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书页

0105 凌晨:此牛竟恐怖如斯

梦想岛中文    我不是那种富二代

  凌宇家里。

  已经是晚上了,凌宇还在忙碌着,蓝总裁悠闲的靠着沙发,手上拿着一个平板电脑。

  屏幕上,还可以看到农家小福宝.王爷你别这样的字样。

  蓝总裁把脚放在凌宇腿上,凌宇在帮她修趾甲。

  旁边的茶几上放着一个小包,里面都是修指甲的工具,还有一套做美甲的工具。

  手机放在沙发上,免提已经点开了,不过没有声音传出来。

  “闺女,这个事情,就是你做的不对了!你是女孩子,怎么能去人家家里休息呢?”

  凌宇头也不抬的说着话,认真继续做美甲,这可是最新款的内甲,刚学会的。

  “我们清清白白的,只是休息有什么问题?人家是不放心我自己一个人在家,他又不是什么盲流土匪。”

  “再说我又不傻,我分不清楚情况嘛?”

  “深怕我不知道似的!都提醒我第三次了。”手机里,传来凌晨气呼呼的声音传出来。

  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凌晨自己心里很清楚,她已经不是十七八岁的小姑娘了。

  老是这样点她,不相信她。

  “媳妇儿,我觉得闺女说得对,那这就是不对了!她又不是小孩子了。”凌宇又改口。

  动不动就当外婆什么的,对于凌晨来说,确实是不爱听。

  这话是在提醒她,提醒这种事情,更多的是来自于担心和不放心。

  知道她不会是一回事,忍不住提醒她不会说另一回事。

  “你好好修指甲!话多!”

  蓝总裁看了他一眼,凌宇笑嘻嘻的答应一声,低头继续弄指甲去了。

  “好!你别动,我吹一下!”凌宇回答。

  两人好像遗忘了还在打电话似的,自顾自撒狗粮,完全不考虑电话里的凌晨是什么感受。

  被无视的凌晨:“……”

  狗粮暴击。

  这个家里,她才是多余的那个,不应该待在家里,但是她都已经跑到魔都了,还是躲不开狗粮。

  多余她。

  “你这就是恋爱依赖症,心理上先自己否定,意图就是享受别人的照顾,从而得到被喜欢的心理满足感!”

  “总结就是故意的!”

  “你练了那么多年拳击,还每天都在锻炼,生怕比别人少活几天似的,感冒就让你卧床不起了?”

  “坦诚点说,你就是馋人家照顾你。”

  蓝总裁大概是想起还在打电话,一边翻着平板电脑,一边侃侃而谈的聊天,完全没有影响她的发挥。

  她就像是可以一心两用一样,凌晨被她说的哑口无言。

  凌晨就没有说话说过她的时候。

  沉默了一下,凌晨才说道:

  “您分析的真对!我就这么肤浅,那我过年的时候,给您带个大胖小子回来。”

  蓝总裁:“……”

  “媳妇儿,你这就不对了,看把闺女气成什么样了?”凌宇被这话吓一跳。

  脑子里,下意识想到一幅画面,吴烨拉着大大的行李箱,凌晨抱着娃,站在门口按门铃。

  他在屋里,想到闺女回来了,系着围裙开心至极的开门,开门以后…心肌梗塞。

  “你听她鬼扯!”蓝总裁才不相信:“有事就说,没事就挂,少用这种话来恐吓我!”

  凌宇了解凌晨,她也了解。这话,就是她说说而已,典型的说不过,就用武器。

  就像是你信不信我哭给你看?

  没什么区别。

  “我就想问一下,您和吴烨说什么了!我们只是刚谈恋爱的关系,您没教育他吧?”

  蓝总裁看了看老公,指了指手机,她都懒得回答了。

  搞半天,是因为怕自己说他男朋友了,女生外向啊!

  “你这孩子,怎么说话呢,你妈是那种人嘛?她一句多话都没有说。”凌宇又开始补完东墙补西墙。

  每次她们母女俩打电话的时候,他这个当爹的,都得这样这边一句话那边一句。

  到现在,他已经极其熟练的知道,自己该什么时候要说话,什么时候不说话了。

  “真的?”

