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书页

0077 凌晨躲在卫生间

梦想岛中文    我不是那种富二代

  吴烨家里。

  他们一家人刚送完老爷子去机场坐飞机,开车回来才没几分钟。

  老吴坐在沙发上,吃着吴太太剥好的橘子,吴太太则是把另一个橘子拿给吴烨。

  “妈,你这就偏心过分了啊!给我这个都坏了。”

  她还特意翻了面,让吴烨看不到坏的那一面,拿起来才看到橘子已经坏掉表皮,都陷下去的橘子。

  很是无语。

  刚才她挑了半天,吴烨还以为她给自己挑个好的,就算是没有剥好的待遇,也不能给個坏的吧!

  对待老公和对待儿子,差别未免也太大了,一碗水端不平。

  吴太太偏头看了看:“不是有一半没坏么,你吃好的那一边就行了,赶紧吃!我这里还有几个。”

  还有还几个,都得自己消化?看了看旁边的垃圾桶,感觉自己和它差不多。

  老吴坐在旁边老神在在的,表情里还有几分笑意。

  连着吃掉几个一半好一半坏的阴阳橘,吴烨看着老妈又递给他两个外皮黑漆漆的香蕉。

  这就过分了啊!

  “是亲妈不?你咋不让我爸吃呢?”吴太太的眼神威胁下,吴烨接过香蕉,忍不住吐槽了一句。

  吴烨看了一下果盘,里面坏的那些,她都给自己吃了,好的都给她老公了。

  “不是我不吃,主要是医生说我肠胃不好。”老吴接过一个碟子,里面吴太太摘好的葡萄。

  医生还说他也胃不好呢!上次回来就告诉他伱不能吃软饭。

  两套标准对待。

  吴烨看了看自己手里的香蕉,叹了叹气,为什么不爱待在在家,就是这个原因。

  他们自己可能都没有注意,很多行为真的很打击单身狗。

  那种行为习惯,已经融入到生活的点点滴滴里,不经意间的表现,让吴烨感觉狗粮无处不在。

  试汤会吹吹再给对方,洗脚会一起洗,吃水果是一人一半,帮对方吹头发,打领带……很多很多。

  吴烨无处可逃,这个狗粮装满的家里,吴烨确实是不习惯。

  所以吴烨毕业就和老吴谈好,搬出去住,22岁,他还能在外面混三年。

  一方面是想自己闯荡,肯定有一部分原因是吃狗粮。偶尔吃狗粮,总比一直吃狗粮好。

  不是家里不好,谁也扛不住顿顿狗粮,仿佛无时无刻不在提醒自己:你个单身狗!

  父母是真爱,显得他是意外。

  小时候还没什么,现在是大人了,反而格外不习惯。

  “我先去收拾东西了!”吴烨又想跑路了,在家待的不自在。

  他有些想凌晨了,今天和她约好的一起吃饭,他还得去买食材。

  吴太太叹气:“唉~儿大不中留。”

  明明我才是受害者好不好?

