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书页

0118 千年修得共枕眠

梦想岛中文    我不是那种富二代

  玩到了下午六点多,回去的时候,凌晨想开车,吴烨就让她开了,反正她车技还挺好的。

  吴烨就坐在副驾驶,拿着手机发消息,今天上午一直没有看手机,很多消息都没有回。

  衢雪周未来他们发了祝贺消息,吴烨现在才看到。

  这段时间有些忙,吴烨很久没有见到衢雪他们一群人了,平时都是在群里聊天。

  吴烨拿着手机,发了个端午节超级大红包,把他们全部炸出来了。

  卧槽,吴总霸道!一个人两百的红包。

  距离买房更进一步,感谢吴总!

  刚才在开车,听到有红包提醒,立马就把车钥匙拔了抢红包,结果就抢个50块,还被车打一顿。周未来发消息。

  今年的粽子钱有了,感谢老板的红包。

  夭寿啊,一个人两百,我就抢到了五块钱,最近难怪开不了单。

  祝大家端午节快乐!今年换房换豪车。吴烨发信息。

  吴总也要快乐!

  也要快乐是什么鬼?

  吴烨和他们聊了一下,收到了衢雪发的商铺消息,又给他选了好几个位置。

  看了看,还真有感兴趣的,吴烨给她说了一下。

  改天去现场看看,合适的话拿下来,谢谢雪姐。

  衢雪回复了一句我随时都行,来的时候发消息,我安排好。

  最近一直在物色新的位置,为第三个店做准备,东边不亮西边亮,总算是有了消息。

  又在烤肉店的工作群发了几个大红包,群里人多,发一个不够。

  本来今天一个是放假的,但是他们都没有放假,得到后面调休,烤肉店那边,节假日客人多。

  吴烨还采购了粽子,因为加班,他们不一定有机会回家去吃,就直接在店加餐,关于礼品,吴烨直接折现了。

这个办法显然很正确,员工拿到现金,比拿到礼品高兴多了  新店那边,也在群里发了不少红包,光是发红包,就花了不少钱。

  过节,作为老板,总要表示一下才行,发完了红包,看着一大堆群发敷衍的端午节祝福,吴烨就回了朋友的消息。

  看着凌晨妈妈发的朋友圈,吴烨拍了拍脑门,他给忘了。

  “姐姐,今天就顾着玩,忘记给你妈妈发端午节快乐了,现在发会不会被她吐槽?”吴烨问她。

  干了个傻事,早上就发的话,就不会这么纠结了。

  凌晨转过头看了看他,说道:

  “你准备问她端午节吃什么口味的粽子吗?还是问她端午节加不加班?或者发个端午节快乐?”

  “吐槽肯定不会,印象肯定不好还不如什么都不发,发了才有想法。”

  “下一次记住就行了!”

  凌晨一边开车一边回答他的问问题。

  吴烨这个憨憨,今天就顾着和凌晨出去玩了,早上也没有想到要给丈母娘发个消息,现在都是看到消息才想到。

  这个点发过去,确实是没有什么诚意,吴烨想了想,还是不给她添堵了。

  印象不好也没办法了,确实是他顾头不顾尾,顾着凌晨就没办法顾她妈妈。

  暗暗告诫自己,下次一定记住才行。

  “你爸妈,今天没有给你打电话吗?”吴烨问道。

  一直没有看到凌晨玩手机,吴烨不知道她爸妈打过电话没有。

  “早就问过了我准备怎么过端午节,我说和你在一起过,我妈就没有说什么,直接挂了电话。”凌晨回答。

  可能是失望她多一些。

  丈母娘对他,印象可能不太好,只能慢慢扭转过来。最终的优胜方,还是自己和凌晨。

  “别问我为什么不提醒你,我还没机会说第二句话,她就已经挂了。”凌晨补充了一句。

  她还准备多说几句,机会都没有给她,直接就挂了。

  吴烨叹气。

  他今天这个事情,办的就很糟糕了,主要是毫无经验,就顾着凌晨了,完全没有考虑其他的。

  出去玩怕打扰,就关了静音模式,打扰倒是没了,就是祝福都忘记发了。

  此间乐,不思蜀!

  凌晨也是这样,他也是这样。

  叮咚!

