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书页

0110 和隔壁老王一样躲躲藏藏【11K】

梦想岛中文    我不是那种富二代

  听到门锁卡察一声,凌晨就知道狗子又自作聪明的多管闲事了。

  那一秒钟,凌晨想到了狗肉火锅的一百零八种做法。

  悔养星星好多年。

  关键时候帮倒忙,掉链子,多管闲事,狗拿门锁多管闲事。

  凌晨真怕她那天睡觉的时候,忘记反锁门,它充当了引狼入室的帮凶狗。

  狗子开门无比熟练,甚至到了只需要用爪子扒拉一下,就可以打开门的程度。

  人家养的看门狗,她养的开门狗。

  和意料之中的一样,凌晨转头的时候,就看到田甜推门进来,还给她一个灿烂的微笑。

  “惊不惊喜?意不意外,开不开心?”田甜摇头晃脑抖肩膀。

  她好快乐。

  我好悲伤。

  原本不准备开门的计划,因为一只多管闲事的狗,瞬间泡汤。

  计划失败!

  A计划失败了,关键是她还没有B计划,只能随机应变。

  “(⊙o⊙)哇!开心死了!大晚上不睡觉,又遇到什么伤心事了?”凌晨回答。

  一边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和才刚换好衣服,从房间里出来似的模样。

  现在,她要忘记房间里,还有个吴烨,忘记他可能在翻衣柜,可能在打滚,可能在拿着纺织物研究。

  不行,根本忘不掉!好想冲进房间里,把他拉出来打一顿。

  “小雪姐,我就知道你在家,刚才在楼下停车场看到你的车了。”

  “看,我给你买了礼物!”

  田甜抱着一大堆吃的,放在茶几上,还写着沃沃马的口袋,很容易就看出来她刚去逛超市了。

  “哟呵,还有礼物?买的什么礼物?”凌晨好奇。

  她是真的好奇,只有节日的时候,她们才会互相送礼物,平时很好买礼物的。

  最多就是一起吃个饭,那种情况,是谁买单都可以。

  田甜神秘兮兮的笑了笑,从口袋里拿出两包创可贴,还晃了晃:“当当当当……喜欢吗?纯棉哦!”

  我想说谢谢你…因为有你…我真的很无语。

  掐指一算,还有十天半个月呢!

  这段时间,也就是感情不到位,不然…咳咳!

  “你以后能不能送点正常的礼物?”凌晨把创可贴拿到手里,放到抽屉里。

  抽屉里,还有很多,她喜欢屯贴于血崩之前。

  以前就忘记,后来就不敢来。

  “等你有男朋友了,我送你一车告白气球,抱你一辈子够用。”田甜回答。

  坐在沙发上,看着茶几上的两堆分开的零食垃圾袋子,田甜疑惑的看着她:“家里来人了?”

  看着就像是两个人吃的,不像是一个人吃的。

  听到这个问题,凌晨面不改色的摇摇头,伸手指了指沙发:

  “我刚才换了一下位置看书,看书的时候靠着沙发嘛,在这边吃了点的,在那边也吃了一点。”

  “你觉得我家里除了你,还会有什么人来?”

  凌晨认真的解释了一下,然后坐在田甜旁边。

  “谁知道呢,搞不好你在家里藏个人!”田甜也没有怀疑其他的,只是和她开玩笑。

  凌晨给她一个白眼,只是心跳有点快。她突然有点理解,为什么那么多女生出轨,男生却那么久才知道。

  她都觉得,确实是太狡猾了。

  田甜拿出不少零食,分给凌晨,然后坐在沙发上,拿着小蛋糕吃,她喜欢吃甜食。

  田甜,人如其名。

  “才这么几天没见你,你看,你又多了一个游泳圈了!”

  凌晨指着她肚子上的赘肉说道,田甜不控制食欲以后,胖的很快。

  不担心她发胖,是因为她减肥也很快,要是她自己想的话,减肥花不了多久。

  体重涨的快,消的也快。

  “小雪姐,我得纠正你一下,我这不是胖!我这叫可爱到膨胀!”

  再膨胀,都要变成小胖妞了,到时候找男朋友难道挥着钞票去找?

  登高一呼,大喊王侯将相,宁有种乎…有的速来?

  不要把唯一的优势变成只有钱,穷的只剩下钱了。身材和财富一起膨胀,财富高高的,三高也高高的。

  “你最好控制一下!微胖就可以,不要太胖了,虽然每一个胖子都是潜力股,但是很多股票都封盘了。”

  “健康和身材,也可以和是和美食一样的追求,好习惯也是财富。”

  田甜听着她说的话,一边点头答应,一边吃着蛋糕,时不时的擦擦嘴。

  左耳进,右耳出,脑袋是猴,嘴巴是猪。

  “小雪姐,你放心,我可能不会扭呼啦圈,但是我特别会扭瓜!”

