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书页

0078 这是我未来的老婆

梦想岛中文    我不是那种富二代

  女生难过的时候,自己会第一时间感觉到,男生不同,很多都是不经意间才能感觉到,越是伤心,越是平静。

  所以女生比较容易走出阴霾,男生则是需要花很长时间。

  她们难过的时候,通常不会选择打游戏,喝烈酒,运动,而是选择闺蜜。

  田甜就是这样,难过了,第一时间就给凌晨打电话。

  要不说是好姐妹呢,还在换衣服的凌晨,第一时间表示自己不开会了,马上回去陪她。

  在家里耽搁了半天,凌晨才出门,急匆匆的去瓜妹门口敲门,时间卡的刚刚好。

  反正看起来就是凌晨刚回来,连家都没有回的样子。并且见面就言辞激烈,举着拳头,扬言要去隔壁给田甜讨回公道。

  田甜觉得这样不好拉着她,凌晨非要去,田甜非不让。

  凌晨见她如此坚持,叹气!

  遂作罢。

  田甜问她吃不吃蛋糕,凌晨都说看她难过,自己实在是吃不下去。

  田甜感动ing。

  田甜家里,凌晨刚坐下,脸上还带着气愤和担心的神色,如果仔细对比就会发现…居然和电视剧里一模一样。

  那些面对闺蜜被伤害的好心女配,就是这个表情。

  这次突发事件,凌晨已经竭尽所能了,现在属于是超长发挥!

  穿着一身制服的凌晨,悄悄把扣歪的纽扣调整一下,坐在沙发上,看着田甜拿着一个抹茶蛋糕,不断的往嘴里塞。

  田甜已经决定不减肥了,还是想吃什么吃什么,想喝什么喝什么。

  大概就是:劳资反正没有对象,劳资爱吃什么吃什么。

  越悲伤,越能吃!

  凌晨一直在旁边观察她,只吃一个蛋糕的话,看来还不算是很悲伤,还没有到暴饮暴食的程度。

  只是在凌晨眼里,她手上绿油油的抹茶蛋糕,看起来那么显眼。

  再加上田甜嘴上还有不少蛋糕,凌晨有种很奇怪的错觉,就是自己绿了自己闺蜜似的。

  这糟糕的感觉。

  显然这是一种变态的错觉,根本就谈不上绿她,就是看田甜沮丧的样子,她觉得有些复杂。

  有些不忍心,毕竟是这么多年闺蜜,感情还是很深厚的。

  她不想看到田甜伤心,其实田甜一直都是特别乐观的人,很久没有伤心过了。

  关于今天这个事情,凌晨确实是幕后黑手之一,但是她绝对不是故意的。

  这是个误会。

  凌晨还在考虑怎么样安慰她呢,田甜擦了擦嘴,把绿油油的纸巾丢在一边。

  看着纸巾,那是晃眼的绿色,没由来的,田甜感觉悲从中来。

  本来都不那么伤心的,突然之间就感觉伤心极了,有一种感觉就是自己多少有点点绿了。

  哭哭芭!

  “小雪姐啊,你是不知道啊,他家里居然有女生啊,那个女的还在卫生间洗澡,他们才吃完饭啊,就迫不及待要打扑克了。”

  田甜吐槽和悲伤混个在一起,还加了几滴难以言说的复杂,组成了一股说不清的情绪。

  总感觉自己开开心心去,目睹了不干净的东西,委屈屈,哭唧唧的回来。

  作为当事人,我可以作证,完全没有你说的这回事。要不是因为你,我都不可能躲在卫生间。

  打开花洒的原因,还不是怕你进屋了。究其原因,我肯定不是全责。

  有些话,没办法说出来,只能自己默默的放在肚子里。

  “他还说今天不方便,改天让我去做客,嘴唇都被人亲肿了,还演我!”

  看着墙壁的田甜,仿佛看到了隔壁沙发上,翻滚的牛宝宝。

  “那女的肯定也很变态,啃的那么狠,他居然喜欢那种狂野的女生,也不怕亏死。”

  那真是辣的,不是…怎么可能那么离谱,为什么就扯到狂野这种问题上了?

  今天她在,确实是不太方便,为什么田甜脑子里都是这些东西?

