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书页

0100 我是那个?我是你老妈

梦想岛中文    我不是那种富二代

  站在凌晨的小拳台上。

  吴烨伸出手活动了一下,握了一下拳头,他有生之年,这还是第一次戴拳套。

  感觉有些不太习惯,很明显多了一层东西,没有直接活动手指头那么流畅,也多了一种束缚感。

  吴烨碰了碰拳,虽然保护确实很好,滴水不漏,但是他还是觉得,没有更好。

  凌晨还特意多买了两款拳套,一款厚度更高,一款单薄一些。今天这个,是他自己选的,因为不习惯,才选了厚的。

  比起来,凌晨自己手上的,则是半指手套那种,完全影响手指活动,其实吴烨更喜欢凌晨的那种拳套。

  “刚戴不习惯,以后戴久了,习惯了就好了。”

  凌晨活动了一下手脚,右手举着一个厚厚的海绵垫。

  刚帮他戴好拳套的时候,吴烨就说不习惯。

  “还是喜欢什么都没有,戴着不舒服。”吴烨说道。

  “但是戴着安全。”

  凌晨说完这句话以后,才感觉有点不对劲,原本平静的眼神,染上了一层害羞。

  一不注意,她又上当了。

  吴烨哈哈笑,忍不住比划了一下拳头:

  “别看它完整,其实总有漏网之鱼,其实也不是百分之百的就安全!所以总写百分之九十九!”

  凌晨害羞了,伸他。

  吴烨闪开,小弓步挥了几次拳,然后左蹦右跳的的模仿着人家打拳的样子,最后轻轻打了凌晨几下。

  演的重拳出击,最后轻飘飘碰了一下:“这叫隔山打牛!你看,星星倒了!”

  吴烨指了指趴在地上的星星。

  凌晨说他是个幼稚鬼,然后,吴烨被凌晨拿着海绵垫拍在头上。

  演员吴烨倒地,伸出一只手大喊:“姐姐你完蛋了,没有一个人工呼吸起不来。”

  凌晨踢了他一下,吴烨不起来。

  “星星,过来!”凌晨挥挥手,指了指吴烨:“帮他人工呼吸一下!”

  狗子没有动,它有些怕吴烨。

  吴烨连滚带爬的起来,连说不用,其实吴烨试过,摔在小擂台上,并不怎么疼。

  “你认真点。”

  吴烨点点头,开始认真起来:“高考我都没这么认真!”

  凌晨指了指垫子,吴烨打了几拳,然后就感觉没什么意思了,和他想的情况完全不一样。

  以为的你是风儿我是沙,到最后是你是白云我是黑土。

  差距过大。

  “力气大点,不用担心我痛,你就只管用力就行了。”凌晨提醒他。

  这个要求,在哪里提不好,练拳的时候说这个。

  “你确定?”

  凌晨点点头:“用力!”

  吴烨点点头,挥拳的力气用大了些,凌晨退了好几步,这还没有用全力,吴烨收着力的。

  “你看吧,我就说太用力了,你受不了。”

  凌晨不服气,刚才是没有站好,站好以后,拍了拍垫子,让吴烨继续练。

  “继续!”凌晨倔强的很:“不要停!”

  糟糕的台词。

  “你准备好了没有?我来咯!”

  凌晨点点头。

  如果不是凌教练,吴烨都不练了,实在是有些枯燥乏味。看出吴烨的想法,凌晨也把垫子丢开,重新戴好拳套。

  “来,打我!”凌晨叫嚣。

  吴烨被轻视的很严重,凌晨确实也是把他当初学者。

  吴烨有功夫底子,练过步伐和短打,别看凌晨气势满满,吴烨真不怕。

  如果不是为了豆腐,他何必演的这么辛苦。看了看自己的拳头,吴烨下不去手,怕把凌晨打哭了。

  “别怕!你先挥拳试试看!”凌晨还在安慰他:“没那么容易打到我。”

  吴烨收着力,没感用太大力气,凌晨反应很快,格挡的时候,还反手揍了吴烨一拳。

  又一拳,她躲开了,灵活的很。

  吴烨:跳的真快。

  看着凌晨笑嘻嘻的挑眉,吴烨认真了点,他才发现凌晨的武力值确实不低。

  吴烨试探了好半天,有了一个很清晰的概念。然后就不需要让着她了,在吴烨的刻意控制下,偶尔能打她一拳。

  都不重。

  你一拳我一拳的,吴烨不小心打到了月兔。

  凌晨疼的呲牙。

  “没事吧?我没注意到。”吴烨有点急了:“我看看严不严重。”

