慨。

  大g停在门口,洛白急匆匆的下车,看着吴烨,立马来了个大大的拥抱。

  吴烨推开他:“撒开!撒开!”

  “烨哥,贴贴!”

  “你滚啊!”

  隔壁店的小姑娘,和她的小伙伴都惊呆了。

  “你简直是福星啊!我刚走,你就开单了!晚上小龙虾!我得摆酒感谢你。”洛白点上烟,笑嘻嘻的说道。

  吴烨从兜里,把钥匙掏出来,放在桌子上。

  办正事。

  “今天还有事情,小龙虾得过几天了,这段时间有点忙!”吴烨想了想:“要不晚上去我那里?”

  “这我也很熟悉啊!”洛白一愣:“这不是我对姑娘说的吗?”

  “你最近……”洛白欲言又止,想问,又感觉和打听情况。

  他感觉吴烨变化有点大,很容易看出不一样。

  “开了家公司,做房产买卖的,赚了点!”吴烨知道他要问什么。

  洛白感觉这个形容词不对:“点?”

  “些?”

  洛白懂了,反正不少钱,财神有钱了,黄原有钱了,吴烨有钱了,他…还是穷。

  洛白暂时不知道做什么,他很迷茫。仔细想想自己能干什么,除了撩妹,啥也不会。

  除了长得好看,还有什么?

  “你现在搬哪里去了?”洛白问道他。

  “你楼上啊!”吴烨哈哈笑。

  得,还在思维误区里面没有出来,洛白还以为吴烨比他穷。

  几个月,吴烨已经混好了,他还是和几个月以前一样。

  吴烨来之前,就知道会刺激到他,这其实是希望的结果,洛白太懒了。

  而且注意力集中不到事业上,只能集中到事业线上。

  吴烨和他聊起现在的公司,略微夸张的和他说了一下规模和收入情况。

  洛白羡慕中…不是羡慕钱,而是羡慕吴烨趟出来一条路了,哪怕是小路。

  吴烨待到了下午。

  一直到吴烨离开的时候,洛白站在门口,看着车子消失不见,才长长的叹了口气。

  拿出手机,打了个电话出去,接通以后,洛白很认真的说道:

  “爸,我想做生意!”

  电话那边愣了一下,可能是没有想到她他是说这个:

  “你一个富二代,好好败家就行了,不要有这种危险的想法。”

  洛白:“……”

  这是微危险的想法?再不努力,都把自己甩到几条街之外了。

  就他一个人混着,有什么意思?

  “吴烨,黄原,宁渠都有自己的事业了!”洛白说道。

  语气有些情绪低落。

  大家都有个优渥的家境,他们三个靠自己赚钱,洛白一个坑家人?

  “哦,原来是受刺激啊!”电话那边忍不住笑:“加点零花钱给你。”

  “行,我预支未来十年的零花钱,麻烦您打1200万给我!”洛白直言不讳。

  “呵呵!”

  洛白:“……”

  最终,他只遗憾的拿到了500万,还是以绝密黑料做威胁,冒着破坏家庭和谐的危险成功的。

  拿到了投资款以后,洛白就开始研究做什么生意的问题,他这个二手奢侈品店现在不太赚钱。

  而且他想的是做一份事业,这才是最重要的,不至于落后太多。

  “吴烨搞房产中介都能赚钱,我就不相信,我赚不到钱!”洛白挺自信的。

  去花鸟市场的吴烨,只是多打了几个喷嚏,并不知道洛白和他爹的事情。

  他们家,教育孩子的方式不一样,更多是放养。

  花鸟市场,吴烨挑了不少花花草草,最后才是八爷的老婆鸟选!

  的给它挑个好的!

