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书页

0082 想请你和我约会

梦想岛中文    我不是那种富二代

  人一但开始摆烂,就懒得顺其自然了,吴烨现在也开始忙里偷闲,溜号跑路。

  今天上午的时候,吴烨就和洛白去钓鱼了,洛白开着车,后备箱装的满满的。

  到湖里钓鱼去。

  到了位置以后,洛白就打开一个充气船,两个充气垫子链接在一起,再加上一顶帐篷,最后把燃气炉子和食材拿到帐篷里。

  洛白开着船,拉着吴烨到了湖中心,就算是大功告成了。

  他们不是在湖边钓鱼,而是在湖里钓鱼,湖中心那种。

  鱼能不能钓到先不说,豪华装备是齐全的,洛白确实就是这样钓鱼。

  洛白喜欢来钓鱼,特别是把船开到湖中间的位置。

  还可以和妹纸一起钓鱼,那种体验简直是没的说,妹子都觉得这样钓鱼很新奇。

  就是吵鱼吵的厉害,反正草鱼钓不到,吵鱼可以。

  小船拖着大大的浮板,停在刚刚好的位置。洛白掐指一算,此乃风水宝地,对钓鱼增益不少。

  其实光是买这一套装备,洛白就花了不少钱。

  无利不起早的东西,肯定不会白花钱,钱都要用在抢刃上。

  有了这套设备,他就可以从早到晚的钓鱼,也不用担心第二天要回去,可以睡到自然醒。

  又能钓鱼,又能弔鱼。

  一举两得,两人齐美。

  “你这个东西,第二天早上起来的时候,会不会已经飘到岸边了?”

  吴烨站在垫子边缘,看了看绿油油的湖水,清波圈圈,荡漾开去。

  风吹垫垫跑,早上起来的时候,怕不是已经不知道自己身在何方了?

  “煞笔,我有锚啊!”洛白忙活着回答。

  我也有。

  今天这东西,还是洛白刚拿出来的,以前钓鱼,他们大家还是规规矩矩在岸边钓。

  还没有谁突发奇想,要跑到湖中心钓鱼,也就是洛白爱搞这些东西,居然直接买了充气装备。

  洛翁之意不在鱼,而在于鲍鱼。

  为了飞飞飞体验感,什么想法都敢有,什么办法都敢用,现在都在湖里打人家姑娘了。

  波光粼粼,清泉流响。

  “其实我就住过一晚上,晚上总感觉水底有什么东西,会突然跑上来一样,反而一晚上没有睡好觉。”

  洛白心有余悸,他也是个胆子不大的人,敢在湖里睡觉,还是因为没有打扰。

  打架的时候,威震天都没人知道,这是他的奇怪XP。

  结果睡下了,才发现不是那么回事,特别是妹子也睡了以后,他直接不敢睡觉了。

  脑子里全是各种恐怖画面,越是怕什么,越是想什么,根本睡不着,那以后,他就再也没有晚上来的想法来。

  “龌龊,我唾弃你。”吴烨给他一个中指。

  现在洛白吃一堑长一智,这个垫子就只有钓鱼功能了。

  “钓鱼这种事情,还是白天来合适,晚上住在水面上,特别的没有安全感就算了,还失眠。”

  往事不堪回首。

  真搞不懂那些夜钓的,钓起来很恐怖的东西,还能安然钓鱼。

  都说阳气足胆子大,洛白感觉自己肩膀上的灯都要熄灭了。

  钓鱼只是满足男人狩猎的心理而已,无法理解那些傻大胆,胆子一个比一个大。

  “上次还没有这东西,你什么时候买的?”吴烨问他。

  上次钓鱼还是几个月以前了,那时候洛白是没有这种装备的,他们还是在岸边老老实实的喂鱼。

  掉的到个屁。

  阔别三月,当刮目相看,一转眼,设备都跟上了。

  “前段时间买的,这东西安装起来,麻烦是麻烦点,但是我们不用抢钓位。”

  洛白挑眉,开始打窝。

  钓鱼这方面,吴烨和他其实都是半吊子,他们能不能上鱼,完全取决于鱼够不够傻。

  两人都是毫无技术可言。

  洛白买这个东西,也不算是热爱钓鱼,更多的是为了打扑克,都是把钓鱼当做消遣,不算喜欢。

  “赶紧开始啊!钓鱼起来等会烫火锅。”洛白说道。

  吴烨点点头,看了看帐篷,再怎么看都是个野战帐篷,而不是钓鱼帐篷。

  要不…以后…也整一个?

