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书页

0112 爱情结晶你要不要

梦想岛中文    我不是那种富二代

  警惕心很重的凌晨,在吴烨进屋之前,就已经和蝉蛹似的裹着被子了,对吴烨提防很严重。

  吴烨还是觉得,自己人,大可不必如此。

  现在这样防四害似的防他,觉得脆弱的绒被,可以给予足够当然安全感吗?

  光是被子,当然不可能。

  不过她显然想多了,吴烨现在也不会禽兽,再说了,两人感情还没有到那个地步。

  没有感情,或者金钱支撑的打牌,很容易出现大问题。

  “姐姐,你这…至于吗?我虽然不是什么好人,但是也没有坏到那么离谱吧?”

  “就这样可挡不住,你怎么不加个铁丝网呢?”

  “你这…防线挺多的啊!”

  穿着一身宽松睡衣的吴烨,坐在地板上的地铺上,凌晨转个身,窝在被子里看着他。

  并没有任何危险动作的吴烨,也没有靠近她的意思,让凌晨放心不少。

  “这个夏天不止是要防蚊子咬人,还要防你咬人。”

  吴烨整理了一下枕头。

  “我还没学会咬人!你学会了?”吴烨回答。

  给他一个白眼。

  她怎么可能学会了,只是看过科普漫画,无法理解。

  了解越多,就越迷茫。

  “你说,以后的我们,会不会就想现在这样?吃完饭以后,说说话,然后就休息。”

  被吴烨带偏了,凌晨反应过来,不和他聊任何颜色相关话题。

  “平淡里,带着点感动,平凡里,带着期望。”

  她还挺期待这个画面的,就是以后真正住一起的日子,很有盼头。

  和大部分向往轰轰烈烈的女生不一样,凌晨更喜欢踏踏实实,哪怕是踏踏实实注定是平静的。

  平静里,并非没有轰烈,比如吴烨靠近她的时候,她就感觉心都要跳出来了。

  看她和张牙舞爪的螃蟹似的,吴烨坐在被子上,挨着床沿。

  “开玩笑,以后谁还打地铺?你见过住一起每天打地铺的?”

  “我也要睡床。”

  “关于今天这个事情,记得保密!要是我以后听到你闺蜜提起,家法伺候。”

  凌晨噗嗤一声笑出来。

  打地铺并不丢人,有友女还打地铺,确实有点委屈巴巴的。

  “放心,你知我知!姐姐最会保密了!”凌晨把一只手垫在脖子下,看着吴烨:“家法是什么?”

  没有说家法是什么,吴烨盖着薄被,也转头看着她。

  视线交错,地板和床的落差只有四十多公分,凌晨注意到其中一个弧线不同,有些脸红。

  “姐姐,你看就看,能不能不要乱脸红!”吴烨叹气:“你要搞清楚,自己杀伤力多大好吧?”

  她根本就不知道,自己含羞带怯的样子多好看,赞一句万种风情毫不为过。

  笑肯定是没有问题,笑的这么内涵就是你的不对了。

  注意到凌晨的视线落点,吴烨不动声色的纠正了一下牛魔王。

  凌晨理直气壮的回答:“你这话说的,你不看我,你怎么知道我脸红?”

  这就是不讲道理了,吴烨转过去,背对着她。凌晨伸手拍了拍他,拉着肩膀把他薅回来。

  吴烨抖了抖肩膀。

  “弟娃儿,转过来,我要看看你!”凌晨直言不讳。

  真是的,老是提这种,让人无法拒绝的请求。

  “隔着大半呢,哪里看得清楚。”吴烨只好转身,看着她:“我有个想法…”

  “你不要有想法!”

  吴烨还没有说完,凌晨就拒绝了,完全没有给他表达的机会。

  你还有想法,姐就怕你有想法,你有想法,我连觉都睡不好。

  感觉一点都不困,凌晨也精神奕奕的。

  刺激。

  能睡着,估计能去寺庙应聘主持了。

  吴烨还能克制自己冷静,只是因为凌晨没有简单的诱惑他。

  只要一点点简单的诱因,他就可以变成狂蜂。

  可惜姐姐张牙舞爪的做螃蟹,也不愿意做浪蝶。

  “姐姐,你亢奋不?”

