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书页

0121 “唔…”

梦想岛中文    我不是那种富二代

,我不是那种富二代  晚上的时候。

  凌晨和田甜坐在一家餐厅里,凌晨专心的对付着手上的冰淇淋,田甜则是小口吃着小蛋糕。

  还是绿油油的抹茶蛋糕,她格外钟爱的款。

  “小雪姐,你亲戚都已经到高铁站了,你还吃冰淇淋?”田甜掐指一算,又该凌晨接待亲戚了。

  “没事,等我吃完了以后再去接它。”凌晨回答:“这几天不吃,过几天就吃不了了。”

  亲戚要来,她得把握机会,多赞点营养,辣的冰的不能吃,她食欲都没多少。

  以后有了吴烨,就不一定有这么放心了,现在它准时来打扰一个星期,就收拾东西离开。

  到时候就是怕它不来,还怕它乱来。

  “你不痛倒是无所谓,我是痛的很,每次都怕它,不来更怕。”田甜叹气。

  她很不理解,为什么凌晨一点都不痛,最多就是微微痛,但是她就是绞痛。

  就像是被人掐着肉,然后旋转着掐那种感觉,最疼的时候,痛的滚过去滚过来。

  “还是要去看看医生,都和你说很多次了,现在把房子收拾好,以后孩子要住的。”凌晨再一次劝她。

  怎么说呢,凌晨觉得她房子了暖气不够,有点冷了。

  田甜说以前没注意,那时候她游泳,造成的问题。

  “怪不好意思的,到时候再说吧!”田甜敷衍了事的回答。

  她觉得不是什么大问题,反正两颗止痛片就解决了,婚都没接,就去看妇科,有点无法接受了。

  “每次你都这样说,到时候得考虑孩子的,结婚以后再调理,需要花很多时间。”凌晨说道。

  田甜点点头。

  她连男朋友都还没有,现在考虑结婚的事情,还太早了点。

  “你不想听,我就不说这个了,对了!张楚楠约你说什么了?”凌晨抬头问她。

  田甜他们又约了第二次,多一次还是相亲,第二次就有点其他的意思了。

  “送了我花,还有蛋糕,然后给了我应该单子。”

  “呼~,我打开一看,居然是他遇到的问题统计表,还特意的罗列了一张纸。”

  “要不是看在蛋糕的份上,我才不给他打白工。”

  田甜想到这个就觉得很离谱,张楚楠掏出纸的时候,她还好奇了一下,结果就是难题总结。

  她当时说多无语就有多无语。

  “这是找你辅导呢!”凌晨听的忍忍不住笑。

  这是,把田甜当成困难解决渠道了。

  “又是送花,又是送蛋糕,谁知道最后居然是找我求助。”田甜叹气。

  她多少有点想法,都被那张白纸给她清理的干干净净。

  人家只是找他帮忙。

  “有没有一种可能性?就是帮忙才是借口,送花是真的?”凌晨考虑着这种可能性多大。

  不是所有的有钱人家孩子,都是那种花天酒地的,很多含蓄的,自尊自爱的,也不在少数。

  小雪姐比自己还天真呢,就这个段位,还非要去和吴烨拼?

  拿什么拼?

  肉搏吗?

  真担心她什么时候,被吴烨拿下来自己都不知道。

  “他就没有其他什么表现?让觉得不对劲的?”凌晨问她。

  要是一都没有,估计就悬了,就只能当个朋友而已。

  “总感觉他在试探我,说什么觉得他人怎么样?还有和我做朋友很好,我人很好。”

  “关键是,他一天送了我两束花,还送我喜欢吃的蛋糕,就感觉怪怪的,你说他这是什么想法?”

  田甜没有谈过恋爱,对这个事情很麻爪,需要找个人给她把把关。

  她不至于被两个带蛋糕收买,但是那种有人给她买蛋糕的感觉,确定很不错。

  凌晨认真的想了想:“可能是对你有好感了,喜欢你应该是不可能的,就是好感吧!”

  “你现在怎么想?感觉觉得能不能谈?”

