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书页

0101 让凌晨完败的一通电话

梦想岛中文    我不是那种富二代

  听到话筒里,我是你老妈的声音,凌晨就知道确实是她。

  她的声音,辨识度很高。

  不过凌晨被老妈的一通电话,打的有些措手不及。

  拿过水杯,喝了口蜂蜜水压压惊,凌晨才叹了叹气。终究不能指望老爹能保密多久,才这么点时间,就被发现破绽了。

  蓝女士都给她打电话过来了,不是一贯开门见山的问工作,那…就是问私事了。

  抬了抬手,凌晨示意夏竹出去,夏竹悄悄退出去,然后关上门。

  “您有什么工作指示?我立刻安排!”凌晨故意呛她。

  她们娘俩,打电话的时候基本上都是谈工作,其他的聊不了几句话。

  通常打电话就是:

  吃饭了吗?睡了吗,吃了什么?睡的好不好?工作忙不忙?就是问问,那就先挂了。

  不带工作的聊天模式,就是这么简短,很多时候,她们就像是上下级一样,虽然本来也是上下级。

  蓝女士,汉娱集团总裁,凌晨只是集团子公司的总经理而已。

  名副其实打工人,在蓝总裁手底下混饭吃而已,卑微又弱小,可怜又无助。

  背着千亿继承人的沉重称号,踽踽独行,背影孤单。

  蓝总裁,向来和她打电话,只是聊工作,今天应该不是了。

  “明人不说暗话,我就是想问你一下,你是不是谈恋爱了?”蓝筱雅在电话里问她。

  凌晨就知道是这个,和她猜的一模一样,老爹的豪言壮语,终究对保密没有任何加成。

  还是一如既往的不靠谱,其他的他可能坚持不住,但是不靠谱,他很专业。

  “您这话问的,我都24了,难道谈个恋爱有什么问题?还是怕我因为谈恋爱,影响工作了?”

  凌晨语气不重,也没有否认,她都问了,那就直接承认了。

  被老爹知道的时候,她就预感有这一天,老爹信誓旦旦的,然而并没有什么用。

  她早就坐好心理准备了。

  电话里的蓝筱雅回答:“我是你老妈,不是你后妈!”

  听到凌晨这个话,她就有点上头了,她先是老妈,然后才是老板,凌晨这个话,说得她像是多管闲事的老板一样。

  凌晨按下免提,把午餐打开:

  “那么,亲爱的妈妈,您打这个电话来…是准备恭喜我脱单了?还是告诫我不要随便找个歪瓜裂枣?”

  凌晨只感觉第二种可能性大一些,这是在这么多年,对她了解上做的判断。

  其实凌晨也不是打算气她,只是想告诉她自己的态度是什么。

  蓝总裁并没有介意她的话,只是平淡的说道:“我只是确认一下,你是不是谈恋爱了,这是家长都会做的事情。”

  “家长会做的事情还有棒打鸳鸯呢!”凌晨扒着饭回答:“您别说家长都会做的事情了,您日理万机,应该感谢我爹!他才是贤内助。”

  嗯,这句才是她想说的。

  家长都会做的事情,全是她爸在做,她总有忙不完的工作。

  “收起你那小人之心的戒备心。”蓝总裁说道:“你应该感谢我不是给你找的其他爹,而不是在这里抱怨我,结果没有更坏之前,就应该知足了。”

  凌晨:呼~!

  气人。

  “您是妈,您说的都对,谈个恋爱,您别把触手伸过来拍人就行,我作为一个成年人,我可以对自己的选择负责。”

  这是凌晨的要求和底线,感情她自己做主,而不是被人指手画脚。更不喜欢被打着为她好的旗号,来安排她的未来。

  “嫁汉嫁汉,穿衣吃饭,用你从小就不太聪明的脑袋瓜子,好好想清楚再做决定。”

  “你应该要做的,是擦亮你爹遗传给你的好眼神,不要选一个你爹这种好吃懒做还毫无帮助的对象。”

  “现在被所谓的爱情冲昏头脑,不顾一切,没有清晰的了解和认知,规划和思维,最后你承担的一定是不满意和失败。”