  老吴早就看出来吴烨想跑了,家里的牛犊,现在已经被人家上鼻环了。

  人在家,心不在家。

  跟家里面的沙发有针一样,坐立不安的,时不时还走走,看看时间,总之就是磨皮擦痒的不安分。

  老吴很清楚,以前还没结婚的时候,每次想去找老婆,也是吴烨这样的状态。

  好像在家里待的时间太短了不好,又好想去找那个牵挂的人。然后就有了这种状态。

  “你叫得叫醒一个装睡的儿子,绝对留不住一个,相思成灾想跑的儿子。”老吴对吴太太说道。

  他是看的清清楚楚,吴烨什么秉性,他也很清楚。

  “栓不住的牛。”吴太太吐槽了一句。

  她其实想让吴烨在家住几天的,儿子怎么可能不重要,她是习惯先将就老公而已。

  又想到他昨天就奋不顾身,大晚上跑出去,还是不留他了,大不了一个月回来几次就行了。

  这个阶段,还是当奶奶最重要,早点放出去,早点收获。

  吴太太感慨孩子大了。

  “好嘞,那我先收拾东西去了!”吴烨说完就丢丢丢跑回房间里,生怕他们反悔似的。

  老吴他们在厅,还能听到吴烨哼歌,显然吴烨心情好的不得了。

  乐在其中。

  夫妻俩对视一眼,都笑了笑,吴太太站起来,准备去厨房给吴烨收拾一些吃的,让吴烨带回去。

  “我帮你!”老吴也站起来,和她一起去厨房。

  一分钟都不离开似的。

  房间里,物吴烨简单的收拾好自己的东西,吴烨的东西也不多,一个书包就装好了。

  他背着书包,从房间里出来的时候,吴太太把一个塑料袋给他。

  里面都是老爷子带的东西,都是吴烨喜欢吃的,还有她自己做的一些,吴烨爱吃的。

  “十天回来一次,要记得按时吃饭,花钱不要大手大脚,和邻居关系处好一点,开车不要喝酒,别乱发脾气,对人和善一些,不能和别人动手,记住没?”

  吴太太唠叨了很多,吴烨静静的听着,以前他其实不爱听这些,现在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他已经习惯了。

  听着她这些话,反而感觉内向暖烘烘的,吴烨耐心的听着。

  吴太太说了很多,吴烨一直到听她说完了,才拥抱了她一下:“谢谢妈妈。”

  “不气,滚吧!臭小子!”吴太太指了指门口。

  看他归心似箭的样子,她感觉有个姑娘,正在一点点把自己儿子抢走,自己还抢不过她。

  “爸妈再见!”吴烨关上门。

  吴烨走了。

  吴太太有些怅然若失,突然发现房子大了,没有孩子在身边的话,也有些冷冷清清的。

  以后还是得让吴烨多要两个孩子,这样显得家里热闹一些。

  “中秋节的时候,我们回去老家看看爸妈,过个团圆节。”吴太太提议。

  她都这么舍不得吴烨,老太太也舍不得老吴,老吴可不是一个月回去三天。

  好像自己当时,也是从婆婆手里抢儿子的那个人。

  老吴点点头:“都依你。”

  吴太太习惯性的站在阳台上,看着大G离开小区,微微叹气。

  老吴则是从兜里掏出一块金条,放在她手里:“开心点没有?”

  吴太太看了看他,突然笑起来,伸手从兜里掏出另一块金条,那是吴烨给她的。

  老吴:“……”

  借口上厕所的功夫,他居然就买好了?老吴觉得自己的绝招,现在都被学跑了。

  “你爷俩眼里,我就是这种庸俗的人。”

  老吴摇摇头:“我眼里,你以前是天上的星辰,在一起的时候是善良的天使,结婚以后是万里挑一的良人,现在是相濡以沫的贤妻。”

  “臭贫!”

  另一边。

  吴烨刚开着车,正往店里去,他有些不放心,还是要去检查一下进度,好几天没有去了。

  他到了的时候,办公室就马东西和王春花在,王春花是要面试员工,马东西得监督情况。

  这段时间,吴烨很多事情都是交给马东西的。

  能力越大,工作越多。

  吴烨才刚走到门口,还没有进去,就听到他们在办公室里说话。

  “东哥,我们店装修是不是快完工了?”王春花的声音传来。她要确实一下情况,好配合招聘进度。

  “最后一个星期了,你那边统计一下人员给我,我这边要开始做培训了。”马东西说道。

  吴烨没有在,他们还是工作勤勤恳恳,这份工资花的值得。

  “没问题!”

  吴烨敲了敲门,然后才走进去,两人立马站起来打招呼,吴烨摆摆手,示意他们坐下。

  整的太正式,太拘谨了,吴烨都不习惯。他一直都不是什么正经老板。

  “我就是来看看进度,现在各方面推进的怎么样?”吴烨坐在椅子上问道。

  马东西一一说来,包括宣传方案,装修情况,培训安排,开业安排各种计划。

  这方面,马东西才是专业的,事情安排的井井有条,计划的面面俱到。

  吴烨只是了解一下情况,他和做工作汇报似的,一直到说完以后,又把几份方案递给吴烨。

  吴烨也习惯了他的工作方式,总是喜欢做详细计划书。

  “活动这一块,预算提高一倍吧,既然要做,就把效果做出来。”