  “弟弟,你抗揍不?”

  考虑到医院的无线网并不怎么好,吴烨还是打消了原本的提议。

  “反正也睡不着,要不我们打会儿扑克?”吴烨问她。

  凌晨:???

  神马玩意?卧槽,他还问我?

  “你你你…臭流氓!”凌晨立马往后缩了缩,然后转身,保持一个安全感的距离。

  哪有光明正大的提这种要求的?简直是太过分了。果然,狼子野心,狐狸尾巴已经藏不住了吗?

  他居然想…呸!

  凌晨的反应过于巨大,吴烨只好用实际行动,证明自己。

  他从抽屉里拿出一盒扑克牌,看着她的背影,现在裹得和蛆似的。

  tm的,堂堂男子汉,竟然不如被子福缘深厚。

  “你转过来看看啊!”吴烨薅了她一下。

  凌晨不为所动。

  “莫挨老子!”凌晨头摇的和拨浪鼓似的:“我才不看!有什么好看的?”

  她脑子里,都是自己一转过身,就看到摇晃象拔蚌的画面,或者就是牛牛变身牛魔王的画面。

  更严重的,她仿佛看到了自己拿着两条杠焦虑,在产床上撕心裂肺的画面。

  这可如何是好?脸红的发烫。

  背对着他是不是也不太安全?

  凌晨的表现,让吴烨很无语:“看一下嘛!有不是其他东西!”

  突然之间,她这个反应,比化学反应都剧烈。

  “不可能,劳资答应,你娃太不要脸啦!赶紧睡!”

  吴烨:???

  拍了拍额头,吴烨故意伸手碰了她肩膀一下。

  凌晨和被电触了似的,比鳄鱼都翻的快,迅速滚到另一头。

  吴烨都怀疑,自己是不是没有衣服在和她说话,她才反应这么大。

  把扑克牌丢在她面前,凌晨看了看扑克牌,才转过身,吴烨盘坐在被子上,似笑非笑的看着她。

  “是这个扑克牌啊?呼~吓我一跳。”凌晨松了一口气。

  最近,感觉被田甜带坏了,她老是说什么扑克牌之类的,下意识的,凌晨都以为吴烨…总之一言难尽。

  直接说纸牌会怎么样?为什么一定要说扑克牌呢?

  “那你以为我说什么?”吴烨拍了几下手:“姐姐,你以为是这个吧?”

  啧啧。

  寻思啥不好,一天天寻思这些,吴烨本来压制着想法,加了很多封条,她一下就撕开大部分了。

  脸红的不行的凌晨,给他一大脚。

  吴烨坐起来,忍不住笑,看着她脸红的样子,吴烨哈哈笑出来。

  “你早说嘛!不说我怎么知道呢?这又不是什么不能说的事情,你是怕我拒绝吗?”

  “其实我不太擅长拒绝人。”吴烨大字躺:“来吧!凌总!菜好了。”

  好气羞哦!

  凌晨把牌丢给他,然后就不搭理他了,这种虎狼之词,她说不过吴烨。

  缩在被窝里,满是吴烨的气息,凌晨也放放松了,吴烨大概率不会变成禽兽。

  本来还以为短期没有机会,再光顾吴烨的被窝了,结果田甜又给她创造了机会。

  吴烨找了个图片给她看了一眼,一个拳头抓着一株小草的图片。

  “这是什么?答对了就不逗你了。”

  凌晨看了看,然后回答:“握草?”

  “反过来呢?”

