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书页

0102 小雪姐,还记得刚蹦吗?

梦想岛中文    我不是那种富二代

  刚出电梯的吴烨,其实还是头一回见到凌晨闷闷不乐的样子,脸上写满了我不开心。

  平时的时候,很难看到她如此不开心,看的吴烨心疼。

  吴烨站在她旁边,拍了拍自己的肩膀:“不开心的时候,你可能需要这个!”

  看到吴烨的时候,凌晨的不开心就被分散了一点,吴烨嬉皮笑脸哄她的时候,她才发现见到他挺好的。

  开心的时候陪她开心,不开心的时候哄她开心。

  “不靠吗?过了这个村,就没有这个店了。”吴烨笑着说道。

  凌晨摇摇头,如果是在家,她还可以考虑一下,在走廊,就不考虑靠不靠的问题了。

  如果在家的话:我靠!

  “晚上陪我练拳啊!”凌晨说道。

  不开心的时候,凌晨喜欢练练拳,效果很好,吴烨则是喜欢刻字,效果也很好。

  点点头,吴烨表示毫无问题,迟疑的说了一句:“不过不要打人中!”

  上次疼的有点记忆犹新,以前都是看人家疼,还隔着屏幕笑,自己疼了才知道真的疼。

  弱击,要不得!

  “那是意外!当时没注意,我不是故意的。”凌晨回答。

  她不可能不知道拳击规则,更不可能故意,就是一不注意,没收住。

  天知道,她当时都怕自己的后半生幸福,就毁在了自己手里,她都准备把吴烨送医院了。

  防狼术练了那么久,谁知道防的第一个,居然是自己对象?

  这是一个痛苦的意外。

  “幸福这种东西,其实很脆弱,只能把握,不能击打。”

  “呸!狗嘴里吐不出象牙。”凌晨忍不住笑。

  看她笑起来,吴烨觉得她挺好哄的,不是那种哄不好的女生。

  一边说话,吴烨把门关好。

  “练拳也可以,不过你要不要先吃饭?”吴烨点点头问她:“现在饿不饿?”

  “饿!”

  下午没有吃饭的她,听到吴烨说吃饭,肚子都开始咕噜噜叫了。

  刚才没有注意到这个问题,现在发现了,饥饿感就随之而来了。

  “都饿的咕咕叫了,就顾着不开心,你傻不傻啊?”

  吴烨对于她这种犯傻的行为,批评的毫不犹豫。

  凌晨捂住耳朵,不听不听:“你凶我?”

  女生的必杀技都来了。

  吴烨叹气,给她找了点零食放在茶几上。凌晨拿了一包零食,就跟着吴烨进厨房了,和监工似的。

  粘豆包一个。

  “以后记得吃饱,才有力气生气,不要犯傻。”吴烨把围裙系上。

  凌晨吃着零食,笑眯眯的点点头,看着吴烨一副家庭煮男的样子,她就忍不住乐。

  其他的不说,以后和她老爹一定有很多的共同话题,都是一个风格的。

  唯一不同的是,吴烨有自己的事业,而且目标比咸鱼老爹大了不知多少。

  “放心吧,我又不傻!我其实吃过午饭的!”凌晨回答。

  吃饱了,不光是才有力气生气,也得吃饱了,才有力气打架。

  不开心的时候,找对象打一架就好了,这是凌晨现在的认知。

  砰砰砰打拳那种!

  她以后大概就能明白,吵架的时候,夫妻两,也是打一架就好了。

  不成功,便成人那种!

  所以对她来说,其实没有什么是打一架,不能解决掉的问题,现在是,以后也是。

  “我们今天吃什么?”凌晨把零食袋子丢在垃圾桶里。

  她吃的很快,吴烨发现她确实是饿了,不然不至于吃那么快。

  吴烨准备做点她喜欢吃的,误以为现在也能吃辣了,她能吃的,吴烨基本上都能吃。

  “买了点补充营养,美容养颜的海鲜,等会儿做个刺身给你吃。”吴烨回答她。

  “还能美容养颜?你买了什么海鲜?”听他这么一说,凌晨就好奇的很了。

  美容养颜几个字,对女生来说,就和有魔力一样。

  “已知最大的钻穴双壳类动物。”吴烨回答,然后从冰箱里拿出口袋:“知道是什么吗?”