  吴烨看我完资料,在活动这个位置,不能太小家子气,越是活动效果好,越是容易吸引第一波人。

  开店就得有人以后,生意才能做起来,光是苦熬的话,最后容易熬没了。

  做就做好,花点钱不怕。

  “其他的,感觉都差不多了,我没有什么意见,马店长你自己查缺补漏一下就行。”吴烨的建议不多。

  他们花钱,还是太小家子气了,预算有些扣扣搜搜的。

  钱堆着花不出去,吴烨才有了看门面的想法,不不然她昨天也不会去不动产公司。

  “好的老板!”马东西答应下来。

  他还得复盘一下,以免有什么问题没有发现,他和其他人有所不同,他很珍惜这份工作。

  “你们先忙,我去看看装修。”吴烨从办公室离开。

  还有一个星期装好,现在大体都已经出来了,原本空空荡荡的门店,现在已经大变样了。

  地板已经铺好了,电工师傅在安装各种灯,设备也在一个个调试,安装通风管道。

  就餐区已经出来了个大概,就剩下细节没有做好,一群装修工人忙的热火朝天。

  看完了店铺的装修情况,又去厨房看了看,离开之前,让马东西提醒一下赵可心培训的事情,吴烨就离开了。

  两人继续忙活。

  他们这种涩会老油条,很清楚机会代表什么,更清楚怎么样才能抓住机会。

  开车回到公寓。

  到了公寓的时候,吴烨又去超市买菜,几天不在家,家里的菜估计放坏了,今天得重新买。

  他今天约了凌晨一起烫火锅,除了买菜,酒也得准备一点。

  你不醉,我不醉,哪里来的好机会?

  从其中一个货架边路过的时候,吴烨又退了回来,看着货架上大号的创可贴,好奇心驱使,她看了看有那些品牌。

  “好像上次买的是这个!”吴烨把东西放会货架上:“原来你叫舒尔!”

  还真是天网恢恢。

  旁边,还有几个叫滴水,置水的牌子,最离谱的,应该是天机不会的一个牌子。

  默默的记下来。

  吴烨又去看了一下红糖,才去买菜。蔬菜水果,肉类调料,酒水饮料,进行了一次大补充。

  冰箱里的东西不多的时候,总感觉有些想填满冰箱。

  装了一个购物车的商品,买了不少东西,吴烨提着两个大号袋子回家。

  掏出钥匙打开门。

  门打开的时候,总有那么一点干燥味道,几天不住人,感觉人气就跑光了一样,就像是空置好一段时间的样子。

  不过家里倒是还挺干净,没有乱糟糟的痕迹,吴烨还担心八爷把家里弄乱了,显然是白担心。

  八爷终究不是哈士奇,不拆家。

  放下东西,吴烨看了看茶几上的米,还剩下不少,八爷也不知道去哪里了。

  又检查了一下笼子,里面的八哥还是好好的,就是吴烨把布打开的时候,它有些惊恐的名鸣叫。

  好像揭开布,就会遇到什么特别恐怖的事情一样。

  又给它换了水,重新换了新的饲料,吴烨把布罩上,它又立马安静下来。

  当吴烨再打开布,它又开始惊慌失措的乱叫。

  八爷啊!真的是害鸟不浅,人家现在都有后遗症了。

  注意到外面的布上,多了不少抓痕,吴烨觉得,八爷它这几天应该是尝试过打开笼子。

  造孽啊!

  不过,它的钱箱里,又多了不少钱,没想到这几天,居然也在努力搬砖,吴烨还以为它会一直在笼子旁边。

  居然不是舔鸟。

  检查了一下家里,吴烨把东西收拾到冰箱里,然后开始大扫除,打扫卫生。

  做家务,他这些年倒是练出来了,也算是一个技术,他和其他男生不一样,确实能把家里打扫干净。

  不过也花时间,这还是小房子,大房子打扫更花时间,以后换大房子,还是得雇个阿姨。

  把这些做完以后,吴烨才给凌晨发消息过去下工了不?

