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书页

0114 吹牛很厉害哦

梦想岛中文    我不是那种富二代

  凌晨的家里沙发上。

  借着有事情和她商量的理由,吴烨成功到她家里坐了一会儿,还是觉得有凌晨在的环境更让人开心。

  恋爱刚开始,在一起就是不说话,都感觉内心甜甜的,感觉灵魂都染上了糖浆。

  吴烨坐在沙发上,逗着敢怒不敢言的星星,星星被他逮住了,不过它虽然不高兴,但是老实巴交。

  很聪明的狗,知道识时务者为俊狗的道理,没有乱吼乱叫。

  沙发上,凌晨就坐在他旁边,侧头问了一句:“你不是说,要商量端午节的安排吗?”

  吴烨刚才要是不说这个的话,她可没有准备开门,这个点,都该准备准备休息了。

  听到她的问题以后,吴烨这才把早就想跑掉的狗子放开,星星呲呲牙,迅速跑回狗窝里。

  “姐姐,你有没有什么地方,是你特别想去的地方?”吴烨问她。

  刚才他只是随便找一个借口,想来凌晨家里多待一会儿,吴烨其实并没有想好去哪里玩。

  凌晨突然问到这个问题的时候,吴烨没有表现出惊慌,反而是信誓旦旦的问她想去哪里。

  就像是,想征求一下她的意见,然后综合考虑一样。

  “有啊,我特别想去你心里看看!我是不是在那片森林里!”凌晨回答道。

  吴烨一愣,他这是被撩了?没想到啊,姐姐也会撩人。

  “你儿子…偶尔在!”吴烨回答。

  凌晨:??

  她一时之间没有明白这个意思,什么叫儿子偶尔在?

  吴烨只是笑了笑,没有多说什么,也没有解释这个,他说的不是心里的森林。

  “除了想去我心里,还有没有想去的地方?”吴烨盘坐在沙发上。

  目光炯炯的看着她,对于吴烨这种约会困难症的人来说,女朋友有主见的话,简直是完美。

  “那肯定有啊,我想去鬼屋!密室逃脱!还有看恐怖片…你觉得那个好?”

  凌晨含笑的提出意见,如果凌晨猜的没错的话,吴烨根本就没有想好要去哪里。

  弟娃儿,极其擅长一本正经的伪装和谎话连篇的试探。

  而且上次约会,也是自己主导的,他全程陪着,想的那些个地方,一言难尽。

  反正凌晨是发现了,要想玩得开心,还是自己想办法比较好。指望吴烨灵光一闪,难度很大。

  “胆小非君子,舍命陪对象,你想去我就陪你去,别说密室逃生,异界逃生都陪你去。”

  吴烨这话,说的掷地有声说的视死如归,说的好像一去不归一样。

  要不是了解他胆子小,凌晨都以为他说的是真的。

  知道他胆子小,凌晨也舍不得让他去被吓,她比吴烨大点,一直有种惯着他的那种想法。

  很多时候都是这样,不忍心还惯着他,吴烨只是觉得凌晨温柔,没有想到这个。

  “真的?”

  “大丈夫,能屈能伸,我就是传说中的大丈夫。”吴烨说道。

  凌晨笑了笑,拿出手机,在手机上翻找了一下,然后把手机给吴烨看了一下。

  “弟娃儿,我真没想到你这么勇敢,咯,我在附近找了一家点,据说特别特别恐怖的密室。”

  姐姐,这么认真?我开个玩笑嘛!

  讨厌!不去啦!

  不要说还是特别恐怖的密室,就算是一般恐怖的,吴烨觉得自己不行,他确实不是凌晨那种傻大胆。

  她看个恐怖片,还指指点点的说哪里拍的不好,哪里很失真,哪里气氛没有酝酿好。

  吴烨在旁边瑟瑟发抖,直呼大老!