  晚上都在家吃东西吗?有没有流落街头的,一起组局,去吴烨哪里蹭饭,阿姨给他送了大闸蟹和粽子。

  洛白在群里其他人,唯独没有吴烨。

  送粽子的时候,吴太太问了一下洛白吴烨的地址是多少,说什么想给吴烨一个惊喜。

  洛白这个骑墙派,完全没有犹豫就告诉了吴太太。

  我和我媳妇儿一起去,我们就在楼下,算我们两个人宁渠最先消息。

  那我也来,我爸妈出去旅游去了,我来凑个热闹。黄原紧随其后。

窥屏的  在楼下买点螃蟹,然后买点肉和蔬菜和还有酒,粽子应该够吃,记得再来两条石斑。吴烨答应下来。

  他们其实也不是没有地方去,而是没有地方聚聚,吴烨是他们之间做饭最好的,不找吴烨找谁?

  通常都是找吴烨。

  收到!

  你们买,我来不及!黄原最后发消息。

  吴烨把手机关了,看了看认真开车凌晨:

  “晚上朋友们来家里吃饭,带你认识一下他们,不过……现在就只有一个你不认识了。”

  洛白,宁渠,颜潸潸她都认识了,只有黄原她不认识。

  凌晨转头看了看他:“他们要来的话,我们要去买点菜吗?”

  家里的冰箱有多少菜,凌晨是一清二楚,人来多了菜肯定不够吃,他连调料多少都知道。

  “不用买菜了,他们自己带菜就行,我们就负责做出来,一起吃个饭就好。”

  “自己带?”

  吴烨点点头!

  凌晨:“……”

  他想到了那个什么都没有准备,让朋友带了各种食材,最后吃个火锅的故事。

  “其实就是自己没办法弄,自己不会。”吴烨笑了笑。

  “让人家带多不好啊!”凌晨觉得还是自己买菜更好。

  吴烨摇摇头:“不是外人,不用客气的,都是从小一起长大的,他们不会计较这些。”

  听他这样说了,凌晨才答应。

  一路开着车回到家,两人上楼的时候,凌晨接到了一个电话。

  吴烨看到是田甜,按了一下免提。

  “小雪姐,张楚楠又约我吃饭了!你来不来?”

  凌晨看了看疯狂摇头的吴烨,忍不住笑了笑:“不来了,你约会我来凑什么热闹?点几个贵的?”

  “那好吧,他今天还送了花,不知道是啥意思,真的烦!”田甜说这个话的时候,还是笑的。

  吴烨:喂,你那是在窃喜吧?

  “那你约会吧,我先回家,今天有点累,准备早点休息了!”凌晨脸不红心不跳的回答。

  吴烨在想,以后她要是忽悠自己,能不能看的出来?

  “不是约会,就是吃个饭而已。”田甜强调。

  凌晨笑了笑,和她说了好半天,凌晨才挂了电话。

  估计今天晚上,田甜一时半会是回不来了,凌晨拿出钥匙:

  “我家里还有两瓶康帝,还有一瓶白葡萄酒,等会儿拿到你那边吧!”

  酒不便宜,不过她一直没有喝,不是舍不得,只是不喜欢而已。

  她不是那种爱喝酒的女生,也没有让她喝酒买醉的伤心事。

  “两瓶康帝?那这顿饭也太贵了,姐姐付出这么大,实在是无以为报,要不……我把八爷炖了给你补补?”

  这是她的心意,吴烨没有拒绝,两瓶红酒而已,就算是20万,回头给她买一箱就是了。

  两人的条件,也没必要斤斤计较这些东西。

  凌晨忍不住笑,八爷炖了,还不如一只鸡补,还是留着逗乐子吧,它本来就是乐子鸟。

  “留着赚钱吧!”