  一点正常想法都没有,全是不正经的东西,脑补了一大堆场面,凌晨感觉误会更多了。

  自己现在,像那些茶里茶气的卖茶姑娘似的。

  “你都不知道,我被嫌弃的多惨!”田甜哭唧唧。

  “居然欺负你,走,我们去敲门,我揍他一顿给你解气。”凌晨义愤填膺。

  然后非要拉着她去敲门,瓜妹不去,太丢人了。

  凌晨才松开她。

  “你说他们现在是不是在打扑克了?”

  凌晨拍了拍额头。

  吴烨家里,就他自己一个人,怎么可能…应该不会吧?

  凌晨想到了很多,最近在网上逛店铺的时候,确实是有些奇奇怪怪的东西混进来。

  吴烨应该不会。

  “小雪姐,我好惨啊!要抱抱!”田甜哭唧唧的求抱抱。

  梨花带雨,我见犹怜。

  本来就没有结果,早点认清现实也好,有时候伤是成长的必经之路。

  要知道伤心总是难免的,你又何苦一往情深,有些人你永远不必等。

  反正都还没有开始,就结束了,实际情况来看,也是好事。

  最开始的好感,因为误会荡然无存,造化弄…瓜妹。

  事情不大,伤心难免。

  凌晨其实很难理解,她为什么这么伤心,公司亏钱的时候,都没见她这么伤心过。

  要是换成她,她应该一点都不伤心!有什么好难过的!

  “行了,行了,不难过,下一个更乖啊!”凌晨拍了拍她后背以示安慰。

  凌晨怀里,田甜嗅了嗅她身上的味道,今天不是香香的,而是一股火锅味。

  田甜就疑惑了!

  抬起头,田甜问她:“你身上为什么会有火锅味儿?”

  “今天下午吃的火锅,味儿还没有散完,没来得及洗澡。”凌晨好不脸红的撒谎:“你还有心思考虑这个?你到底难不难过?”

  凌晨早就打好腹稿了,关于这个问题,回答起来毫无难度。

  真真假假,假假真真。

  难不难过?田甜才反应过来,自己好像还在难过。

  这种难过,说大不大说小不小,刚好够让她哭出来。

  现在,她算是彻底放弃了,她觉得自己看错了吴烨,知道了他的真面目,看到了他的狐狸尾巴。

  其实就是一个渣男。

  呸呸呸……渣男!怎么不啃死你。

  “我诅咒他,以后都站不起来。”田甜发出恶毒的诅咒。

  对于一个男人来说,比起这个,变成青蛙都没有这么恶毒。

  站不起来…那怎么行?

  都站不起来了,那特么我以后怎么办?以后一辈子不做填空题了?

  那不行,换一个。

  “换一个,人家本来就不喜欢你,你不能因为这个,就这样恶毒的诅咒人家。”凌晨说道。

  这和诅咒她没什么区别了。

  这是自己不好过,也不让她好过,这就影响范围太大了。

  关乎性福,寸步不让。

  田甜目瞪口呆的看着她,然后感觉自己中了一箭,又挨了两刀:“你到底是站那一头的?”

  以前有什么事情,小雪姐都是无条件站在她这一边的,都是支持她。

  现在居然胳膊肘往外拐,帮着别人说话,而不是帮着闺蜜。

  什么时候感情寡淡如斯了?

  “我就是实话实说,但是实话往往都很扎心!但是接受现实更重要。”注意到田甜的表情变化,凌晨回答道。

  吴烨错了嘛?没有!

  不能用这种拳法思维去看待问题,吴烨并没有做错什么,为什么要挨拳。

  一直都是田甜在锲而不舍,最后失败了,失败了又诅咒人家,没这种道理。

  “何止是扎心!”田甜又拿了一个水果啃,简直都扎到肺了。

  一边吃,还不忘吐槽道:“那我换一个,就诅咒那个女的,亲戚不走,连绵不绝!”

  我拿你当姐妹,你居然如此诅咒我?你是怕我活太久了吗?