  凌晨摇摇头。

  她又不是研究海洋动物的,怎么可能知道是什么。

  好奇的看了一眼吴烨打开的口袋,然后凌晨很无语的说道:“说色神秘兮兮的,这不就是象拔蚌吗?”

  还以为是什么。

  吴烨点点头:“人家叫皇帝蚌,美容养颜,补充营养,富含蛋白质,价格还挺贵的。”

  看了一眼,凌晨就脸红的转头了,想到了吴烨刚才说的,什么什么双壳类动物。

  而且,这玩意儿…让姐姐一言难尽。

  海鲜,吴烨是真的准备买来自己吃的,主要是宁渠说很好吃,他好奇,准备做刺身试试看。

  “我都没有脸红,姐姐,你又想到什么地方去了?”吴烨注意到她脸红。

  因为凌晨皮肤白,脸红的时候特别明显,第一次见到她的时候,还真是晒的,不是她有个双胞胎姐妹。

  恢复以后,一直都是白皙的皮肤,胜雪的白。

  凌晨看了他一眼,吴烨一脸调侃,凌晨不甘示弱的反驳:“你不脸红,谁知道你是不是因为自卑!”

  某些人,连皇帝蚌都不如!

  还好实力雄厚,没被这句话整破防,谁自卑了谁知道?他怎么可能自卑。

  20了解一下。

  吴烨挑了其中一只最大的象拔蚌,放在菜板上,然后看了看凌晨:“咯,就问你怕不怕!”

  凌晨锤了他一拳,然后就跑了。

  还问怕不怕,你踏马羞不羞?

  跑的毫不停留,只是听到吴烨的话,下意识的看了一眼,就脸红的跑了。

  她说自己要去刻字。

  刻字不刻字吴烨不知道,刻骨铭心应该是没问题。

  “就这?”吴烨笑了笑,姐姐总说自己胆子大,是过来人,还啥都懂。

  其实…啥也不是,典型的实操不行,吹牛得行。

  吴烨打开冰箱,那了一些食材,开始做吃的。

  客厅里。

  凌晨坐在工作台边,拿着刻刀在刻字,不过刻刀没有接触到石面,一直悬在半空中。

  盯着石头,凌晨脸红的发呆,脑子里,都是吴烨刚才说的话。

  她有个疑问,真的有那么…庞然?那么无朋?

  手掌在自己小肚子上对比了一下,凌晨脸更红了:“到胃?”

  还是漫画画的,进宫?

  咳咳!

  不能再考虑这个了,都是混球吴烨,什么话都敢说。

  乱人心!

  凌晨拍了拍脸,让自己冷静下来,不再考虑这些事情,管他是不是真的,现在也不考虑。

  至于以后…啊…呸呸呸呸呸!

  “呼!冷静冷静!”

  拿着刻刀的凌晨,开始尝试用吴烨教她的方法刻字,她发现自己,还是有点进步的。

  虽然手把手教学,让妾身有些不习惯,但是效果挺好。

  刻字,一旦投入,安神静心,确实一绝,刚才还在考虑象拔蚌的问题,凌晨现在都安心的开始刻字了。

  一丝不苟,认认真真,彷佛回到了以前做考卷的时候。

  她对这种沉浸式的爱好,突然有些喜欢了,每天上班回来,刻半个小时,不失为有趣的事情。

  “姐姐,先别刻字了,不是饿了么?赶紧过来吃饭了!”

  一直到吴烨喊她吃东西,凌晨才回过神,刚才居然投入到忘记时间了。

  看了看手上的石灰,凌晨又看了看自己的作品,今天还算好的。

  去洗了手,坐在餐桌前,凌晨看着吴烨做好的刺身:“你确定这玩意儿真的好吃?”

  她没有吃过象拔蚌,刺身吃的都是其他的鱼,比如金枪鱼,虽然贵,但是好吃。

  她还是第一次吃象拔蚌刺身,不知道好不好吃。

  “肯定好吃,你不知道吗?很多女孩子都喜欢吃这个!”吴烨回答。

  感觉这话怪怪的,但是她没有证据。

  她可以肯定,吴烨绝对不是说的好话,凌晨拿快子敲了敲吴烨。

  吴烨笑了笑,夹起一块蚌肉涮了一下:“试试看,好不好吃!”