  八爷还会赚钱,吴烨会把它找回来的钱分门别类的叠在一起,现在已经装了不少了。

  以后留着给它买八哥,现在这只,还不知道能坚持到什么时候。

  出了电梯,凌晨拿出钥匙打开门,钥匙今天一直放在她包里的。

  到家的时候,吴烨就去了厨房。

  “我给你帮忙!好像还有条围裙吧?”凌晨要帮忙做饭。

  吴烨拿出,把围裙给她系上,她吧!明明不会做饭,但是架不住她喜欢表现,而且喜欢参与感。

  最后一桌子菜出来,她觉得也有她的一份,吃起来更香。其他的是不太熟练,在厨房帮忙洗菜,端盘子,递调料没问题。

  “姐姐,黄瓜要不要吃?”吴烨拿着黄瓜问她。

  先凉后热,吴烨做饭,喜欢先做凉菜。

  凌晨点点头:“要辣的,不要甜的,甜的不爱吃。”

  只有凉拌的西红柿,凌晨才爱吃甜的,不过买的西红柿,没有那种自己种的好吃。

  今天做饭,口味不能将就凌晨了,不然他们都没办法吃,只好单独做两个符合她口味的菜。

  “这个螃蟹,要不要减剪掉绳子再蒸?”凌晨把盒子拿出来,把螃蟹一个个拿出来放在盆里。

  吴太太买了好几盒,大概二十多只,今天都不太够,所以吴烨才叫带螃蟹上来。

  拿着剪刀,吴烨把绳子剪掉,然后把螃蟹丢到蒸锅里面,就是这么简单粗暴。

  清蒸大闸蟹。

  “这个螃蟹夹住我了,姐姐,快把它的手剪一下!”吴烨一个没注意,手指头被螃蟹夹住了。

  秀操作,秀尴尬了。

  凌晨一边拍视频,一边手起剪刀落,剪掉一个蟹钳:

  “哈哈哈,笑死我,这也都能夹到你。我给你拍个视频纪念一下。”

  “可能是知道了你要吃它,它最后拼死一搏,和你拼了。”

  大概是饿了几天时间,螃蟹没有多大力气了,手指不严重。

  还好不是被椰子蟹夹到了,不然的话,要送医院了。

  “我现在,最想去那种红树林,那种有很多大螃蟹的地方,想吃的时候,就去掏螃蟹,简单的做个炒蟹,螃蟹自由以后的日常生活,奈斯。”

  凌晨没想到他还有这种小梦想,和在家想住树屋一样,凌晨默默的记下来,以后可以带他去抓螃蟹。

  这种地方国外应该很多,不是所有的国家都爱吃蟹,很多地方抓都没有人抓。

  “那我以后带你去抓,咱们在那边买个房子,一年过去住一段时间,吃饱了再回来。”凌晨回答。

  吴烨和她击掌。

  点火把螃蟹蒸上,一个锅蒸粽子,一个锅蒸螃蟹,其实就这点螃蟹,都不够他和凌晨吃的。

  “好了,等着装盘就行了。”吴烨把地上的绳子丢到垃圾桶里。

  趁着凌晨看锅里,吴烨就是两个木马。

  “都是口水,烦死了。”

  “我又不是外星人,肯定有口水。”吴烨回答:“咯,我控制一下,你再看看有没有。”

  木马!

  凌晨:“……”

  刚准备揍他了,就听到砰砰砰的敲门声响起来。

  “我去开门,得离你远点。”凌晨擦了擦手,然后去开门。

  吴烨还得把食材准备好,人多,如果菜少了不够,有朋自远方来,只能多不能少。

  门口。

  凌晨透过猫眼看了看,发现确实是颜潸潸和宁渠,然后才打开门。

  凌晨一身居家打扮,让颜潸潸眼前一亮,有种透过别人的媳妇儿,就能看出来别人是人生赢家的感觉。

  每次见面,都还是觉得凌晨特别的漂亮,没有发现比她更漂亮的。很多滤镜的,磨皮的,美颜的,都不及她素颜。

  宁渠手上拎着一口袋蔬菜,还可以看到,口袋里的各种肉,站在颜潸潸身边两人就像是小夫妻。

  这几天,确实是很和谐。

  “凌晨晚上好,我们来蹭饭了。”颜潸潸说道。

  凌晨给他们让开一个位置。

  “欢迎来蹭饭,人多吃饭才热闹,菜给我就行,你两随便坐啊!”凌晨又指了指客厅:“你两别客气。”