  “草…”

  极速刹车,凌晨揭开被子,逮着吴烨就是一顿揍。

  你咽的下这口气吗?反正我是忍不了。

  最好,凌晨回到被窝里,地铺上的吴烨整理了一下头发。

  开玩笑开大发了。

  姐姐的战斗力,又爆表了,吴烨被她切切实实收拾了一顿。

  本来准备套路她一下,结果她脸红的状态,简直不是赛西施,而是赛关公。

  吴烨就像是插标卖首的华公伟,被她骑着打了一顿。

  温酒斩华雄,温床揍吴烨。

  “老实了没有?”

  吴烨点点头回答道:“我老实了!明教教主没有!”

  张无记?

  阳…凌晨反应过来,给他两拳。

  瞟了一眼,难怪刚才感觉…不对劲!

  凌晨决定了,再也不和他多说一句话,老是把她带歪。

  他说什么都不听了。

  “其实我想以后买个房子,楼上做一个半砖木,半玻璃的房子当卧室。”

  “每天早上可以看日出,下午可以看日落,晚上可以看星星,看月亮。”

  “每天早上起来的时候,你就在身边,一定睡的香甜安静,恬静的样子一定特别美。”

  “我肯定不会把你叫醒,而是会做好早餐再喊你起床,姐姐你知道么?你睡醒的样子,和我曾经想象中的一模一样。”

  “也可能,你的所有样子,都是我觉得最好的模样,最优的答案。”

  “我不知道为什么,我就是特别的迷你!你总是让人觉得不讲道理的迷人。”

  “以前总觉得斯人若彩虹,遇上方知有很美好,现在才发现,人家写的确实对。”

  说好了什么都不听的凌晨,默默的听着。

  渐渐的,感觉心里仿佛淌过了蜜糖,不由自主的,眼睛开始变得弯弯的,嘴角开始绽放笑容,笑的越发甜起来。

  如果一定要有个形容词,甜言蜜语,大概就是这种感觉。逐渐沉迷在甜言蜜语里,无法自拔。

  凌晨捂着心口,才发现自己原来那么不抗撩,可是…这话太好听了,她都感觉还想听。

  见凌晨没有反应,吴烨看了看她,发现凌晨正垫着枕头,目光炯炯的看着他。

  灼灼的目光,就像是带着火焰一样,布灵布灵闪着迷人的光泽。

  满眼都是我。

  这个眼神,杀伤力很强。

  吴烨就有这种感觉,就像是原本心里没有填满的地方,瞬间就被填满了,喜悦和开心。

  “弟娃儿,再说两句好听的。”凌晨看着他说道。

  吴烨看着她回答道:“姐姐,你感觉到爱情了吗?”

  凌晨点点头,这个斗是爱情!

  “那你…想不想要个爱情的结晶?”

  屮!狗男人!

  气呼呼的拍了拍被子,凌晨看着天花板,她决定了,再也不和吴烨说话了。

  刚才就不应该搭理他,他根本就正经不了几分钟。

  只是凌晨脑子里,总是不由自主的,回荡着吴烨说的那些情话。

  以前,凌晨觉得情话很油腻,现在她突然觉得,情话很让人着迷。

  “休息了,时间也不早了。”吴烨盖好被子。

  凌晨点点头,伸手关上灯。

  黑暗里,凌晨看着吴烨,大眼睛一眨不眨的,吴烨其实也没有睡着,精神好,完全没有睡意。

  “姐姐,是不是睡不着?”

  “嗯!”凌晨答应一声:“不过你最好不要说话,我怕我会控制不住跳起来打你。”

