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书页

0079 钱从彩礼里面扣

梦想岛中文    我不是那种富二代

吹霄轩  这其实一家高端茶馆,一家商业化的高端茶馆,走的的精品路线。

  其实就是攀附风雅的地方,只是高端的茶叶,高端的茶具,专业的服务让均消高的离谱。

  茶馆装修精装,古色古香,各种古典家具摆放合理协调,香炉里袅袅烟香,琴瑟和鸣,旗袍小姐姐在琴上弹着古曲。

  墙上是大师的书画装点,书架上还放着一本本线装书。

  一排排的紫砂壶,标价五位数六位数,各种茶叶茶具,一件件都不便宜。

  充分表达了什么叫无钱莫入,款爷吉祥,就是名字,取得一如既往的糟糕。

  木质茶几边。

  坐着一身素色旗袍的蔚锦,玉指灵活,手法熟练。行云流水的泡好茶,在两个小杯子里各自倒好茶。

  手起茶停,杯子里的茶水八分满,刚刚好。

  “吴总,试试姐姐的茶怎么样!给我们提点意见!”

  端起小小的茶杯,吴烨感慨它好小,吴烨还是吹了吹茶汤,看着红透的茶汤,喝了一口。

  先苦后甜,清香四溢,除了这些,他品不出什么好坏,吴烨完全不懂品茶。

  虽然不懂茶,但是不妨碍吴烨夸人。

  “蔚姐的功夫很好了能感觉出来,不过对于喝茶,我是一窍不通。”吴烨放下小小的茶杯。

  这玩意儿喝起来,还没有茶缸子带劲儿,一把小壶,配了几个小小的杯子,都装不满的感觉。

  “吴总谦虚了,喝茶其实很多人都喝不明白,来我这里的,都是为了办事的,也不是为了喝茶来的。”

  以前去茶馆是为了喝茶,现在是为了办事。

  来她这里的,都是聊聊生意,谈谈事情,喝茶是附带的。喝完茶,大生意就谈差不多了。

  像吴烨这样的人,也不是为了喝茶来的,还是为了谈事情来的。

  “办事情,总得有个地方,蔚锦你可是抓住了商机!”吴烨回答。

  他也不是为了喝茶来的,喝茶在哪里都可以,反正都是牛嚼牡丹。

  他确实是有事情才来的,再加上两人也做过一个亿的大生意,有些的交情,比起其他人来,事情更好办。

  “很多东西都是想的美好,掰开来看,其中的情况,并没有想象的那么好。”

  蔚锦属于是大风大浪都过来了,经历多了,知道的就多了。

  她做的都不是什么大生意,都是很多小生意凑起来的。生意做得多了,里面的深意就知道了。

  “蔚姐见多识广。”吴烨回答了一句。

  要找别人帮忙的时候,总是感觉自己有点矮人一头的错觉,吴烨现在都有这样的感觉。

  前天给她发的消息,她今天早上才回的,喊吴烨过来喝茶。

  吴烨知道她不是没有看到,就是想故意拖沓一下。

  这叫风水轮流转。

  做人留一线,就是预防风水轮流转。

  就像吴烨买门面的时候一样,多少要拿捏点什么。

  人情也好,利益也好,什么都得不到,白忙活什么劲?大家都是不见兔子不撒鹰,无利不起早的主,彼此彼此。

  这次轮到吴烨被拿捏了。

  “吃亏吃多了,那味道可不好受。”蔚锦站起来,说了一声:“我去一下卫生间。”

  吴烨点点头:“蔚姐请便。”

  看着摇曳的蔚锦出了包间,吴烨一只手敲了敲桌面。

  吴烨知道她想什么,无利不起早,无利不张口。

  趁蔚锦去上厕所的时候,吴烨也站起来,到大厅看了看茶叶。

  “小姐姐,问一下,这个茶叶怎么卖的?”吴烨开口问道。

  旗袍小姐姐微笑回答:“您好先生,这是5万一饼!”

  她明明在微笑,吴烨仿佛看到了血盆大口,看样子,今天不出点血的话,就只能喝茶了。

  “给我准备两饼,等会儿结账的时候拿走,我要要绿茶。”吴烨说完,重新回到包间,坐回椅子上。

  端起茶杯,吴烨喝了一口茶,感觉这茶喝的贵的不行。

  还好自己不是求她什么大事情,不然……得被她吸多少?

