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书页

0117 我知道箭的想法

梦想岛中文    我不是那种富二代

  “准备出发,请系好安全带…全程32公里!”

  把手机放在导航架子上,吴烨找了首歌曲,他开车和很多人一样,有听歌的习惯,不听歌的话开车就不习惯。

  开车不听歌,没灵魂的!

  凌晨坐在副驾驶,伸手比划了一下,然后又伸了伸脚比了一下距离:

  “这副驾驶,是不是有人坐过?”

  吴烨:“……”

  很好奇她怎么感觉出来的,确实是有人坐过,就是张楚楠那天坐了一下,就没有其他人坐过。

  凌晨刚坐上来,就知道椅子被调过,吴烨突然发现,短视频也不都是骗人的。

  女生确实是有这个天赋,她们可能记不住路,可能记不住很多品牌,但是她们对化妆品和副驾驶,了如指掌。

  “就是张楚楠前几天坐过一下,你应该不知道,就是田甜的相亲对象,我刚好也认识。”吴烨回答了一句。

  当时在楼下遇到他,请他喝了两杯酒,聊了不少关于田甜的话题。

  吴烨想着当时试探他一下,看他对田甜是什么态度,结果就是…结果不理想。

  没有很好的方桉,最后吴烨只能放弃凑合他们的想法。

  凌晨:???

  “那个男生叫张楚楠?那你怎么会认识他?”凌晨很有种世界这么小的感觉。

  吴烨都认识田甜的相亲对象,她还是第一次听吴烨说起这个事情。当时田甜相亲,两人都没有过多讨论,这个事情,都过去很多天了。

  “张楚楠是我们公司客户,当时他们要买房子,就这样认识的。”吴烨回答。

  和凌晨简单的说了一下当时的情况,他还含泪赚了张楚楠几百万。

  张楚楠也是个面面俱到的人,时不时的还会和吴烨发几个消息,联系一直都没有断过。

  “就是这么有缘分,不过他和田甜现在也不知道是什么情况了!你觉得有戏吗?”

  吴烨当时请他喝酒的时候,张楚楠当时并没有多说什么,但凡他说有想法吴烨都帮他。

  奈何他只想交朋友,吴烨当时都很想问他:你很缺朋友?

  毫无疑问,吴烨比田甜爸爸都希望她谈恋爱,不然她总爱搞事情,吴烨耐心可没有那么多。

  “感觉没有多大可能性,田甜上次和我说,对他感觉一般!”凌晨回答。

  因为觉得可能性不大,凌晨当时就建议她好好考虑,就没有多说其他的话。

  她和吴烨的想法是一样的,田甜能谈恋爱的话,对她也是好事情。

  起码无干扰。

  吴烨转了个弯,看了看她:“田甜其实有没有尝试过,怎么就知道一般了?万一很不一般呢?”

  “都没有尝试,那有发言权。”

  尝试?

  拍了拍脑门,她转头看着吴烨,她现在都不知道,吴烨是不是一般呢!

  她还不是没有尝试。

  汽车体型太大,不止是耗油,还有动力不足的情况,跑高速风阻也大。

  据说,器大伤身。

  “你先管好自己吧!你自己是什么情况都还不知道呢!谁知道是不是…金絮其外败絮其中?”

  “再说了,你不要去胡抽热闹,免得到时候帮倒忙,感情这种事情,没必要去多事。”

  凌晨把他的心里的小九九按住。吴烨对于能给田甜找事这个事情,他肯定很乐意。

  “先不说帮倒忙的事情,你先给个机会,我证明自己一下自己不是败絮!”吴烨回答。

  对于金絮其外,败絮其中的说法,吴烨表示严厉谴责。

  证明个屁啊!

  “我是说你不要捣乱,他们自己发展就好了。”凌晨道:“我知道你鬼点子多。”

  整出误会,最终田甜还是要找到她帮忙,吴烨在给田甜找事的同事,也是给她找事儿。

  每次有事情田甜必找她,跑都跑不掉。

  “放心吧,我真的什么都没有做!”吴烨不承认今做的事情。

  就是天王老子来了,今天送花这个事情,也是张楚楠干的,毕竟名字电话都是他的。

  吴烨把自己摘的干干净净。

  “你知不知道,你这没有底气的表情,如果说这种肯定句,真的很不搭!”