  “觉得可以就赶紧下手啊,别等机会没了,到时候又空欢喜一场。”

  凌晨自己就是这样,喜欢就谈,不要顾虑那么多。如果实在是不合适,也能看出来的。

  比起错过来,总归要好很多。

  田甜很纠结:“问题是,他是我爸妈安排的相亲对象啊!”

  “还真被你说中了,没点可能性,他们不会结束给我。”

  “现在就感觉很膈应,然后又搞不懂他的想法,万一被甩了圈子里很丢人的。”

  田甜有自己的顾虑,考虑的东西也很多,特别是失败了一次以后,她更警惕了。

  对感情这两个字,抱着很大的警惕心。

  “相亲,是男女相识相爱的一种方式,是在中间人的牵线搭桥介绍之下,男女双方在一定的场所初次见面的过程。”

  “你们已经跳过这个阶段了。”

  “而且,相亲结婚的人很多,这是一个高效快捷,目的明确,简单有效的办法。”

  “还没有在一起就寻思分手,那就永远开始不了,就像是买鞋,不试试看怎么知道行不行?”

  凌晨吃着冰淇淋,一边回答她。

  田甜叹气。

  “问题是,我才是鞋!一个来穿一次,以后特么脚气都不知道是谁的。”

  “一些人试穿还戴个塑料袋,有些人就直接穿。”

  “最后这里不合适,哪里不合适,试完鞋子,又不买。”

  她感觉是这样,试错是全方位的,一个不对,两个不对。对的那个怎么说?怎么想?怎么看?

  没有把握的情况下,她还是不想轻易的做决定。

  “先看情况吧!合适就出手,不合适就免谈,我得回去弄个表格,合格就下一步。”

  “这样可以最大程度了解合不合适,也能观察能力和脾气。”田甜说道。

  几千年都没人研究清楚爱情这个迷题,田甜这个办法显然是行不通的。

  还不如跟着感情走,相信自己,也相信对方,真心换真心。

  凌晨:“这不是光做题就可以的!”

  “这也不是光做…反正我自己看着办吧!你相信我!我肯定不白给。”田甜回答。

  凌晨还能说什么呢!

  她也没有一直劝,凌晨不想带着目的性劝她什么,这样劝她的话,会感觉很自己很功利。

  好像把她对象解决了自己就能好好谈恋爱了似的,仔细想想,其实现在也谈的好好的。

  还不是初吻都没了。

  影响吴烨了吗?完全没有!

  “不要光是说我,你呢,吴烨怎么样了?要不我们还是撤算了。”田甜劝她。

  总感觉,凌晨更容易白给。

  凌晨笑了笑,智珠在握的回答:“放心吧,我不会把自己搭进去的。”

  现在…还是这样的。

  田甜看了看她,凌晨自信满满的,她感觉有点悬。

  “万一被他占便宜了怎么办?吃亏了怎么办?”

  怎么办?

  吃亏是福!

  还能怎么办?自己男朋友,有什么办法?也不能用吃亏来衡量啊!

  “我觉得没有这种万一。”凌晨回答:“我占便宜还差不多。”

  “真要是有这种情况,你那是占便宜吗?你那是白给!”田甜说道:“收手吧小雪姐,你肯定吃亏。”

  “我不会陷进去的,真的!肯定不会!”凌晨保证。

  唉~!

  现在已经箭在弦上了,谁知道这辈子会遇到吴烨呢。

  遇到了就算了,还谈上了。

  田甜劝不动她,只能提醒她自己悠着点,渣男都很会骗女孩子的。

  “要是哪天发现你陷进去了,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了。”田甜说道。

  “那就祝我感情顺利。”

  聊得差不多了,吃也吃的差不多了,两人才离开饭店。

  凌晨买了不少东西,田甜也是,她喜欢逛奢侈品店,凌晨更喜欢逛那种户外店。

  回到家以后,田甜还想去凌晨那里,凌晨把她推回家了。

  “不是吧你,买那么多吃的,你自己一个人吃,都不让我吃点。”田甜义愤填膺。

  “我自己都不够,亲戚都在高铁站了,我得补充营养,以后再给你买。”凌晨回答了一句。

  田甜指了指门口:“那我去待一会儿呗!”

  “我要早睡,你赶紧回家吧!”