  没吃之前,虽然感觉有那么一点点排斥,吃掉以后,凌晨觉得还挺好吃的,不过她没有说出来。

  实在是羞于启齿。

  “怎么样?喜欢吗?”吴烨问他。

  凌晨给他一个白眼,喜欢不喜欢又怎么样?一定要说出来吗?

  “其实最喜欢的应该大姐,然后才是姐姐,最后才是年轻姑娘,你应该还不太习惯!”

  凌晨捶他:“呸!”

  听懂了吴烨的意思,他现在老是说这些段子,明显不怀好意,有可能就是在铺垫其他的东西。

  “没事,现在不喜欢没关系,以后吃多了,就慢慢喜欢了!”吴烨指着盘子说道。

  凌晨当没听见。

  再来一快子,实话实说…刺身很好吃。

  吴烨发现,女生的一大特点,就是口是心非,口不应心,说的不喜欢吃,结果她吃的最多。

  不能因为外在而嫌弃美食啊!

  “喜欢吃就多吃点!大口的!小口吃没感觉的!”

  凌晨专心的对付着菜,她不参与讨论关于刺身的任何问题。

  时间流逝,吴烨煮的米饭,凌晨一个人吃了四碗,她确实是饿了。

  吃饱了的时候,凌晨靠着椅子,懒洋洋的不愿意动弹。

  小肚子撑的很,吴烨看过来的时候,她又收起来。

  女生绝技:收腹术,缩肚功。

  “你这样不累吗?”

  凌晨点点头:“累也比丑要好。”

  吴烨表示无法理解,他又不是没看到,又不会嫌弃什么。

  休息了一会儿时间,凌晨和他一起收拾碗快,每次吃完饭的时候,凌晨都会一起收拾。

  吴烨洗碗,她就清洗一遍,放到橱柜里,一边洗碗,两人一边聊天。

  “姐姐现在心情好点没有?”吴烨问她。

  吴烨又开始犯憨了。

  凌晨白了他一眼:“哪壶不开提哪壶?”

  非要提醒她。

  “你妈妈真那么凶?”

  对于丈母娘很犀利这个事情,吴烨难以理解有多犀利。

  凌晨今天和他说了一下情况,不过本质上,未来丈母娘还是为了她好,应该不是不讲道理的人。

  年轻的时候可以不讲道理,人到中年通常不会这样。

  凌晨不只是被她说了,还被她撤销了副总晋升的申请。

  理由就是理由不合理。

  凌晨生气也是这个,她还不容易找到个合适的人选,直接给她驳回了。

  就想多点时间可以享受甜甜的恋爱,就这点计划都失败了。

  这是给她穿小鞋,这是在蓄意报复,反正凌晨是这样觉得,不然不会申请提交一个小时就驳回了。

  “也不是单纯的凶,就是让人没脾气,或者让人很容易发脾气。”凌晨总结了一下。

  她不知道怎么样和吴烨说这个事情,反正她老妈绝对和吴烨老妈不一样。

  听她这么一说,吴烨反正更好奇了,毕竟以后,他还得面对丈母娘呢。

  现在吴烨对凌晨老妈的好奇心,很强。

  “有没有可能,以后丈母娘看我,越看越喜欢?”

  “弟娃儿,人要务实,不要老是想不可能的事情。”凌晨回答他。

  凌晨猜的不错的话,估计她老妈对吴烨印象一般。现在有可能,都在偷偷的调查吴烨的情况了。

  凌晨相信,她完全做得出来这种事情。

  把碗洗完了,吴烨问她还练不练拳,凌晨摇摇头。

  直接坐在工作台前:“教我刻字我觉得这个很有意思。”