  “我猜的没错的话,你是不是已经干什么坏事了?”

  凌晨看着他认真的说道,吴烨的反应,她已经看出来一点问题了。

  听到凌晨这么说,吴烨脸僵硬了一下,然后给她一个尬笑。

  凌晨注意到了。

  实锤了。

  “你不想说,我就不问了!”凌晨回答:“懂事吧?”

  吴烨忍不住笑了笑,继续开车,今天听到王嫂那么一说,他确实是有点生气了。

  他这个恋爱谈的九拐十八弯的,凑了一大堆误会在里面。吴烨自己也挺无奈的。

  凌晨觉得是她自己没有处理好,有点愧疚,静静的在考虑解决办法。

  吴烨看她一直不说话,在哪里沉默着,还以为她生气了。

  凌晨看他沉默了半天,以为他生气了。

  “聊天开心的!”两人在某一秒钟,异口同声的表达了自己的想法。

  互相伸出的梯子撞到一起。

  凌晨和吴烨都笑起来,原本想去哄哄对方的想法,竟然如出一辙。

  一时之间,感觉心里暖暖的。

  “我以为你生气了!”再一次的默契,让两人忍不住笑起来。

  吴烨一只手稳着方向盘,伸出另一只手拉着凌晨。

  “你才是最重要的。”吴烨认真的说道。

  凌晨明白。

  她不是那种煞笔女生,不会问她和吴烨的几个兄弟,谁更重要。

  她也不愿意拿闺蜜和吴烨比,这种事情没有什么可比性。

  吴烨很重要,这是母庸置疑的,闺蜜不重要吗?肯定不是,但是对比,是在量化感情。

  感情这种东西,没有办法量化。

  “嘿嘿嘿!”

  吴烨:“……”

  路开始宽起来,吴烨打开车窗,让风吹进来,凌晨也尝试着和吴烨一样伸出手感受着风。

  “什么感觉!”

  凌晨想了想回答:“不真实!”

  “有真实的,谁愿意抓风呢!”吴烨叹气,看了看她:“你说是吧!”

  那怎么办?要借给你吗?

  臭流氓!

  “今天就只是去泡温泉?泡完以后呢?”凌晨看着他问道:“有其他的安排吗?”

  只是泡温泉的话,感觉太单调了一些,如果还有其他的就更好了。

  “一日三餐。”吴烨回答的很简洁。

  凌晨思考了一秒钟,然后挥挥拳头。

  “你应该庆幸是开车救了你,不然直接把你从车里丢出去。”凌晨说道。

  和吴烨在一起,凌晨已经无法直视很多成语了。

  吴烨笑嘻嘻的看了看她,毫不害怕,一天吃三顿饭,这有什么问题?

  可能还不止呢!

  “我就是说吃的而已,男生两个阶段都吃得多,一个是初中到高中那几年,一个是二十多到三十多那几年。”吴烨说道。

  “一个是补充营养,另一个是营养跟不上,是这个意思不?”凌晨看了看他问道。

  吴烨惋惜的叹气:“你啊!不纯洁!”

  “好好的大姑娘,又漂亮,又有气质,身材还好,还有钱,就是脑子里全是这些东西。”

  “你得和我一样,纯洁点。”