  给了吴烨一拳,然后才转过身自己看了一下,又揉了一下,才好了点。

  “再来!”凌晨气呼呼的。

  开不起玩笑,吴烨不是故意的,她倒是又羞又气。

  吴烨被她追着打,实在没办法,吴烨只好抱住她,限制她的动作。

  吴烨其实更喜欢缠斗。

  黑云压城城欲摧。

  “放开,再来!”凌晨不服气。

  吴烨每次都出其不意的,她没有反应过来。

  “行!”吴烨放开她。

  虽然没有练过全集,吴烨底子好,适应了出拳凌晨的节奏以后,很轻松。

  再一次被凌晨打了一拳,吴烨瞅准机会,把她放倒在擂台上。

  压制按住!

  吴烨哈哈笑。

  凌晨拍手了:“中场休息!”

  吴烨把她放开,撕开拳套,然后拿了喝的和毛巾过来,坐在她旁边,一人一瓶。

  凌晨满头大汗的,她倒是相当过瘾,吴烨全程收着力,并不感觉多累,拿着毛巾给她擦了擦汗。

  “别动,帮你擦一下。”

  “等会儿教你点规则,其他的就慢慢练,多打几场,就都学会了。”凌晨拿着可乐喝了一口。

  吴烨表示没问题,对练的话,吴烨还挺喜欢的,不是打靶子就行。

  只是下一次得注意点,不能打到月兔。

  “还疼不疼?”

  凌晨给他一个白眼,然后摇摇头,吴烨出拳不重,并没有那么严重。

  要不是知道吴烨不是故意的,她都化身爆丸仙女了。

  感受痛苦吧!

  “可乐给你喝,把矿泉水给我喝!”凌晨喝了一口可乐,就不想喝了,把吴烨的矿泉水拿走。

  吴烨也不喝可乐,他对饮料没有什么兴趣。

  “唐长老被妖怪抓住的时候,拿出了一瓶可乐,然后妖精就全部死了,知道为什么吗?”

  凌晨想了想,想不出来,然后摇摇头。

  “因为可乐杀精!”

  她说第一次听到这个说法,毕竟没有男朋友的时候,不会去关注这些冷知识。

  等有空的时候,查一查资料,以后家里都不买可乐了。

  “还打不打?”

  凌晨挑眉:“你还能再来一次?”

  “你不行我都不会不行。”吴烨戴好拳套,扭了扭脖子:“我不会让着你了哦!”

  凌晨才不怕。

  “让一只手都打得过你!”她开始吹牛,其实还是用的两只手。

  有时候巧合就是那么离谱,吴烨缓缓捂着人中倒下的时候,凌晨担心坏了。

  吴烨表情都变了,眼泪都出来了,撅在擂台上,一脸痛苦。

  爆丸小仙女,立马撕下拳套,蹲在吴烨身边:“我没注意,疼的很厉害吗?”

  “致命打击!”吴烨说话都说颤音,刚才大意了,没有闪。

  “去医院看看!”凌晨果断的做决定。

  吴烨摇摇头,感觉不需要去医院,虽然疼的扭曲表情。

  “姐姐,你先背过去,我看一下情况!”

  半个小时以后…吴烨又生龙活虎了,凌晨确认他没有问题以后,才放下心。

  扯平了。

  再继续练拳的时候,两人都小心翼翼的,上怕再来个擂台事故。

  凌晨又被放倒了,吴烨近在咫尺的问她,还要不要再练,凌晨摇摇头。

  她体力还是赶不上吴烨,感觉太累了,被吴烨拉起来以后,凌晨接过毛巾擦了擦脸。

  “你都不累吗?”

  吴烨笑了笑:

  “没有你那么累而已,我都说跑马拉松没问题,倒是你……以后怎么办?”

  打架打一半,以后日子怎么过?

  “什么以后怎么办?”凌晨没听懂。

  吴烨拍了拍手。

  凌晨把毛巾丟他身上,然后捶他。

  吴烨顺手拿着毛巾擦了汗水,两人坐在沙发上,瘫着不动。

  凌晨挺累的,准备先休息一下,看了看吴烨,凌晨指了指卫生间:“你要不要去洗洗?”