  蓝总裁伸了伸手,凌宇把果汁递给她,喝了一口,她才说道:

  “假的,不过我还就不说了,你不是喜欢脑补吗?你继续脑补吧!”

  “谈恋爱谈傻了,我不想和傻子交流,费劲给!”

  凌晨:“……”

  “不说就算了,我自己问他。”凌晨气呼呼挂了电话。

  蓝总裁连看都都没有看手机,反而看的津津有味。

  再一翻,哦豁,没了!

  还真是短小无力!一天两千字,怎么够阿姨看?

  速更,姨不能寐!

  “你们每次打电话,都和吵架似的!就不能心平气和的好好说嘛?”凌宇说了一句。

  从凌晨高中开始就这样,气氛越来越剑拔弩张,偏偏凌晨和性格和她有些像。

  蓝总裁又从来不觉得,她应该要惯着孩子,凌晨小时候要是哭,她就让她哭个够。

  然后才问她:要不要再哭一会儿?

  凌晨和她聊天,总是容易呛起来。

  听到这个话,蓝总裁淡淡的回答:“关于孩子没有教育好的这个问题,凌宇,你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她一直都是你在带,结果叛逆期只叛逆我,态度不好也是针对我,不信任也还是不信任我!”

  “好人都是你这个当爹的,坏人就是我这个当妈的?还打电话问我是不是欺负她男朋友了?这是人话嘛?”

  “要不是因为你,我会忍她那种语气?”蓝总裁说了一大堆:“你说吧!你准备怎么补偿我?”

  所以…穷图匕见了!

  最后还是要他承受这个年纪,不应该承受的压力。

  伸手,从茶几下抓了一把枸杞,凌宇放开她已经做好美甲的脚。

  “那天我要是死的早,一定是因为你。”凌宇嚼着枸杞回答。

  男人真难。

  年轻的时候不知道,到了中年以后,才发现很多东西,让人一言难尽。

  蓝总裁笑了笑:

  “以前觉得你考一百分能稳住,后来觉得,你考八十分以为能稳住,再后来,以为你五十分以为能稳住。”

  “现在,你能答题就好了!分数已经不指望了。”

  当前的,并不好的结果,可能在后面某一天来看,已经是最好的结果了。

  当结果越发差的时候,就会产生一个想法:那也总比没有好。

  凌宇气愤的回答:“你这是在侮辱我的人格!”

  “那你证明给我看啊!你还有什么人格?”蓝总裁回答。

  好气啊!好想证明自己!

  可是做不到啊!

  “请那么多老师补习,老牌名师都一对一补习了,连50分都考不到,以前的一百分,现在是想都不敢想。”

  凌宇把东西收拾好,放到抽屉里,拿着杯子,在旁边的酒罐子里接了小杯药酒。

  罐子里,泡着各种价值不菲的药材。

  “你得考虑道,现在的试卷越来越难了,能考五十分,你都应该偷着乐了,有人还是零鸭蛋呢!”

  凌宇已经摆烂了。

  从屡战屡胜,到屡战屡败,二十多年的时间,足够让他对任何失败波澜不惊了。

  剑法已经臻至化境,从大剑到利剑到木剑再到无剑,他已经…不滞于物了!

  “走,回屋!”蓝总裁放下平板。

  “看会电视!”凌宇叹气:“药效好没有上来。”

  真的是无奈,生柴就是这样,浇汽油都点不燃。

  蓝总裁:“……”

  另一个城市。

  魔都。

  凌晨在被子里窝着,把自己捂的严严实实的,她垫着枕头,拿着手机在给吴烨发消息。

  弟娃儿,我妈打电话说了啥子?凌晨问他。

  大约是压着有点不习惯,她又翻过身,拿着手机等吴烨发消息。

  铃铃铃…消息没有等到,吴烨直接和她开了个视频。

  聊天就打视频,发文字有什么意思人影都看不到。

  打着视频,吴烨和他说了一下今天的情况,和她妈妈打电话的经过。

  不过,吴烨选择性把一些东西隐藏了,只是说了大部分,还说聊的挺好的。

  吴烨觉得,没必要让凌晨一起不开心,万一她给未来丈母娘打电话了,人家只会讨厌他。

  毕竟凌晨是闺女。

  凌晨半信半疑,吴烨说聊的挺好的,她不知道是不是吴烨最后的倔强?

