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书页

0113 买点日用品

梦想岛中文    我不是那种富二代

  “嘿,diao毛!”

  刚回公寓,吴烨就被堵住了,堵住他的不是别人,而是宁渠。

  穿的一身花花绿绿的宁渠,把一个白色行李箱放在脚边,手上拿着车钥匙,看到吴烨以后,就喊了他一声。

  吴烨是不承认自己是diao毛的。

  他把车门关上,答应一声:“宁啊,爸在!”

  “别乱叫,我告你诽谤啊!”

  “你倒是像个诽谤!你像个天棒!”吴烨回答。

  玉皇大帝的基基,天棒!

  凌晨说是很调皮的意思,至于前面一句,是吴烨自己查到的。

  拿着车钥匙,吴烨锁好车子。

  好奇的看了看宁渠的行李箱,吴烨疑惑的问他:“未曾想过竟携家小而至?宁兄何至于如此?”

  行李箱都带上了,一身装扮,还以为是刚旅游回来似的。

  看着他衣服上我是帅哥几个字,吴烨觉得他脸皮比自己厚多了。

  起码,吴烨不会穿这种衣服上街,感觉不好意思。宁渠都是帅哥,他吴烨就是球草了!

  听着吴烨的问题,宁渠叹气。

  掏出一颗大白兔奶糖,递给吴烨,吴烨摇摇头,他不爱吃糖果,已经过了那个阶段了。

  宁渠也不劝他,而是把糖果丢进自己嘴里,嚼着奶糖。

  “药难食,食药难,苍龙无力贝虾戏,牛懦不阳贝全欺!”

  “是非之地,不宜久留,打算在这边小住几日,待我东山再起,牛气冲天,再另作打算。”

  “暂时避其锋芒,养精蓄锐。”

  他现在一天喝三次药,一次两大碗中药,整整一个月,这三十天,你知道我是怎么过的吗?

  那个药,苦的难以下咽,让人反胃恶心,犯恶心,关键是,药还不让加糖。

  从小到大,简直是没受过这种苦!

  家里呆不下去了,原以为骑士足够恐怖,谁曾想温柔暖心的对象,在劝药这个事情比劝酒都厉害。

  为了让他喝药,她总能抓住他的软肋,让他喝掉两大碗苦涩的中药。

  坚持了一个月,他终究是高估了自己,没有固定期限的固本培元,让他感觉不喝药的日子遥遥无期。

  先来一个疗程,以观后效,一个疗程一个月,以观后效之后,谁知道还有没有以观后效?

  感觉效果还要好些。

  “总而言之,到了不得不出来躲躲的地步了。”宁渠总结。

  吴烨大概懂了,颜潸潸开始了古董修复计划,这没什么毛病,为了自己的未来,也无可厚非。

  如果宁渠像洛白一样的话,都没有人劝他喝药,茶茶们只会劝他吃药。

  洛白从来不是脚底抹油的人,最多是牛上浇油,火光冲天。

  你进来了吗?

  比一般的威力可大多了。

  所以说,宁渠已经很幸运了遇到颜潸潸这么一个人。

  “说到底,她这也是为了你着想,你又不爱锻炼,还熬夜,白天不起晚上不睡的,她不担心才怪。”

  “万一你那天倒在键盘上,你媳妇儿可不是你媳妇儿了!”

  “你还好心当成驴肝肺。”

  吴烨倒是觉得可以理解,颜潸潸不单纯只是为了有的吃,而且在研究如何长久不饿。

  也为了宁渠的健康,不过能不饿,只是附加在健康以后的东西。

  这很合理。

  “是喂了我蚝吧!”宁渠呼出一大口气叹道:“药补,食补苦涩双排,不经他人苦,莫劝人食药。”

  吴烨看了看他色面色,最近精神了很多,精神面貌改变很大。

  没有前段时间那种,一眼就能看出来,完全是奖励拿到手软的状态。

  很显然,宁渠能有这个变化,颜潸潸找的医生很靠谱,可以说固本培元的效果很好。

  对症下药!