  “吃的不给,待会不让,祝你喜欢上隔壁大渣男,你看我安不安慰你。”

  凌晨叉腰,哈哈哈笑:“吓死我了!”

  她居然不怕。

  田甜转身关上门回家,以后她就知道,现在不怕,知道吴烨的厉害以后,就知道还是闺蜜最好了。

  看她进屋以后,凌晨开门进屋,然后放好东西,喂好狗就去了吴烨家里了。

  吴烨把钥匙给她以后,她随时随地都可以进吴烨家。

  悄悄的打开门,悄悄的进屋。

  看着在工作台前的吴烨,她轻手轻脚的走到吴烨背后。

  原本在篆刻的吴烨,因为太投入被她吓了一机灵,反应过来才发现是笑嘻嘻的凌晨。

  “我都没有吓你,你反应这么大?”凌晨放下手里的吃的,走到他身边。

  还没有刻完,吴烨刻了她的名字。

  拿着刻刀笑了笑,吴烨回答道:“刚才太专心了,神经反应没有反应过来。”

  好在她没有吓人,手里还拿着刻刀的,吴烨很怕来个下意识反应。

  在太投入的时候,受到外界干扰的话,确实是会出现被惊吓的情况,吴烨会有自然反应。

  以前就把洛白一拳捶在地上爬了好久,不过他记不住,上次还在吓吴烨。

  那以后,吴烨就很克制,上次洛白可以挨拳头,也是这个原因。

  条件反射,控制不住很麻烦的。

  “我估计你没做饭,就给你带了一些小吃,有鸡锁骨,炸的排骨,还有红糖糍粑,”

  凌晨把口袋打开,去厨房找了几个盘子,把吃的腾出来。

  她就像是那些,已经在一起很久的情侣一样,熟练地把筷子递给吴烨,然后又垫了张纸,示意他吃。

  有点愣愣的吴烨,拿着筷子吃了一块排骨,突然感觉挺幸福。

  就是突如其来的,有人感谢有人爱,就足以感觉到很幸福。

  “突然想说几句甜言蜜语给你听,但是感动之余,又不知道说什么,能不能让我亲一口表示感谢!”吴烨很认真说道。

  “一定要感谢的话,过来我捶你一拳行不行?”翘着二郎腿,靠着沙发,指了指桌子:“赶紧吃你的。”

  她则是拿着手机在发信息,是不是笑一笑,时不时又笑一笑。

  吴烨:???

  注意到她一直在聊天,吴烨好奇的转头问道:“姐姐,你和谁聊天聊得那么开心?”

  醋王的警惕心又起来了。

  看他的表情就知道,他怕是已经脑补了一场大戏了。

  凌晨把手机藏到背后,然后扭扭肩膀,做鬼脸:“想知道啊?我就不告诉你。”

  虽然好奇,吴烨吃醋也没有那么严重,看她这个表现,吴烨就没有再问了。

  她都这样故意了,那就不是什么能吃醋的事情。

  他不问了,凌晨还有点不上不下的了,胳膊肘拐了吴烨一下,然后问道:“你就不好奇?”

  吴烨看了看她,继续啃鸡脆骨。

  好奇,但是我不说。

  “说嘛,你好不好奇?好奇的话,我让你看看!”凌晨说道。

  吴烨看了看她,然后忍不住笑起来:“好奇就可以?”

  凌晨发现他的目光了,啪就是一拳,吴烨叹气,就知道她说的是假话。

  做不到开门见山,又非要说。

  “我是说信息。”

  “我也不知道信息啊,习惯考试选D,谁知道答案是不是C。”吴烨回答。

  可去你的吧。

  她继续地低头回消息,也不管吴烨了,吴烨现在和她不在一个频道上。

  又吃了好几块鸡脆骨,看窝在沙发上的凌晨一只手拿着手机,一只手咬着大拇指,时不时傻笑。

  吴烨是真好奇了。

  “谁啊?”