  吴烨等了没一会儿。

  蔚锦回来了,脸上还挂着笑容,比刚才的时候,确实要热情了两分。

  吴烨同样脸上带着笑容,仿佛不知道她为什么开心一样。

  这种开心,互相知道就好了,哪怕是因为茶叶利尿,都不能说出来是因为花钱了。

  重新坐会位置上,蔚锦笑的灿烂,吴烨则是想着以后和凌晨在一起了,给她也整套旗袍。

  凌晨穿起来应该比蔚锦好看多了。

  “吴总最近动作很大啊,那么大个店,我还以为你要做高端商品呢!没成想,倒是另辟蹊径做吃的。”

  显然她也知道,吴烨买店铺过去,现在是做了什么生意。

  知不知道不影响,吴烨开店的时候,主要是想挑简单稳定的做,才做了吃的。

  不是没想过做高端的东西,只是感觉都不合适,有些仰人鼻息。

  想做生意,又低不下头,舍不掉二两傲骨,不想被盘剥,说的就是吴烨这种。

  “我就是闹着玩,论专业还得是蔚锦,开的店就没有不赚钱的。”吴烨挺服气这个。

  她大大小小开了很多店,亏的少赚得多,眼光不缺,就是胆子小了点。

  吴烨觉得她胆子小,她看吴烨,也觉得吴烨就是个傻大胆。

  蔚锦又开始泡茶,然后和吴烨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完全没有聊到正经事情上。

  吴烨也和她东拉西扯,并非吴烨沉得住气,而是他不忙,时间多,挺闲的。

  蔚锦看来,吴烨就是沉得住气了,养气功夫好,不急着摊牌。

  总这样喝也不是个办法,你去完卫生间,我又去卫生间。

  而且她去的次数更多,吴烨年轻,膀胱好,她略差一筹。

  聊了好一会儿,蔚锦才问道:

  “吴总日理万机,难得来一趟,如果有什么姐姐能尽微薄之力的地方,姐姐一定鼎力相助。”

  她这句话说的轻描淡写,又显得自己仗义,说话说的挺好,毕竟也不用花钱。

  吴烨放下茶杯,搭钱吴烨愿意,但是搭人情,吴烨就不愿意了,这个帮字吴烨可不认。

  一旦是帮忙,那就是欠人情了,钱债好还,人情难还。

  “最近没什么事情,来找姐姐喝喝茶,聊聊天,学些经验,免得以后吃亏。”

  “聊了这么久,也差不多该回去了,改天有时间请蔚姐吃饭。”

  吴烨不上套。

  大不了就不聊了,想其他办法,大不了花钱就是了,人情这种东西,欠的越多越麻烦。

  不能授人以柄。

  蔚锦又给他倒上茶,然后才笑了笑:“吴总难得来,多坐会儿。”

  她也知道,人情大概是吃不到了,吃不到人情,总要吃点其他的,不能就这样把吴烨这个财大气粗的大款放跑了。

  蔚锦也发现了,吴烨比那些二傻子富二代难应付多了。

  “我也是闲人一个,巴不得吴总经常来串门呢!”蔚锦回答。

  “蔚姐这店不错,以后经常来光顾一下。”吴烨顺势回答。

  蔚锦,属于是那种见缝插针的人。

  做小生意多的人,往往不会放过既得利益,或者可得利益。

  吴烨只是不想欠人情,能聊当然继续聊,他今天来的目的都没有达到呢。

  “吴总上次问了一下松竹的事情,我还特意拖朋友了解一下。”蔚锦开始说到重点了。

  温温柔柔这么半天,总算是说到了重点,吴烨都没剩多少耐心了。

  “实在是太谢谢姐姐了,晚上我做东,请姐姐吃个便饭。”吴烨满脸感激。

  蔚锦:“……”

  刚才怎么说的?改天请吃饭!现在就变成晚上了?

  叹叹气。

  蔚锦才说道:“具体情况,是谭令的儿子,好像是在外国玩博彩,出了大问题。”

  “最终结果就是谭令大半辈子的心血,一遭丧尽,就那么一个孩子,他又不能不管。”

  “全填这个窟窿里面去了,听说欠的太多,产业全部变卖以后,也剩不了多少家底了。”

  “吴总对这个这么感兴趣,是准备出手了?”