  只是喝点苦药,就把他吓跑了,简直是太逊了。不知良药苦口利于柄,忠言逆耳利于行。

  “打哪里来,回哪里去!不然我通知颜潸潸来接你。”吴烨觉得让他回去继续固本培元,才是正确的。

  至于苦不苦,吴烨又不知道,他又不虚弱,又未短暂,他一直站着挲滑不腰疼。

  但是宁渠在吃药,不能这么任性,跑出来他,肯定就不想回去,但是效果就大打折扣了。

  吴烨觉得,是时候大义灭亲的时候了。宁渠诧异的看着他,他出来都出来了,吴烨居然叫他回去。

  他实在是不想喝那个药。

  宁渠指了指楼上:“我今天就是跳下去,我也不会回去!”

  “做兄弟,在心中,阿烨你变了。”

  “开弓没有回头箭,你竟然劝我回药窟?”

  吴烨拿着手机,想了想,估计颜潸潸也会给他打电话,就放弃了这个念头。

  就当给他日饮六十碗中药放个假,至于假期多久,就看颜潸潸多久打电话给他。

  他还拖个行李箱出来,还以为能住多久似的,怎么有这么天真的想法?那会有这种机会?

  颜潸潸又不是吃素的。

  “行吧,我懒得管你,你自己看着办吧,反正药不能停!明显有效果,不要哔哔赖赖,早点重返当年。”

  吴烨按下电梯,还劝了他一句,其他人的,吴烨可能都懒得劝,毕竟是自己哥们。

  和她分析了一下利弊,让他自己想清楚,不要任性。

  宁渠小鸡啄米似的点头然后左耳进右耳出。

  “唔~呼~,自由的气息!”宁渠拉着行李箱和他一起进电梯。

  宁渠感觉现在这样就挺好的,只要不用喝药,世界充满美好,与他环环相扣。

  看什么都心情好,和在家喝药的时候,完全不一样,成天喝药,他盯大盘都没有心思。

  麻袋捡的钱…都不想赚了,赚钱好像就是为了喝中药。

  “你这边的房子,不是已经退了吗?”吴烨问他。

  上次颜潸潸把他哄好了,他就把房子退了。宁渠来的时候哭哭啼啼,走的时候毫不留情。

  大手一挥,连押金和多余的房租费都不退了。

  房东大呼:这种不退租金走人的大冤种,给我来一百个,我完全没问题的。

  钱都不要了,兴冲冲的跑回去开始新生活,结果却是天天吃中药,落差太大了。

电梯里  宁渠从兜里拿出钥匙,在吴烨面前晃了晃,然后笑着挑眉,说道:

  “所以啊,为了不租房子,为了方便,为了安全起见,我直接买了一套!”

  “这些问题,都能解决!”

  这才多久?才被颜潸潸哄回家一个月,他又去而复返,而且直接回来买了一套房子。

  吴烨都不知道应该说他是大聪明,还是太憨批,简直是不好评价。

  喝药而已,真的有那么恐怖?

  “你买的几楼?”吴烨问他。

  上次住的十五楼,吴烨以为他会买十五楼的房子。

  结果他们在电梯里,宁渠按下了十六楼:“十六楼,和洛白同一层!”

  为了距离朋友近点,他索性把房子买在和洛白一个楼层的,还方便大家互相串门。

  而且上楼找吴烨的话,也很方便,他觉得这个想法很好,这里,也将会是他的避风港。

  庇护所。

  小金屋。

  小秘密。

  “你为什么不是买在楼上?非要买到楼下来,难道洛白卖股求戎了?”吴烨问了一句。

  先不说洛白会不会答应,就算是洛白答应,他也不可能答应,他是真正的矗男。

  他只会谴责,呵斥洛白。

  他宁渠,宁折不弯。

  不爱秋菊爱夏荷,不爱逅面爱钱面。

  “说起买房子这个事情,还得感谢你,上次你不是乱点鸳鸯谱,介绍田甜给我吗?”

  “我看她发朋友圈,说房子要卖,就直接问了一下她,结果她还给我便宜不少。”

  “我觉得价格挺合适的,就直接买下来了,刚好以后有个跑路的地方。”

  “所以,为了感谢你,晚上请撸串!”

  吴烨:???