  花鸟市场。

  一个观赏鸟门店的门口,吴烨在和老板咨询着,养八哥的注意事项和问题。

  他已经问了很多了,受益匪浅,以前啥也不懂,现在老板给他科普了不少。

  总算不再是两眼一抹黑了。

  八爷来的突然,吴烨其实原本是准备养狗的,它来了以后,吴烨才打消念头。

  “不能把两只八哥关在一起养,就算是雌性也不行,不到繁殖期,还是要分开才行。”

  “另一只很懂事?那也不行!多懂事都是鸟,它不是人。”

  “如果雌鸟被用强,会不会想不开?”

  “另一只很大?多大?”

  “鸟怎么可能培养感情?你想什么呢?”

  “光听你说,我怎么可能知道它多少岁,估计有点老了,就十多年的命!”

  解释了好久,老板才把年轻的客人送走,好在他买了不少的鸟饲料,不然说的口干舌燥的。

  血亏。

  现在的年轻人…想法还真是,一言难尽。什么都不懂,又要养鸟。

  仙人掌很多人都养不活,他也不好说什么,只希望哪个年轻人能把鸟养好,鸟也是活生生的生命。

  “还聪明,能有多聪明?再聪明不也是鸟?”老板喃喃自语。

  他是不相信对方说的,鸟不可能那么聪明,如果是鸟,没有这种如果。

  回家路上。

  吴烨透过后视镜,看了看后排安静八哥,比起八爷,它的体型小了不少。

  “还真不便宜。”

  就这一只鸟,吴烨花了两千多,老板说这是养熟的八哥,而且会说话,要贵很多。

  普通的最便宜的,便宜的离谱,几十块钱。

  “你不会是哑巴吧?”红绿灯前,吴烨看了看笼子里的八哥。

  它歪着头看着吴烨:“滚!”

  缘分一道桥,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这素质,和八爷杠杠的绝配啊!

  “八爷可能已经是老鸟了,你多体谅体谅,这么多年的打光棍,看到你可能比较热情!”

  “如果它不行,你不要嘲笑它!”

  吴烨知道它听不懂,但是还是想说,老板今天告诉他,八哥寿命情况的时候,吴烨有点担心。

  八爷那种情况,很大概率是老鸟了,估计没几年享福日子了。

  唉~。

  开车回到公寓楼下,在地库停好车以后,吴烨把鸟笼提下来。

  看着笼子里的雌鸟,吴烨方法想起来那只被丢进公鸡群的母鸡,最后…难以言表。

  进入货梯,吴烨把鸟笼放好,这个鸟笼有点大,他拿回家以后,只能养在阳台上。

  大价钱买的豪华行宫,养两只八哥都没有问题,不过老板说不能一起养,就看八爷能不能搞定这个媳妇了。

  买的东西有点多,吴烨搬了好几趟。回到家的时候,安放好鸟笼,吴烨才发现八爷不在家。

  鸟也害羞?

  也不行啊!小场面都hou不住。

  事情办完以后,吴烨看了看时间,下午还要去开个员工动员会。烤肉店那边,人都已经全部招齐了,吴烨得过去安排工作。

  主要是分配详细的工作内容。

  收拾了一下,吴烨就从家里离开了,开着车去店里,单独租的停车场就在旁边,能停不少车。

  很多事情,第一次开始做都没有经验,只能不断的学习。

  就像是学车一样,很多人最开始容易晕车想吐,后来就习惯了,能憋!

  门店现在已经开始装修了,氪金加急的情况下,要不了多久就可以装修完毕。

  在这之前,要把设备,材料,人员陪齐。培训这方面也不能落下,得让厨师和店长忙起来。

  吴烨到了店里的时候,其他人都已经到了,他是来的最晚的一个。

  本来其乐融融的气氛,吴烨到了大家就紧张起来了。

  吴烨扫了一眼,全员到齐。

  人力资源王春花,兰翔厨师赵可心,健身店长马东西,颓废运营阿鱼,阿水,袖套阿姨会计师。

  人不多,刚建立的团队,后面还会逐渐增加人,现在只有一个的框架,还要逐渐完善。

  “长话短说,解决几个问题,前期宣传交给水鱼两弟兄,服务员,厨师的招聘交给安妮,现在有点大材小用了。”