  凌晨回的很快开会,马上就可以准备跑路。

静候佳人  吴烨撤回了一条消息,并亲了你一口。

静候佳音  凌晨揉了揉你的脸,大喊一声弟娃儿滚开。

  吴烨拍了拍你的马屁,说了一声救命。

  凌晨揉了揉你的脸并给了你一拳,开会去了。

  “嘿嘿嘿…这玩意儿还挺上头啊!”吴烨看着新功能!有些感兴趣。

  好几天,都在家里,也没有和凌晨好好聊天,欲擒故纵都快变成信马由缰了。

  失败的很。

  看了看菜谱,时间差不多了以后,吴烨就把火锅底料从冰箱拿出来,开始弄吃的。

  凌晨这个姑娘,似乎格外喜欢烫火锅,好几次吃饭都是烫火锅,也不腻似的。

  因为这个,吴烨还特意去学了一下他们那边的火锅做法,看着他们拿辣椒当菜吃,吴烨只感觉头皮发麻。

  吃完了,居然还说香!

  吴烨才不相信呢,现在的自媒体,简直一言难尽。

  厨房里,系着围裙的吴烨点火开工,已经不是第一次做火锅了,吴烨现在已经驾轻就熟了。

  还能一边弄配菜去,一边注意锅底有没有糊。

  吴师傅在忙碌,凌晨在公司心不在焉的开会,听着管理层滔滔不绝的话,凌晨越发没有耐心了。

  “凌总,我们是否应该重新考虑一下现在这个方案?”有人问她。

  凌晨看了看一群中年人:

  “公司花钱请你们来是解决问题的,不是制造问题的,不要光是给我出题,这里是公司,不是考场!”

  “今天先到这里吧,剩下的问题汇总一下,哪个部门的问题,那个部门负责人把解决方案拿出来,明天给我!”

  “就这样,散会!”

  凌晨第一个出了会议室,大家面面相觑,然后看着剩下的七八个问题,都露出苦恼的神色。

  凌晨最近脾气越发奇怪了,有时候好说话有时候又不好说话。刚才明明看到她在在笑,现在又生气了。

  开完会,凌晨回到办公室,开始收拾东西。

  叮咚!

  还以为是吴烨发的消息,结果是田甜发的消息。

  小雪姐,要不要去吃饭,最近新开了一家精品牛肉火锅大店。

  拿着手机想了一秒,凌晨果断的推掉了今天去不了哦,晚上有特别重要的会议要开。

  田甜回道明天再开嘛,真的很好吃,朋友说又辣又香。

  凌晨叹气不行啊,会议特别重要,关乎到以后的公司发展方向。

  确实很重要!

  没毛病!

  那好叭!唉!田甜郁闷。

  凌晨感觉自己有点愧疚,开始逐渐走上了见色忘友的不归路。

  快速收拾了东西,凌晨从公司离开,等到秘书拿着文件找她的时候,凌晨都已经离开了。

  办公室门都是锁上的。

  “走了?最近老板总是奇奇怪怪的。”

  秘书觉得凌晨最近状态不太好,很多行为奇奇怪怪的,还特别爱生气。

  “不会是亲戚来了吧?”秘书猜测。

  凌晨才不知道这些呢,她这会儿,已经开着车往公寓赶了。

  一路上,心飞扬,就是控制不了脸部人家,容易做出名叫笑意的表情。

  上次还觉得火锅好吃,这次开心的却不是因为吃火锅。

  有些人,就是得陇望蜀。

  吃着锅里的,还看着椅子上的,吃了火锅就算了,连人都想打包带走。

  贪心了,贪心了。

  拿着斧头进山,各种笔直的树都没有砍,最后看上了一颗歪脖子树,觉得它就和其他的树不一样。

  “我大抵是有了变化,一想到他就开心,见不到就一直想,也不知道是得了什么病!”

  听着最近才下载的,那些甜腻腻的情歌,她总能带入进去,而是感觉甜滋滋的。

  这种情况,很危险啊!

  凌晨一路开车回到公寓,把车停在吴烨的车旁边,拍了拍大G:“看好旁边的姐姐哈!”