  蔚锦饶有兴致的看着他,不过吴烨摇摇头,而且表情不多。

  “我可没有那么大本事,就是看上了那栋小4层,最近有开个饭馆的想法。”

  吴烨自己也了解了一些消息,不过不太全面,反正现在松竹酒店要卖出来,原因吴烨才知道。

  松竹资产不少,把产业全部摆上货架以后,全部吃掉不现实,只能吃一部分。

  吴烨对其他的不感兴趣,也买不起那么多,感兴趣的就是那个小四层,位置环境都很好,开个私房菜问题不大。

  他现在已经准备好了,要扎根餐饮市场,遇到这种机会,吴烨肯定不放过。

  “吴总就是喜欢吃尖头上的,都是挑最好的地方下口。”蔚锦笑起来:“吴总这是准备一直做餐饮业?”

  吴烨点点头,现在是这个打算,看看能不能先干个集团公司出来。

  没什么好隐瞒的,知道了就知道了。

  “人总要吃饭嘛,我没经验,干其他的干不好,免得不上不下的。”吴烨回答。

  现在还不能浪,稳健为主。

  蔚锦想了想:“好的东西大家都想要,争的人应该很多,再加上酒店本身还赚钱,吴总估计得出血才行。”

  “蔚姐高见,一针见血。”吴烨沉思了一下,确实是这样。

  应该是产业和物业分开的,但是这种情况,产业没有物业就不值钱了,谭令作为老油条,肯定优先卖给同行。

  打包卖,没有就分开卖给同行,再没有才是卖给外行,吴烨这种单独买物业的,是最差选择。

  “起码得几千个!”蔚锦提醒道。

  位置是肯定没有她那套商铺值钱的,再加上还是住改商性质,单价没有那么离谱。

  但是胜在面积大,又是临街。

  价钱也不低,做私房菜什么时候能回本?蔚锦算了一下,需要的时间很长。

  吴大傻帽!

  “酒店我拿来没什么用。”吴烨直言不讳。

  “他肯定不是分开卖,吴总有兴趣的话,可以等等,他那边拖不起,先给他个风声就行。”

  “时机合适,吴总再出手,可能性大一些。”

  吴烨笑了笑:“双赢!”

  蔚锦:“……”

  屮,这样就猜到了。

  这个事情她也能赚点钱,顺便还能赚点人情,也不算太亏,吴烨这样一说她就知道吴烨猜到了。

  而且吴烨这头,吃不到了。

  很遗憾,这才是大头。

  蔚锦调整了一下思维,问道:“吴总这次还是全款?”

  这个才是成不成功的重点,不是的话,她就没想法去聊了,赚不到什么钱不是,还累。

  没个百万打底,她兴趣不大。

  吴烨点点头:“我这人就这点习惯,蔚姐你是了解我的,不过……没有添头的话,也不是非要不可。”

  听到吴烨这话,蔚锦想到了自己当时,特么的搭税,搭房子,车子,吴烨才把门面买了。

  做个人吧!

  “我先试试看吧,不敢保证一定能拿下。”蔚锦话没有说满。

  吴烨点点头:“蔚姐向来一个顶俩,谭令不是你的对手。”

  蔚锦笑了,吴烨也跟着笑了。

  “吴总可别光给姐画大饼,谭令也是个老江湖,不见兔子不撒鹰的!”

  吴烨感慨,别说谭令,你何尝不是不见兔子不撒鹰。

  拿出手机,吴烨发了个截图给她。

  “财大气粗!看的姐都想倒贴了。”蔚锦感慨万分。

  做生意这么多年,她太清楚了,资产和现金流,是两个概念啊!

  随随便便掏出一个多亿的年轻人,对她们这种徐娘半老的女老板来说,吸引力不亚于稀有化妆品。

  真特么眼馋。

  年轻帅气,还有钱,还喜欢该死的全款,这种弟弟…简直欲罢不能。

  “气大伤身!蔚姐别开玩笑了!我就先走了,等蔚姐好消息。”吴烨准备离开。

  蔚锦送她。

  到前台的时候,打包好的袋子,被蔚锦递给吴烨:“头次来,姐也没有准备什么见面礼,吴总喜欢绿茶,带两饼回去尝尝。”

  吴烨不好意思,蔚锦非要给他,吴烨推辞,蔚锦板着脸假装生气,吴烨才无奈收下。

  看着自己送的大G从店门口离开,蔚锦感觉有点微微肝疼。

  还是笑着和吴烨打招呼,目送他离开,蔚锦看了看手机里的截图,盘算着怎么样才能把大腿抱住。

  光她知道的,现金就已经是几个亿了,几个亿给自己多好啊!