  颜潸潸和宁渠都点点头,颜潸潸好奇的看着屋内的摆设,宁渠则是坐在沙发上。

  凌晨把口袋拿到厨房,宁渠刚在沙发上坐了没一会儿,在颜潸潸锐利的目光下,他只好去厨房帮忙。

  宁渠来了,吴烨就让凌晨出去了,让她陪着颜潸潸说话,不能丢她一个人在客厅。

  厨房里,蔬菜肉类赞助商宁渠,还要给吴烨帮忙洗菜,吴烨则是把菜切好装好。

  “干净利落,动作娴熟,果然,有了女朋友确实不一样啊,厨艺也飞速进步着。”宁渠说了一句。

  有了对象以后,吴烨变化很大,一些地方,以肉眼可见的变化着。

  “你不也一样吗?点外卖的手度飞速进步着,文化水平也是:”吴烨回答:“今天能不能吃海鲜?”

  宁渠不回答,吴烨点点头大概是明白了,那就是不能吃呗。

  “牛肉也不能吃哈,真是可惜了,什么都不能吃,但是…吃不饱哪有力气减肥?”

  宁渠:“……”

  他很多东西确实是不能吃,宁渠在吃中药,已经开始了第二个疗程。

  “看来你这表情,中药效果挺好的!回头你也给洛白拿点,你别自己脱离苦海,还让人家在苦海游泳。”吴烨说道。

  洛白的情况和他差不多,无非都是架打太多,需要固本培元,慢慢补回来。

  一般的医生,确实没有这个能力治好他们,如果可以的话,也不用颜潸潸托关系。

  “上次和他说试试看,不知道他联系人家没有,反正联系方式已经给他了。”

  “我是最开始见过那个医生,也得望闻问切才行,洛白说你介绍的那个医生也不错,具体就不知道了。”

  “他还在劝我和他一起去,我媳妇儿没让。”宁渠回答。

  洛白联系的,是吴烨上次给他介绍的医生,效果还是很不错的,他没有准备换医生。

  他们在厨房聊天的时候,凌晨在外面,也是和颜潸潸聊着天。

  “你们现在进度怎么样?有没有...”颜潸潸拍了拍手。

  鼓掌。

  凌晨:“……”

  聊这个话题,吴烨他们就在厨房,凌晨就有点不好意思了。

  她摇摇头:

  “我们在一起才两个月这样吧,吴烨想法倒是多,不过现在还没有到那个地步。”

  颜潸潸看了看她:“你没有想法?”

  两个月,在一起的时间也不短了,大家都是二十多岁的干柴。

  “我肯定有想法!”凌晨回答。

  颜潸潸看了看她:

  “在一起两个月,换成有些女生的话,觉得不出去开个房才不正常把?”

  这个饮食男女的时代,很多东西已经过度最求效率了,不在乎的事情也越来越多。

  没人喜欢柏拉图式的精神爱情,更多的还是踏实的追求几秒钟。

  凌晨不可置否:“有人会这样,我们想法不同吧!”

  她又不是其他人,其他人怎么想,她管不着,她就考虑自己应该怎么做,该计划的,她都在计划着。

  “他们男生这个阶段确实是这样,千方百计,智商爆棚的!想吃到嘴里,过了这个阶段以后,就变成了:你不要过来啊。”

  颜潸潸手舞足蹈的比划,她这个话,说的凌晨忍不住笑。

  吴烨现在就是这样,千方百计的,各种办法的,研究怎么样才能吃。

  他都把木马变成习惯了,以此类推以后他把鼓掌变成习惯,也不是什么难事。

  习惯,往往只需要做同一个事情几遍就可以形成。

  “不过你也要适当的时候,给他一些甜头,就像是钓鱼一样。”颜潸潸给她出主意。

  凌晨点点头。

  她已经在加快原来的计划了,要不然今天也不会去泡温泉,脸都木马红了。

  她也需要一个习惯了过程,和颜潸潸不一样,颜潸潸那时候,更多的是不理智。

  凌晨这个年龄,很理智了,所以才有很多人衡量,可以或者不可以。

  “感情嘛,就像是修房子,慢一点也可以,稳当!”颜潸潸这样说道。

  “其他的就像是钢筋水泥,适当就得给!才更稳当。”凌晨笑了笑。

  两人相视一笑,做朋友还是很合拍的。

  “你们家宁渠,现在是不是有点躲着你?”凌晨好奇。

  颜潸潸叹气。

  “以前吧,就这样坐在一起,我可能什么想法都没有,他想法就爆炸了,现在吧!我爆炸了,他还问为什么!”