  “好奇了吧?哈哈哈,我就不告诉你。”凌晨转头哈哈笑。

  有种你越想,我就越不答应的感觉。

  偶尔的时候,凌晨其实也很幼稚,虽然吴烨觉得这种幼稚,还挺可爱的。其实他自己也是一样,偶尔也很幼稚的。

  凌晨也说过,他很傻很可爱。

  “这样吧,看你这么好奇,让你猜猜看,如果猜到了,我亲你一下。”凌晨拿着手机说道。

  吴烨想了想,然后指了指嘴唇,给她一个问号脸。

  凌晨点点头,表示没有问题,她不觉得吴烨能猜到。

  “你妈妈!”

  “哈哈哈!猜错了。”凌晨就知道他猜不到。

  吴烨看了看她,才认真的说道:“那就是我妈。”

  卧槽,就猜对了?怎么会这么简单就猜到了?

  吴烨前几秒,其实看到了一眼头像,头像就是吴太太的微信头像,一朵黄色的石斛花。

  他怎么可能不认识,她一直用的石斛花当头像,就是家里养的那株。

  铁皮石斛。

  偶尔会摘下花朵泡水喝。

  “你耍赖,你肯定是看到了。”凌晨反悔了,主要是吴烨猜的太快了,完全没有游戏体验感。

  这么快就猜出来了,肯定看到了信息界面。

  真正的老赖,其实都是女朋友,她们总是赖皮,输了不认,赢了不让你不认。

  凌晨现在也有这种趋势了,说的话,公信力已经越来越差。

  吴烨看了看她:“明明就是你耍赖吧!赶紧的,君子一言,驷马难追,说的话要算话。”

  吴烨指了指嘴唇。

  凌晨耍赖,摇摇头:“我又不是君子,我是女人。”

  “你不是女人”吴烨看她气呼呼的才补充道:“你是女生。”

  这话一点毛病都没有,确实是。

  吴烨擦了擦嘴,在她不注意的时候来了个木马。

  “这是利息,要是还不还钱,利息你都还不起。”吴烨凶狠的威胁她。

  凌晨擦了擦脸:“你在威胁我?”

  “别说我威胁你,你说在猥亵你都行,欠债还钱天经地义。”

  吴烨左晃晃又晃晃,凌晨把他头按住,不让他靠近自己。

  “感觉吃东西,我和阿姨发消息。”凌晨把他推开,走到另一个沙发上,不搭理他,继续发消息。

  这次她还发语言。

  “阿姨,您什么时候回来呀!”

  “肯定没有开车吧?我和吴烨说,让他去接您!”

  “哎呀,阿姨您夸得我都不好意思了。”

  “嘿嘿,阿姨,您真好。”

  诸如此类的,吴烨在旁边听着她绵绵柔柔的声音,都感慨她会撒娇。

  女汉子,突然就变成了小娇包。

  听着并不下饭的声音,直到吴烨吃完东西,她还在聊天。

  吴太太也是,不知道哪来那么多话和她说,一直就没有断过,你发几条,我发几条。

  “你们居然聊了这么久!”这次吴烨是真觉得很厉害了,聊了这么半天,居然还在聊。

  她们居然这么融洽的吗?

  吴太太加了凌晨微信以后,也不知道聊了什么,反正吴烨感觉,他们感情突飞猛进。

  现在,已经威胁到了他原本就不高的家庭地位。

  以后持续垫底。

  凌晨哼了一声:“要你管。”

  看了看他,然后又回了几句消息,才放下手机。吴烨坐在她旁边的位置去,挨着她。

  凌晨这次没有赶他。

  木马!

  “阿姨说她们快回来了,问我有没有什么想吃的东西,给我带回来,我哪好意思说啊,结果她说多带点,我只好选了几个。”

  木马!

  “还说让我提醒你,记得去喂鱼。”

  木马!

  凌晨一边说,吴烨一边亲!

  木……没有成功,吴烨才点点头,表示自己在听。

  “看得出来,我妈很喜欢你,以后你们婆媳矛盾应该不多。”吴烨寻找机会。

  凌晨防着他呢,完全没有给他机会。

  “婆媳矛盾,现在才多久!谁知道你以后便宜那个女生?”这话是她故意说的。

  这就是很严重了,吴烨坐在她旁边,把手放在她肩膀上,认真的回答:

  “就不喜欢你这个不自信的样子,你对自己认识简直太浅薄了。”

  “我得帮帮你!”