  还连绵不绝,水龙头都不敢连绵不绝。

  “行了,不要作败犬模样,要么过去揍他,要么好好休息,要么早点找个合适的。”

  凌晨不想听诅咒自己了,这种话,话,听了还没办法反驳回去,这种感觉让人郁闷。

  谁让自己来的晚呢。

  又要考虑她的感受,不然的话,今天老娘开门让你看饱。

  月老现在越来越不务正业了,前线的时候都要碰到其他线,专业性越来越差。

  “对,不想他了,以后看我不恶心死他。”田甜也是个特别小气的人,特别的记仇。

  凌晨有种不好的预感,急忙问她准备怎么做?

“嘿嘿嘿,我把他们拆散。”田甜回答道  你还真是好闺蜜啊!有什么阴招都忘闺蜜身上招呼?以后还能不能一起愉快的玩耍了?

  拆散…估计是不可能的,我也是好不容易才逮到一只猪,逮到了,就不能那么容易放掉啊!

  看样子,还得潜伏一段时间才行,凌晨默默的想到。

  本来田甜如果放弃了,凌晨就准备找个机会和她摊牌了,现在看来还不是时候,还得过段时间才行。

  “你干嘛?”

  看着田甜和壁虎一样贴在墙上,耳朵就粘在墙上,凌晨很是无语。

  “居然没有声音了?是人的原因?还是已经比赛结束了?”

  “两个小时了!”凌晨默默的回答了一句,距离田甜回来,已经两个小时了。

  “真逊啊!电影都是两多小时!”田甜吐槽。

  “那是有病!”

  田甜看了看墙壁,仿佛目光穿过去了似的:“我就喜欢有病的,不喜欢正常的!都吃不饱。”

  凌晨吴烨。

  什么话都敢说,问题是说了人家也不知道,不知道怎么做的意义在哪里。

  “走,小雪姐,进屋,我们一起唾弃那个女的。”

  凌晨一直在田甜家没有回去,田甜不让她走,没办法,凌晨只能在她这边睡。

  期间,凌晨悄悄的去卫生间,给吴烨发了消息,说明天不能锻炼了,然后才重新回到卧室里。

  隔壁的吴烨还在画画。

  这个房子,隔音装修没有那么稀碎,他都没有听到隔壁在说什么。

  一直到收到消息以后,吴烨才感觉有些遗憾,本来还想了不少话聊姐姐的,结果姐姐不能到。

  吴烨想了想,给凌晨发了个消息没事,我理解的。

  凌晨没有再回消息过来。

  吴烨咬着笔头,看着画上的凌晨,怎么都感觉少了很多神韵,画不出来那种她在自己心里最美的状态。

  “终究是技巧不到家,连心上人都画不出来。”吴烨喃喃自语。

  收起画笔,把东西收拾好,吴烨看了看今天三次飞进笼子里,已经在沉沉打盹的八爷,也去睡觉了。

  第二天早上。

  吴烨没有去运动场,而是到了天台上,酣畅淋漓的练了好几次剑。

  舒坦了!