  纳尼…买的是田甜的房子?

  吴烨还以为他买的是其他人的房子,毕竟这边的公寓,本身就是投资性质的房子,常有人卖房子。

  再加上这段时间,房价涨了不少,因为行情问题,卖房子的更多了。

  结果就这样,他买到的,居然是田甜的房子。

  “主要是房子是豪装,很多东西都没有动,我直接买点简单的日用品,拎包入住就行。”

  “鞋架也有,再加上有房间我放手办,还有房间打游戏工作,多个房间可以住,简直完美。”

  “最重要的是,你两都在这边住,以后一起吃饭玩耍都有伴,我不至于一个人宅在家里。”

  “已经很符合我的要求了。”

  宁渠和他说了一下买这个房子的理由,吴烨微微叹气,难怪他下手那么快。

  其实前面都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最后一条,有个伴可以玩。

  成年人的孤独并非没有,只是掩藏的很好而已,谁都有孤单的时候。

  宁渠白天休息时间多,晚上就是赚钱时间,白天睡醒了,发现都找不到人说说话,多少会孤单。

  “你觉得合适就好!反正房子是你住。”吴烨说了一句。

  也可能还有颜潸潸一起住,颜潸潸现在不一定知道而已。

  迟早的事情。

  宁渠笑着回答:“反正我觉得挺好的,很满意。”

  电梯打开以后,吴烨出了电梯,宁渠拖着行李箱出来,拿着钥匙开门。

  开门以后,第一眼就可以看到房子的采光很好,两套大面积公寓打通的房子,比吴烨的那套房子,还要大一倍多的面积。

  装修豪华,吴烨早就知道的,田甜是真的有钱,对于自己的住处,很舍得钱装修。

  装修好,住起来确实是舒服一些,光是客厅那巨大的挑高,就很让人舒服。

  虽然吴烨就来过来一次,但是他还是发现,以前见过的很多东西,都已经被搬走了。

  显然田甜也不是败家子,除了便宜的东西,贵的东西,大概就是一点电器和家具了。

  其他的都已经搬走了。

  留下来的东西,就是柜子,沙发,床,橱柜,茶几,还有拖把扫把什么的。

  “好久没有住人了,还得打扫一下卫生才行,多少有点上灰了,等会儿买点东西就可以住了。”

  宁渠这里看看,哪里看看。

  仔细检查了一下房子的情况,才放心下来,虽然检查过,但是不知道当时有没有遗漏。

  他在忙碌的时候,吴烨则是在椅子上坐着,老神在在的看着远处。

  检查完了,宁渠才丢了块毛巾给吴烨:“赶紧的,速战速决。”

  这话,特么不是女朋友赶时间说的嘛?

  看了看手上的毛巾,吴烨开始擦家具混时间,打扫的并不认真,把灰擦掉就算是完事了。

  家具也不多,倒是宁渠扫地拖地,得花不少时间。

  宁渠看了看他:“能不能认真点?不要敷衍了事,早点忙完,早点出去吃饭。”

  吴烨活一点都没有干好,敷衍了事,应付他。

  这房子,他最近这段时间还得住呢!不弄干净,住起来也不舒服。

  “你都开始讲卫生了?”吴烨诧异:“你们家颜潸潸对你的改变挺大啊!”

  以前的宁渠,洗澡都不是一天一洗,衣服更不是一天一洗,而是几天一挑。

  那件干净就拿那件起来穿,都没有干净的了,就全部洗,然后再重复。

  “士别三日,当刮痧相待!”宁渠说道:“我请客!”

  一直在喝中药,都没有出去过几次,颜潸潸没有并限制他,主要是他懒。

  有小伙伴一起去差不多,一个人没有什么意思。

  吴烨:刮个锤子。

  凌晨知道了,又得解释半天,他不想去了。

  “我还是帮你买点日用品…忘了你在喝中药,还没有治好,买来也没有用!”吴烨恍然大悟。

  “你信不信,洒家打爆你的狗头?”宁渠被说到痛处。

  虽然他自信,自己已经和上个月不一样了,但是上个月,是永远的记忆,那是抹不掉的阴影。

  那些记忆,不是消失在时间里,而是在时间里变成了一道疤痕,激光都打不掉。

  当时他都担心牛魔王瘫痪,现在,牛魔王又被养回来了。

  什么叫还没有治好?

  tm的,早就好了,不知道多好,多威武霸气。

  “你这种,我让你一只手都没问题,气血两亏,脚步虚浮,精神不振,手脚无力!”