  龌龊!

  以后和凌晨商量商量。

  吴烨还跺脚试了试,只有轻微震颤,比车让人放心多了。

  搜噶!

  “你特么能不能别笑了,笑的那么淫荡,我好怕啊!”

  开始喂鱼,打开渔具包,找了一个鱼竿,然后开始准备鱼饵。

  吴氏喂鱼法:饵料混一混,加水揉在一起,鱼钩挂上饵料,丢一些打窝,甩勾,完美!

  很奇怪的地方在于,吴烨和洛白自己都奇怪,他们为什么钓不上来鱼。

  他们觉得,这是鱼的问题。

  洛白把椅子放好,打开一瓶可乐,放好烟,烟灰缸,放好零食,坐在椅子上,老神在在的开始钓鱼。

  流程还是抄袭吴烨的喂鱼法,美其名曰:洛洛钓鱼技。

  吴烨也坐下,开始钓鱼了,今天火锅能不能加餐,就看运气好不好,能不能钓到鱼了。

  两人无比认真,但是效果格外差劲。洛白钓不到鱼,还求了一下河神,希望今天满载而归。

  后来,他还开船换了个位置,吴烨也去研究了一下船,然后两人就顾着玩船了。

  “我们是来玩船的?”洛白半天才反应过来。

  吴烨一愣:“来钓鱼的!”

  洛白找好风水宝地,两人又回到垫子上,开始努力甩竿。

  两个小时以后……

  两人一条大鱼都没有钓到,小鱼倒是有一条,洛白是直接没有钓到。

  反而是吴烨,海钓了一条小鱼,大小都不够一口的,三去耗儿鱼都做不成。

  “哇哦,好大一条巨物。”看着还不够一口的鱼,洛白忍不住笑起来指着鱼哈哈大笑。

  他自己虽然毛都没有钓到,但是不妨碍他笑话吴烨。

  实在是太小了,吴烨把鱼重新放回去,让它回去喊它妈妈,又开始继续钓。

  “等会劳资钓个巨物,啪啪打你的脸。”吴烨说道。

  不想钓大鱼的钓鱼人不是合格的钓鱼人,都是有自己的记录的,吴烨的记录是半斤。

  大鱼在他们心里,大概就是十斤那种,就叫巨物。

  “如果钓不到,自己下去游一圈。”洛白赌他钓不到。

  从以前到现在,他们就没有钓到过几条鱼,反正设备价格取平均值,一条鱼值几千块钱。

  吃饭都不敢那么造。

  嗖!鱼线飞出去。

  竟然什么都没有,收回来。

  嗖,飞出去。

  又是什么都没有。

  两人飘在湖中心,你一竿我一竿,玩的不亦乐乎,钓到鱼是一个结果,钓不到鱼也不妨碍他们快乐。

  男人的快乐,其很简单。

  至于火锅能不能吃鱼这个问题,不是问题,又不是不能吃素的,不能加菜本也在意料之中。

  钓鱼,向来就是一个特别花时间的事情,基本上都是大男人,才喜欢这个运动。

  就是狩猎心理而已。

  女生喜欢钓鱼的很少,钓鱼两个字,算是不受女生欢迎词排36名。

  坐在椅子上,看着岸边大哥又钓起来一条大鱼,原本沮丧的吴烨,觉自己自己又行了。

  都是同一个湖,没道理自己钓不到。

  人菜瘾大的吴烨,继续挥杆,结果什么都没有钓到。

  看着一条大鱼在不远处吐泡泡,吴烨看了看自己的鱼竿,沉默了。

  这种鱼,挺侮辱人的。

  抽水!