  老人剑法吴烨也会,更喜欢的还是那种凌厉的剑法,让人感觉过瘾,起码不会不上不下的。

  全身大汗淋漓的感觉,其实很舒服,这种感觉,很多不运动的人不清楚。

  这是混合双打都达不到的效果,当然大部分人更愿意选择混合双打。

  收剑,吴烨长长的吐出一口气。

  擦了擦脸上的汗水,吴烨把纸巾丢在一大堆纸巾里,这里的垃圾,好像保洁阿姨都不愿意打扫。

  回到楼下以后,吴烨洗完澡,穿着大马裤去阳台上拿短袖。

  晒过阳光衣服,穿起来更舒服一些,阳光的味道或许是形容词,但是感觉确实不同。

  吴烨喜欢经常晒被子,晒衣服,额而不是等着阴干,晒干的更舒服。

  比起来,吴烨还是更喜欢太阳,太阳暖暖的。

  今天没有什么计划,洛白原本还说让他一起帮忙找门面,也不用了。

  一个做房产销售的小姐姐,带他看完门面以后,洛白说对房子很满意,就直接签合同了。

  吴烨去了店里,厨师和服务员都在开始培训了,吴烨在那边待了半天时间。

  很多富二代,都是白天睡觉,晚上酒吧,究其原因,也有找不到事情做这个原因。

  无所事事。

  吴烨暂时没有工作需要他处理,空闲时间不少,现在就等着店铺开业。

  晚上的时候。

  吴烨刚准备做饭,就接到了一个电话,是杨玄感打来的的电话,说要请他吃饭。

  好久没有联系了,平时他都没有给吴烨发消息,吴烨也没有打扰他,他工作就挺累了。

  突然接到他的电话,吴烨还挺感慨的,这个大哥是个言出必践的人。

  当时吴烨就是怕他有想法,随便找了个借口,没想到事情过了这么久,他居然都还记得。

  上次就还了他钱,还是他预支来的,第一时间就把吴烨的钱还了。

  这次说答应吴烨要请他吃饭的,刚好他放了一天假,一定要请吴烨吃饭才行,都拖了这么久了。

  吴烨没办法,他发了好多语言,不去都不好,实在是太热情了,吴烨只好答应下来。

  本来准备做饭的,饭都不用做了。

  杨玄感约好吃饭的地方,其实并不是很远,吴烨开车到了的时候,他已经在位置上等吴烨了。

  对着吴烨挥挥手,他脸上全是笑容,看的吴烨也忍不住笑起来。

  第一次见面,吴烨把他从天台上劝下来,第二次见面,是在寓见酒店里,他在忙,这事第三次见面了。

  吴烨走到桌子前:“杨哥好久不见。”

  “确实是好久不见了,快坐!看看你喜欢吃什么,我现在升职加薪了,一定不要和我客气!”

  杨玄感把菜单递给他,脸上洋溢着毫不作伪的笑容。

  对于吴烨的救命之恩,他一直记在心里,要不是吴烨,他可能就一跃而下了。

  也没有现在,更没有未来。

  滴水之恩都得涌泉相报,救命之恩,他觉得无以为报。他是个直来直去的人,虽然没有经常提起,但是一直记在心里。

  “升职了?那我得恭喜杨大哥了,这可是好事情。”

  就当给他庆祝,吴烨看他到倒啤酒也没有推辞,大不了等会儿,找个代驾就是了。

  现在再看到他,杨玄感的精神状态很好,和第一次吴烨见到他,简直像换了个人一样。

  那时候是一脸的生无可恋,现在不一样,更多的是笑容。这种积极的变化,证明他在努力的生活。

  挺好的。

  困难挺过去,就不是困难了。

  “最开心的应该是工资涨了不少,我还债还的更快了,等我上岸了,我一定要请假出去玩几天。”

  “在公司一直憋着没敢说,和你说说!”杨玄感忍不住笑起来。

  吴烨替他高兴,他眼里的希望,吴烨都可以看到的,闪闪发光的。

  吴烨知道很多人,欠债以后都是杨玄感这种想法,想着还完了以后,要不就是玩几天,要不就是趟半个月,或者轻轻松松玩一个星期游戏。

  犒劳自己,也是把绷紧的弦送下来,更是告别负债生活。

  杨玄感是被骗的,他不是什么赌狗,也不是做了什么不好的事情,单纯相信了朋友,运气太差而已。

  除了自己的一部分积蓄被卷跑了,他现在还欠不少钱,得还不少时间。

  “我还以为你说会辞职呢,居然只是请假出去玩几天。”吴烨注意到用词不一样。

  能认识到工作重要性也挺好的,还完了钱,就放飞自我,还是得回到赚钱上。

  杨玄感听到吴烨这样说,有些感慨的回答:

  “做人不能忘本嘛,寓见让我有了一口饭吃,有了还钱的希望,还有经理对我也很好,我总不能吃饱了就摔碗。”

  吴烨救了他的命,寓见给了他工作,他一直都是这样,记恩不记仇。

  吴烨挺欣赏他这种性格的,因为现在这种人太少了,他这种性格显得很难得,熠熠生辉的。

  少,才显得弥足珍贵。

  “杨哥加油,祝杨哥以后飞黄腾达,当上管理层,迎娶白富美。”吴烨举着杯子和他碰了一下。

  杨玄感拿着酒杯,忍不住哈哈笑。

  他现在才是个小组长,距离吴烨说的那种地步,还有看不到头的距离,他也不知道自己行不行。

  展望未来吧。

  两人点了不少烤串,杨玄感专挑贵的点,吴烨喜欢吃的,他都挑了不少。

  “给你来两个大腰子?”

