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书页

0111 姐姐,我来了哦

梦想岛中文    我不是那种富二代

  黑凤梨酒吧内。

  吴烨拿着球杆,全神贯注的看着台球,然后把握好力度,一杆滑出去…结果…空了。

  “哈哈哈…笑不活了!”张楚楠在旁边笑。

  那么大个球,都打不到。

  “你行你上,不行别哔哔!”吴烨指了指台球桌:“来啊!”

  他确实一直都很菜,除了足球,其他的都不行。

  还喜欢篮球,但是没有球。

  擦了擦球杆,张楚楠扭扭脖子,回头信誓旦旦的说道:“让你看看,什么叫小香礁台球天王。”

  “我让它往哪里去,它就往哪里去,你行不行?”

  吴烨摇摇头,他完全不相信,张楚楠没有这个水平。

  他姓张,不姓丁。

  标准的动作,认真的表情,然后大力出奇迹,啪!球直接飞出台子去了。

  撞到人家端酒的服务员身上,服务员惊愕的看着吴烨。

  吴烨看着飞出去的球:“……”

  不是我啊!

  吴烨立马指了指张楚楠。

  大陆人不讲义气啊!

  给服务员到了谦,两人默默的摸了摸鼻子,然后气氛有点尴尬。

  这个就是,小香礁台球天王的真实水平,有点拉低小香礁的台球水平。

  注意到吴烨的目光,张楚楠尴尬的挠挠头:

  “可能是我…不太习惯你们这边的球杆,球杆不一样!而且我玩保龄球比较多。”

  呵呵,拙劣的借口。

  “杆法不太行啊!年纪轻轻的!”吴烨忍不住笑。

  这家伙也是个菜鸟。

  其实没开始打台球之前,吴烨自诩魔都业余球王,张楚楠自诩小香礁台球天王。

  结果一局,两人打了半个小时,还没有打完,你来我往,很费劲的各自打进几个球。

  然后就开始菜鸡互啄。

  旁边的服务员看了都摇头,这大概是她见过的,玩台球最菜的客人了。

  台球都不会玩。

  “这次,我可不让着你了!”

  吴烨认真的擦了擦球杆,弯腰看着球,准备给他看看自己的真实水平,免得张楚楠还以为他也是菜鸡。

  这球必进。

  张楚楠耸耸肩,拿过杯子,喝了一口小酒:“如果你打进了,我把这杯酒喝掉!”

  他早就发现了,吴烨和他,最多势均力敌,不分上下。

  吴烨听到这个话,转头看了看他:

  “真的,不要做这种幼稚的决定,我怕你喝醉了回不去家!”

  吴烨还在很认真的劝他,一副我为了你好的样子。

  他看了看吴烨,一本正经扯谎这个事情上,他还的多找吴烨学习一下,现在的水平完全不够。

  张楚楠指了指桌子:“反正度数低,也喝不醉,我们重新开,谁进球,对方就喝。”

  “敢不敢玩一把大的?”

  他就是想增加点气氛而已,酒度数不高,也不容易喝醉,再说了吴烨和他技术棋逢对手。

  这年头,和他一样菜的对手,已经不多了,起码小香礁没有。

  “你连女朋友都没有!还好意思说玩一把大的?”

  阿西,我是说台球,不是球。

  “行啊!那就重新开一局,我进去你喝,你进去我喝。”

  吴烨一边说,一边把球袋子里的球掏出来,张楚楠把球摆好,拿着骰子晃了晃。

  “点大开球。”说完,他丢了一下骰子,结果…是个一点。

  “一点,哈哈哈!你信不信我闭着眼睛丢都比你的大?”吴烨拿起拿起骰子。

  骰子滴溜溜转,吴烨也丢了个一点!

  尴尬!

  “哈哈哈!你这衰仔!”张楚楠都准备好后开球了,结果老天给他一个机会:“看我掷个六点!”

