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书页

0119 你赔我初吻

梦想岛中文    我不是那种富二代

  活人不能被尿憋死,但是可以被尿憋醒。

  当水龙头的开关,开到百分之九十九以后,就差一点点外因的影响,就控制不住的感觉,只有男人最清楚。

  平时一个指令,就能止住听话的情况下,这种时候,下一百个指令都没办法控制。

  临界点,这种情况根本忍不住,甚至会有漏网之鱼跑出来。

  吴烨现在,就是这种情况,白天喝水喝多了,又喝了酒,再加上晚上睡了不少时间,累计完成了进度的99。

  人只有在这个时候,才明白厕所的不可或缺和重要性,不过往往越是离厕所近越是无法控制。

  鞋子都没穿,吴烨就准备爬起来,刚准备来,就感觉自己被什么东西压着胸膛了。

  另一只手,伸手试探半天,都没有找到开关。

  屮,我的公牛开关呢?

  明明就在手边,居然找不到了。

  微微挪了一下位置,才找到开关,打开灯以后,居然是昏暗的睡灯。

  看着淡淡的紫色灯带,吴烨很淡疼,这根本不是他的灯。

  还有点迷糊的他,揉了揉眼睛,把一片模糊擦掉。

  问题来了,那么…我被什么东西压住了?断片之后,到底经历了(⊙o⊙)啥??

  有点惊慌了,吴烨转头慌乱的环顾四周,看着有些熟悉的环境,才让他放心了不少。

  虽然就来过一回,但是他还是记得,这是凌晨家里。

  妈耶!这是凌晨家啊!难怪气息那么熟悉。

  吴烨很怀疑自己是不是耍酒疯才来的,低头看了看凌晨,她还是一样,气息似麝如兰,扑鼻幽香。

  吹头发散开了,遮住了一半的脸庞,岁的很香,就是睡姿不太好。

  吴烨看着把手压在自己胸膛上的凌晨,脑袋还垫着他的手臂,难怪刚才梦到手被截止了。

  现在这个时候,最遗憾的,大概是可以安静抱抱她的时候,却憋着无法控制的尿意。

  一波还未平息一波又来侵袭,再不去上厕所,估计得尿床了。

  真要是出现那种情况,哪都不叫尴尬,那叫涩死,准备去外星生活那种。

  再不去都不行了,不能再耽搁了。

  悄悄的把她的手放开,然后把自己的手挪出来,凌晨转个身继续睡,她没有醒,吴烨观察了一下,才轻手轻脚的去开门。

  鞋子都没有穿,没有闹出任何的动静,他怕把凌晨吵醒了。

  也不知道现在几点了,外面完全没有亮,客厅里都是黑漆漆的。

  吴烨好歹去过几次卫生间,还记得开关在哪里。到卫生间上了个厕所,感觉总算是没有那么难受了。

  除了口干舌燥和头晕,没有其他的情况,还能坚持坚持。

  抬头看了看凌晨的衣服,吴烨悄悄的笑了笑,今天她没有来得及收衣服了。

  观察了一下,吴烨就没有再看了,看多了不好,免得牛魔王想法多。

  抖了几下,吴烨解决了最大的问题,一晚上的时间,积累不少水分。

  出了卫生间,吴烨在冰箱里拿了一瓶矿泉水,咕嘟咕嘟一口气喝完,才舒畅了不少。

  呼~!

  活过来了。

  房间里。

  凌晨在吴烨离开的第一时间,就睁开大眼睛了,她平时睡眠其实很浅,很容易被打扰。

  最厉害的时候,田甜跑肚,一晚上上了七八次厕所,她醒了七八次,不过田甜不会像这样轻手轻脚的。

  吴烨确实是轻手轻脚,但是在他把凌晨手拿开的时候,凌晨就醒了。

  本来她就很警惕,没敢睁开眼,吴烨离开以后,她仔细看了看,才发现是自己越界了。

  隔着被子,她已经睡到了床的另一边,这个情况,凌晨也很疑惑,平时睡觉很规矩的。

  尴尬的很,翻墙的不是吴烨,居然是她自己,把被子整理好,凌晨睡不着。

  不知不觉,就到了百年修的共枕眠这个进度,她完全没有想到。生活一直在和她开玩笑,她的计划,总是赶不上变化。

  躲在温暖的被窝里,凌晨有点感慨,明明连吻都没有,为什么就上升到一起睡觉了?