  吴烨摇摇头:“我连女朋友都没有,可不需要这个!”

  他又开始点其他的,点的太多了,被吴烨阻止了他才停下。多了也吃不完,吴烨知道他是诚心的,没必要浪费。

  “小烨你这么帅,还这么有钱,居然没有女朋友?是没有正式的吧?”杨玄感很惊奇。

  他的逻辑里,有钱又长得帅,应该是盾构机才对,吴烨居然连打桩机都不是。

  现在开大g的年轻高富帅,都已经不吃香了?这是市场出问题了?简直难以理解。

  “我没有遇到喜欢的,杨哥现在,倒是可以找个女朋友了!”吴烨摇摇头回答。

  杨玄感苦笑,听到这个话题,他就有种想逃避的情绪,不知道是不是单身久了的反抗情绪。

  杨玄感回答:“现在不想什么狗屁爱情,我现在只想搞钱!”

  钱才是他最需要的,爱情不是,大不了他还有小右,丰衣足食没问题。

  “那搞到钱以后呢?”吴烨好奇。

  有钱以后?

  杨玄感认真的想了想这个问题,才回答吴烨:

  “找个喜欢的小城市,热热闹闹,风景秀丽,然后买个房,找个普普通通,勤俭持家的女人,结个婚,养个孩子,然后过平凡普通的日子。”

  如果是有钱了以后的话,这是杨玄感的真实想法。

  大城市的房子太贵了,他肩膀扛不起月供。大城市的姑娘眼光高,不一定会喜欢他这种穷鬼。

  而且他现在什么都没有,拿什么谈恋爱?还欠着一屁股债,钱还完了,然后再考虑这些东西。

  无非就是赚钱买房,找个普通女孩子结婚,对他来说就已经很好了。他很务实,没有过多的去考虑,自己根本做不到的事情,也不做白日梦。

  过了某个年纪,白日梦就没有了,我们都知道自己要回归现实。

  “就这些了?以后总有你想做的事情吧?也总会遇到自己喜欢的姑娘。”吴烨说道。

  杨玄感摇摇头,笑了笑,和吴烨碰了一下杯子。

  “我们这种人,没有那么多选择,我只是为了生活,仅此而已。”

  “小烨,我不仇富的,但是我很清楚,你们有钱人才能谈爱情,我们普通人只能谈面包。”

  “爱情或许不需要钱,但是感动对方的每时每刻,其实都是要花钱的。”

  “你肯定体会不到,那种日子一眼可以看到头的感觉,我可以看到自己的未来,你相信吗?”

  “对我来说,没有一定喜欢的事情,只有生活要继续,喜欢的姑娘,如果配不上,那就不是喜欢。”

  听完他的想法,吴烨一时之间沉默下来,没有那么多选择,是一个多么无奈的事情。

  对他来说,需要衡量的东西那么多?吴烨理解了,又好像没有理解。

  家庭条件决定了,他的思维模式和杨玄感不一样,甚至是天差地别。

  杨玄感继续说道:

  “我的人生,就是大概就是很努力的赚钱赞首付,然后买一套不大不小的房子,签完合同背着一身债务。”

  “每个月焦虑房贷,告诉自己更努力赚钱。”

  “还得考虑彩礼,甚至没办法的话,只能出此下策先上车后补票,然后就是简单的婚礼,柴米油盐酱醋茶。”

  “她可能嫌弃我赚不到大钱,我可能会嫌弃她不理解我,总之就是鸡毛蒜皮,一塌糊涂。”

  “各种压力涌来,只能拼命赚钱,大概会很累,但是还是会咬咬牙坚持住。”

  “很普通,都得用尽全力才行。”

  吴烨听他说完,仿佛看到了一种人生历程,那是一辈子的人生。

  “既然都知道了是这样,为什么不换个方向?”吴烨问他。

  他的想法是做点生意,或者小本买卖,总之要不工资好很多。

  杨玄感和他碰了一下杯子:“因为我们这些人啊,和这个世界砰不起啊,我们只能选择最稳定的方式。”

  “没有那种试错成本,一旦输了,满盘皆输。”

  “你知道么?我们老板很有趣,也很有钱,大家最羡慕的其实不是老板,而是老板他儿子。”

