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书页

0106 端午节,准备好艾草了吗?

梦想岛中文    我不是那种富二代

  新店的装修工地。

  正面的外墙搭上了脚手架,围了不少绿网,房屋侧面是花圃,脚手架刚搭了一半。

  花圃里,树枝断裂,还有一根钢管倒在地上,刚被压断的树枝上,躺着一个脸色发青的年轻人。

  安全帽还戴着,只是一只手臂不规则的扭曲着,嘴里还有一些血沫,一只脚也有些变形。

  脸上是痛不欲生的表情,嘴里发出痛苦的喊叫,疼的眼泪都出来了。

  他旁边,还站在七八个戴着安全帽的中年人,不敢扶他,只能在旁边干着急。

  马东西,也在人群里,看着地上的年轻人,有些不忍心看。

  “马经理,救护车还有多久到?”蹲在年轻人旁边的胡茬中年人,手忙脚乱的问道。

  马东西立马回答道:“还有几分钟就到。”

  他又看着地上的年轻人说道:“小杨,你坚持一下,救护车马上到了!”

  躺在地上的小杨,大约二十来岁,全身剧烈的疼痛让他忍不住叫出声:“叔,我好痛。”

  “叔知道,叔没看好你,小杨,听话,坚持一下。”

  平时进门出门都是一声声叔的年轻人,现在这个情况,让他忍不住的难受。

  天气有点雨,他提醒了一遍又一遍,一定要注意安全,还是发生了安全事故。

  “马经理!麻烦你再催一下,小杨这个情况,很严重。”他回头和马东西说道。

  马东西点点头,又打了一个电话,表示情况很严重,能快一点的话,尽量快一点。

  “王队长,这个情况,你得通知一下你们公司。”马东西提醒了他一下。

  蹲在地上的王队长拿着手机,没有回答,一直听到看到救护车停在路边,才站起来挥挥手。

  “医生,这里!在这边!”他用力的喊道。

  几个穿着白大褂的医生小跑过来,检查了一下小杨的情况。

  “手臂和小腿骨折,肋骨大概也有骨折的情况!”医生转头和护士说道:“担架拿过来。”

  帮忙手忙脚乱,小心翼翼的把人放到担架上,姓王的中年人又安排了两个共工友跟着。

  看着救护车离开,他才看了看马东西,然后拿出手机给公司打电话。

  看着他去了一边,马东西叹了叹气,不是他冷血什么都不管,而是他不好管什么。

  刚准备转身的马东西,就听到了他怒气冲冲的话:

  “刘总,我们的人手脚都断了,就是因为赶进度,赶进度,现在这个情况,你还要我马上开工。”

  “刘总,我们的命就一文不值是不是?”

  “项目重要,小杨有保险,公司会管这个事情,这就是小事情吗?”

  “我没办法冷静。”

  听到他的话,马东西看着已经完工大部分的外墙,他有些沉默。

  旁边,拿着电话的王姓中年人,没有再怒火冲天,听着电话里,一直冷静的话,他看着一群工友,沉默下来。

  说的好像很轻巧,但是他又找不出反驳的话。

  他可以生气,但是工友要赚钱的。

  公司会管,该治治,该赔赔,但是人家客户是真金白银给钱了的,不保质保量完成,怎么交代?

  工伤工伤管,工友要赚钱,进度不能停,就是装修公司给他的答案。

  没有他的担心,心急,愧疚,只有个冷冰冰的答案,甚至这个答案,已经是很好的答案了。

  挂完电话以后,他看了看一群工人,沉默了好一会儿,才说道:“开工!”