  阴差阳错的,就老是这样,误会又误会,巧合又巧合,哪怕是姐姐,也扛不住啊!

  听到细微的脚步声传来,吴烨悄悄的进屋,凌晨已经滚回另一边了,吴烨看了看隔在中间的被子,忍不住笑了笑。

  防备心还是很严重,睡着了都这么强。蹲在她旁边,凌晨刚好侧身对着他,吴烨很小心的捋捋她头发。

  “凌晨宝贝!我好喜欢你!”

  “爱老虎油!”

  吴烨说话的时候,凌晨没有反应,吴烨想了想,低头在她额头,悄悄的一个木马。

  然后…再一个木马,才心满意足的回到另一边,安心的躺下。

  啪,关掉公牛开关。

  听到关灯的声音,凌晨才开眼睛,刚才,吴烨喊她宝贝唉!

  嘿嘿嘿!

  真好。

  凌晨睁着大眼睛,布灵布灵的笑,没敢发出声音,只是她偷了不少笑容,在黑暗里笑的明媚。

  还竖着耳朵,听着吴烨的动静,吴烨也没有睡着,这会儿在躺着看天花板。

虽然什么都看不到,但是劳资里,有很多  醒过来以后,还是有些难受,睡着的时候感觉不到,睡醒了就能感觉到了。

  身上都是酒气,哎~说好的不喝酒,男人的嘴骗人的鬼。

  他现在都没有想明白,为什么才喝那么几瓶鸡尾酒就倒了,平时酒量不好,但是也不至于那么拉跨。

  本来就没有多少的酒量,现在下滑的那么厉害?

  想着想着,吴烨开始控制不住思维,东想一点,西想一点,最后定个在刚才看到的衣服上。

  吴烨就睡着了,没过多久,轻微呼噜声就响起来了。

  一被之隔的旁边。

  凌晨也没有睡着,深怕吴烨翻墙跑到她的位置上。

  听到他的鼾声以后,又转过身伸头看了看他,虽然看不到什么,足以放心睡觉。

  翻过来就是禽兽。

  凌晨睡着之前,默默的在心里说了这么一句话。

  两人都睡着了。

  慢慢的,凌晨就开始睡觉不老实了,可能是感觉手里没什么东西。

  凌晨无意识的滚了滚,抱着放在大床中间的被子,抱着被子睡了一会儿,再一滚,被子已经被她抱到床边了。

  她肯定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丢掉被子的,就在翻身的时候,被子就已经掉到了地上。

  就这样,她在不知不觉之间,亲手把自己建起来的安全墙,强拆了。原本堵着被子的地方,已经空空如也了。

  吴烨睡觉还是很规矩的,就占着自己的一亩三分地,凌晨一直以为自己也很规矩,其实她偶尔才规矩。

  就像是很多人认为自己不打呼噜。

  几个小时的时间里。

  如果是记录下来,做成视频并且快进的话,就会发现她睡了几个小时,换了几十个睡姿。

  各种扭曲的睡姿,好像都没有影响她睡的很香。

  最后,大约是出于女生喜欢靠近热源的本能,凌晨在梦里,找到了一个大火炉。

  梦里的凌晨,总感觉更靠近一些才好。

  手都伸到吴烨的另一只胳膊上去了,手臂还压着他胸膛,腿弯曲着,就放在吴烨的腿上。

  压死。

  本来就没有完全醒酒的吴烨,还受到酒精影响,睡的很沉,只感觉自己心口重,脚也很重。

  压着难受,吴烨就转身。

  转身的时候,他也把手搭过去,放到凌晨腰间。

  到做个时候,总算是大家都有了满意的睡姿。

  时间过去,外面的温度开始降低,转头不太热,凌晨晚上也没有开空调,反而开了窗户。

  冷风吹到卧室里,感觉到冷的时候,凌晨下意识的拉过被子盖上,又往吴烨边上靠近了一点。

  缓和!

