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书页

0094 老丈人的意外发现

梦想岛中文    我不是那种富二代

  “姐姐!”

  “弟娃儿,不要喊我的时候,一脸便秘行不行?”

  被这么一打岔,吴烨想说什么来着都忘记了,想了好一会儿才想起来。

  “我现在最遗憾的,是我没有达芬奇的那种画技,没办法画出你的微笑。”

  凌晨的笑颜如花,绘于纸面,不足万一。

  吴烨技术不行。

  坐在椅子上,吴烨咬着画笔,目光看着画,有种特别不满意的感觉,总觉得没有画好。

  和真正的她,差了不少的差距。

  凌晨走到他旁边,手肘平放在吴烨肩膀上,伸手碰了一下画,她觉得很好看。

  两人一坐一站,显得特别协调。

  “我又不是蒙拉丽莎,也不是别人的夫人,我是你…反正你画的是我,我觉得好看才是最重要的!”

  对于凌晨来说,用心的都是稀有珍贵的,最重要的不是画,而是心。

  见画,如见心,这是吴烨很用心画的。

  他全神贯注画了一个多小时,凌晨知道,他只是想画出心里最好的自己,他觉得最好的自己。

  但是那副画面,凝聚着太多东西,不能落于纸面,也是画不出来的,丹青圣手也不行。

  转过头,吴烨问她:“你觉得好看吗?”

  想听听她的答案,毕竟是给她的画的也是她。

  凌晨摸摸吴烨的头,感觉他和幼儿园求表扬的小朋友似的:“真好看,回头奖励你小红花。”

  哄孩子似的。

  “小红花不要了,来个细菌交换套餐。”

  凌晨嗔怪的看了他一眼。

  目光又落在画上,情不自禁的流露出一个笑容,也不知道想到了什么,笑的特别的灿烂。

  笑起来真好看,和春天的花一样,吴烨特别想当个蜜蜂,或者当个采姑娘的小蘑菇。

  喜欢上一个人以后,思维就变成了喜欢上一个人。当只有喜欢的时候,就很难熬。

  吴烨抬头看了看她,凌晨笑的太好看了,吴烨捂着心脏,歪倒在她身上:“你这笑,酒精含量太大了!偏偏我不胜酒力。”

  哇,香香!

  哇,贴贴。

  凌晨默数一到五,然后把他推开,这是凌晨定的标准。

  养狼密集第一招,不能不喂,但是不能喂多,要介于吃过,但是吃不饱的状态。

  凌晨把画纸拿下来,现在这张画,她也准备收藏了。以后吴烨画的画,她都要收藏起来。

  然后买个大房子,以后在家里开个个人画展。

  “我收藏了!”凌晨笑嘻嘻。

  月入一张画,凌晨笑哈哈。

  “你把我也收了吧!我心甘情愿,无怨无悔。”吴烨抹掉了一个字。

  凌晨听出来了。

  她拿着画,没有搭理吴烨,自顾自的说道:“以后我要有一本画册,都是你的画,还要有一本相册,记录下所有的美好。”

  画册是爱情,相册是回忆。

  等到七老八十,还能戴着老花眼镜翻照片,能看到年轻时候的点点滴滴。

  她怕自己老了老了,就忘了。

  “我没有想那么多,倒是希望以后有两个枕头!一个是我的,另一个…给你!”吴烨憧憬的是这样。

  反正吴烨现在就只期待这个画面,其他的他还没有那么多期待。

  高山流水,山高水长,依山傍水。

  大丈夫,要做一个指点江山的人。好男儿,要做一个开门见山的人。

  “呵呵!”凌晨给他一个白眼。

  凌晨的万能呵呵。

  “姐姐,你太低俗了,我只是想睡醒就能看到爱的人。”吴烨回答。

  还是一样的意思,没有什么变化,只是好听了一点而已,凌晨可是正经名牌大学生,怎么可能听不出来。

  睡醒了有爱的人,没睡着的时候呢?

  垫枕头?