  吴烨点点头,手把手教她。

  凌晨红着脸学习,今天的吴烨,对了点刻意的意思。

  一边指导她怎么样用手拿刀,力气要往什么方向,笔画和笔锋要怎么样才能刻出来。

  一边,时不时碰碰她耳朵。

  凌晨虽然脸红,但是学的很认真,而且还在吴烨的干扰下,学的很快。

  以后孩子应该很聪明!吴烨暗暗想到这个问题。

  她教的很轻松,凌晨很聪明,也难怪,老师都会喜欢学习成绩优异的学生。

  学得快,教起来确实轻松的很。

  “怎么样?”凌晨刻完以后,拿给吴烨看了看。

  吴烨表扬了一句,凌晨笑嘻嘻的点点头。又开始刻字,吹了一下灰尘。

  一个没注意,吴烨眼睛里进灰尘了,吴烨揉着眼睛。

  凌晨立马放下刻刀,看了一下吴烨的情况:“你别动!我帮你吹一下!”

  吴烨点点头。

  “呼,呼!”凌晨把灰尘吹出来:“好了!”

  吴烨看着近在迟尺的她,无意识的吞了吞口水。

  馋人。

  放眼就是新世界!见山不是山,近在迟尺的峰景。小吴只是想好好的谈个恋爱,为什么总有这些场景。

  晃眼!

  “直盯盯的,眼睛还想不想要?”凌晨重新坐下,她发现了,不过没有多说什么。

  凌晨现在对刻字很有情兴趣,准备回头自己也买一套刻刀。

  “姐姐,你误会我了,我只是在想,像我这种穷人,以后是不是只能靠山吃山了。”吴烨回答。

  靠山近,不知道能不能吃山。

  凌晨锤了他一下。

  吴烨不正经的时候,她就喜欢捶吴烨。他总是喜欢说这种话,她最近也奇怪,总是能听懂了。

  讨厌这该死的秒懂。

  刻了半天字,凌晨伸了伸懒腰,活动了一下筋骨。

  注意到吴烨目瞪口呆的样子,凌晨拍了他一下:“黑夜给了你黑色的眼睛,你却用它来耍流氓。”

  “不是,你又误会我了,我从小到大都很喜欢兔子,刚才只是在想养兔子的事情。”

  “我决定,等以后养兔子了,一定每天陪它玩一下。”

  吴烨一本正经的回答她。

  当真她单纯到,不知道兔子是啥意思嘛?还说的一本正经的。

  “时间还早,出去兜兜风吧!”凌晨说道。

  她今天回来的早,不想上班,找个理由就走了,现在吃完饭,又刻了半天字,都才不到九点。

  难得有一天时间,可以回来这么早,凌晨决定以后直接早九晚五。

  免得连恋爱的时间都不够。

  吴烨点点头:“就剩下一辆车了,大G要过几天才送过来,M8行不行?”

  大G还在黄原哪里,吴烨最近。都是开M8。

  “怎么可能不行,跑车兜风更带劲。”凌晨挑眉,眉飞色舞的说道:“姐姐教你弹射起步。”

  带你装比带你飞,带你飞进垃圾堆。

  恋爱中的人,总是突发奇想的,和发神经病一样,天马行空,无迹可寻。

  两人开着车,从地下停车场出发,还没有大G贵的M8,风驰电掣的,跑的比大G快多了。

  凌晨开车,吴烨坐在副驾驶。

  出了城市以后,凌晨踩着油门,推背感在车子的咆孝声里逐渐强烈。

  晚上的四车道,这个点车子已经不多了,路直的不行,简直太合适开快车了。

  吴烨提醒她注意安全,凌晨答应一声,看着导航上的限速提示,一脚油门踩到接近200码。

  咆孝声传出去老远。

  “哈哈哈,过瘾惨啦!”吼了一声,凌晨才慢慢把车速降下来。

  心情好了,凌晨就没开快,刚才她也是,把车速控制在能控制的范围,安全问题她还是很注意的。

  和吴烨在一起,得注意安全。

  嗡,嗡,嗡!