  “我们出海去潜水怎么样?刚好也是坐船去,还可以纪念一下先贤屈子!”吴烨提议。

  吴烨知道,凌晨自己是有潜水装备的,就放在家里的角度,上次看到过。

  吴烨虽然没有买过潜水设备,但是他也会潜水,学过一段时间,不能说多专业,但是也不是一窍不通。

  “人家屈子,跳的也不是海,你去海里面纪念人家干什么?再说龙舟和船能一样吗?”

  凌晨给他一个白眼,不过对于潜水的这个提议,她倒是没有拒绝。

  今年出去旅行的时候,她就迷上了海底潜水的这个项目,当时晒黑,也有这方面的原因。

  以前都是在河里潜水,现在觉得海里潜水更有意思。

  不过也更危险,就是考虑到这个,她才没有立刻答应。

  “我一直觉得,缅怀这种事情,主要是心意嘛!心意到就可以了。”

  “最开始的时候,大家还洒把米在河里,现在都买螃蟹,包粽子都是自己吃,还说纪念人家呢!”

  “比起来,我起码是在水里纪念他吧?已经很够意思了。”

  吴烨开始信口雌黄,凌晨给了他一个白眼:“体会体会他当时在水里的感受?”

  那不可能,他不是去体验人生还很美好的,他本来就很清楚人生很美好。

  “你确定你会海潜?那我问你,遇到鲨鱼怎么办?”凌晨问他。

  她可没有看到过吴烨潜水,就怕他技术不到家,到时候她可担戴不起。

  玩归玩,闹归闹,别拿生命开玩笑海里危险多。

  “如果遇到了鲨鱼,就给它两个大比兜!”吴烨回答:“打它鼻子!”

  给它两耳屎,它可能转头就把你变成神凋大侠。不过打鼻子倒是没有问题。

  “遇到虎鲸呢?”

  “喊座头鲸来来帮忙,尽力不要被它一尾巴拍到天上去。”吴烨知道海洋街熘子的对手是什么。

  真遇到了,其实就只能听天由命了,那玩意儿一尾巴,他估计直接没了。

  被凌晨说的他都不想去潜水了,万一遇到鲨鱼,鳐鱼,电鳗,毒海母什么的,跑不掉。

  “座头鲸是你家亲戚啊?你还喊人家帮忙!”凌晨无语。

  挠挠头,吴烨觉得可以换个地方,海洋还是蛮危险的,他钱还没有花完呢。

  “那我们去温泉怎么样?放松一下筋骨。”吴烨提议道。

  凌晨虽然也想去潜水,但是考虑到吴烨,她还是放弃了。

  “温泉?”凌晨想了想,脑子里都是皮肤,不见衣服。

  她默默的想到,能去吗?

  “对啊,温泉,其实挺有意思的,放松的很!”吴烨一本正经的回答。

  嘿嘿嘿!温泉yyds!

  凌晨并不是特别相信他,只感觉他在憋着坏想法。

  “那行吧,温泉。”凌晨回答。

  她都已经做好准备了,吴烨不是一直想看比基尼,就当实现他这个愿望算了。

  反正泡温泉,穿个保守的泳装就好了,到时候他一定很失望。

  “那就这样说定了,我们去泡温泉!”吴烨差点跳起来。

  他决定了,找一家那种池子隐蔽的温泉酒店,能吃,能喝,能休息的。

  希望经理可以很聪明的告诉他:客人最近订房高峰期,没有双床房了哦!

  择其上,得其中,择其中,得其下。

  其他的大概是不可能,但是吻,应该还是可以的。

  凌晨看了看他:“能不能收敛一下你的表情,口水都出来了!你在寻思什么?”