  把想说的话憋回去以后,吴烨开始数羊,效果并不是很好,不过对凌晨来说,效果很好。

  吴烨还没有睡着,她已经睡着了,吴烨听到她均匀的呼吸声,就知道她睡着了。

  “哈~”吴烨打了个哈欠。

  这一晚上,吴烨都不知道自己说怎么睡着了,反正睡的很香。

  早上的时候。

  吴烨还没有醒,凌晨就被自己的警惕心两巴掌打醒了。

  迷迷糊糊的抱着抱枕,脑子里和闪过闪电一样,突然删过一条信号告诉她:你丫还在吴烨家里。

  凌晨立马就醒了。

  对哦,我还在吴烨家里。

  此时此刻,屋子里已经有了昏暗的光线,外面的天空,已经开始蒙蒙亮了。

  啊!天都泛白了。

  擦了擦嘴角的口水,凌晨有些不好意思,一不注意,她睡的太香了,吴烨的气息太助眠了。

  她转身看了看吴烨,吴烨还没有醒过来,微微的打着呼噜,被子被他踢掉了一半,一只脚放在被子上。

  喜欢夹个东西睡觉,这个习惯和睡相很凌晨差不多。

  她就看着吴烨翻了个身,继续木字睡。早上的不光有朝气蓬勃,还有牛气冲天。

  牛魔王苏醒。

  陈伯的吴烨,并不知道凌晨醒了,下意识的,他还伸手梳理了一下森林。

  很多人都有这个习惯,不过这是男生的共同秘密,女生肯定是不知道的。

  虽然什么都没有看到,红着脸的凌晨,好奇的看着牛魔王,脑子里出现了很多片段。

  大早上的,画面就印在脑子里,洗眼睛都不行。

  “非礼勿视,非礼勿视!”凌晨告诫着自己,看着天花板发呆,不去看牛魔王。

  结果坚持了一分钟不到,凌晨又一点点转头了,一卡一卡的,就和机械舞似的。

  “呸,我自己家的东西,康康怎么了?又不是别人家的,我看看又不犯法。”

  “以后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看到,看一眼赚一眼,不能亏啊!”

  凌晨自己找了一个很好的理由,她成功的说服了自己。

  好奇心这种东西,往往很难控制住,这加上,吴烨又往她这边滚了两圈。

  送货上门?

  这可就不怪我了,首先确认一下他是不是睡着了,别和上次一样,半途就醒了。

  嗯,睡着了。

  然后…我康康啊。

  经过深思熟虑以后,凌晨决定把握机会。

  大概的测试了一下,她诧异的看着手上的c字手型,默默的吞了吞口水。

  田甜还说她不讲道理,她觉得吴烨也不讲道理。

  两人都有共同特点。

  凌晨拿着手机查了查信息:20公分的人多么?

  最佳答案:恭喜你,福娃!

  放下手机,看了看吴烨的俊脸,虽然头发乱糟糟的,但是掩盖不了俊脸。

  明明就长的文质彬彬的和魔法师一样,结果却是练剑的剑士。

  哎~练剑的哦。

  平心而论,她还是好奇的。

  换车其他的人一样会好奇,不止是她才有这种想法。

  男生确实是喜欢看小姐姐,女生不也喜欢看小哥哥,为什么喜欢看,还不是因为馋。

  “姐姐都已经24了,闭门造车这么多年…想见识一下剑法,有什么问题?完全没有问题!”

  “人家孩子都打酱油了!我还在闭关锁国!孩子还没有影子呢?”

  “所以,要改变改变计划。”凌晨喃喃自语。

  穷则变,变则通。思维不能一成不变,要知道变通。

  感情到了,事情自然而然,现在还没有到时候,再处一段时间。

  “不说都说1015居多吗?大家都在养牛,为什么弟娃儿养的这么好?”

  “所以这叫核牛!”

  上次有幸观察了一下,结果吴烨醒了,把她吓了一跳。

  这次她小心翼翼的,一边还观察吴烨是不是醒了。

  时间流逝…她注意到吴烨醒了,立马就躲回去装睡。

  吴烨微微抬头,支起来一只眼睛眯着看了看凌晨,只看到一个背影。

  吴烨嘴角勾勒出一丝丝笑容,然后才坐起来。

  “这…你每天都这样自作主张,就让我很苦恼啊!”

  “你别抗议,人家不同意,我们都没辙。”

  “以后再说吧!不要急。”

  “姐姐同意才行,你反抗也没有用。”

  吴烨自言自语,都被凌晨听到了,她还是侧身装睡,没有转身的意思,只是嘴角露出一丝丝笑容。

  弟娃儿懂事!