  “因为他,他儿子可以无忧无虑做富二代。”

  吴烨表情复杂,其实他儿子,也不是无忧无虑的富二代。也有很多苦恼,很多搞不定的事情。

  “大部分人都这样过的,我只是一个普通人,很平庸的,没有高学历,还是个孤儿,我觉得能把这些做好,我就已经很厉害了。”

  出身不一样,杨玄感能靠自己,把自己的人生大事安排完成,确实已经很厉害了。

  吴烨咬着烤串,内心翻涌的厉害。

  他还记得老吴那句话:你知道有多少人,希望有你这样一个平台,有多少人渴望得到助力?

  他大概是有点身在福中不知福了,有别人没有的很多东西,他其实一直都有。

  “有点发牢骚了,不说这些沉重的东西。”

  “我跟你说,我们这种平凡人,其实最擅长一边累死累活,一边自娱自乐。”

  吴烨点点头,和他碰杯喝酒。

  他觉得自己应该多交一下朋友,不管是有没有钱,都不重要,而是可以学到很多东西。

  杨玄感其实很乐观,他的追求也是小小的,或许只是一百万,两百万就开业搞定。

  但是就这一百万,两百万,对他来说一样很难,但是他还在继续努力,没有放弃。

  搞不懂很多人,为什么觉得一百万很少,那已经是很多人一辈子都赚不到的钱了。

  “杨哥,你的梦想是什么?”吴烨问他。

  杨玄感忍不住笑出来,梦想已经是很遥远的词汇了:

  “梦想啊,以前的梦想是当园长,现在是房子,车子,钱。”

  他以前,也有很多的梦想,后来都慢慢的变成了钱。

  “对我来说,梦想是个不现实东西,最期望的事情,还是有个家庭,给孩子一个完整的家庭。”

  这是他最期望的,最真实的东西,也是内心最渴望的。

  人总是越缺什么,越是追求什么,大部分人都有的东西,杨玄感没有。

  对他来说,家庭,一直是可望而不可及的东西。

  “确实沉重了一些!”吴烨回答:“不过寓见的晋升制度很好,杨哥加油,努力就有机会。”

  杨玄感点点头,他也是这样认为的,不然也不会不离开,一直干到现在。

  他晋升了,也证实了在寓见,确实是和老板说的一样,你付出多少,就得到多少。

  其实大部分普通人,一旦遇到机会,只会把机会抓的更稳,因为机会本来就不多。

  这说老吴说的话,他总是喜欢研究人心,吴烨却一直觉得人心叵测,应该待人真诚。

  “杨哥给我说点有趣的事情好了,就工作的,公司的,你那些话弄的我沉重的很。”吴烨把竹签丢在塑料桶里。

  杨玄感笑了,习惯了就没有什么沉重的,只是偶尔想起来,才觉得重而已。

  吴烨没什么架子,没有那种看不起人的倨傲,也没有骨子里的高人一等,他一直觉得吴烨这个人挺好的。

  锋芒或许有,但是不在朋友这个位置。

  “公司里制度很严格,只是一些小道消息,不知道真的假的,都没什么意思,不过最近主管在说,我们的竞争对手好像要倒闭了。”

  “叫什么来着……我一时半会想不起来了。”

  杨玄感挠挠头,一时之间想不起来叫什么名字,有一点点尴尬。

  吴烨看了看他:“松竹?”

  老吴的情况,吴烨总不可能一点都不了解,老吴不说,吴太太偶尔也会告诉他一些,吴烨自己也会问。

  多少也知道点情况,只是知道的不多而已。

  “对对,就是这个松竹酒店,以前一直和我们是竞争对手来着,而且主管说他们手段很恶心人。”

  “小烨,你怎么知道的?”

  吴烨一愣,脑子里闪过一个理由出来:“听朋友说的,你知道我们这种人,狐朋狗友多嘛!”