  “十叠不行再来十叠,我看人很准的。”

  早就计划好了,要是找不到男朋友的话,田甜就是挥着钞票进入自由市场。

  凌晨叹叹气。

  “你这种不叫感情观!你这种叫重金求子!”

  田甜:“……”

  “你别说,我还真是符合情况哈!”田甜反而觉得这个很有趣。

  如果贴了,不知道会不会有人打电话来。

  凌晨给她一个白眼,只是吃了点水果,就没有在吃了,她今天吃的够多了,已经吃不下了。

  “话说,今天你为什么穿了这套睡衣?真丝那条睡裙不是更好看吗?”田甜疑惑的看了她一眼。

  平时都不见凌晨穿这套衣服,因为她这套衣服,已经是好久以前的衣服了。

  田甜知道,是因为和她一起去买的。

  “不是感冒还有点尾巴嘛,就穿了这个厚点的,不会冷着,免得又复发了。”凌晨一本正经回答。

  她感冒其实已经好了,如果不是吴烨来,她才不用穿这套睡衣呢!她也更喜欢另一套。

  她得防着点吴烨。

  不敢穿另一件,怕他上头。

  田甜倒是活跃的很,也不见任何困意,还从墙上拿下一双拳套:“咦,这不是你的吧?”

  对比就知道,拳套大了不少,肯定不是凌晨的。

  凌晨有点犯困,一直在打哈欠,看了看拳套以后,灵机一动:

  “给隔壁准备的,到时候就可以光明正大的揍他啊!”

  “到时候录个视频,放到网上当万恶之源。”

  这是凌晨突发奇想的,鬼才会把自己男朋友挨揍的视频发上去,她又不要流量。

  “要不说还得是小雪姐你聪明,这个主意太棒了!打就算了,居然打得合情合理。”

  田甜感慨,她就没有凌晨这么聪明。但凡是有她这种走一步看三步的聪明才智,也不至于找不到一个男朋友。

  不过,吴烨很惨啊!

  遇到小雪姐,将是他一生的不幸和伤痛,以后想起来估计都会咬牙切齿。

  突然感觉这样好像有点太过分了,不过这个念头并没有持续几秒钟。

  “小雪姐,你那边,最近进度怎么样了?”田甜一点都不困,最近她都习惯晚睡了。

  平时没有工作,睡觉就可以睡懒觉,没有了工作的束缚,她彻底的放飞自我了。

  凌晨打了个哈欠:

  “挺好的,最近把他拿下!你就放心吧,我出马,别说一个吴烨,就是五个,也没问题。”

  她已经开始犯困了,要不是田甜在,她都睡觉了。

  现在吴烨还在卧室里,她的把这个问题解决了才能休息。

  “你都困了啊,不聊了,我今天住你这里啊!”注意到凌晨犯困了,田甜开口说道:“我去换个睡衣。”

  不行,吴烨还在卧室里呢!

  换什么换,到时候吴烨什么都知道了,要换也不能回房间。

  “你先去洗漱吧!我去给你拿!”立马拉住她,让她先去卫生间洗漱。

  不过这个话,田甜很疑惑,然后在自己身上比划了一下:“你就说,卫生间我怎么换?”

  好像确实是不太方便,但是不方便总比看完好。

  凌晨还准备说什么,田甜已经跑去房间里了。跟着她进屋的凌晨,看着自己大床上的被子褶皱,无声的叹气。

  又注意到衣柜的缝隙变大了,小摆件换了位置,小衣服有移动。

  悄悄的咬牙切齿,然后又装作若无其事的,给田甜把衣服找好!顺便的,凌晨还找了一下吴烨。

  “你干啥?”凌晨看着她说道。

  田甜疑惑的看了看她:“换衣服啊!大惊小怪!”

躲在角落的  明明就是老实人的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老天总是给他推送这些。

  “去卫生间换啊!”制止了准备换衣服的田甜:“赶紧去洗漱,你这衣服也该洗了,丢洗衣机里!”

  “你害羞是不是?”田甜忍不住笑起来。

  我害羞个屁,你要再放飞自我,以后吴烨见你都不好意思。

  “没事,闺蜜之间,有什么嘛!”田甜不在乎。

  又准备换衣服了,凌晨把她拉住,然后把睡衣放在她肩膀上。

  “我不想看!赶紧去!”

  “我…”

  话还没有说完,就被凌晨推出房间里了,田甜嗅了嗅自己的衣服,明明就才穿一天啊,那有什么需要洗的?