  “作为你并喜欢的亲妈,我由衷的希望你知道什么叫良配!事业有帮助,生活能融洽,性格能互补。”

  “你还是愚蠢的觉得我是在棒打鸳鸯,那我们就没什么好谈的了。”

  蓝总裁有点生气了,犀利的怼了凌晨一顿。

  被怼了一顿的凌晨:“……”

  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凌晨咬着下嘴唇,想和她死磕,但是发现自己磕不过。

  “我知道!我不是18岁的孩子。”凌晨回答。

  这些东西,她自己也很清楚,但是被自己老妈一盆冷水淋下来,她更清晰了。

  “你知道就行!我希望你结婚了以后我再做外婆,而不是还没有结婚就告诉我这个好消息。”

  “我……嘟嘟嘟嘟。”对方挂了电话。

  凌晨:“……”

  握着小拳头,凌晨捶了一下桌子,感觉饭菜都不香了。

  就很气!

  “难得一次说了那么多话,全是骂我的!”凌晨喃喃自语,揉了揉鼻梁。

  平时她们母女俩,都没有什么太多的共同话题,她先挂了电话,凌晨被她骂了一顿,连还嘴的机会都没有。

  就和开集团大会训那些总经理一样,言辞犀利得一匹。

  “以后我也要这样吼幺儿,感觉肯定不赖。”凌晨喃喃自语。

  开始吃东西,生气也要吃饱饭。

  吃完饭,收拾好垃圾,凌晨回到办公桌前,看着集团内部系统页面的推荐书。

  想了想,凌晨在总经理推荐原因里多写了一行字:“因总总经理私人时间严重不足,需副总协助分担工作。”

  发送到总裁信箱以后,凌晨扭扭脖子,然后给老爹发了个消息。

  凌先生,恭喜您,叮,您失去了一件小棉袄。

  没过一会儿,他就回消息了。

  不是老汉儿不努力,奈何你妈太狡猾,幺儿,你懂的噻!凌宇秒回。

  刚才她骂你了!我帮你怼了她一顿!凌晨发消息。

  我就在旁边!

  凌晨:“……”

  两个姓凌的,都干不过一个姓蓝的,老爹都习惯了她偶尔说几句难听的话。

  她也习惯了,偶尔说讲几句,就这样,周美郎打黄公履,一个愿打一个愿挨。

  这就是爱情。

  “老爹何时才能站起来?”凌晨叹气。

  老爹确实是不靠谱,这些年也不是第一次发生这种事情了。

  上幼儿园的时候,他忘记给自己拿书包,上一年级的时候,他忘记自己上小学了,去幼儿园接自己,她等了一个个小时。

  中学开家长会,他把人家老师怼了一顿,说他要能教,要学校干什么?要老师干什么?

  高中有同学对自己表白,他直接把人家爸爸打了一顿,还说你儿子敢打我幺儿的主意,我见你一次打你一次。

  大学的时候,他混进了自己的班级群,还是辅导员拉他的,其中不知道py了多少东西。

  他做过很多不靠谱的事情,但是他对凌晨,又好的没话说,是个真正合格的爹。

  生日礼物从来没有忘记,喜欢的水果家里没有短缺,生病了一定是他通宵达旦的陪着。

  凌晨说老妈应该感谢他,就是因为在她记事起,蓝总裁就一直忙工作,忙工作。

  凌宇这个爹,还扮演了妈的戏份,对于凌晨来说,爸爸给了她一个完整的童年。

  海底乐园,游乐园,动物园,医院住院,报名读书,旅游等等,都是他带凌晨去的。

  做饭,洗衣服,找阿姨给她普及生理知识,教她做人做事的道理。

  他不是一身要强的爸爸,但是对凌晨来说,他是最好的爸爸。

  至于老妈,她确实一直都有怨气,从她发现,自己像个单亲家庭的孩子开始。

  后来长大了,她多少理解一些,只是有些小怨念根深蒂固。

  归根结底她,很清楚自己条件怎么来的,不干涉到底线问题,她并不是叛逆期。

  看着一大堆文件,凌晨收起手机,开始努力的工作,早点把工作处理完,早点回家。

  “被骂了一顿,还得帮她打工,心累!”凌晨叹气。

  自从有了吴烨这个对象以后,她总觉得自己经常归心似箭,有那么一个期待,就是想见他。

  腻歪在一起,就很开心,分开了就会很想。

  “那家伙,也不知道在干什么。”凌晨突然有点想他了。

  又拿过手机,凌晨发了条微信给吴烨弟娃儿,不开心,聊两分钟!