  洛白忍不下去了,一个飞叉过去,鱼跑了,然后又在不远处游曳。

  两人面面相觑,沉默了。

  感觉自己就是来喂鱼的,不是来钓鱼的,连鱼都看不起他们。

  “同样都是一个湖,没道理没有鱼,你看人家又中鱼了,我们是不是该吃饱了再继续?”洛白问他。

  钓了几个小时,钓了个寂寞。岸边的大哥们,百分之百在嘲笑他们,又菜又爱玩。

  搞不懂那个环境出了问题,可能是鱼太狡猾了。

  吴烨收起鱼竿。

  “吃饱了继续,今天钓不到大鱼,就不回家。”

  开始了无能狂怒。

  最后,两人在湖中心吃了个素火锅,事实证明,吃饱和钓不钓得到鱼是两回事。

  吃饱了,也不能改变钓不到鱼结果。钓鱼运动,菜就原罪。

  起竿,吴烨又钓起来一条拇指大小的鱼,洛白被逗得哈哈笑。

  “我也不想笑,主要是你的太大了,我根本忍不住啊!”

  洛白在旁边疯狂笑。

  吴烨又把小鱼放回去找妈妈,鱼钓不到,就当是出来玩了。

  “你这个空军,你居然还好意思笑?”吴烨仗着自己钓了两条“巨物”,嘲讽洛白。

  再小也是钓到了,洛白什么都没有,一分肯定也比零分多。

  他不是最逊的。

  “回头再买套鱼竿,感觉这个鱼竿不好用,严重影响了我的实力水平和技术发挥。”

  洛白开始计划着,又准备更新一下装备。吴烨都不知道怎么样吐槽他了,他有个屁的实力,人不行就说鱼竿不好。

  飘在湖面上,两人已经不抱能钓鱼的希望了,反正就是玩。技术不好可以不承认,事实情况很明显。

  “平时有小姐姐来一起钓鱼的话,我要是钓不到,就会打她一顿,然后再继续钓。”

  洛白想来了前段时间,他太努力了,钓鱼钓的好累,第二天都起不来。

  “有没有可能?是你本来能钓到,她给鱼惊走了?”吴烨问他。

  洛白想了想:“主要还是鱼没有慈悲心肠,她那么惨,鱼都不上钩。”

  一直到黄昏,几百块钱的鱼护里,也没有一条几十块钱的鱼。

  空空如也。

  几千块钱的充气装备上,坐着两个垃圾钓鱼人,岸边的大哥,看到他们恨不能取而代之。

  “也就是老婆不让,换我有那个东西,我能钓一个星期。”

  岸边一个大哥,手里拿着一百块的鱼竿,旁边的桶里全是鱼。

  另一个大哥也叹气:“谁说不是呢!”

  他手边,也是一个装了不少鱼的水桶。

  湖中心,洛白已经没有耐心了,把竿子放在脚边,开始看手机了。

  这个夏天,洛白也是氪金装修的,但是还是很烦恼,觉得装修太慢了一些。

  吴烨说他是夏洛氪的烦恼,洛白竟然无法反驳。

  “logo设计出来的,帮我看看,觉得视觉效果怎么样!”洛白把图片发给吴烨。

  是一个镂空的黑色菠萝。

  吴烨放大看了看,还是菠萝,没有任何彩蛋。

  “这玩意儿不是菠萝么?这种设计就值几千块钱?你是个傻帽吧?”吴烨说道。

  这钱他都能赚。

  就这么个小东西,花了洛白几千块钱,不是傻帽是什么?

  写了一大堆注解,不妨碍它就是个菠萝而已,还是个黑菠萝。

  洛白摇摇头,吴烨不懂:“你个土包子,这是凤梨,黑凤梨,懂吗?凤梨!”

  那么!有何区别?不都是一模一样的嘛?看到第一眼,它就是个菠萝,天王老子来了也是菠萝。

  “我就问你,你这个像菠萝的凤梨,和菠萝难道有什么不一样?”吴烨问他。

  明明就是一个东西,还扯什么凤梨,菠萝就菠萝,阿菠萝不见得比黑凤梨难听。

  大家都知道菠萝,有几个人知道凤梨?