  “哎呀,弟娃儿高雅,都不想拆穿你,满脑子都是…”

  凌晨还准备说点什么,一道黑影扑扇着翅膀飞进来,落在鸟架上,嘴里还叼着一张纸币,真在好奇的看着她。

  吴烨的鸟飞回来了。

  凌晨好奇的看着它,它也好奇的看着凌晨,歪着头仔细的看了看,它松开嘴,钱掉在茶几上。

  “大哥!就是她打我!”八爷认出她来了,开始炸毛。

  上次被弹弓,差点打坠机,它还记得,吴烨还哄它,八哥是她道歉买的。

  凌晨挺诧异的,这家伙还挺记仇,自己还没有计较它偷衣服呢。

  “瞅什么瞅!你再瞅一个试试?”凌晨故意吓它。

  八爷怂了。

  看着走过来坐在椅子上,目光炯炯的凌晨,八爷选择飞到吴烨肩膀上。

  “大哥,这娘们儿可不是好人啊!”八爷一句话把凌晨气的够呛。

  她不是什么好人,她当时就不会手下留情了。

  面对气呼呼的凌晨,吴烨解释这不是他教的,八爷是自学成才。

  “我看你是好了伤疤忘了疼。”凌晨又走到吴烨旁边,八爷飞到窗帘杆子上。

  它只会偷袭,不敢光明正大的袭击,对它来说,体型过大。

  “在我们家,还能让你欺负了?大哥,上!”八爷警惕着她。

  大哥倒是想啊!但是人家不同意,大哥还不想犯法。

  “你下来啊!”

  “你上来啊!”

  “你这臭鸟。”

  “你这小娘们儿!”

  凌晨看了看吴烨,吴烨摇摇头,表示真的没有教它这些,它自己看电视学的。

  吴烨指了指阳台上的笼子,凌晨恍然大悟,准备走过去,八爷急了。

  “大哥!”

  吴烨把凌晨拉回来,它怕了就行了,吴烨担心它鸟急跳墙,把凌晨抓了。

  被她吓到了,八爷护着笼子,也不在怼她了,凌晨笑了笑,感觉这八哥有意思。

  她没见过那家养的八哥,有这么聪明,星星都没有它聪明。

  吴烨安抚了它一下,指了指笼子:“那是你老婆!”

  “对!”

  “这是我老婆!”吴烨指了指凌晨。

  八爷鸟瞪口呆:神么?

  “反对!”八爷坚决不同意这门亲事:“大哥,听我的,你把握不住。”

  确实是把握不住,但是吴烨就喜欢把握不住的,那种太富有的,吴烨不太喜欢。

  “反对无效!就这样决定了,以后不可以骂人。”吴烨点了点它脑袋。

  八爷无法接受,她差点把自己弄没了,最后居然变成了大嫂。

  这么久的感情,还抵不上这个女的?

  “大哥,你再考虑考虑!”八爷飞到他肩膀上:“我给你找更好的!”

  凌晨:“……”

  还没有开始谈婚论嫁,就遭到吴烨家庭成员的强烈反对,凌晨有种这样的荒缪感觉。

  “我已经考虑好了。”吴烨回答。

  八爷飞到了鸟架上,认真的看了看凌晨,凌晨瞪它。

  “她有什么好的?”八爷无法理解。

  吴烨也不指望它理解,反正自己在家,它就不会伤害凌晨。

  “你别管那么多,今天还要不要进笼子里?”吴烨问它。

  八爷回答要,又看了看凌晨,不放心的来了一句:“让她不要看!”

  把它丢到笼子里,凌晨好奇的看着笼子,没过多久,八爷就出来了。

  凌晨喃喃自语:“见识了…”

  难得碰到一个新鲜事,凌晨在吴烨家里待了好久,一直在逗八爷说话,不过凌晨发现,它其实也没有想象的那么聪明。

  比普通的八哥聪明很多,但是也没有成精那么离谱。

  回到家的时候,凌晨把画放好,已经有了好几张,回她去过塑,然后保存起来。

  以后万一结婚了,可以挂在家里,有朋友问就说是自己老公画的。

  奈斯。

  收拾好画,凌晨才拿出手机看了看时间,差不多该睡觉了,不过,她发现有条未读短信。

  点开看了看。

  幺儿,老汉儿刚换了个号码,记得给我回个电话!我们觉得需要摆谈一下。

  凌晨:“……”

  哦豁…完了!

  刚才那个电话,居然是亲爹打来的,凌晨拍了拍脑门:“我真傻,为什么不直接自己打电话,要让吴烨接那个电话!”

  现在好了,她都还没有做好准备,吴烨的事情告诉家里,就被老爹发现了。

  怎么办?

  打不打?