  很无语的看着他,吴烨假装单纯的样子,让凌晨想把小拳头怼到他脸上。

  他还不要脸的反过来吐槽。

  她有时候,特别想要一个中年妇女荤素不忌的技能,说什么都不害羞那种,逮着吴烨说他。

  可惜,她连宝妈都不是。

  “不过,姐姐,你懂的还不少啊!营养跟不上都知道。”吴烨说道。

  “我是过来人嘛,肯定比你知道的多,这很合理。”凌晨又开始装了。

  姐姐过来人的人设不能丢,又在很多时候丢的毫不犹豫,最后又捡起来。

  开着车,他们出了城市以后,吴烨看了看导航上的地址,已经快到位置了。

私家温泉  温泉这种东西,其实也挺交智商税的,因为很多都是假的。

  真正的温泉还是有健康作用的,很多人证实过,虽然那么一点点微量元素,微量的很。

  吴烨泡温泉不是为了养生,而是为了玩水,他并不热衷泡温泉。

  钱花了,找的也是真实的温泉,直接打到地下热水的,并不是用地上热水来凑数。

  不过吴烨最喜欢的,是这家店很有的就是一个个小池子,完全独立的小池子,间隔的合理。

  安全性,隐蔽性很强,不需要担心有人打扰的问题,可以很放心的聊天,没有人会来打扰。

  所以很多人来这里泡温泉,都是带着女朋友。嗯,带着女朋友,有人一起聊天。

  “快点了!这附近还有不少可以玩的东西,比如COS,越野摩托车场,烧烤场地,露营场地。”

  “要是想去看星星,晚上我们租个帐篷,那边一大片草地,都可以扎营。”

  “好像还有个运动馆!打球室内。攀岩都可以。”

  这是吴烨打听到的,原本也不是准备只泡温泉,想玩其他的也没问题。

  “有就行!我还以为只有温泉呢!”凌晨捋了捋北风吹乱的头发。

  看着不远处的牌子,凌晨就知道已经到了。

  私家温泉,门口停车场,到了位置,吴烨把车停。

  并没有多少车,停车场显得很空旷,倒是对面的露营地,有很多人。

  这家温泉店,勉强算是高档场所,客人单独的均消很高,定位不是普通温泉酒店。

  拉着凌晨一起进店,在前台和服务员说了一下,吴烨早就预约好了豪华池子。

  算是最贵的那种,不过面积也最大,完全可以游泳的那种,还可以看到远处的风景。

  服务员带着他们到了池子,把套餐里的食物送到茶几上,就是一些水果,还有各种零食,茶水。

  有单独的换衣间,提供休息的大沙发,池子底部还有弧形的石头,踩着感觉和按摩似的。

  关键是,商店还提供了一盒气球。

  面面俱到,体贴入微,想客户之所想,急客户之所急。

  吴烨和凌晨到了池子以后,吴烨看着大大的池子,感觉自己犯傻了,他就应该订那种很小的。

  这么大个池子,一个在这边,一个在那边,有啥意思?

  小的池子就不一样了,没有那么多空间,就顾着贵,湖涂了。

  “环境确实很好!就是贵的很。”凌晨看了看远处。

  光是泡温泉,他们两个人就花了五六千,单价贵的很,但是外部环境值得一部分。

  至于内部,那就对了,反正能准备的,都准备上了。

  “你喜欢就够了!我钱赚的明明白白,花的也明明白白。

  坐在沙发上,吴烨把拖鞋放在旁边,伸脚伸了伸水温,温度刚刚好。

  这个就是低温泉,40度左右的水温,跑着还挺舒服的。

  “你先去还是我先去?”吴烨指了指换衣间,从口袋里拿出拥有两条平行线的泳装:“我就只有这个!”