  “凤梨和菠萝是一个种类,但是不是一个品种。”洛白解释:“沙雕,凤梨更贵!懂吗?”

  吴烨无语了。

  “你开心就好了,辣莫大的区别,我可认不出来。”吴烨对菠萝和凤梨,确实是傻傻分不清楚。

  洛白美滋滋的看了看,决定了就用这个logo。

  他是想做自己的品牌的,虽然这个可能性很低,品牌可能做不起来,但是得有。

  钓鱼钓不到了,两人把东西收拾好,洛白开着船,嘴巴叼着烟,活像个剪梅华。

  靠岸以后,把东西收起来,后备箱被填的满满当当的,还没有完全塞进去。

  两人在岸边,看着人家的收获,再看看自己的收获,狗看了都摇头。

  吴烨在湖边捡了几块石头,反正不能空着手回家。

  钓鱼人,永不空军。

  “走了,改天再来,劳资买个探鱼电子眼,到时候鱼群在哪里,我们就钓那里。”洛白启动车子。

  下一次装备上高科技,再来钓鱼,洛白就不信还是钓不到鱼。

  鱼而已,有多难。

  “这特么想法…我是说真是个好主意。”

  吴烨坐上副驾驶,回答了一句,又看了看瓶子里的螺丝,他准备拿回去养。

  这好像是福寿螺!

  吴烨看了看手机上的资料。

  能把吃货拒之门外的物种,一种全是寄生虫的螺丝,很多人因为吃了这个进医院。

  清道夫也是,让吃货下不去口,唯独倒霉了小龙虾,一度差点被吃没了。

  “等开业稳定了,到时候我们去海钓怎么样?”洛白说他。

  他们不是没有去过,也是什么都没有钓到,还被鲨鱼吓了一跳。

  不过海钓贵,还特别晒,很晃,都去的少,都是去湖里钓鱼。

  吴烨鄙视他:“你可拉倒吧,湖里都没钓明白,还去海里,海里的鱼就更傻?”

  去过也没有收获,没想到钓不到,还去干毛线。

  海上又不是那么好玩,看人家外国人天天在海上玩,自己去了才发现无聊的很,不然人家为什么要带妹?

  就是无聊啊!

  几个大男人,去海钓,就真的是海钓。洛白倒是建议过,带妹,带多妹,然后去弔海鱼。

  吴烨三人拒绝了,还严词呵斥了洛白这种不好的想法。

  “很明显,就是装备不行!”洛白死不承认自己钓鱼技术不行。

  勇于面对自己的优点,无法接受自己的不足。

  吴烨懒得理他,看着两边的树木倒退,车子在小路上行驶着,两边都是郁郁葱葱色树林。

  这个地方景色不错,距离市区差不多一个小时的车程,他们确实是无聊,才跑到这里来钓鱼。

  吴烨是好几天没有休息过了,把工作逐渐交给马东西,他偷懒了一天。

  洛白也招了个小妹,帮他盯着工地,他就从事情里脱身了。

  上次稀碎的装修,让他有苦难言,现在不敢大意,盯得死死的。本来就得隔音好,不然能被投诉到到干不下去。

  吴烨是看着店里,已经逐渐稳定,走上正规了,他就没有必要在守店了。

  现在得准备第二个店,如果生意稳住的话,毛利一个月能干到几百万去,哪怕是25的纯利润,也是差不多一年一千个W。

  大店赚的多,支出也多,利润都是一点点压缩出来的。

  “为什么你脖子上有个红印子?”吴烨才注意到,洛白脖子上的红印子。

  洛白摸了摸。

  “昨天去找房东聊了一下!被她咬了一口,为了补偿我,她说下个季度的房租费给我便宜点。”

  洛白笑嘻嘻的给吴烨解散了一下情况,他昨天一不注意,就被咬了一口。

  脖子红是看得见的,其实还有看不见的口红。

  吴烨一愣:“这么凶猛!是房东太太?”

