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书页

0104 我是不是要当外婆了?

梦想岛中文    我不是那种富二代

  蓝色的M8,卡着点,一脚油门从红绿灯前离开。

  吴烨坐在驾驶室里,看着转速猛增,丝毫没管,他现在就想开快点,早点到目的地。

  旁边的轿车车主看着吴烨窜出去,吐槽他赶着去投胎,不过吴烨已经听不到了。

  他现在,仿佛一个声音在提醒他,快点啊!你再快点啊!

  平时不开快车的他,今天车速一直没慢下来过,脚偶尔都快踩到油箱里了。

  紧赶慢赶的,一直到一栋写字楼下,吴烨停好车。

  到了!

  按下电梯,吴烨一直到33楼,他很庆幸这会儿没有什么人。

  出了电梯门口,误以为才发现走廊两边,全是各种漫画人物,地板上都是一个个漫画人物。

  甚至不少角色,他都在宁渠哪里看到过。很多人喜欢的纸片人老婆,吴烨却连名字都叫不出来。

  看着大大的漫客logo,吴烨只是扫了一眼。

  哪怕是第一次来,吴烨也没有时间欣赏这些,找到公司大门,直接进去。

  吴烨刚进去的时候,前台就注意到了。

  她刚准备说话,吴烨就先开口了:“你好,我找凌晨!麻烦你带一下路!”

  吴烨急匆匆的样子,她反而迟疑了,因为很多人来找老板,并不是为了工作,她如果分不清楚,得被大秘批评。

  因为这个事情,她已经被批评过好几次了。

  耐心的问了吴烨一句:“先生您好,请问您有预约吗?”

  出于对工作的负责,她还是没敢直接放吴烨过去,万一他也是不要脸的追求者呢?

  吴烨摇摇头,他耐心不多:

  “我来接我女朋友!因为是第一次来,不熟悉,麻烦你带我过去一下,她今天不太舒服。”

  吴烨把情况和她说了一下。

  前台微笑的看了他一眼,这已经第几个冒充老板男朋友,企图蒙混过关的了?

  男朋友?老板哪来的男朋友?骗人都不会。

  “小姐姐,我没在和你开玩笑!”吴烨看她表情就知道,她没相信。

  想了想,她回答道:“您稍等一下!我打个电话确认!”

  吴烨呼了一口气,按耐住不耐烦的情绪,等她打电话。

  其实吴烨一直脾气一直都挺好的,只是关乎凌晨,他有点心急。

  第一次有对象,很多事情都没有经验,哪怕是不重要的事情,也会下意识想的很重要。

  凌晨说自己感冒了,吴烨的脑子里,是凌晨已经烧迷糊的状态。

  “您跟我来。”

  得到了确认以后,她态度立马就不一样了,原来…老板真的有对象了。

  一直单身的老板,居然突然就有对象了,对她们这些员工来说,这个事情很神奇。

  多少都知道老板的情况,那是真的能让人少奋斗几辈子的白富美。

  也不知道这个小哥哥哪里强,居然追到了老板。

  “谢谢。”吴烨跟着她,她带着吴烨去了凌晨办公室。

  这一整层都是漫客的办公场地,楼上楼下各自还有一层,前台在电梯出口,凌晨办公室在最后面的位置。

  吴烨的出现,还引得不少员工讨论,好奇他是来做什么的。

  看着总裁办公室几个字,吴烨敲了敲门,凌晨虚弱的声音传来以后,吴烨就急匆匆推门进去了!

  没注意凌晨的办公室,吴烨第一时间就看到她了,凌晨穿着一件厚衣服,有气无力的趴在办公桌上,完全没有平时的元气。

  没精神,没力气,昏昏欲睡,一脸难受的表情。

  哎呀,我的宝!

  快让老公看看严不严重!