  吴烨点点头,打消了回去洗澡的念头。

  凌晨靠着沙发,大字靠,吴烨坐在她旁边,木字靠。

  “没事了吧?”凌晨问他。

  吴烨感觉没什么问题,圆可以分散受力,不止是鸡蛋才会,鸡蛋也会。

  “你要是不放心的话,康康呗!其实我也不放心!”吴烨回答。

  凌晨摇摇头。

  她刚才有种添头诅咒成功了的感觉,还担心以后没办法做填空题,现在吴烨都说没事了,她只是确认一下。

  至于康康,以后大宝天天见,现在不用。

  “赶紧去洗!一身臭汗!”凌晨推了推他胳膊:“顺便帮我把浴缸的水放满。”

  凌晨指使他越来越习惯了,有种吴太太指使老吴的感觉。

  “你这个想法就不对了!我得批评教育你。”

  “目前,我们可以直接利用的只有地下水,湖泊淡水和河床水,三者总和约占总水量的0.77。”

  “我们对淡水资源的用量愈来愈大,除去不能开采的深层地下水,能实际能够利用的水,只占总水量的0.26左右。”

  吴烨侃侃而谈,凌晨听的一脸懵。

  “然后呢?”

  “节约用水啊!一起呗!”吴烨回答。

  害羞的她,刚准备收拾他,吴烨已经跑了。

  坏家伙。

  “毛巾用新买的那条蓝色的。”凌晨提醒他。

  吴烨答应一句,就把门反锁了。

  听到反锁声音以后,凌晨撇撇嘴,她又不会去偷看,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还说自己人呢,防贼似的。

  凌晨坐在沙发上,拉开衣领看了一眼:“呼,差点给老娘一拳打没了!”

  隐隐作痛。

  自乳a!

  卫生间里的吴烨,这次没有看到衣服了,想来姐姐早有准备。

  还说自己人呢,她防贼似的,吴烨就简单的冲洗了一下,然后就出来了。

  凌晨在整理衣服:“不是吧?这么快?”

  “就我一个人嘛!平时都是这样。”吴烨回答。

  意思是不是一个人就不会咯?谁知道呢!看了他一眼,懒得理他,凌晨自顾自的去卫生间。

  反锁。

  “啧啧,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吴烨吐槽。

  看着星星,星星正警惕的盯着他。

  “傻狗,你放心,我不是什么坏人!”吴烨伸手,准备逗它一下,结果它跑掉了。

  狗子提防他太严重了,吴烨只好把水瓶子收拾了,然后等凌晨出来。

  等到黄花菜都凉了,她也没有出来。吴烨看了看时间,他居然等了半个小时。

  吴烨很疑惑,女生洗个澡,要半个小时?脚丫子都刷一遍,也花不了半个小时吧?

  脑子里都是浴缸溺水的画面,吴烨实在是不放心,去敲了一下门:

  “姐姐,你掉浴缸了里吗?”

  凌晨回了一句:“滚!”

  “还有声儿,我就放心了。”吴烨回答。

  听到脚步声离开,凌晨才松了口气,虽然门反锁着,但是凌晨有种毫无效果的感觉。

  特别是她什么都没有,毫无安全感,有点吴烨会立马冲进来,然后冲进来的即视感。

  缩减了一下平时泡澡的时间,凌晨又去房间换了一套衣服。

  “你衣服要不要换一下?还有汗水。”凌晨坐在他旁边。

  花朵似的,散发着清香。

  吴烨凑近,吸了吸鼻子,被凌晨推开了。

  “哇塞,兰花仙子!”

  凌晨说他是臭汗妖怪。

  吴烨嗅了嗅衣服,还没有隔夜,还不是很严重。

  本来是准备回去换的,刚才就有这种打算,要不是凌晨喊他,他都回去了。

  这叫:意外之洗。

  “在等你呢,没想到等了半个小时,你在吸收水分吗?”

  “要不要吃东西,回去做夜宵吃。”

  “女生都是这样!你以为你们男生,过个水就行了是不是?”

  凌晨一边说一边把他拉起来,看这个意思,是马上走。

  所以被子为什么变黑,不是没有原因的,归根结底是人没有洗干净。

  吴烨站起来,拉着她回家做饭,顺便换了套衣服,把拳击套装丢到洗衣机里。

  “你坐一会儿,我弄东西吃,有没有什么想吃的?”吴烨开始做夜宵。

  “牛肉和鸡翅!”凌晨回答了一句,她在摆弄刻刀。

  坐在工作台前,模仿者吴烨刻字的样子,凌晨尝试了一下,感觉学了个四不像。

  “还挺难的!”凌晨喃喃自语,继续刻。

  吴烨学拳击都那么快,没道理她这个学霸学刻字学不好。

  等到吴烨做好夜宵的时候,凌晨才成功的,刻了几个歪歪斜斜的字。

  看的吴烨哈哈笑,和他初学的时候差不多,也是刻的歪歪斜斜。

  “先吃东西吧,吃完东西我教你,其实学会技巧以后,就很简单了。”吴烨把刻刀放在一边。

  凌晨点点头,站起来去洗了洗手,才坐在椅子上开始啃鸡翅。

  “啤酒就不喝了!”凌晨看他准备拿啤酒:“特别是你!”