  三辆超跑消失在他们前面,凌晨看了看吴烨:“我们是来兜风的,他们是来找牛头马面的。”

  姐姐,人间清醒。

  在外面兜了一圈,就回家了,凌晨提醒他,明天早上要晨练,晚上早点会。

  吴烨说他一个人睡不着。

  凌晨对着他挥了挥小拳头,然后就关门回家了。

  给狗子把狗粮倒好,凌晨窝在吊床上,看了看手机上的未接电话,给田甜回了过去,她打了好几个未接电话。

  然后敲门声,没多久就响起来了。

  狗子看了看凌晨,凌晨偏偏头,狗子去开门。

  田甜来了。

  一只手提着零食袋子,另一只手揉了揉星星,她有好多话想和凌晨说,还特意带了零食过来。

  畅聊!

  从吊床上下来,凌晨盘坐在沙发上,在吴烨哪里,她从来不会这样,甚至不会张腿。

  总感觉…会有很奇怪的事情发生。

  回家了,就是怎么自然怎么坐。

  “你和你爸谈的怎么样?”凌晨问她。

  田甜也窝在沙发上,笑嘻嘻的回答:“不怎么样,谈崩了,他叫我相亲,我不去。”

  她这几天辞职在家,日子过的逍遥自在,想去哪里玩就去哪里玩,今天去了远一点的地方玩了一圈。

  回来都十一点了。

  银行卡都是自己的,她爹也没办法冻结她的钱,拿她没有办法。

  那些能被冻结银行卡的,不是电视剧就是渣渣,用的绝对不是自己的卡。

  “小雪姐,我发现你这几天太忙了,我本来有好多事情准备和你说!你一直没空。”田甜回答。

  凌晨撕开一包零食,坐在她旁边,准备听听她说的好多事情。

  这几天,不是忙工作,就是和吴烨一起的,面包和爱情,都挺重要的。

  “小雪姐,刚蹦你认识吗?”

  凌晨:???

  钢蹦她怎么可能不认识,傻子才不认识钢蹦,为什么问这么白痴的问题?

  “你说的是那种钢蹦?一块的?还是五毛的?”凌晨问她。

  她有点搞不懂田甜的脑回路。

  就像是突然之间有人问你:你认识现金吗?

  就感觉很离谱。

  田甜摇摇头,纠正她:“我不是说的钱,我是说人!上次你和吴烨逛街,我偷偷跟在后面……”

  “等等,你跟在后面?”

  凌晨发现了华点,她要是不说的话,凌晨都不知道还有这个事情。

  居然偷偷跟着她,她说的,应该是和吴烨一起,去弄牵手摆台那天。

  只是凌晨没想到,田甜居然在后面跟着的,还好最开始没有牵手。

  田甜尬笑,一不注意说漏嘴了。

  “那个不重要,重要的是我遇到了一个人,他说他叫刚蹦,然后他还说,特别特别的喜欢你!”

  我也很喜欢很喜欢钢蹦,如果够多的话,但是我不知道钢蹦居然也喜欢我。

  事情越发的离谱了。

  “他是那种,真的很深情的那种,喜欢你喜欢的掏心掏肺,你不记得他了?”

  田甜觉得,这么一个人,怎么着都不可能忘掉,看凌晨的表情,她好像完全没有印象。

  凌晨微微仰着头,手撑着下巴,认真的思考,时不时皱眉,绞尽脑汁,还是没有想出来。

  她什么时候认识个刚蹦了?她倒是认识钢蹦。

  所以她很直接的摇摇头,表示自己完全不知道情况。

  “不是吧,小雪姐,人家那么喜欢你,你居然完全没有印象?”田甜吃惊。

  果然是自古深情留不住,还是小雪姐的追求者太多?连深情的刚蹦都显得如此渺小。

  凌晨点点头,虽然这样是,显得她像个渣女,但是她确实是不记得认识这么一个人。

  很认真的想过,没有这个人。

  “你不要这个表情,你确定他叫刚蹦?”凌晨问她。

  田甜肯定的点点头。

  “他也在跟踪你,我们碰巧遇到了,然后他和我说了很多,把我感动的一塌湖涂,还请我喝了奶茶。”

  她虽然赔了一条Lv的裤子,不过那不是什么大问题。

  哪个故事,他到现在都记忆犹新的,怎么可能记不住人家名字。

  “问题是不认识啊,你会不会被骗了?”凌晨问她:“而且他为什么跟踪我?”