  凌晨看着那个陌生号码,揉了揉鼻梁,然后长长的吐了一口气。

  “老爹也该不会反对。”凌晨自言自语,看着点击,拨打。

  只响了一声,就被接通了,她刚听到类似搓麻将的声音,就戛然而止。

  “老汉儿,你是不是又在打麻将哎?”凌晨听到麻将声音,第一时间问他。

  他就喜欢打麻将,因为这个没有少吵架,但是说了他也改不掉,还是偷偷打。

  还得过麻将比赛区冠军。

  很多人戒不掉钓鱼,他是戒不掉打麻将,凌晨都说了不是一次两次,他还是死性不改。

  凌晨爸爸咳嗽两声:“你听错了,不是麻将,是一种古老的四人骨牌博戏,这是体育活动。”

  凌晨爸爸开始信口胡诌,老婆打电话的话,他还收敛一些,但是闺女打电话,他就不怕了。

  怕老婆,他可不怕闺女。

  “不说我,说说你,幺儿,你和老汉儿说实话,你是不是处对象了?”电话那头的声音温柔。

  就是询问,他也是一种温柔宠溺的语气,而不是怒气冲冲的质问。

  交流就像是朋友和朋友一样,没有因为自己是爸爸,就上来一大堆道理和怀疑。

  凌晨听到他的问题,仔细的想了想,还是如实回答:“处了一个我很喜欢的男孩子!我觉得他很好。”

  对爸爸,她还是实话实说了,没有隐瞒问题,其实她大可以找很多借口,说没有好对象。

  但是她说不出来借口,还是决定实话说,凌晨做这个决定,主要是源自于放心。

  电话那头,因为凌晨的话沉默了一下,她都能听出来凌晨心里的雀跃:“真的这么喜欢啊?”

  从来都是说没有谈恋爱的闺女,突然说喜欢一个人,还是很喜欢那种,他感觉酸酸的。

  “大概…和您喜欢搓麻将差不多。”凌晨回答。

  如果一定要对比的话,凌晨觉得这个对比最合适,想来也有这么多。

  “哦豁,那你坠入爱河了!”凌晨爸爸说道。

  嘿嘿笑,凌晨在被子上翻滚了好几圈,确实是坠入爱河了。

  她和其他女孩子不一样,在家里,她反而和爸爸有很多话说,和老妈打电话就像是工作和应付。

  每次和爸爸打电话,可以很轻松的说话,聊天,开小玩笑。

  也可以和他说自己的目前的状况,压力,想法,还有开心和不开心。

  “我这个年纪,也该处对象了嘛!”凌晨说道。

  她都24了,虽然还在巅峰期,但是一转眼她就二十五了,二十四不催婚,二十五就不一定了。

  她自己提前找到了对象,就不会被催。

  电话那边的凌晨爸爸,叹气:

  “谈就谈嘛,反正没有确定好之前,你自己莫吃亏!女娃儿和男娃儿不一样。”

  听到闺女这样说,他就知道小棉袄留不住,她和她妈妈一样,都很有主见。

  觉定的事情,就不会轻易放弃。

  “主要是我妈那边…”

  凌晨担心的是这个,万一老妈不同意,又得闹的不愉快。

  她的想法和老爹的想法,有很多区别,凌晨和她,聊天都不聊其他的。

  “莫怕,等你确定好了,你妈那边,老汉儿帮你搞定就行了。”

  凌晨爸爸说的是确定好了,不是现在,而是认真的想清楚未来,确定好了是他,就不变了。

  凌晨松了一口气:“老汉儿你得不行不?不行我自己和她说,我怕她收拾你。”

  每次有问题,他都是这样说,然后都会被收拾,自己总是能逃过一劫。

  凌晨小时候其实很少挨打,老妈忙工作,见到最多是爸爸,爸爸很宠她,长这么大,没有打过她一次。

  “你懂啥子,那是我堂客,以前都是让到她,为你了的幸福,你老汉会怕她?”