  凌晨被他捧着脸,眼睛睁大大的,然后,就是一个大大的吻!

  还是不习惯的她,没过几秒钟,就一把推开吴烨,然后剧烈的呼吸着。

  呼~!

  “不要老说这种话,有功夫说这些,还不如练习一下吻技!结婚也会用到,还可以增进感情。”吴烨说道。

  给他一个白眼,他们恋爱都没有谈多久,距离结婚,还有很远的距离。

  增进感情倒是真的,吴烨属于是打蛇上棍,已经在开始常规练习了。

  “还结婚呢,你先搞定我爸妈再考虑吧。”凌晨说道:“别搞不定,那才丢人。”

  吴烨叹气。

  说到这个,他现在还没有头绪,吴烨看了看她:

  “把我老丈人的微信给我啊,我和他聊聊天,丈母娘就算了,实在是不知道聊什么。”

  “先和老丈人混熟了再说,到时候让他帮我,不然难度不小。”

  吴烨准备远交近攻,曲线救国,先搞定其中一个再说,免得到时候没人帮忙说话。

  凌晨妈妈,上次聊天吴烨就知道,没有那么容易摆平。

  但是她爸爸,还没有接触过,凌晨说的,他爸爸脾气很好,吴烨想找他聊聊天。

  按部就班是不行的,要娶媳妇儿,还要主动出击才行。

  凌晨二话没说,就把自己老爹的名片推给他,然后又给自己老爸发了个语音消息:

  “老汉儿,弟娃儿加你微信了,记到通过一下。”

  “你不要欺负他哈!”凌晨还不放心的补充一句。

  最后这句话,是拉仇恨用的吧?悄悄的不行吗?

  吴烨想的自己悄悄地加上他,然后慢慢聊。结果凌晨深怕他不通过自己似的,还特意给他发了一个消息。

  “行了,免得他不加你,不用谢我。”凌晨挑眉:“对你好吧?”

  吴烨叹气:“我想说谢谢你!”

  换成自己有闺女,来这么一句话,吴烨肯定要欺负他男朋友。

  拿着手机,看着微信名片,吴烨还是点了添加,不过凌晨爸爸还没有同意。

  不知道是不是在做饭,听说他也是厨房长期持有人,餐桌收拾高手。

  这个位置,他混到的地位和老丈人一样。

  “你说你爸…是不是不太喜欢我?还是在忙?”

  等了好一会儿,还是没有通过好友申请,吴烨有点疑惑了。

  凌晨笑了笑,让他不要心急:“那就等他通过呗,这么急干什么?”

  不过他爸,这会儿应该在家的,这个点,他都在家看足球。

  “你说这么急干什么?我就是想要个名分!”吴烨回答她。

  凌晨没忍住,噗嗤一声笑出来。

  另一个城市,别墅里,凌宇看着手机上的添加好友请求,有点愣住了,想着通过还是拒绝。

  通过还是不通过?

  现在的年轻人,也太勇了,居然直接就加他微信了,他们那个时候,哪敢这样搞?

  都是很含蓄的,多去女方家里走几次,然后才找机会,和老丈人提起谈恋爱的事情,问他说什么想法,有没有什么意见。

  没问题以后,就是看时间差不多了,含蓄的提出想结婚,看看对方父母是什么想法。

  凌宇一直以为,自己未来的女婿也会是这样,结果,吴烨直接加他微信了。

  这牌,不按套路来啊!

  在开始谈恋爱,就加微信,以后要是有什么矛盾,我管还是不管?

  这小子,这么心急干什么?简直是给他出难题。

  没有急着添加好友,他先找了不少的东西发朋友圈,类似;

  闺女被欺负,老丈人一怒之下这样做……

  那些嫁闺女的爸爸,是这样的心路历程,感动千万人。

  浅谈年轻人应该具备的责任心…

  闺女受委屈,他一声令下,十万.......这个被凌宇删除了。

  类似这种朋友圈,他连着发了好几个,然后他才看了看消息,点击同意好友申请。

  “你和吴烨已经是好友了,可以开始聊天了。”

  看着这行提示,凌宇摸了摸下巴:“反正他不说话,我就不说话,唉,主要是我也不知道说啥子!”