  地铺上,吴烨坐了好一会,才悄悄的试探了一下她,凌晨没有反应。

  只感觉浑身蹦的和拉紧的线一样,然后凌晨就感觉脸上热了一下。

  木马!

  然后就是开瓶子的声音。

  这家伙,居然偷袭,不过凌晨松了一口气,只是这种程度的话,她还不怕。

  木马!

  再次开瓶!

  弟娃儿啊,你不要太过分了,可一不可二,你这样姐姐可就想捶你了。

  果然…不能相信他是正人君子。

  凌晨都感觉,她还要继续装睡着的话,就不是脸不脸的问题了,怕是嘴唇都跑不掉。

  你这禽兽,还不速速离开。

  木马!

  不行,玛德,再装就亏大了。

  弟娃儿,你过来跪下,姐和你谈谈。

  凌晨觉得不能再装睡了,假装迷糊的伸手,然后慢慢睁开眼睛。

  她都能感觉到,吴烨立马就弹开了,躲得相当快。

  “醒了啊!刚准备喊你起来,田甜应该睡着了,你刚好可以过去。”吴烨笑的很温和阳光。

  现在的吴烨,和刚才偷偷木马她了好几个的禽兽,简直是判若两人,凌晨如果不是装睡的话,她肯定都不知道。

  别说,她都觉得吴烨演的可以,要是送到娱乐公司去,很有搞头。

  还好她躲得快,吴烨没有发现她,避免了上次那种被发现的尴尬。

  凌晨觉得她躲得快,是因为吴烨坚持不下去了。

  这一波,凌晨在第二层,吴烨在大气层,她甚至都不知道,吴烨一开始就在套路她。

  舍不得牛,套不到媳妇儿。

  他刚开始还不是故意的,在梳理的时候,才想到这个问题,所以凌晨才什么都没有发现。

  要是下意识的话,指不定她都看到了。

  有了上一次的经验,吴烨索性滚到她旁边,看看她是什么反应。

  姐姐不愧是姐姐,根本不怕。

  不怕就算了,她还燃起了好奇心,简直不讲理。

  “为什么用这种眼神看我?”凌晨注意到他奇奇怪怪的眼神。

  难道被发现了?不应该啊!

  “没什么,姐姐赶紧起,趁田甜还在睡觉,再不走,不然你都走不了。”

  一副渣男的样子。

  感觉很奇怪,就像是被扫地出门一样。

  “杵着干什么?我马上起,你先出去吧!”凌晨说道:“要康康吗?”

  不和他计较木马的事情了,不知道是不是习惯了,这个问题,不算什么大问题。

  吴烨摇摇头:“以后在看,今天去看紧急。”

  “我今天就不做早餐了,等会跑完步,去早餐店吃可以吧?”

  凌晨点点头,吴烨收拾好地铺,放到衣柜里,然后就下楼了。

  他,吴烨,真君子!

  凌晨换好衣服,穿上静音拖鞋才下楼,在卫生间洗了脸,整理好头发。

  “我走了!”她说道。

  “好,我老婆马上要回来了!”吴烨给小心的把门打开:“赶紧走!”

  这是报复吧?上次她就是这样做的,吴烨这不是报复是什么?

  转身给了他一个中指,凌晨才回家,也是小心翼翼的打开门,迅速闪身进去。

  被堵门堵了一晚上,总算是到家了,她进屋以后,吴烨猛然把门关上,发出一声不小的声响。

  小气鬼!

  他故意的,肯定是故意吵田甜。

  俩个人没看的是,隔壁的门缓缓打开,田甜睡眼惺忪的看了一眼楼道,居然什么都没有?

  她不可置信的揉了揉眼睛,再次看了看,还是什么都没有发现。

  “md,见诡了?还是我幻听了?”田甜很疑惑:“明明就听到了关门声啊!”

  怎么会没有人呢,有没有可能,是刚刚又来了一个?

  卧槽,这…吃得消吗?

  变态啊!