  吴烨擦了擦嘴,什么都没有。

  被骗了。

  “就是想着能一起出去玩,很开心啊!在一起就没有出去过几次,都是在家里蹲。”吴烨迅速打补丁。

  “相信你才怪。”

  吴烨每次这个表情,都不是在研究什么正事。大概率,又在寻思什么坏事。

  凌晨起身,从冰箱你拿了两个雪糕,递给他一个。

  她的冰箱里,现在都没有囤菜,都是放的蔬菜水果,吃饭都在吴烨家里吃。

  吴烨那里,都快成她的专属食堂了。

  吴烨拿着雪糕,又看了看冰箱,忍不住笑了笑。

  “一个雪糕而已,你又在笑什么?”凌晨无语的看了看他。

  联想能力是不是太强大了点?什么都能联想一下。

  “没,我就是到一个笑话,你要不要听一下?”吴烨转头问他。

  凌晨点点头。

  “说冰箱和雪糕吵架了,雪糕就离家出走了,但是它发现自己快化了,又只能回来求冰箱。”

  “冰箱说道,看吧,不让你出去你非不听,现在出水了吧!还快上来,自己冻。”

  她已经感觉自己没救了,每次都是秒懂,这就很让她感觉无奈。

  不知不觉,她上车的速度已经越来越快了,以前连车轮子都看不到,现在能上车抢座位。

  伸了一下吴烨,凌晨说道:“你能不能不要脑子里,都是这些东西?”

  总是不正经。

  明明看着就是正经人,偏偏多个嘴。

  吴烨摇摇头:“这个事情就是你的不对了,如果不是你的话,我肯定不会这样。”

  “正经也行,你等我45岁的时候吧,45岁的时候,可能就满脑子都是下棋钓鱼带孙子了。”

  “我保证那时候,想法什么都没有,你完全不用担心,只要你不要有什么想法就行。”

  四十五,她都快把姨妈拒之门外了,还有什么想法?

  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宁渠现在就已经要离家出走了,吴烨还敢吹这种牛,简直不知所谓。

  至今为止,就没听说过牛不累的。

  吹牛。

  “你看看宁渠!你再看看窗外那只飞起来的牛!”

  “弟娃儿,你悠着点,牛都马上要爆啦!”

  看她的表情,吴烨就知道她肯定是不相信的,但是作为一个爷们儿,谁都不会承认自己逊。

  而且,她这是没有实践,也没有发言权。

  空口无凭。

  “姐姐,你想不想端午节在家里过?”吴烨问她:“我不是阿拉灯,但是我可以帮你实现这个愿望!”

  傻子才需要实现这种愿望。

  她现在还没有做好受伤的准备,更不想在家里养伤,门都不能出。

  那不可能的。

  “机器型号不一样的,不要做不现实的对比,再说宁渠是破产了,我积蓄很多好吧!”

  听了这个话以后,凌晨不由自主地想到了前两天早上。

  C字!

  她还年轻,把握不住机会。

  “不要说这种我听不懂的话!”凌晨回答。

  对,他什么都不知道,什么都不懂。

  吴烨坐在沙发上,似笑非笑的看着她,姐姐又开始装了,一会儿过来人,一会儿什么都不知道。

  变幻莫测。

  吴烨坐在她旁边,一只手伸的直直的放在沙发靠椅上,翘着二郎腿,时不时的就往凌晨那边挪一点。

  咳咳!

  剩下的距离,他直接坐了过去。

  “哇塞,姐姐,你们家这个沙发,也太滑了呀。”吴烨一下子坐在她旁边。

  他现在找的理由,是越来越没有说服力了,这是理由吗?这简直是忽悠。

  沙发会滑?

  凌晨又旁边稍微挪一点,吴烨也跟着往旁边挪了一点。凌晨一直坐到了沙发边缘,吴烨就坐在她旁边。

  一张长沙发,两人坐在其中一头去了,拥挤的和有很多人似的。

  凌晨无奈,看了看吴烨:“能不能坐过去一些!”

  吴烨挪了一公分,然后笑嘻嘻的看着她。然后指自己的脸:“姐姐帮我看一下,我总感觉最近脸干的很!”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意图不轨,何患无法!脸皮厚,吃个够,脸皮薄,吃的少。

  “这个原因,我估计可能是脸太厚了!”凌晨回答。

  她不搭理吴烨的暗示。

  “不可能,它和未来一样,薄如蝉翼,不信你叭一口。”

  吴烨也不暗示了,为了避免她装不懂,直接明示。

  凌晨叹气:“你脸真厚!”