  真要是有这几个亿,想什么时候几个亿,姐都没问题啊!

  “老娘还得再查查这家伙是什么情况,这次往五百亿上查,老娘就不相信揪不出来你。”蔚锦回到店里。

  她在努力搞清楚吴烨的背景的时候,吴烨在去门店的路上,明天就要开业了。

  吴烨得去看看情况,对于第二份,实际上算是第一份事业的烤肉店,吴烨很上心的。

  一直都觉得应该爱情事业两手抓,不想在事业刚起步的时候就载跟头,话虽然说亏就亏了,但是能不亏更好啊。

  接受不好的结果是因为底气,不是他觉得自己只配不好的结果。

  瓜妹最近和凌晨想粘在一起似的,吴烨锻炼都是在天台,没有去运动场,瓜妹和她一起去的。

  凌晨说瓜妹对他怨念颇深,吴烨没说什么,反而是听到凌晨说她放弃了,吴烨高兴了好久。

  努力不一定有结果,但是放弃一定很舒服。

  本来就没感觉,强扭瓜,瓜还不乐意,最后还是惹人烦,还不如这样对大家都好。

  瓜妹又开始懒了,凌晨说这几天估计就能一起晨练了。

  事情都在往好的方向发展,没有瓜妹的打扰,凌晨也更容易接受吴烨,对吴烨来说,这是好事。

  一路把车开到店里的停车场,吴烨停好车以后,看着装修完成的店铺,满意的点点头。

  新做的门头吴烨还是很满意的,明晃晃的大唐二字,剩下的才是精品烤肉字样。

  进到店里,就可以看到一排排的餐桌,全都是刚安装好不久,地板干净,整个餐厅采光很好,装修精装。

  精装修,确实不贴墙纸好看得多。

  前台,厨房,库房,冷冻室,办公室,一应俱全,还有一个不大的员工休息室。

  吴烨进来的时候,还能听到马东西培训员工的声音,也能看到隔着玻璃,忙碌的赵可心和她的徒子徒孙。

  她爱好收徒,徒弟也有样学样,吴烨提醒过马东西,要注意这种关系,时间久了怕出问题。

  一切准备就绪,明天是个好日子,吴烨找楚良托人算的,明天公司的人要来捧场。

  吴烨并没有告诉其他人,等不动产公司那边稳定了,再慢慢说。

  以后得办个公司,挺麻烦的。

  下午的时候,吴烨和管理们开了会,听了一下开业活动的反馈,水鱼兄弟确实是一把好手,做宣传能力吴烨望尘莫及。

  现在已经有了七八个社群,再加上各种相关网站和APP,也都铺开了。

  本来还准备请点大咖什么的,最后还是被水鱼兄弟说否决了,宣传要一步步来,后续的东西得跟上才行。

  该准备的都准备好了,万事俱备只欠东风。

  散会,吴烨就走了。

  回去的时候,路上堵车堵半天,路边的行人都比车快。

  骑着小摩托的男生,和女朋友一起疯狂嘲笑他们开车的。

  吴烨回到家的时候,时间还早,简单的收拾了一下家里,坐在沙发上看着不远处凌晨的画。

  突然想起…她巧笑嫣然的样子。一日不见…如隔三秋,都几天没见了?

  隔了一个世纪似的。

  吴烨给凌晨发了消息:

  久不见姐姐,骤然想起,竟思念入涌泉不能平息,不知今日可否有空?

  两分钟以后,吴烨都没见她回消息过来,估计还在忙,吴烨叹气。

  确实很想她,就是没由来的想她,这几天不见,思念超级加倍,小吴烦躁不安。

  越是控制,越是想的厉害,瓜妹一招需要闺蜜陪伴,物吴烨就麻爪了。

  叮咚。

  吴烨瞬间拿起手机,是凌晨回消息过来了:

  我曾想弟娃儿如此煎熬,姐姐若不答应,岂不是辜负弟娃儿想了半天的词儿?记得好酒好菜给姐安排上!饿了!