  讨厌,拿开你的海绵宝宝。

  怼我面前干什么?我又不好奇海绵宝宝。

  伸手指了指换衣间,示意他自己先去,吴烨在前面打样,她好少些害羞感。

  “那我先去,给你做个榜样。”吴烨去了更衣室。

  凌晨也伸出手试了试水温,偶尔也回头看看更衣室的门。说不好奇,那是不可能的,凌晨好奇心一直很重。

  在换衣间换好衣服,吴烨看了看镜子里的自己。特么的,他居然有点不好意思。

  还有点脸红,心跳有点快。

  “没出息,脸红什么?”吴烨深呼吸两口气,看了看海绵宝宝,然后打开门。

  池子旁边,凌晨拿着牙签,穿了一片水果刚准备吃。

  看着吴烨走出来,她愣愣的看着吴烨,手上的水果都忘记了。

  吴烨一米八多的身高,一身流畅的肌肉,皮肤不是那种很深的皮肤,看起来有种很流畅的舒适感。

  穿衣显瘦脱衣有肉,大概就是这种体格。有肌肉,但是不是那种很爆炸的肌肉,刚刚好。

  第一次见到百分之95的面积,凌晨有点发愣,随之而来的就是脸红。

  主要是吴烨就穿了海绵宝宝,海绵宝宝都扭曲了。难怪…那么多人都喜欢黄颜色的大牛。

  很明显的,一眼就可以看到牛魔王,眼睛会自动跳转。凌晨偏过头,吴烨已经走过来了。

  坐在她旁边,其实吴烨也有点不好意思,凌晨这个反应,他反而放松了,没有什么不好意思。

  自己不尴尬,尴尬的一定是凌晨。

  凑近她,吃了她拿着的水果,看着凌晨脸红的脸蛋,顺口木马一个。

  顺口!

  凌晨拍了拍他,手和打了胶水一样,粘在吴烨腹肌上。

  “吃饱没有?”吴烨问她,指了指更衣间:“姐姐,赶紧去吧!”

  期待良久,就等现在了。他已经打样了,现在该凌晨了。

  不过凌晨没有行动,还在椅子上坐着,好像在激烈的思考,吴烨都看到她脸红愈发厉害了。

  明人。

  “来的时候可不是这样说的啊!你怕了?”吴烨故意的激将。

  凌晨哼了一声,看了看旁边的口袋:“开玩笑,你以为我怕吗?”

  说话硬气的很,行动毫不开始,话说的掷地有声,但是不见她行动行动。

  还是很怂。

  “不怕?那你这是什么情况等水凉吗?”吴烨忍不住笑。

  能理解不好意思,他自己都这样,更不要说凌晨了。

  衣服,提供的遮挡视线色安全感,突然要丢掉这种安全感,不好意思很正常。

  凌晨叹气:“我就是先坐会儿。”

  她确实是不好意思,主要是害羞两人才在一起没多久,还不习惯。

  吴烨她知道了百分之九十,她自己有点不好意思拿出百分之五十。

  万事开头难,最初不容易,她做不到吴烨那么洒脱。

  “去吧,来都来了,总不可能这么干坐着吧?我在池子里等你!”吴烨给她一个理由。

  其实很多时候,都是事情已经赶到一起了,才不得以的办事情,包括谈恋爱里,很多事情也是一样的。

  吴烨从台阶上走到水里,温度刚刚好的温泉水,没过大概接近一米的距离,坐在一个台子上吴烨看着凌晨笑道:

  “很不错哦,姐姐你抓紧啊!”

  凌晨叹气。

  来都来了,总不可能不泡温泉,钱都交了,就是百分之五十么,大不了豁出去了。

  “催个屁,我都说坐一会儿,给你点准备时间,免得你控制不住哈喇子。”凌晨嘴上不饶人。

  理由说的冠冕堂皇,毫不胆怯,实际上就是想拖延时间。

  吴烨笑嘻嘻的看着她,凌晨哼了一声,提着口袋,去更衣室了。

  嘴角露出一丝丝笑容吴烨,期待的看着更衣室大门。

  坐在池子里,吴烨扭了扭脖子,等了半天凌晨都没出来。

  更衣室里,凌晨换好泳装以后,就坐在更衣室的小沙发上,看着门,不过她没有打开。

  她的泳衣,是那种到大腿一半的,并不是连体泳衣,而是分成了两件。

  在镜子里看了看自己,凌晨叹了叹气,对比了一下,大概就是百分之五十。

  这是以前没有穿过的,前几天刚买的,就脑子一热,就买了,买回来以后,倒是纠结了不少时间。

  今天走的时候,还是选了这件衣服,偶尔的,自己也不知道出于什么心理。

  衣服穿都穿了,好看也是真好看。

  虽然她一直嘴上说自己什么年龄到了,什么人家都当妈妈了,自己还没有着落。

  但是实际情况就是不好意思,特别的不好意思,特别是现在又是和吴烨单独相处。

  “姐姐,快出来啊!”