  狗屎运来了,他还真是六点。

  吴烨索性让他先开始,张楚楠擦了擦球杆,用了自己最擅长的,大力出奇迹打法,吴烨看着他一杆子把球打散。

  球和雨点一样散开,洞和打伞一样避开,一堆台球散开,一个没进。

  逊毙了。

  小香礁台球天王,也就是这个水平,其他的,就靠吹牛弥补:“先让你两杆子。”

  吴烨笑了笑,又是一杆子,打到了点上,但是没有打进,弹开了。

  球撞到球,直接弹得更远了,倒是给了张楚楠机会:“不要怕,我没瞄你。”

  吴烨站在他对面的位置,选择了远离他,他怕飞来球祸。

  这种事情,张楚楠他可是很专业的,今天已经飞出去好几个球了。

  机会来了,吴烨看着球台,瞄准最好打大球,胜券在握的和他说道:“你输定了,准备好喝酒了吗?”

  张楚楠看了看球:“先进去再说!”

  空口白话的,谁不会?他都会呢!

  “看,我进去了!”

  吴烨回答道,吴烨认真的,丝滑的出杆,尴尬的是,他还是打空了!

  “笑死,你根本打不进。”张楚楠忍不住笑。

  和他猜的一模一样,不过张楚楠技术也不咋地。

  吴烨看了看球杆:“太久不玩了,都不熟练了。”

  “你就扯,你看我…确实是杆子问题。”前一句话还没有说完,张楚楠也空杆了。

  钓鱼是空军,打球是空手,台球是空杆。

  台球都捅不好。

  两人开始了菜鸡互啄之旅,最后一人喝了不少杯酒,一度有点微醺,一两杯没事,多了还是会醉。

  玩的差不多了,两人才回到位置上,已经有不少人在看他们笑话了。

  观鸡击球。

  回到卡座,听着民谣,喝着小酒,张楚楠觉得很放松,决定该天带阿宾来打打球。

  “没想到你的相亲对象,居然会田甜,还真是缘分!你们这个圈子,居然也会相亲!不是直接安排吗?”

  吴烨喝着酒说道。

  他这话说完以后,张楚楠就上当了,很好奇的看了看吴烨:“少看点小说,那种很少的。”

  他们父母都不是那种蛮横的人,什么事情都可商量,只要不是违背原则的问题,都可以谈的。

  遇到危机的话,那是没办法。

  他有个朋友,就是家里遇到经济危机,最后的结婚对象两百多斤,抱三块金砖。

  结婚那天,全程面无表情,司仪喊木马的时候,他拳头都捏出汗了。

  那是没办法的情况。

  “我还以为你被安排了!还有选择权的话,还挺好的。”吴烨回答。

  张楚楠笑了笑:“只是一定程度上而已,很多事情还是没有选择的。”

  能谈的就能谈,谈不拢的就只能僵住,或者其中一方妥协。

  “对她没想法?其实她优点很明显的,不知道你发现没有!”吴烨回答。

  吴烨说的是好养,她什么都吃。

  张楚楠点点头,他发现了,很明显的优点,很容易发现:“确实挺明显的。”

  两人说的风马牛不相及,但是又契合到了一起,话题得以继续。

  “人挺好的。”

  张楚楠看了看酒杯:“虽然第一次见面,人确实是很好的。”

  给他说了不少解决方案,而且就吃了一顿饭。商业上,他仿佛是个学渣,而田甜就是学霸,站在智商的高低碾压他。

  “有想法没有?有想法的话,可以帮帮你。”吴烨问他。

  张楚楠一愣。

  田甜摆明了,对他没什么想法,而且,他暂时也没有什么想法。

  “这种事情,还是随缘吧!”张楚楠回答。

  “不多劝你,你自己把握!需要帮忙就说一下。”吴烨举着杯子和他碰了一下。

  “你这是在做媒人呢?”

  吴烨摇摇头,他确实是希望田甜找个对象,分散一下注意力,起码让她没有那么多精力,来打扰他谈恋爱。

  如果张楚楠有想法,吴烨觉得可以支持他一下,吴烨和他们爸爸的想法是一样的。

  “那不是,就是觉得有缘分的话,就把我住,有个助力挺好的。”

  张楚楠觉得这话倒是没有毛病,有个人出谋划策,是个很好的事情。

  但是…一定得是女朋友?