  “房东妹妹。”洛白回答。

  他不是那种人。

  就算是找也是找单身的,绝对不是有家室的。

  他一直都有原则,可以当渣男,但是却不能当人渣。

  大男人,有所为有所不为。

  吴烨想到了不动产公司的房东,一个身材臃肿的太太,估计就是迫不得已。

  楚良咬着牙都不能出粮,有些事情,显然不是咬咬就可以的。

  “你这么整,我估计你三十多岁的时候,咬都咬不动!”

  “我又不是石头。”

  “我是说软。”吴烨给出正确答案。

  洛白:“……”

  沃日。

  那必不可能。

  他是一个不向往干燥阳光的人,更喜欢阴暗潮湿,他觉得吴烨低估了他对环境的喜爱。

  现在补充,还来得及。

  家里已经买了一大堆补品,装了一个柜子,他确实是感觉不少人都打不过了,得强化自己。

  水土资源流失有些多。

  “反正我计划是三十五岁结婚,找个普通的女孩子就行。”洛白现在才23。

  还准备再玩个一轮,就结婚生子,这段时间里,嫦娥来了他都不结婚。

  他和吴烨不一样,洛白可不想被人拴住了,吴烨属于是傻了。

  爱情,爱个锤子。

  吴烨撇撇嘴:“你这意思,人家活该当老实人?你玩够了,找个老实人结婚?”

  这和那些公共汽车找新司机有什么区别?还得花钱把车装修一遍,最后才发现,很多人都有钥匙。

  老实姑娘,对人家多不公平!

  洛白点点头,很坦然的承认这个实话:“对不起,我是个无耻的人。”

  洛白对自己有深刻的了解,就是脸皮够厚。

  这种事情,吴烨也不好说什么,自己的选择不一样而已。

  “三十五结婚,如果慢一点,你快六十了,孩子才大学毕业?”吴烨算了一下。

  若不是家庭支撑,这种想法简直是毫无可能,没有家庭条件的情况下,那就是光棍了。

  吴烨不担心他找不到,只是担心他结婚了还出去鬼混。

  “他毕业,然后我就退休,把公司交给他,如果公司还没有倒闭的话。”洛白回答。

  这是他的计划,结婚了就老老实实的,也不出去鬼混了,踏踏实实的当个好老公,好爸爸。

  教育好儿子,别让他当个花花公子,其他的就没有什么了,他对孩子要求不高。

  “看到那个姑娘没有?我就想找个那种女孩子结婚。”洛白指了指窗外。

  那是一个工地门口,一个淡薄的年轻女孩子,正在卖凉面。

  一个小吃车一样的摊子,她一边收钱,一边拿盒子装凉面,忙的很。

  吴烨想到了洛白第一个女朋友,也是这种朴素款,但是人变化太快,后来就形同陌路了。

  反正落得分手收场。

  细节洛白没有说,大家都没有问,和财神一样,都是只知道结果。

  对于兄弟来说,这种事情有个结果就够了,他们不能因为好奇心,去撕裂洛白的伤疤。

  消沉了很久以后,他就变成渣男了!只要身边有人陪,劳资管她谁谁谁。

  从此以后,洛洛渣男记上线。

  “我确实不是什么好人,有时候也感觉配不上这种好姑娘,但是没有一个这种老婆,又感觉不甘心。”

  找女朋友无所谓性格习惯,找老婆就不行了,的注意很多东西,他也不想以后闹的家里不安生。

  性格这种东西,往往决定了家庭顺利还是不顺利。

  吴烨说道:“人家有学历,有能力,张的好看,性格也好的人,并不是没有!”