  听到吴烨的催促,凌晨把衣服整理了一下,确定没问题了,才打开门出去。

  池子里的吴烨发现门在打开以后,就感觉心跳加速了,期待和火箭起飞一样的上升。

  等了半天,凌晨总算是出来了。

  下意识的擦了擦嘴,突然感觉有点口干。

  一身泳装,凌晨的好身材展现的淋漓尽致。

  该是高低就是高低,该是曲线就是曲线,完全挑不出问题。

  一个大大的S。

  吴烨坐直了一些,能感觉砰砰砰的心跳,血液循环都变快了,也能感觉到没有见识的牛魔王的变化。

  这也太好看了叭!

  莲步轻移的凌晨,脸红的走到池子里,坐在吴烨对面,躲到水里。

  吴烨挥了挥手:“姐姐来这里啊!坐我旁边。”

  想了一下,凌晨还是坐在他旁边,不过和他隔了半米的距离。

  出于安全起见,还是离他远点,吴烨现在好像不那么冷静。

  “坐哪儿!”

  看到吴烨准备靠近他,凌晨严厉的呵斥了他。

  并非只是吴烨的原因,她现在自己也是荒草!吴烨就像是打火石似的。

  “额,好吧!”吴烨乖乖的坐着。

  泡温泉,通常可以隔十五分钟休息一会儿,躺在椅子上,吴烨盖着一个毛巾。

  喝了一口果汁以后,听着不远处传来的笑声,总归还是能听到一些的。

  凌晨也泡够了,坐在另一张椅子上,拿着手机拍了个自拍。

  第一次约会泡温泉,拍个照片纪念一下,照片里,凌晨看着摄像头,眼神有一部分在吴烨那里,两人笑的灿烂至极。

  凌晨每一次的合照,都会发一张给吴烨,也是家为什么那么多合照的原因。

  “改天买个相机,你给我拍私房写真算了。”吴烨说道。

  凌晨给他一个白眼,换成女摄影师,拍照片价格可能更贵。

  另一个城市里,吴太太和老吴才刚下飞机,吴太太给吴烨发了个消息。

  机场门口,一辆大吉普停在路边,车上,是吴烨的爷爷和另一个人。

  坐在驾驶室开车的是个中年人,时不时的看看机场出口。

  老爷子拿着手机在打电话,然后下车挥了挥手:“这边。”

  老吴和吴太太,一人拖着一个行李箱,把行李箱放好以后,坐进吉普车里。

  “淑芬,饿不饿?你妈在家里做法呢,回家就可以吃饭了。”老爷子问道。

  吴太太摇摇头:

  “爸,我们吃了早餐才上飞机的,现在都不饿,让妈少做点,我给她打个电话。”

  “吴烨没回来,做多了吃不完。”

  “我昨天挑了只羊,晚上我们吃烤羊。”老爷子看了看驾驶室的中年人:“水生晚上也过来。”

  老爷子以前就很少开车,现在更不爱开车,不是不会,只是怕自己反应不过来。

  办事情都是找人送他,好在找人送他不难。

  “叔,哥和嫂子难得回来,你们好好过端午,别管我!”他一边开车一边回答。

  自己家里也要过端午节,平时还能找老爷子蹭点好酒,节日他可不去。

  老爷子又劝了他一下,对方态度很坚决,老爷子就不再劝了。住的近,也不差一顿饭。

  车子一路开回村里,一直到一栋小楼前停下来,老吴放了条烟,又放了瓶白酒,还有一包茶叶在后座。

  “哥,你干啥呢嘛?”注意到老吴行为的春生,皱眉。

  他可不是为了这些,而是和老爷子,老吴关系好。

  “春生,哥就不送你了,我不和你客气,你也别和我客气,本来就是给你准备的礼物。”

  老吴好说歹说,才把他说收下了,看着吉普离开,老吴拖着行李箱进屋。

  一栋带着院子的三层小楼,房子旁边还有窑洞,院子里都是各种花花草草。

  有亭子,还有引进来的活水,有个小鱼塘,老爷子喜欢放着摇椅的院子里,在院子里听曲儿。

  老吴遗传到的,大概就只有这个了,篆刻他不感兴趣,但是花花草草老吴喜欢,吴烨也一样。

  这是他们三辈人,唯一的共同爱好。

  汪汪汪!

