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书页

0098 康康赛道

梦想岛中文    我不是那种富二代

  田甜被卖了。

  说她有男朋友,实际上别说男朋友,她…连…毛都没有。

  连男性朋友都没有几个,哪来的男朋友?

  她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有了男朋友,奇怪的是,她爹知道了。

  她爹一个电话就来了,问她是不是谈恋爱了,问她谈多久了,现在这是什么想法等等。

  她被盘问了好半天,和审犯人似的。

  她气的是,公司的员工,竟然对她做这种事情,气的是,她爸相信人家,都不相信她,更气的是,养了这么久的白眼狼。

  她挂完电话,她立刻就把秘书喊道办公室,温柔的交代了她加班都做不万的工作。

  她不开开除,想让对方体验一下想法落空的感受,还有背叛的煎熬。

  打完小报告就跑,哪有那么好的事情,留着大家慢慢相处,才更有趣。

  “背叛之所以不发生,只是因为筹码加的还不够多而已。”

  休闲茶饮店里,田甜叉起一块蛋糕,很认真的总结。

  坐在她对面的凌晨吃着冰淇淋,看了看她:

  “上次你爸,就给我打过电话,也是问你有没有男朋友的事情,我当时说的没有!”

  当时凌晨就说过,要是田甜知道了,肯定会生气,还特意提醒过老田,结果还是问她了。

  “他还问过你?”

  凌晨点点头,在手机里找了一会儿,给她听了一下录音。

  田甜听的气抖冷。

  “他这是防贼呢?我谈个恋爱他都要管,我还对象都没有,就开始听风就是雨,还安排人盯我,还给你打电话。”田甜很久没有这么生气过了。

  气愤填膺,感觉亲戚都要气飙起来了,加厚款都兜不住。

  md,暖流迸发,下坠感强烈!绞痛感传来。

  一波还来不及,一波又来侵袭。

  田甜趴在桌子上,挤压着小肚子,这样感觉会好很多。

  她那些北方朋友,从小冻着长大,一点都不疼,反而是她这个南方长的的,每个月鲸鱼都要痛苦。

  凌晨坐她旁边,拍了拍她肩膀安慰她,然后又给她递上热水:“来,多喝热水!别生气了。”

  清官难断家务事,凌晨也不知道怎么安慰她,只能说都是爹,她很幸运自己爹不是这种爹。

  让她自己想好,而不是他替自己想好,这一点就很好,对比田甜,她很幸运。

  “你和个渣男似的!还多喝热水!”田甜被她逗笑了。

  女生不喜欢的词里,多喝热水排29,其实就是觉得敷衍。

  亲戚都在,还这么敷衍,女生肯定觉得生气了。

  “其实多喝热水,医生都说是对的。”凌晨继续吃冰淇淋:“少听网上那些智商负增长的言论。”

  男生宿舍只有男生,抛开事实不谈,你自己生!凌晨一直觉得那群一拳超人,在搅风搅雨。

  田甜眼馋冰淇淋,但是只能喝热茶,凌晨已经招待好了亲戚,送走了。

  她又开始招待上门的亲戚了。

  “如果我有个男朋友,就有人帮我暖肚子,也有人帮我煮红糖,还有人帮我卖暖宫,创可贴。”

  “等我好了以后,白天么么哒…晚…咳咳…不说这个。”

  对于田甜来说,介个就是爱情。

  凌晨翻白眼,这些事情,往往得住一起以后,才可能实现,刚开始根本不可能。

  比如她就是这样。

  “不可以有三个男朋友的!”凌晨回答。

  田甜:“……”

  气煞老娘,我明明就是说的一个。

  一打岔,把她美好的愿景全部破坏干净了。

  “我连一个男朋友都没有,都被怀疑了,还被打电话质问了。”

  “他居然觉得我怕他知道,我有男朋友,笑死,我根本不怕。”

  真要是有了男朋友,她都不至于藏着掖着,谈个恋爱肿么了啦?

  肿么啦~呀?