  “我其实很含蓄的!”吴烨回答。

  凌晨简直无语了,吴烨都算是含蓄的话,那其他人,可能连脸都没有了。

  含蓄自己都不敢答应。

  “一口啊!”

  “姐姐,都是自己人,你怎么能这么小气?起码加两个零!我都不怕彼亲脸肿!”吴烨回答。

  没有了能让她突如其来的条件,吴烨也没有睡着,凌晨就有些不好意思了。

  平时都是有个掩护什么的,现在光明正大的,感觉心跳有点厉害,脸红也是有点厉害了。

  所以,她只是简单的,来个蜻蜓点水表示一下。

  至于一百个蜻蜓点水,那是不可能的,那种无理的条件,她是断然不可能答应的。

  吴烨只感觉…什么感觉都没有,太蜻蜓了。

  这怎么行?

  自己的媳妇儿,自己教啊!

  “哎~姐姐,你这不专业,你看我给你打个样!”

  一边说话,吴烨出其不意,出其不备,一个大力的木马!

  响亮的很。

  吴烨坐直,笑嘻嘻的谁看着她:“学会了没有?”

  捂着脸的凌晨,脸红且不可置信的看着他:“卧槽,你好恶心,居然还有口水!”

  这个关键的时候,好不容易有点气氛,能不能不要考虑口水的问题?

  他又没有口臭,又不会怎么样。

  “那你还回来!反正我不怕口水!”吴烨侧脸:“来啊!”

  凌晨:老娘怕你啊?

  来就来!

  她扭了扭脖子,然后我两只手伸出来放在面前:“吐!吐!”

  给自己打打气,然后她搓搓手,算是准备好了。

  这个架势,你怕要准备干农活是吧?

  凌晨准备下狠手,毫不留情。

  下一瞬间,吴烨感觉自己脸都被拉起来不少,然后就是拔酒塞的声音。

  清脆异常。

  吴烨摸了一下自己的脸,确实也有点口水,毫无波澜,甚至有点窃喜。

  吴烨转头看了看她:“姐姐,你学习能力真强啊!”

  “好了,该换我了!”

  “我给你一秒钟准备一下,准备好没有?”

  差不多差不多就可以了,不光是要质量,而且还要数量,这要求就很过分了。

  吴bo!

  凌bo!

  又吴bo!

  又吴bo!

  最后,凌晨闪身躲开了,情况已经差不多了,不能太惯着他。

  就像是老鹰捉小鸡,结果小鸡极限走位,老鹰扑空了。

  吴烨往后坐了一点,回本了已经,没必要再过分。平复了一下跳的很快的心,吴烨拿着水杯喝了好几水。

  早就注意到凌晨的口红了,吴烨默不作声的看了一眼。

  眼睛转了转,吴烨问道:“姐姐,我能不能问你一个问题?”

  凌晨点点头,然后说了一句话:“放!”

  她也在平复心跳,需要分散注意力,不过效果并不是多好。

  吴烨是什么情况,她和吴烨差不多,都是心跳过快。

  吴烨很认真的问道:“口红的话,一般是什么味儿的?”

  并没有回答他这个问题,凌晨指了指门口,挑挑下巴。在吴烨说这个话的时候,她就知道不论是什么意思了。

  主要是,她现在好像还接受不了,毕竟…要伸舌头!想想都感觉全身起鸡皮疙瘩。

  她最近这段时间,逛了不少的论坛,看了不少的留言。总之,这个事情,暂时肯定是不行的。

  “我就问问而已,不至于赶人嘛!”吴烨现在还不想走。

  他现在,有种巴不得每天都陪在凌晨身边的感觉,完全没有想走的想法。

  能多聊十分钟都比少聊十分钟好,很庆幸她就住在隔壁,聊天随时可以过来。

  要是初恋就是间隔很远的,吴烨都不知道他们是怎么坚持的。

  “你的表情,已经出卖了你的真实想法。”凌晨自己抿抿嘴,然后很认真的说:“其实没什么感觉!”