  这一天早上晨练的时候,凌晨是先下楼的,然后吴烨才下楼,他们分开走的。

  跑完步,两人在楼下吃了个简单的早餐。回来的时候,也是分开回来的,凌晨被田甜缠住了。

  苦口婆心的劝她,让她离吴烨远点,放弃计划,她很担心把小雪姐搭进去了。

  凌晨和她解释了半天,才算是把她安抚住了,表示自己坚决不会上当受骗,保证不会听甜言蜜语,保证不会单独相处。

  并表示一定要替她报仇,不报仇不行。

  田甜叹气,小雪姐太执着了,这样不行啊!一直到凌晨去上班了,她都在考虑究竟要怎么办。

  吴烨则是去了店里,厨师都招到位了,现在要把菜单弄出来。

  吴烨不是专业厨师,就请了箫老爷子帮忙,今天要把菜单确定下来。

  搞这个店,比搞烤肉店费劲多了,一直到现在都没有搞好。

  烤肉店只有一层,并没有弄多久就弄好了,现在这个店四层,光是装修,到今天都没有弄好。

  费劲。

  关于菜单这个问题,箫老爷子宝刀未老,他都说可以进菜单的菜,就没有什么问题,他都觉得不能进菜单的菜,吴烨就放弃。

  虽然吴烨自己也会尝菜,但是没有箫老爷子那种专业,他能吃出食材的好坏,产地,你敢信?但是就是这么离谱。

  有些人的专业,可以专业到玄幻,专业到不真实。

  把专业的事情交给专业的人做,这才是吴烨应该做的事情,他一贯都不会指手画脚。

  如果有可能性的话,吴烨要把这家店打造成一张名片。有老爷子这个底子在,如果人才跟得上,完全有这种可能性。

  提起名字,很多人就知道的那种店,难度很大。

  在门口停好车,吴烨到了厨房的时候,老爷子杵着新的龙头拐,坐在软椅上,看着一群厨师在炒菜。

  一直在观察的他,时不时的就皱眉。

  “是不是距离您的期望太大了?”吴烨蹲在他旁边问道。

  箫老爷子看了看他,摇摇头,比划了一个小手指。

  并没有多说什么,主要是水平差了不少一星半点,看的他脑壳痛。

  他看着有种错漏百出的感觉,很多地方,很多工序有错误,这样做出来的菜,肯定不是最好吃的。

  熄火装盘,一个个厨师,把一道道菜放在台子上。

  老爷子拿着筷子先尝,然后往前把盘子推一点,吴烨跟着尝。

  他的感觉来说:都挺好吃的。

  老爷子却不是这样想,专业和不专业的区别一目了然。

  吴烨吃的的好吃,他吃的是缺陷。

  “感觉怎么样?”老爷子问他。

  “都感觉挺好吃的。”吴烨回答。

  老爷子全程没有说话,尝完以后,又让厨师们互相尝了一遍。

  问他们,感觉怎么样。

  大家都没有说什么不好,老爷子看了看他们,然后一个个指出问题。

  听到他说的有理有据,准确的指出问题以后,厨师才一个个低下头。

  老爷子是有真本事的,并不是那种倚老卖老的人。

  刚开始他们还觉得,吴烨这个年轻的老板犯傻了,找个老头来试菜,老厨师的观念,他们觉得都落后了。

  被老爷子教育以后,他们才发现,自己啥也不是。

  主要是说的太详细了,他们不得不认,还是自己的厨艺不到家。

  “这个芙蓉蛋还是拿手菜?拿手两个字,现在都沦落到这这个地步了!”

