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书页

0122 水床和秋千床

梦想岛中文    我不是那种富二代

  时间过的很快,转眼又过了两天时间。在老吴他们回来的前一天,吴烨的新店,就这样悄然无息的开业了。

  筹备了不少时间,从买房子到装修,设备到招人,味道到菜单。

  吴烨能做的准备工作,都已经做的差不多了,现在的想法就是:

  谋事在人,成事在天。

  是骡子是马,拉出来溜溜就知道了。

  日子并不是吴烨选择的,而是刚好碰到是节假日,不过箫老爷子帮吴烨找人算了一下,这个日子挺合适开业的。

  当时说了大半天,吴烨虽然不懂,但是感觉大受震憾。

  就这样,迷信加上合适,兑了两分什么时候都可以的年轻人精神,开业的日子确定下来了。

  早上的时候,吴烨家里。

  对着穿衣镜,吴烨整理了一下衣服,看着镜子里的自己,他转头问了一下站在旁边的凌晨:

  “感觉怎么样?靓仔不?”

  凌晨笑着点点头:“你这是在怀疑我的眼光?”

  衣服都是她选的,吴烨换了一身西装以后,气质变得更好了,西装只是挑人没有那么严重。

  还是挑的。

  凌晨一直都觉得,吴烨最适合穿的衣服,一定是西装,有种文质彬彬的阳光俊朗,又有健康精神的朝气。

  总是,很靓仔。

  她觉得自己的眼光很不错,不止是看衣服准,而且看人也很准。

  女人选老公,关乎一辈子的投资。

  “木马,感谢大宝贝,那就这套了!”吴烨说道。

  凌晨摸了摸自己的脸,然后拍了拍他。

  讨厌,叫人家大宝贝。

  吴烨很少这样喊她的,很少听到,就感觉很有触动。

  就感觉,心里甜甜的,好像突然之间灌满了东西。

  “油嘴滑舌!”凌晨瞟了他一眼。

  吴烨笑着看了看他:“你就知道油嘴,都不知道滑舌,怎么做到猜的这么准的?”

  “没有实践的事情,是没有发言权的,你得有实践再说这些啊!”

  “姐姐,你和那些死不开口的犯人似的,我就像个狱卒,你知道狱卒喜欢说什么嘛?”吴烨笑着问他。

  凌晨想了想,没有想出来。

  “我就不信,还撬不开你的嘴。”吴烨挑眉回答。

  嗖,凌晨脸红…她第一时间想到了一些奇奇怪怪的东西。

  就很烦!

  “走了!下去换鞋子。”凌晨转移话题。

  看了看镜子,吴烨点点头,凌晨都说好看,那就是好看了。

  凌晨今天,穿了一套素色的裙子,很显气质,脖子上还戴着项链,耳朵上也有耳环。

  吴烨很少见她戴首饰的,平时就是素面朝天,也不戴那些东西。

  今天的凌晨,是化妆的,涂了口红,画了眉毛,整个人显得端庄,但是又不少活泼,优雅,又不缺活力。

  整个人看起,多了两分很成熟,有一种都市精英女性的感觉。

  平时的阳光活跃,都掩盖起来不少,很庄重的感觉。

  为了陪吴烨去参加开业仪式,她特意起了个大早,打扮了好久。

  女为悦己者容,她不想在外面,让人家觉得她不郑重。

  “姐姐,你有没有发现我们站在一起,真的显得很搭?”吴烨把她拉到自己旁边。

  凌晨看了看镜子里,自己和吴烨的样子清晰可见,确实,有些郎才女貌的搭配。

  大概,这就叫天作之合。

  哈哈…老娘今天确实很漂亮啊,一定艳压群芳。

  “人家都说,如果女朋友很漂亮的话,那男生就一定很丑,以前我还不相信这句话,现在我相信了。”凌晨故意说道。

  吴烨看了看她:“人家也说越漂亮的女人,越会骗人。”

  “那就是你承认你丑了!”

  吴烨挠她痒痒,凌晨比较怕痒,一边躲,一边说不闹了。

  “唔…”

  凌晨默默叹气,真烦啊,脚真的会没有力气。

  “人家八戒都说了,粗柳簸箕细柳斗,世上那嫌男人丑?懂不懂神仙的含金量啊?”