  大家看了看他,才回到自己的岗位上,只是干活儿,再也没有那种热烈了。

  马东西点着烟,看着又开始装修的工人,沉默着没有说话,一直到听到车声,看到吴烨从车上下来。

  “人呢?怎么样了?”吴烨问他。

  听到人摔了,吴烨一路都是超速来的,就怕出什么大问题,人没了。

  “老板,人已经送医院去了,医生说是手脚骨折,可能肋骨也有骨折。”马东西回答。

  从三楼摔下来,情况肯定很严重。

  “装修公司那边怎么说?给装修公司打电话没有?”吴烨问他。

  “吴总!我们公司那边已经安排人去医院了,这边的进度,我们不会落下的。”

  马东西刚准备回答,装修队的负责人王队长,就回答了吴烨这个问题。

  只是他表情并不怎么好,看吴烨的时候,多少带点情绪。

  吴烨看了看他:“出了这种事情,谁也不希望,如果有需要我们出面的,你就和马经理说。”

  他第一时间,给吴烨承诺的是结果不会变,吴烨觉得这很扯,人难道不重要?

  虽然不知道装修公司那边是怎么和他说的,但是他有很大的情绪,吴烨猜的不错的话,他对自己也没有什么好印象。

  视人命如草芥的冷血东西,大概是这样吧。

  “公司那边,都买了保险,他们出不了多少钱,不会不管的。”王队长迟疑了一下,才问道:“吴总,不耽搁工期的情况下,我能不能去医院看看。”

  吴烨点点头。

  人都摔了,进度就是晚几天也晚几天吧,发生这种事情,吴烨也不想看到。

  他知道哪个年轻人,每次吴烨来,他还会和吴烨打招呼,很热情开朗。

  “去看看才放心,我和你们老板说一下。”吴烨拿出手机,打了个电话出去。

  对方很客气的表示道歉,并且承诺不会耽搁进度,希望吴烨理解。

  吴烨不觉得进度有人重要,但是好像他们都这样认为。

  拿着手机,吴烨和他说了一下情况,并要求多加几个人。

  义务之外,吴烨多管闲事的提醒了一句,希望后续的事情,他们能处理好。

  对方答应下来。

  骨折这种情况,就是手术完了,很长一段时间,也不能做重活儿。

  事故都发生了,无法避免,但是后续的处理,关乎人家生活,不能和稀泥。

  “行了!”吴烨看了看工地,大家都没有什么工作热情:“下午放假吧!明天再弄!”

  心思都不在工作上,吴烨还担心他们又摔一个,还不如让他们休息半天。

  装修队长点点头,感激的说了句谢谢。吴烨摇摇头,不需要他谢什么,就是不想自己良心痛而已。

  “马哥!”吴烨喊了一声。

  “老板!”

  “后续的情况,你跟进一下,看看装修公司那边怎么处理,有结果的话告诉我一下。”吴烨说道。

  马东西只好点点头,他挺想说其实没必要花心思,装修公司那边会处理好。

  吴烨没有一个合格的商人,应该具备的拿着冷酷和理智,反而多了几分热心和侠气。

  合法合规的情况下,一切能尽早达到目标的办法,都是办法,一切能赚取的利润,都应该赚取。

  但是马东西只是个员工,老板怎么说,他怎么做,毕竟他拿的工资不低。

  今天这个事情,其实责任不在他们,吴烨做这些,只是喜欢心里好受点。

  “如果后面他们闹什么幺蛾子,你就联系我们公司的律师。”交代了一句,吴烨才去看了看厨房。

  厨房还在装设备,其他的东西都已经弄好了,设备也装的差不多了。

  马东西答应一声,和王队长对视一眼,马东西什么都没有多说,吴烨能做的就是这些了。

  起码心里好过点,毕竟是在自己地盘出事的。

  站在还没有装修好的厨房,看着另一群工人忙碌着,吴烨并没有说话,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马东西站在他旁边,回答道:“老板,还有明天就可以装好了!”已经没剩多少东西要装了。

  “辛苦你了。”吴烨看了看他,这段时间最忙的其实不是吴烨,而是他。

  大大小小的事情,都是他在办,在抓,而且没有出什么大的问题,马东西脸上都有黑眼圈了。

  当你觉得轻松的时候,一定是有人在替你负重前行,在职场也适用。

  “老板,材料已经拉回来了,厨房弄好了以后,我先把菜单和价格排出来。”马东西回答。

  价格才是重中之重,能不能赚钱,还是利润最重要。

  又聊了一下工作,在店里待了不少时间,吴烨听到说人已经安排了手术了,他放心不少。

  今天舅舅的事情,再加上工地上的事情,对他冲击还挺大的。

  都是钱啊!