  她感觉自己有点傻!不知道为什么会说这种傻话,反应过来以后自己都觉得脸红。

  就像是脑子突然搭错了神经似的。

  或许是两辆车,一辆像公的?一辆……呸!

  凌晨按着电梯,刚开门就跑进去了,结果,在一楼的时候,她遇到了进电梯的王嫂。

  王嫂还是老样子,最近脸上笑容不断,心情也很好,她也是刚买菜回家,两人刚巧坐上一趟电梯。

  “凌晨你这是刚下班吗?”王嫂倒是热情,先和她说话。

  每次看到这个姑娘,她一个女人都会感慨,这姑娘真是漂亮的没法形容,也不知道对象得是什么人。

  凌晨点点头,微笑着回答:“嫂子好,今天还得开会,我回来拿一下资料。”

  如果说瓜妹最喜欢挑战分寸,凌晨就是喜欢把事情,把话说的毫无痕迹,滴水不漏。

  “那你们还真辛苦,小烨现在也搬到17楼去了。”王嫂知道吴烨搬家,吴烨和王哥说过一嘴。

  还挺遗憾的,吴烨是个不错的邻居,吴烨搬走了,估计那个小色狼又要搬回来了。

  偏偏她这段时间……使不得。

  真要回来,估计老公得深受其害,主要是她口腔溃疡,无计可施。

  所以王嫂还有点焦心,不过这个情况,又不能往外说,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

  凌晨点点头才回答道:“好像是吧,我和他也不是很熟悉,只是普通朋友。”

  普通朋友,她和吴烨共同认可的称呼,对外的称呼就是普通朋友。

  实际上,已经远远不是普通朋友那个范围里的关系了。

  王嫂笑了笑:“上次他说你有对象了!我还以为你们特别熟呢!”

  记得也是在电梯里,吴烨说的凌晨有对象了,她最近怀孕了,有点记忆模糊。

  王嫂对她对象很好奇。

  凌晨笑了一下,心想原来吴烨还说过这个话:“啊…有的,应该是上次聊天的时候和他说过。”

  凌晨感觉好笑,弟娃儿也不是老实人,对象都给自己安排好了。

  还广而告之,不轨之意很明显啊!

  “有时间来家里做啊!”

  “好的,一定叨扰嫂子。”

  在电梯里和王嫂聊了一会儿,凌晨看着她出了电梯。

  电梯到了17楼。

  凌晨看了看自己制服,穿这个,不太合适吃火锅这么轻松的事情。

  想了想,她还是打开门,回家换一身衣服,挑了还几套,才找到一合适的。。

  然后又把狗粮装好,放在星星面前。

  “我就在隔壁吃饭,今天不要吵,在家安安静静的!”凌晨说道。

  星星眼睛看了看她,小声的叫了一下。

  “再小声点。”凌晨说道。

  已经很小声了。

  “好狗,差不多就这样,吃完东西以后,安安静静的在家睡觉,明天早上带你去遛弯。”凌晨揉了揉它狗头。

  说完就走了。

  看着凌晨关上门,星星低着头,嘴巴放在狗粮上没有动,竖起耳朵在听声音。

  凌晨穿着拖鞋,脚步声很浅的离开,关门,嗯,她敲了敲隔壁的门,门打开了,她进屋了。

  进去了。

  狗子小声呲牙,感觉狗粮不香了,她居然…又去隔壁了,去了那个讨厌的的家伙家里了。

  不争气的铲屎官。

  隔壁。

  吴烨看着一身凉快装扮的凌晨,眼里闪过一丝丝惊艳,事到如今,姐姐总算是开始把自己当自己人了。

  自己人,不气。

  吴烨考虑着,自己要不要换一身更凉快的,转念一想,男生穿背心好像已经够凉快了。

  没想到他的靓男计,居然碰到了靓女计!