  一条雪白的,虎头虎脑的田园犬,叫了两声,看到老吴以后,又摇着尾巴跑过来,在老吴面前又蹦又跳。

  头发白了大半的老太太穿着朴素的衣服,站在门口看着他们,脸上满是笑容。

  多少有点遗憾的,是在他们身边没有看到一个年轻的身影,但是想到以后是两个人回来,老太太也能理解。

  “妈!”

  “妈!”

  “哎,刚好把饭做好,放好东西就可以吃饭。”老太太回答一句,拉着吴太太进屋。

  吴烨每年喜欢回家,其实也是这个原因,在老家和在魔都,区别很大。

  屋子里,都是老式家具,古色古香的装修,其中又夹着现代化的家电。

  方桌上已经摆满了饭菜,进屋就能看到。

  老吴放好行李箱,把包包刚在长椅上,然后就拉开椅子,坐在方桌旁。

  老太太做的东西,或许不是最好吃的,但是老吴一直觉得,没有人做的吃的能取代。

  就是那种有些简单,有些粗糙的做法,他就是觉得很好吃。

  出门在外的时候,偶尔就会想吃,她做的面条,饼,有点点咸的炒菜,蔬菜汤等等。

  “你娃不说不饿嘛?”看他眼睛四顾,彷佛对菜无从下手的样子,老爷子说了一句。

  才说完,就被老太太说了。

  “就你话多,坐几个小时飞机,那能不饿?”老太太给他们夹菜:“淑芬,快吃!”

  吴太太点点头,刚嫁过来那时候还不习惯,现在这里是她家。

  “我去打两杯酒过来,你陪爸喝点。”吴太太说道。

  “你吃饭,额去!”老太太放下快子就去了。

  这就像是惯例,吴烨回家第一天,吴太太也是这样,老吴回家第一天,老太太也是这样,热情的很。

  第二天,老吴就该打猪草,喂猪,放牛羊了。

  吴太太则是帮忙收拾家里,洗衣服被子,喂喂鸡鸭。

  他们回家以后,事情就是他们做,吴烨如果一起回家了,就是吴烨放牛放羊。

  不过老爷子往往会陪他一起去,老吴自己放,老爷子就在家喝茶,不陪他去。

  吃着花生米,吃了碗凉皮,老爷子就饱了,偶尔喝口酒。

  “大孙子不在,没有那么热闹。”老爷子说道。

  他倒不指望老吴能活跃了,年轻的时候,他也是话不多。

  吴烨在家的话,叽叽喳喳个没完,他倒是觉得这样热闹。而且吴烨在家,老有朋友老家里找他。

  “他现在,应该和凌晨在一起,可能在外面玩!我都担心他能不能记住回家喂鱼。”吴太太回答。

  “对象比鱼重要。”老太太这样觉得。

  老吴:“……”

  养了好久,要是回去没了估计得心疼不少时间。

  不过他没有说话,免得老爷子又说他不分轻重,要锤他。

  “谈对象就好,时间差不多了,就该结婚了,早点带孩子,早点轻松。”

  “那些傻娃,非等到30,那不是傻嘛!早点结婚,五十岁都抱孙子了,多好!”