  吴烨快步走到她旁边,伸手放在她额头,试了试她的体温,吴烨很确定,她已经发烧了。

  “走!我带你去医院!”吴烨把她的包包夸在肩头,拿上凌晨的手机和钥匙。

  凌晨点点头,答应一声,撑着桌子坐起来,感觉力气被抽走了似的,仿佛变成了娇弱的连林黛玉。

  如果不是在她公司,吴烨觉得直接一个公主抱更好,他看着都费劲儿。

  “已经发烧了,有没有感觉头晕?”吴烨问她。

  他自己很多年没有生病感冒,吴烨遇到这种情况,第一反应就是送她去医院。

  “头晕,有点头疼,手脚没力气,还感觉被容嬷嬷的针扎了似的疼。”凌晨回答,挽着吴烨的胳膊。

  她自己也不是不能走,就是觉得没什么力气,完全不想动弹。

  很费劲。

  “不担心,只是感冒而已,可能是感冒严重了一点,去打个点滴就好了。”吴烨说道。

  凌晨觉得,不是特别严重的情况,其实都没有必要去医院,直接去也诊所都可以解决问题。

  “不打点滴行不行?太浪费时间了,打针吧。”凌晨问道。

  语气软糯的很,吴烨感觉他好像换了个女朋友似的。

  平时的凌晨,完全是另一个样子。

  吴烨看了看她:“其实我还想你喝中药,效果更好,虽然慢一点。”

  他以前感冒,就是喝中药,导致吴烨现在不吃苦的东西。

  但是效果也是真的好,而且吴烨总感觉,中药危害性小很多。

  “我不喝中药,还是打针吧。”凌晨也不吃苦的东西。

  她宁愿吃腥的,也不吃苦的。

  “那就打一针。”吴烨回答:“我先把门关好!”

  吴烨帮她把办公室大门锁好,在一众员工的诧异目光里,两人离开办公室。

  今天过后,大概凌晨公司的员工都知道,他们老板谈恋爱了。

  那种亲密,是以前对任何人都完全没有过的,不是恋爱是什么?

  很多员工,其实一直好奇凌晨有没有男朋友,现在实锤了。

  “那家伙,好像还没有我帅!”一个员工说道。

  旁边的同事看了看他:“你这叫男生女相,人家大概是财大气粗!”

  “现在没有悬念了,老板已经名花有主了。”

  “难怪拒绝了那么多人。”

  抱着文件的夏竹,看着凌晨的背影,喃喃自语:“老板还真的谈恋爱了啊?”

  吴烨的突如其来,打破了原本公司的平静,开始变得喧嚣起来,员工各种吃瓜。

  这个消息一传十十传百,一直传到公司总群,总公司的员工都知道了这个消息。

  “看着都揪心!”注意到凌晨脸色不好,吴烨赶紧按下电梯。

  靠在她肩膀上的凌晨,对他笑了笑:“我以为我能扛得住,结果…完全没有还手之力。”

  一直都以为自己身体好的凌晨,被踏踏实实上了一课。

  无力的样子,惹得吴烨心疼的不行。现在吴烨就想早点带她去医院,然后早点把她治好。

  活蹦乱跳的女朋友,变成了病殃殃的女朋友。

  虽然凌晨脆弱的一面让他大开眼界,但是吴烨宁愿她一直健健康康凶巴巴的。

  “还软不软?”吴烨问她。

  凌晨点点头,出来以后,冷风吹的时候,感觉更难受了。

  下楼以后,把她扶上车,吴烨打开空调,调高温度,又把一个四四方方的枕头拆开。

  给凌晨盖好被子以后,吴烨才开车离开。

  “睡吧,到了目的地I我叫你。”吴烨坐在驾驶室,就开着车,准备把她送到医院去。

  还是去医院让人更放心,小题大做也好,其他怎么样也好,吴烨看着凌晨难受,自己都心疼。

  凌晨盖着毯子,迷迷惑惑的睡过去了,她特别容易犯困。不舒服的时候,睡着了能感受到更少的东西。

  吴烨把车开到颜潸潸家的医院,停好车以后,吴烨才拍了拍凌晨。

  碎眼惺忪的凌晨,有些脆弱疑惑的看着他,吴烨指了指外面:“我们到了!”