  凌晨爸爸信誓旦旦,保证没问题,她要是真的喜欢,他肯定得帮闺女。

  凌晨开心的滚了几圈。

  “和老汉儿说说,那个男娃儿是啥子情况?真的那么好?”他还是想了解一下情况。

  小棉袄就这样被人抢走了,既然打电话来了,总要了解一下才行。

  凌晨想了一下:“长的乖,很体贴,很幽默,很细心,也努力,还很温柔,听话,文艺,还是个弟娃儿。”

  在凌晨心里,能数出来的,其实还有不少,她只说了这些而已。

  让老爹知道,她是真的喜欢人家,就足够了,剩下的还不到时间。只是今天刚好碰巧,都被他知道了,凌晨就把情况告诉他。

  “情人眼里出西施!你喜欢,就先谈着,反正老汉儿就一个要求,没有确定好的情况下,自己不要吃亏。”

  他不怕闺女谈恋爱,其实谈恋爱也是好事,总是要去经历,才有理解。

  感情史一片空白的话,容易被人骗了,谈过就没有那么容易被骗了。

  “老汉儿,你都不问一下家境啊?”凌晨故意问他。

  这是试探他的态度。

  凌晨爸爸忍不住笑了,闺女都会和自己耍心眼了。

“你一直都聪明,自己挑的男朋友,你自己觉得合适就行了,老汉儿不嫌弃他。”凌晨爸爸回答  凌晨叹气。

  他一直都有心结,只是偶尔言语之间才说出来,一直就没有真正解开过。

  “爸!”

  “咋啦?”

  “谢谢你!”凌晨说道。

  “哈哈哈,我是你老汉儿嘛,不管什么时候,都不用和老汉儿说谢谢。”

  打电话聊了好久,凌晨才挂了电话,拿着手机看了看,看着手机上的五十分钟,凌晨忍不住叹了叹气,突然之间的就有种伤感。

  她好像多了一个身份,以后不只是父母的孩子,还是别人的对象。老爹虽然没有说其他的,但是他肯定有这种想法。

  他一直就没有催促过凌晨要找对象,一直都说不急,找个自己喜欢的。

  如果她那天结婚,一定要要和赢了一样。

  另一个城市。

  麻将馆外的中年帅哥,把嘴里的烟狠狠抽了一口,然后才把烟雾吐出来。

  看了看手机,按住语音开始说话:“幺儿,把你对象照片发张过来,给老汉儿看一下!”

  叮咚。

  叮咚。

  叮咚。

  信息我刚发完,就收到了几张照片。

  “完球了,看样子早就准备好了!”他点开照片,认真的看了看。

  小伙子长的确实是帅气,阳光,又不是那种阴柔的帅。

  呼,不是娘娘腔就好。

  身材和他年轻的时候差不多,一身肌肉,又很协调,略差他半筹,勉勉强强。

  看笑容来说,性格应该还可以,没有那种性格上的暴躁和阴暗在脸上。

  一品还行,都是牌子货,家庭条件也该不差,表不贵,项链也不是很贵。

  健康年轻阳光的小帅哥,其他的就得见面了才知道了。

  “打60分,及格!”他喃喃自语:“终究…为人父母都这样,我也不例外啊!”

  收起手机,坐上小polo,往家里开去。

  银行里。

  vip室。

  几个银行员工在办理大额转账,吴烨,蔚锦,谭令坐在一边喝茶。

  陪同的,还有一个部门主管。今天转账的地方,是大银行,就只有一个主管陪着了,不是行长。

  他态度普普通通,没有那么热情,除了对吴烨,蔚锦两人心知肚明为什么。

  有钱就是大爷,没有钱孙子都不是。

  “先生您好,请您输入密码!”

  吴烨输入密码。

  然后确认一遍转账信息,再次密码。

  “先生您好,已经转账完成!”

  吴烨才把东西收起来,大额转账很麻烦,因为金额巨大,需要的手续不少。

  “谭总,钱已经转过去了。”吴烨把东西放到包里。

  “麻烦吴总了。”

  看着办完的转账手续,旁边的谭令松了一口气,吴烨的这一部分钱,再加上其他的,足够他把事情处理完了。

  虽然十年创业风雨中,一朝散财家底空,但是就一个儿子,他也是没办法了。

  要不是吴烨最先下手,其他人还在观望,他也没有机会那么快把钱凑到位,吴烨捡了个大便宜,但是他还得感谢吴烨。

  看着一脸笑容,丰神俊朗的年轻人,谭令感慨自己老了,他这么多年创业,连他银行卡里的资金都没有。

  几千万,说拿出来就拿出来,再加上那一长串数字,感觉挺讽刺的。

  风里来,与雨里去,喝酒到吐血,抽烟到恶心,起的比鸡早,睡的比狗晚。

  这么多年,就混了个一无所有,而吴烨,年纪轻轻,什么都有。

  他现在就算是有钱,都没有劲了,吴烨这种年轻人,才有玩头。

  “感谢吴总雪中送炭!”谭令虽然心理活动很多,但是嘴上很客气。

  趁火打劫被他说成了雪中送炭。

  吴烨都感觉不太好意思,和他握握手,然后笑着说:“谭总不客气,大家各取所需。”