  应该是不想她不开心,才挑着说的。

  “她没说话气你?”凌晨问道。

  吴烨摇摇头,回头想想,也不是多气,只是刚开始有点气,现在已经不弃。

  作为一个喜欢换位思考的人,吴烨开始换位思考,要是他在凌晨旁边,能不能测量一下峡谷的纵深?

  山沟!

  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一探揪近,吴烨很遗憾,他就像是莲之爱,可远观,而不可解玩焉。

  其实吴烨他没有那么君子,恨不得凌晨化身氧气。

  “弟娃儿,好看不嘛?”凌晨突然问他。

  她注意到了,吴烨的视线都不在她脸上,而且聊天也开始分神了。

  最后才发现,自己的领子低了点,吴烨已经被其它它的,吸引了注意力。

  难怪目不转睛,专心致志,心无旁骛。

  “好…久没有开视频哈!姐姐刚才说什么?”吴烨反应过来。

  然而已经晚了,凌晨一双眼睛盯着他,吴烨挠挠头尬笑。被发现了…没关系,不承认就好了。

  反正眼见,不会留下证据。

  “姐姐,你想不想去海边一日游?”吴烨问她。

  他又在暗搓搓的计划了,阳光,大海,沙滩…比…比起来,家里蹲多没意思。

  这个夏天,总要去海边玩一下吧?不然夏天不完整。

  “呵呵!”

  凌晨给他一个白眼,他在考虑什么,凌晨很清楚的知道,她只是说不出来,不是傻到底。

  吴烨很诚恳的回答:“我真的只是想玩水而已!”

  实话实话,吴烨完全没有掺假,他就是这个单纯的想法,单纯得从小到大都喜欢玩水。

  “据数据统计,云州的泼水节,最期待的人,百分之八十都是男生。”凌晨回答:“明白了吗?”

  明白了,计划失败。

  一计不成,吴烨再生一计:“游泳去不去?”

  凌晨被他逗笑了,小脑袋瓜转的还挺快的。

  “不去。”凌晨回答的很果断。

  吴烨再次建议她:“那温泉呢?”

  “不用那么麻烦,我都懒的拆穿你,等一下吧!”凌晨发了张照片给他。

  看着吴烨的表情疑惑了一下,越往后,就开始逐渐变态,凌晨很无语。这个表情,她看的清清楚楚。

  照片是她和田甜去泡温泉拍的,泡温泉嘛,都是泳装的,她去海滩反而是裙子。

  就拍了几张照片,没想到今天用户上门不贵。

  “那什么…姐姐,我先去打过电话!你早点休息啊!”吴烨回答。

  凌晨:“……”

  “你最好确定是打电话!而不是…呸!你下流!”

  吴烨忍不住笑,他就是故意说的,其实真的是要打电话,老妈打来的,他得回一个。

  “你婆婆打的,我回个电话给她,你不要胡思乱想,你这想法才很黄暴好吧!”

  凌晨掐了电话。

  吴烨克制着去看照片的想法,给吴太太打了个电话过去。

  “妈,突然打电话,怎么了?”吴烨打通电话就问了一句。

  他每次接到老吴的电话,他就得要的话,申请口水缓缓。

  吴太太那边回答了一句:“你舅舅明天来,问你要不要回来吃饭,好久没见他了。”

  吴烨一愣!

  “明天中午之前回来。”吴烨答应。

  舅舅来了,他这个外甥,怎么样都得回去,一起吃个饭,陪他聊聊天。

  “来看您还是?”

  “来这边工作,你又不是不知道他,倔的很,而且哪有时间专门来看我。”吴太太回答。

  吴烨明白了,说了几句话以后,吴烨才挂了电话。坐起来喝了杯水,吴烨看着手机上的照片,保存原图。

  不得不说,这个事情干的漂亮。

  姐姐总算是礼尚往来一回了,而且还是超过吴烨预期的大回报。

  白壁无瑕终得见,老头不负黄心人。大盘涨了,和预估的出现了不少的诧异。

  雪也是真的雪,和白差不多。

  圆规的直,下白的雪,关键是大雪封山,就很抓眼。

  这么美的风景…这大概是名山吧?