  凌晨听的忍俊不禁。

  两人说着悄悄话,声音不大,吴烨他们在厨房都没有听到。

  两人聊的兴高采烈,凌晨问了她很多东西,颜潸潸也没有不好意思,都和她说了一下。

  一直到,敲门声又响起来了。

  凌晨才刚准备去开门,宁渠就去了,门口是洛白和黄原,两人一人拎着两个口袋。

  “再来晚点,都不用洗菜,端碗就吃饭了。”宁渠打开门说道。

  “你洗了几张白菜?我加倍!”洛白回答。

  宁渠:“行,剩下的交给你。”

  “宁哥专业,还是你来,我帮你打下下手。”洛白回答。

  宁渠:“……”

  下下手,那就是递一下菜吧?

  皮厚脸厚的。

  两人进屋以后,放好东西就去厨房了,小小的厨房里,挤了四个大汉。

  满厨大汉。

  吴烨都不好炒菜了:“你们能不能出去两个人?挤在这里干什么?炒菜那么好看?”

  听到这个,洛白和黄原站在角落,宁哥站在原地,给他们一个中指。

  “两个懒狗!”

  “宁哥加油!吴总加油!”两人异口同声的鼓励。

  听到声音,颜潸潸和凌晨坐在客厅沙发上,有些控制不住笑意。

  “正常来说,其实应该是我们在厨房对吧?”凌晨笑着说道。

  颜潸潸点点头。

  确实是这样,原本应该在厨房的人在外面聊天,应该咱聊天的人在厨房。

  “现在都是男孩子做饭比较多,女生很多还不会做饭。”颜潸潸说道:“我们医院里,很多陪女朋友住院的男生,都做的一手好菜。”

  凌晨做饭就不好吃,所以她觉得吴烨做饭好吃,很厉害。

  “不少人,还要求会做饭,会赚钱,有时间,懂浪漫,不知道哪里有那种男人。”凌晨感慨。

  她还是觉得,吴烨就挺好了,哪怕是他不浪漫,还不正经,还是个醋坛子。

  颜潸潸回答道:“脸大呗,认不清自己的人很多,不然洛白撩妹为什么那么容易?”

  颜潸潸这话,厨房里的洛白都听到了,他正在蹲着和宁渠一起洗豆芽。

  两人都听到了,宁渠尴尬的笑了笑。

  “管管你老婆,她在吐槽我!”洛白看了看他。

  “排除这话是我老婆说的,你就说这话说的错没错?”宁渠回答。

  嚯,老婆说什么就是什么?能不能有点男子气概?

  颜潸潸也听到了伸头回答了一句:

  “我们就是聊天,哪里吐槽你了,我们医院里,都有你的前女友了,你好意思。”

  “我都很怀疑,我们公司也有他的前女友。”凌晨说道。

  “吴烨,你女朋友也诽谤我,她诽谤我啊!”洛白不洗菜了。

  不能是个前女友,都栽他头上,他不认这个歪理的。

  “还真有可能!你这到住处都是前女友的情况,就说一个区几十个,也有这种可能。”吴烨炒着菜回答。

  不要高估他,他真的没有那么多女朋友。就这几年前女友才多一点,哪里可能到处都是?

  颜潸潸医院有一个,那都是很巧合了。

  “有没有一种可能,就是你假装搞个葬礼,来的前女友,都能坐满一个厅。”黄原假设。

  为什么不是结婚?而是要搞个葬礼?

  能有几百个那么多吗?洛白觉得,难度应该不大,不过她找不齐那么多联系方式。

  很多人,他都已经删除了,或者他被人家删除了。

  “到处说我死了,你觉得她们会来?”洛白回答。

  那些个前女友,没有少说这句话的,一半的人说过这个话。

  “你结婚的时候,不知道有没有人来捣乱。”黄原说道。

  洛白哈哈笑,那怎么可能,没有人干这种傻事,他结婚她们都不可能知道。

  吴烨在认真的炒菜,没有参与她们的话题讨论。

  几个朋友在一起,偶尔聊的很无聊的,很幼稚的,但是就是能聊的津津有味。

  不需要那么多话题,就一个事情,就能聊很长时间。

  “现在已经有两个谈恋爱了,我也要努力,争取当第三个,”黄原决定了,争取早点把隔壁老板女儿追到手。

  他也要当有女朋友的人他也要试试看甜甜的爱情是什么感觉,也要个人嘘寒问暖。

  “我不也在谈恋爱吗?为什么忽略我?”洛白说道。

  大家看了看他,不约而同的来了一句:“下贱。”

  那是谈恋爱吗?