  吴烨是睡着的,他也不知道旁边是凌晨,还以为是自己的抱枕呢,平时都是抱着抱枕睡觉的。

  感觉到了抱枕就在旁边,就顺手牵羊,把她揽住了。

  凌晨没有醒,大约是睡熟了。

  有了个怀抱环绕,倒是感觉暖洋洋的,再加上被窝温度升高了不少,反而睡的更香了,更是微微的小声打呼噜。

  睡的香甜的时候,还流口水,就淌到吴烨肩膀上。

  美滴很。

  时间飞速溜走,天色渐渐的开始明朗起来,天边出现了鱼肚白,原本昏暗的房间里,也开始有了光线。

  星星已经起来了,站在门口,狗鼻子嗅了嗅,呜呜的回去狗窝里,伤心的一匹。

  辣么大个主人,没了啊!

  卧室里。

  吴烨懒洋洋的不想醒过来,睡眠环境太好了,再加上喝了不少酒,直接让他懒了。

  在英雄冢里窝着。

  除了隐隐约约感觉肩膀酸,其他的简直没得挑,哪怕是潜意识,都在给抱枕好评。

  凌晨也想睡懒觉,今天感觉懒洋洋的,很清晰的能感觉到,感觉被窝里就是舒适区。

  直到某一刻,凌晨才想起吴烨还在家里,睁开眼睛慢慢醒来,入眼就是吴烨的俊脸,距离她只有几公分。

  凌晨:???

  有点不敢相信的闭上眼睛,再睁开眼睛,还是近在咫尺的吴烨。

  凌晨:我被子呢?

  卧槽,被子去那里了?

  悄悄的抬头看了看,才发现被子,已经不见了。

  她抬头的时候,已经把吴烨惊醒了,吴烨睁开眼睛的时候,就看到鬼头鬼脑的凌晨。

  把她脑袋按在自己肩膀上:“别看了,困得很,今天睡个懒觉。”

  凌晨:“……”

  咦,你娃过分了哦!

  装睡的吴烨:还好我机智!

  不这样,她肯定已经跑了,吴烨对她的了解,她每次都是这样,一害羞就跑路。

  凌晨靠着他肩膀,脸红的很,四面八方都是吴烨的气息。

  这种情况下,要怎么办呢?

  当然是睡懒觉了。

  脸挨着她额头,吴烨也没有过分,不过醒过来以后,在一个被窝里,脑神经有点不受控制。

  站在一个正常人的角度来说,不可能什么想法都没有,除非是公公。

  吴烨当然不是公公,他醒过来的时候,牛也醒过来了。

  凌晨只觉得第一次如此靠近安全感,以前没有男朋友,都没有体验过这种安全感。

  难怪很多人说,在爷们儿的怀抱里,特别有安全感。不过她还没有高兴多久,就感觉到了不对劲。

  牛气冲天。

  这起床气也太大了吧?