  “这个肉丝里的肉条,倒是很均匀。”

  “还有这个酱肉,酱味道很好肉处理的一塌糊涂。”

  老爷子看了看一群厨师,给他们指出问题以后,又让他们开始重新做。

  一遍一遍的改善,味道也开始越来越好,材料浪费不少,不过效果越来越好。

  在老爷子的指点下,很多临门一脚的厨师,感觉豁然开朗。

  逐渐的,这些人看老爷子的目光,越来越尊敬。

  真正的大师,很多菜哪里有问题,他一眼就看出来了,这种能让人厨艺进步的人,叫贵人。

  吴烨也注意到了厨房的变化,连带的,他们对箫富贵都没有那种年龄上的轻视了。

  箫富贵的表现,也是他们里面厨艺最好的。

  一整天的时间,光是菜单里的几十个菜,一整天的时间,才选出来一半。

  都是老爷子搭配的。

  天上飞的,海里游的,地上跑的,一个个菜里慢慢挑出来的。

  最后,老爷子还建议吴烨,找点厨艺更到家的厨师。

  如果要把饭馆开好,厨师厨艺不到家,没有吸引人的味道,是开不久的。

  最重要的是厨师,然后才是其他的,让他要分清楚主次,这个问题是,不要怕花钱。

  没有厨师的投入,风险很大。

  吴烨听了老爷子的建议,让王春花再找点厨师,找那种有厨艺的,先把人吸引过来。

  试菜的时候,在让老爷子吃一下试试看,可以的就留下来。

  既然要整,那就往好了整。多的钱都花了,吴烨不在乎多的这点钱,毕竟,真能搞出来的话,回报很高。

  新店的办公室里,王春花在和吴烨开会。

  “除了有手艺的厨师,再把管理招齐,工资多点没问题,预算上浮30吧!”

  “记得一定要专业,能做事情,就像是马店长那种,我们需要务实一些的人。”

  “装修快完了,先把人招齐,然后尽快把开业计划拿出来。”

  “还有公司目前也差人,也得辛苦你。”吴烨和王春花交代了一下关于招聘的事情。

  现在吴烨就想早点把这个事情办好,办了这么久了,还没有一个结果。

  今年的计划要再耽搁,就完不成了。

  吴烨说完以后,王春花点点头:“好的老板,我尽量把这个事情,快点落实下来。”

  “人员筛选好了以后,再通知您过来面试他们。”

  “已经对接了不少猎头,这个事情办起来应该很快,不过成本要高一些,浮动百分之二十就够了。”

  吴烨一贯追求效率,她这段时间上班,也算是弄清楚吴烨的个性了。

  吴烨只要那种办事情认真的人,敷衍了事的一律不要,因为这个要求,吴烨还开除了几个服务员。

  就是因为懒散。

  吴烨觉得马东西人好的原因,是因为他踏实,努力,勤快,办事认真负责。

  王春花现在是公司的人力资源经理,虽然只关着两三个员工,偏偏工作很多。

  新店的一摊子事情,全是她和马东西在忙活,目前能做到现在这种程度,离不开他们的努力付出。

  从买好房子,挑选好装修公司,吴烨管的事情就不多,全把精力放在恋爱这个事情上去了。

  吴烨不是为了赚钱事业在奋斗,而是为了终身事业在奋斗。

  心思都在谈恋爱上去了。

  “安妮姐,等新店弄好了,我给你发奖金,到时候分红按照公司收益算,这段时间就麻烦你辛苦一下。”

  王春花推了一下眼镜,看了看吴烨,然后点点头。

  这个钱,比现在多了好几倍,不出意料的,工作量以后也要多几倍。

  “烤肉店那边,员工反馈想新店多招几个男生,好解决男朋友的问题,我觉得这个提议可以考虑。”

  “这个也是工作动力。”

  现在当老板,还要给员工解决私人问题?这么卷吗?

  想了想,吴烨也没有反对,多招几个男生也好,搬东西扛东西,都找得到人。

  而且现在很多男女生找不到对象,内部消化的话,还得订一些规章制度才行。

  王春花离开办公室以后,吴烨坐在椅子上,看着街上的车来车往。

  又是下午了,一转眼就是一天,一件事情都没有干好。

  吴烨准备找个副总,能力很强那种,能让他做个咸鱼的那种副总。

  不然一整天都泡在店里,公司里的话,哪有时间谈恋爱?