  洛白笑了笑,哪有那么多好的,这些人他都不喜欢。

  吴烨总是对什么事情,都抱着一个美好的态度,是因为他心比自己干净,也比自己纯粹。

  洛白看多了,已经不相信爱情了,以后找个贤惠老婆,也是为了家里着想。

  回到家,洛白去看装修去了。

  他还是不太放心,要自己去看一下情况,不能再发生上一次的那种事情了。

  吴烨自己回家的,现在还只是下午时间而已。好几天没有回来的这么早了,不是半夜就是夜半,每次回家都是一两点。

  突然早了一次,感觉特别好。

  凌晨这个点,应该还没有下班回来,吴烨想约他一起吃个饭,主要还是为了约会计划。

  他诉求很明显的,就是为了女朋友,朋友要追到了才是女朋友,而他,就是为了女朋友。

  既然已经暧昧够了,那就得更进一步了,吴烨已经开始计划着约会了。

  这几天,吴烨想了很多方案,但是核心很重要,得凌晨答应才行。

  吴烨想约会了。

  光是一起吃吃饭,聊聊她天,吴烨已经不满足了,现在的他想越过这个阶段,发生点肢体接触。

  牵牵手亲亲贴贴抱抱举高高多好啊!光是撩脸红,她都快习惯了。

  不过问题不大,她以为她已经了解了,自己却要改变打法了。

  “这年头,追姑娘,不是对她好就行了啊!你得套路她啊!”吴烨订下核心纲领。

  自古深情留不住,唯有套路得人心。

  回到家。

  吴烨洗了个澡,然后窝在沙发上,给凌晨发消息过去呼叫土豆,呼叫土豆。

  什么在吗?在不在?忙不忙?

  在吴烨看来,都不是最好的方式,吴烨一贯不喜欢按照套路来出牌。

  土豆收到,土豆收到,狗尾巴花请报告情况,狗尾巴花请报告情况!

  凌晨发消息来了。

  吴烨忍不住笑了笑,看吧!其实她也是只沙雕,以后当一对沙雕情侣也挺好的,在一起快乐多。

  今天早到家了,等会儿要不要来吃饭?今天做干锅牛肉。吴烨发消息给她。

  吃什么都不重要,主要是和谁一起吃,才是最重要的。

  没错,吴烨很重要。

  来啊!枕头很贵,现在你欠我很多钱。凌晨从来不拖泥带水。

  行就行,不行就不行,有事情就是有事情,不会扭扭捏捏,这一点吴烨一直觉得挺好的。

  我等你!吴烨发完消息就去忙活了。

  还要准备食材,套路他拿手,干锅牛肉,说实话不是很拿手,应该能吃。

  办公室里。

  凌晨退出聊天,拿着手机看了看时间,她眼前,还有一大堆文件需要她处理。

  其实她挺忙的。

  但是吴烨每次约她,她立马就答应了。弟娃儿图谋不轨,好巧好巧,姐姐也是啊!

  图谋不轨这种事情,如果是互相的,那就是火花四溅了。

  把手机放在一边,凌晨一个个翻着文件夹:

  “我看看,这个明天弄,这个今天,这个明天,这个明天,这个明天。”

  明天需要处理的文件,被她放了一大堆,今天需要处理的文件,就只有寥寥几份。

  凌晨露出一个笑容,自己果然是个小天才。没有那么多文件,处理起来就很快乐,也很快了。

  动力来了,效率就起来了。

  等到她弄好工作,就开始收拾个人物品,放到包包里,背上背着包包,怀里抱着文件。

  关好办公室大门。

  把文件交给秘书以后,凌晨看了看时间:“剩下的明天处理好给你,今天有点急事,需要去处理一下。”

  秘书接过文件,对比了一下今天抱进去的文件,又看了看手上的文件,有点差距过大。

  虽然如此,她也只是打工人,老板说什么就是什么:“凌总,辛苦您了!”

  凌晨摆摆手:“实在是有急事,不然加班做了,我先走了。”

  “好的,您忙!”

  从公司离开,秘书看了看文件,还好是急用的几份,不然的话,工作又得拖延了。

  老板还是知道轻重的,估计真的是有急事需要处理。

  “不过,老板最像谈恋爱了似的。”秘书喃喃自语。

  凌晨最近的状态,就是那种时不时就开心,时不时又不开心,时不时还幽怨,时不时有气呼呼的,偶尔还会脸红。

  很像谈恋爱的状态,毕竟她自己,以前就是这样的状态。

  “管不那么多干什么,大老板问,就说不知道就好了。”秘书悄悄的做好决定。

  工作是老板给的,工资是老板发的,没道理卖老板,人家可是母女,自己在她们中间,啥也不是。

  楼下。

  凌晨已经坐上车子,准备出发了,她还给吴烨发了个消息。

  路上注意安全,开去慢点。

  看着吴烨发来的消息,凌晨美滋滋的系好安全带,从停车场把车开出去。

  车载音响里,是民俗恐怖故事,她喜欢听这种故事,感觉挺抓耳朵的。

  至于怕…怕个锤子,它还能跑出来啊?