  她想到了上次那个印象深刻的早上,凌晨裹着被子滚了几圈,然后还伸出脚,直接给了他一脚。

  还刻意的偏了几公分,踢在了吴烨肚子上。吴烨毫无防备,直接掉到了地上。

  沉闷的声音响起,疼感传递到脑子的时候,吴烨直接懵了。

  “不是,你干嘛呢?大早上的直接踹人。”吴烨坐在地上,看着她问道。

  本来还在感慨温柔乡不愧是温柔乡,简直太温柔了,没想到被一脚踹到地上了。

  触不及防的一大脚,吴烨差点没有来个脸刹。

  “你还问为什么,你好意思问,你是不是有什么龌龊的想法?”凌晨质问他。

  吴烨低头看了看牛魔王,然后才恍然大悟,他没有多少龌龊想法,但是牛魔王有啊。

  他是被牵连的。

  又是贴贴,凌晨脸红的样子,估计被吓得不轻。

  “这就是本能的问题,你不要污人清白,明明就是你反应过激,直接就给我一脚了。”吴烨据理力争。

  有些东西他可以控制住,的但是很多东西他也都控制不住。

  疯起来的牛谁能拉的住?特别是早上的时候。

  吴烨觉得自己被冤枉了,他不是这种人,都是牛牛自己想去吃草,和他没关系。

  当然,现在和凌晨说这个也是对牛弹琴,她就顾着害羞,说了她也听不进去。

  “你不要什么都怪本能,你先问问本能答不答应吧!”凌晨说道。

  在地上坐了好一会儿,等牛魔王冷静了,吴烨才坐起来,坐在床沿边上,凌晨还在裹着被子。

  盯着他,深怕他要干什么坏事一样,吴烨整理了一下衣服。

  “此情此景,你居然不来一句,你这个禽兽,以后要对我负责。”此情此景,吴烨觉得和偶像剧差不多。

  偶像剧里,男主脚就被女主角指着鼻子骂,可能他不是主角,没有这个待遇。

  “我最多说一句孩子我养,你哪里的滚回哪里去。”凌晨回答道。

  凌晨其实穿着睡衣,裹被子只是下意识的想法。

  有点防备,但是不完全防备,毕竟是自己男朋友,不可能和电视剧上的一样,洗头都不让看。

  吴烨笑了笑,然后看了看自己完整的衣服:“你养不养先不说,你得先有孩子才行,过来,我好心帮你。”

  凌晨怎么可能过来,刚才是因为没办法,才刚醒过来,现在是吴烨拿她没办法。

  她还不想当妈妈,主要是她妈妈也不想当外婆。

  “行了,起来了,你就赶紧回去,黄原还在你家呢。”凌晨提醒他。

吴烨看了看时间,现在都已经过了晨练的时间了,今天睡了个懒觉  长期锻炼的人,不锻炼的时候,感觉确实有些不得劲,好像有什么事情没有做完一样。

  运动,会上瘾的。

  “我还想再躺会,不想这么早就回去,反正不去晨练,多休息一下。”

  吴烨耍无赖的靠着枕头,凌晨可不惯着他,准备把他丢出去。吴烨妈妈都说了,不要惯着他。

  这叫皇权特许,先斩后奏。

  揪着吴烨的衣领,凌晨一只手指着门口,在他脸上恶狠狠的木马一个:“你回不回去?”

  懵了啊!

  还可以这样吗?简直没法形容,太残暴了啊!

  “不回去!”

  木马!

  “赶紧滚!”

  吴烨愣楞的看着她,凌晨靠他好近。鬼使神差的,吴烨就往正向移动了一下。

  时间停止了。

  凌晨睁大眼睛,眼睫毛都在吴烨眼里清晰可见,眼神里有震惊,有不可思议。

  呼吸停了下来,额头碰到了吴烨的额头,鼻尖交错,嘴唇碰到了一起。

  凌晨宕机了。

  她完全没有想到,这个阳光明媚的早上,她会遇到这种事情。

  吴烨也宕机了,他没想到自己居然这么容易就得逞了。

  念念不忘,必有回响,苦心人,天不负啊。

  一秒…五秒…十秒!

  凌晨才反应过来,一把推开吴烨,然后捂着嘴唇,对着他指指点点的强烈谴责。

  一转眼的功夫,她初吻就没有了。随之而来的就发狂风暴雨一样的羞怒。

  但是这种害羞占着大多数的情绪,又不知道怎么样释放出来。

  总不可能说一句:你赔我!

  呼~呼~呼~凌晨和发狂喷气的公牛似的,两只大眼睛瞪着吴烨。

  吴烨:enmmmm…

  他也在伸手碰了碰嘴唇,仿佛不敢相信一样。吴烨也是鬼使神差的,就那么勇敢了一把,反应过来以后,就感觉完犊子了了。

  他又被凌晨恶狠狠的抓住衣领了,试着移动了一下,凌晨牢牢的拽着他的衣领,根本挣脱不掉。

  这次不是刚才那那种虚假的恶狠狠,而是真正的恶狠狠咬牙切齿恨不得把他一口吃了。

  哦豁!完蛋了。

  “大宝贝,我错了!”吴烨举手投降,从心的说道。

  这个时候,要顺着她来,不能逆着来,不然只会效果更差。

  搞不好她就暴走了。

  凌晨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又深深的吸了一口气。

  然后才认真的看了看:“道歉,道歉有用的话,还要妖妖灵干什么?”