  想到这个,我吴烨一时之间,吴烨甚至搞不清楚,他自己赚钱的意义是什么?

  就是单纯为了赚钱?

  没有那么深的附加价值,没有那么坚定的目标,也没有那么拼命的动力。

  人家赚钱只是手段,赚钱的背后,是安全感,为了爱,保障并优化生活。

  那么自己是为了什么?

  开车的时候,吴烨都在思考这个问题,突然就被这个问题困住了。

  吴烨一只手撑着脸,一只手放在方向盘上,眼睛看着车距,思维不在路上。

  看到前车亮起的刹车灯,吴烨才反应过来,一脚刹住车把车停下来。

  吴烨看了看已经很近的车距,拍了拍脑门,如果自己再不集中精神,得出车祸了。

  “好好开车!”吴烨喃喃自语。

  回到公寓以后,吴烨没有回家,而是去了洛白的黑凤梨酒吧,要了杯果汁,要了两盘小零食。

  吴烨进门的时候,洛白就在角落和吃下午茶,看到吴烨进来,他在妹子耳边说了几句,妹子就离开了。

  “卧槽,这脸比马拉的都长啊!”坐在吴烨对面:“这是怎么了?难道你分手了?”

  看到吴烨一脸没心情的坐在卡座,洛白就知道他遇到事情了。

  不过,可能不是什么大事,分手只是他开玩笑的。

  “!”吴烨难得口吐芬芳一回。

  “我警告你啊,你最好文明点,我这是文明的场所!”洛白看了看他:“你这是又发什么病了?”

  看样子,考虑的东西还挺有深度的,毕竟表情那么严肃。

  吴烨靠着沙发,不太想搭理他,偶尔喝口果汁,看着窗外开始摆谈的小贩。

  “你说他们那么辛苦,一个月能赚多少钱?”吴烨问他。

  洛白看了看窗外,然后指了指对面的写字楼。

  “哪里的白领,西装革履,光鲜亮丽,你大概想不到,这些商贩虽然穿的朴素,但是一个月能赚他们几个月的工资。”

  吴烨:??

  洛白耸耸肩:“你看,你就不懂了吧?我有个前女友,就是靠地毯买袜子,去夜店当女王的。”

  “点马爹利,黑桃A的样子,别提多潇洒,多让人着迷,可惜她只和我谈了一天。”

  他不是不知道地摊能赚钱,只是不知道能赚那么多,难怪那么多人抢摊位,下午的时候就开始占位置了。

  “啧啧!真赚钱。”吴烨感慨。

  洛白点上烟,看了看他:“你又开始感慨人间疾苦了?”

  吴烨摇摇头,叉了点小吃,一边吃一边说道:

  “我不是开了个新店嘛,现在在装修,今天工地上有人摔骨折了,手脚,肋骨,都骨折了,人家才20出头。”

  洛白点点头:“然后呢?”

  “然后…我也不知道,就觉得他挺不幸的。”吴烨回答。

  想了想,洛白回答道:“这个世界有很多很多人,每天也在发生很多不幸的事情。”

  “你不是张百忍,更不是耶和华,也不是宙斯,你没发现他们三个都管不过来那么多事吗?”

  “所以有了因果,有了道法自然,有了都说是给你的考验。”

  “你操心这么多干什么?”

  “特么放在古代,你这悲春伤秋的劲,照照都自叹不如。”

  说了一通以后,洛白靠着沙发,喊服务员给他拿了两瓶矿泉水。

  仔细想了一下,吴烨觉得洛白说的有道理,就是偏离了他考虑的东西。

  “人和人确实是不一样。”吴烨回答。

  洛白喝完水,才问了他一句:

  “你在夸奖自己投胎的技术好?还是在可怜人家劳劳碌碌?或者是觉得碎银几两不值得?”