  吴烨疑问。

  “因为它也是唐长老的可口可乐。”凌晨回答。

  “姐姐,以后我一定让你儿子,给你磕头道谢。”吴烨回答。

  凌晨呸他。

  她儿子,关吴烨什么事?

  现在他可不是合伙人,也不是股东。

  “贫嘴!”凌晨把鸡翅骨头丢在垃圾桶里:“赶紧吃,吃完教我刻字。”

  “好的!”

  几口嗦完面条,吃完东西以后,吴烨教她刻字,手把手教。

  凌晨坐在椅子上,吴烨站在她背后,弯着腰教她,呼吸都打在她耳朵上了。

  凌晨叹气,还刻个锤子。

  妾身根本不没有办法集中精力啊!

  “姐姐,为什么你手力气越来越小了?”吴烨偏过头问她,才发现凌晨脸红的很,吴烨忍不住笑了笑:“咦,你在寻思啥?”

  凌晨不回答,立刻挪开椅子,吴烨忍着笑,在她旁边坐下。

  吴烨发现了一个很有意思的事情,叫做:敏锐感觉区。

  通俗就是:敏感区。

  “先休息一会。”凌晨提议,看吴烨笑的怀,凌晨怼他:“笑个屁。”

  吴烨回答:“我不允许你这样说自己。”

  凌晨又忍不住想捶他了。

  吴烨走开,去给她倒了杯水放在桌子上,然后坐在椅子上认真的说道:

  “我想了一下,准备带你认识一下我朋友,姐姐意下如何?”

  凌晨愣住。

  然后就绽放了笑容,立马点点头:“好啊好啊。”

  吴烨这个意思,就是带她融入自己的朋友圈了,这是一种承认,也是一种肯定。

  让朋友都知道,自己是他女朋友,才是真正的女朋友。

  没有人想潜在水里,都希望光明正大的走在大地。吴烨想告诉朋友,他有女朋友,她叫凌晨。

  或许经历过大部分无疾而终的感情以后,都没有了这种勇气,更愿意有结果了,再大张旗鼓。

  吴烨是初恋,具备一切初恋人的想法,喜欢的干净利落,全心全意。

  “我本来想带你去店里看看的,他们吵着要见老板娘,还有一个店刚开始装修,索性到时候一起去吧。”

  “都依你。”凌晨答应。

  吴烨笑了笑,拉着她的手:“我想告诉所有人,你的存在,对我来说,独一无二。”

  “两个人相遇的概率是0.00478,相识概率是0.000005,相知概率是0.0000003,相爱的概率是0.00000000049。”

  “我很幸运!对吧!”

  凌晨摇摇头:“我也很幸运。”

  能遇到一个,喜欢他,这是很幸运的事情,并非所有人都会有交集,并非所有的喜欢都有结果。

  “这么煽情的话都说了,姐姐,来啵一个!”

  “条件反射,我不是故意的!”凌晨反应过来。

捂着脸的  蜀州。

  别墅区里,

  其中一栋三层别墅,透过落地窗,还可以看到一对中年夫妻,两人坐在沙发上看电视。

  装修低调又协调,偏偏又透着豪华的感觉,仔细看就会发现,家里的全部东西,都是顶级货。

  这一套别墅,不谈房子本身的价格,光是装修个各种家具,就是千万为单位。

  不过,一脸胡茬的中年老帅哥,和房子有点格格不入,女人则是恰恰相反。

  “凌宇,我问你,你是不是有啥子事情没有和我说?”

  一身白色睡衣的女人,年龄看着和三十多岁差不多,言语之间虽然语气淡淡,却没办法掩饰习惯性的凌厉。

  说话就已经是肯定了结果的语气,再加上一身特别的气质,家庭主妇几个字,和她完全不沾边。

  穿着睡衣,也不影响第一时间能感觉出来她是个女强人。

  也坐在沙发上,盘中腿的中年帅哥,看了她一眼,然后摇摇头:

  “唉,我啥子事情你不晓得?你也不能工作不顺利,就回家来找我事吧?”

  看着喜欢的球赛,他却开始心不在焉了,脑子里一直在琢磨,难道她发现什么了?