  “那特么初吻,一辈子就一个,就一个?物以稀为贵动不动?”

  “没了,就没了!你说怎么办?”

  “你赔我!”

  怎么赔?

  这个也没办法赔啊!事情都发生了,现在也不可能当没有发生过。

  就像是插画一样,涂掉了也改不了插过的事实。

  “我也是!”吴烨试图以物换物,以吻换吻。

  “啊啊啊…你的和我的,那不一样,你在等价交换吗?”凌晨抓着他的衣领晃啊晃。

  吴烨被晃得头昏。

  “那这样吧,你说怎么办我就怎么办,我肯定不反对。”吴烨回答。

  没办法的办法了,毕竟失去的东西,也不能再补回来。

  这不比其他的,没有了就是没有了,车膜还是撕了再贴。

  为今之计,就只有弥补一下。

  凌晨伸出手,左边吐吐吐右边吐吐,就只有点唾沫星子。

  然后戳戳手,看着吴烨说道:“我说怎么样就怎么样对吧,行,你闭眼!”

  吴烨识趣的闭上眼睛。

  仿佛回到了打耳光大赛现场,对面是两百斤的八尺大汉,他则是一米六的小个子。

  被一巴掌扇飞的可能性很大,脑子里,都是想着凌晨会不会直接一巴掌打过来,然后他脸上多个巴掌印子。

  唉~一失嘴成千古恨。

  实在是隔得太近了,他就没有控制住自己,那个时候,脑子里的命令都是一样的,他选择了听之任之。

  别说,还是不赖的,就是没有记住感觉,很遗憾。

  突然间在感觉嘴唇温柔一片,吴烨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这种感觉就没有了。

  然后他就被凌晨丢在被子上,吴烨睁开眼睛,凌晨才淡淡的看着他:“好了,扯平了。”

  还可以这样么?还扯平了,你考虑过我这么几秒钟,够吗?

  吴烨叹气,失算了,还以为凌晨生气要揍他,结果完全不是怎么回事。

  她居然如此礼节,居然礼尚往来。

  吴烨手指碰了碰自己嘴唇,原来是这个感觉,总算是记住了一点。

  心跳加速,血液加快,比很多时候都要快的那种,而且温柔异常,让人难以忘记。

  难以忘记就算了,还很期待未来还有没有。

  “赶紧滚回去!”凌晨把他拉起来。

  都开始赶人了。

  吴烨看了看她,凌晨现在的表现,和个没事人一样,完全看不出来她的心里想法。

  除了脸红,就是耳朵也红了,偏偏脸色淡定,自然。

  “好吧!你确定你没问题吗?”吴烨问她。

  这种事情发生了,居然一点反应都没有,还反过来礼尚往来,吴烨觉得很神奇,他都做不到这样。

  这么淡定,确定不是装的?

  凌晨摇摇头,无所谓的回答:

  “就一个吻而已,不要大惊小怪的,你是我男朋友,我是你女朋友,亲一口怎么了?”

  “有什么问题?大惊小怪,小题大做的!没出息!”

  这话说的,虽然没有问题,但是感觉就有点女汉子了。

  刚才那么激动的小姐姐,难道不是另有其人吗?

  怎么做到,一分钟里,从激动到要捶人,到淡定的和渣女一样?

  这么善变?

  “那…能不能再给我一个体验卡?”吴烨问道:“我还想在体验一下。”

  吴烨被踉跄推出房间,紧接着,两只鞋子飞出来,然后是袜子飞出来,最后是钥匙。

  “姐姐,手机!”

  凌晨气冲冲的走到他面前,把手机拍在他胸膛上。

  “嘶…疼!”