  吴烨沉默。

  他想了一下,好像也不是这样,只是觉得很多人辛苦的过分,只是为了追求钱财,牺牲健康都在所不惜那种。

  在这条路上,狂奔着,没有停歇,就为了把肩膀上的几座大山推掉。

  又何尝不是愚公呢?

  “我们今天多轻松,我们爹妈那时候就多辛苦,你所有的基本盘,都是他们一点点给你做出来的。”

  “你只知道有人喝酒住院,有人尊严扫地,有人忙的脚不沾地,就是为了赚钱。”

  “但是你不知道,他们把这些东西都经历了一遍。”

  “没有他们的努力,你有个屁的命,有个屁的机会感慨这些,你现在还在西北山沟砍柴,我还在草原放牛。”

  “你搁这矫情个什么劲儿?”洛白把他毫不留情的怼了一顿。

  他们的相处模式就是这样,谁需要被怼的时候,另一个人就能给他一盆冷水。

  需要安慰可能不容易,但是需要清醒很简单,洛白是个合格的怼人者。

  “我就是感慨一下,你倒是哔哔没完了!”物吴烨看了他一眼。

  不至于那么严重,就是感慨一下生活对待每个人都不一样,就像是现实的绿茶。

  它拿某些人没办法,某些人拿它没办法。

  有条件的还可以给它两个大耳刮子,没有条件的,就只能被它两个大耳刮子。

  它挺双标的。

  “急了?你急了对吧?”洛白指着他问道。

  他不至于急什么,洛白说的也是实话,他确实是没有什么资格,站在爹妈的努力上,去可怜人家。

  他只是个逊毙了的富二代。

  人家虽然辛苦,但是都是靠自己努力赚的钱,或许钱上有灰,有油,但是很干净。

  比起来,他反而没有那种不屈,那种野草一般的坚韧。

  “还是那句话,你爹,我爹,都有这个资格去感慨,你和我都没有资格去感慨什么。”

  “几千年来都是这样,比起那些惊才艳艳之辈,你是个啥?人家都不感慨这些。”

  “而且,你未必有人家幸福,人家可能孩子都打酱油了,你的孩子…还在纸上谈兵。”

  洛白一直活的很真实,没有那么多感慨,吴烨大概是他们几人里最善良的。

  宁渠炒股的时候,割韭菜毫不手软,黄原修车的时候,报高价毫不迟疑,洛白和女生分手的时候,毫不拖泥带水。

  吴烨,一直都是看不得人间疾苦,又活的很理想的人。偏偏,特么的老天很不讲道理,他就是能活的那么理想。

  洛白有时候都觉得,他活的轻松自在,不然哪有时间考虑那么多东西?人间疾苦这种事情,是他们应该考虑事儿?

  “总结来说,你就是沾了现在年景好,吃得饱,才有时间矫情。”洛白说道。

  这是他的总结,感觉很合适吴烨的情况。

  “好了,你闭嘴!”吴烨回答。

  洛白笑了笑,不再说话,但是还是憋不住:“矫情!”

  “你直接,就是直接喊人家回家看猫猫可以站着尿尿?”

  “你懂个屁,你个初恋都没谈明白的渣渣!”洛白怼他。

  “我是渣渣,也比你这个拿空枪的玩家好!我起码不缺弹药!你呢?”

  撇撇嘴,洛白倔强的回答:“用到的就是两亿分之一,要那么多有毛用?”

  吴烨鄙视他:“五毛钱的水枪,怎么能理解五百块的水枪?”

  “劳资要生气了啊!”

  吴烨叹气:“你看吧,你急了!”

  洛白不理他了,玛德太气人了,打人不打脸,骂人不揭短。

  “我是说真的,你要在不注意点,到时候你就只能玩手游了,不能玩端游!”

  洛白不相信。

  “劳资十二岁就开始水坝蓄水,这几年虽然开闸不少,但是上游源源不断,你在无稽之谈。”

  吴烨叹气,那是理论上的,理论上七十岁都有呢!

  “你怕是有瘾吧?比影?”