  他拿出手机,给颜潸潸打了个电话,有颜潸潸这个熟人在,办事情才方便。

  颜潸潸没有拒绝,在医院门口等他们,她还是第一次见到吴烨的女朋友。

  比她漂亮多的,一个感冒,把吴烨担心成那个样子,完全不足为奇了。

  “先做个检查!”没有排队挂号,颜潸潸直接带凌晨去做检查。

  医生办公室,是个中年医生,她拿着检查报告看了看,又看了看颜潸潸:“是感冒,不是什么大问题。”

  “要么打点滴,要么打针,得先退烧,然后才能吃药。”

  听医生说完,吴烨送了一口气,凌晨还是更愿意打针,医生开好单子,颜潸潸去拿药。

  又安排护士给她打针,然后把装着药的口袋给吴烨。

  全程没有一点麻烦,吴烨很感谢颜潸潸:“今天麻烦你了!”

  颜潸潸摇摇头:“别这么客气,这点小事都不帮你办好,我老公得生气了。”

  吴烨笑了笑,记下这个人情。

  “我就没见过比她更漂亮的人!回头推个名片,我和她认识一下,怎么说也是妯娌!”颜潸潸说道。

  吴烨答应。

  凌晨从诊室打完针出来的时候,都是呲牙咧嘴的。

  辣么大一针。

  后怕!

  “回去吃了药,好好休息一晚上,明天就好多了。”颜潸潸扶着她。

  “谢谢颜医生。”凌晨知道她今天帮了不少忙,要不然这会检查都没有做完。

  “你是吴烨的女朋友,叫我潸潸就行,都是自己人,别客气。”颜潸潸笑道。

  “行!”凌晨答应。

  颜潸潸一直把她送到医院,然后又叮嘱了一下那些东西不能吃,让她一定要注意。

  最后,还在凌晨耳边说了一句悄悄话,把凌晨闹了个大红脸。

  “你们赶紧回去吧!别在外面吹风了,记得给我老公从黑名单拉出来。”颜潸潸提醒了一句。

  “行!改天你不忙,我请你吃饭!”吴烨说道。

  颜潸潸比划了一个OK。

  看着吴烨开车离开,她才把手揣到白大褂里,拿出手机给宁渠发了个消息。

  屏幕上还可以看到宁渠发的最后一条信息你就当我们自己的事情办!

  颜潸潸笑了笑,他们还是和以前一样,只是现在更成熟了。

  “差点忘了,今天得找主任拿中药。”她花钱花的太厉害了,最近一直在拼命赚钱。

  至于宁渠说的什么大雄鹰,那玩意儿行个屁,他们做火锅的懂个什么滋补?

  吴烨稳稳当当的开着车,凌晨精神不大好,盖着小毯子。

  “那个颜医生就是宁渠的女朋友对吧?我记得你上次不是说他们…”凌晨没有说出口。

  “又和好了!回头把她联系方式给你,她还挺想和你交朋友的。”吴烨回答。

  凌晨点点头,在车上,她一直昏昏欲睡的,吴烨稳稳当当的开着车,尽量减少颠簸。

  回到家公寓楼下以后,凌晨被冷风吹得一哆嗦,吴烨把毯子给她披上。

  “我第一次感觉,自己这么虚弱。”凌晨叹气。

  比起打针之前,已经好了很多了,现已经退烧了。

  “去我那里吧!”吴烨替她做决定,没有问她行不行,不太放心她自己一个人在家。

  “行!不过把我手机放旁边!”凌晨回答道。

  “这个情况了,就不要忙工作了,工作又忙不完。”吴烨没有同意。

  “不是工作,紧急情况报警!”

  “你不说的话,我还没有想到这个问题,这确实是好机会啊!”吴烨一边开门一边说。

  趁虚而入!

  凌晨白了他一眼。

  吴烨直接把她带到自己卧室里,把她鞋子脱掉以后,吴烨把她丢在自己的被窝里。

  给她掖好被角,吴烨才把手放在她额头上,试了试体温。

  “等我一下啊,拿水给你吃药!吃完药你刚好睡一觉。”吴烨去弄热水。

  凌晨躺在被子里,微微点点头,这种被人照顾的感觉,真的很让人沉迷。

  她一直都不算什么弱女子,但是弱的时候,不妨碍她也希望有个依靠。

  女生都可以坚强,能自己扛桶装水,也能生病自己去看医生,但是谁又知道那是没办法?