  而且,小雪姐不知道,这衣服不能机洗吗?洗了衣服都不能再穿了。

  “这是更年期到了?一天奇奇怪怪的。”田甜喃喃自语。

  她没有怀疑其他的,毕竟和凌晨相处这么久,怎么样也不会想到,卧室有个吴烨在。

  只是觉得凌晨今天奇奇怪怪的,和平时区别有些大。

  田甜去卫生间洗漱,她更喜欢泡澡,在卫生间哼着歌,开始放热水到浴缸里。

  卧室里,吴烨从窗帘后出来,悄悄的问凌晨:“呼,现在怎么办?”

  如果这是一楼的话,凌晨一定把他丢出去。

  “怎么办?现在你问我怎么办?你刚才怎么不想想办法?就顾着研究其他的了?”

  他就在被子上躺了会儿…其他啥都没有动,没有动!只是眼睛看了看而已。

  “我没有,我不是,你别乱说!”吴烨不承认。

  凌晨把他手上的拖鞋拿过来,然后找了个位置藏好。

  凌晨的房间挺大的,不过东西也挺多的,随便把拖鞋藏好以后,凌晨看了看他。

  吴烨趴在被子上:“不想走!”

  凌晨揍了他几拳。

  “起来!”

  吴烨指了指脸:“商量商量怎么样?”

  “老娘现在不是在和你商量!赶紧的,搞快点!”

  凌晨揪着衣领把他提起来,咬牙切齿的问道:“懂?”

  看吧,姐姐就是不一样,根本不接受任何威胁。

  吴烨的计划没有得逞。

  “多待一分钟都不行啊?”

  凌晨摇摇头,多待一分钟,田甜就可能知道了,待个锤子。

  以后待一个月,待一年,待一辈子都可以。

  “速度!赶紧走!”凌晨悄悄的打开门看了看,把狗子喊过来。

  让它把门打开,星星很听话的去打开了门,吐着舌头看着她们。

  吴烨还准备说两句话,就被她推出去,一个差点没有趴在地板上。

  回过头,凌晨还在对他挥手,示意他赶紧走。

  赶得毫不留情,像极了老公要回来的样子。

  吴烨出门以后,并没有完全把门关好,以防出现响声。他并不是专业的曹贼,只是小心而已。

  把关好门,凌晨才松了一口气。

  “咋了?”

  还心有余季的凌晨,被田甜吓了一跳,破有点做贼心虚的表现。

  刚才卫生间出来,一身三点式的田甜好奇的看着她。

  还好把吴烨送走了,要是没有走,凌晨都不知道此情此景,她该吃醋还是不该吃醋。

  “听到门口有响声,开门看一下,你就这样跑出来了?”凌晨叹气。

  她都不知道刚才发生了什么,要是狗血点,碰巧就看到她了。

  以后怎么办?

  非几十万字不能描述的狗血情节,就这样诞生了。

  幸好她没有听吴烨的,还耽搁几分钟的话,说什么都晚了。

  “你不让我在房间换衣服,我有什么办法,卫生间又不好换,你又不是不知道,大惊小怪的。”

  “说的什么你不知道似的。”

  “还没开始谈恋爱呢!就有门户之见了?”

  田甜吐槽。

  凌晨拍了拍脑门,懒得和她解释这个解释不清楚的情况。反正她不知道,就一直不知道吧!

  “小雪姐,你今天为什么怪怪的?”田甜问他。

  凌晨澹定的摇摇头,表示自己并没有怪怪的。吴烨都回去了,她还有什么好怕的?

  担心都没有了,自然就放松了。

  “你慢慢泡,我先睡觉了,感觉困得很。”凌晨打着哈欠,先去卧室。

  她这会儿,心惊胆跳的刚过去,困是假的,唯一的一点困意,刚才都烟消云散了。

  刚好去房间整理一下蛛丝马迹。

  就是去问一下吴烨,究竟对她可怜的衣服都做了什么!

  “好吧!那我不追剧了!”田甜一点都不困,点点头,就去卫生间去了。

  卧室里。

  凌晨里里外外的检查了一下卧室,发现到处都是吴烨的痕迹。

  动了她不少东西,被子都是后面整理的,显然他钻被窝里去了。

  鳝变的男人。

  重新喷了点花露水,掩盖掉吴烨唯一的气息,凌晨才揭开被子,靠着床头,拿着手机给吴烨发消息。

  你乱动我东西,明天来家里,既分高下,也决生死!凌晨发消息的时候,还带着几个怒火的表情。

  吴烨回得很快,她并没有等多久急了JPG!她诽谤我,她诽谤我啊!