  “劳资不想和你谈论这个话题,能不能聊其他的?”他对于这个话,很不习惯。

  吴烨点点头,那就不聊了,只是话突然说到这里了,吴烨怀疑的问一下。

  不过看他的反应,还真有可能。

  吴烨看着窗外的天色,拿着手机给凌晨发消息,收到消息以后,吴烨就准备跑路了。

  “怎么滴?又要回去做饭?”洛白问他。

  吴烨点点头。

  “耙耳朵!”洛白吐槽。

  吴烨回答道:“我只是耳朵耙,你已经属于是耙鸡了!”

  洛白还准备反驳两句,吴烨已经跑了,看样子,以后心情不好,找对象比找自己几人效果好。

  如果和对象吵架了,兄弟才有用武之地。

  洛白招招手,不远处的妹子走过来,坐在他旁边,抱着妹子,洛白拿着酒杯,和她碰杯。

  “晚上可以去你们家看看插排吗?”洛白问她。

  妹子点点头:“三孔的行不行?”

  洛白眼睛一亮,小鸡啄米似的点点头。

  这条路,虽然很多人都已经去过了,但是我还是要去!——洛克白!

  他没有吴烨想的那么多,日子对他来说很简单,也不复杂,总结就是:

  今朝有酒今朝醉,今朝有妹今朝睡。明日愁来明日愁,明日不用润滑油。停车坐爱枫林晚,日照香炉生紫烟。

  所以赚钱的动力,他足够的多,特别是开店以后,他发现自己撩妹更容易了。

  洛白就下定决心了,以后一定要当个大老板,让不正之风疯狂吹拂他。

  让P,从一到十。

  洛白有了朴实无华的梦想,并且吴烨离开不久以后,他就带着妹子买口红去了。

  因为妹子说:口红,她很专业。

  回到楼上的吴烨,系着围裙开始在冰箱里翻找,脑子里不断考虑着,要吃什么的问题。

  感觉到围裙口袋里的手机响了一下,吴烨拿出来看了看,是看着宁渠发的好友申请消息。

  想了想,还是通过了,当然只是看在颜潸潸的份上。

  吴烨看了看手机:“居然没有发消息?”

  他肯定不知道,宁渠拿着好友申请的截图,发给洛白和黄原了,成功把他们忽悠添加了好友。

  财大气矗加入了F3聊天群。

  财大气矗,把聊天群名称改成了F4。

  财大气矗发出一个红包。

  吴烨忙着做饭,洛白忙着研究口红,黄原在和隔壁老板娘聊天,一个曲线清晰,一头红发的女生。

  停车场里。

  把自己的车子停在吴烨的车子旁边,凌晨把钥匙穿在手指头里,转了两圈。

  把包包往后稍了一下,拿出手机看了看时间,还有时间。

  凌晨眼珠子一转,坐上电梯,去一楼的花店里看了看绿植。最后选了一束鲜花,抱着花凌晨才回到电梯口。

  这是准备送给吴烨的,突发奇想,没什么特别的意思,生活总要有点小小的惊喜。

  “小凌!刚下班呢?”

  刚到电梯口,才按下电梯,凌晨就听到投入喊她。

  转过头看了一眼,凌晨内心一阵哀嚎,只是表情恰如其分的微笑打招呼:

  “嫂子好!刚下班呢,嫂子去买菜了?”

  王嫂点点头,和王嫂一起等电梯,凌晨抱着一束花,王嫂抱着一袋蔬菜。

  王嫂一身素裙,她一身连体牛仔装,一个稳重贤淑,一个元气满满。

  凌晨一直不觉得,自己是那种特别会过日子的女人,但是她羡慕王嫂这种,上得厅堂下的厨房的女人。

  王嫂倒是羡慕她年轻漂亮,穿什么都特别好看,而且还会赚钱。

  羡慕的东西,往往都是自己觉得自己不具备的,就像是凌晨,觉得自己做饭不好吃,就很羡慕会做饭的人。

  王嫂觉得她没有那么大压力,生活有更多的选择。

  这会儿等电梯的人不多,电梯还在楼上没有下来,王嫂主动和她说着话:

  “最近和小吴怎么样了?”