  吴烨秒回。

  凌晨笑出声来,哪有那么多标准,遇到了,就会发现,所以的标准,都被推翻了。

  聊的正酣,凌晨不知道的是,她老妈,已经把电话打到田甜哪里去了。

  虽然怼了凌晨一顿,但是不影响蓝总裁继续了解情况。

  怼自己姑娘,和了解她的现状,有什么冲突吗?没有!

  “咦?”家里蹲的田甜,突然接到电话的时候,还很疑惑为什么凌晨妈妈会打电话给她。

  平时很少很少联系,谁没事会总打电话给长辈唠嗑?

  她也忙,不比老田轻松多少。

  “阿姨!您好!”

  田甜想了想,还是接了电话,先看看是什么事情,她也长了个心眼,打开了录音功能。

  有事就给凌晨听,没事就删掉,大概率不可能没有事情。

  “甜甜,好久没有给你打电话了,最近工作还顺利吗?”蓝总裁开始热场。

  田甜微微的叹气,这是有事情的前兆了。

  “我还挺好的,阿姨您倒是忙的事情多,要注意休息。”田甜表现的很乖巧。

  “没办法,事情总要做,不过还算健康。”蓝总裁回答了一句。

  “阿姨,我知道您忙,今天您给我打电话来,是有什么事情要问我吗?”

  聊了几句,田甜就开门见山了,无事不登三宝殿,先问清楚情况。

  电话里的蓝总裁回答:“阿姨确实是有点事情,想问问你,你现在方便吗?”

  “方便的,您说吧!”田甜。

  果然是有事情。

  电话那边,蓝总裁直接说道:“就是想问一下,我们家晨晨,她是不是谈恋爱了?”

  甜甜:???

  看吧,我就说过,让小雪姐注意点,她还不相信,才几天时间,就被卖了。

  不听闺蜜言,吃亏在眼前啊,非要涨个教训才行,幸好录音了。

  “阿姨您听谁说的?”田甜套话。

  能搞清楚情况,回头就让凌晨收拾内鬼,这种人,想就需要好好炮制一下。

  不过她想多了,蓝筱雅根本不和她说这个,而是直接略过了。

  “这个不重要,给你打电话,我就是想求证一下,她现在,是不是有这么个情况!”

  猜测的没问题,凌晨的情况,最清楚的就是田甜,她的想法和田甜爸爸的想法完全一样。

  “这样啊!”

  都说不重要了,那就估计是公司的人说的,田甜决定到时候给凌晨发一份录音过去。

  好让她知道人心险恶,不要那么容易相信人,她就吃了这个亏,小雪姐又上了这个当。

  “谈恋爱这个事情,情况可能和您了解的有点出入,阿姨,我和您详细说一下吧!”

  “小雪姐没有谈恋爱,她就是帮我报仇而已,我们准备收拾一下那个渣男,小雪姐只是在演戏。”

  “她还是单身呢!怎么可能有男朋友,我用人格保证,她没有对象。”

  “您不用担心这个,她如果找到对象,我肯定是第一个知道的,当时候我会帮她把关的。”

  田甜言简意赅的说完,语气中信誓旦旦,言语里自信满满。

  蓝筱雅:???

  演戏,没有对象,人格保证,第一个知道,提取了一下关键词,饶是她这个大总裁,一时之间,也觉得有点感觉扑朔迷离。

  那么,她说谈了,田甜说没有谈,田甜说谎了?