  天生的,总是需要身边有个男人可以依靠的,不管是不是独立坚强。

  “真好!”凌晨喃喃自语。

  伸手把抱枕拿过来,凌晨看着嘴角露出一个笑容。

  没过多久,吴烨端着水杯上楼,坐在床沿上,把水杯放在床头柜,打开装感冒药的口袋。

  “这个是吃两片,还有这个也是,这是四片…齐活。”吴烨把药放在她手心。

  把她扶起来,让她靠着自己,然后才把水杯给她:“大朗,起来吃药了!”

  “你若是害了我,我那兄弟也不会放过你的。”凌晨喝了一口热水。

  吴烨笑了笑,看她样子是好点了,还有心思皮。

  水温刚刚好,不冷也不烫,凌晨吃完药,看了看吴烨。本来还想在他怀里多待一会,凌晨觉得这种感觉特别好。

  结果吴烨生怕她冻着似的,把她放下,然后盖好被子,孩怕被子太薄,又加了个薄被。

  现在你捂我,行!以后等着瞧,谁捂谁还不知道呢。

  “闭眼,赶紧睡觉!”吴烨把她眼睛往下一合,让她赶快休息。

  等着个水汪汪的大眼睛干什么?现在是病人。

  凌晨感觉自己和那些死不瞑目的人似的,被他合上眼。

  “来,测一下温度!”吴烨把温度计放在她手里。

  凌晨叹气,拿着温度计放在胳肢窝里,然后闭着眼睛等。一个感冒,让她在吴烨面前和温柔小媳妇儿似的。

  “退烧了!乖乖睡觉啊!”吴烨拿着温度计看了看,放在一边。

  凌晨吃完退烧药,已经好了很多,慢慢的,或许是药起效了,她就困的睡着了。

  坐在床沿边,吴烨看着已经睡着的凌晨,微微出了一口气。

  “看样子感冒药已经问着路了!”刚才没睡着,是药还在问路。

  吴烨想了想,拿出手机买了不少新鲜食材,准备晚上,给她做顿好吃的晚饭。

  凌晨睡觉不闹腾,安安静静的,像是睡美人。吴烨帮她捋捋头发,然后拉上帘子。

  在楼下温好热水,倒进保温杯里,吴烨把杯子放在旁边的床头柜上,安心的陪着她。

  “我突然有个大胆的想法…”吴烨看着睡的香甜的凌晨。

  趁虚而入就算了,趁人之危不知道行不行?

  刚有点不轨之念,就听到铃声响起,吴烨暗道大意,赶紧按了静音。

  拿着凌晨的手机到了楼下,吴烨看着手机,才纠结怎么办,这是凌晨妈妈打的电话。

  还是视频电话。

  吴烨感觉心跳有点不受控制,有点忐忑,有点怂,又有点想接。

  心情复杂。

  “不要怂,她又不能吃了你,不打BOSS,怎么可能学会经验?”想了想,吴烨还是接了。

  起码要给她一个自己的态度,互相之间有点了解,就不会瞎猜。吴烨对未来丈母娘,其实也挺好奇的。

  画面跳转。

  屏幕里出现了一个气质出众,还在颜值尾巴上的中年人。四十多岁,快五十,吴烨觉得她看起来和三十来岁似的,保养的真是好。

  就是气质凌厉,一看就知道不是很温柔的人,人的性格,总会在气质上表现出来很多。

  她不说话,都能感觉出来,她不是什么好脾气的人,特别是板着脸的时候,总感觉下一秒就是狂风骇浪。

  一秒钟的时间,吴烨观察了一下未来丈母娘。也是一秒钟的时间,蓝总裁的表情从诧异,变成担心,最后被她压制成平淡。

  吴烨发现了这个变化,他感觉很服气,未来丈母娘不说其他的,起码变脸很厉害。

  吴烨不傻,他都能猜出来她的心理变化,诧异什么,担心什么等等。但是她又活生生的把这些情绪都压住了,这才是最厉害的地方。

  吴烨做不到,他还有很多情绪都写在脸上的,蓝总裁一眼就能读出来。

  “阿姨您好,我是吴烨,您应该听凌晨说过我。”他对着屏幕笑了笑。

  没经验,吴烨只能按着正常流程来,看她反应来应对。

  有生之年第一次,和未来丈母娘对线,这把,大概是她单杀吴烨。

  蓝总裁微微点点头:“吴烨你好,我知道你,我想问一下,晨晨今天是不是生病了?”