  王嫂其实挺八卦的,特别想了解一下,吴烨是不是已经被甩了。

  先入为主,她真的以为凌晨有点渣。她也不知道凌晨当时是说谎的,还信以为真了。

  不过,她们刚开始说话的时候,洛白就走进一楼,刚好也站在电梯门口不远处,一副等电梯的样子。

  衣服有点凌乱,脸上还有点红印,白色的鞋子上还有个脚印。

  凌晨不认识他,他认识凌晨,不过洛白没有说话,主要是这会儿,他实在是太狼狈了。

  刚才遇到前女友和她女朋友了,那女的一言不合就开始捶他,他今天的女朋友,则是被前女友拉住了。

  显然,水龙头是金属的,插排根本帮不上他忙。那女的打人是真疼,也就是衣服质量好,没有被撕碎。

  口红…一言难尽。

  只好回家,没想到在电梯门口,就遇到了隔壁大姐和凌晨,因为隔音稀碎的问题,洛白一直挺不好意思的,没想到今天还遇到她了。

  凌晨不认识洛白,王嫂认识他化成灰都认识,主要是对他没什么好印象,渣的不行的小渣男。

  因为他,老公时常怀疑人生。

  凌晨没有注意这些,挨着王嫂说道:“现在还好!感情蛮稳定的!”

  凌晨说话的时候,王嫂的注意力。又被她拉回来了。

  “小吴挺不错的,人帅气,性格也好,条件也不错,而且身材还好。”

  王嫂对吴烨的印象还是很好的,虽然只当了不久的邻居,但是舒心。

  不像后面这个小渣男,糟心极了。

  洛白内心暗搓搓的感慨:哪里好了?那家伙娘们似的多愁善感,还矫情,又爱开车,长的一般要求高。

  渣渣烨,要不是他运气好,自己秒杀他,主要是他总是和祖坟着火一样,洛白望尘莫及。

  他站在一边,虽然没有说话,但是完全不赞同这个夸奖,如果是说他的话,还差不多。

  “确实!我也觉得挺好的!性格很好,人也温柔,而且会照顾人。”凌晨回答。

  说这话的时候,凌晨很认真,毫不吝啬夸奖,一脸吴烨是最好的表情。

  王嫂还有点诧异,小吴还能把她心收了?

  洛白在后面叹气,他就遇不到这种真正的小富仙女,遇到的女生,都是各种茶。

  虽然他不敢碰那些好姑娘,但是不妨碍他羡慕人家有个好女朋友。

  王嫂悄悄的问了一下凌晨,认不认识后面站着的男生。

  凌晨虽然感觉似曾相识,还是摇摇头,好像是哪里见过,但是没有多大印象。

  王嫂感觉很奇怪,凌晨居然不认识!

  “好像姓洛,小吴刚开始的时候,还在他家里住,就是我们家隔壁。”王嫂小声的耳语。

  “啊?”

  凌晨悄悄看了一眼,这不是上次那个广告里的男生嘛?

  难怪吴烨当时说自恋,还问她比起来那个帅一些。

  原来他就是洛白,吴烨和她谈恋爱,一直都没有很大张旗鼓,就是他们自己两人在小范围。

  不是吴烨家,就是她家,不是早上就是晚上,确实很难和其他人有什么交集。

  上次,吴烨还说介绍自己的朋友给她认识,凌晨还挺期待的,结果倒是因为感冒,认识了宁渠的女朋友颜潸潸。

  骑士潸潸。

  注意到他挺狼狈的,凌晨也没有打招呼,免得人家尴尬。

  “这家伙,一个月换二十八个女朋友,让你家小吴离他远一点。”王嫂耳语。

  凌晨:“……”

  怕是不可能了,不过应该影响不到吴烨,毕竟吴烨和他认识不是一天两天了。

  凌晨点点头,表示明白,王嫂才聊到其他的话题。

  进电梯以后,洛白站在一边,很窘迫的期望电梯快点到,但是电梯就是不到。

  到了十七层,凌晨注意到洛白也出了电梯。

  “找吴烨?”凌晨问了一句。

  洛白一愣,然后点点头:“初次见面,我是洛白,吴烨的好兄弟,凌晨你好!”