  “田甜,你仔细阿姨说一下情况。”蓝总裁揉了揉太阳穴,总感觉需要更多的信息,才能判断现在情况。

  没有足够多的信息,她也傻傻分不清楚。

  田甜听到她的话,只好从头到尾,事无巨细的,和她说了一遍情况。

  家里沙发上,拿着另一部手机的蓝筱雅,听完以后,表情很是怪异。

  “这样啊,那谢谢田甜,要麻烦你帮我看着点她啊!”

  “放心吧阿姨,有我在,小雪姐谁也抢不走。”田甜自信的声音从免提里传出来。

  蓝总裁又和说了几句,一直到挂完电话,她表情越发奇怪了。

  旁边的老公凌宇,已经笑趴在沙发上了,蓝总裁打了他一下:“还笑,你闺女都快变成别人的女朋友了。”

  不提田甜的迷之自信,她已经确定了,凌晨必定是恋爱了。

  凌晨现在假戏真做!田甜还不知道,蒙在鼓里。

  这孩子也是单纯,相信凌晨的鬼话连篇,还演技,她明明就是假戏真做,田甜还觉得是演技。

  凌晨只会骗人,她有个屁的演技,别人不知道,她这个当妈的还不知道?

  老田的智商,她究竟遗传到了多少?

  旁边的凌宇忍不住哈哈笑,一直笑够了,才喝水润润喉:

  “男大当婚女大当嫁,女大不中留,留来留去留成仇。”

  “都二十多岁了,也该谈恋爱了,再说她又不是分不清楚轻重缓急,担心那么多干嘛?”

  “总归要谈的,也要结婚的,她自己过的好就行了。”

  他虽然也有些难受,但是凌宇还是看的很清楚,孩子长大了,总要追求自己的幸福。

  不是吴烨,还有赵烨,王烨。

  他也感觉内心复杂,缓了好几天,结果不得不接受,总不可能把闺女养自己一辈子。

  如果是对的人,只会多一个人爱她,而不是觉得被抢走了。

  “就你会大道理,你得经常打电话,问着情况,该告诫她的,得告诫她。”蓝筱雅瞪了他一眼。

  “好!”凌宇答应。

  蓝筱雅看着手机里那张照片,照片里,站在吴烨身边的凌晨,笑的那么开心,那么阳光,那么灿烂。

  憨包儿!已经坠入爱河了!

  就是不管她怎么看,站在凌晨旁边,一口白牙的吴烨,她都看着不怎么喜欢。

  这娃儿,究竟是咋个把她骗到的?长的周正?

  憨包姑娘,肤浅得很!

  “眼光真差!”蓝总裁吐槽。

  凌宇哈哈笑:“遗传了你的眼光吧!不然不至于这样。”

  蓝筱雅:“……”

  她当年…也很肤浅。

  恼羞成怒,逮住老公就是一顿揍:

  “刚好老娘现在心情不好,你还在这里笑!你个哈批,还笑!”

  “嘴巴闭到!”

  凌宇叹气,不笑难道还哭?

  自己就是个颜控,遗传闺女了,还不承认,说人家眼光差,自己当时还不是肤浅看自己长得帅。

  “你不要太过分哈,劳资还手了哦!”凌宇挡住她。

  “那个儿不还手。”蓝总裁霸气外露,继续欺负老公。

  打了半天的蓝筱雅揉了揉手,擦了擦嘴,整理了一下衣服:“赶紧去做饭!”

  “要得!”一脸开心的凌宇去做饭去了。

  看着他的背影,蓝筱雅忍不住笑了笑:“德行!”

  拿着手机想了想,她还是打了个电话,找朋友查一下吴烨的情况。

  正经家庭还好,就怕不是。

  现在能了解多少情况,就了解多少情况,总比什么都不知道要强。

  特别是凌晨,讨厌别人干涉她的感情,指望她自己说情况,痴人说梦,她反而决得自己又开始嫌贫爱富了。

  连自己老公都怕她这样做,想想,她这个老婆和妈,都当得挺失败的。

  “理解理解老娘会咋样?一个两个都是白眼狼,玛德,气!”抱着枕头的蓝总裁,长长叹气。

  “凌宇,饭要是不好吃劳资打死你!”