  早就预料到了,他不会承认的,女子拿出手机,打开相册,点开一张照片:

  “那你说,这是哪个?”

  看着照片的中年老帅哥凌宇心里咯噔一下,然后就是生气:

  “蓝筱雅,好啊,你都开始翻我手机了是不是?”

  “夫妻之间的信任呢?你就是不休息我对吧?还翻我手机。”

  “大总裁当习惯了,家里也是螃蟹噻?横行霸道嘛!”

  “我跟你说,你不要指望原谅你,我对于你翻我手机这个事情,表示很厌烦!”

  蓝筱雅静静的盯着他,就像是看表演一样,也不多说其他的:

  “凌宇,我劝你不要不识好歹,你最好把握住为数不多的机会,不要浪费我为数不多的耐心。”

  凶婆娘。

  高压之下,他脑子闪出一个想法。

  “照片咋了嘛?打麻将认识的一个小娃儿,有问题不是嘛?投缘,忘年你交懂不懂?”

  “啥子意思?我交朋友都要给你汇报一下啊?有个照片,是我说帮他介绍对象,满意了嘛?”

  凌宇说的一脸认真。

  然而蓝筱雅并不相信,晃了晃手机,蓝筱雅回答:

  “老娘和你在一起二十多年,你觉得你演的很好?演的再好,有公司那几个影帝表演的好?”

  “你还有一次重新组织语言的机会,还要骗我,老娘就只给你组织遗言的机会。”

  打定主意不承认,早知道就不留吴烨的照片,万万没想到,会被老婆发现。

  还不是劳资女婿,劳资就得帮你打掩护,龟儿子,以后不孝敬劳资几瓶茅子,我一定反对这门亲事。

“麻友,忘年交,给他介绍对象!”他还是检查这个答案  “可以,负隅顽抗是吧?你有点血性哦!”蓝筱雅问他。

  凌宇看了看不远处的鸡毛掸子,豁出去一般的回答:“开玩笑,男子汉大丈夫,说没得说谎就是没得说慌。”

  蓝筱雅气笑了:“你腰好了是吧?”

  他立刻坐到另一个沙发上,看着电视上的足球比赛,一副我不想和你说话的样子。

  “你除了对闺女的事情这么上心,其他事情很少吧?”蓝筱雅笃定的回答。

  自己老公,是什么样的,她简直搞清楚了。能让他打死不说的,除了初恋的事情,就是闺女的事情。

  “你不要乱猜行不行?都说了是忘年交。”凌宇心里咯噔,表面装的风轻云淡。

  蓝筱雅拿过遥控器,把电视关了,然后揪着他衣领,把他拖到卧室你。

  “老婆,好商量好商量!”挣开魔爪的凌宇坐在沙发上,离她远远的。

  “讲!”

  凌宇想了想:“这个小伙子挺好的,我准备把他介绍给晨晨。”

  蓝筱雅:??

  “来,老娘没有听清楚,你过来点,再说一遍。”

  他躲得更远了。

  “我跟你说,这个事情你不要乱操心,我有打算。”蓝筱雅回答。

  听到这个话,凌宇就不躲了,而是认真的站在她面前,一字一句的问她:

  “你有啥子打算?你觉得不错的年轻人,还是直接打包卖个好价钱?蓝筱雅我给你说,我姑娘,她的幸福比你公司更重要。”

  “如果那天她给我说,你连她的人生都要指手画脚,我会和你翻脸的。”

  说完他就气匆匆回房间了。

  蓝筱雅坐在沙发上,叹了叹气,这个事情,夫妻俩的意见一直都不一样。

  她希望凌晨找个对她以后事业有帮助的人,而他只希望闺女幸福快乐。

  “屠龙勇士,最终也变成了恶龙。”她靠着沙发,揉了揉鼻梁。

  她又看了看手机上的照片,如果她猜的不错,着个男生可能是闺女的男朋友,也可能是她对这个男生有好感。

  她想打个电话问一下,又不知道怎么问。

  “凌宇,你给老娘滚下来,老娘有事情和你商量。”

  房间门打开,他又从房间出来,尬笑的坐在老婆身边。

  “老老实实,啥子情况!”

  凌宇想了想:“我答应过闺女,不说的。”

  “那就是男朋友!”蓝筱雅肯定得回答。

  凌宇:我什么都没有说,你自己猜的。

  她看了看老公,又看了看手机,想了想,还是没有打电话。

  “过几天我去魔都一趟。”她说道。

  “我也要去。”

  “滚,你去了公司怎么办?憨批!”