  这是她刚得到的消息,还是看到群里,传着凌晨男朋友去公司里的消息,她才问了一下情况。

  夏竹多少知道点消息。

  “对,她突然感冒了,早上还好好的,没想到下午严重了,我们刚从医院回来,这会儿吃了药已经睡着了。”

  “我不放心她一个人在隔壁,怕狗狗吵着她休息,就让她在我这里休息一下,阿姨您要看看她吗?”

  吴烨给几秒钟时间,来消化自己说的话,等她的答复。

  蓝总裁在脑子里过了一遍,就把关键词提取出来了,知道了不少消息。

  住隔壁,一起去的医院,现在凌晨在他家里,为了让自己放心提出看一下。

  可以!小伙子心思不少。

  “我看看吧,我不太放心她。”蓝总裁回答!

  她在说话的时候,还在观察吴烨的房屋背景,大量的判断和想法,毫无影响她说话一语双关。

  吴烨点点头,知道她或许不放心凌晨,更多的,其实是不放心自己。

  “平时都是健健康康的,突然就感冒了,今天弱不禁风的,打了针,又吃了药,现在睡的很沉。”吴烨很小声的说道。

  前置摄像头的画面里,蓝总裁很清楚的看着凌晨,她抱着抱枕睡的正香,可以看到,外套都还穿在身上的。

  脸色有点不健康的白,旁边的床头柜,放着药,还有保温杯和杯子。

  吴烨说话很小声,他特意多加了一个被子,地上的拖鞋是女士的,这些她都发现了。

  很容易判断,凌晨和吴烨的生活交汇已经很多了,而且信任感已经不浅了。

  唯一欣慰又不放心的一点,大概是有人照顾她,而且照顾的很认真,都照顾到自己被窝。里了。

  这个照顾,让娘亲一言难尽。

  “阿姨,我下去和您说,免得把她吵醒了。”吴烨小声的询问,蓝总裁点点头。

  到了客厅。

  吴烨想了想说道:“阿姨,您放心,我会照顾好她的。”

  “我知道,您可能还担心很多东西,其实您可以放心,我们都知道分寸的。”

  “她可能有点倔,您方便的话,记一下我的联系方式,有什么问题,您也可以随时找我。”

  吴烨没有说的太明白,她肯定知道自己的是什么意思,吴烨说的很诚恳,她如果还是不相信,那就没办法了。

  求证她完全可以找凌晨。

  “小吴,阿姨这样叫你可以吧?”

  感慨女生外向,什么都说的同时,蓝总裁迅速开始考虑新的办法。

  吴烨很诚恳,但是她这个过来人,更清楚,楚楚可怜几个人就是一把火,点吴烨这种干柴,不要太容易了。

  至于分寸,那是冷静的时候谈论的东西,当冷静不存在,分寸就被本能打碎的干干净净。

  她不担心才怪。

  而且,这个照顾,她真的一言难尽。

  “阿姨,您是长辈,叫什么都可以的。”

  吴烨变成了小吴,什么都代表不了,只能代表蓝女士礼貌,也代表客气。

  “谢谢你照顾晨晨,她醒了以后,麻烦你让她给我回个电话。”

  蓝总裁保持的距离感,吴烨感觉清晰可见。

  “我留个你的电话微信吧,如果遇到什么难关,你也可以找阿姨,你和晨晨的关系,不用跟阿姨客气。”

  吴烨一直保持的笑容,停顿了一下,蓝总裁也看出来了。

  他很庆幸的是,自己还不傻,起码听得懂话,看着屏幕,吴烨认真的回答:“阿姨,您不用客气的,以后都是一家人。”

  蓝总裁:“……”

  听得出来,吴烨是故意气她刚才说的话,蓝总裁也没有多介意。小伙子脾气大不大无所谓,只要并不傻,知道她的意思就行了。

  吴烨知道她的意思,客气,距离,家室,人情,以后八字还没有一撇。

  所以吴烨才说了一句都是一家人,不过她根本不当回事。

  想了想,蓝总裁认真的说道:

  “阿姨这个人说话直接,但不是那种背地里说人是非的人,你们还年轻,阿姨希望看到的是长远的,而不是短暂的,短暂的烟火,往往留下来的更多是伤害。”

  “我们说第一次交流,对你并没有什么偏见,要是说偏见,也是对年轻人普遍存在的不冷静,不理智,不成熟有偏见。”

  “阿姨说话不好听,晨晨总是这样说,但是我是她妈妈,我希望你可以理解一个母亲的想法。”

  吴烨听完以后,抽抽嘴角,她一直在点自己。

  总结起来,无非就是:

  你小子听好了,不能给她穿上嫁衣,就不要轻易动她外衣。

  大概就是这个意思,吴烨感慨的是,她会第一次见面,就和自己说这些东西。

  显然把自己当狼在防,问题是凌晨也不是羊啊!

  “阿姨,虽然保证在您看来,可能很苍白幼稚,但是这确实是现阶段我能给您的东西。”

  “我只是二十来岁的年轻人,但是不是那种没有责任感的人,这一点,您可以相信我。”

  “我也充分的理解您的意思,并且您担心的问题,不会在我和凌晨之间发生。”

  “也说句您可能不高兴的话,您闺女,我娶定了。”

  蓝总裁:“……”

  现在的年轻人,这么气盛的吗?知道不高兴,还要说,脾气还挺直啊!

  一脸自信的当着对象妈妈说,娶定了自己闺女,蓝总裁只当个笑话。

  “那阿姨也说句你可能不太高兴的话,可能你还得再努努力,这个努力,不是指哄一个没谈过恋爱的小女生。”

  凌晨说的意思,吴烨现在是懂了,她具备仍没让人没脾气,和发脾气的能力。

  吴烨都被他激成阴阳怪气的人了,可见一斑。

  “感谢阿姨您指点,我会两者兼顾。”吴烨回答。

  蓝总裁反而笑了笑:“阿姨喜欢指点年轻人,你不是第一个。”

  她这话,意有所指。吴烨明白,但他不是替补。

  “那我肯定是最后一个。”吴烨这样说道。

  蓝总裁没有多说什么,记了吴烨的电话,加了他的微信,然后就挂了电话。

  坐在沙发上,吴烨看着新添加的好友,吴烨笑了笑:

  “谁曾想,未来丈母娘第一次见面,就给我狠狠的上了一课。”

  “姐姐我吃定了,丈母娘都留不住,我说的。”

另一个城市里,坐在六位数椅子上的蓝总裁也看了看手机上的新联系人,想了想,她备注一个闺女喜欢我不喜欢的臭小子  “这臭小子虽然脾气不小,但是人还挺聪明。”

  知道她不是那种哄就行的人,立马就换了三个方向来试探自己,最后还是被他试探去了个结果。

  “希望能力和脾气一样大,不然老娘这关你过得到,老娘和你姓!”她喃喃自语的看着窗外的大雾。

  凌晨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了,哪怕是醒过来了,也在吴烨被窝里赖着,不愿意起来。

  缩在被被子里,呼吸之间,全是吴烨的味道。她发现,自己居然很迷恋这种味道。

  那种有点像阳光和沐浴露混合的淡淡香味,还有一点点不难闻的体味。

  “这就是男人味?应该是男生味。”凌晨喃喃自语。

  弟娃儿还不是男人。

  抱着吴烨的抱枕,凌晨感觉自己能睡到天荒地老。

  不吹牛的说,真的很助眠啊!期待以后能抱抱睡。

  她还能听到,吴烨在厨房做饭的声音,凌晨笑了笑,在被子里打了个滚。

  好幸福啊!