  “朋友也可以嘛!”

  “你想男闺蜜?”吴烨问他:“她老公以后捶你的可能性很大哦!”

  挠挠头,他决定暂时不想这个事情,才见一面,被吴烨说的怪怪的。

  “以后再说吧!先交个朋友。”

  两人聊了不少时间,张楚楠打车才离开,洛白今天不在,吴烨就离开酒吧了。

  回到家里以后,就给凌晨发了信息,结果凌晨说田甜在她那里,晚一点再给他回信息。

  吴烨靠着沙发叹气,还是得早点给她找个对象啊!

  不然老是占着自己的对象,就很让人难受。

  一个萝卜一个坑,田甜占了坑,吴烨就没有坑了。

  他需要坑。

  “能不能找个人追她?那也只是半天,晚上还是占我坑啊!”这个主意行不通。

  还是得正经的才好,白天让她没空,晚上还是没空。

  “糟心!”

  别人都一帆风顺,自己坎坎坷坷!除了把她追到手简单了一些,她的进展就到木马,就没有了。

  锐意进取的吴烨,最大的计划可不是木马,而且骑马。

  坐在电脑前,吴烨整理着最近的计划,新店开业,新新店也要开始筹划了。

  年底之前,起码要弄个集团公司出来。

  最重要的是,年底之前,要带女朋友回家,最好是可以见见她爸妈。

  其他的就是凌晨和他私事,他要把萝卜这个梦想实现才行。

  姐姐是个城府很深的人,了解她需要时间,更需要办法。

  找个时间,把关系再升华一下,找个机会,开门见山的聊聊。

  时间过去,吴烨计划没有做多少,暗搓搓的计谋倒是想了不少。

  隔壁凌晨家里。

  “小雪姐,你都不知道他多笨,那么简单的问题,他都没有想到,简直笨的可以。”

  “我还以为他多厉害呢!结果大失所望。”

  “长的倒是还可以,就是没有什么水平,看样子一个公司都管的够呛。”

  “不过,人倒是很热情,能说会道的,天赋全点偏了。”

  田甜坐在沙发上,兴高采烈的和凌晨分享今天的事情。

  说到高兴的地方,还是手舞足蹈的,生怕表达不到位。

  时不时还冒一句你知道么,你知道么!

  凌晨是个合格的听众,静静的听着她话唠。

  单论初次见面的话,田甜对人家好像感觉还不错,不知道能不能发展一下。

  有可能的话,也挺好的。

  “我看你对他印象挺不错的啊,可以的话就处一下呗!你不说一直想要个男朋友吗?”

  凌晨听完她说的话以后,说了一句,她说过不少次了。

  凌晨也搞不懂,她到底想不想谈恋爱。

  田甜:“……”

  认真的考虑了一下,田甜还是摇摇头:“算了,找个这么笨的家伙,我怕以后会影响孩子的智商。”

  凌晨:???

  这话说的。

  不会以为自己正常的时候,智商有多高吧?她的天赋也不在正常的点上,一样点的很偏。

  还嫌弃人家呢!

  “不是说下次再约你吗?有可能人家对你印象挺好的。”凌晨说道。

  田甜蹦起来。

  在自己身上比划了一下:“我都胖成这样了,你觉得他对我会有好印象?”

  “换成你是男的,你会有好印象?”

  “他只是单纯的学渣,考试不及格,想找我抄答案而已。”

  田甜觉得这完全不可能,除非他是变态,但是张楚楠应该不是。

  并不是傻瓜的田甜,大概能猜到他的目的是什么,她没有做顾问的想法。

  如果是其他方面的话,田甜大概赶不上他,单论商业天赋,张楚楠远远不如她。

  “那不挺好的吗?你能出主意,他就得依靠你,你都不需要担心其他的问题。”

  “一个主外,一个主内,这叫什么?这叫缘分啊!”