  在这个事情上,两人争论了半天,最后还是一向霸道的蓝筱雅排班:“走,回房间,谁赢了听谁的。”

  “劳资又不是武松。”

  被气的不行,蓝筱雅二话不说,逮住他就是一顿暴打。

  隔天,星期日,晴。

  吴烨在新店的装修工地上和马东西讨论着工作,顺便也看看装修进度情况。

  还说着话,吴烨突然接到了一条微信。

  吴烨,今天有没有时间,我想请你们吃个饭!找这是颜潸潸发的消息。

  吴烨:??

  颜潸潸这个聪明的女人,居然会给他发消息,约他吃饭?

  无事不登三宝殿,宴无好宴,绝对不是什么好事情,大概是要把宁渠弄回家。

  就算不是,也是和宁渠有关的事情,可能性最大,毕竟大家交集就在这里了。

  吴烨没有急着回复她,而是在群里发了个消息截图。

  洛白也发了个一样的消息截图,黄原也是,三个截图,除了名字,一模一样。

  卧槽,为什么你们都有颜潸潸微信!宁渠第一时间就发现了消息,他刚好拿着手机的。

  她主动的!

  她主动的!

  她主动的!吴烨最后一个发信息,多发了一个加字,亡羊补牢,以示清白。

  不加了字,感觉怪怪的。

  你不说加,财神就不知道嘛?你在暗示什么?洛白怼他。

  吴烨懒得理他消息都发了,你们去不去?

  洛白这家伙,总是喜欢在网上哔哔赖赖,现实里,谁都打不过,偏偏喜欢怼人对线。

  最后他们都说不去,毕竟颜潸潸和宁渠关系匪浅,他们没有见面的必要。

  如果是在一起了,可以见,没在一起,没必要见。

  他们确定好了,宁渠发消息了去,为什么不去?我也跟着去,看她打的什么如意算盘。

  宁渠都这样说了,大家只好同意,颜潸潸可能没有什么面子,宁渠有。

  他发话了,就是请大家帮忙了,这个忙得帮。

  没有反对,没有说忙,事情就这样确定下来了,宁渠跟要着去。

  吴烨拿着手机,给颜潸潸回了一个消息。颜潸潸给他发了个定位,一家酒店。

  吴烨截图。

  洛白截图。

  黄原截图。

  你们三个煞笔!宁渠了三人一顿怼。

  “哈哈哈哼!”吴烨忍不住笑出猪声。

  他今天事情还挺多,过来和马东西聊一下工作上的问题,等会还要去看房子,先把房子给箫富贵租下来。

  办这个事情,吴烨给老爷子打过电话,老爷子听到箫家的情况以后,很是沉重的叹气。

  吴烨也是打过电话才知道,箫富贵他们家,以前是御厨,处于厨师巅峰的人物。

  后来还开了一家大酒楼,生意兴隆,因为年代问题,最后易主了。

  辗转来到魔都,老爷子认识箫富贵爷爷的时候,他也是自己开饭馆子的,后来关系一直都还不错。

  不知道中间又发生了什么事情,听到吴烨说没有看到箫富贵爸爸,老爷子感慨万分。

  听了一个好几代人的跌宕故事,老爷子说他做的没错,能帮就帮一把,就当替他帮忙了。

  他也不忍心看着老朋友过那种苦日子,平时大家联系不多,言语之间,也是我还健康,我日子还过得去。

  谁知道最后是这种情况,他能理解很多东西,但是也不忍心。

  下午的时候。

  吴烨把房子确定好了,拿了钥匙,又去了解了一下学校的情况,欠了个人情,算是把箫小妹的事情,初步解决了。

  还得花点时间才行。

  办起来简单,主要还是她成绩好,事情不算是太难办,最后落实一次才能成埃落定。

  把这些事情办好,吴烨才开着车,去颜潸潸发的地址。吴烨到了的时候,洛白和黄原两个在就到了。

  “宁渠呢?”吴烨问道。

  吴烨知道,他和洛白一起出来的。

  洛白指了指隔壁的包间,黄园笑出声:“要是我,就直接过来,绝对不像他这样怂。”

  洛白撇撇嘴:“得了吧,你不怂,隔壁的女老板你搞定了?”