  这就是自编自导自演了,而且演技浮夸。

  吴烨是个务实的人,更相信实践才有经验,经历才有体会。

  “真的吗?我不相信,能不能让我自己试试看?”吴烨说道。

  凌晨呸他:“改天吧,今天它没有空,要忙着说话。”

  “那就改明天!或者它有没有兄弟姐妹,也可以的!”吴烨说道。

  脸红的她,给了吴烨几个老拳。

  涂口红的有,没有涂口红的也有,但是这话…凌晨感觉特别的不好意思。

  逮着吴烨修理了一顿。

  “时间上你等得到的话,其实也可以,得星期八!反正今天已经星期五了!”凌晨笑着回答。

  那就是没可能了,还好他就是说说而已,不是较真。

  “星期八才能开门的话,我怕是这辈子都没有机会了。”吴烨叹气。

  “以后会不定时!”

  吴烨:嗦嘎!

  吴烨和凌晨在楼上聊天的时候,楼下的房子了,颜潸潸坐在沙发上,在打量着房子。

  宁渠则是在一边和她有一搭没一搭的聊天,和她解释了一下房子的情况,颜潸潸来都来了,如果不说清楚,又不是他的风格。

  “房子确实不错啊,整的也确实像个避风港一样的。”颜潸潸是道。

  宁渠尬笑,避风港已经没有了,几个小时,避风港就被风吹没了。

  他从冰箱里,给颜潸潸拿了一瓶矿泉水,今天一下午的时间,该买的东西,他都已经齐了。

  现在完全可以住人,自己做饭都没问题,只是他懒,就买的即食食品居多。

  不行还可以去楼上吴烨那里蹭一顿,到时候带上洛白,直接找凌晨说蹭饭的事情,跳过吴烨这个厨师找老板。

  完全没有问题。

  “居然还知道我能喝冰的?记得很清楚啊!”颜潸潸打开冰冻的矿泉水喝了一口。

  不是这样的,主要是冰箱温度调低了,它才冰一些而已。

  时间他也记得清清楚楚,开玩笑,他现在最怕这个,不记清楚怎么知道假期情况?

  一个月就那么一个星期的假期,他格外的珍惜。

  “为了不喝药,来买套房子,你够舍得啊?”颜潸潸看着他说道。

  宁渠赚钱很快,她很早就知道,最开始她的零花钱都给亏完了,后来天赋越发变态,很少亏钱。

  所以她以前和宁渠在一起,奢侈品没断过,宁渠给她买的东西,全是贵的不行的。

  那时候颜潸潸就知道,他能成大事。

  果不其然,猜对了,宁渠确实是赚钱的千里马,可惜只是赚钱。

  坐在她旁边,帮她捶捶腿,宁渠笑了笑:“这是投资,不是为了不喝药买的!媳妇儿别误会。”

  他肯定不能说自己想跑路,现在他可没有分手的念头,最多是跑路而已。

  跑路还是失败了,这是二出博士府,还是失败了。

  吴烨误他。

  “投资?生活用品很齐全啊,安排的很到位嘛!全是按照博士府的格局来的,我很傻?”

  颜潸潸很了解他,他的想法,颜潸潸能猜个大概。

  “兄弟们在这边嘛,无聊也有个伴,平时陪着你,偶尔找他们玩一下,就是这样而已。”宁渠笑着回答。

  这是一方面的原因,另一方面也是有个避风港,再加上不想喝药。

  他想法也挺简单的,房子不贵,好兄弟都在,买下来偶尔来住。

  “想法挺好的,准备把我一个人丢在博士府?”颜潸潸问他。

  宁渠立刻摇摇头。

  “还没有来得及通知你,要住当然也是我们一起住,不过朋友不在这边,不知道你习不习惯。”

  “习惯!”