  吴烨突然想到一句话:有些穿搭,真的是多余的,只会让人看起来觉得多余。

  什么时候,大家才能做个胸怀坦荡的诚实人?才能没有隔阂的坦诚相见?

  姐姐,单独发一张照片是什么意思?你看不起我嘛?再来个几百张!吴烨发消息给她。

  的寸进尺,怎么不说录个视频给他。

  凌晨回了一个表情包嚣张熊猫:不要试图挑战我的底线!

  吴烨挠挠头,回复到底能不能再发一张?

  顺口,自然就脱口而出了,吴烨都是玩得来的踢球。

  滚!臭流氓!

  吴烨嘎嘎嘎笑,她居然听明白了,姐姐是个明白人啊!居然没有装听不懂。

  估计今天,是没机会看其它照片了,吴烨拿着手机,试图放大看看,能不能发现一些蛛丝马迹。

  但是他什么都没有发现,平整的太过分了。当凝视深渊的时候,深渊居然是平整的。

  这不对啊!

  “不能再研究了!在研究就睡不着了。”

  察觉到牛魔王状态不对,吴烨果断放下手机。拿起一本名人名言开始看。

  孔融——把最好的留给弟弟。

  狄神探——就算里面死过人,我也要进去看看才行。

  破书。

  把书丢在一边,吴烨抱着抱枕,开始辗转睡不着,本来以为数一下羊就可以,结果发现数什么都不行。

  还是睡不着。

  睁开眼睛是(.)(.)

  闭上眼睛还是(.)(.)

  要不是估计着凌晨都已经睡着了,吴烨很想找她聊聊天。

  这个世界,不兴只管杀,不管埋!姐姐这个纵火犯,以后一定要把她绳之以绳,不能让她一直逍遥自在。

  刚才就应该礼尚往来,给她也发个照片的,结果收到照片,他就顾着高兴了,忘记了这回事。

  要失眠,也应该是大家一起失眠,而不应该是他一个人失眠。

  吴烨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睡着的,反正醒过来以后,他站在卫生间的镜子前,看着自己的黑眼圈,很无奈。

  洗了个凉水澡,才感觉精神了不少,吴烨拿着车钥匙出门,凌晨今天没有去锻炼,吴烨也没有去。

  凌晨是感冒没起来,睡懒觉了,吴烨是失眠,睡懒觉了。

  (.)(.)的威力,直接把他这么多年的生物钟,给成功关了一次。

  凌晨的车还在公司楼下,昨天没有开回来,吴烨今天准备送她去公司。

  发了个消息,吴烨出门等她。

  凌晨关好门,看着吴烨哈哈笑,她倒是精神了,感冒消失的无影无踪。

  “哇哦!弟娃儿,你这就不好了,过度了涩!”凌晨碰了碰他的黑眼圈。

  想什么呢?只是失眠的原因,不是奖励的原因。

  把右手放在她鼻子前,吴烨回答道:“只是失眠了,什么味道都没有,你不要乱猜行不行?”

  凌晨捂着鼻子,嫌弃的躲开。

  虽然只有洗手液的清香,但是她…并不知道具体情况。

  “谁知道你昨天,是不是浪费了一个世界总人口!”凌晨躲开才回答。

  那得奖励三十次,显然不可能。

  “那这样,有一个亿万里挑一的游戏,不过得两人,姐姐感不感兴趣?”吴烨说道:

  “主要是游戏,就不是浪费了,起码是同一起跑线,大家都参与过,公平竞争,冠军奖励一个凤鸾。”