  “你家里…是不是要给你介绍了?”凌晨问她。

  她感觉这种可能性很大,老田估计不会让她那么高选择度,应该是有个范围。

  都说恋爱可以很自由,但是往往针对普通家庭。

  她们这种家庭,不管是为了更高一步的关系,或者是更大的市场,都有可能会安排。

  只是父母言语之间,还说着对你好,是对你的未来负责,是为了以后有保障。

  这种事情,凌晨听过太多了,也见过不少,结婚以后,大家自己过自己的。

  你有你的花天酒地,我有我的纸醉金迷。

  除了确保孩子是大家的,其他的事情都在盖子地下,没被人知道就行了。

  那种日子,凌晨就知道有朋友在那样过。例子不是很多,也不是很少,反正用幸福赌不起。

  “他给我两个选择,要么听他们的,他们介绍,要么我自己找一个,有能力,愿意入赘的。”

  “还给我介绍了一个家里造船的。”

  田甜越说越烦,最后蛋糕也不吃了,一把拿着叉子,把叉子插到蛋糕里。

  老田的提议,她都拒绝了。

  凌晨叹气。

  反正她是坚决不同意,这种决定婚姻的方式的,现在不同意,以后也不同意。

  “我想好了,以后让他自己找人来管公司,谁爱管谁管,我不伺候了。”

  田甜准备以退为进,不表明自己的态度,他爹永远都觉得,什么事情他都可以做决定。

  在公司里他可以独断专行,她的婚姻大事还想独断专行,别说门,窗户都没有。

  “小雪姐,阿姨会这样吗?”

  凌晨摇摇头,不是说不会,而是她也不知道答案,所以她不知道,要怎么样回答田甜这个问题。

  “反正你也没有男朋友,现在不需要考虑这些东西。”田甜自顾自的回答。

  那可不巧,我已经有男朋友了,现在真得考虑这些问题。

  凌晨忧桑。

  “我以后就找个养得活我的男朋友,如果我妈不同意的话,就让她考虑个十年二十年的。”凌晨回答。

  反正她还能工作十来年,总不可能把公司不要。

  这种事情,最后妥协的往往是父母,最后能不能得到幸福,就看自己的眼光了。

  她认真想了想,吴烨能养得起自己吗?很显然没有问题,自己很好养。

  吴烨亲口说的。

  “养得起?那多简单,一年收入有个几千万,日子过得简单点,朴素点,不难。”田甜觉得这个想法很不错。

  简单点,朴素点几千万?

  凌晨看了看她,不想打击她,大约整个魔都,2030岁,有一个算一个,年入几千万的男生。

  都没有多少人。

  还没有学会站在山脚下看风景啊!

  凌晨和田甜不一样的是,凌晨不热衷奢侈品消费,更热衷精神财富,田甜每一年,光是花销就是几千万。

  凌晨自己,一年下来,生活旅游加一起,其实连一两百万都没有花到,少的时候,只有百万不到。

  她有小金库,光是存款都有差不多九位数了。

  “你先把你自己的事情操心好,我反正没有老公,我不急。”凌晨说道。

  没有老公,实话实说。

  田甜已经做好决定了,她引咎辞职,然后什么都不管,安安心心玩几个月。

  等她爹什么时候找她谈,什么时候有一个大家都满意的结果了,什么时候回去工作。

  这段时间,有事秘书做,没事…好好收拾她。

  “小雪姐,你得小心一点你的秘书,有可能就是阿姨的探子。”田甜告诫。

  凌晨摇摇头,夏竹不会的,她不是那种人,凌晨相信她。

  “小雪姐,演戏我不如你。”

  “但是管理公司,你真的太心软了,以后怎么办?那么大个公司,可不是漫客那点人。”

  “你得下狠手。”

  凌晨答应一声,她和田甜性格不一样,管理方式不同,凌晨没有她说的那么心软。

  “崩了,崩了,快拿个创可贴给我!”

  看着田甜急匆匆跑去卫生间,凌晨拿出手机,给吴烨发消息过去。

  弟娃儿,睡着没有?

  吴烨回消息很快没有,姐姐还没回家吗?