  “回去吃三个月的药再说吧!不然一拳下去,我怕要求你别死。”

  “现在你就不要做这种春秋大梦,话这种无稽之谈,聊这种天方夜谭。”

  “宁啊!无稽之谈!”

  吴烨说了一大堆,宁渠叔叔忍得住婶婶都忍不住,丢掉毛巾,就准备以卵击石。

  吴烨一个闪身躲到房间里:“来啊,单挑啊!”

  “你有没有见过砍人?有没有见过死人?”

  “你出来啊!”宁渠拿着扫把喊。

  吴烨摇摇头:“你有本事,进来啊!”

  叫嚣半天,他拿吴烨没办法,宁渠才继续打扫卫生,准备先把卫生做完,毕竟晚上要住。

  大概是他怨念颇重,他还一边打扫卫生,一边在碎碎念。

  “都说宝剑锋从磨砺出,你连个磨石都没有,想来…你用的是软剑吧?”

  两人开始了你来我往的模式,你一句我一句互相呛对方。用一句互相伤害来形容,完全合适。

  “你有磨石了不起啊,是不是已经铁杵磨成针了?”

  “针怎么了?那也是定海神针!总比你弃剑不用好,你这种情况,可能是心理问题!”

  “心理问题确实是个大问题,比如恐鲍症,就问题很大了,一定要注意。”

  “算了,不想和你这种没有吃过海苔的人计较。”

  宁渠说的话,吴烨半天才反应过来,海苔究竟是什么意思。

  “大概是你够变态,所以我显得和你格格不入!”吴烨服气了。

  还能说什么呢?

  这样说的话,洛白确实是海王。

  “不过…那算舔狗吗?”

  他发现,他确实说不过吴烨,如果动手…就更不要说了。要是能动手,大家早就群起而攻之了。

  吴烨不光是嘴皮子利索,武力值也很高,他们几个人绑在一块儿,都打不过吴烨也一个人。

  以前不是没有尝试过,但是每一次尝试都以失败告终,最终都是他们被无镇压。

  “雏!鸡!你懂个屁!”

  “衰,鸟。”吴烨挑眉。

  互相怼了半天,两人勉强把家里的卫生打扫好,不过宁渠不满意,他又重新打扫了一次。

  吴烨坐在阳台上,在拿着手机看段子,完全没有帮忙的意思。

  主要是宁渠打扫卫生那么久,都没有出虚汗,吴烨觉得他自己可以搞定。

  要给他一个锻炼的机会。

  城市的另一边。

  凌晨才下刚准备下班,忙碌了一天,现在就想早点回家。

  迅速收拾好东西以后,背着挎包拿着钥匙,把文件抱起来准备等会儿给秘书。

  叮咚!

  看这手机上响起来的消息,凌晨还以为是吴烨发来的,放下文件,兴高采烈的打开手机。

  结果打开消息一看,居然是颜潸潸发的。

  “奇怪!”

  凌晨有点惊讶,她和颜潸潸加了好友以后,其实并没有聊过多少次,突然发消息,大概是有事了。

  凌晨,你感冒好了吗?颜潸潸给她发的消息。

  想了想,凌晨发了个已经好了给她,谢谢潸潸的关心。

  那就好!最近天气变化大,要注意点!

  确实,你也是!

  颜潸潸给她发消息,导致她下班又延迟了,本来还准备回去和弟娃儿吃饭的。

  聊了不少话,东来一句,西来一句,耽搁了不少时间。

  但是有点搞不懂她是什么想法,凌晨想了想,还是直接问她,东一榔头西一锤子,聊得累。

  凌晨给她发了消息潸潸,是有什么事情,我能帮的什么的嘛?