  凌晨笑了笑,拿着钥匙开门:“不用这么正式,毕竟我还是后来的。”

  她又吴烨家的钥匙,洛白并不惊讶,她掏出吴烨的腰子,洛白都不惊讶。

  初恋嘛!

  “刚好吃饭…你怎么来了?”

  吴烨听到开门声,就在门口等着,看到凌晨抱着花,身后居然跟着洛白,他不应该是在打扑克吗?

  “那我走?”

  吴烨摇摇头:“来都来了,吃完饭洗个碗再走啊!”

  凌晨忍不住笑,他们应该感情很好。把花递给吴烨,凌晨换好鞋子,然后拿了一双拖鞋放在地上。

  “家里有个女主人,确实是不一样哈!”

  洛白一边换鞋子,一边感慨,本来回家的感觉,活生生变成了来做客的感觉。

  凌晨又忙着拿碗筷,盛饭,然后又盛鸡汤:“洛白,赶紧坐下吃饭。”

  洛白看了看吴烨:你结婚了?

  吴烨摇摇头,看了看她:她在表现。

  洛白微微点头,眼神示意:那我吃不吃?

  吴烨眼神示意:除了鸡汤!

  凌晨没有发现他们俩不对劲,把筷子递给洛白:“吴烨现在做饭挺好吃的。”

  洛白接过筷子,吃了一口菜,看了看吴烨:“果然…这个世界上除了大自然,力量最强大的就是爱情。”

  以前做的那叫什么东西?现在以坐火箭的速度在涨厨艺。

  凌晨想表现一下贤惠,吴烨也没有阻止,她一直在给吴烨夹菜。

  然后还给吴烨盛汤,吴烨吃完饭以后,又立马给他盛饭。

  吴烨:???

  这是我女朋友?感觉就很奇怪,平时的时候完全不是这样。

  再加上凌晨小口小口的吃着饭,和平时的大快朵颐完全是两个样子。

  吴烨吃着吃着就忍不住笑了,凌晨装作无事发生,还给他顺了一下背。

  洛白要是没有听吴烨说过的话,他都差点相信了。

  这姐们儿,可真能演。

  一直到吃完饭以后,吴烨凌晨自告奋勇的收拾碗筷,并且让吴烨和洛白聊天就好,她来洗碗。

  两人面面相觑,然后看着凌晨收拾好东西进厨房。

  “不愧是做娱乐的哈!”洛白悄悄的说道。

  看个他狼狈的样子,吴烨仔细看了看他脸:“这怎么回事?挨揍了?”

  他回来的时候,还好好的,结果两个小时不见,就这么狼狈。

  “遇到个女疯子,我不知道那一任女朋友的女朋友,可能是分手没有说好话术,对我怀恨在心。”

  “然后偷袭我这个二十多岁的老人家,还给了我一拳,最后…我们极限。拉扯,我看她是女的,就让她了一拳。”

  “反正,每吃亏。”