  厨房的凌宇:“……”

  “你是不是更年期犯了?”

  “你再说一句?”

  系着围裙,拿着锅铲的凌宇回到厨房,不和她一般见识。

  人到中年,难免更年期提前,越是计较,她越是没有理还不饶人。

  早就知道她什么性格脾气,凌宇不和她说话,自顾自的做饭。

  在外面她是大总裁,回到家,就是个瓜婆娘,凶得很。凌晨在家她还绷着,凌晨不在家,她就原形毕露。

  蓝筱雅打完电话,把截屏的吴烨照片发出去,把手机丢在一边,看着茶几,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午夜凌晨…早晓得,还不如叫凌雪!”蓝总裁叹气。

  魔都。

  饭店里。

  吴烨几人还在吃饭,大家都没有说什么话,吴烨时不时低头,拿着手机发消息。

  洛白偏头想看看的时候,吴烨就藏着掖着,洛白不看了,他又继续发。

  时不时还傻笑,洛白看的无语,恋爱是种病,使人智商急剧降低,自己还觉得自己很正常,完全意识不到。

  男人在单独一个的时候,智商就会占领高地,如果谈恋爱了,连壕沟都不会挖。

  “就顾着发消息,饭都不吃了是不是?”洛白问他:“你们家凌总那么。闲的嘛?”

  “忙里偷闲,你不懂!”吴烨扒拉了几口饭,又开始发消息,看的洛白目瞪口呆。

  废寝忘食,要是读书的时候那么努力,至于读复旦吗?直接清北任意挑选了。

  专心致志都用在了谈恋爱上!饭都不吃了,煞笔!

  人比黄花瘦,大概就是这样来的,毕竟吃饭的时间都没有,要是不瘦才有问题了。

  黄原也好奇的看了看吴烨,主要是上次才听他说有喜欢的人,没想到这么快就追到了。

  速度好快啊!

  他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追到隔壁老板娘,洛白出的馊主意,效果一点都不好。

  颜潸潸转头看了看吴烨,也注意到了吴烨不一样的笑容。

  这种笑,她很熟悉,那是恋爱的味道。宁渠以前也是这样,很多时候笑的很傻,但是他自己都不知道。

  笑的越纯真,喜欢越认真。

  颜潸潸倒是觉得,那个姑娘,应该长的很漂亮,才让吴烨这么喜欢她。

  “吴烨,你这是谈恋爱了?”颜潸潸问他。

  她是故意问,找话题聊天而已,她早就看出来了。

  吴烨称是:“回头带你们认识一下她,我都和她说过这个事,她也答应了。”

  本来就计划着,带凌晨认识他的朋友,慢慢的,总要把她拉进自己的世界里,从认识自己的朋友,到认识自己的亲人。

  然后感情到了,自然而然就结婚,吴烨想的很远。

  洛白碰了碰吴烨:“你确定,要这么的大张旗鼓?”

  以后在一起还好,不在一起的话,人家也会问你女朋友呢?你对象呢?

  那时候怎么回答?

  多尴尬!

  所以,洛白觉得大可以再等等,再谈谈,免得到时候,有个什么意外情况之类的。

  越掏心,越伤心。

  看了看洛白,吴烨点点头:“为什么不?你担心的,我都没有担心过,也没有怕过,我连考都没有考虑过。”

  “我没想过自己会失败,她也是一样的想法!”

  没有那么多顾虑,吴烨想的简单,其他的事情已经够复杂了,感情就简单点。

  叮咚!

  洛白还准备说点什么,吴烨听到消息声就低头回消息,黄原拉了一下洛白,摇摇头,让他不要说了。

  洛白想了想,也不说了,看吴烨笑的憨憨的,他也忍不住露出一个笑容。

  也不一定自己的想法才是对的,开心的时候,替他开心,万一不开心的时候,陪他喝酒。

  一万不管,万一到位,就够了。

  凌晨发了消息给他你先吃饭吧!晚上回去再找你!886!

  好!吴烨回完消息,把手机放回兜里。

  抬头就看着黄原,洛白怪笑的看着他,吴烨嫌弃的看了一眼:“你们为何笑的这么憨?”