  “人家喜欢你啊,听说你有男朋友了,特意看看什么人和你在一起了,结果是吴烨。”

  “他虽然喜欢你,但是却很大度,还说你和吴烨很般配。”

  “喜欢你的这个事情,说的有鼻子有眼的,怎么可能骗我?再说了,我是那么好骗的?”田甜反驳。

  就这样,还说自己不好骗呢,她都无力吐槽了。

  凌晨大概知道了,她一定是被人忽悠了,她自己还没有发现而已。

  田甜很聪明,但是抓到点的话,她又很好骗。

  “好吧,不管是钢蹦还是刚蹦,我不认识,你想说的就是这个?”凌晨问她。

  钢蹦这个事情,凌晨不想讨论了,显然不可能是真的。

  就算是真的,她有对象,这个事情对她来说,就当个笑话听就行了。

  田甜摇摇头,把零食放下,一脸严肃的和她说道:

  “小雪姐,我跟你说,你也被卖了!阿姨现在知道你谈恋爱了。”

  “给我打电话了,问我你是是什么情况,你指定是被人卖了。”

  这个话,她都不知道怎么回答了,总不能说,自己是被老爹出卖的。

  而且她老妈打电话给田甜也在她预料之中。

  凌晨一脸的复杂表情。

  看表情,田甜就知道她内心翻江倒海的,都和她说过,要注意这个问题,小雪姐非是不听。

  现在知道吃亏了吧?

  早听她的,肯定不会发生这种事情,田甜拍了拍她肩膀,以示安慰。

  “不过你不用担心,你是假的谈恋爱,又不是真的,阿姨不会说什么的,我已经给她解释过了。”

  田甜挑眉,一脸夸夸我的表情,彷佛做了一件天大的好事。

  “她怎么说的?”这个事情,发展但我现在,凌晨很裂开。

  田甜这里,她在想以后要怎么和她说清楚,才能让她不芥蒂。

  田甜拿过手机,把录音放给凌晨听了一下。

  “语气到最后有些奇怪,大概是觉得你帮我报仇很幼稚吧,或者觉得我们傻。”

  这个猜测,凌晨也不知道她是怎么得来的,反正就很离谱。

  田甜还很认真的,和自己老妈解释了一下前因后果,以及凌晨现在在办的事情,都是为了她。

  天知道,当时她老妈是什么想法,肯定觉得她把闺蜜骗的和傻子似的。

  她要是有办法,何至于此?如果能直接告诉田甜,她早就说了。

  “知道了就知道了吧,回头我和她说一下就行了。”凌晨说道:“吴烨那边,现在进度还挺快的。”

  得和她透露一些消息,还得预防她以后再偷偷跟着。

  田甜惊喜的看了看她:“快搞定了?哈哈,到时候就能看到他悲伤的样子了。”

  一定是悲痛欲绝,伤心难过,想想她就觉得开心。

  对于田甜来说,这是个好消息,凌晨则是拍了拍额头。

  毕竟,分手暂时是不可能了,谈的好好的,怎么可能分手。

  “小雪姐,我发现你演技简直太棒了,简直是天衣无缝,而且自然而然,看的我都以为,你真的和吴烨谈恋爱了。”

  准确答桉。

  很不巧,确实是这样的,还真是在谈恋爱,她是假戏真做。

  “还行吧!”凌晨底气不足的回答。

  田甜拍了拍她:“简直是影后水平。”

  表情复杂的凌晨,看了看她,然后笑着回答了一句低调低调。

  田甜认真的想了想:“我要说的就是这些,都说完了。”

  凌晨松了一口气:“我知道了。”

  话题总算是完了,她现在,不想再田甜面前讨论感情问题,这个事情很复杂。

  “你还准备和你爸耗着?”凌晨问了她一句。

  田甜叹气,点点头,现在也没有其他的法子:“到时候我穷了,记得照顾我一下。”

  凌晨的钱都在理财里,她穷的连大G都买不起:“不是钱都好说,钱我没办法。”

  “我还有一个多亿呢,不用担心钱的问题,而且这几天,我准备去找一下那个造船的,从源头解决问题。”

  这个办法,凌晨倒是觉得还不错,见一面,好好谈谈,然后就都说不行,就算是给家里一个交代了。

  “你呢?阿姨会不会给你安排相亲对象?”田甜问她。

  凌晨摇摇头。

  他们不会,都已经说清楚了,她可以放心谈恋爱,不需要担心这些问题。

  “羡慕!”