  幸福的感觉,她就在这一刻感觉到了,有人照顾有人管,有人关心有人爱。

  病了有人带着轻去医院,饿了有人给她做晚饭,吃药的水不烫,责怪的语气不高。

  “真好!”凌晨躺在被窝里说道。

  突然想到了什么似的,她揭开被子,检查一下衣服,呼了一口气。

  但是吧,也不知道为什么,又感觉有那么一点点的失落。

  “这才多久?就想开了?是不是傻?”凌晨拍了拍自己。

  揭开被子,她发现地板上多了自己平时穿的拖鞋,穿回来的鞋子,已经被吴烨收走了。

  回来的时候,鞋子都没有换。

  穿上鞋子以后,凌晨伸了个懒腰,那种疼痛感觉已经没有了,浑身无力的情况也好了很多。

  有病得治。

  环顾四周,她不是第一次来吴烨家里,还是第一次来吴烨的卧室。

  房间里,就放了简单的植物,书籍,衣柜的衣服整整齐齐,脏衣服一件都看不到。

  墙上,挂着好几副自己的素描,不知道他什么时候裱好的,床头柜上,还有两人的合照。

  凌晨拿起来看了看,发现是吴烨在博物馆照的。

  背后就是巨大的恐龙化石,凌晨扮着鬼脸,吴烨一脸的灿烂笑容,凌晨看着照片,会心一笑,整理了一下被子。

  弟娃儿其实很爱干净,反而是她,还有点懒。

  她都已经闻到香味了,肚子开始咕咕响,今天不也知道他在做什么好吃的。

  吴烨并不知道她已经起来了,还在厨房做着吃的,其中一道鸡汤,他已经熬了不少时间。

  揭开盖子,鸡汤就冒出香味,奶白色的鸡汤,看起来格外的诱人。吴烨拿着勺子尝了一口,很满意的点点头,然后才开始端菜。

  刚出厨房,就看到凌晨轻手轻脚的下来,她还鬼鬼祟祟的。

  不过脸色已经健康起来,吴烨观察了一下,放心了很多。

  “姐姐你起来了?我还准备喊你吃饭呢。”吴烨把盘子放下。

  凌晨给他一个笑容,给他比划了一个飞吻:“弟娃儿,么么哒!”

  吴烨笑着说到:“姐姐,诚恳点行不行?直接来真的。”

  凌晨晃晃脑袋,做个鬼脸,然后和吴烨以前端饭端菜。

  她已经饿了。

  “来,先喝点鸡汤!”吴烨给她盛了一碗鸡汤:“有点烫,注意点。”

  凌晨拿着汤匙,喝了一口鸡汤,感觉很好喝。

  “哈~好喝。”凌晨夸奖。

  吴烨做饭越来越好吃了,而且很符合她的口味,真不知道为什么进步那么快。

  “吃完饭以后,记得要按时吃药,早点痊愈才好。”吴烨说道。

  “好。”凌晨想了想,柔柔弱弱的回答。

  吃了两碗饭,凌晨又喝了几碗鸡汤,然后才吃完药,就在沙发上躺着,盖着毯子。

  一副我生病没有好的脆弱样子,吴烨不放心,又给她量了一下体温。

  不是已经完全退烧了吗?为什么还是这样子?刚才还好好的,感觉快好了似的,难道只是刚起来很精神?

  没有发现凌晨狡黠的眼生,吴烨挠挠头,感觉很奇怪。

  可能只是头不昏了,但是还是没有力气。

  “去楼上睡吧,星星到时候我去喂一下,你安心休息。”如果让她回家的话,晚上吃药都得自己起来热水了。

  凌晨没力气的点点头,慢悠悠的上楼,迅速钻到吴烨的被窝里。

  “嘿嘿嘿,还是被窝里舒服,不想离开了。”凌晨决定再睡一觉,然后才回家。

  下一次再有机会,还不知道是猴年马月,现在有机会,就好好霸占吴烨的被窝。

  吴烨洗好碗的时候,去看了看凌晨,她已经睡着了,微微沉重的呼吸声都可以听到。

  拿着钥匙去隔壁喂了狗,星星很是诧异的看着他,狗脑袋完全不理解,为什么是吴烨给它倒狗粮。

  嗅了半天,也不知道是不是在嗅有没有毒,才开始放心的吃狗粮,它饿坏了。

  吴烨看它有点警惕自己,并没有欺负它,给它弄好吃的,就离开了。

  回到家,吴烨开始专心的刻字,他投入的时候,时间过的很快。

  卧室里,凌晨睁开眼睛,她这一觉睡的很香,醒来的时候,感觉完全恢复了活力。

  睡的香,提升效果真好。

  侧着耳朵听了一下,她还听到了吴烨和八爷在说话。

  “大哥,你的老婆呢?”八爷刚从笼子里出来,飞到鸟架上,就开始叽叽喳喳。

  吴烨就坐在沙发上,手上拿着书在看,指了指楼上卧室:“在睡觉!”