  黄原挑了挑下巴,洛白把刚拍的照片拿给吴烨看了一眼,手机他自己拿着,怕吴烨抢过去。

  “来,和我们一起看煞笔。”洛白挑眉。

  吴烨看了看洛白手机上照片,照片里吴烨低头发信息,脸上则是一脸姨母笑。

  吴烨:“……”

  玛德,不讲武德,居然偷拍,还拍的很丑。

  吴烨站起来,把洛白的头按在餐桌上,看了看颜潸潸:“颜姐,能不能帮我找服务员要个黄瓜和牛奶!”

  吴烨复刻了黄原的办法,准备当桶主任呢。

  颜潸潸:???

  一时之间,她没有懂是什么意思。

  黄原忍不住笑:“哈哈…嗝,哈哈哈!”

  “烨哥,自己兄弟,不要这么残忍啊!”洛白听到这个,立马开始求饶。

  可不兴这个。

  洛白吧,每次搞事情的是他,第一个求饶的还是他,他总是这样,不断在搞事情。

  吴烨把他放开,然后看了看颜潸潸:

  “饭我们也吃了,话到时候我们带给宁渠,颜姐是一起走,还是再坐一会?”

  她比吴烨大,吴烨喊一声颜姐不过分,以后怎么喊不一定,现在暂时喊颜姐。

  颜潸潸想了想,他的聪明才智,很容易就理解吴烨的意思是什么。

  “我还是再等几分钟吧,消化消化,等会儿再走,改天再请你们吃饭!”

  吴烨点点头回答:“那得是好消息了!”

  把洛白拉起来,告别了颜潸潸,三人离开包间。路过隔壁包间的时候,三人没有停留,是直接跑过去的。

  等到一个脑袋伸出来,看到他们的时候,他们都已经跑远了。

  宁渠看着他们离开,在门口抽了口烟,又在包间门口看了一下里面的情况。

  就剩下颜潸潸在里面了,宁渠叹气,吴烨他们这是避嫌,一个个跑的和兔子似的。

  不出意外,就在门口车里等自己。

  都等宁渠的消息。

  他猜的不错,吴烨几人刚钻进洛白的车里,车窗看出去,刚好可以看到饭店门口。

  最佳位置。

  “你们说,能等到他们一起出来吗?”

  洛白痞里痞气的,嘴里叼着烟,坐在驾驶室,像极了盯梢的马仔。

  他还特意注意了一下,吴烨一直不喜欢闻二手烟。

  黄原看了看窗外,回答道:“我也希望是能等到。”

  吴烨也是这样的想法,如果是他们两人,其中一个人先出来的话,估计以后有戏没有戏就另说了。

  现在这种情况,就看宁渠怎么选了,颜潸潸已经把选择给他了。

  直接来个反客为主,不愧是骑士。

  “要是…”

  “你不要乌鸦嘴。”吴烨让洛白不要乱说。

  洛白虽然没有说完,大家都知道他是啥意思,最多…陪宁渠一醉方休就是了。

  饭店里。

  宁渠看着时间,抽了一支烟以后,总算是下定决心了,还是去了隔壁包间。

  推开门的时候,他有种豁然开朗的感觉,就只是推开的不止是门。

  包间里。

  颜潸潸坐在椅子上,听到开门声音,她没有回头,只是微微抖了一下。

  宁渠在门口,他只能看到颜潸潸的背影。

  走到她旁边,坐在她旁边的椅子上,宁渠没有说话,颜潸潸转过头看着他。

  看着看着,笑容自然而然的就出来了。

  宁渠也笑起来:“来晚了,差点没有赶上吃饭。”

  “已经吃完了!”颜潸潸回答。

  宁渠笑了笑:“对我来说没有!赶上就行了!就怕错过,只能饿肚子。”

  颜潸潸没有说话,而是伸手掐了掐他脸,一如她一直的习惯。

  只是突然之间,感觉泪腺不受控制,本来笑着,笑着笑着却又哭了:“你想清楚了?”