  听着他鬼扯,吴烨一句话都不相信,看情况不严重,吴烨打消了和他下楼找人的想法。

  他前女友的女朋友,应该也是女的,也不好动手。

  “到处都是仇人,你可长点心吧!”吴烨说道。

  洛白叹气,刚才那个女的放话,要堵他门,他准备在吴烨这里暂避锋芒。

  “这是意外,本来准备今天去看插排的,结果遇到这档子事。”洛白感觉自己太倒霉了。

  他都不是那种一次料偶数的人,单纯的一个个谈的,结果还这么倒霉。

  “你这啥情况?都处的这么好了,不准备介绍兄弟们认识一下?”洛白问他。

  他发现,吴烨家里的钥匙,凌晨都有,然后还有拖鞋,摆台上的照片也是他们的合照。

  “上次不是说过嘛,有这个想法,但是还没有来得及实施。”吴烨回答。

  还没有来得及实施,颜潸潸和洛白都已经被凌晨认识了。

  听着厨房叮叮当当的声音,洛白吴烨说了几句,就准备离开了。

  被人打死,也比被狗粮噎死好,他准备回去看看有没有人堵门。

  吴烨看他离开了,才去厨房,开始收拾碗筷,凌晨对这些东西,并不熟练。

  “陪人家聊聊天啊!我来弄就好了!”凌晨准备把他推出去。

  免得对她影响不好,还觉得她不懂事,凌晨深刻的记得,有人在的时候,一定要给自己爷们儿面子。

  吴烨摇摇头:“人都走了,不用演了,多累啊!”

  “走了?”

  吴烨肯定的点点头。

  凌晨呼了一口气,然后把围裙摘下来,套在吴烨身上:“装贤惠真累啊!”

  想了想,吴烨还是说道:“其实我和他们说过你,所以…”

  “合着我白演戏了?”凌晨问他。

  吴烨点点头,虽然现实很残酷,但是吴烨要告诉她,白演了。

  “你为什么不早说?不知道不淑女的人装淑女,是很难的事情吗?”凌晨问他。

  邦邦两拳。

  吴烨干笑,总不可能说,我喜欢看你淑女的样子吧?

  凌晨感觉白演了一场戏,还以为能建立个贤惠好印象,结果,她早就演不了贤惠角色了。

  “感觉我和小丑似的!”凌晨看着吴烨,气呼呼的说道。

  吴烨摇摇头:“你不是小丑,你没有心理疾病!”

  凌晨又给他一拳,她现在特别特别的涩死。

  难怪洛白的表情那么奇怪,是不是还看看吴烨,大概是问:你女朋友没问题吧?

  “你是什么样的人,和别人都没有关系,我知道,我接受,我喜欢就行了!”吴烨和她说道。

  凌晨撇撇嘴。

  让她出那么大的丑,不是两句好话就可以哄好的,起码五句才行。

  洗完碗以后,凌晨把花放到花瓶里,然后放在吴烨的工作台上,她特意买的。

  “喜欢吗?”凌晨问他。

  吴烨点点头:“我还蛮喜欢花的,不过更喜欢草!”

  凌晨:“……”

  她拉着吴烨去隔壁,她要好好教训吴烨一下。

  吴烨把她拉回沙发上:“我有事情和你说。”

  凌晨看着他,举着小拳头看了看他,意思是你最好正经点。

  “这不是已经马上五月底了吗?我就想问一下,你回家过端午节吗?”吴烨问她。

  马上就是假期了,吴烨想问一下她是什么安排,如果没有安排的话,吴烨想安排一下她。

  凌晨摇摇头:“应该不回去。”

  “那…去我家过端午怎么样?刚好认识一下我爸妈!”吴烨问她。

  凌晨:“……”

  这…可如何是好?

  现在就见家长,凌晨感觉自己还没有准备好,感情也没有到那个地步,她看着吴烨期待的颜色,又不忍心拒绝。

  “没事,那我就陪你过端午节,到时候我们自己买糯米回来包粽子。”

  吴烨发现她的迟疑和为难,立马就改口了,不能逼着她做不喜欢的选择这不是吴烨的本意。

  凌晨点点头:“可是你爸妈那边?”

  “我就说陪女朋友,大不了回家那点粽子。”吴烨回答。

  提前和爸妈说一下,他们应该不会说什么。

  凌晨叹气:“其实我一个人没关系的!”

  “以前怎么样我不管,现在不行!”吴烨拉着她说道。

  凌晨感觉心里暖暖的,有人陪着过节肯定很好,但是吴烨爸妈就得自己过了。

  她把吴烨抢跑了。

  “姐姐,端午节,你准备好艾草了吗?”

  “你准备不就行…吴烨,你个臭流氓,我打死你…你别跑。”

  家里天翻地覆。

  ------题外话------

  欠更:5

梦想岛中文    我不是那种富二代
上一章
书页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