  包包大人JPG!你这狗贼还不速速招来?

  囚犯JPG!大人,我冤枉啊!

  凌晨忍不住笑出来,又给他发消息过去熊猫脸JPG!做人都不在行,你想吃粑粑吗?

  高手背影JPG!我会在乎宵小的言论?

  凌晨呼了一口气,开始疯狂发表情包,吴烨只能在一大堆不带颜色的表情包里,找到唯一几个纯洁表情包。

  堪堪应对。

  根本打不过,让吴烨完全不想当君子了,想让凌晨见识一下什么颜色洪流。

  不过凌晨没有给他机会,又回到了正题上。

  你要是晚走一分钟,就被发现了!凌晨感觉心有余季。

  要是田甜在家里,还是在她的卧室里发现吴烨,估计她得暴跳如雷。

  怎么说呢:小雪姐,我让你去撩他,你就把人撩到自己家里来了?还是自己卧室?

  你是什么想法?你是准备看星星吗?还是小学生参观房间?

  到时候,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误会是肯定的,搞不好关系都要稀碎。

  姐姐,你这就很不讲道理了,我们是恋爱,有不是野合!整的和我和那些老王似的,还只能躲在窗帘后面。

  走的时候,你还恨不得我跳窗似的,粗鲁的很啊!

  也就是为了你,不然我何必受这种委屈。这种委屈,起码值十个木马!就算你五个好了!

  你看什么时候还我?

  吴烨发的消息,凌晨看的无语,准备发了个表情包过去,结果点错了。

  拿着一箱气球的熊猫:今晚,不是你是就是我活。

  下一瞬间,脸红的凌晨疯狂点手机恨不得自己长了八只手。

  凌晨撤回了一条消息。

  “总算是撤回了。”凌晨吐气。

  隔壁。

  吴烨在被子里疯狂大笑,凌晨居然还有这种表情包,简直是开眼了。

  他还收着没敢发,结果发现了凌晨也有这个表情包,吴烨就感觉以后发表情包不用那么扣扣索索的了。

  这个,我有很多啊!

  就这点,看不起谁呢?吴烨发消息。

  一箱好像就一百多还是两百多而已,确实不多。

  洛白都是在家里一箱一箱的吞,那叫圈套。

  凌晨发消息给他你看看这个!瘦骨如柴的衰老萝卜JPG

  她最近找了很多图,各种个样的图都有,这个萝卜就派上用场了。

  吴烨和她斗图,这些表情包,吴烨多的不是。

  两人聊了好一会儿,凌晨都开始打哈欠了,感觉眼睛发酸。

  她今天一次次的拖延了。自己睡觉的时间,这会儿都已经快11点了。

  凌晨听到了卫生间开门的声音,田甜应该出来了。

  睡觉了,不聊了,田甜回来了!凌晨给他发完消息,就把消息清空了。

  她现在都养成这个习惯了,以后就不需要这么谨慎了,现在还不行。

  小心驶得万年船。

  吴烨还准备多聊几句,看到她发的消息,叹了叹气,有些意犹未尽,还是把手机丢在了一边。

  没得聊了,只能休息,看着天花板,吴烨脑子里,又想起来刚才打滚的时候。

  香气迷人。

  一直觉得凌晨身上有种区别于香水的香气,吴烨发出她被子里,这种香气更多。

  当时蒙着头,差点醉了。

  现在算是搞清楚了,这是体香。

  姐姐的模板,大概是香妃加上貂蝉加上杨贵妃。

  反正吴烨有些明里着迷。

  吴烨看着天花板,感觉完全没有困意,他现在多了一个向往的目标,就是姐姐的闺房。

  他睡不着的时候,隔壁凌晨和田甜也没有睡着,她们还在聊天。

  田甜说起了明天的安排:

  “明天去相亲去了!我爸成功把我说服了!相完亲,我又要开始打工人的生活了。”

  “不过我有预感,这是一次注定失败的相亲,我长胖这么多,对方不可能对我有想法。”

  “真是想想就让人开心呢,以后他们就不给我介绍相亲对象了。”

  田甜说的眉飞色舞,这是她和她爸妈谈了这么久,得到的一个结果。

  她只去相亲一次,不论成功与否,都回去好好上班。公司没有她,很多事情都变得一团糟,副总根本搞不定。

  田甜是直接跑路的,不是和人家交接了工作才走的,导致公司好几天一团糟。

  最终,老田还是妥协让步了,起码在田甜看来,他是让步妥协了。

  “你觉得你爸没有一点把握,会让你去相不管成功失败,以后都不再去的亲?”