  收拾了一下,吴烨从店里离开,看了一下装修的工人,吴烨和负责人打了个招呼。

  “记得注意安全施工。”

  “好的吴总。”他答应道。

  上次因为安全带的问题,摔了的小杨,现在在赔偿的事情就僵住了。

  吴烨还给了点钱,没有多少,但是图个心里过得去。毕竟年龄和自己差不多,现在只能在病床上躺着。

  m8从店门口离开的时候,工头看了看他,然后又全神贯注的盯着工地。

  他是新来的,就是因为发生这个事情,他才来顶替上一个负责人,公司再三交代,一定要注意安全。

  吴烨家里。

  刚刚吃过饭,吴太太和老吴坐在沙发上,老吴喝了一口清茶。

  吴太太则是把烂的水果,顺手丢到垃圾桶里,把多少有点变味儿的水果拿给老吴。

  吃着甜度变异的水果,老吴很怀念吴烨在家的时候,这个活儿原本应该是吴烨的。

  吴烨在家的时候,多少剩下点吃的,水果,零食,都是吴烨吃。

  吴烨出去外面了,家里就只有他解决这些问题,人到中年哪能吃那么多?

  苦不堪言。

  “甜吗?”

  老吴点点头,言不由衷的表情被他收敛的很好,他没有表露出来。

  “甜就那就多吃点!反正你没有三高。”吴太太继续找坏掉的水果。

  她朋友的老公都是糖尿病,吃的东西都要注意。

  吴太太还开玩笑让她不要蛀牙了。

  老吴喜欢喝茶,平时也锻炼,身体还健康,没有什么太大的病痛。

  看着她又给自己放了不少水果在面前,老吴想说能不能不吃了,想想后果,还是硬着头皮继续吃。

  她以前就节省,那时候没有钱,养成的习惯,现在还是没有改掉这个习惯。

  喜欢金子这个习惯,也是那时候穷的时候闹的。

  “端午节我们回老家过,你提前安排一下啊!回去了我们就多待几天回来。”吴太太说道。

  上次就说过这个问题,端午节马上到了,吴太太有提起这个问题。

  老吴指了指自己,又指了指她:“就我们?吴烨不带他回去了?”

  端午节,以往都是一起回去的吴烨那时候他读书,也刚好放假,没缺席过。

  吴太太摇摇头。

  “你觉得你儿子现在会回去吗?他还在热恋期,巴不得整天待在人家姑娘身边,别说端午节,就是春节都一定回来。”

  “那姑娘倒是真的很好,就是不知道能不能修成正果,早点结婚就好了。”

  “现在,先给他时间谈恋爱吧!”

  “反正今年的端午节,我们就别喊他了,回头和爸妈说一下,他们能理解的。”

  “他们不也担心吴烨没有对象嘛,还准备给他介绍村里翠妮!”

  老吴答应一声,倒了杯茶,想了想回答:

  “老爷子说的那姑娘,他能喜欢才怪,放牛羊干农活倒是一把好手。”

  “别当他面说这个。”

  “他们估计也不会包粽子,你就提前给他们包点,然后给他订几盒大闸蟹。”

  “以前都是你在做这些事情,他自己又不会,到时候给他们送过去。”

  听到这个,吴太太灵机一动,然后点点头,拍了拍老吴的肩膀:“老公,不得不说,你总算是出了个好主意。”

  老吴:???

  吴太太已经在拿着手机订大闸蟹了,麻溜的订好以后,下单购买,填的地址是家里。

  “直接送到他地址上不就行了?多此一举干什么?”老吴问她。

  吴太太摆摆手:“你懂个啥?我肯定有我自己的安排就是了,你安排好工作!”

  “好吧!孩子的事情,你不要添乱啊!”

  “你懂个啥?你娃笨你也笨,还想不想抱孙子了?”

  “想!”老吴坚定的回答:“需要我支持什么吗?”

  “不用,把水果吃完!”吴太太指了指桌子。

  老吴摸了摸自己肚子:“……”

  另一边,吴烨才刚回到公寓的时候,就被堵住了。

  ------题外话------

  欠更:17

梦想岛中文    我不是那种富二代
上一章
书页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