  根本就不是,谁谈恋爱一个星期谈三个的?还特么是无缝衔接。

  效率高一点有什么问题?大家不想在一起,有什么问题?

  在寻找真爱的途中,大家短暂的相遇,一起看个星星,很正常吧?

  黄原看了看吴烨,然后在宁渠耳边说了几句。

  宁渠指了指洛白,洛白点点头,三人交换了一个眼神。

  宁渠回头看了看吴烨,吴烨好奇的问道:“你有病啊!”

  “加我一个!”回过头的宁渠,已经下定决心。

  吴烨在炒菜,做饭的速度不慢,等到菜全部出锅以后,几人就开始端菜了。

  六个人,吴烨做了八道菜,加上螃蟹和粽子的话,就是十道,还煮了米饭。

  “你这个电饭煲,就是五人份的吧?”黄原用的电饭煲,都是那种二十来个人吃的电饭煲。

  看吴烨这个感觉格外秀珍:“这个电饭煲也太小了。”

  “你电饭煲很大?”洛白问他。

  黄原点点头:“汽修厂里嘛,二十多个人吃没问题!”

  “哇哦,好大,牛皮!”洛白忍不住笑。

  饭菜上桌,凌晨搬了备用的椅子,面积不大的饭厅,人多了显得有些拥挤。

  本来就是小公寓,以后才准备换房子,现在没有换房子的需要。吴烨不是买不起房子才住公寓,而是因为凌晨在这里。

  以后还是得买个别墅,住起来宽敞一些。

  “哈哈,感谢阿姨,是我最喜欢的腊肉粽子。”洛白拿着个粽子在哪里隔空感谢。

  “感谢阿姨,是我和吴烨最喜欢的大闸蟹。”宁渠拿着螃蟹跟上。

  “感谢财神,是最喜欢的排骨。”黄原夹了一块排骨。

  排骨是宁渠买的,黄原不爱吃虾蟹,爱吃肉,爱吃排骨。

  “赶紧吃饭,不要哔哔赖赖。”吴烨把米饭一个个递过去,坐在凌晨旁边。

  端午节之前,一段时间没有聚会,端午节的时候倒是凑到一起了。凌晨开了葡萄酒。

  洛白拿出了他带来的鸡尾酒。

  “反正也是在家里,今天开心,多喝点没问题吧?”洛白开酒。

  没人反对。

  宁渠和洛白黄原交换了一个眼神,洛白把一次性杯子拿出来,倒上酒。

  “我们喝这个就行,你们和葡萄酒吧!”洛白说道。

  凌晨点点头,就给颜潸潸到了一杯,她和颜潸潸喝的是白葡萄酒。

  凌晨带来的酒就喝了一瓶,其他的酒,都是洛白带来的,吴烨喝着感觉和调过似的。

  “你们现在生意怎么样?”宁渠问他们。

  “准备开个酒楼。”

  “准备开个分厂。”

  “准备开个分店。”

  宁渠:“……”

  一个个都开始扩展生意,就他最逊了。

  他除了干股票,好像什么都不会,开店又没有必要,他晚上还要炒股。

  酒过三巡,他们一个个的劝吴烨,你一杯,我一杯,看他们都是一口焖,吴烨也不好意思养鱼。

  吴烨感觉自己居然有点晕乎乎的:“卧槽,你这是什么酒?后劲这么大?”

  “鸡尾酒啊,普通的鸡尾酒。”洛白回答。

  “酒量好差啊!”宁渠忍不住笑。

  黄原叹气:“坐孩子那桌去吧。”

  “不是,我真感觉后劲很大,你们没有感觉吗?”吴烨感觉很明显。

  “有么?”宁渠看了看黄原和洛白,黄原摇摇头,洛白也摇摇头。

  吴烨:???