  凌晨脸红的捶他。

  大早上的,就说这些。

  “你考虑考虑,不要浪费了一个大生意的机会,晚上之前还可以打给我。”吴烨挑眉。

  凌晨给了他一个羞羞的铁拳,吴烨捂着肚子呲牙咧嘴。

  羞能量加满的拳头,确实是有不小的威力,吴烨都感觉挺疼的,腹肌完全挡不住。

  “我们公司楼下,有一家早餐店,我以前经常吃,今天请你吃。”凌晨先一步进电梯。

  人不多,两人站在角落里,今天晚了点,上班高峰期,楼层越往下,人就越多。

  电梯提示超载之前,人们疯狂超载。凌晨站在角落,吴烨护着她,伸手把她保护起来。

  人多了,电梯就挤。

  吴烨感觉自己和她,很多时候就距离一公分,那是吴烨有生之年,距离失去初吻,最近的机会。

  不过,终究还是没有失去,只是差一点点。

  这个危险的距离,让凌晨脸的厉害,贴贴的效果,惊人的好,她脸红的和晚霞一般。

  特别是压力作用到有容的时候,凌晨感觉有容变成了饼。

  未知的感觉,传递到大脑,联动效果有些强大。

  因为高度下降,导致面积扩张,未知的感受,让她有些不知所措。

  “姐姐,你犯规了。”吴烨悄悄的和她说话。

  凌晨脸红,不回答他,只是那种怪异,却和附骨之疽一样,反而越来越多。

  “我TM都快压没了,到时是谁犯规?”

  他微微往后退一步,压力没有了,弹出来的阿Q,让吴烨触目惊心。

  QQ糖似的。

  “我以为姐姐是棉花糖,结果是QQ糖。”吴烨感慨。

  “你就哔哔吧,这会儿人多,等会儿收拾你!”凌晨掐了他一下。

  等会就收拾他,凌晨已经决定好了,起码捶他半个小时,哪怕是上班迟到都在所不惜。

  吴烨把她手拿住:“别等会儿啊,下班回来吧!”

  啊啊啊啊…老娘要打死他。

  一直到出了电梯,到了停车场,凌晨就给他一个横踢,吴烨没躲开,等她收拾够了,才放开了吴烨。

  “看你以后还不长记性。”凌晨看着吴烨乱糟糟的发型,拉开车门,坐进驾驶室。

  开车的原因,主要还是因为吴烨没睡好的样子,她不太放心,还是她自己开车。

  “现在,立刻,马上,睡觉!不然等会儿找个代驾。”凌晨看到他坐进副驾驶,一边启动车子一边说道。

  吴烨点点头,打着哈气,把靠背放下去,闭着眼睛。

  “都是姐姐你一张照片,让我一晚上都没睡好觉。”吴烨说道。

  凌晨撇撇嘴:“定力差劲!”

  “是魅力过大!”

  “让你休息一下!不要哔哔赖赖。”凌晨开着车,出了停车场。

  吴烨确实困,一直在打哈欠,没多久,他就睡过去了,汽车喇叭都没有吵醒他。

  凌晨有点后悔给他发图了,还好没有发其他的,不然他怕是要连夜挖墙壁。

  就这!也不行啊!

  弟娃儿就是弟娃儿,真是逊啦。

  她当时看到照片的时候,都只是晚睡了三个小时而已。

  平时路上堵车,她都是焦急和心烦,今天同样堵车,凌晨完全没有急躁。

  甚至觉得堵堵也没有什么不好,起码吴烨可以多睡一会儿,看他困的厉害,凌晨都不敢让他开车。

  凌晨就这样开着车到了公司楼下,停好车以后,她看了看时间,已经迟到了半个小时了。

  凌晨以前从不迟到,只是早退而已。想了想,反正都迟到了,索性多迟到到半个小时。

  现在下车,吴烨肯定被吵醒凌晨把安全带收起来,侧身看着吴烨。

  睡的很香的吴烨,恬然的很,有种安静系帅哥的气质。

  凌晨撑着脸,看着吴烨的脸,棱角分明的帅气,和那种线条阴柔的帅完全不同。

  很爷们儿。

  又一脸的阳光,和笑起来的秋田似的,以前没发现他这么好看,现在越发觉得吴烨长的好看。

  “才发现不止是好看,还挺耐看的。”凌晨小声的说道。

  吴烨也不知道梦到什么,嘴角一直挂着浅浅的笑容,而且笑容开始逐渐明显。

  凌晨看的好奇:“不会是梦到我了吧?”