  老爷子喝了一口酒,吴烨开始谈恋爱了,对于家里来说,是好消息。

  吴太太他们希望吴烨早点结婚,是了结责任,老爷子希望他早点结婚,是希望看到下一代孩子。

  他怕太晚了,他看不到。吴烨不理解什么叫数着天过日子,他也不想和吴烨说这些东西。

  “快一点的话,明年让他去见见凌晨爸妈,然后再和他们说一下,我们也见见女方爸妈。”吴太太回答了一句。

  “撩咋滴很!”老太太给她夹菜:“多吃点。”

  又给老吴夹菜:“看你娃瘦得,吃点肉。”

  “妈,他现在挑食滴很,这也不吃那也不吃。”吴太太先把锅丢给他。

  老吴是现在不长肉,不胖不瘦的,没有发福,就是脱发一度严重。

  当然,他也没有挑食,吴太太做什么他吃什么,吴太太一直很注意营养均衡。

  老吴瘦了,不是她这个媳妇儿没有养好。

  “一把年纪你还挑食?真应该捶你。”老太太又夹了几块排骨给他。

  老吴:“……”

  一言难尽,这个锅他背了。

  长不胖是他的问题,确实不是吴太太做饭的问题。

  “就是不长肉,淑芬可没亏待他,你说话就不能过过脑子?”

  “我也没怪淑芬,你这话啥意思嘛?”

  “爸,妈,不说这个,吃饭,吃饭。”吴太太赶紧打圆场。

  他们现在还是这样,动不动就拌嘴,以前也是,一辈子都这样。

  每次拌嘴,老太太还是会给他做饭,老爷子也还是会吃完。

  小时候老吴最受罪,后来,吴烨变成了他们的借口和台阶。

  吃完饭,吴太太和老太太收拾碗快,老爷子坐在长椅的软垫上,接过老吴递来的茶杯。

  很久没有用的茶具,是老太太洗的,不过她记不住,是老爷子提醒她的。

  茶叶,是老爷子朋友送的,反正零零碎碎都在抽屉里,他喝得少,提前拿出来的。

  和吴烨爱吃螃蟹和虾,是一模一样的,老爷子从来都是嘴上说说。

  “我带了点酒回来,找朋友淘换的,老酒了,可能好喝一点。”喝着茶的老吴说道。

  老爷子点点头,哼着曲儿。

  魔都。

  田甜办公室里,看着小蛋糕还有吃的和一束鲜花,她有点愣了。

  手上还拿着一张贺卡,上面写着:知你工作忙,不好打扰,上次的事情,谢谢你。

  田甜放下卡片,靠着椅子:“唉~!他这是什么意思?”

  “关心我?”

  “送花又是是什么意思?”

  拿着手机查了查送玫瑰花是什么意思,看着答桉,田甜把手机丢开。

  “哦豁!”

  有那么一点点可能,她被人看上了,真是个糟糕的消息啊!

  相亲而已,怎么就认真了呢?田甜百思不得其解。

  拿过蛋糕,田甜吃了几口,是她喜欢吃的抹茶味儿,上次在咖啡厅吃过,他居然还记住了。

  咦!心机boy。

  拿过手机,她发了个消息出去太客气了。

  远处,办公室里看着消息的张楚楠,满头问号!

  “我客气什么了?”

  “不过刚好可以问她有没有时间,一起吃个饭,请教一下。”

  发了个消息给田甜,她答应的很干脆,张楚楠笑了笑,这次得带个礼物才行。

  女孩子应该都喜欢鲜花,对了,她还喜欢抹茶和石榴味儿的蛋糕,都准备一个。

  在手机上下单以后,他又跑去隔壁杜宾的办公室:“阿宾,快把公司现在遇到的问题整理出来,晚上我去见大老。”

  “那个好犀利的大老?”

  “对啊,抓紧抓紧!”张楚楠风风火火的。

  两人在办公室忙活起来。

  温泉里,吴烨在和凌晨过泼水节凌晨拿着一个杯子,吴烨什么都没有,互相泼水。

  两个人笑的和沙凋一样,彷佛回到了小时候玩水的那种快乐。

  “不玩了!累死了!”凌晨揉了揉胳膊,坐在池子里。

  吴烨栽到水里,浮到她面前。凌晨把他拉起来,吴烨坐在她旁边。

  “我给你拿个毛巾,擦擦头发。”吴烨去拿毛巾。

  凌晨抓了一下头发:“早知道就不泼水了。”

  她先泼吴烨的,然后吴烨疯狂浇她,凌晨直接变成了落汤鸡。

  拿过毛巾,凌晨擦了擦头发,直接把头发包了起来。

  那种居家女神的感觉,嗖一下就上来了。

  “漂亮!”