  黄原:“……”

  哪壶不开提哪壶。

  他隔壁也有家修车厂,老板是一个女生,年龄和他差不多,但是人长得很好看,黄原一直喜欢她。

  他嘴巴上说着心中无女人,修车自然神,其实平时没事就去隔壁串门。

  黄原串门,意在老板娘。

  “我只是在等待一个机会。”黄原嘴硬。

  他一直没有敢表白,情况挺复杂的,他怕朋友都没得做。

  说到这个问题,洛白就怒其不争:“你但凡其它地方,和嘴巴一样硬,早就拿下来了。”

  吴烨听到这个话,捂着肚子哈哈笑,黄原一脸黑线。

  “你闭嘴。”

  洛白不说了,反正他这话说过不是一遍了。

  不过想了想,他还是补充了一句:

  “当断不断,必受其乱,别等她坐上人家的车,在后排苦苦挣扎,你才发现自己后悔。”

  扎心了。

  黄原三步并两步,在洛白没有跑掉之前抓住他,把他头按在桌子上,然后看着吴烨说道:

  “小叶子,帮我去问问服务员,有没有大黄瓜,记得要杯牛奶,没有牛奶的话酸奶也行。”

  洛白:“……”

  撕葱吞热狗!

  一想到那个画面,洛白就瑟瑟发抖:“原哥,原哥,大人大量,我错了,以后都不说了。”

  洛白求饶。

  黄原实在是太变态了,他也怂啊!

  黄原平时在汽修厂,不忙没事的时候,就喜欢组织员工一起玩游戏,这种都是小意思。

  洛白认错了,黄原才放开他,然后坐回位置了。

  “你也确实该果断点,这一点洛儿说的没错,别等到时候后悔莫及。”

  吴烨可不怕他用暴力手段,他打不过吴烨。仗着武艺高强,吴烨反正不怕他恼羞成怒。

  黄原叹气:“可是他爹不喜欢我啊!”

  吴烨无语:“可是又不是让你追她爹,她喜欢你不就得了。”

  黄原:“……”

  那倒是,追她就行,就是她爹阻力大,平时就防着他。

  防贼似的。

  “那个女老板,绝对对你有意思,上次我就看出来了,只是她表现不明显,你个铁憨憨看不出来。”

  洛白很肯定的说道。

  黄原只是说他想想办法,努努力,吴烨觉得任重而道远。

  叮咚,叮咚,叮咚。

  三人的手机同时响起来,大家看了看宁渠发的消息。

  你们能不能想想,颜潸潸来了说什么?而不是在这里讨论什么女老板。

  吴烨好奇的看了看他们:“他怎么听到了?”

  不是在隔壁嘛?

  “这特么都不隔音,你说我说怎么听到的?”宁渠的声音在隔壁响起来。

  大家:“……”

  开始研究宁渠和颜潸潸的事情,大家研究半天,什么都没有研究出来,只好再次把黄原项目拿出来研究。

  黄原不想研究这个,他们两个倒是说的兴致勃勃。

  黄原扎到肺叶子了。

  一直到包间门被敲响,手上拿着一个lv包的颜潸潸走进来,一身长裙,一头黑发,人漂亮,气质也温婉大方。

  一副大家闺秀的样子,完全看不出来她是个暴食骑士。

  几人交换了一个眼神,按兵不动。

  颜潸潸和他们打过招呼以后,就坐在椅子上,拿过菜单,问他们吃什么。

  大家都不是缺一口吃的人,哪怕是一道菜三位数,四位数,吃什么不重要,今天的事情更重要。

  反正吴烨感觉事情没有那么简单。

  颜潸潸简单的点好菜,看着他们。

  吴烨在桌子底下,踢了一下洛白,洛白一脸笑容,踢了一下黄原,黄原也笑着又踢他,洛白又踢吴烨。

  谁都没有说话,几人露出一模一样的微笑,都看着颜潸潸。

  颜潸潸见过这个微笑,宁渠也会,还和她说过这个笑容的意思。

  他们要是不知道说什么,尴尬的时候,就是这个微笑。

  颜潸潸忍不住笑出来。

  “还是我先说吧,主要是关于宁渠的事情,他出去好一段时间了,你们应该知道他在哪里吧?”