  他就是送,也是晚上送炭,然雪中悍碳行。

  蔚锦把一个文件袋递给吴烨,里面是房本,还有钥匙,以及汽车备用钥匙。

  “交易完成,恭喜吴总,拿过去财源滚滚。”蔚锦笑道。

  点点头,吴烨说了一声感谢,然后接过文件袋,简单检查了一下,装进亿元存款的绿色袋子里。

  蔚锦和谭令看着亿元存款几个字,嘴角抽抽。

  这是洛白订做的,准备在酒吧里用,吴烨拿了几个放在车里,以防装东西用。

  没想到会有这种效果。

  转完账,几人走到楼下。

  今天吴烨还是开的大g,那辆m8

  为了不扎谭令的心,吴烨善意的没有开出来。

  车已经停到吴烨楼下了,一辆全新的宝马m8,两百多万的车子,还没有大g贵,但是看着好看很多。

  吴烨不买车,车子都是送的,两辆车都是这样。

  最后一把钥匙也给他了,车这种东西,就怕别人有钥匙,开出去了都不知道。

  “吴总,赏脸一起吃个饭吧!”

  蔚锦邀请道,旁边的谭令迟疑了一下,也表示希望一起吃个饭。

  “不敢说赏脸,遗憾今天还有急事,只能改天再约蔚姐和谭总喝茶。”吴烨还有其他的事情,干脆利落的拒绝了。

  蔚锦和谭令都没有勉强。

  不管是不是真的,吴烨话都说到这里了,也不好再说什么。

  临走之前,吴烨和蔚锦说了一下,想再买一箱上次的普洱茶饼,麻烦她帮忙找一下。

  蔚锦笑了笑:“吴总,你可真是水泼不进!”

  一饼茶也六位数,一箱市饼装,吴烨说要一箱,就是两百来万,这不是买茶叶,这是把这次的事情了结。

  钱肯定赚了,供应商哪里,还有一些隐形福利,谭令哪里,她也赚了一笔。

  吴烨这是了结事情。

  所以她说吴烨水泼不进,是吴烨不想欠她任何人情,想了结的干干净净。

  一个事情是一个事情,尾巴扫干净,就算办完了,下一次怎么合作,是下一次再考虑的问题。

  吴烨摇摇头,也不承认:

  “主要是感谢蔚姐忙前忙后!以后还有很多地方,都需要蔚姐帮忙!小弟做事粗糙,细节上还得请蔚姐帮忙掌眼。”

  他确实是想了结清楚,蔚锦这种女人,应该保持距离。

  资源共享可以,吴烨不欠人情,这是最后一点位置,补上就好。

  归根结底,他请人帮忙,她赚了多少,吴烨不问,吴烨现在再补点,两清。

  关系保持在一定距离,她是蛇,吴烨怕她上棍。

  一口就得中毒。

  蔚锦想了想,叹了叹气,然后点头答应:“我拿到货了再通知吴总,吴总有时间,经常来店里听曲儿!”

  吴烨答应了。

  还是下一次有合作再听曲,绿茶太贵,普洱都是老茶,虽然泛黑,也不便宜。

  谭令识趣的没有说话,而是站在远几步的位置,一直到吴烨和他打招呼要离开,他才一脸惋惜遗憾,说改天他做东,请吴烨和蔚锦一起吃饭。

  意思就是:星期八我约你啊!