  眼福…打嗝。

  饱了。

  “年轻的时候,遇到太惊艳的人以后,这辈子再遇到的其他人,都是黯淡无光的。”

  吴烨关上门,还不忘感慨一句。

  类似凌晨这种,以后都遇不到比她更好看的姑娘了。不过没关系,就她一个就够了。

  先预定了。

  “你说话的本事,可比做饭厉害多了。”凌晨回答道。

  看着一桌子配菜,以及冰镇好的果啤,还有一朵鲜花。火锅的香味冒出来,她一嗅就知道是变态辣。

  昨天其实只是说说而已,没想到吴烨做的真是变态辣。

  “你要是了解我够深,就知道最厉害的不是做饭和说话。”吴烨拉开椅子,让她坐在。

  “你要是了解我够深,就知道我不怕你最厉害的是什么!”凌晨顺口回答。

  怕不怕以后就见分晓,现在没有见过龙的人,都说不怕龙。

  吴烨,兼职养龙。

  坐在她对面,吴烨开始放蔬菜在锅里,凌晨属于是什么都吃,菜和肉都吃。

  “我发现你其实很好养!”吴烨又放了一些脆骨。

  凌晨把啤酒打开,给他倒了一杯,然后给自己倒上,又夹起一片毛肚,放到锅里烫。

  “我爸也这样说。”凌晨把毛肚放到辣椒水里沾了一下。

  味道越来越好了,上一次还只有七分,现在有八分了。

  进步还挺快的。

  “叔叔和我应该很有缘分!”吴烨烫了两片牛肉,分给她一片。

  自己吃的呲牙咧嘴。

  还是不习惯这个变态辣,简直变态,真辣啊!

  看他呲牙咧嘴的样子,凌晨笑了笑,你叔叔变态辣都觉得不够辣了,还缘分!

  “喝一杯,解解辣!”凌晨和她碰了一下杯子。

  “姐姐确实辣!”吴烨忍不住笑。

  凌晨翻白眼。

  一有机会就开始撩人了,很普通的话,在他哪里就不一样。

  “姐姐比变态辣还要辣,你可能吃不……好好吃饭!”感觉自己这话说的不对劲,凌晨立马收回来。

  吴烨是什么人,能不注意到这个?后半句他知道是什么意思。

  我一定吃得消。

  “我这人,大小就倔,变态辣我还得非得习惯不可。”吴烨回答。

  凌晨感觉脸有点烫,干脆拿着瓶子,和吴烨一人一瓶,喝起来带劲。

  冰冰凉凉的啤酒,也不能消退她的脸红,吴烨老是看她。

  主要是脸红很吸引人,平时颜值是100,含羞带怯的时候就是110,脸红还笑的时候就是120。

  “这样盯着人看很不礼貌!”凌晨提醒他。

  吴烨才反应过来,确实呆住了。

  看到好看的,就容易发呆,在她面前才有这种感受。

  吴烨想了想说道:“姐姐,请问我可以看您吗?”

  凌晨:“……”

  臭不要脸的。

  以前见过的那些男生,都是那种礼貌的,绅士的,文质彬彬的,就是没有吴烨这种不要脸的。

  撩人的小话,一套一套的。

  “这个得看你扛不扛揍?”凌晨举着拳头问他。

  吴烨笑了笑,开始继续吃火锅。

  凌晨一直觉得,自己打不过她,吴烨也没有解释,她自信点也好。

  再说,讨论这个没有什么意义。

  看着吴烨逐渐发红的嘴唇,凌晨叹气,感觉吴烨和她爸一样,也是那么倔强。

  去厨房拿了碗,凌晨打了清水,放在他面前:

  “以后不吃变态辣了,我还是觉得清汤好吃,吃完还能喝汤,记得以后做清汤。”

  吴烨一愣。

  那一瞬间,吴烨感觉自己的内心里,那片干净的小湖泊,有些沸腾了。

  那只长大的小鹿,也开始撞人啦。

  被吴烨拿着眼神火辣辣看着的凌晨,也有点愣住了,就这样呆呆的,互相眼睛看着眼睛。

  除了火锅咕咕冒泡,房间里安静下来,两人的呼吸彼此都可以听到。

  很多事情,都是双向奔赴,才有继续的意义,如果只是单方面的,就没有太大必要继续。

  都喜欢被照顾感觉,但是也得照顾对方。

  吴烨突然笑了笑:“我们先吃完这顿再说。”