  闺女多一次有男朋友,他也完全没经验啊。

  这种事情,他都有点麻爪,只能根据别人的经验来慢慢套。

  “按照惯例,他应该要先给我发消息吧?”凌宇球赛都不看了,看着手机屏幕喃喃自语。

  然后就看着顶部那一行字,从对方正在输入中变成正在删除,又变成正在输入中,又删除。

  “哈哈哈!”凌宇忍不住笑出来。

  他肯定不知道,魔都吴烨家里,吴烨绞尽脑汁的想发一个印象深刻点的问候语。

  结果删删改改的,还是没有想到什么合适的话。

等了半天,吴烨才发了干巴巴的叔叔好  凌宇很无语,搞半天就发了这个,还以为会发什么惊天动地的消息。

  白期待了半天,叔叔能好嘛?

  你也好……后面发什么?凌宇挠挠头,发了个小吴你也好,吃饭了吗?

  这是他想了好一会才想到的,打麻将他侃侃而谈,口若悬河,滔滔不绝于麻友之耳。

  但是和闺女男朋友聊天,他有点不知道怎么形容那种感觉,大概就是不知道聊什么。

  吃过了,您呢,吃了么?这是吴烨回的消息。

  你阿姨还没有回来,我们习惯等会吃。凌宇回复。

  您辛苦了!

  凌宇:“……”

  无数次的预想过,自己家晨晨有男朋友了,会是什么情况,但是他没想到会是这样。

  和你聊天才是辛苦了啊,小伙子。

  两人聊的干巴巴的,凌宇也不知道和他聊什么。

  吴烨也是一样的感觉,平时那些骚话又不能说,再加上第一次和他聊天,还有点紧张。

  简单的结束了聊天,吴烨看着凌宇的朋友圈发呆,感觉刀子扑面而来,凌宇也看着吴烨的朋友圈发呆,感觉刀子按耐不住。

  呼~气人。

  “又在看心灵鸡汤?说了少看那些东西,老是吵架,就因为你喜欢看那些东西。”

  蓝总裁刚进屋,把鞋子换好,就看到气呼呼的凌宇,不知道他又在感同身受那个男同胞。

  老是喜欢那种被甩的,被绿的,被欺负的,爱而不得的,几十岁的人了,有什么意义?

  不知道看点育儿的,以后还可以带外孙,一点觉悟都没有。

  凌宇看了看她:“拜托,堂客,我们吵架不是因为鸡汤,而是因为你脾气不好好吧。”

  蓝总裁:“……”

  “我儿豁,你再说一遍劳资听哈,我把三十七码的靴子印在你四十一码的脸上,不掉下来,你信不信?”

  蓝总裁一直是辣妈,不完全指身材而是个性。

  凌宇:“……”

  信,怎么不信,言出必行蓝筱雅他最了解了。反正,她根本不承认自己脾气不好这个事实。

  “开个玩笑,不要见气,你脾气最好了,真的!”凌宇改口。

  唉~。

  凌晨也是和她妈妈个性差不多,不知道为什么,他突然有点同情吴烨这个小伙子。

  刚开始谈恋爱多温柔,结婚已经就多凶残,蓝总裁最开始何尝不是,温柔的很。

  现在…翻箱倒柜,都找不到曾经的温柔。

  吴烨…好自为之!

  “你刚才看啥子,看的那么认真?”蓝总裁坐在他旁边,翘着凌晨同款二郎腿,转头问他。

  对于破坏家庭幸福的罪魁祸首,她一贯不留情,该销毁就销毁,该告诫就告诫。

  凌宇把手机递给她,蓝总裁拿过手机看了看外壳:

  “都摔掉漆了,回头再买一个新的…咦…这臭小子加你微信了?”

  “哈哈哈,和你以前跟我爸聊天似的,干巴巴的,笑死我。”

  “上次打电话的时候,他能说的很叻,没想到在你面前居然是这样。”

  蓝总裁忍不住笑出来,和她打电话的时候可不是这样,可能叭叭了,还气她呢。

  凌宇靠着沙发,看了看她:“你不懂,这是老丈人的气场。”

  蓝总裁:“……”

  老丈人的气场?哦哟,好张扬!