  懂个锤子。

  凌晨站直,缓了缓:“行了,时间也差不多了,我们赶紧过去吧。不然到时候赶不及。”

  吴烨点点头,拉着她下楼,凌晨穿的高跟鞋,吴烨怕她跌到。

  西装如果是男生的必备衣服,高跟鞋就是女生的必备鞋子。

  一双高跟鞋,给凌晨增加了几分高挑性感。

  换了鞋,吴烨挎着她的包包,拿上车钥匙,准备和她一起出门。

  不知不觉,吴烨也习惯了,随时帮她背包包。

  吴烨刚准备拿车钥匙,凌晨就说道:“今天开这个车吧!”

  凌晨伸手,从包里拿出车钥匙,在他面前晃了晃。

  吴烨看着眼前晃动的车钥匙,很容易可以从上面看到一个很出名的商标。

  “大劳?”吴烨有点愣住。

  凌晨点点头。

  “这是公司接待重要客户用的车,我觉得还是开这个车比较好,显得稳重一点。”

  “你觉得怎么样?”

  她没有一意孤行的做决定,而是给吴烨一个建议,让他选择,吴烨一直都很有主见的。

  吴烨笑了笑,难道开大g和m8不够稳重吗?她大概,只是为了让自己多一分脸面而已。

  像凌晨这种,平时低调的和普通女生一样,偶尔也会给他放个雷。随随便便出手就是大劳,这大概就是真正的白富美了。

  洛白说他少奋斗几百年,不是没有道理的。

  吴烨也没想到,自己某天开上劳斯劳斯的时候,车居然不是自己买的,而是女朋友的车。

  公司以后也是她的,说车是她的,也说得通。

  “行,今天我就沾姐姐的光,借个车装一下大佬。”

  吴烨并不是那种小肚鸡肠好面子,扣扣搜搜喊尊严的男人,他并不反感来自于凌晨好心的帮助。

  底气这种东西,大部分时候,还是来自于钱,或者能力。

  吴烨不是买不起,自然也就不会想法那么多,拿着车钥匙,拉着凌晨出门。

  皮鞋和高跟鞋踩,在地板上的声音回荡在走廊里。

  电梯里,吴烨拉了一下包包的拉链,发现里面多了两张创可贴。

  拿着手机,默默的发了一个消息出去,最近事情多,他都忘记这茬了。

  忙起来,就总会忘记很多东西,吴烨有点自责。

  “怎么了?”凌晨转头看了看他。

  吴烨摇摇头,给她应该笑容,然后回答道:“没事!就是想起来一个很重要的事情。”

  “东西忘拿了?还是什么?”

  “今天忘记给你说,我好喜欢你了,也忘记提醒自己,你这么好,我应该加倍珍惜你猜对。”

  突如其来的情话,她有点愣住,伸手试了试吴烨的额头。

  吴烨很无语。

  什么都不能习惯,习惯之前才有意思,习惯以后就毫无感觉了。

  “好好的,突然说这些干什么?”凌晨靠着他。

  嗅了嗅她的发香,吴烨回答:“呐,就是想说给你听!”

  凌晨看了看他,木马。

  在停车场的时候,吴烨见到了一辆黑色的大劳,一辆幻影。

  这车,其实还么有很多超级跑车贵但是绝对是很多人耳熟能详的。

  “都怕给你刮了。”吴烨看了看车子。

  凌晨笑了笑:“刮了就刮了呗,不要考虑那些。”

  “你别告诉我,这种车,你们公司还有几辆?”吴烨拿着钥匙,解锁车子。

  凌晨点点头:“其实也没买多少,全部就几辆吧,大奔多一些。”

  真是豪气,就是接送客户的车,和那些大酒店似的。

  丈母娘确实是能人,赚钱也足够厉害,打败了一大群竞争对手,牢牢占着文娱龙头企业的位置。

  每年赚钱都赚麻了。

  打开车门以后,吴烨从车门里把伞拿出来,然后打开看了看:“卧槽,超级贵的伞,卧槽,超贵的车标。”