  唉~忧伤。

  颜潸潸是劝不回去了,复合以后,她就特别的黏自己,和尾巴似的。

  一天好几个电话,生怕他丢了一样宁渠也没有办法,可以理解她这种失而复得的珍惜。

  “现在灶能不能用?买锅了没有?”颜潸潸指着厨房。

  宁渠点点头,这些都有的,他今天置办的时候,都已经买好了。

  煮面也得要个锅才行,不买锅他夜宵都没法做。晚上的工作,他容易饿,反而是白天不怎么饿。

  颜潸潸把水桶包拿过来,有从包里面拿出两包药材来。

  熟悉的包装,熟悉的气味,熟悉的标志,他最终,还是没有逃得掉喝中药的命运。

  “看你这表情,是不想喝?”

  宁渠摇摇头:“喝!喝大碗的!”

  “德行!这还不是为了你!不然我至于去求爷爷告奶奶的?能不能理解我一点?”

  宁渠抱抱她。

  和颜潸潸在一起,一贯任性的好像都是他,他发现自己确实不能辜负颜潸潸的好意。

  “算了,你不想喝中药,就不熬了!”颜潸潸叹气。

  “熬!我没不想喝。”

  “我可没有强迫你啊!不要以后说什么,颜潸潸就是个母老虎之类的话。”

  “不会!怎么可能,我自己愿意的。”宁渠含泪的答应。

  如果能从来,他想晚点人生颜潸潸,主要是她…唉!

  看着颜潸潸去厨房熬药了,宁渠生无可恋的的躺在沙发上,一动不想动看着天花板发呆。

  “狗吴烨!”他咬牙切齿。

  他真的不想再吃药了,如果可以的话,他想自然恢复,慢慢积累,积少成多。

  时间让牛忘记伤痛,恢复已经。迟缓的反应神经。

  不过这是奢望!

  颜潸潸巴不得一天就把他恢复好,如果有出厂设置键,他都不知道颜潸潸会不会按下去。

  良药苦口利于病,他不是不知道,也不是不识好歹,而是健健康康喝了一个月中药。

  喝的说话都带一股药茬子味儿。

  这种日子,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是个头。

  颜潸潸熬药花了不少的时间,拿着大碗,端着一碗药液出来的时候,宁渠都想再次跑路了。

  那个气味,简直是熟悉的不能再熟悉。

  “宁先生,喝药了!”颜潸潸把药放在茶几上。

  宁渠叹气。

  “已经一个月,刚好喝完药了以后,我检验一下这个药,恢复效果好不好。”

  喝中药一个疗程,就是一个月以后,对方告诉她,或有显着的改变和恢复。

  到时候不禁止她,但是第一个疗程得禁止,一个疗程结束,现在已经解禁了。

  什么?要检验一下药效?

  他都没有感觉药有什么效果,就要到看结果的时候了?

  “媳妇儿,我觉得下个月再检验,可能更好,这个月,应该检验不出来什么。”宁渠试图劝她。

  真要是比起来,他更愿意吃药,还有点心理阴影没有过去。

  要不是颜潸潸吹牛厉害,他也不可能被取走全部的积蓄。

  造孽!

  “废话,我是医生还是你是医生?而且,我不是在征求意见,懂吗?”

  “不搞清楚药效,怎么能一直喝,你当这是营养口服液呢?”

  “没有效果,我们就换个人看,不能在一棵树上不动。”

  说的好有道理,他竟然无言以对。

  问题是,检验药效,又不是抽血又不是化验,而是打架。

  就感觉怪怪的。

  灵机一动,宁渠想到了什么,说了一句:“倒不是怕检验药效,主要是,我这里也没有气球啊!”

  他们现在还没有结婚,一直都很注意安全的。

  颜潸潸很清楚没有和有的区别,也很清楚的知道概率是多少,她一直都不是爱冒险的人。

  宁渠觉得这个想法满分。

  颜潸潸看了看他,从包里拿出一盒气球,晃了晃。

  “钢本0.01。”

  没由来的,宁渠突然感觉很讨厌钢本!