  “而且,有个人给你洗衣服,做饭,买零食水果,煮红糖水,买创可贴…”

  凌晨还是觉得可以试试看,反正试试看也不亏,不过,她话没有说完,就被田甜打断了。

  “小雪姐,你不要诱惑我,我是不会接受这种诱惑的。”

  “我还是单着吧!”

  田甜并不坚决的回答。

  其实找个男朋友,好像也不是什么坏事,如果她有男朋友了,以后小雪姐谈恋爱,就可以指导她。

  过一把导师的瘾。

  不过…张楚楠,感觉…还没有什么感觉。

  以后再说吧,万一遇到自己喜欢的呢?也说不定。

  “我又不是你爸妈,又不会催你,只是觉得有合适的,就谈一下,也不是坏事!”

  “反正你谈的时候,自己注意点,不吃亏就行了。”

  “你自己做决定吧!”

  凌晨虽然想她谈恋爱,把时间分出去一些,自己也好和吴烨好好谈。

  但是选择还是她自己做,喜欢就谈不喜欢就算了。

  田甜点点头:“等我谈恋爱了!我教你怎么和男朋友相处。”

  等你谈恋爱了,我教你怎么打针不痛吧!

  估计田甜谈恋爱的时候,她都学会打针了。

  以吴烨的想法,现在都在暗搓搓的研究这个,他现在就是一门心思全在医术上。

  小鸟医人!

  “你说他再找我的话,我是拒不拒绝他?他肯定又是问我公司管理,运营,盈利的问题。”

  “我根本不想聊这些,还不如聊蛋糕,奶茶,烧烤有意思。”

  田甜问她。

  凌晨看了她一眼,戳了戳她额头。

  “我都没有谈过恋爱,我怎么知道怎么办?你不说要教我吗?还问我怎么办?”

  “非要问的话,你就去呗,聊个千亿男友回来,你赚大了!”

  凌晨回答。

  田甜想了想:

  “长原来说,我们家做的快消品,他们家做的大型商品,大型商品,没有量,而且而且成本很高。”

  “而快消品,特别是矿泉水,只是大自然的搬运工,我们的成本压缩的很低,而且市场广阔。”

  “再考虑近几年的销售额对比,我明显亏了不少。”

  “再就是互相都是独生子女,都会继承家业,但是孩子姓张吧?”

  “我没了,家业就变成张家的了!”

  “所以,怎么看得到我,都是他赚大发了!”

  算的好仔细啊!

  要是这样说…那以后她没了,家业就变成吴家的了?

  孩子不还是自己的,又不是别人的,这个说法其实不完全对。

  而且考虑那么多,并没有什么好处。

  她就不考虑这些,钱多到正常生活花不完,一百亿和一千亿有什么区别?

  都是利息都够花了。

  “不过这几年,还是你们家赚钱更快,我爹搬运大自然,都没阿姨赚的多。”

  “不过你得和阿姨说说,那些乱七八糟的人,呼吁她管理一下。”

  “对了,你假装谈恋爱,阿姨有没有说什么?”

  田甜思维跳跃很快,又想到另一个小姐姐问题了。

  “就说自己看着办!”凌晨回答道。

  她并不是假装谈恋爱,而是真的谈恋爱,不过已经交涉清楚了。

  “隔壁那家伙,最近还挺老实的。”

  凌晨听到这个话,直翻白眼还老实?他都不知道在寻思什么了,还老实,老实个锤子。

  不过她的经历,田甜不知道,,她没办法说。

  其实凌晨很想说:

  田甜,我跟你说,木马就是这个感觉,还有拉手和拉女孩子也不一样。

  说不出来。

  “小雪姐,你一定要注意啊!你得把持住自己,不要让他得手啊!”

  “我们只是在演戏,不是真的啊!”

  唉~姐…把持不住啊!

  感情这种东西,本来就不讲道理,就算是其他的,一样的把握不住。

  “不会,我根本不喜欢他,从来没有喜欢过他,现在肯定不会。”凌晨保证。

  “以后呢?”