  她问的很认真,哪怕是眼泪汪汪的,也一脸认真。

  宁渠点点头,伸手帮她擦眼泪:“对不起!我钻牛角尖了!”

  宁渠回答的也很认真。

  颜潸潸摇摇头,她不需要对不起。

  靠在宁渠的肩膀上,颜潸潸呜呜的哭起来,一边哭还一边打他。

  “我明明那么爱你,我明明就什么都没有做,我明明就没有犯错,我明明都解释的那么清楚了。”

  “你还是不相信我,还是要丢下我,就顾着你自己,根部不考虑我的感受。”

  “你这个混蛋,你还跑,还躲着我还不回我消息。”

  “打死你!”

  其实也没有多大力,宁渠等她打够了,又认真的和她说了一句对不起。

  他挺后悔,也挺愧疚,也埋怨自己,总之很复杂,颜潸潸就是砍他一刀,他都认了。

  是他错的更多,不是颜潸潸的问题,她委屈也在所难免。

  只是没想到,委屈那么多,一直藕断丝连的,也没有给她个结果,这一点是他的问题。

  他做得不够好,不够爷们儿。

  宁渠闪了自己一个耳光,力气很大,脸脸上,肉眼可见的红起来。

  颜潸潸把他拉住,然后抱住他:“不要这样。”

  “看你哭的的难受,我心里堵,不哭了好不好?以后都不会了!我保证!”宁渠认真的和她说道。

  他是幸运的,自以为是的离开,回来,她还在原地等待。

  其实复合没有那么难,就像是谈了一场很久的异地恋。宁渠抱着她,感觉失而复得,又感觉愧疚和亏欠。

  颜潸潸眼眶都红了,答应一声:“你自己说的啊!”

  “我说的,说到做到!”宁渠回答。

  犯错,犯一次就好了,以前年轻的原因有,性格的原因有,处理不好事情的原因也有。

  现在不行,也不能这样了。

  颜潸潸在他脸上叭了一口,宁渠没让她跑了。

  “唔!”

  “再来一口!”

  “唔!”

  门口的停车场。

  车里,洛白头上顶着墨镜,手上拿着一支没有点上的烟,用烟蒂在车门上敲着。

  百无聊赖,慵懒至极。

  这个天气,不关窗户,在车里等人,真是个傻比的决定。

  回头看了一下吴烨他们,他们俩好像好像感觉不到热,刚才就是他们不同意开空调。

  两个变态。

  转头看着路过的小姐姐,洛白眼睛一亮,立马喊道:“妹子,你这么好看,加个好友啊!”

  两个女生看了他一眼,嫌弃的很,然后异口同声的说道:“呸,渣男!”

  洛白尬笑。

  然后回头看了看黄原,吴烨两人:“你俩发现没有,她们看人真准!”

  黄原,吴烨:“……”

  还能说什么?

  沙雕似的,已经无力吐槽了。

  他们已经在车上等半天了,还没见人出来,也不知道宁渠是什么情况了。

  想给他发个消息,又怕他们在聊天,干等着又特别无聊。

  “这特么都一个小时了,就是从我幼儿园开始聊,也该聊到现在了吧?还不出来。”洛白靠着椅子。

  “旧情复燃,总感觉他们不是在语言交流。”洛白补充。

  吴烨和黄原也不知道是什么情况,两人拿着手机,黄原在静音看开车视频。

  “你还真是,一点没有白瞎你这个姓氏!”吴烨夸他。

  黄某,人如其名。

  喜欢看车,研究车,通常喜欢国产车,偶尔也看日产车,或者外国车。

  对车大灯,地盘,排气研究很专业,属于是理论专家。

  黄原笑了笑:“你懂个屁,我在认真学习,你呢?卧槽,你居然在看粉笔小星。”

  幼稚鬼。

  还看小时候看的动画片。

  吴烨把手机上的页面退出,一起和黄原看车。

  “你们不羞耻吗?还动漫三弟版!两个大男人,不知廉耻。”洛白在前面吐槽。

  他就不一样了,早就不看了,现在都是开车。而且还是不同品牌的,他们看过的车,洛白都开过。

  喇叭好的,不好的,排气好的不好的,大灯亮的不亮的,地盘高的矮的,都清楚。

  他总说的,我开的车,比你们。看过的车都多。

  这是实话。

  吴烨没有搭理他,黄原头也不抬的回答:“你以前一起看的时候,流口水的样子,你是一点都记不住。”

  洛白不回答这个问题,继续盯梢。

  “唉唉唉,快看,出来了!”