  除了这个,凌晨想不到还有什么问题,总不可能是突然之间想交朋友。

  那也不太现实,成年人之间,聊天更多的是有事情,很多时候都是无事不登三宝殿。

  颜潸潸回答没有什么,就是找你聊几句而已。

  这话说的,她满头问号。

  凌晨很怀疑,难道是自己不会察言观色?为什么我什么都听不出来?她陷入自我怀疑。

  万事不决请吃饭,见面了,总能聊出问题所在,所以给她发了个吃饭邀请。

  潸潸,上次还没有来得及谢谢你,晚上有空吗?一起吃个饭啊!

  颜潸潸秒回这不好吧?

  看到这个消息以后。

  不好吧?就不是拒绝。难道她就是为了吃个饭?应该不至于才对,她又不差一顿饭钱。

  凌晨聊的很懵,又像是有求于人又不像有求于人。

  很玄学的。

  没事,没有什么不好的,上次的事情,我都还没有好好感谢你呢!凌晨发消息给她。

  颜潸潸各种不要破费,方便点就行,简单点最好,最好是她回家方便点的地方。

  那就在我们家楼下吃!富力那边,可以吗?

  好的!颜潸潸秒回。

  凌晨看着消息,总感觉有什么地方不太对劲,觉得有什么事情她没有猜出来。

  不过看了看消息,只是觉得她些奇怪了点,也谈不上多大问题。

  可能是性格原因。

  抱着文件锁好门,凌晨把文件给夏竹:“通知部门负责人,把假期安排好,不要耽搁工作。”

  马上端午节了,要安排放假,凌晨提前说一下,免得假期还有事情找她。她也要放假的。

  她要和吴烨一起过端午,不想被琐事打扰。

  今天不能回去吃饭了,不知道吴烨开始做饭了没有,凌晨发了个消息给她。

  从停车场开车回家。

  一直到回家的路上,她才捋顺了颜潸潸奇奇怪怪的思路:“噗嗤…难道是老公又跑路了?”

  凌晨忍不住笑,上次吴烨就说过,颜潸潸是骑士,宁渠跑路也是因为她,打的太狠了。

  给人家把积蓄都花光了,为了不负债累累,才迫不得已跑路。

  现在…这不是才一个月吗?积蓄又花光了?

  “话说,当骑士…真的那么奈斯吗?”凌晨很疑惑。

  她不知道,对于她来说,这是未知的东西,不过…颜潸潸的马,肯定没有她的马好。

  她的马,可是乌骓啊!

  你和谁一起吃饭?

  男的女的?

  同事?同学?朋友?

  我可以来嘛?带个家属行不行?

  姐姐?说话啊!

  吴烨发的一连串的消息,凌晨在路口停车的时候,才来得及给他回消息。

  焦急的很啊!

  “我又不是和其他人去吃饭,还没有说完就急了。”

  “是个醋坛子啊!”

  颜潸潸约我出去吃饭!可能是宁渠的事情,等会儿我问她一下。

  宁渠完蛋了,我就说他要完蛋。吴烨发消息给她。

  凌晨笑了笑,难怪吴烨说颜潸潸聪明,她是真的聪明。

  凌晨在发消息的时候,颜潸潸也在路上,开车从医院出发。

  没错,她男朋友又跑路了。

  虽然她这个月都没有骑马,但是马儿现在不想吃药,选择了跑路,她要去把自己的马逮回来。

  下午,他就收到物业大姐的消息,宁渠拖着行李箱跑了。

  苟苟祟祟的!

  他的车,从停车场出去的时候,也被拍下来了,物业大姐立马就发给颜潸潸了。

  她付出了一个红包。

  “特么还敢跑,老娘这个月,怕是对你太温柔了点。”

  “吃药是为了我?tm的!还不是为你自己!”

  “狗男人,都不了解人,好气哦!”