  凌晨给他拍了一张茶饮店的照片。

  聊差不多了,马上回来。

  夜宵吃不吃?吃的话,我做好等你!吴烨发消息给她。

  凌晨露出一个笑容,以前觉得和闺蜜待一起,就很有意思,现在觉得,还是和吴烨待一块有意思。

  有点意思。

  凌晨发过去一个ok。

  田甜出来的时候,还是扶墙状态她,还准备在坐一下,凌晨就拉着她回家了。

  吴烨在家里,用刻刀刻出最后一笔,抹掉石灰,看了一下,满意的点点头,才收起刻刀。

  收拾了工具,又去看了看冰箱,吴烨挑好食材,开始做夜宵。

  夜色正好,合适吃夜宵。

  刚打开的音响里,播放着钢琴曲,声音传来,如同满天的野蜂飞舞。

  吴烨一边听着音乐,一边做着夜宵。凌晨敲响吴烨房门的时候,吴烨刚把最后一道无骨鸡翅做好。

  一身蓝白搭配,小清新气质的凌晨走进屋,把手上的小蛋糕给吴烨,然后换上她的专属拖鞋。

  吴烨早就给她买好了水杯,拖鞋,毛巾等可能她会用到的东西。

  她正在试图谈判,看看什么时候能在墙上开个任意门。

  主要不是门,而是任意。

  对方很坚决,虽然有一丝丝意动但是没有答应任何,关于加速建立感情的试行办法。

  困难要克服,吴烨还在不断的努力。

  “手艺真好。”

  凌晨坐在椅子上,翘着二郎腿,啃着沾满辣椒面的鸡翅,还夸奖了吴烨一句。

  弟娃儿进步很大,特别是做饭这一块,天赋很好。

  “我是手艺人嘛!”吴烨回答。

  一语几关。

  现在凌晨都会思考他话里的陷阱了,吴烨说话,总喜欢表达其他的意思。

  她多考虑,再加上自己的复习,都能发现不少正确答案,车门久焊不开,总能悟到很多东西。

  “你说的,是拿刻刀的,还是拿管子的?”凌晨把花蛤肉夹给他。

  吴烨:“……”

  姐姐学习速度很快。

  以后,大概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不愧是大学生。

  “手怎么回事?”凌晨把他手拿过来,指着创可贴问道。

  这是去鸡翅骨头的时候划到的,小伤口,不是大问题。

  “伤不严重,不沾水就好了,这两天要麻烦姐姐帮我搓搓背,洗洗脸谁买的。”吴烨回答。

  凌晨重新拿了一片创可贴,看了伤口才放心,给他贴好。

  女生贴的确实是要好看很多,可能是熟能生巧,毕竟经常贴创可贴。

  “姐姐,田甜的事情解决了?”

  吴烨给她夹了一个炸香蕉,注意到凌晨几口就吃完了,吴烨又夹了一个烤肠。

  凌晨点点头:“她现在准备耗着,她有钱,也不怕耗!”

  田甜钱多,比她多不少,凌晨都能耗不少时间,田甜能耗更长时间。

  他爹,怎么可能有她耐力好。

  “他爸钱更多。”

  “不过他爸确实耗不起那么久,虽然知道她不可能破罐子破摔,但是也有这种可能性。”

  “这就是一个孩子的无奈,以后我们不能让孩子牵着鼻子走,姐姐,你得引以为戒。”

  什么话题,他都能绕一个弯最后变成他想说的话。

  “年少不知道带娃苦,有娃方悔生太多,弟娃儿,你带吗?”

  吴烨笑了笑,他觉得可以试试看,听说爸爸带的娃,更勇敢,更健康,更坚强。

  现在,姐姐虎视眈眈的,还是不说了。

  吴烨生硬的转移话题:“田甜准备耗到他爸答应?”

  打了个响指,然后挑眉,微微颔首。

  “答对了!”凌晨说道:“他爸没有你这种耐心了!”