  凌晨听她说完以后,感觉事情没有那么简单。她爹可不是那么简单的人物。

  他们办事情,如果没有觉得的把握,应该也有大半的把握。

  凌晨只是提醒她一下,当然田甜如果有男朋友的话,对凌晨来说也是好消息。

  和吴烨在一起,不考虑田甜的原因,他们就光明正大了在一起了,完全不需要考虑其他人。

  碍于友情,凌晨才一直没有公开,不然吴烨早就出现在她的朋友圈里面了。

  内心来说,凌晨还是希望她能相亲成功,除了自己的和吴烨的原因,另一方面,她一直单着也不是个事情。

  “哪有那么复杂,反正就是去吃个饭而已,吃完饭就各找各妈。”

  田甜想的很简单,觉得事情没有那么复杂,小雪姐这种总有刁民想害朕的想法,要不得。

  人家又不是没有钱,富家公子,找那种女朋友找不到,很多人都比她漂亮多了。

  她们家有钱,人家家里也不缺钱,她什么优势都没有。

  凌晨想了想,不再说什么,点点头:“到时候有结果,你就打个电话!”

  打着哈欠,凌晨关上灯,黑暗里,田甜在悉悉索索。

  打了她一下,凌晨说道:“手!”

  她又开始不老实了,凌晨打了她一下,田甜才把手缩回去。

  田甜笑出声:“小雪姐,你不愧是养峰人!”

  她就没有认真养过,都是顺其自然,反而比刻意还好很多。

  翻个身,凌晨不理她,她要早点休息,已经很困了。田甜睡不着,拿着手机在看照片,就是她的相亲对象。

  长的挺好看的,一个眉清目秀的小伙子。

  没过多久,凌晨睡着了,田甜还在练习散装方言。

  “雷猴!雷猴啊…”

  “唔嘿田甜,初次甘面,多观照…为什么感觉怪怪的。”

  田甜不习惯这样说话,这还是好不容易学的一句,散装方言,怕万一用得上。

  虽然她并不想有个好结果,但是过程,她还是不希望人家觉得她教养不好。

  起码该有的素质要拿出来,毕竟是千亿家庭,不能表现的太过没有素养。

  “长的倒是还可以,不过听说是个O啊!”

  这是田甜收到的小道消息,通常来说,很多事情都不会无缘无故的有消息,有这个传言,多半有些问题。

  再加上她为了应付相亲,而且都长胖了这么多。这把,她有什么理由赢?

  完全找不到一点点赢面。

  想着想着,她就把手机丢在一边,也睡着了。

  半夜的时候。

  田甜做了个奇怪的梦,梦到和吴烨结婚了,凌晨是伴娘,在她旁边含情脉脉的看着吴烨,而且还哭了。

  最好,他们要戴上戒指的时候,凌晨拉着吴烨跑了。

  他们逃婚了。

  就剩下田甜一个人在T台上凌乱着,完全不知道怎么办。

  然后司仪说了一句:“吴烨一直都只喜欢凌晨,根本不喜欢你。”

  老娘还不喜欢他呢,只是不知道为什么,这句话说不出来。

  做了一个如此恐怖的梦,她直接吓醒了。吓得她赶紧找小雪姐抱一下,安稳安慰自己。

  “吴烨,别闹。”凌晨睡的迷迷湖湖,说了一句含湖不清的话。

  她说完,又继续睡,完全没有要醒的的意思。

  “什么别闹?”

  田甜没有听清楚,凌晨没有再说话。她的注意力,放到其他的地方,她这个守饮水机的,总算是上场了。

  动手!

  某一瞬间,她都可以感觉到,自己的手指头陷下去了,这就很离谱了,她补了那么多,效果是一点看不见。

  大家都是养峰人,凭什么你就有名山,我就是山头?

  哎,比不了啊!

  田甜停好手,逐渐抵不过涌来的困意,她又睡着了。

  一夜无话。

  第二天早上,吴烨早早的起床洗漱,虽然睡的时间不久,但是他精神抖擞的,完全没有一点没睡好。

  收拾妥当以后,才拿着剑出门。

  凌晨和他差不多时间起来的,起来还把田甜的手脚挪开,才叹气去洗漱。

  因为田甜,难怪她昨天晚上梦到吴烨,梦里,吴烨说她是个城府很深的女人。

  洗漱好出门的时候,吴烨就在电梯口等她,每次他出门的时候,都会发消息。

  凌晨每次出门的时候,都发现他比自己早,而且见面的时候,都是开心和微笑。

  每天见到他,都很难见到吴烨脸上有坏情绪,除了因为自己,他才喜欢装的可怜兮兮的。

  “早啊!”