  “喝口你们的!”

  “滚!”

  “爬!”

  “不给!”

  一顿饭吃完,吴烨感觉自己醉的厉害,不过他们也是,不只是他才醉了,其他几人也是一样。

  东倒西歪的,这里躺一个,那里躺一个。凌晨和颜潸潸有些无奈,收拾好碗筷,打扫了卫生。

  收拾好了以后,两人看着醉倒的四个大汉,有点不知道怎么办。

  “洛白和黄原住吧,要不就和吴烨住。”颜潸潸建议。

  迷迷糊糊的黄原挥挥手,说着不同意,非要自己一个人住。

  “给他找个酒店?也不好啊,两三个公寓,还让他出去住酒店,回头他俩也得说我们不是。”颜潸潸看了看凌晨。

  如果让黄原出去住酒店,确实是安排得不好了,吴烨知道了肯定也有情绪。

  主要是,不差他住的地方,毕竟两三套公寓,房间都是八九个。

  只是颜潸潸楼下,就一间有被子,其他的都空着的,凌晨家里也是,只有一间。

  凌晨看了看脸色通红的吴烨:

  “让他睡吴烨这里吧,吴烨去我那边睡,洛白还是住自己家,潸潸,你先帮我把吴烨弄回去吧!”

  颜潸潸点点头,这样的话,黄原就是一个人住了。

  “不影响吧?”

  “我自己男朋友,没什么影响的。”凌晨回答。

  计划赶不上变化,什么计划都要考虑现实问题,她是吴烨的女朋友,先把吴烨的朋友安排了再说。

  这是她要考虑的问题,然后才是考虑自己怎么办。

  凌晨把他架起来,吴烨睡着了,扛着感觉死沉死沉的,两人费老半天劲儿,才出了吴烨家门口。

  听到关门声音。

  四仰八叉的洛白,立马睁开眼睛:“计划成功!”

  宁渠也坐起来和黄原拍了拍手,黄原说道:“我等会儿自己上楼,给我作证啊!”

  “我也是自己慢慢下去,你给我作证。”洛白看了看宁渠。

  宁渠点点头:“从小到大的兄弟,谁特么考虑这个?谁也不是那种人!”

  “他是真的醉了!”洛白和黄原异口同声的回答。

  几个人,就只有吴烨是真的醉了。

  他们都是演的。

  “费老鼻子劲,吴烨都醉了,还有屁用啊!”宁渠叹气。

  洛白带的酒是两种,包装差不多,洛白自己做了记号区分,一种罪人,一种不醉人。

  吴烨喝的全是醉人的酒,他们演了吴烨一波,为的就是给吴烨创造机会。

  结果吴烨真醉了。

  “你不懂,住一起就可以增加感情的,不管是照顾人,还是被人照顾,都可以增加感情。

  “他们现在,需要的就是迅速增加感情,你不想带他一起喝中药了?”

  洛白看着宁渠问道。

  宁渠点点头:“肯定想啊!”

  旁边的黄原,感觉自己很危险,是不是下一个就轮到自己了?

  简直是防不胜防啊!

  宁渠和洛白两人嘿嘿笑,然后有继续装醉,黄原感觉自己要把警惕心提高了,特别是对洛白。

  以后找到女朋友了,吃饭喝酒一定要小心翼翼的,吴烨就着道了。

  隔壁。

  凌晨和颜潸潸刚把吴烨扶到床边,凌晨架着他,颜潸潸把被子揭开,凌晨把他放下来。

  吴烨斜躺着睡的正香,颜潸潸看了看凌晨:“晚上得辛苦你了。”

  醉成这样,晚上得花精力照顾他,颜潸潸是照顾过宁渠的,知道不容易。

  凌晨看着吴烨摇摇头:“你们家也有一个喝醉的呢,自己男朋友嘛,照顾他没有什么辛苦的。”

  “早知道不让他喝那么多。”颜潸潸后悔了。

  “他们自己好兄弟,总不可能说太多了,难得聚聚。”凌晨还是有些理解的,男人的感情,都在烟酒里。

  难得聚在一起,喝醉了也是在自己家里,不是在外面。

  “你倒是贤惠!”颜潸潸回答。

  “你不也是!”