  吴烨看着消息,在沙发上滚过去滚过来,不知道为什么,就是很开心。

  开心的不行,就忍不住想滚一下,虽然很幼稚,很傻气,但是控制不住自己。

跑去厨房,吴烨打开冰箱看了看,冰箱里还有不少排骨和他的食材,拿着手机给凌晨回复  姐姐光临寒舍,定备好酒肉,不让姐姐失望。

  这次凌晨回的很快,是个表情包OK!

  凌晨撤回了一条消息!

  吴烨摸了摸下巴,嘿嘿嘿笑,很好奇她的表情包里到底有什么东西,居然会有这么个奇奇怪怪的东西。

  想来,还有其他的,吴烨发现了一些不一样的东西。

  凌晨总是在网上莽,和键盘侠似的现实里,就是那种装作自己不害羞的女生。

  姐姐的威严。

  早就扫地了。

  吴烨也乐的配合她,看她害羞又死不承认的样子,真的很有意思。

  愉快的收起手机,然后吴烨去卫生间洗了澡,换了身衣服,变成了一个香香的老爷们儿。

  还是要注意这些细节,一身汗臭味,在一起久了以后她能接受,不代表没在一起之前能接受。

  那些把床单睡出人形图案的大哥,都是结婚以后才敢那样干,没结婚之前,最多就是枕芯黑了。

  细节决定成败。

  洗完澡,吴烨擦了擦头发,短发都不需要吹,简单洗过干得快。

  系上围裙,吴烨把排骨从冰箱里拿出来,刚准备开始弄吃的,就接到了洛白的电话。

  吴烨把电话夹在脸上,拿着刀开始准备弄吃的:“找爸何事?速速到来。”

  还没有好好和凌晨约会过,但是每次早餐一起晨练和有机会以前吃饭,吴烨都很认真,当做约会一样。

  要约会的时候,被人打扰,吴烨尽量控制自己的语气,不要臭臭的。

  “在不在家?”洛白问他!

  在不在家?

  现在听到这个,就想起瓜妹那天来敲门,吴烨后悔开门了,要不然这几天何至于自己练剑?

  吴烨想了想,一秒钟后果断的回答道:“现在在公司,不在家,今天有重要会议,回去的可能比较晚。”

  先找个完美无缺的理由,反正关上门就是不在家。

  洛白那边悉悉索索的,好像是在穿衣服,一边还在和吴烨说话。

  “那我去楼下将就吃点算了,还以为你在家,我都准备来蹭饭。”

  他还没吃饭,饿了才想到需要被投喂,结果吴烨这个厨师都不在家。

  吴烨以前做的饭菜不怎么样,现在做的饭菜味道相当不错,原计划这几天都蹭饭的。

  结果吴烨居然没回来,他还是得自己出去吃。

  “你找不到蹭饭的?找你那些好妹妹请你吃饭不就行了,然后还能去看个恐怖片,你就可以往她怀抱里跳。”

  吴烨一边说话,一只手上的刀完全没有动,准备打完电话才开始做吃的。

  不只是吴烨胆小,洛白也是个胆小鬼,黄原和宁渠也差不多,宁渠没有买过吓人的手办就这个原因。

  所以看恐怖电影什么的,绝对不是人家姑娘往洛白怀里躲,而是洛白躲她怀里。

  卧槽,回头我也可以这样啊!

  吴烨突然发现了新大陆,利用自己的弱点,来达到一些不可告人的目的,简直完美。

  计划就像是泉水喷涌,灵感滔滔不绝。

  “这个提议很不错!我还没试过!回头找个小姐姐看看有没有效果。”洛白那边关上门。

  听到他关上门了,吴烨微微松了一口气。

  “那我先挂了,马上开会了。”吴烨信口胡诌。

  洛白听到他这么说,干脆利落的挂了电话,毫不拖泥带水。

  吴烨看了看手机上挂掉的电话,默默的告诉自己,这是善意的谎言。

  不想他吃狗粮吃到饱,这是为了他好,回头买点好吃的,再补偿回来。

  要是洛白提前说的话,要是洛白提前三个小时说的话,要是洛白提前一天说的话,吴烨肯定不会这样。

  “我好不容易看上了小白菜,还是要以收白菜为现阶段的主要目标,免得白菜跑了。”