  “早!”

  吴烨拉着她进电梯,出了一楼,直奔运动场。

  还是撩凌晨的一天,吴烨很成功的完成了任务。

  晨练完了以后,吴烨就开车去新店了,他要去找箫富贵试菜,最近他研究了一道招牌菜,真正可以当招牌的那种菜。

  听他的意思,老爷子也觉得这个菜没问题,所以吴烨要去看一眼,看看有多好吃。

  凌晨是回家把田甜喊醒了,才离开家里的,她有工作,得先走。

  凌晨走了以后,田甜睡了一个多小时,才慢吞吞的起来,伸着懒腰,坐在沙发上醒瞌睡。

  “叫我做什么事情来着?”田甜认真的想了想,刚才睡的太迷湖,有点忘记了。

  “对了,差点忘记喂狗!”田甜拍了拍脑门,给狗子倒好狗粮。

  睡觉睡迷湖了。

  洗了个冷水脸,才感觉清醒了很多,喂狗回家,在家里又待了半天时间,才收拾好出门。

  开着自己的小玛莎,去相亲。

  田甜约好的相亲对象,是在一家咖啡厅见面。

  不过她今天比较倒霉,她在门口停车的时候,还被一个骑电动车的小姑娘撞到了车。

  横冲直撞就来了,她大喊你不要过来啊!完全没有用。

  砰!就撞上了。

  对方惊慌失措,看到她就一个劲儿的给她道歉,然后拿出几百块钱,说自她只有那么多。

  先给她,其他的也愿意赔偿。

  看了看她的学生证,感觉自己很倒霉的田甜,看她哭唧唧的,态度也不错,就只收了几百块钱。

  就这几百块钱,还是当给她涨个教训,让她以后骑车慢点。

  对方一口一个谢谢姐姐,让她心情好了那么一点点,看着她骑车离开,田甜才叹气。

  “水逆退散!水逆退散!”

  “倒霉催的,我的小红啊!毁容了!”

  田甜看了看车子被撞的地方,一条不小的刮痕,还有撞击的痕迹。

  看着手上的几百块钱属于是血亏到姥姥家了。

  “一个学生小姑娘,别太苛刻了,就是家里有钱,也是耽搁半天时间。”田甜只能自己安慰自己。

  在原地叹叹气,拿好包,进了咖啡馆。

  到了位置上,她发现人还没有到,拿着手机看了一下时间,对方也没有迟到。

  她只好点了一杯奶茶,要了一个蛋糕。

  “迟到了的话,我就假装很大度,然后他肯定不好意思。”

  “这样会不会印象太好了?”

  “还是凶一点!”

  田甜喃喃自语。

  她不知道的是,在她背后的位置,一个穿着黑色衣服,戴着鸭舌帽的男生。

  忍不住悄悄笑了好一会儿,才拿着手机,发出去几条消息。

  发完了消息,他才离开位置,全程都没有惊动田甜。

  坐在位置上,田甜等了半天,总算是等到了人。

  一身西装革履的年轻男人,站在她旁边,问了一句:“你好,请问你是田甜小姐吗?”

  把准备吃的第二个蛋糕放下,田甜看了看他,点点头:“你好,请问你有什么问题吗?”

  “谢绝推销!”

  男人:“……”

  他不是推销员。

  确认了没认错以后,他坐在田甜对面:“我是你的相亲对象,我叫张楚楠。”

  张楚楠?

  卧槽,他居然美颜。

  明明就没有照片好看,一时之间还导致她没有认出来。

  “啊,原来是张生,雷猴,雷猴!”一口散装方言的田甜和他打招呼。

  张楚楠:“……”

  摸了摸鼻子,他感觉这个姑娘有点无厘头。

  “打招呼,不是这样说的嘛?”田甜有点疑惑。

  她记得看培训视频的时候,是这样说的吧?

  雷猴啊!

  张楚楠笑着点点头:“没事,就是有点不习惯而已,没想到你还会这个。”

  他一直在学普通话,会普通话的人,却觉得他们的方言很有意思,其实他们自己,并不觉得多有意思,

  “你看喝点什么,这是菜单!”田甜把菜单递给他。

  张楚楠看了看菜单,找服务员要了一杯奶茶和一个蛋糕。

  田甜倒是没想到,对方和她的爱好一样,有点惊讶。

  “我不太喜欢和咖啡,田小姐别见怪。”注意到她的目光,张楚楠解释了一句。

  田甜摇摇头,没什么见怪的,个人爱好不同而已,不喜欢咖啡的人很多。

  “田小姐…”