  颜潸潸自言自语的开着车,看着导航的距离,她又露出一个笑容。

  等着瞧吧!老娘直接打进你的朋友圈,看你以后往哪里跑。

  和凌晨做朋友这个事情,势在必行,因为家里有匹野马,时不时就丢了。

  她总不可能用草原威胁他。

  一路开车到了富力广场,颜潸潸在停车场停好车,然后才挎着包包,从停车场走出来。

  看着热闹的广场,她觉得富力这边,确实比博士府那边热闹多了,很明显的可以看出来,这边更有人气。

  而不是那边,冷冷清清的,很少有特别热闹的时候,难怪洛白和吴烨都住在这边。

  热闹的地方,吵了点,但是住起来感觉舒心一些。

  颜潸潸知道吴烨和洛白住在这边,还是她护士小姐妹的功劳,那个有点茶的小姐妹,也是洛白的前女友。

  还是不久之前的前女友。

  她告诉了颜潸潸不少事情,主要是洛白喜欢事后吹牛,说出去一些基础的情况。

  颜潸潸是医院的管理层,不少人都巴结她,她问这些,那个护士小姐妹还高兴半天。

  “真相只有一个,老娘要是猜错了你不在这里,我跪榴莲。”

  颜潸潸很了解宁渠,他有很多地方可以去,但是愿意去的地方却不多。

  这里,绝对是首选。

  看了看不远处的黑凤梨酒吧几个字,颜潸潸眯着眼睛,默默的把位置记下来。

  那是洛白的酒吧!

  找了一圈,她才找到凌晨说的奶茶店,看着坐在藤椅上,拿着果汁的凌晨,颜潸潸走过去坐在她旁边。

  虽然只见过一面,但是不存在忘记的情况,凌晨这个漂亮的不像话的人,很难让人忘记。

  一面之缘,印象深刻。

  “潸潸来了?你看看要喝点什么?”凌晨把指了指下单二维码。

  颜潸潸扫码,点了杯奶茶。

  “你这个颜值,把你放在棒国的话,应该很多人会照着你整容。”

  颜潸潸看了看她,然后感叹一句,造物主也不是公平的。

  单独的话,她也算是个大美人,但是比起凌晨的话,她就逊色多了。完全没有比的地方,这姑娘长的太犯规了。

  也不知道吴烨怎么追到她的。

  “我觉得你也很漂亮啊,相貌这个东西,可能是互相觉得好而已!”凌晨回答。

  颜潸潸笑了笑。

  她也发现了,凌晨其实不是那种高冷的人,很是凭亿近人,性格也挺好的。

  “这边挺热闹的。”颜潸潸看这广场说道,哪里很多小商贩。

  凌晨也看了看:“确实,这边人很多,晚上也热闹一些。”

  她挺喜欢这个环境的,也是一直在这边住的原因,其实她在魔都还有其他的房子。

  “潸潸想吃什么?这边炒菜,火锅,料理,烧烤,饭店都有。”凌晨问她。

  “火锅吧!烫火锅!怎么样?”颜潸潸反问。

  凌晨没有意见,想吃什么都可以,她请客,颜潸潸做主。

  聊着天,两人喝完奶茶以后,在附近找了个火锅店。

河底捞  凌晨坐在颜潸潸对面。

  “你是来找你们家宁渠的吧?”凌晨直接问她。

  颜潸潸点头答应,这不难猜,凌晨也是个老板,反应过来就能猜到。

  而且她都能知道,宁渠不知道自己过来,肯定自己也不知道宁渠住哪里。

  找到她是什么原因,她不会猜不到。

  “没有你们家吴烨听话,他有毒似的!哎~!”颜潸潸叹气。

  凌晨忍不住笑起来。

  这已经是宁渠第二次跑路了,上一次也是跑了。

  “你不会…”

  颜潸潸摇摇头:“我一个月没动了!”

  那还跑路?也是很奇怪啊!

  “我给吴烨打个电话,我刚才问的时候,他们俩在一起的。”凌晨坐在位置上说道。

  颜潸潸点点头,在菜单上着菜,耳朵竖起来在听凌晨说话。

  “对,在河底捞!”

  “记得把宁渠带上…哪有那么多为什么?你快点下来。”

  “好,脑花给你点上。”

  没说几句话,凌晨比划了一个ok,颜潸潸给她一个感谢的微笑。

  两人还算合拍的,起码交朋友没问题,刚才就聊了不少。

  楼上。

  吴烨拖着宁渠出门,宁渠死活不去当电灯泡,吴烨早就知道颜潸潸来了,怎么可能让他留在家里。

  “我不去,我要赚钱,我对当电灯泡不感兴趣,你放开我,救命啊!”宁渠扒着门不出来。

  使劲一把,吴烨直接把他拖出来。

  “赚钱,多少钱,我补给你!”吴烨说道。

  “劳资今天能赚一个亿!”