  她突然感觉准确答案就是自己猜的那样,原因就是某一瞬间,凌晨注意到情况时候不对劲。

  吴烨不光是笑的越来越离谱,牛魔王都站起来了。

  下流!无耻,不要脸!

  凌晨捂眼睛,分开指缝看了看,又捂眼睛,没忍住,又看了看。

  特意观察了一下,注意到吴烨没有醒,凌晨又看了好几眼。

  恍然大悟,原来如此,居然这样,果然相同…想了想,她拿出包里的眉笔。

  悄悄的,量了一下。

  一,二…额滴个娘咧,这也…太过分了…吃什么饲料?

  凌晨一声不吭,默默的观察就花了不少时间,还量了个长宽,然后啧啧称奇。

  单纯的填空题,以后吴烨怕是都能拿满分了,根本难不住他。

  就是很好奇,她难得有机会,吴烨睡着了,牛魔王没有睡着,有机会观察一下。

  “姐姐,好看吗?”

  听到吴烨的声音,就僵住的凌晨,很机械的转头,看着目光炯炯,正看着她的吴烨。

  一个问题浮现她脑子里:吴烨是什么时候醒的?

  原本就脸红的她,如同秋天被点燃的野草,脸色迅速红起来,两秒都没有的时间,脸就通红。

  手足无措,惊慌失措,羞愧难当,外加做贼心虚。

  涩死。

  “姐姐你还观察的挺仔细啊?凑那么久,有这么好奇嘛?”吴烨调整座椅坐起来。

  刚才吴烨做了一个梦,梦到凌晨了,梦到他们在泡温泉,愉快的玩耍着。

  突然之间,凌晨一转眼变成了田觅,还冲他嘎嘎嘎笑,叫他继续,吴烨直接被吓醒了。

  太离谱了!

  刚醒过来,就发现凌晨在观察牛魔王,更离谱的,她还在量。

  最开始,吴烨没敢说话,主要是尴尬的,涩死的感觉。

  但是看凌晨研究的很认真,喜欢反其道而行之的吴烨,立马调整心态,把那种难堪压下去。

  转头就是问凌晨看什么,把尴尬全都引导她的身上。果然,效果很好,凌晨迅速脸红,都不敢看他了。

  窘迫的一匹。

  吴烨仿佛都能看到她脑门上,大大的我该怎么办几个字。

  凌晨确实是窘迫无比,主要是各种情绪,一瞬间爆炸了,让她不知所措。

  还好是看牛被发现,而不是偷牛被发现。

  “流氓!”看着吴烨凑近,凌晨反应过来,啪给他一拳,打开车门,拿着包包就跑了。

  虽然动作快,但是背影属实有些狼狈。

  吴烨揉着肚子,看着她跑路的样子,哈哈大笑,没想到她也有这么狼狈的一天。

  还好不是脸上给他来一巴掌,吴烨看了看还不安静的牛魔王,收拾好它,然后才鬼鬼祟祟的坐到驾驶室。

  “唉,姐姐不老实啊!”吴烨感慨。

  主要是量,就很过分了,这是不相信20?

  吴烨开着车离开停车位,说好的早餐没有得到吃,还被打了一拳,明明就是他吃亏了。

  找谁说理去?

  最大的秘密,还被知道了。

  吴烨离开的时候,凌晨刚到写字楼大厅,平复了一下呼吸,然后才按下电梯,她已经迟到一个半小时了。

  回到公司以后,看着夏竹送来的文件,凌晨发呆,并没有处理文件。脑子里都没有文件,都是牛魔王,哪有心思处理文件?

  拿出抽屉里不常用的尺子,凌晨拿出眉笔,对比了一下,喃喃自语:“5,19。”

  此牛竟恐怖如斯,好怕怕!

  凌晨又开始发呆了,很多很多严丝合缝的画面,在她脑子里,挥之不去。

  闭眼睛就是牛,睁开眼睛还是牛。

  悄悄的打开休息室的门,去了厕所。从休息室出来以后,她就拿着文件,开始认真的处理文件,分散注意力。

  不然脑子里都是牛。

  很多东西,越是没有见过,越是感觉震撼,感觉好奇。

  人生初见,惊喜太大了。

  凌晨拿着文件,又开始发呆了,不提她在发呆,吴烨这会儿,才刚到家门口。

  “哟,小吴你出息了,居然又换车了啊?”门卫大叔和他打招呼。

  都是熟人了。

  吴烨从车里,摸了两包烟给门卫大叔:“大叔,以后别给我爸透露我的消息啊!”