  “大哥,你为什么不一起睡觉?”八爷好奇心很重。

  吴烨看了看它,不知道它今天怎么了,智商好像又回来了,偶尔的时候,它智商不在线的。

  “她不让!”吴烨回答。

楼上偷听的  “大哥,揍她,来硬的!”八爷开始话唠。

  “嘘!不要吵着她睡觉。”吴烨提醒它。

  八爷偏头看了看吴烨,又看了看楼上的卧室:“大哥!”

  吴烨答应。

  “舔狗!”

  她决定了,要好好教育一下这只破坏她感情的八哥,凌晨穿着拖鞋下来,坐在吴烨旁边。

  “好些了没有?”吴烨问她。

  凌晨点点头,她自己感觉,除了没有多少力气,其他的都挺好的,没有大问题。

  开始慢慢恢复了,她也是很久都没有感冒过了,没想到突然感冒她都不适应。

  不过被人照顾的感觉,挺好的,她喜欢这种感觉。

  “你刚才说什么?谁是舔狗?”凌晨看着八爷问道。

  八爷飞到窗帘杆子上:“大哥,管管你老婆。”

  吴烨忍不住笑,八爷现在认定凌晨就是他老婆,反正就是不改口。

  “我不是他老婆。”凌晨说道。

  八爷看了看她:“口是心非!”

  八爷用有限的词汇量,掌握的稀少成语,把她绝杀了。

  凌晨准备回去了,吴烨把药拿出来:“吃完药再回去。”

  “这话说的,感觉怪怪的!你要说把感冒药吃了我再回去。”凌晨把药吃掉,喝水顺下去。

  吴烨很无语的看了看她。

  “这是预防感冒的,不是预防小蝌蚪找妈妈的。”吴烨回答。

  凌晨拍了他一下,口无遮拦。

  也不准备吃夜宵了,凌晨还很饱收拾好东西就回家了。

  吴烨看着手机,回了一下杨玄感的消息,吴烨把李兰介绍给他了,两人聊的挺合拍的。

  一直在努力还债的杨玄感,就这样和突如其来的李兰聊上了。

  特意发消息和吴烨说了一声感谢,并表示不一定会有结果,他不想拖累人家姑娘。

  吴烨叹气。

  杨玄感这个大哥,有那种不自信的的自卑,其实内心是期望的,但是理智往往战胜了期望和冲动。

  吴烨把截图发给李兰了,吴烨相信这不是缺点,反而是优点。

  大家都不知道自己和某个人在一起,会不会幸福,只是综合考虑,数值越高越接近这个可能性。

  吴烨自己的事都没有研究明白呢,只能顺手帮一把他,也是帮一把李兰.,那姑娘太倒霉了。

  拍了拍脑袋,吴烨才想起来,凌晨妈妈刚才说的,让凌晨给她打电话。

  这个事情他给忘了。

  吴烨打电话给凌晨的时候,她在通话中,吴烨就挂了。

  凌晨家里。

  回家就发现了聊天记录里,有个十多分钟的视频聊天记录,一看是她老妈打的,她就知道是吴烨接的。

  吴烨第一次和她打电话,不知道得被欺负成什么样子,这就是自己在他哪里休息,老妈说的,肯定不是什么好话。

  她起来的时候,吴烨还笑嘻嘻的,一脸无事发生的样子,还让她少玩手机。

  就是怕她知道了不开心吧?他又不知道自己的手机解锁密码,删都删不掉。

  人家弟娃儿那么好,她老妈可不是什么好脾气的中年阿姨。

  凌晨直接给她打了个电话过去,起码要搞清楚,她刚刚是不是严厉的说了吴烨一顿。

  电话接通。

  凌晨还没有来得及说话,蓝总裁就呛了她一句:

  “告诉我好消息来了啊?我是不是要当外婆了?”

  ------题外话------

  欠更9!!!!!而且五月份就欠一点点,嘎嘎嘎嘎!

梦想岛中文    我不是那种富二代
上一章
书页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