  她们很像同一种人,都是惯着自己对象的。

  出了房间,才有时间看凌晨家里的装修风格,这种粗犷的风格,加上满墙的户外装备。

  颜潸潸觉得,凌晨一个是那种内心野性,向往大自然人。

  凌晨应该是,很有个性的女生。

  “这个装修,很别致。”颜潸潸夸奖了一句。

  “就是乱弄的,有时间来家里玩,还有三个呢,我们先过去,把他们安顿了再说。”凌晨说道。

  颜潸潸点点头。

  拿出钥匙打开门,凌晨喊了喊黄原,迷迷糊糊的黄原才问道:“凌晨啊!怎么了?”

  “该休息了,你睡吴烨的房间,现在还能走吗?需不需要扶你起来?”

  黄原摇摇头,很艰难的坐起来,揉了揉自己的脸,然后扶着桌子,歪歪斜斜的上楼,摇摇欲坠的样子,凌晨很怕他摔了。

  “可以的,你们也早点休息!”黄原扶着楼梯,晃了晃脑袋:“今天麻烦了!”

  “不要这么客气,又不是外人。”凌晨看了看他:“早点休息,等会儿给你放杯水在床头柜。”

  “谢谢啊!”

  黄原最终还是自己到了楼上,蹬掉鞋子以后,栽倒在被子上。

  凌晨给他倒了水,放在床头柜,调了一下空调,把帘子拉好就离开了。

  颜潸潸又喊了喊洛白,洛白也是醉的厉害,口齿不清的答应,表示还能喝,喝了一杯凉开水,洛白才清醒了不少。

  “能不能走?”凌晨问他。

  洛白勉强能自己走,就是手脚不受控制,很想睡觉,一直扶着墙壁,时不时还干呕。

  下楼,凌晨给他打开门,洛白晕晕乎乎,摇摇晃晃的上楼。

  “我把钥匙放在鞋柜上。”凌晨喊了一句。

  “好,谢谢啊!”洛白从楼上传来越发模糊的声音。

  凌晨叹叹气,看着颜潸潸从家里出来,已经把人都安排好了。

  “潸潸,你也知道休息吧,我也回去休息了!有时间就上去找我聊天!”凌晨说道。

  颜潸潸点点头答应。

  看着凌晨进电梯以后,她才关上门,准备回家休息。

  凌晨又去了楼上,把吴烨的手机钥匙拿好,回到自己家里。

  刚才是作为女朋友,没办法的选择,现在她得考虑自己今晚上怎么办了!

  总不可能睡吊床,睡沙发。

  给狗子喂了狗粮,回到卧室,看着床上大字躺的吴烨,凌晨叹气。

  吴烨还是斜着睡的,脚在床外,凌晨把他的袜子扯下来,稍微嗅了一下,发现吴烨没有脚气。

  又去打了热水,给他洗了脸,然后擦了擦脚,好在吴烨没有穿外套,裤子也是宽松马裤,不会影响睡眠。

  “我又要打地铺还是就这样铤而走险?”

  “算了,免得半夜酒醒了,我还是防着点他。”

  “喝点鸡尾酒都能醉,简直是无言以对。”凌晨叹气。

  吴烨倒是睡的很香,盖着被子,还微微的打鼾。

  不容易才把吴烨安顿好,凌晨看着地板叹气。看了看自己两米宽的大床,凌晨觉得在中间加两个被子,应该没问题。

  “都喝多了,应该没问题吧?总比打地铺要好啊!”凌晨喃喃自语。

  就这样决定了,凌晨把杯子整理了一下,在中间放了被子,然后才拿了一床被子出来。

  吴烨睡在左边,她睡在右边,中间隔着两床棉絮。

  去关灯的时候,凌晨看了看睡熟的吴烨,狠狠的木马了几个。

  关上灯,心满意足的睡觉去了。

  凌晨也累了,没过多久就睡着了,吴烨也睡的很香,梦到了芳香灿烂的樱花林。

  然后就感觉隐隐刺痛,不知道哪里来的,让他在樱花林里都不痛快。

  仿佛之间,有个声音提醒他:你就是憋的。

  吴烨感觉炸雷一响,立马就醒了。

  ------题外话------

  欠更:7

求一下

梦想岛中文    我不是那种富二代
上一章
书页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