  所有的预谋,都是早有打算,只有他傻乎乎的认为这是巧合。

  看着早已准备的颜潸潸,宁渠又看了一下黑乎乎的药液,他准备豁出去了。

  冰棍冻了这么久…只要冰箱没有问题,没道理冰棍冻不好。豁出去的宁渠,等到药液凉了以后,一口气把药喝完。

  一鼓作气。

  “肘,进屋,教育教育你!”宁渠信誓旦旦。

  如果没有成功,那就是中药不太行,如果成功了,就是中药继续喝。

  到时候他再给洛白也带个十服药八服药的,让他知道什么叫难兄难弟,什么叫有福同享有难同当。

  “不要一副视死如归的样子,我只是为了检查一下药有没有效果。”

  “现在就这样,以后怎么办?一点家庭幸福的意识都没有。”

  颜潸潸还特意的强调了一遍,虽然听起来,就是在掩饰自己的口是心非。

  对于这种,马鞍都已经准备好了,却说自己骑马骑不好的人,宁渠不吐槽了,她一直这样。

  “对,我都理解,赶紧的!”宁渠催促道。

  卧室门被关上。

  再开门,已经是大半个小时以后,时光如梭,白驹过隙。

  卧室门打开,灯光照出一个线条,逐渐扩大,照亮了客厅,颜潸潸医生拿着纸巾,擦了下额头上的汗水。

  脸红的她呼了几口气,弯腰捶了捶自己的大腿,脸上的笑容却没有断过。

  不愧是老中医,直接乘2!

  她唯一的担心也放下了,原本还担心怕中药调理不到位,现在才发现是自己孤陋寡闻。

  别说,老妈推荐的医生还挺靠谱的,光听情况,就知道抓什么药。

  现在她就觉得:药不能停!

  房间里,宁渠抽了一口烟,看着烟雾在眼前飘散,两眼无神的盯着天花板。

  他现在,特别的冷静。经历过了这个插曲以后,他反而坚定了喝中药的决心。

  苦就苦吧!为了井!

  “还是老老实实的吃中药吧!老中医牛哔。”宁渠很香的说道。

  从最开始迫不得已的接受,到后来实在接受不了跑路,最后到现在彻底的接受。

  宁渠并没有花多少的时间,也就是一个月而已,加上一个架!

  拿着手机,宁渠给洛白发了个消息,不过洛白没有回他,不出意外,现在他应该在那里看星星。

  宁渠看着窗外的小雨,四仰八叉的躺在被窝里。

  精神奕奕的。

  一直到颜潸潸洗漱回来,看着她温柔的表情,宁渠突然发现,占比好很大。

  “今天凌晨为什么突然请你吃饭?”宁渠问她。

  他很好奇。

  “就是为了感谢我上次帮她吧,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但是凌晨太客气了,实在是盛情难却。”

  “给我打了好几个电话,我实在是没办法,只能过来。”

  “然后就听说吴烨和你在一起,吴烨就和她说了一下你在这边买房子,过来你就瞒不住了。”

  “我才知道你买房子,你是不是准备自己偷偷住?”

  唉,都是命!

  他大概是是运气不太好,就这样都被发现了。

  第二天的时候。

  白天就出门,吴烨一直在店里忙到晚上才回来,工作量有些多,得他做决定处理。

  开店进度还在一直推进,就是没有烤肉店那么快,目前为止,吴烨还一直在投入。

  最近很多事情都重要他,做决定才能各种,没有人会管好你?