  “来着老丈人的压制,我都不敢对他太严厉了,怕他承受不住。”凌宇侃侃而谈。

  蓝总裁差点没有笑出来。

  其实凌晨外公也很好脾气,凌宇刚开始也是聊天都聊的干巴巴的。

  后来,才慢慢好起来。

  “你都把他压制了,都不敢吓他,你刚才叹啥子气?”蓝总裁问他。

  凌宇点开吴烨的朋友圈,让她看了一下。

  “其他的倒是还行,就是朋友圈特别糟心,全是合照,闺女还笑的特别开心。”

  凌宇拍了拍额头,真的感觉到了女大不中留,刚才还发信息说,让他不要欺负吴烨。

  爹都不相信了,就顾着自己男朋友,地位堪忧。

  看到朋友圈,他都想屏蔽了,凌晨倒是没有发,可能是应为田甜的原因,但是吴烨发的多。

  他们出去玩的照片,吴烨发了好多朋友圈,还是专门挑他喜欢的发。

  他喜欢的,老丈人能喜欢?

  “都说了,女大不中留,姑娘大了,肯定是要嫁人的,有什么办法?要不现在生个二胎算了。”

  “你觉得哎?”

  凌宇:“……”

  “得了把你,都是这把年纪了,还考虑这些…扯淡。”

  “能不能想点现实的,生二胎现实哎?”

  凌宇叹气,这显然是不现实的,再说这种事情,真要有想法,早个十来年还差不多。

  现在,都快五十了,考虑这些,都不是能不能生的问题,而是根本不可能考虑。

  “先去做饭,吃完饭再说吧!”凌宇站起来,去厨房做饭。

  蓝总裁的日常,其实大部分都是加班到9点,10点才回来,他也习惯了等她下班。

  食材他都提前准备好了,就等炒菜就吃饭,花不了多少时间。

  “等我换个衣服,我给你帮忙打下手。”蓝总裁紧随其后站起来。

  凌宇转身看了看她,指了指按摩椅。

  “打下手这种事情,是你应该做的吗?按摩椅上躺着休息,我说话不好使了是不是?”

  “闭嘴,赶紧去!”

  蓝总裁:“……”

  “哎呀,好叻老公。”难得的,蓝总裁听了他的话。

  这种霸气,谁吃得消呢?

  另一边。

  魔都。

  凌晨看着吴烨的消息,忍不住笑趴在沙发上。

  “哈哈哈哈,还说什么分分钟搞定老丈人,哈哈哈,说话都支支吾吾的,简直笑死我了。”

  凌晨在沙发上滚来滚去笑,吴烨看着她,忍不住叹气。

  失败啊!

  简直太失败了。

  如果是丈母娘那种语气,很容易突破语境限制,但是老丈人这种,感觉不知道和他聊天,他又不盛气凌人的。

  搞哪样?

  叔叔你好,我是你闺女男朋友。

  对吧,可以这样。

  问题是,他很好脾气,吴烨就很无奈了,吴烨自己也觉得,这个天聊得有点失败。

  经验不足,吃亏啊!

  回头,得请教一下老吴,有事还得靠老吴。

  “好了,姐姐你不要笑了,在笑我亲你了哦。”吴烨警告她。

  凌晨捂着嘴,才坐直身子,只是她还是忍不住笑。

  呜呜呜……嘿嘿嘿!

  有什么好笑的?

  有什么好笑的?

  拉过她就是一口。

  “唔……”

  十秒以后,吴烨才问她:“还笑不笑?”

  凌晨摇摇头。

  “唔…”

  十秒钟以后,吴烨看了看她:“我相信你了!”

  “好了,你看怎么坐着舒服,我要捶你了!”凌晨站起来。

  吴烨付出了“巨大”的代价,凌晨才跑到另一个沙发上去了。

  “姐姐,你说你爸这个朋友圈,就是刚发的这个,是不是在点我?”吴烨问她。

  凌晨偏过头看了看,然后点点头:“他就是这个想法,不过就是担心你欺负我,没事的。”

  “那么轻描淡写?”吴烨感觉不可置信。

  凌晨点点头:“不然呢?”