  你这个讨厌的小机灵鬼。

  “以后也不会喜欢吴烨!”凌晨回答。

  老娘爱他行了吧?

  我爱他,不喜欢他,没毛病!

  “小雪姐,那是个渣男!”

  凌晨点点头:“唾弃他!”

  “呸!”x2

  两人哈哈大笑。

  “我晚上住你这里!”

  田甜:“……”

  田甜在她家里呆了好久,凌晨拒绝了田甜又在她家里休息的要求,凌晨还把她赶回家了。

  田甜幽怨的离开,仿佛是个大渣男一样。

  田甜离开以后,凌晨才窝在吊床上,拿着手机,给吴烨发消息。

  刚才不方便,凌晨手机都没有看怕田甜好奇的瞅过来看,现在可以放心大胆的打视频了。

  弟娃儿!在搞哪样?

  在做夜宵,姐姐来不来?撸串!吴烨给她发消息。

  撸串?

  开门!凌晨发消息。

  收起手机,凌晨看了星星:“你在家好好待着,我去给你买个橘子。”

  星星在窝里没动,看着凌晨关上门,它耳朵竖起来听了一下。

  果然,又是去隔壁了!一转眼,主人也有配偶了!

  以前,还会带它出去遛弯,现在带他出去的时间,已经越来越少了。经常说明天带你去,又说下一个明天带你去,至今为止,就没有去过去。

  这一切的罪魁祸首,都是隔壁的那个家伙,很想咬他,但是他抓狗太疼了。

  虽然不喜欢他,但是不得不说,他的爪子很厉害。

  凌晨过去的时候,吴烨家的门是虚掩的,闪身进屋以后,凌晨关好门。

  已经闻到了烤肉的香味。

  看着吴烨坐在阳台上烤肉,凌晨悄悄的走过去,看了看还没有烤好的烤串,感慨吴烨真有心思。

  换她的话,肯定不会大费周章的穿串,最多就是切好烤。

  吴烨是个会生活的人,她并不是,好在吴烨是,她跟着就好了。

  “姐姐,你切点水果吧!我马上烤好了!”吴烨回头说道。

  切点水果,中和一下油腻。

  凌晨两只手按在他肩膀上,点点头:“好的!”

  看着吴烨认真撒辣椒的样子,多一点,再多一点:“够不够?”

  “够!”

  木马~

  吴烨:“……”

  弄啥呢?我都没有准备好。

  吴烨转头看了看她,凌晨巧笑嫣然的看着他,笑容灿烂,脸色羞红。

  “姐姐,你多少给我点时间准备准备啊!”

  “刚才不算,从新来过!”

  凌晨拍了拍他,去客厅了,坐在沙发上,削了点水果,又去厨房切水果。

  吴烨摸了摸自己的脸,还能感觉到不一样,吴烨忍不住笑出省。

  又得到一个!

  有一有二,就有10086,以后就慢慢习惯了。

  等她习惯了,沙发,厨房,椅子,阳台…哪里没有木马?

  木马都有了,骑马还会远吗?

  “桀桀桀桀桀…”吴烨看着烤串笑出声。

  随着烤肉的香味飘起,飘到了隔壁。田甜在家里的沙发上窝着追剧,笔尖嗅到了香味。

  “好烦,那个狗贼,大晚上的还做夜宵,这不是逼我点外卖吗?”

  站起来走阳台上,田甜趴在阳台上看了一下,不是楼上,转过头才发现在冒油烟。

  呼呼…真香!

  居然是吴烨在做夜宵,大晚上的的还吃夜宵?难道是有人在家?

  一个人,应该没有人会做夜宵吃吧?还是烤肉这么麻烦的东西。

  哧溜!