  凌晨从小就不怕这些故事,反而好奇心更多,大学的时候,她就参加过诡异兴趣社团。

  结果探了不少地方,什么都没有发现,也什么都没有看到,她就丧失兴趣了。

  她现在还挺爱听这些故事的,也是睡前故事之一,一个很硬核的爱好。

  不紧不慢的,到了公寓以后,凌晨把车停在吴烨的车旁边。

  上楼以后,又换了衣服,喂了狗,才去吴烨家门口敲门。

  吴烨打开门的时候,凌晨眼前一亮,一身紧身短袖的吴烨,肌肉隐隐约约还能看得到。

  迅速进屋,凌晨假装走快了,在吴烨腹肌上按了一把。

  嘿嘿嘿嘿!

  注意到她的小动作,吴烨并没有说什么,反而挺开心的,对接下来的计划,更有信心了。

  “吃我豆腐了!”吴烨提醒她。

  凌晨摇摇头,做着怪表情,一副你能拿我怎么样的姿态。

  吴烨掐了掐她脸。

  凌晨和打开了开关似的,立马出手了。

  “你这个小老百姓,居然还敢点灯!”凌大官人开始欺负平头老百姓小吴。

  别说,这种欺负他的感觉,还真不赖。

  对于这种被欺负,吴烨是接受的,有什么不能接受?眼睛都饱了。

  “差不多了,该吃饭了!”吴烨被她欺负惨了,饭都不想吃了,主要是怕她饿着。

  “先放过你,再敢掐我脸,我就收拾你!”凌晨哼了一声,去厨房拿碗筷。

  吴烨厨房的碗筷,她都熟悉位置了,吴烨拿好电饭煲,凌晨拿碗筷。

  就像是小情侣一样,他们自己都没有发现,两人在一起时候,那么和谐。

  “你这个干锅牛肉…好像有点咸!”凌晨尝一口。

  吴烨吃了一块,感觉也是咸了,被他们加了水以后,干锅变成了汤锅,而且还不是变态辣。

  “吃东西啊,不要一直看我!”凌晨给他夹了块肉。

  吴烨不太饿,吃的慢:“有点撑了,主要是姐姐秀色可餐,我看都看饱了。”

  凌晨只是笑,继续吃饭,时不时给吴烨夹块肉。

  吴烨吃的慢,凌晨却是饿了,风卷残云的吃了三碗饭才作罢。

  坐在椅子上,顺着肚子,凌晨看了看满眼馊主意的吴烨,感觉他今天要出坏招。

  “欲言又止的,弟娃儿想说啥子嘛?”凌晨问他。

  吴烨笑了笑:“吃饱吗?”

  凌晨疑惑:“就这个?”