  吴烨算是很有耐心的人,凌晨就不是,她都怕以后辅导孩子,辅导着就是一顿揍。

  “耐力其实也没有!”吴烨回答。

  顺口的,吴烨就说了这么一句。

  凌晨敲了敲他的头:

  “赛道都没有上过的运动员,就开始觉得自己是马拉松冠军了?”

  吴烨:“……”

  看,姐姐开始虎起来了。

  “主要是报名通道没有开通,其次,我是个运动员。”吴烨回答了一句。

  凌晨脸红,又敲他,他躲开了。

  注意到她脸红,吴烨就知道姐姐阅读理解做对了,反手肯定就是揍他。

  预判了。

  话,还是要说给听得懂的人听,聊天才有意思,很多话说出来,人家听不懂,就感觉完全没有意思。

  就像是嘿嘿。

  大部分人理解的是笑,而吴烨则是第一时间想加一个嘿。

  就像是鼓掌,理解的不是为了加油。

  思维反应,偏了太多,聊天的时候,总会因为某句话发笑,这种情况叫:

  没救了!!!

  凌晨现在,已经跟上他的节奏了,吴烨说什么,她大概都能听懂。

  她也逐渐走在放弃治疗的道路上,和吴烨肩并肩,走上不归路。

  “你现在这个情况,不是才刚通过还海选嘛!你急什么,得等主办方通知。”凌晨回答他。

  吴烨忍不住笑了笑。

  凌晨也开始沙雕化了,并且开始逐渐严重起来。

  “领导,实在是情况紧急,能不能通融通融,我想试试赛道,为难的话,我就看看行不行?”

  吴烨看着她刚消散一些的脸红又迅速变化。

  凌晨终究还是破防了,逮着吴烨一顿揍,吴烨才老老实实的。

  刚才,真的是太…生气。

  凌晨和吴烨说了一下,他的拳击手套到了,不过今天太晚了,明天的时候再教他。

  她在网上买的拳套,现在才到。

  压制住喜悦,吴烨淡定的点点头,没有让凌晨看出他的小心思。

  地面技,锁技,可期待好久了。

  “那我教你篆刻!想不想学?”吴烨问她。

  凌晨点点头,她其实想说的,没想到。吴烨先说了。她觉得互相了解彼此的爱好,才有更多的共同话题。

  吴烨都下定决心学拳击了,都不怕挨揍,她也学学篆刻,大不了多划两个伤口。

  吴烨不怕挨揍,她也不怕流血。

  这块,熟啊!

  “学!你教我就学!刚好你教我一些东西,我也教你一些东西。”凌晨爽快的回答。

  教学相长。

  想学,完全没有问题,教练教你。

  姐姐,吴教练这么辛苦,你也不想考核不过关吧?

  吴烨脑子里,出现一副教孩子写毛笔字的画面,手把手教。

  突然发现,最近事情多起来了,又要练拳,又要练剑,还要练字,生意也要做。

  和凌晨商量开任意门的事情,还没有任何进展,和找厨师一样。

  “教啊,刻字其实挺解压的,而且让人安静,其实很愉快的。”吴烨站起来,打开音响,放了一首曲子。

  曲子响起的时候,凌晨就安静下来,认真的听完。

  听完以后,还有些回味悠长。

  “是天国对吧?”

  吴烨点点头。

  凌晨则是注意到那套音响,刚才进门就注意到,吴烨的房间摆设很容易发现不一样。

  “我爸也有一套音响,感觉没有你这套好,他平时也喜欢听这种唱片。”

  听她说完,吴烨觉得老丈人有这个爱好挺好的,以后聊天,应该多少能有点话题。

  早作打算,早点搞定岳父大人,然后一起对付丈母娘。

  “我是听不出太多东西,只觉得震撼,好听,有种直达人心的感觉。”吴烨问她:“是不是有点肤浅了?”

  凌晨摇摇头。

  “音乐的魅力就是这样,觉得好听,震撼,悲伤,快乐,就足够了,过度解读,其实没有必要。”

  这是她的理解,音乐就是音乐本身,而不是过度去理解其中的东西。

  他们就是普通人,理解到普通人这一层就行了,学者研究的东西,是两个方向。

  “你啊,总喜欢妄自菲薄,你还看看书呢,我都只,那我不是更浅薄?”