  放好手机,吴烨把排骨下锅焯水,丢了几片生姜,倒了料酒。然后才拿出食材,放在盆里泡一泡,放个杀毒杀菌包,等它泡好了再说。

  凌晨要来,他今天得多准备几个菜,其实她挺能吃的,还不挑食,什么都吃。

  做吃的,应该是乐在其中的一个事情,吴烨觉得挺快乐的,不是单纯因为凌晨而已,也是喜欢。

  同样的一件事情,有些人很厌烦,有些人却乐在其中,比如吴烨就是那个开心的。

  吴烨现在有很多目标,其中有一个目标,就是学一手好菜。

  把以后得女朋友养的胖一点,多吃肉才健康。而且,洛白说,没有多少肉的女孩子…硌人。

  吴烨一直都认可这句话。

  肉多些,就不会骨骨相逼。

  凌晨公司里,办公室的凌晨,把文件放好了以后,就准备离开公司了。

  老实说,她也很想吴烨,有些迫不及待,简单的收拾一下以后,就跑路了,再不走又得工作。

  想念没有声音,但是直接在脑子里挥之不去,也很熬人。

  在楼下开着车,凌晨一路开回家,比平时快多了。

  此时此刻,吴烨家里。

  听着悠扬的音乐,吴烨开始慢慢的做饭,等到吴烨接到凌晨电话的时候,饭菜已经做好了。

  电话里,她悄悄的喊吴烨开门。

  超级小声。

  吴烨:“……”

  打开门,凌晨就闪进来了。

  “卧槽,总算是进来了。”凌晨小声说道,还不忘把门关好。

  她还有点心有余悸的拍了拍自己,然后才看着吴烨,给他应该大大的微笑。

  “我们是光明正大的交朋友,至于这样嘛?又不是你有老公,我有老婆还幽会。”吴烨吐槽。

  每次她都这样,吴烨觉得自己和第三者似的。

  凌晨捶了他一下,这是什么鬼形容词?她还是黄花大闺女,没有老公!

  吴烨发现老爷子说捶人,基本上是说说而已,凌晨不光说而已,她还是真的捶。

  “饿了!”凌晨可怜兮兮的看着他。

  这也太可爱了。

  “已经好了,端出来就可以吃了。”吴烨指了指厨房。

  她来之前,刚好做好,凌晨刚好也饿了,马上就可以吃。

  “我帮忙端菜!这顿我们还是AA!”凌晨习惯性的说道。

  她每一次吃完饭,都是吃饭以后,就把一部分钱转给吴烨,吴烨每次都没有收。

  不是不要,而是告诉她记账,她又欠了自己多少钱多少钱。

  “加上五十,你刚好欠我五百,这么大一笔巨款,你要还不上,就从彩礼里面扣。”吴烨说道。

  自信满满。

  凌晨还是头一次听到这种说法,反应过来又是在撩她,凌晨呸呸呸:

  “谁要嫁给你了!还彩礼里面扣,想得倒得美。”

  虽然无法全部免疫吴烨撩她,但是她已经可以免疫一部分了。等到慢慢习惯,以后就能全部免疫了。

  什么话,听多了都会慢慢习惯的,情话也是一样。

  “想得美!”吴烨把菜放在餐桌上:“确实,做梦都想得。”

  就是百思不得姐!老是梦到凌晨,特别是这几天。

  凌晨不理他口花花,开始盛饭,把第一碗递给吴烨。

  看着她,突然之间吴烨有种,两人已经在一起的错觉,就是那种,在一起过自己的小日子那种感觉。

  接过饭,互相的手碰到了手,凌晨看他拿到了碗,把手嗖一下收回去。

  凌晨还没有习惯被撩,当然更不可能习惯肢体接触了。

  “就这!你这就不习惯了?以后怎么办?”吴烨故意说道。

  姐姐,也不咋地啊!手指头碰一下都感觉不自在。

  凌晨坐下来,撇撇嘴:“大猪蹄子有什么好碰的?你可想多了。”

  吴烨把不拿筷子的左手伸过去,就像是输液的时候一样,放在她面前,然后冲凌晨挑眉。

  证明给我看。

  凌晨:“……”

  “自己人,姐姐都怕啊!”吴烨故意激她。

  凌晨把手伸出来,然后放上去,手快放到吴烨手上的时候,停下来了。

  “弟娃儿,你当我傻啊!”