  看了看时间,吴烨说道:“晚上回家不安全,要不就在我这里将就一下?”

  第二天一早的时候,刚跑完步,吴烨和凌晨在一起吃早餐。

  刚开始吃,吴烨就收到了衢雪的电话,听到是女声,凌晨虽然没有什么奇怪的表情,但是耳朵却全神贯注的在听。

  她有个习惯,就是在认真听东西的时候,耳朵会微微的动。

  吴烨接电话的时候,就发现了,她其实也是个醋罐子。

  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

  吴烨直接开了个免提,把声音调低了一些,然后把手机放在桌子上,一边吃东西,一边说。

  他预感不是什么好消息,不然衢雪也不是这种垂头丧气的语气。

  “雪姐,在听的,什么情况?”吴烨问她。

  凌晨一边吃东西,一边默默地听着。

  备注是雪姐?这是那个小饼干?

  “昨天打电话的时候,那个老板怼了我一顿,说我是黑中介,还问我你是不是吸血鬼。”

  “说什么乘人之危不是君子所为,房子便宜要,还要他送车,虽然不知道前面两个煞笔为什么答应了,他是肯定不可能答应的。”

  “反正吐槽你很厉害,多到我记不住,总之他的意思,就是让你换个枕头,不要白日做梦。”

  衢雪说了一大堆。

  凌晨一边听,实在是忍不住笑,努力在忍,但是很辛苦。

  好想笑啊!

  听完对方说的话,大概的意思她也懂了,吴烨买房子砍的太过分了,人家已经生气了。

  还很能说,吐槽了吴烨一顿,连带对方都被喷了。

  “这样啊,那就算了,还是再找找吧,这个事情就麻烦雪姐了。”吴烨说道。

  谈不拢没有关系,吴烨本来也是砍一刀,看看行不行。

  不行就算了,房子那么多,又不是找不到,没有张屠夫,就吃不了带毛猪?呆毛猪都可以。

  下一个更乖,更好,更合适。

  “行,那我再找找其他的,有消息了通知你,你先忙你的。”衢雪回答。

  吴烨挂了电话,然后才给他衢雪发了个红包,让她买奶茶喝,不能白辛苦他一趟。

  “所以说,你现在要买房子?”凌晨好奇的问他。

  吴烨摇摇头,不是房子:“准备买个商铺,考虑着开第三个店。”

  第二个已经准备差不多了,第三个店的筹备工作,要开始做了。

  不能一直等,总要有点进度。

  “就第三个了,另一个店就弄好了?”凌晨惊讶。

  上次还说才在开始装修,很多东西都没有弄好,不然准备带她去看看的。

  才没过多久时间,就已经弄好了,效率也太高了。

  吴烨点点头,他办事情一直很快的,只是凌晨不知道而已。

  以后就习惯了。

  “嗯,刚好新店开业的时候,我们一起过去,带你尝尝味道,准备工作做了很久,我感觉还行。”

  能做的事情,都做到最好了,如果还是不行,吴烨都觉得是时运不济了。

  失败的可能性已经无限压低了。

  “你那那叫很久?”

  “我已经觉得很久了,你不觉得?”吴烨问她。

  凌晨点点头:“太快了!”

  “进度太块,很容易出问题,那些密集大规模开店的,管理不当的很多,而且你是做餐饮行业,稳最重要。”凌晨说道,

  吴烨答应,他已经尽力稳住了,先抓味道,再抓服务,然后是宣传推广,锁客留客都有方案。

  他也不是脑子一热就砸钱进去,还是在深思熟虑以后在开始的,没有那么冲动。

  “放心吧,除了你这里,我什么时候都很冷静的。”吴烨回答。

  在凌晨这里,确实是冷静不下来。

  “闭嘴,好好吃饭!”凌晨说道。

  “我在新店那边楼顶弄了一个房子,玻璃房。”吴烨说道。

  凌晨装作没听见。

  ------题外话------

  欠更:1

马上还完了,求一下

梦想岛中文    我不是那种富二代
上一章
书页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