  田甜觉得小雪姐真幸福,不需要担心难么多,也不需要吵吵闹闹才能争取自己的立场。

  可以自己选择自己喜欢的人,她就不行了,家里什么都要管。

  田甜待了很长时间才回去,要不是因为凌晨第二天,早上就要去上班,她还能说很多。

  抵足而眠,聊一晚上。

  凌晨打着哈欠洗漱的时候,隔壁的吴烨正拿着手机,疯狂的拒绝宁渠的添加好友的申请。

  宁渠直接用颜潸潸的号发来消息,吴烨彷佛看到了满天狗粮。

  “就是不同意!气死你。”吴烨喃喃自语的笑着。

  一遍和黄原他们聊着天,宁渠也在加他们,不过大家都没有同意。

  第二天的时候。

  吴烨去帮箫富贵他们搬家,找了一个搬家公司,把车开到了箫富贵家楼下。

  如果不是师傅老司机,那条路车都开不进去。

  箫富贵家里。

  吴烨和箫老爷子说着话,本来准备帮忙的,箫老爷子不让。

  吴烨注意到他的表情,他有些舍不得这里,这里他们住了很长时间,周围的邻居都熟悉了。

  突然之间搬家,大概还是不习惯,也有些舍不得。人老了就喜欢找人唠嗑,换个地方住,还得重新认识老头。

  吴烨坐在椅子上,喝着茶水,箫老爷子是个有底蕴的人,箫小妹熟练的泡茶手法,就是他教会的。

  箫富贵说,他家老爷子,喝完一口茶就能判断茶叶的情况。

  吴烨不相信,刚才箫老爷子给他上了一课,他真的能说出来茶叶是什么时候摘的,也能说树龄,还有产地。

  吴烨觉得很神奇。

  箫富贵胸妹,在收拾东西打包,吴烨无所事事,只能陪箫老爷子唠嗑。

  搬家的事情,是箫福贵确定好的,吴烨来之前,他们一家人已经商量好了。

  吴烨把箫小妹的事情也办好了,花了好几个大红包。

  没拿红包之前,这个事情不是那么好办,只能尽力而为。

  拿了红包以后,这个事情包在我身上,今天就办妥。

  氪金一波,吴烨顺利把事情办完了,解决了最大的问题,箫富贵就准备搬家了。

  他是为了妹妹可以学习条件好点为了老爷子可以经常晒晒太阳,有人陪他说话。

  其次才是下定决心好好工作。

  老爷子则是为了他们兄妹的前途,还是选择了答应。他很清楚,人一辈子都没有多少机会,能有机会就得好好把握住。

  至于箫小妹,则是在憧憬自己的大房间,考虑着新同学好不好相处等等。

  总之,他们一家人,被吴烨点燃了名叫希望的火把。

  箫老爷子很感谢吴烨:“谢谢你了小吴!也替我谢谢你爷爷。”

  吴烨心地好,肯定不止是单纯的心地好,里面肯定还有吴烨爷爷的因素。

  一大把年龄,很多东西,他其实看得清清楚楚。

  吴烨摇摇头:

  “您这话说的就见外了,您和我爷爷是朋友,您可别跟我客气,爷爷知道了,得抽我。”

  吴烨也不是为了感谢才帮忙,互惠互利!他有目的,箫富贵也是一样。

  箫老爷子叹气,看着窗外的阳光,阳光格外的吸引他。

  他已经很久没有好好晒太阳了,不过条件特殊,他一直都没有提过这个问题。

  “这些年,他们兄妹没有少吃苦,我倒是拖累了他们!”箫老爷子说道:“所以我得谢谢你!”