  “你叫我田小姐,感觉怪怪的,你还是叫我田甜好了,我也我叫你名字。”田甜说道。

  张楚楠点点头,开诚布公,这样很好,文绉绉的他也不习惯。

  “我们就当聊天好吧?当新认识一个朋友,不然感觉很奇怪,像带着任务似的。”张楚楠说了一下自己的想法。

  田甜赞同的点点头。

  主要是,她也有这种感觉,不过她是觉得任务还算是轻松,多少应付一下就算了。

  她对着张楚楠没有什么多大的好感也不讨厌。

  张楚楠长的不错,人还是很好看的,只是田甜一想到他是O,就感觉起鸡皮疙瘩。

  对于这种大老,她没有其他想法。

  甚至田甜想到了以后他有女朋友,自己会打针,自己被打针。

  啧啧!

  “那就当个朋友聊天,然后回去大家都好交差,这样挺好的。”田甜说道。

  轻松,不会拘束,两人一拍即合。

  没有了包袱在身上,聊天就很轻松了,没有那么多目的,聊天可以随心,不需要考虑那么多。

  就这样,两人发现,居然和对方聊的还挺来的,起码当个朋友问题不大。

  “你们公司现在不是开业了吗?现在运营的怎么样?”田甜说问他。

  她多少知道一些消息。

  听到这个话,张楚楠就叹气,最近困难不少:“难度挺大的,有些问题还没有解决。”

  田甜好奇的问了一下,具体是什么问题,然后张楚楠也没有避讳,和她说了一下。

  估计她也感兴趣,他也没有说太多,结果…他草率了。

  他发现田甜这个人,总能想到很多天马行空的办法,来解决当前的问题。

  不一定是那种传统的人情关系,而是另辟蹊径,而且效果不一定差。

  田甜说:把自己的困难变成别人的困难,就有人帮你解决困难。

  他不是不懂,而是懂了没有具体办法,而田甜和他说了好几个具体的办法。

  牛蛙!

  看看,什么叫专业。

  两人的相亲,逐渐的演变成了一场讨论会,田甜在商业上的天赋,让张楚楠大吃一惊。

  平平无奇的,喜欢吃蛋糕的胖姑娘,变成了给他解决困难的女精英,印象发生了巨大的转变。

  她好犀利啊!

  田甜自己也想不到居然这么简单,很多问题,其实只是他水土不服而已,不算是多大的问题。

  就这些简单的问题,在她看来,完全不是问题,她可能有很多缺点,但是商业天赋,她自己都不知道,她确实是很强。

  很犀利的。

  “田甜,实在是太感谢你了,给我提供了这么多思路,为表感谢,我请你吃个饭吧,不然,实在是不知道怎么感谢你。”

  没想到相亲,还有这么大的收获,这是张楚楠意想不到的。

  田甜不好意思的摆摆手:

  “没有那么严重的,也不是什么特别大的问题,你不用那么客气。”

  张楚楠太热情,她有点吃不消这种热情。

  “一定得吃个饭,不然以后有问题,我都不好意思找你。”张楚楠回答道。

  张楚楠很懂得维护朋友关系,哪怕是有一面之缘的吴烨,都都还在保持联系。

  也是个人精,不过她他们这种家庭,很难有比田甜更单纯的人。

  张楚楠都发现她单纯且奇怪。

  “认识就是朋友嘛,力所能及的话,我能帮忙就帮忙。”田甜回答。

  实在是拒绝不了请客的邀请,田甜才答应下来。

张楚楠结完帐,两人又去找  个餐厅吃饭,聊的越多,聊得就越来越熟络。

  田甜也没有多的想法,把他当个朋友一样的,她觉得这人当朋友还是可以的。

  “能不能问一个我很好奇的问题?”田甜问他。

  张楚楠吃着鸡爪,点点头。

  “有传言,你喜欢男生?”田甜好奇这个问题很久了。

  熟悉了,她才敢问这个问题。

  “噗…不好意思,我给你擦擦!”张楚楠没忍住,吐到了田甜衣服上。

  “你从哪里听到的谣言?传我渣就算了,还传我是0?这就太过分了!”

  一边道歉,他还在一边吐槽。

  “没事,我自己擦!”田甜没在意衣服的事情,再买一件就是了:“你意思是你不是啊?”

  田甜好奇的看着他,想看看他是不是说谎话。

  “我当然不是…性别男,爱好女!怎么可能有那些想法,我爸妈要是知道了,我腿都得被打断。。”

  张楚楠认真的回答,他还挺郁闷的,也不知道谁到处乱造谣,败坏他的名声。

  须知:大家都不玩谣啊!