  凌晨点点头,低着头吃火锅。

  吴烨帮她下肉,熟了然后夹到盘子里递给她,原本这是凌晨想象里的画面。

  “过段时间,我要准备去旅游,要不要凑个伴?”凌晨问他。

  吴烨点头答应。

  为什么不去,管她是去哪里呢,先答应了再说,吴烨在凌晨面前的思维,一直都是这样。

  凌晨见他答应了,就不再说什么了,反正她计划都没有做出来,要出来再告诉吴烨。

  酒没够,吴烨又拿了一件酒,两人喝的晕乎乎的,这次买的就,比上次多了几度。

  度数不高,但是量大,关了都电磁炉以后,两人坐在沙发上,凌晨在给他抹药。

  吴烨还是没能扛得住变态辣,又一次喜提香肠嘴。

  这次比上次已经好多了。

  吴烨能感觉到,她的手指从自己嘴上划过,凌晨就在他面前,一张绝美的脸蛋近在咫尺。

  吴烨眼睛看着她,有些沉迷,想贴贴。可惜衣服穿的过于合理,什么都没有看到。

  距离几公分而已。

  呼吸打在脸上,没有传说中的如兰吐气,火锅味倒是很足。

  哪怕是这样,也有人让人受不鸟!

  凌晨注意到他的眼神,本来就脸红的脸更红了,手回收把药盖子盖上,然后坐在他旁边。

  “现在还疼不疼?”凌晨又不忍心。

  吴烨摇摇头。

  心里是甜,嘴巴痛就痛吧,反正明天就好差不多了。

  “我发现你不只是好养,还很温柔,只是看起来凶巴巴的。”吴烨用香肠嘴说道。

  凌晨忍不住笑。

  那可拿出手机,把吴烨拉过来,拍了张自拍照。

  “嘿嘿嘿,上次就忘记拍照片了,这次一定得保存下来。”凌晨把手机收起来。

  吴烨也把手机拿出来,靠着凌晨拍了张照片,两人胳膊挨着胳膊。吴烨举着手机,找角度,找半分钟。

  凌晨也不拆穿他,她都能感觉到吴烨胳膊很烫。

  “拍不拍,不拍你就坐过去!”

  吴烨拍了一张:“拍不拍其实不重要,我就是不想坐过去。”

  凌晨挪开一点。

  其实还没有体验够,这还是头一回有这种体验,新奇,恍然大悟,羞羞都有一点。

  “弟娃儿,麻烦你离我远点哈!”凌晨注意到他又挪过来了。

  这家伙,一不注意就得寸进尺。

  吴烨笑嘻嘻的挪开,又挪回来,凌晨拍了拍脑门:“所以说,你们男生都是这样幼稚的嘛?”

  “看在什么人面前。”吴烨回答。

  通常在喜欢的人面前,就会很幼稚,不喜欢的人面前,比他爹还要成熟。

  男人都是这样。

  砰砰砰……敲门声响起来。

  吴烨和凌晨互相看了一眼,凌晨问他:“你有朋友要来?”

  吴烨摇摇头,他都没有收到消息,要是有人来的话,应该会打个电话才对。

  除非是不熟悉的。

  吴烨在门口问了一句:“谁啊?”

  门外传来声音:“刚才买蛋糕买多了!小吴哥,给你个抹茶蛋糕。”

  凌晨:“……”

  凌晨用口型表示道:完蛋了,怎么办?

  吴烨指了指楼上的卧室,口型表示:要不要去楼上躲一下?

  凌晨摇摇头指了指卫生间:我去卫生间,你应付一下。

  吴烨还准备说什么,她已经跑到卫生间去了。

  “至于吗?这个胆小鬼!”

  总会要面对的,现在早点说清楚,未尝不是好事情。

  还准备劝劝她,结果她都躲起来了。明明就是光明正大的关系,为什么要整的这么东躲XZ?

  打开门,吴烨看到了拿着一个绿油油蛋糕的田甜,田甜的注意力则是在他嘴唇上。

  卧槽,好性感的香肠嘴。

  “小吴哥,你嘴唇咋啦?”田甜很好奇。

  “辣的,刚才朋友来,在吃火锅!”吴烨回答道。

  田甜往屋里看了看,没看到人:“给你送个蛋糕!”