  大叔尴尬的挠挠头,接过烟表示毫无问题。看着吴烨离开,大叔才感慨万分:

  “一个小区,大大小小都是人精。”

  然后又拿出手机,给老吴发了个消息:你儿子回来了。

  发完消息,他才美滋滋的收起手机,看了看手上的烟。

  其实不止是吴烨知道,很多年轻人都知道,大叔喜欢通风报信。不过没人怪他什么,也不是怎么大事情,他对这个小区贡献很多的。

  老太太疾病,孩子掉水池里,失火救人等等,他都帮过忙。

  吴烨停好车以后,把后备箱里的东西拿出来,这些都是提前准备好的。

  提着几个袋子,吴烨回到家门口,拿出钥匙开门。家里没有人,吴烨看着厨房门,把东西放到柜子上。

  “妈!”

  “爸!”

  吴烨一边喊,一边敲了敲厨房门,然后才打开门,果然,他们都在厨房做饭。

  别问为什么要敲门,吴烨上小学学会的,还是吴太太强制教会的。

  “舅舅还没到吗?”吴烨看着财问道。

  还以为早就到了,他新店那边都没有去,马不停蹄的就赶回来了。

  “马上到了!我去楼下接他。”老吴擦擦手:

  “你把柜子最上面一格的酒拿瓶出来,然后烟拆了,把烟灰缸找出来。”

  吴烨答应一声,老吴不抽烟,但是烟灰缸家里肯定有。

  吴太太把最后一个菜炒好,吴烨看了看,她今天准备了八个菜,大部分都是舅舅才喜欢吃的。

  吴烨发现,老妈还是心疼舅舅的,这一点没有变化。

  站在椅子上,吴烨把酒拿下来,看着包装,吴烨笑了笑,舅舅每次来,都有一瓶好酒消失在这个世界上。

  找了半天才找到烟灰缸,老吴在家里很少很少抽烟,酒都很少喝,都只是喝茶而已。

  从抽屉里选了一条烟打开,和烟灰缸一起放在茶几上,又把酒打开放在餐桌上,吴烨才帮吴太太端菜。

  端着最后两个菜出来的时候,吴烨就听到开门声了。

  一身洗的干干净净的老款深色衣服,里面是衬衫,外面是外套,西裤和皮鞋颜色却有点不搭。

  他一脸沧桑,脸上的很多细纹已经很深了,肤色有点漆黑,但是人很精神。

  比起上次见面,他头上的白头发好像更多了。

  和吴太太比起来,他是弟弟,反而是吴太太显得更年轻,年轻好多岁似的。

  他手上提着一个布袋子,进门的时候,还迟疑了一下,才下定决心踏进来。

  “姐,小烨!”他把袋子放在一边,冲吴烨和吴太太笑了笑。

  “舅舅!”

  “赶紧过来吃饭!”吴太太指了指椅子,然后让吴烨把酒打开。

  吴烨把酒倒好,放在他和老吴面前。

  大概是看到桌子上的菜,他对着吴太太笑了笑:“姐,又做多了!”

  “多了你就多吃点,一年到头都不来几趟。”吴太太多少有点抱怨,又给他夹菜:“得多吃点。”

  她特意忙活半天,做的不是老公儿子爱吃的,而是弟弟爱吃的。

  “妈让我带了不少腊肉,还有腊肠,给小烨吃的。”一边吃着饭,他一边指了指口袋。

  吴烨外公去世得早,现在就只有外婆,他们也就只有老妈舅舅两个孩子。

  舅舅家,两个孩子都比吴烨小,外婆说什么也不来城市,只愿意住在老家,只能每年回家去才能去看看她。

  “这次过来,这边能做多久?”老吴一边和他喝酒,一边问他。

  在工地做木工师傅,就是吴烨舅舅的工作,流动性很大,经常一个城市待了几个月,完工就离开去其他的城市。

  吴太太这个姐姐,老吴这个姐夫,都不是没有想过让他做其他的工作,他都没有同意。

  “大概半年左右,这次是我们自己包过来做的,算是多劳多得。”