  吴烨:“……”

  她还真是个大聪明,看样子光是激她是行不通的,还得想想其他的办法才行。

  姐姐现在警惕得很呢!

  凌晨喝着排骨汤,笑嘻嘻的看着他,眼里有一丝丝狡黠闪过。

  没得逞,某人居然很失望哦!这表情,还装的若无其事的,啧啧!倔强得很哇。

  凌晨偷笑。

  每次和吴烨在一起,就觉得很有意思,很放松,很开心,很快乐,这是她内心的想法。

  吴烨问她:“明天能一起跑步吗?”

  这几天她被田甜缠住了,吴烨都没有能和她一起跑步。

  凌晨看着他笑了笑:“既然弟娃儿都忍不住问了,姐姐肯定要想办法嘛!放心,明天楼下见!”

  开心。

  吴烨给她夹菜,一边说多吃点,一边问她工作最近顺不顺利,平常中午是不是在外面吃东西等等。

  这些问题,老爹也会问她,也会关心她,让她累了就多休息,但是吴烨关心她的时候,和老爹问她感觉完全不一样。

  感觉心里暖暖的,想抱抱他。

  以前想象中,她觉得自己要是有个对象,他也是这样关心自己,现在这是线下体验中心?

  “弟娃儿,你好好哦!”凌晨有感而发。

  吴烨:???

  什么意思?

  他没有听懂了。

  “就是你做饭好吃!”凌晨开始打补丁,主要是刚才沉迷温柔里,有点没注意说话。

  还好是下意识用老家话说的,他没有听清楚。

  “好吃就行!喜欢的话,以后经常给你做!”吴烨回答:“彩礼里扣!”

  凌晨笑嘻嘻也不答应。

  吃完饭以后,还是吴烨洗碗,凌晨把温水清洗过的碗放在一起。

  “什么时候不能碰水,记得给我说一下,我自己来洗就行了!”吴烨突然转头说了这么一句话。

  凌晨愣了一秒,立马就脸红了,他居然想知道亲戚什么时候来,什么时候走。

  这是在预谋下一步计划吗?男生都知道不能闯红灯,他已经想到哪里去了?

  填空题是怎么做?听说痛苦得很,到时候问问闺蜜。

  越是想到这些,凌晨就越是脸红,最后跑出厨房,去客厅。

  吴烨一愣,这个问题反应这么大吗?还准备问点其他的呢,幸好没有说出来。

  客厅里的凌晨,看到吴烨画的画了,看到第一眼,她就知道是自己。

  画的这真好看,自己有那么好看?原来我在他心里笑起来是这样的。

  甜滋滋。

  凌晨感觉心跳有点快,就像是发现了秘密一样,女生总喜欢找到蛛丝马迹,来证明男生先喜欢自己。

  又悄悄的坐回沙发上,凌晨笑的那么开心,控制住自己没有发出库库的声音。

  当吴烨从厨房出来的时候,凌晨收敛了一下笑容,装作无事发生。

  “什么事那么开心?”吴烨坐在她旁边。

  凌晨笑了笑:“我昨天的时候,梦到自己偷了别人家的牛!”

  “偷回去以后耕地了没?”

  凌晨打他。

  吴烨没想到,她居然知道这个,还以为她不知道呢!

  “反正牛我偷走!”凌晨说道。

  吴烨没理解她这个话是什么意思,拿出手机查了一下,然后和凌晨说道:

  “梦见偷牛,考验你耐性的时刻,身边出现的纠缠者,很可能是喋喋不休、蛮不讲理的家伙。”

  “女人梦见在偷牛,敞开心扉与另一半聊聊心事,预示着会比你盲目猜测来得有效,这两天就是个好时机。”

  “成年人梦见牛被偷……这个不是,感觉也不怎么准嘛!”

  凌晨:“……”

  第二条不知道,反正第一条很准。

  看她脸红,吴烨诧异的问她:“有准的?”