  这个香味儿,确实是有点馋人。

  吴烨并不知道,隔壁有个人在流口水,他的烤肉调料都是找赵可心拿的,烤出来确实是很香。

  兰翔烤肉大师傅,真的有货,如果不是赵可心,烤肉店的生意不可能有那么好,也不可能均消达到300以上。

  特别是第一次吃,真的是吃了还想吃,吴烨就找她拿了点秘密佐料,赵可心独家烤肉配方。

  把最后一把烤肉烤好,吴烨把烤好的肉放到大盘子里,端着盘子站起来。

  一个金属盘子,烤了两斤多肉,再加上还有其他的烤串,应该够他和凌晨吃了,不够就没想法了。

  吴烨站起来的时候,刚好注意到田甜,她趴在隔壁的阳台上看着吴烨。

  因为关系原因,吴烨打招呼也不是,不打招呼也不是。

  有点尴尬。

  “小吴哥,你在烤肉呢?”田甜主动问他。

  客厅里的凌晨,站在玻璃门后,竖着耳朵听,她有点担心田甜会过来。

  吴烨点点头,看了看她:“刚好有个朋友来家里,弄点夜宵吃。”

  没有多说什么,吴烨适可而止。

  听到吴烨有朋友来,田甜感觉不太对劲,这个点,这么殷勤的做夜宵,不是一般朋友估计。

  怕是吃饱喝足,可以打牌的朋友吧?

  田甜问了一句:“家里有多余的饮料,需要给你送点饮料吗?我刚买的!”

  她想过去看看,吴烨家里的人,是不是女生。

  吴烨摇摇头:“有的!”

  “零食也有!”

  吴烨摇摇头:“也有的!”

  “我这里还有红酒!”田甜不死心。

  吴烨:“……”

  知道她这是打得什么鬼主意,她就是想过来看一下,吴烨怎么可能让她过来?

  哒咩哟。

  就是拿着勒桦慕西尼都不行,说不能就是不能。

  “那什么,主要是今天不太方便!改天请你吃烤肉吧。”吴烨回答道。

  误会就误会吧,反正她对自己误会也不是一天两天了,虱子多了不痒。

  吴烨向来都是这样,只在乎在乎的人的想法,凌晨那里,田甜或许是这个级别,吴烨这里,她并不是。

  所以吴烨拒绝的很干脆。

  田甜:呸!她猜的没错,肯定又是有女生在家里。

  难怪大晚上的这么殷勤呢,如果不哄好人家,怎么打牌?

  看着吴烨没再理会她,自顾自的进屋,田甜跺了跺脚。

  想了想,然后拿着手机凌晨发信息,小雪姐,吴烨又带女生回家啦!我们要不要去看看?

  你还说计划快成功了,现在都被人偷家啦!

  他还在给人家烤肉呢,等会儿就要打架了。

客厅里拿着手机的  看着田甜发的消息,凌晨叹气,打牌打牌,脑子里就只有打牌。

  她就正常吃个烤串而已,哪来的打牌,而且她是自己偷自己家。

  什么情况?我现在出来外面拿东西了呀,暂时回不来。

  视频!

  众所周知,视频是不能p图的,所以这是凌晨提前准备好的视频。

  发了个视频给她,就是告诉她自己不在家免得她又去敲门。

  就是预防这种情况,凌晨才早就准备好了视频。

  她一向未雨绸缪,测算无遗。

  那你什么时候回来?都被偷家了,把你打到泉水了啊。

  凌晨坐在椅子上,吴烨坐在她对面笑。没有别人打到泉水,倒是被闺蜜堵在了泉水。

  可能得等会儿,还没有拿到东西!不管他了,回头我们再商量。凌晨回消息。

  田甜站在阳台叹气:

  “小雪姐亲自出马都不行?这是得多渣?就不能和刚蹦一样痴情一些吗?”

  “这种渣男,还是让小雪姐放弃好了,不然到时候反而偷鸡不成蚀把米。”

  “报仇什么的就算了,反正我也没有失去什么!”

  田甜现在都很怀疑,真正到了分手那一天到的时候,凌晨真的能伤害到他吗?

  会不会…他直接不当一回事?

  到时候,怕是凌晨被伤害吧?这怎么行?