  吴烨把门关上,把钥匙给他:“回他补你们家墙上!”

  还是被吴烨拉着下楼了,一直到火锅店门口,宁渠都在碎碎念。

  “出来吃饭,你为什么不叫洛白?”他很疑惑。

  平时吃饭,都是大家一起的,今天他一个人当电灯泡,打第一时间想到了洛白。

  有难同当。

  有电灯泡一起做,照亮吴烨二人。

  “人家要撩妹,你以为是你啊,还在喝中药固本培元,他已经连元都不要了。”吴烨回答。

  让他走前面,免得等会儿他跑了,宁渠也没有怀疑什么。

  上次颜潸潸也知道他跑路,都没有找过来,导致他不知道颜潸潸的情报能力。

  宁渠现在毫不设防,只以为自己要当电灯泡了。

  结果…刚看到颜潸潸的时候,他就愣住了,他就知道,自己被吴烨套路了。

  吴烨狗贼。

  宁渠转身看了看吴烨,慢悠悠的从兜里掏出一张卫生纸,在吴烨面前撕开:

  “撕纸断义,从此桥归桥路归路,你走泥巴路,我上高速路。”

  “恩断义绝!兄弟都没得做。”

  “实话说,你就说你是不是怂了?你是怕老婆吧?”吴烨激将法。

  宁渠摇摇头:“我会怕她?开玩笑!只是劳资对你失望了,你这个叛徒。”

  吴烨笑了笑:“我不是,我没有,别胡说,关我屁事!我又不知道她在这里,我来找我媳妇儿的。”

  宁渠才不相信他,不知道,他肯定不会非要拉着自己来火锅店。

  完蛋了啊!

  他注意到颜潸潸的时候,颜潸潸也看到他了,宁渠衣服上那个我是帅哥几个大字,特别显眼。

  衣服还是她洗的。

  颜潸潸只是挥挥手,让他过去,一脸笑容,完全没有任何生气的表情,宁渠就知道完蛋了。

  她肯定是生气了,女生一般生气就是这样。

  就像是不要就是要,说不生气就是生气,要是问她的话,她肯定说不生气。

  给她一个勉强的笑容,硬着头皮,捶了吴烨一下,他才走过去,坐在颜潸潸旁边。

  吴烨则是在凌晨身边坐下来,吴烨和凌晨笑了笑,吴烨指了指宁渠给她介绍:

  “我好哥们儿,宁渠!”

  凌晨微笑:“宁渠你好!我是吴烨的女朋友凌晨!才发现像一个姓似的!以后多多关照。”

  宁,凌,读音差不多,也算是有缘分。

  宁渠答应一声,给她个笑容:“不客气的,以后有事情就吱一声啊!”

  说完话,他看了看吴烨,默默口型:劳资和你恩断义绝。

  吴烨口型:不关我的事!

  看着哑巴吃黄连的宁渠,吴烨忍不住笑起来:“不是,我怎么感觉…你看到女朋友都不那么开心啊?”

  宁渠懒得理他,拉着颜潸潸的手:“你别听他瞎说!”

  “那你开不开心?”颜潸潸问他。

  听到颜潸潸的问题,宁渠果断的点点头:“开心!”

  开心个die!

  哎~!

  颜潸潸和尾巴似的,这都不是大问题,他真的不想吃药了!

  笑了笑,颜潸潸没有说其他的,自顾自的和凌晨说话,两人聊的热火朝天,有说有笑。

  吴烨拉着凌晨的手,默默的给她倒茶,然后给她把筷子打开,又去做了辣椒水。

  宁渠也是跟着去的,不过他没搭理吴烨,巴不得吴烨几个老拳。

  我拿你当兄弟,你居然套路我?