  吴烨反应挺好,特别是急智。

  杨玄感忍不住笑起来,那有自己这样说自己的,多个朋友多条路,朋友多未尝不是好事。

  “还有就是准备开新店了,从老店里挑人过去,大家都跃跃欲试的。”杨玄感吃着烤串说道。

  吴烨知道老吴年初买了物业,没想到这么快就投入使用了。

  其实为了给吴烨攒点家业,老吴也是煞费苦心了,租赁风险高,都是用的购买这种方式。

  如果以后吴烨干不了酒店行业,还能当个包租公。

  吃完东西以后,吴烨找了个代驾,送杨玄感到了宿舍楼下,聊了几句以后才离开。

  看着大g离开,杨玄感微微流露出羡慕,然后又给自己鼓励。

  吴烨回家的时候,一直都在考虑松竹的问题,这几天要找机会打听一下情况。

  可以的话,把它买过来,改成饭店啊!一直和老吴不对付,就当帮老吴出口气。

  吴烨给蔚锦发了一条微信,问她一下,看她你不能搭上线,先了解一下情况。

  也不急着办,得压榨一下才行,怎么着也要想办法撕下一块肉才行。

  生意场更多的都是痛打落水狗,你好我好大家好,你不好的时候,让我和大家咬一口。

  这是现实。

  “先生,到了!”代驾小哥停好车。

  听到提醒的声音,他才反应过来已经到家了,吴烨付完款,看着代驾骑着小电动车离开。

  生活!

  同样的两个字,对每个人来说都不一样,吴烨今天被切切实实的上了一课。

  金钱真的可以和护盾一样,把你保护好,起码在生活面前,大部分事情你不用跪地求饶,不用无能为力。

  老吴说:他努力意义,只是希望吴烨以后不用为生活折腰,不用为金钱媚骨。

  现在想到这个话,感觉内心复杂一匹啊!

  想到以前那个幼稚自己,吴烨才发现,老吴一都是个好爹,他好像不是个好儿子。

  “啊!”

  “啊!”吴烨惊叫,吓得瞬间跳起来。

  他本来脑子里就在想事情,突然之间被吓一跳,吴烨只是跳起来,已经很好了。

  没有被吓出糗,属于是情况比较好了。

  “你是不是有病?不知道劳资胆子小啊!”吴烨生气。

  玛德,为什么身边总有两个冤种朋友?

  洛白看他吓得不轻,赶紧过来扶了他一把,又忍不住笑出来。

  “谁知道你胆子那么小,居然差点跳起来打我膝盖。”洛白笑嘻嘻的说道。

  吴烨推开他,现在他已经缓过神来了。

  “莫挨老子!”吴烨问道:“你来干嘛?”

  因为知道了装修稀碎的事情,洛白还是没有和小姐姐回来看星星,而是去了酒店看大屏幕的电影。

  吴烨还在忏悔呢,没想到突然冒出来,突然啊一声,吓他一跳。

  真一跳。

  “店在这边啊,不回来我去哪里?以后都住在这边了。”洛白一边回答,一边按下电梯上行按钮。

  两人一起进电梯,然后上楼,洛白没有按电梯,吴烨就知道他要一起去17楼。

  十六楼,现在是他的痛。

  “吃了吗?”

  “没!”洛白摇摇头,刚过来,什么都每吃,还是空着肚子的。

  电梯打开,吴烨开了门,洛白进门就踢掉鞋子,然后跑到沙发上盘着:“我要牛肉面就可以!”

  当饭店呢?牛瘪面给你做一个,他就这德行,吴烨早就习惯了。

  “你不能把你的臭脚洗一下,不要玷污我干净的沙发?记得用一次性拖鞋,我怕被你传染脚气”

  洛白踩了两脚沙发,然后才去洗脚,晃悠着参观房子。

  装修一般,家具倒是可以,都是全新的,看样子小叶子赚的钱不少。

  吴烨去厨房,准备下面给他吃。

  “居然还养鸟?”洛白看着鸟笼,揭开布:“让我看看你的鸟。”

  一阵惊恐的鸟鸣把洛白吓了一跳,他赶紧把布放下来。

  咦,安静了?

  又揭开,八哥又开始乱叫了。

  洛白:“……”

  这是啥品种的鸟啊?居然这么奇怪?反应有点让人上瘾啊。

  “扑街,放开我老婆!”

  洛白只听一阵叫声在耳边响起,然后就感觉自己肩膀一痛,接着就是头上,然后……洛白赶紧喊救命。

  “烨哥,救我!”