  小雪姐,你得魅力失效啦,我们还是把计划改变一下吧!要不就算了!田甜发消息给她。

  凌晨一边吃着烤串,一边回着消息不行!开弓没有回头箭,等我回来我们商量商量。

  田甜叹气。

  小雪姐,你不要这么执着啊!这样我良心过意不去啊!

  作为好闺蜜,怎么能让她冒险呢,万一…渣男套路多,有温柔,有会说话,还会关心人,会夸人。

  如果小雪姐一个扛不住,喜欢上他了,到时候得多伤心?

  我要不要去去敲门看看,是哪个妖艳贱货在他家里?

拿着手机的  “她骂我!我还不能还嘴!怎么办?”凌晨把手机给吴烨看了看。

  吴烨:卧槽!

  这一波操作,真的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

  “你这是把自己套进去了啊!”吴烨思考了一下,该怎么说。

  叮咚!

  小雪姐,我准备盯着她,看长的有多么祸国殃民,能把你也比下去。

  吴烨:“……”

  “怎么办?”凌晨拍了拍脑门。

  田甜还真有可能,盯着吴烨家门口,可能还会盯不少时间。

  吴烨叹气:“她为什么总盯着我不放?我上辈子是不是屠夫?”

  “我先安抚一下她!”凌晨说完拿着手机发消息。

  吴烨吃着烤串,感觉不香了,就像是有个巨大的大灯泡在旁边亮着一样。

  那种特别郁闷的感觉,简直特别的心烦。

  “我发现她是真的记仇。”吴烨吐槽道。

  就因为不大的事情,她一直记仇到现在,而且还完全没有减缓的趋势。

  长这么大,吴烨是第一次遇到如此记仇的人,孔哥说的对,部分人真的难养也。

  凌晨看了看他,忍不住笑了笑:

  “这个是我的锅,谁让我来晚了呢!要是早点遇到你,也不会这样了。”

  吴烨摆摆手,凌晨把什么事情,都揽在自己身上,就是不想他怪田甜而已。

  他不至于怪谁,爱情这种东西,一直就没有先来后到,只有喜欢和不喜欢,爱和不爱。

  凌晨只是顾忌闺蜜之间的感情,不是顾忌其他的,吴烨可以什么都不顾忌,但是他得考虑零的感受。

  “没事,我就是说说而已。”吴烨叉了个水果递给她。

  凌晨坐在他旁边,把手机放在一边,然后说道:“是不是有点委屈?我哄哄你好吧?”

  她一直在寻求解决办法,就是不想吴烨有情绪,吴烨不需要迁就谁,只是在迁就她。

  也就是因为她,才迁就而已。

  他不是那种没有脾气的人只是脾气好而已。

  “真的没事,我不至于那么小气,和她计较也没有什么用。”

  “不过委屈肯定是有一点点的,你看看能不能出个什么补偿方案!”

  吴烨一边说的时候,一边指了指嘴唇:“补偿方案!”

  那不是补偿方案,那是倒贴方案。

  拍了他一下,凌晨又坐回去,她小看弟娃儿了,其实他根本不需要什么安慰。

  先把田甜的事情解决了再说。

  不过田甜一直很固执,凌晨说什么她都不听,非要搞清楚得多漂亮的妖艳贱货在吴烨家里。

  凌晨实在是没办法了,就由着她去了。

  “怎么样?看你这个表情,结果是不是不太理想?”吴烨问她。

  凌晨点点头。

  确实是不太理想,田甜太执拗了,她都劝不动。

  “她要盯梢!”

  吴烨愣住了,然后内心狂喜。

  盯梢啊,这个事情简直是…干的漂亮。

  “那怎么办?”吴烨明知故问:“总不能从阳台上跳过去吧?”

  她又不是蜘蛛侠。

  怎么可能跳的过去,两个阳台之间,相隔还是很远的,她还不想英年早逝。

  做那种上新闻,下户口的事情。

  “在你这里对付一晚上吧!我睡沙发就行。”

  凌晨都不知道,自己应不应该感谢田甜了,反正吴烨是肯定感谢她的。

  简直是大恩大德。

  “怎么能睡沙发?你睡我卧室,我打个地铺吧,沙发上睡着不舒服。”吴烨说道。

  他打定主意了,一定要混到卧室去打地铺也在卧室。

  还能聊聊天,说说话,一张同居体验卡眼瞅着就到手了,吴烨告诫自己要冷静。

  说话丢失一本正经,谦谦君子的。

  凌晨给他一个白眼,她能不知道吴烨是什么想法吗?