  凌晨也不赞同吴烨说自己肤浅,肤浅不应该这样表达。再说了,就算是肤浅,她不觉得就好。

  吴烨拉着她坐下来,凌晨咬开啤酒,递给吴烨一瓶,两人拿着啤酒瓶,碰了一下。

  她连开瓶器都没有用,吴烨直呼好嘴。

  “这个音响,你在哪里淘换的?”凌晨指着音响问他。

  吴烨说老吴给他的,凌晨就没有说了,她刚才是觉得,自己老爹应该会很喜欢。

  这种有点年头,保存完好,质量上佳的东西,比新的更让人喜欢。

  看出她的想法,吴烨问她:“要不你给我买一套新的,这套给你,反正我也是牛嚼牡丹。”

  凌晨立刻摇头,她也看得出来,吴烨很喜欢,特意给她分享,她不能这样做。

  新的东西,可能更贵,但是没有情感在里面,只有功利在里面。

  “不要嚼我!”凌晨玩笑了一句。

  吴烨笑了笑。

  他以后,准备耕读传家,他是耕,凌晨读。

  “你愿意舍掉,是因为你喜欢,才有了选择,我不能让你舍掉,也是因为喜欢。”凌晨回答。

  她直接把吴烨的想法打回去,倒是想好了老爸的生日礼物,她得找人寻一下,看有没有类似的。

  价值几十万的东西,吴烨说送就送,凌晨还是很感动的,他脸上没有丝毫舍不得。

  “不是一定要送什么东西,才能表达心意,把心意单纯的剥离出来送,才更珍贵。”

  “其实吧,我是一个贪心的人。”

  凌晨挑眉。

  吴烨不知道说什么了,送东西确实是为了表达心意,但是凌晨更喜欢其他方式,而不是在物质附加上。

  她并不缺仨瓜俩枣。

  “我知道了,确实送礼物都是有价的,区别就是附加的心意,是你定的价的,姐姐是不要礼物,只要心意。”

  吴烨捋清楚了。

  “看吧,和姐姐谈恋爱,其实很费劲的。”凌晨笑着说道。

  吴烨摇摇头,转身从抽屉里拿了两支红烛,点燃以后关上灯,然后拉着她的手。

  “姐姐,假设你今天待一晚,你就能看到心意了!”

  深情款款耍流氓,含情脉脉玩手段。自古多情空余恨,唯有套路得人心。

  烛光晚餐的气氛,聊着飞飞飞的话题,凌晨伸手把灯打开,把蜡烛吹灭。

  “好了,蜡烛灭了,什么都不能动。”凌晨说道。

  吴烨决定,下一次准备那种怎么吹都吹不灭的蜡烛,坚决不让女诡吹灯。

  聊了一个多小时,约好吴烨明天晨练,凌晨才回家去。

  洗漱好,把八爷安排了,吴烨才休息。

  晚上梦到凌晨穿着红衣服,在他脖子上吹气,吴烨吓了个瞬间做起。

  第二天的时候。

  和凌晨一起腻歪的晨练完,又和她一起腻歪的吃完早餐,约定好晚上开始教他练拳,两人才分道扬镳。

  吴烨在去公司路上的时候,接到了一个男人的陌生电话。

  对方自称是厨师,还说是老爷子打过电话,让他找吴烨聊一下。

  都说老爷子的名字了,吴烨觉得应该不是假的,和他约定好地址,然后拍了拍方向盘,导航掉头。

  如果不出意外的话,今天可以把厨师的问题解决了。

  老爷子办事,靠谱。

  开车花了不少时间,才到对方说的位置,看了看防诈app,吴烨停好车,走进小巷子里。

  这年头,小心为上,技术多到想不到。

萧家菜馆  一个坐落在小巷子里,却人满为患的小饭馆,吴烨站在门口,和定位对比了一下,确定位置没错。

  看着热闹的小餐馆,吴烨好奇的很,大概都是老顾客的原因,大家聊天聊的很热闹。

  就一个空位置,吴烨找了个椅子坐下,他刚坐下没一会儿,一个胖胖的小姑娘,就拿着菜单过来问他要吃什么。

  看了半天,吴烨也没有确定好,反而看的迷惑。

  “大哥哥第一次来吗?需要给你推荐一下拿手菜吗?”