  听到声音,吴烨就从厨房跑出来了,就看到八爷逮着洛白啄,洛白在抱着头躲。

  场面很混乱。

  八爷像见到有夺妻之恨的鸟一样,疯狂啄洛白。

  “八爷,住嘴!自己人。”吴烨赶紧跑过去,抓着翅膀把八爷拉下来。

  吴烨经常抓鸟,八爷都习惯了,不会躲。

  闪了好几步,到现在,洛白才看清楚啄自己的是什么。

  “大哥,这特么的,看我老婆!”八爷气的很,还想啄他。

  洛白:“……”

  看着骂骂咧咧的鸟,洛白摸了摸自己的头,他头上已经有了好几个小包,肩膀上还被抓伤了。

  “卧槽,最近灵气复苏了?”洛白看着吴烨肩膀上说话的八哥,感觉很离谱。

  涨姿势了。

  “八哥本来就会说话,这是八爷,我的同居伙伴。”吴烨指了指洛白:“他是我朋友,不要攻击他了。”

  估计八爷前段时间,也是想着这样啄凌晨的,凌晨没有被啄,洛白被啄了。

  显然,它不喜欢洛白,主要原因是他掀笼子了,那是八爷的禁区。

  八爷看了看洛白,认真的偏头看了好几眼,才回头看了看吴烨:“大哥,你早点打发他。”

  洛白:“……”

  已经开始赶人了,就可以知道它多不喜欢洛白了。

  吴烨把八爷放到鸟架上,去下面去了,洛白看着八爷,看得很仔细。

  究竟是什么东西出了轨,或者是什么东西劈了腿!才有了这么个玩意儿。

  他不是不知道八哥会说话,只是说的这么好的,还真没见过。

  鹦鹉他也知道,朋友家就养的有,也会说话,但都赶不上这只八哥,和妖怪似的。

  问题是,现在不是不让成精了吗?

  八爺啄着米,也不看洛白,自顧自的吃饱就飛到笼子旁边。

  吴烨把面条放在洛白面前:“发什么呆呢!惦记上我的鸟了?”

  洛白摇摇头,就是好奇而已,惦记是不可能的,以后能把鸟借来用一下就行。

  吴烨一出来,八爷就按耐不住了,它现在每天最开心的时间,就是吴烨回来的时候。

  “哥!搞快点!”八爷催促。

  揭开布,在八哥恐惧的叫声里,吴烨把八爷放进去,然后放下布,开始读秒。

  时间到,好了,把八爷拿出来。

  这操作,洛白看得目瞪口呆,直呼神奇。

  “这不合理啊!”洛白看着八爷说道。

  吴烨挑眉:

  “不合理?你去查查,有个老人家活了两百多岁合理吗?有个大姐生了九胞胎合理吗?距今几千年的游标卡尺合理吗?”

  “孤陋寡闻!”吴烨总结。

  洛白疑惑,是这样吗?

  反正八爷对他的世界观冲击很大,感觉这鸟聪明的过分了。不过养在家里,应该很有趣,谁不喜欢这种能聊天的鸟呢。

  “上链接,我也想要一只。”洛白说道,他以为吴烨是在网上买的。

  贵就贵点,六位数以内他都可以接受,物以稀为贵。

  吴烨摇摇头:“网上有你自己买,我们家八爷,它自己飞来的。”

  “那你问问它,有没有兄弟姐妹!我都可以的。”洛白回答。

  八爺有早睡的习惯,两人还在聊天的时候,他已经在鸟架上睡着了。

  吴烨提醒洛白不要吵它,不然它要发脾气。

  研究了好半天的八爷,洛白还是百思不得其解,一直到吴烨开始画画,洛白看到了画本里的画。

  “卧槽…烨哥,这个妹子怎么认识的?有没有关系?没有的话,请务必介绍我认识她。”

  他这辈子没见过这么好看的姑娘。

  吴烨给他梆梆两拳,然后才指着凌晨的画像说道:“看清楚了,这是我未来的老婆!”

  难怪一直看不上那些庸脂俗粉,烨哥这要求高啊,一出手就是仙女级别的女孩子。

  “朋友妻不可欺,我懂!姐夫,问问嫂子,有没有妹妹!”

  ------题外话------

梦想岛中文    我不是那种富二代
上一章
书页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