  “马上,也出来了!”黄原回答。

  吴烨:“……”

  这特么话说的。

  想了想,吴烨还是凭借大毅力,把目光离开手机屏幕。

  他转头看着窗外,哪里,颜潸潸挽着宁渠的肩膀,一脸笑容,小鸟依人,温柔贴贴。

  女神有了男朋友以后,一样像个小姑娘似的,一点都不高冷。

  宁渠显然知道他们的位置,看了他们一眼,转身的时候,还在背后比划了一个ok。

  “不过来吗?”洛白疑惑,黄原和吴烨也是同样的疑惑。

  然后,就看着他们走进…旁边的酒店!

  盯梢三人组:“……”

  气氛沉默下来,突然之间感觉人间不值得。

  “玛德!”洛白面目狰狞。

  “狗贼!”黄原一脸气愤。

  “王八蛋!”吴烨咬牙切齿。

  “狗东西!”

  “牲口!”

  “屮!回家。”

  两轮抨击以后,洛白气呼呼的关上车窗,启动车子:“我要和他绝交,谁赞成,谁反对?”

  “我赞成!”黄原和吴烨都同意。

  一起拿出手机,互相监督拉黑,拉黑宁渠,打开车门,开上自己的车,几人从停车场离开。

  不远处的酒店里。

  酒店前台,颜潸潸在办入住手续,宁渠在拿着手机,准备给吴烨他们发消息。

  “阿秋!”宁渠揉了揉鼻子,对象又回来了,还得感谢老铁们的鼎力相助。

  感谢各位兄弟!明天,大雄鹰大补锅!我买单!!

  您已经被群主移除群聊,不能发送消息。

  消息没有发出去。

  宁渠:???

  他重新复制消息,把消息发给洛白。

  对方还不是你的好友,请添加好友以后再聊天。

  又失败了。

  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宁渠又发给吴烨和黄原,提示也是不是好友。

  “哦豁,完犊子了!”

  宁渠挠挠头,打了个电话,发现打电话也是通话中,还真是彻彻底底,宁渠去门口看了看,发现车已经开走了。

  几个牲口生气了。

  “怎么了?”颜潸潸问他。

  宁渠摇摇头:“没什么,入住办好了吗?”

  回头再去哄他们,现在…我很抱歉!

  “你过来拍个照就行了!”颜潸潸已经把房费付完了。

  看她一脸笑颜如花,宁渠笑了笑,把手机放回兜里。

  拍完照,办好入住,两人坐电梯上楼,到了房间以后,颜潸潸丢了包,一个虎扑,宁渠被砸在弹簧床上。

  饿虎扑食。

  宁渠弱小又无助。

  “今天能吃饱吗?”

  宁渠自信的点点头:“到时候用轮椅推你出去!”

  “废话少说……唔!”

  ……呜呜呜呜呜……

  另一边。

  几人回到洛白的酒吧里,上次黄原去出差了没能来,这还是他第一次来黑凤梨。

  坐在沙发上,三个手机放在一起,完全没有亮的意思。

  “跪着求我,我不原谅他。”黄原嘴都气歪了。

  “喊爸爸我都不原谅他!”洛白说道。

  吴烨想了想:“喊阿烨都不行!”

  发现被吴烨套路了,洛白给他一拳。

  “三天!”

  “起码一个星期!”

  “那就一个星期!”

  商量好什么时候把宁渠放出来,几人开始玩色子。

  晚上的时候,吴给凌晨发了消息,他才回家,在电梯门口,就看到脸上写满了不开心的凌晨。

  ------题外话------

  欠更13

求一下

梦想岛中文    我不是那种富二代
上一章
书页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