  凌晨笑了笑:“第一条,不就是说你,喋喋不休,蛮不讲理。”

  吴烨挠挠头,他好像没有吧?不至于蛮不讲理。

  他其实挺合身,

  “弟娃儿,慢慢想吧!我先回去了。”凌晨用两只手掐了掐吴烨的脸,就溜了。

  吴烨很遗憾,只看到一眼白令海峡。

  我都还有很多话没有说呢!

  阿西!

  没有聊通透,吴烨决定今天不给八爷打开笼子,今天让它休息。

  因此它闹了好久,吴烨就是没有答应它,悲伤的八爷在鸟架上愤愤不平,又不敢骂吴烨。

  卧室里的吴烨感觉心情好多了!果然,开心都是建立在,其他人或者其他鸟的痛苦之上的。

  第二天。

  凌晨发消息计划失败!

  吴烨:“……”

  大早上就看到这个消息,本来都准备换衣服的吴烨,瞬间打消了想法。看着和凌晨同款的跑步装,吴烨默默的把衣服收起来。

  “来气!”

  “劳资一定要想个办法制裁瓜妹!”吴烨拿着剑,气愤的想到这个厄待解决的问题。

  不过一通剑法练下来,又感觉通透,不过为了爱情,还是要制裁瓜妹的。

  洗漱完,换了一身西装,吴烨开车去店里,今天就是开业的日子了,他这个老板怕是一整天都要忙。

  吴烨订了不少花篮,早上就开始布置了,还有不少旁边店铺送的花篮,被放在门口。

  楚良和以前同事送的也有不少,还有蔚锦也送了一个。

  知道的,能送的都送了,吴烨没有说的都不知道。

  中午的时候,准时开业。

  一阵礼花打上天,散开彩带,可惜不能放鞭炮,用气球代替的。

  “开业大吉!”吴烨和大家一起喊道。

  “吴总,恭喜恭喜!”

  “吴总,开业大吉!”

  “吴总,财源广进,富贵花开。”

  “小烨,开业大吉!”

  勉强算是熟悉的老板,在旁边祝贺吴烨,还有楚良和以前的同事,都说着祝福的话。

  头一次体验自己的新店开业,以前都是体验老吴的,现在自己也有第一家店了。

  拍了张集体大合照,然后又是和店裡的員工,管理合照。

  招待来的朋友,然後又把他们送走,店里在下午开始逐渐有了客人。

  一桌,两桌…开始逐渐变多,因为开业期间打折,所以利润会少一些。

  结账离开的客人,吴烨都一个个问他们菜品味道,环境,等等问题。

  除了少部分问題需要纠正,其他的问题不大,最重要的是,味道很受欢迎。

  一直忙到晚上十一的多,快到十二点的时候才打烊,打扫卫生。

  开完会,大家都散了,吴烨和马东西还留在店里,统计了一下今天的桌数和销售额。

  “老板,未来可期!”马东西把数据递给吴烨。

  看着235和2开头的六位数,吴烨默默估算了一下,相差不大,账都是他结的。

  不过后面会稳定下来,肯定不可能有有这么多,这是宣传效果和结果的兑现。

  总不可能每天都宣传,回落以后还能维持住稳定,才是未来可期。

  “马店长辛苦了,接下来稳住才是最关键的,要不断强化我们的核心竞争力,这方面就得靠你了。”吴烨说道。

  马东西点点头。

  聊了不少时间,吴烨才送他回去,吴烨自己回到家的时候,都已经两点了。

  虽然疲惫,但是吴烨还是用力的挥挥拳,给自己鼓励。再辛苦一段时间,稳定了就好了。

  “大哥,嘿嘿!这里!”八爷在鸟笼边提醒它。

  还以为八爷养生,没想到特么算是假的。

  “今天累了,明天再说!晚安!”吴烨困的不行,实在是没心思管它。

  一天不吃不会怎么样。

  八爷反对:“大哥,自己人!”

  没管它从电视剧上看的来的糟糕台词,吴烨澡都没洗,就去睡了,忙前忙后太累了。

  吴烨梦到他去偷牛了,最后被凌晨逮住了,问他有没有钱,吴烨说没有,凌晨说没有钱的话,那就只能当她老公。

  吴烨没有同意。

  吓醒了。

  煞笔,你为什么不同意?

  ------题外话------

梦想岛中文    我不是那种富二代
上一章
书页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