  “我媳妇儿就让我带你一起吃个饭,我又不知道你媳妇儿来了!”吴烨把辣椒水做好。

  凌晨喜欢吃辣,吴烨特意做的辣了一点。

  加一句苍白的解释。

  “你不知道?行,就当你不知道,难道你媳妇儿也不知道?”

  凌晨肯定是知道的,吴烨没有瞒着她,就和她说了一下情况,颜潸潸来都来了,那吴烨能怎么办?

  “这个事情是你不对啊!你不坦诚,自己悄悄弄庇护所,避风港。”

  “再说了,有事情算我的,祸不及媳妇儿!”吴烨回答。

  宁渠做了一个麻酱的蘸水,事已至此,也懒得理他,回到位置上。

  “今晚上是我请潸潸吃饭,上次的事情很感谢她,你们不来的话,就感觉缺点什么,有点突然了。”凌晨说道。

  她并没有说颜潸潸引导她什么,而是说自己请客。

  宁渠郁闷,刚好他出来,凌晨就请客多,等几天多好啊。

  等会儿,一大堆事情等着他呢。

  火锅不香了。

  “来,吃饭!”吴烨把饭盛好,最后递给宁渠:“多吃点!不吃饱,扛不住古驰的皮带。”

  “你少吃点,吃那么多也是白痴!”宁渠嘀咕。

  吴烨开始夹菜,颜潸潸和宁渠吃不了多辣的东西,吴烨和凌晨都能吃辣,凌晨要的鸳鸯锅。

  看着吴烨和凌晨两人,在红汤里捞出牛肉,而且还要蘸辣椒水,宁渠很诧异的看着吴烨。

  “夭寿啦?你都能吃这么辣的了?你以前不是不吃多少辣吗?”

  他知道的,吴烨吃辣和他差不多,现在吊打他。

  颜潸潸看了看凌晨:“这叫为了爱情!”

  凌晨有点不好意思的笑了笑,然后看了看吴烨:“我们家是蜀州的,吴烨是最近才学会吃辣的。”

  确实是为了爱情,凌晨注意到吴烨开始越来越能吃辣的时候,其实挺感动的,都是为了她,吴烨才在改变自己的饮食习惯。

  代价就是好几次香肠嘴。

  “你吃辣以后,才会发现,辣才是火锅的灵魂!”吴烨看了看宁渠,把毛肚烫进去。

  宁渠试了一下红汤,感觉太辣了,看这那么多辣椒都感觉害怕,不得不说,爱情的力量真是伟大。

  一边吃饭,一边聊天,时间流逝,吃的差不多了,吴烨去把账结了。

  “走吧!吃饱喝足,我们也该回家!”吴烨拉着凌晨。

  凌晨看了眼颜潸潸,问了一句:“潸潸,你今天在这边住吗?”

  她是故意的。

  刚才和颜潸潸是说好的,要随机应变。

  颜潸潸看着宁渠,也不说话,等他回答。

  宁渠只能点点头,不然怎么办?

  “当然了,我们今天也住这边,这边其实更热闹!”

  颜潸潸看了看广场:“我还是第一次来这边呢!我们住哪?住酒店吗?”

  吴烨和凌晨忍不住笑。

  “我今天刚过来打扫卫生,买了个公寓,他们不是都住这边嘛,我寻思给你个惊喜,偶尔来也有地方住。”宁渠开始编。

  “哇,你什么时候这么浪漫了?”颜潸潸笑着问他。

  宁渠勉强的笑:“为了你嘛!都是应该的。”

  他感觉浪费了几百万,他会个锤子浪漫,浪费了倒是真的。

  一起上楼进电梯,他们在16层出去,凌晨和吴烨和他们拜拜。

  “祝你有个愉快的夜晚!”吴烨说道。

  宁渠:“你也是,手艺人!”

  等到电梯门关上,吴烨才忍不住哈哈笑起来,不知道他抗不扛得住,古驰的皮带。

  出了电梯,凌晨开门的时候,吴烨卡着点说道:“对了,我有点事情和你商量!”

  “是端午节去玩的事情,不是其他的。”吴烨解释。

  “先生,里面请!”凌晨把门打开。

  ------题外话------

  欠更,15

梦想岛中文    我不是那种富二代
上一章
书页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