  她见过很多慕名而来的客人,也是像吴烨这样,不知道吃什么。

  吴烨点点头,让她帮忙推荐一下。

  “我推荐的话,吃东坡肉和桂鱼,这是我哥的拿手菜,不骗你,真的特别好吃。”她回答很认真。

  她也没有多推荐,多了吴烨一个人吃不完也是浪费。

  吴烨拿着菜单又看了看,大概是三十来道菜,他浅薄的知识,都能看出来,好几种菜系都有。

  吴烨就看到了南北方不同的特色菜,这让他有点蒙,擅长的这么多?

  有那么牛比吗?

  “那就这两个吧!谢谢小妹妹!”吴烨道谢。

  “不客气,大哥哥稍等。”胖胖的小妹在纸上写好菜名,就去了厨房。

  吴烨环顾四周,店里大概有七八张餐桌,不过客人很多,上座率很高,聊的都是街坊四邻的话题。

  应该是附近的居民,还有不少要打包带走的姑娘。

  看样子,真不像是上班的,和小姑娘很熟悉,她这个姐姐,那个姐姐喊着。

  小姑娘在不大的吧台上写作业,客人结账以后,有空桌她就去收拾盘子,有客人来,她就招呼客人。

  迎来送往的,特别的熟练。

  如果没有事情做了,她就认真的写作业,她一点都没有敷衍,虽然年纪小,但是态度很认真。

  真懂事啊!

  他其实也想要个妹妹,可惜家里就他一个孩子。

  吴烨喝着酸梅汤,默默的观察着情况,一直到一个白胖年轻人出来,把菜放到吴烨面前,又把打好的饭递给他。

  在对面面前坐下。

  “我是箫富贵,你是吴烨对吧?”他问道。

  吴烨点点头。

  观察了他一下,系着多少有点油腻的围裙,身高大概一米七,体重估计得有170,胖嘟嘟的。

  但是皮肤挺白,一头短发,一脸笑容,下巴很明显有两个,脸有些白里透红的,脖子到是不多了。

  他笑起来的时候,很爽朗。

  “我是吴烨。”吴烨和他握握手,他手有些油腻:“你好箫富贵。”

  总有点神厨小福贵错觉。

  箫富贵,这名字差了点意思啊,小富贵,富贵得大。

  打完招呼以后,吴烨拿着筷子,开始准备吃东西。

  “你抽烟吗?”他从兜里掏出一盒皱巴巴的香烟,问了吴烨一句。

  好像是红河。

  吴烨看了一眼,然后摇摇头,箫富贵自顾自的点燃,然后起身,给吴烨倒了杯茶。

  “别看我,你是客人又是第一次来,先吃东西吧。”箫富贵指了指菜。

  吴烨开始认真的对付菜,吃第一口的时候,吴烨就眼前一亮,真的很好吃唉。

  好吃不好吃,第一口就知道,但是好吃的程度说不一样的。

  吴烨认真的吃着菜,他的感受上,这道菜可以打93分。

  看不出来,这家伙其貌不扬,平平无奇,居然手艺这么好。

  吴烨又打了两碗饭,把两道菜吃的干干净净。吃到好吃的美食的时候,真的是一种享受。

  “站在一个食客的角度来说,味道很好,我吃过的桂鱼,可以排前三,东坡肉可以排前二。”

  箫富贵只是笑了笑,没有表现的太高兴,只是点点头,有点果然如此的感觉。

  夸奖的话,他当厨师这么久,都已经可以免疫了。

  而且对于这些菜,其实他自己并不满意,还有很大的提升空间。

  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

  ------题外话------

梦想岛中文    我不是那种富二代
上一章
书页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