  “不然呢?我喜欢你?”吴烨反问。

  听到我喜欢你几个字,脸红了,这威力有点大,姐姐也扛不住。一不注意,他就来一句直透灵魂的话。

  “我这种小仙女,那个不喜欢嘛?你找出来我看看!”凌晨回答。

  吴烨笑了笑,小仙女有点自恋了。

  “你那个枕头挺贵的,以后从彩礼里加啊!”吴烨给她倒了一杯水。

  凌晨给他一个白眼。

  上次说什么来着?从彩礼里面扣,现在加到彩礼里了。

  合着,自己就非得嫁呗。

  “刚天黑呢,就做开始梦了?”凌晨拿着牙签剔牙,大大咧咧的。

  吴烨现在的努力方向,就是很多中年人的昵称:梦想成真。

  “董某人和杨某人都可以做到的事情,我吴某人没道理做不到。”吴烨信誓旦旦。

  凌晨噗嗤一声笑出来,站起来帮他收拾碗筷。

  洗碗还是老规矩,配合越发默契了,吴烨洗碗,凌晨放碗。

  宛如小两口。

  和喜欢的人在一起,其实做小事情也不会感觉到枯燥,反而觉得很有意思。

  喜欢这种情绪,就像是把所有的事情,都赋予了魔力一样。

  凌晨放好筷子的时候,转过来就装到放锅的吴烨身上。

  凌晨后退了一部,吴烨伸手环住她的腰,把她拉回来。

  被动带球撞人。

  抱抱。

  两秒钟不到,凌晨就把他推开了,脸都红透了,迅速的出了厨房。

  厨房里的吴烨,愣了好一会,才反应过来是什么情况。

  误打误撞的,居然抱抱了,软妹子就是软妹子,还是第一次体验到这种感受的吴烨,感觉很新奇。

  无法形容。

  当时感觉时间都凝固了一样,吴烨脑子里都是空白的,等到想起来的时候,已经被推开了。

  吴烨悄悄的在门口看了一下,凌晨坐在客厅沙发上的,这个角度只能看到侧脸,但是脸红清晰可见。

  吴烨深深吸了一口气,然后从厨房走出去,坐在她身边。

  “姐姐害羞了?”

  明知故问,不过她还是摇了摇头,脸红的小脸,让她的不承认显得如此虚假。

  已经假到不能再假了。

  “这点小事情,害什么羞?怎么可能害羞?不可能的。”凌晨现在,和洛白不承认自己钓鱼技术菜,没有什么区别。

  她只是不承认自己害羞而已。

  吴烨点点头,把她的手放在自己心口:“其实我害羞了,你摸一下,心跳加速了!”

  凌晨这姑娘,别看她装的和过来人似的,其实也是没有经验,就傻愣愣的被吴烨拿着手,放在他心口了。

  砰砰砰砰砰…

  过了好几秒,凌晨才反应过来,手手被拉住了。

  触电似的,她把手收回来。

  “弟娃儿,你太逊啦!”还不忘死鸭子嘴硬。

  吴烨点點頭:“對啊,要不姐姐帮帮忙,让我锻炼锻炼?”

  不可能…想都不要想。

  “你想屁吃。”凌晨白他一眼。

  意外情况是意外情况,主动就不一样了,那是两回事。

  吴烨只是逗她,她肯定不可能答应的,毕竟这姑娘只是偶尔愣,大部分时候,聪明的一匹。

  适可而止。

  吴烨没有得寸进尺,而是和她聊起其他的话题,没有步步紧逼,得让她适應一会儿。

  “姐姐,我有一个小小的请求,不知道能不能说?”吴烨表情很认真,很认真的问她。

  一脸我有大事相商的表情。

  刚才,吴烨和她东拉西扯半天了。

  凌晨看他表情认真,还以为是有什么事情要自己帮忙,先入为主的想到帮忙的话问题不大。

  “什么事情?如果我能帮你的话,我肯定没问题,弟娃儿,姐姐义气的很。”

  吴烨假装迟疑了一下:“这是很重要的事情,我怕姐姐为难。”

  凌晨拍了拍他肩膀,挑眉说道:“自己人,有什么话不要藏着掖着,有什么问题一起解决。”

  吴烨点点头,然后又叹气,一脸为难,终究是没有说出来。

  凌晨这下真以为他遇到什么困难了,而且还不好意思求助。

  男人嘛,都要面子,要自尊心。

  她和吴烨又是这种不清不楚的关系,他不好意思,也很正常。

  “不要婆婆妈妈的!有什么事情就说出来,没有什么困难解决不了,没有什么坎过不去。”

  还挺会劝人的,吴烨发现她优点还不少。

  吴烨揉了揉头发,好颓废的样子,假装坚强的呼了一口气,然后认真的看着她:“那我说了!”

  凌晨点点头:“说涩!”

  还怕他又不说,凌晨还鼓励的拍了拍他。

  “就是一个小请求,我想请你和我约会,不知道你意下如何?”吴烨把话说出来。

  ------题外话------

  欠更:44

梦想岛中文    我不是那种富二代
上一章
书页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