  吴烨受宠若惊。

  帮他们只是小事情,花了点钱,一天功夫不到,就赚回来了。

  箫富贵正低着头打包行李,装做没有听到,也没有说话,显然这种话听了不是一遍两遍。

  以前他还会反驳几句,现在就当没有听到。

  能带走的东西,箫富贵都准备带走了,那些带不走的就算了。东西打包好了,吴烨看着搬家公司的员工把东西搬走。

  箫富贵家里,开始空起来。

  不止是箫老爷子才感觉复杂,他们一家人都有这种想法,哪怕是年龄最小的箫小妹。

  吴烨拍了拍箫富贵的肩膀:“新生活要开始了,以后只会越来越好。”

  箫富贵点点头:“谢谢!”

  楼下,箫老爷子杵着竹子拐杖,和不少老爷子道别,箫富贵也和很多熟悉的邻居朋友道别。

  吴烨看的感慨万分,问了一下旁边的箫小妹:“你没有朋友要道别吗?”

  箫小妹摇摇头,给吴烨一个天真烂漫的笑容:“大哥哥,我早就和朋友说好啦!有时间会回来看他们的。”

  她还小,可能没有那么多离别的伤感,只有对新家的期待,对新朋友,新同学,新房间的期待。

  这样也挺好的,吴烨笑了笑:“你哥哥有驾照吗?”

  箫小妹疑惑:“那是什么?”

  还准备从黄原哪里弄个二手车,吴烨买的话完全是白菜价,花不了什么钱。

  不过不知道箫富贵有没有驾驶证,吴烨暂时把这个想法压下来,等他们告别了朋友,吴烨才开着车带他们去新家。

  车是凌晨的,吴烨的M8坐不了那么多人。

  车上,箫老爷子问道:“小吴,你对象的车吧?”

  吴烨问他:“您老怎么看出来的?”

  “做厨师,不光得舌头灵,鼻子也要灵。”箫老爷子说道:“回头给你几个单子,自己拿着学!”

  吴烨诧异的看了看箫老爷子。

  “您这样我可就不见外了啊!您给的东西,指定都是好东西。”

  箫老爷子笑的爽朗:“放心吧,你肯定喜欢。”

  吴烨知道他是感谢,也是抹平人情,他拿出来的东西,肯定不是什么简单的东西。

  还是那句话,底蕴这种东西,很多人都没有,哪怕是有钱都没有,得沉淀才有,得传承才有。

  箫老爷子无疑是个有底蕴的人,所以箫富贵以后也是。

  他们可能没有那么多钱,但是底蕴吴烨望尘莫及,爷爷都赶不上箫老爷子。

  他给吴烨东西,现在才说,也是留几分傲骨,老爷子骨子里,还是有傲骨的。

  “老爷子,我谢谢您了!”

  “老头子才应该谢谢你!你是个好孩子。”箫老爷子靠着座椅回答。

  吴烨笑了笑,这是真心换真心,老吴的道理或许没有错,他的道理也没有错。

  到了新家以后,吴烨在停车场停好车,箫富贵和吴烨一人拿着一个行李箱,这里面都是些老书,还有各种小盒子,反正都是好东西。

  两个箱子,价值千金,这就是吴烨说的底蕴。

这是个中  档小区,吴烨没有选高档小吴,这里老人孩子都有,向阳,而且绿化好,也方便。

  主要是距离学校和新店都近。

  带老爷子看了看环境,他满意的摸着胡须:“你这孩子,有心了。”

  吴烨笑嘻嘻的回答:“以后您就知道我是个牛皮糖了。”

  搬家公司的人还没有到,箫富贵拿出钥匙,打开防盗门。

  “哇!好大的房子!”这是箫小妹的感慨,箫富贵爷俩,倒是平平澹澹。

  箫富贵第一时间去看了一下厨房,满意的对着吴烨笑了笑。

  老爷子坐在阳台的藤椅上,阳光洒在他身上,他舒适的眯着眼睛。

  粉红色的房间里,箫小妹坐在床沿边,摸着弹黄床,按了按,对着门口的吴烨说了声谢谢。

  这一天,吴烨感觉心里暖暖的,不知道为什么,就是脸上的笑容止不住。

  晚上吃完一顿舔干净盘子的饭菜,吴烨恭恭敬敬的结果箫老爷子递给他的几张纸。

  因为箫老爷子说:都是好东西,别糟蹋了!

  ------题外话------

  欠更:13

求一下

梦想岛中文    我不是那种富二代
上一章
书页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