  凌晨没有管他,转身回到房间里然后砰关上门。

  果然,不要抱枕的时候就是硬气。

  一边把鞋子穿好,吴烨揉了揉脸,想着凌晨应该没有什么问题,才关门回家。

  听到外面的门关起来以后,凌晨从门口离开,捂着脸倒在被子上。

  “啊啊啊…初吻没了啊!”

  凌晨烦恼的滚了好几圈,然后才四仰八叉的看着天花板,吴烨那个憨憨,居然趁她不注意。

  偷嘴。

  她自己也没有反应过来,当时宕机了,居然就让他得逞了。

  就这样,没了。

  “简直是气死老娘了。”凌晨叹气。

  她倒没有生气,就是感觉特别的不好意思,又有点遗憾,还有点喜悦。

  总之很复杂,特别的无法形容,反正就是那一瞬间,脑子都是一片空白的。

  最近他丢了很多的东西,特别是便宜,丢了很多了。

  凌晨考虑着,按照吴烨的惯例,他肯定要把这个事情变成习惯的。

  习惯了以后,他就要开始新计划了,她现在,就在一点点被蚕食的路上…狂奔。

  “完了,又丢了一块阵地。”她喃喃自语的抱着枕头叹气。

  凌晨还在想未来的时候,吴烨已经回到家了。

  刚打开门,他就发现黄原已经起来了,正坐在沙发上喝着茶,他面前,是八爷站在鸟架上。

  一人一鸟,在对视。

  “小鸟,叫爸爸!”

  “叫爸爸。”八爷回答他。

  “爸爸!”黄原教它。

  八爷歪着头看了看他:“哎!”

  黄原:“……”

  tm的,这也太聪明了啊!

  仔细观察了一下八爷,发现它平平无奇,并没有什么不一样。

  黄原没有得逞,一计不成又生一计,又说道:“叫爷爷!”

  “孙贼!”

  黄原:“……”

  根本不上当。

  洛白说过吴烨养的鸟很聪明,黄原刚开始还不相信,他又不是没见过聪明的。

  鸟能有多聪明?

  现在才发现,吴烨的鸟确实是很聪明,会说的话很多,而且还不好套路。

  它一直没有放下警惕心,随时准备飞走呢。

  “哈哈哈哈,孙贼,你个煞笔,你还想套路它,它可没有你想的那么傻。”

  吴烨在门口看了好一会儿,实在是忍不住笑出来。八爷看到吴烨以后,就飞到他肩膀上去了。

  它昨天回来晚了,回来以后,发现吴烨昨天没有回来。

  他飞到楼上,才发现睡着的不是吴烨,差点把它鸟胆都吓出来了,很谨慎的在窗帘杆子上窝了一晚上。

  早上都是饿了,才下来吃了点米,垫垫肚子,没想到那个家伙,就开始教它说话了。

  “大哥,这沙比是谁?”八爷在吴烨肩膀上问道。

  黄原回答了:“我是你也黄爷爷。”

  “孙贼!”八爷不甘示弱的答应。

  反正它就只知道对应的,就是这句,八爷条件反射的就说出来了。

  黄原问一次,他就跟着来一次,整的黄原没有想法逗它了。

  它很聪明,不是那么容易上当。

  “你这教的,就不能教他点好的吗?”黄原不逗它了,它翻来覆去的都是这一句。

  摇摇头,吴烨说道:“都是它自学的,我可没有教过它什么。”

  吴烨把它放在鸟架子上,然后给自己泡了一杯茶,坐在沙发上,打了个哈欠。

  好像是没有睡饱一样,就感觉特别容易犯困。

  “看你这样子,无精打采的,昨天没睡好吧?”黄原问他。

  吴烨摇摇头。

  不是没有睡好,可能是没有锻炼,也可能是没有洗脸的原因,有点无精打采的。

  “注意点,别和宁财神学。”黄原提醒了他一句:“中药难喝,且行且珍惜。”

  年轻不知贵,老了空流泪。

  年少不知惜,老来空叹息。

  吴烨撇撇嘴:“开玩笑,我会变成他?我再弱一倍,都不会变成他。”