  吴烨接过蛋糕,她没走,看着吴烨,注意到吴烨的背心,她悄悄的咬了咬嘴唇。

  要进去待会?

  今天也不行啊!

  “那什么,今天不太方便?改天请你到家里坐坐可以吗?”

  吴烨觉得这样说话,显得自己很没教养,但是没办法,还是得说。

  田甜撇撇嘴,有些难过。刚好这个时候,卫生间的淋雨声音响起来。

  田甜:“……”

  更难过了。

  男生哪里会在家里洗澡,还是刚吃完饭,应该是女生吧?

  难怪那么久才开门。

  刚吃完东西,就要吃东西了?难怪是穿背心!为了简单省事?

  总结就是:吴烨要打扑克。

  我真傻,真的,我就不应该敲门的。

  渣男!蛋糕还我。

  “打扰你们了!”田甜把蛋糕抢回去,转身回隔壁自己家。

  这事儿闹的!他还不如不开门,当做没人在家就算了。凌晨也是一时之间没反应过来,他也是。

  听着隔壁砰一声大力的关门,吴烨叹气,然后关上门。

  “走!”吴烨说了一句。

  卫生间里,花洒被凌晨拿着,淋在地板上,她的目光,则是看着挂好的海绵宝宝发呆。

  鬼使神差的伸手,碰了一下中线位置,凌晨就听到吴烨的声音了。

  深呼吸两口气,凌晨平复了一下剧烈的心跳,感觉心脏要跳出来似的。

  她被吴烨吓了一跳。

  “这么大的人了,居然是海绵宝宝,没看出来啊!还挺……呸!”

  只是那一点颜色不一样的位置,在她脑子里挥之不去。

  吴烨等了她好一会儿,都没有出来。

  终于,花洒声音停了,身上还有不少水珠的凌晨出来了,吴烨呆呆的看着她。

  突然明白了,为什麼那么多人想去过泼水节。

  真挺好的!

  刚才没注意,身上被淋湿不少,凌晨看着吴烨的目光,就知道他脑子里想什麼。

  “那什么…明天记得晨练,我先回家!”凌晨小声的说完话就溜了。

  看着她轻轻的打开门,轻手轻脚的出去,又关上门。

  吴烨在原地凌乱。

  为什么要这么奇奇怪怪的,吴烨是想好好谈恋爱来着,但是感觉事情有些跑偏了。

  开始收拾碗筷,吴烨看了看阳台,八爷居然现在都还没有回来。

  是不是丢了?平时都回来了。

  洗完碗的时候,吴烨接到了洛白的电话,他说今天要带小姐姐回来看月亮。

  吴烨想起楼下那稀碎的隔音装修,最开始他都以为是隔音的,结果,那段时间总能听到惨叫声。

  是誰先不管,反正装修肯定是被坑了。现在这种情况,不是讓人家王哥煎熬吗?

  吴烨和他说了一下这个情况,洛白破口大骂,以前还让人家小姐姐喊破喉咙。

  那不是……尽收耳里?

  洛白都尴尬了,隔着手机,吴烨都能感觉到。

  他是海王,确实不是变态,自己在小空间玩游戏,肯定不想旁观者清。

  他这辈子都没想过当主播。

  吴烨挂了电话,难怪第一次搬来的时候,王哥两口子表现怪怪的,原来如此。

  “哥,你终于回来了。

  “快帮我把布揭开!”

  十秒钟后,惊慌失措的鸟鸣响起,半分钟不到,八爷在鸟架上啄米。

  “哥,我强不强?”

  吴烨看了看它:“五百强都没你强!”

  应付完八爷,吴烨拿着商铺的宣传册在看,最近手里又有了一个多亿,吴烨寻思…再花点。

  全部看下来,吴烨也没有找到位置特别好的,回头问一下蔚锦,看看能不能找到好点的。

  这几天最重要的事情,应该是第二份事业要开业了。

  吴烨全然不知道刚接完田甜电话的凌晨,又换回制服,去了田甜家里。

梦想岛中文    我不是那种富二代
上一章
书页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