  不止是吴烨,凌晨也是忙了一整天的工作。回到家以后,凌晨喂好狗,就跑到吴烨家里去了。

  她现在已经习惯了,不自己做饭,而是每天去吴烨家里面吃饭。上次给吴烨买枕头的钱,已经快抵消完了,用不了多久,她又得欠账了。

  但是现在凌晨,完全没有欠债还钱的觉悟,反而是想当个老赖。

  最好是能赖一辈子那种,有人做一辈子饭,应该是很幸福的事情,和她老妈一样。

  她老妈,就是这样,很少在家动手做饭,都是老爹做的,老爹厨艺吊打她几条街。

  她不知不觉,居然和老妈的情况差不多了,不同的就是吴烨会赚钱,她爸只会花钱。

  虽然花的不多。

  今天,就是端午节前的最后一天,转眼之间,已经是六月了。留给上半年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吴烨家的厨房里。

  凌晨在水槽里洗菜,一片片叶子她都洗的很认真,导致吴烨等她的菜等半天了。

  吴烨在切牛肉,控制力很好的吴烨,刀工还不错,刀用的刷刷的,看着都怕他切到自己手。

  “你慢点,别切到到手了!”凌晨提醒他。

  “切不到的,放心!”吴烨现在的刀工已经好很多了,很少出现切到自己的情况。

  他今天晚上,准备多做几个菜,犒劳一下明天的自己。

  明天和凌晨出去玩,吴烨今天就已经有预感了,明天一定是脚酸的回来。

  “弟娃儿,对了,你有没有和你爸妈提前说清楚,到时候你不回去过端午节?”

  “我这几天忙昏了,忘记提醒你,他们知不知道情况?”凌晨骗过头问他。

  吴烨答应一句,这些事情,他早就安排好了,提前说清楚了。

  一直都是节日回去老家,这次不回去,要和爸妈说清楚原因的。

  “这个事情,我已经和我妈说过了,她让我自己看着办就可以,今年不回去没问题,明年要俩个人一起回去。”

  凌晨听到这个话,有些脸红了。

  意思就是,明天过端午节的时候,带上他一起回老家去…嘿嘿嘿!

  “明年过端午节的时候,我们两个人一起回去你家?过中秋节的时候,两个人一起回去我家。”

  你来我往!

  见个家长。

  吴烨手上的刀停顿了一下,转头看了看她,然后小鸡啄米似的点点头,表示完全没有问题。

  这个提议,相当于把见家长的时间确定下来了,凌晨给她自己的时间就是这个。

  “不用逼着自己,你什么时候觉得合适,我们时候就去,好吧?”吴烨认真的说。

  他不想凌晨草率的决定,她喜欢把事情考虑清楚,吴烨就给她时间,而不是逼她早点做决定。

  他们已经很有效率了。

  关于见家长的这个事情,吴烨其实还很期待的,忐忑的话,多少有一点,但是也谈不上很怕,他不相信,丈母娘能吃了他。

  去他家的时候,他把凌晨照顾好,他去凌晨家的时候,肯定是凌晨照顾他了。

  “我觉得应该可以的!”凌晨笑嘻嘻的回答。

  觉得合适就下定决心呀。

  早点带他回家见爸妈!早点结婚,早点有自己的家庭。

  “这样啊!”吴烨说道:“其实今年中秋节,我都有空的!姐姐安排一下!”

  凌晨给他一个白眼:“今年就不要考虑了,明年再说吧!你好好表现。”

  两人在厨房里聊得热火朝天,吴烨完全没有听到,他的手机在疯狂震动凌晨也没有听到。

  富力广场停车场入口。

一辆轿车从入  进去,停在楼下的停车场。车子挺稳,从车上下了来一个中年妇女。

  看了看手机上的地址消息,然后打开后备箱,把里面的东西拿出来。

  提着好几个不小的袋子,看了一下不远处停着那辆M8,她两只手拎着几个口袋往电梯门口走。

  按下17楼的电梯,她站在角落,看着电梯上升,因为没有多少人,不长的时间,她就到了十七楼。

  出了电梯以后,她才仰着头,看着门牌号一家家的数,最后脚步停在一个门前。

  看了看手上的袋子,她露出一个笑容,伸手敲了敲门,结果没有人开门。

  然后又敲了敲门,一直到一分钟,门都没有打开。

  ------题外话------

  欠更,13

梦想岛中文    我不是那种富二代
上一章
书页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