  吴烨舅舅酒量很好,老吴是喝不过他的只是陪他一下,他自己喝完了,拿着瓶子倒就行。

  “家里还好吧?”吴太太问道。

  吴烨舅舅点点头:

  “有啥不好的,妈身体健康,你弟妹还是那个死扣,孩子也挺懂事的。”

  吴烨悄悄笑了笑,舅妈的抠门,真的很无法形容,他舅舅并不是什么穷鬼,几十万存款还是有的。

  但全在舅妈手里撰着,说什么也不拿出来,身体不是特别好的舅妈,一年四季上310天班,剩下的50天,不是理疗就是吃药。

  身体好点了,她又继续上班,一直没有懒过。

  吴太太劝她的时候,她还说:姐,你们是亿万家财,我们不行,不赚钱吃什么?

  就是这种性格,一言难尽。

  “在魔都,就经常来家里,想吃什么就和姐说。”吴太太说道。

  吴烨舅舅嘴巴上答应下来。

  他和吴太太姐弟关系一直很好,哪怕是人到中年,感情也没有变过每次遇到伤心事,他都是打电话给吴太太。

  “有假期就过来,不来你看我不收拾你。”吴太太说道。

  吴烨舅舅挠挠头,才说道:“包工除了没有材料,可能没时间放假。”

  吴太只让他一个月来家里吃两次饭,吴烨舅舅答应下来。

  “你对象找到没有?”看着吴烨他问道。

  吴烨点点头。

  “挺好的,有了对象就好好谈!”他说了一句。

  吴烨乖巧的答应。

  大部分时候都是老吴在和他聊天,一瓶酒,老吴就喝了二两,剩下的都是他喝的。

  而且完全没有醉意,和老吴说话多时候,逻辑清晰。

  吃完饭,吴烨收拾碗筷,他和老吴坐在沙发上抽烟,平时很少抽烟的老吴,只是偶尔抽一口。

  吴烨舅舅烟瘾也不小,抽烟抽的到。

  “腰还疼不疼?”老吴问他。

  吴烨舅舅点点头,这是老毛病了,现在还不止是腰疼。

  “老毛病,都习惯了。”吴烨舅舅无所谓的回答。

  都习惯了,不当回事了,受不了,又再吃点药。

  吴太太把茶放到,然后又去装瓜子水果。

  “姐,你休息一会儿,不用弄这些。”吴烨舅舅说道。

  看她忙前忙后的,他就怕这个,每次来都是好酒好菜的,实在是不想来麻烦。

  吴太太自顾自的忙活,弄了好几盘小吃。

  “身体不好,就早点打算,这个活儿,干不了几年,早点找个其他事情做!”

  老吴很清楚他的情况,得改变才行了。

  吴烨舅舅叹气:“上有老下有小,哪敢考虑这些啊!”

  语气里,有着深深的疲惫和无奈。

  吴烨静静听着,也是感慨万分,他一直在拼命赚钱,也有很多无奈。

  下午的时候。

  吴烨送他离开,老吴拿了个袋子给吴烨,吴烨拎着袋子,和舅舅一起离开。

  上车的时候,他还有点迟疑,吴烨喊了他好几声,他才上车。

  吴烨送他到了工地不远处,他自己要求的,说工友看到了不好。

  吴烨把东西拿给他,他推迟辞了半天,给他以后,吴烨才和他说了再见:

  “舅舅,记得经常去吃饭,我妈可想您了,到时候给我打电话,我来接你。”

  “好!小烨,你开车慢点!”他提醒吴烨。

  看着汽车离开,他才慢慢回到工地,一边走,一边揉了揉腰。

  吴烨赶着去新店,出了事故了,刚才马东西才给他打电话。

  流年不利,吴烨叹气。

  ------题外话------

  欠更7!

  华娱从07快男开始推书!

梦想岛中文    我不是那种富二代
上一章
书页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