  “我就是听说,你别生气啊!”田甜卡卡嚼着脆骨说道。

  张楚楠,生气不至于,就是郁闷居多。

  他也发现了一个很奇怪的问题,就是说到商业问题的时候,田甜表现的和平时完全不一样。

  为了确认这个问题,他又问了她一些问题。

  田甜思维清晰的很,思路很清奇,专业话术一个接一个,商业套路一个赛一个。

  很神奇!

  张楚楠确认了,她确实是不一样。

  “以后你接手田叔叔的公司,一定能做的更好。”张楚楠说道。

  有这个天赋,又有基本盘,更上一层楼问题应该不大。

  田甜摇摇头:“我不太喜欢管公司,更喜欢自由自在的生活!”

  当个咸鱼小废物,想吃什么都可以吃想玩什么都可以玩,想去哪里就可以去,这才是她的理想。

  而不是每天抱着文件协议,合同申请,处理着一大堆文件。

  “我也是这个想法,不过没办法,父母就一个孩子,总要有人管这些事情的,除非早点生孩子,趁爸妈还能工作,以后少工作几年。”

  张楚楠已经认命了,这是没办法的事情,他不抗谁扛?

  家大业大,压力也大。

  听到他这个话,田甜倒是眼前一亮:“好主意啊!”

  早点生,老爹再上班20年,然后孩子接手,她乐得轻松。

  不错啊!

  张楚楠:“……”

  这姑娘吧,感觉很神奇,她居然是两套思维,平时一个样子,商业管理上又是一个样子。

  他头一次遇到这种人,不知道是不是精神分裂?他看着也不像!要是这样的情况,田甜爸妈应该带她看看医生了。

  他不知道的是,田甜爸妈带她看了很多医生,都说没有问题,健健康康的。

  又聊了不少时间,吃完饭,两人离开餐厅。

  “回头再约你吃饭啊!我还有很多问题要请教你!”

  还约啊?

  她不太想出来。

  “这样吧,你直接打电话也行,发消息也可以,最近我事情比较多。”田甜回答。

  魔都分公司因为她乱七八糟的,她的把这些事情处理好,虽然不难,但是花时间。

  那群废物副总,回头得给他们减减工资,身材越来越胖,能力越来越差。

  确实是不想出来也是真的。

  “好的,那就先谢谢你了!我送你吧!”张楚楠说道。

  田甜想了想,拒绝了,但是张楚楠能说会道的,她说不过,最后还是答应了。

  张楚楠没有开车,因为近,打车来的,开着田甜的车,他把田甜送到楼下,默默的记下公寓位置。

  “幸苦你了,上去喝杯水啊?”田甜迫于场景邀请了一句。

  “改天再来,我就先走了,回头电话联系。”听出敷衍了,不过他也没有准备去。

  田甜这个朋友,能解决很多问题,这就够了。

  “再见!”

  “拜!”点点头,田甜看着他从一楼离开。

  她是真不习惯,和男生多接触,田甜一直按按钮,电梯门关上,田甜松了一口气。

  上楼回家,完成任务。

  走到路边的张楚楠,刚准备打车,就听到有人喊了他一句。

  “阿楠,这里!”一辆蓝色M8停在他面前,吴烨笑着问他:“怎么来这边了?”

  刚才还以为看错了。

  “哈哈,阿烨。”张楚楠笑着答应:“送个朋友过来,你也住这边?”

  吴烨点点头:“对啊,上车,请你喝一杯。”

  张楚楠挠挠头,答应道:“好吧!”

  上车以后,吴烨问了一下:“你朋友也住这边?”

  “对啊,那一栋,17层!”张楚楠指了指。

  那特么不是我住的哪一栋吗?还是同一层。

  “这么巧?我也住那栋17楼,你朋友我可能也认识,叫什么?”

  张楚楠一愣,诧异的看了看吴烨。

  居然这么巧?

  “田甜!你认识吗?”

  吴烨认真的看了看他,然后才笑道:“你们在拍拖?”

  张楚楠头摇的和拨浪鼓似的。

  “相亲!家里介绍的,不过聊的挺好的,当个朋友没问题。”

  这样啊!

  吴烨眼珠子一转,感觉自己找到了和凌晨光明正大,毫无顾忌谈恋爱的方法。

  “她人挺好的吧?”吴烨问他。

  张楚楠想了想,然后回答道:“很聪明的女孩子,我没见几个过比更聪明的。”

  吴烨:???

  怎么感觉不是一个人啊!

  不过不影响,吴烨准备和他到酒吧慢慢聊这个问题。

  ------题外话------

欠更:21章  现在还的是五月份的,一共20,加上四月份3章。

新一月,求

梦想岛中文    我不是那种富二代
上一章
书页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