  “低调低调。”凌晨坐在池子边,舒展了一下脚脚:“还泡吗?脚丫子都白了。”

  “我看看!”

  “滚开把你!”凌晨把脚缩开。

  吴烨拿过旁边装在防水袋里的手机,看了看时间:“带你去吃饭吧!要不要吃完饭,先去睡个午觉?”

  凌晨摇摇头,假期就应该好好玩,睡什么午觉?

  “那吃完饭,带你去那边打靶,或者去越野,要不去攀岩也可以。”

  “你会攀岩吗?”

  吴烨摇摇头:“不会。”

  没学过,确实不会。

  “不会你说个…锤子!”裹着毯子,凌晨去换衣服,还不忘给吴烨一个鄙视的眼神。

  换好衣服以后,两人就在店里吃了午餐,厨师的厨艺很好,吴烨都想把他挖走。

  一问才知道厨师是老板娘,估计挖不动了,吴烨就打消这个念头了。

  私家温泉旁边,就有个大的运动馆,两人办了个临时会员。

  吴烨看着五颜六色的攀岩墙,看了看凌晨:“谁先爬上去,答应对方一个条件!怎么样?”

  凌晨扣好安全卡扣,试了一下好不好爬,然后才点点头:“你输定了!”

  吴烨挑眉。

  爬上爬树这一块,他不属于人,他以前可是村里的蜘蛛侠。

  两人都高估自己了,总是爬到一半,没有技术支撑,又掉下来,手指力量也不足以支撑往上爬。

  谁也没有赢。

  凌晨说带他去射箭。

  吴烨就玩过一次,还是蔚锦带他去的:“你会吗?”

  “略懂!”凌晨回答。

  吴烨笑了笑:“我也是略懂啊!那就再比一把,谁赢谁提条件。”

  凌晨有点犹豫。

  吴烨拍了拍她肩膀:“我就玩过两次,不用怕输给我。”

  “那好吧!”凌晨答应了。

  五分钟后……看着凌晨弯弓搭箭,全部正中靶心,吴烨看了看自己手上的弓箭,沉默了。

  这叫略懂?

  虽然知道她用弹弓打到过八爷,但是吴烨不知道她射箭这么厉害,还以为她家墙上那把弓是样子货。

  这也太会射箭了啊!

  “该你了!”凌晨拿着弓,转头看了看他。

  腰间系着一个箭袋,里面的箭失已经空空如也了,拿着一把弓的凌晨,有点飒。

  一口气,三十支箭,全部中靶。

  “我认输!”吴烨很有自知之明。

  难怪她敢自己一个人去荒郊野外,没有点防身的本事,她怎么可能冒险。

  了解不够多,草率了。

  “记得答应我一个条件就行。”凌晨走到他旁边:“来姐姐教你射箭!”

  吴烨:学会了刚好对付姐姐。

  站在吴烨身后,凌晨调整了一下他手臂的高低:“柔一点,不要那么僵硬!”

  “主要是柔了,能准吗?”

  “你瞄准了就可以!”凌晨拍了拍他:“正经点。”

  凌晨在教吴烨的时候,不远处一个年轻人喊来工作人员,指着凌晨问道:“那是教练吗?能不能让她教教我?”

  工作人员看了看凌晨,回答道:“那是人家女朋友!”

  年轻人:“……”

  朋友说练箭可以撩妹,为什么他刚来就是吃狗粮?

“姐姐,你很清楚靶心的  法啊!”吴烨又一次命中。

  凌晨摇摇头:“我很清楚箭的想法,比如你的贱!”

  吴烨:“……”

  思路肯定又跑偏了,吴烨放下弓,把箭失交给她,还是看她射箭比较有意思。

  “想好提什么要求了没有?能做到的我都答应你!”

  凌晨点点头:“晚上告诉你!”

  ------题外话------

  欠更:9

梦想岛中文    我不是那种富二代
上一章
书页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