  反正就是应付一下,吴烨笑着抱歉答应下来,然后就驱车离开了,他还有其他的事情。

  要不是有急事,2500万,不至于捞不着一顿饭。

  他可是雁过拔毛烨。

  看着吴烨离开以后,谭令才和蔚锦再次回到了银行,谭令又给她转了50万过去。

  钱货两清。

  服务结束。

  “感谢蔚总!要不是蔚总,我都不知道这次怎么办了,你是我的贵人。”谭令说道。

  谭令在水深火热的时候,是蔚锦介绍的吴烨,才把他拉出来。没有蔚锦,不会有吴烨,他是真感谢蔚锦。

  所以蔚锦的服务费,他付的心甘情愿,哪怕是服务贵,有些肉疼,他没有想过不给钱。

  人生难关,算是过了,虽然那小子下手狠,他也认了。

  蔚锦摇摇头:“我只是个钻进钱眼的俗气女人罢了,当不起谭总的贵人称呼,吴总不用和我客气。”

  她只是为了赚钱而已,虽然出于同情心,给谭令说过很多注意事项,也只是因为怕事情告吹。

  在谭令身上,她仿佛看到了自己的另一个结果,有几分恻隐之心和感同身受,但她担不起贵人。

  她对自己的认知,就是一个一心赚钱的低俗人。

  “瞧蔚总这话说的,都到午饭时间了,想请蔚总吃个饭,聊表感谢。”谭令说道。

  蔚锦也摇摇头,不准备吃饭了。

  “谭总,改天再说吧,我先回去把吴总要的货准备一下,你也还有急事处理,不差这一顿饭。”

  “以后有时间,再一起吃饭。”

  蔚锦还是觉得,跟着吴总混,才有前途啊!一个单子,半个月时间,赚了一个店一年的收入。

  小吴总,那是吴总嘛?那是是财富密码。

  可惜他太警惕了,完全不给食机,遗憾的很。

  以后再买物业,都不知道是猴年马月了,得找个机会多接触才行。

  “那就改天,蔚总先忙!”谭令把她送到停车场,看着蔚锦开着一辆大奔离开。

  谭令看了看自己已经掉漆的车子,想起来以前光鲜亮丽的大奔,也是蔚锦同款的。

  他有些感叹,人生在世,世事无常,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

  “造孽啊!”

  等逆子回来了,第一件事,就是抽出七匹狼打一整天。

  拿出机械钥匙,打开车门,坐在破皮的座椅上,他启动车子。

  已经是一辆五手车了,掉漆严重,积碳严重,大灯也不太亮,喇叭声音不好听,车况极差。

  家里的其他车子,他都已经处理了,他现在只能开五手车了。

  另一边,吴烨还在路上。

  他办完转账就走了,确实是有点急事需要处理,不然他都留下吃饭了,能混一顿干嘛不混?

  看着电话又来了,吴烨把通话划上去,楚良的声音从车载音响里传来。

  “吴烨,你还没有到吗?”

  吴烨叹气:“别急…马上”

  “屮!出车祸了!”

  挂掉了楚良的电话,吴烨打开应急灯,下车看了看情况。

  先确认了一下对方人怎么样,不是太严重的碰撞,只是脑袋上多了个大包。

  一个中年阿姨,正在揉头。

  吴烨看着自己在正常车道上,再看看对方压过实线的红色轿车,车头就怼在自己车身。

  吴烨很是无奈。

  “阿姨,你没事吧?能听到我说话吗?需要帮你打救护吗?”

  吴烨的几个问题让她反应过来了,然后她看了看吴烨,又揉了揉头,也不回答,而是打开车门下来看了看车况。

  她扶着引擎盖,看了一下情况,喊了吴烨一声:“小伙子!”

“阿姨。”吴烨答应一声  “刚出驾校吧?都不礼让变道车辆!横冲直撞的。”

  看着已经有几个车身距离的实线,吴烨叹气,无话可说。

  “阿姨,您看这个事情怎么处理?”吴烨问她。

  吴烨准备先问一下她,然后再考虑要不要打电话报警,这个阿姨的交规,显然学的一塌糊涂。

  阿姨叹气:“算了,估计你也是新手,阿姨不追究你了,你以后注意点。”

  她很大度,吴烨很迷茫,没听错的话,她说她不追究我?

“阿姨,您认真的吗?”吴烨感觉她是高级段位的阿姨,以退为进忽悠年轻人  阿姨点点头,揉了揉头,表示自己很认真,没有说谎:“阿姨不讹你,年轻人也不容易,以后开车注意点。”

  补漆估计得不少钱,底漆都没了。

  问题是,这个阿姨是不是在装傻充愣,吴烨居然看不出来。

  刚巧,电话又来了,吴烨叹气。

  亏几万,和有可能赚几百万,吴烨选择了有可能赚几百万。

  ------题外话------

梦想岛中文    我不是那种富二代
上一章
书页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