  “我们不知道啊!”x3。

  三人异口同声,隔壁的宁渠默默的竖起大拇指,好兄弟讲义气。

  颜潸潸:“……”

  否定的否定的否定就是肯定,不愧是一丘之貉。

  他们感情好,她是外人,不说也不奇怪。

  “理解,你们不想说,我也不问,不知道能不能帮我带个话?”颜潸潸再次说道。

  这次三人点点头,表示没有问题,带话而已,义不容辞。

  “帮我和他说一下,我想他了。”

  咦,三人肉麻的一匹,还有一人在隔壁憋笑。

  宁渠是直接把手机号都换了,微信电话全部停用,颜潸潸联系不到他。

  虽然宁渠不知道,颜潸潸知道他在哪里,甚至包括门牌号,她都知道,只是颜潸潸没有去打扰他。

  宁渠偶尔开机的时候,就能看到颜潸潸的消息,居然有种莫名其妙的成就感。

  包间里,

  吴烨沉吟了一下,和洛白对视一眼,两人的想法一模一样:

  这是高手。

  吴烨甚至觉得,颜潸潸算到了宁渠会来,所以才故意这样说的。

  “上次就是因为误会分开,现在我不想因为误会,再分开,再分开了这辈子可能就没有缘分了。”

  “希望你们能帮我和他说一下,哪怕是找个时间,我和他好好说清楚也好。”

  “或者他直接告诉我,他是什么什么想法,我也好死心。”

  “我爸妈都准备给我介绍对象了,要是他真的讨厌我,我就打算放弃算了,免得惹他嫌。”

  三人听着她说的话,都沉默下来。

  颜潸潸就算是耍了个小聪明,让他们三个被利用了一次,也是因为宁渠,他们真没有什么能生气的。

  吴烨觉得这个女人真的很聪明,宁渠这辈子,怕是要栽到她手里了。

  吴烨已经很确定,她知道宁渠就在隔壁,不出意外,宁渠的反应,她都计算到了。

  聪明加上了解,做到这个很容易。

  洛白也是和吴烨一样的表情,两人对视一眼,眼里都有同样的想法。

  这也太狠了!

  宁渠在隔壁沉默了,他揉了揉脸,突然不知道怎么办了。

  他一直都是一个爱钻牛角尖,而且特别小气的人,这种小气是针对感情,所以他才更难跳出来。

  “颜小姐。”吴烨郑重其事的称呼她:“感情和聪明要分开的!起码不能混在一起,比例多了,味道就变了。”

  “就像是追猎一样,要把过程和结果分清楚!如果只是为了过程…其实没必要的。”洛白也说了一句。

  黄原才反应过来,皱眉看了看颜潸潸。

  颜潸潸摇摇头,直言不讳:

  “你误会了,我很清楚我自己的想法,没有其他的东西参杂。”

  “单纯的,我还是忘不了他,还是喜欢他,还是想和他在一起,不想和其他人在一起,就算再一起,也不会感觉开心和幸福。”

  “分开这么久,我在所有的时间里遇到的所以有的人,都不曾有过其他想法。”

  “到最后,还是他!我也希望是他,我应该给你们说一声抱歉,今天的事情,我自作聪明了。”

  吴烨叹气。

  洛白叹气。

  黄原跟着叹气。

  “该说的你都说了,吃饭吧,其他的都不是你要考虑的。”洛白说道:“感情毕竟是双向的。”

  “对,你走九十步,剩下的十步,也不应该你走。”吴烨也说道。

  颜潸潸笑了笑,她知道吴烨和洛白清楚她今天的想法,连黄原都反应过来了。

  只有隔壁的胖子,当局者迷,看着茶杯沉默不语。

  他想去隔壁,但是又迟疑了一下,然后微微叹气。

  “你个怂包。”

  几人在吃饭的时候,凌晨在办公工作,看了看手机上的时间,准时准点的,夏竹给她送来了工作餐。

  刚准备,凌晨电话响起来,看着来自老家的陌生号码,凌晨里面警惕起来。

  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

  凌晨先问道最关键的问题:“喂!你是那个?”

  “我是那个?我是你老妈!”电话里传来霸道的声音。

  ------题外话------

  欠更15,小小加更1000

推荐本书  书名这个反派异常慎重,

  简介:王羽穿越异世界,不但开局取下了弟弟的麒麟珠,还被天道判定为入侵者,施加了诅咒。

  buff1:天道诅咒!天下天选之人,将本能对你产生恶念,发自内心的厌恶你,击杀你,将得到天道的奖励。

  buff2:好运无缘!你被天道所厌弃,你的气运化为零,奇遇,机缘与将与你没有任何关系。

  buff3:天道平衡!天道本公,万物平衡,有失必有得,基于前两个buff,你挫败天选之人,可掠夺其一定比例的气运,你击杀天选之人,将获得其十分之一的本源之力。

  没有金手指,没有主角光环的反派,就一定打不过主角吗?

  王羽表示他想试试......

  废材流,重生流,无敌流……,花式虐主,各种反套路,这是一个不一样的故事。

梦想岛中文    我不是那种富二代
上一章
书页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