  想了想,还是按照他说的来吧,反正说说话而已,并没有什么大问题。

  现在的问题是,凌晨来的时候,连睡衣都没有换,还是一身平时的衣服穿在身上。

  怎么办?

  咬咬牙,走一步看一步。

  吴烨倒是没有,想到这个,吃完东西以后,吴烨去开门看了一下,田甜家的门迅速打开,又关上。

  “她在门口打地铺,你开门的动静她可以听到的,简直丧心病狂。”凌晨叹气。

  吴烨回到厨房,继续洗碗,看了看凌晨一身衣服,吴烨问道:

  “睡衣是没有了,要不穿我的衣服吧!宽松,和睡衣差不多。”

  “我看你习惯穿睡衣,要是这一身的话,晚上可能睡不好觉。”

  凌晨洗着盘子,然后点点头。

  吴烨去找衣服,凌晨还在洗碗,也不知道想到什么了,脸突然就红了。

  收拾好碗筷,凌晨才回到客厅吴烨在楼上收拾,等了不少时间才下来。

  “你先去换衣服洗漱吧,我刻字等你!不用担心,我很纯良的。”吴烨说的信誓旦旦。

  凌晨给他一个白眼,这话要是相信了,才是傻。

  就像是枯草,点着了不付出巨大代价,可扑不灭。

  吴烨坐着刻字的功夫,凌晨去楼上换衣服。

  两个字都没有刻完,听到下楼的声音以后,吴烨转头看了看她。

  一件吴烨特意找的白衬衫,一条吴烨的白色,吴烨的的衣服,穿在凌晨身上,显得格外的与众不同。

  大一两号的衣服,就像是短裙一样,宽大的衣服把身材完全掩盖起来。

  裤子就到膝盖,吴烨还可以看到白皙的小腿。

  其实偶像剧里,应该是没有短裤的,吴烨觉得她不可能同意,就多准备了。

  “宽松一点挺好的,晚上睡觉舒适一些。”吴烨收回目光。

  凌晨有些不习惯,她是第一次穿吴烨的衣服,干干净净的衣服,但是就是让她不习惯。

  凌晨感慨:田甜啊!害人不浅。

  吴烨也感慨:田甜啊!好人啊!

  凌晨去洗漱去了,吴烨听着卫生间的花洒声音,看着刻刀,感觉冷静不下来。

  平时都可以冷静的刻字,现在心跳很快,完全控制不住。

  感觉心乱了。

  “呼~冷静冷静!”吴烨揉了揉自己脸,让自己冷静下来,而且却控制不住的听着动静。

  根本做不到。

  把东西收起来,吴烨索性不刻字了,反正也没有心思。

  一直到头发还有些没有干,天然去雕饰的凌晨从卫生间出来,吴烨眼睛都直了。

  当然,直,还不只是眼睛。

  “姐姐,你太美了!”吴烨很苦恼:“早知道就不打地铺了。”

  带着一身沐浴露清香的她,从吴烨旁边走过,就像是三月。

  “我先去休息了。”凌晨踩着拖鞋上楼。

  吴烨也站起来:“刚好,我也困了!啊~困的不行。”

楼梯上的  她前脚刚上楼,吴烨后脚就跟着她上楼了,凌晨站在楼梯口:“去洗漱,别这么懒。”

  吴烨恍然大悟,立马点头答应,嘴上说着姐姐等我,转身又去洗漱,堪堪花了五分钟的时间,就关灯上楼了。

  “姐姐,我来了哦!”

宛如冬天一般,正裹着被子的  ------题外话------

欠更19章

梦想岛中文    我不是那种富二代
上一章
书页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