  这点吴烨还是很有自信心的,毕竟他是个剑客,宁渠啥也不是。

  去卫生间洗了洗脸,又洗了个凉水澡,吴烨才感觉好多了,起码精神恢复了一些。

  喝了茶,又去厨房做了早餐。

  “你那个老板娘,怎么时候能搞定?要不要给你出个主意?”吴烨吃着面问他。

  黄原头摇的和拨浪鼓似的,立马拒绝:“别添乱了,我自己努努力,搞不定她爸,搞的她还是没有问题的。”

  吴烨和洛白一样,喜欢当狗头军师,出馊主意。

  先不说行不行得通,到时候弄巧成拙了,更麻烦,还得他自己去收尾。

  “昨天洛白带的酒是不是有问题?”吴烨问了他一句。

  黄原摇摇头:“酒量差,就不要找借口,什么酒有问题?酒能有什么问题!”

  吴烨看了看他,然后才笑出声:“那就是有问题。”

  黄原:???

  卧槽,怎么看出来的?

  “没事,我就是问一下,还有没有!”吴烨说道。

  黄原:“……”

  玛德。

  禽兽,谈恋爱怎么可以这样呢?居然想走捷径。

  黄原说不知道,让他自己问洛白,洛白才知道。

  “我就说,酒一定有问题,你特么还不承认。”

  这次黄原才是真的呆住了。

  吴烨兜了一个大圈子,把他兜进去了,默默的吃着面条,黄原不说话了。

  吴烨和颜潸潸一样,都说阴险狡诈的人,他这种老实人,根本套路不过。

  “你那个大g,给你弄好了,回头找人给你送过来,要不你自己去开也行。”黄原转移话题。

  上次被划了,吴烨就送到他哪里去了,然后拿回来开了两天,黄原又拿去研究去了。

  东改改西改改,现在算是满意了,吴烨随时可以去开。

  “我回头自己去开吧,把你们家老板娘约出来吃个饭啊!给你当僚机。”

  “得了吧,你还僚机,你当个吧机还差不多!”

  谁都没有那个天赋,就不要干不会的事情,到时候整一大堆事情,麻烦。

  “你错了一个好机会,一个让娃提前一年出生的好机会。”吴烨说道。

  “你一掺合,我怕他晚出生好几年。”黄原才不相信他。

  谁不知道谁似的。

  简单的吃完以后,黄原才离开,吴烨去了一趟新店里。

  现在已经在拉餐桌回来了,该装修的,都已经装修的差不多了,就是装饰一下。

  一楼的大厅都已经布置好了,现在在布置二楼,三楼是包间,四楼一部分是包间,一部分是办公室。

  菜单现在都已经出来了,萧老爷子说只能做到这个程度,再高一时半会就没有办法了。

  厨师技术还是不够,不过他老人家高屋建瓴,要求也高。

  要求高,菜品质量就高,

  所以,吴烨定的价格不低,他要做的就是高端路线,贵的,好吃的,别家没有的味道。

  排除价格问题,尽量留住回头客,做一家高端饭店。

  宣传已经在慢慢开始铺开了,专业的事情交给专业的人。马东西现在是店长,一切事物都是他在负责,吴烨没有管太多。

  新店叫大唐食肆一家专做高端私房菜的饭店。

  已经招了不少员工,现在就差外面的花园和停车场需要整理一下,花园里的位置,其实是留给客人闲聊的。

  楼顶上,也被吴烨装修出来了,弄了个花园。以后想吃东西的话,就可以直接在这边弄。

  还整了个玻璃套房,面积不小,花钱不少,不过住起来应该很舒服,东西还没有买齐。

  回头弄个气球彩灯,烛光晚餐什么的,应该很浪漫。

  周围都闹市,同样的环境,比起在车里,还是在房间更好,不过这是为了以后打算的。

  男人嘛,就这点追求。

  楼顶的楼梯,是直接从外墙接下去的,大门的钥匙在吴烨手里,一般人上不来楼顶,最多只能在楼梯上看看。

  这是秘密基地。

  四楼的办公室里,吴烨在和他们开会。

  新店这边,马东西是负责人,还有两个经理,运营,财务,厨师长,人力资源还是王春花。

  “老板,该准备的都准备的差不多了,我们厨房深度,已经比很多大酒楼都雄厚了。”马东西说道:“除了核心竞争力,其他方面也筹备齐全了,管理体系制度,供应商,原材料质量,都没有问题。”