  “培训,特别是这个,马店长和赵师傅要注意,这个工作很重要。”

  “明天赵师傅和马店长和我一起去,谈一下原材料供应商,这两天设备也要进场,优先把厨房完善。”

  “服务体系和管理体系,马店长就得多辛苦一下了,提起弄好。”

  吴烨拿过水杯喝了口水,说话说多了,有点口干舌燥的。

  一边开会,一边还要考虑有没有遗漏的地方,实在想不到,就大家集思广益。

  有什么问题和建议,立马提出来,去执行落实。有可能的问题就避免,没有就注意。

  你一言我一语的,又出来不少内容。开会就花了不少时间,把工作都分配好了以后,大家才解散。

  他们都离开以后,吴烨看了一下装修进度,氪金以后就不一样,金钱燃烧起来以后,效果很好。

  “万事开头难,一家,两家,三家慢慢就稳定了,先弄个餐饮集团公司出来。”吴烨喃喃自语。

  这里只是第一个起点,会往外延伸很多点。

  花了一个亿买商铺,然后各种投入,他啥也没有就只有钱,这段时间简直是花钱如流水。

  值得庆幸的,大约是赚钱也如流水,花的快,钱来的也快。

  烤肉店这个事情,能不能做成吴烨不知道,就算是做成了,回本也是很远的事情。

  1.2亿砸进去,他不可能一个月赚一千万,一天卖三百万的烤肉。

  主要是就是为了投资不动产,产业是不动产附带的,产業能不能做起来,培养的是能力。

  不动产算是一種保障吧,吴烨内心深处还是没有安全感的。

  接下来,还要做其他的不动产投资,积累到应该相当的价值,他才会停手。

  某一天,就算是打折出手,也能变现,吴烨和其他人不一样,没有点实际的东西,他心虚。

  开挂的坏处就体现出来了。

  铃铃铃……掏出手机,吴烨把嘴里的益达吐掉。

  瓜妹?

  “喂?”

  接通电话的吴烨,很疑惑她为什么会打电话给自己,已经好一段时间没有联系了。

  “小吴哥,你搬家?”

  吴烨再考虑她是怎么知道的,也没有告诉她。

  “搬到楼上去了?”

  吴烨:???

  究竟是谁泄露了这个秘密?

  凌晨吗?

  “对!刚买的,楼下是朋友的房子。”吴烨如实回答。

  本来也不打算瞒着的,她知道了就知道,反正她住楼下,自己住楼上。

  嘎嘎嘎…不影响啊!

  “真巧!”

  吴烨听到这话,心里咯噔一声。

  “我在楼上也有两套公寓啊!”田甜笑嘻嘻的声音传来。

  吴烨拍了拍额头。

  “楼下我一个人不热闹,这几天搬上去,熟人多热闹。”田甜说道。

  暴击。

  挂掉电话以后,吴烨叹气。

  上车回家。

  吴烨不知道,田甜刚从物业出来,两个工作人员,一人桌子上一条烟。

  “走吧,小雪姐,今晚上把两套公寓谈好,明天过后,后天搬家。”田甜开心的说道。

  凌晨无奈的点点头,和她一起上楼,只是…好像她并没有那麼开心。

  “小雪姐,你表情怎么怪怪的?”电梯里,田甜注意到凌晨的表情有点怪异。

  一种很復杂的表情。

  凌晨摇摇头:“有吗?”

  “有!”

  “我在纠结一件衣服买不买!”凌晨回答。

  田甜还以为她在想什么,原来只是衣服而已:“喜欢就买下来啊!回头给我看看,我要是喜欢的话,我们买同款。”

  凌晨看了看她:“那是限量签名款!就只有一件。”

  田甜笑了笑:“那你买吧!借我穿两天也可以啊!”

  真买了的话,那可能也不行!

  凌晨没有说出来,只是揉了揉瓜妹的头:“我再考虑考虑!”

梦想岛中文    我不是那种富二代
上一章
书页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