  现在的冷库管理员,是萧老爷子,当然是兼职的,每次送货的时候,需要他签字,食材才能入库,不然不让入库。

  核心原因,还是食品安全,这个是吴烨一直都很重视的地方。

  别好不容易把招牌做起来了,如果出现食品安全问题,简直亏大发了。

  “厨房,一定要注意,不管是卫生还是安全,这是最重要的地方,李师傅,萧师傅还年轻,你要多帮他查缺补漏。”吴烨说道。

  中年厨师点点头,他是萧富贵的副手,考虑到萧富贵年轻,特意找的助手。

  本身也能炒几个拿手菜,厨艺还是很好的,而且有厨房管理经验,算是辅助。

  “放心老板,制度都已经出来了,我们严格按照标准执行就好。”

  吴烨看了看新招的运营:

  “宣传方案没问题,不过宣传是持续性的,一定要把客户的反馈记录好,需要改的地方就及时改掉。”

  “广告该做就做,把广告做出去,客人才知道,单纯的一带一,进度太慢。”

  “网上也要铺开,短期内,尽量做到最大程度。”

  两个戴眼镜的男生点点头:“明白老板。”

  一个一个的问题讨论下来,时间过的飞快,吴烨早上就出来的,一直到中午,才开完会,就在店里吃的饭。

  自家厨师做的菜,人多,把菜单上的菜都做了不少。

  就当是最后试菜了,吴烨自己感觉的的话,确实比刚开始要好吃多了,很明显有这种感觉。

  平心而论,把他放在一个食客的角度,也会觉得菜很好吃。

  吃东西为了什么?

  一是为了吃饱,二是为了吃好,没有钱追求前一个,有钱了追求后一个。

  “站在消费者的角度,你们感觉怎么样?又再次消费的想法吗?”吴烨问他们。

  马东西笑了笑:“想肯定是想,就是收入不允许,我们店定位还是富人群体。”

  “确实,吃不起几次,但是重要的朋友来,还是觉得可以吃一次的。”

  “本来食材就贵,不然做的东西味道就没有这么好了。”萧富贵说道。

  吴烨大概知道他们的想法了。

  还有个试营业期,到时候再收集一下客户的反馈,就知道详细情况了。

  “工作就麻烦各位了,我经常不在,有什么问题,就找马店长。”吴烨一边吃一边说。

  众人点点头。

  吃完饭以后,吴烨把马东西喊道办公室,和他说了一下放假的事情。

  “老板,没事的,工作家庭我能协调好,现在新店这边也离不开我。”

  “而且,按照老板你的想法,估计又要有新打算了,我得先把这边稳定下来。”

  “不然新的计划没办法做。”

  吴烨点点头:“下一个店做起来以后,你任公司副总,这段时间辛苦我都看在眼里,不会让你白辛苦。”

  “后面需要什么人手,就招,把公司弄起来,好管理门店。”

  “以后还得辛苦,不过肯定没有现在这么累。”

  要想马儿跑,就得把马儿喂饱,不能指望人家干活不要钱。

  吴烨原本准备给马东西放个假的,现在又要开始试营业了,还得再坚持几天。

  “老板,谢谢你的赏识!也谢谢你给我这个机会。”马东西感谢。

  今年,他体会到了什么叫火箭般的晋升,现在都快接近副总了。

  虽然以后会分出很多部门,但是也是公司元老。

  老板一直在拓展业务,步伐一直在往前走,他也有更多的机会。

  和他聊了不少时间,吴烨把才开着车,离开店里,往家里的方向开去。

  不知道鱼还能不能坚持住。

  ------题外话------

  欠更:5

梦想岛中文    我不是那种富二代
上一章
书页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