  明明就不缺钱的吴烨,活生生整的自己像个土狗似的。

  凌晨觉得他夸张的很。

  “行了,你又不是买不起这个车,大玩具而已,不要像没见过世面的样子好不好?”凌晨叹气。

  拉开车门,坐上副驾驶的位置。

  吴烨坐进驾驶室。

  “姐姐,你有司机吗?”吴烨问她。

  虽然也有人开这个车直自己开,不过大部分应该还是有自己的司机。

  凌晨拍了拍额头:“本来本来是有的,但是我给忘了,我平时都习惯自己开车。”

  “司机都是接送一下作者,买版权的那些老板,或者就是送一下出差的公司管理。”

  “他其实工作比我还轻松。”

  凌晨一边说,一边忍不住笑,现在找司机,时间也来不及了。

  “您好,我是小吴,很高兴为您服务。”吴烨启动车子。

  凌晨系好让吴烨羡慕嫉妒恨的安全带:“换一批!”

  吴烨认真的看了看她,凌晨干笑:“我就是看视频学的。”

  吴烨恍然大悟,慢慢开出停车场还补充了一句:“其实不用解释的。”

  凌晨翻白眼。

  扯淡。

  嘴里没有一句真话,她要是不解释一句的话,吴烨肯定等会儿就要问她:

  项目怎么样,均消多少,那个位置,有空去看看。凌晨都能猜出来,吴烨这个醋王在想什么。

  “别说,这车虽然贵,但是开着确实不错啊!”吴烨说道。

  动力足够,大灯清晰,座椅舒适,底盘足够高,视野也好。

  这车,就是不知道,晚上开起来感觉怎么样。

  “车子贵,开起来肯定舒服。”凌晨回答。

  比较几百万的车,图的就是个舒适和附加价值。

  “这算不算公车私用?”吴烨转头问她。

  “不算,你想用就和我说。”

  吴烨笑了笑,点点头。

  两人说这话,吴烨一路开着车,往新店的位置赶去。

  其实距离也不是特别远,开车不堵车的话,还是很快的。

  魔都可能没有上京堵车,但是下班高峰期,也是一条条长龙。

  “弟娃儿,你今天喊了那些朋友过去?”凌晨在发副驾驶问他。

  她还不知道那些人去,只是吴烨说的,有朋友想见见她,她就梳妆打扮了半天。

  另一个方面,就是觉得这个事情对吴烨很重要,她还特意准备了名片,要是遇到有那种不开眼的,她就递个名片过去。

  这个爷们,名草有主,另寻他人吧!

  “没有多少人,就几个好哥们,然后就是以前的同事,还有就是几个认识的朋友。”

  吴烨也没有通知多少人,甚至很多同学之类的,他都完全没有说。

  毕业以后,联系的不多,吴烨也不想张扬,毕竟人家都没有张扬。

  他们一个班级,很多人家里都很有钱的,吴烨这种,其实也不算多拔尖。

  “有没有那种,对你有意思的?”凌晨问他。

  吴烨看了看她,然后立刻摇摇头:

  “我都是有妇之夫了,没注意到我刮胡子都隔的越来越久了?”

  “也就你喜欢,其他人,可能觉得我油腻吧!”

  才22,不到23,油腻个屁啊!

  长得好看,不刮胡子就是沧桑感,大叔款,刮胡子就是小鲜肉,小奶狗。

  凌晨也没想过,自己会有个小奶狗男朋友,听说小奶狗都可以变成小狼狗,吴烨不知道行不行?

  “咦,脸都红了,又想到哪里去了?”吴烨提醒她。

  凌晨正襟危坐,目视前方,一副我什么都没有想的样子。

  看着导航越来越近的距离,凌晨还有点激动的情绪。

  她就像是哪滴墨,逐渐浸透吴烨这杯水,把他变成自己的颜色。

  她已经越发融入吴烨的朋友圈了。

  到了位置以后,吴烨把车开到门口,泊车的员工立马跑过来,帮忙拉开车门。

  “欢迎…吴总?”

  “换了个车,麻烦你停一下。”吴烨把钥匙给他。

  “这是我的工作,您放心!”

  凌晨从副驾驶下车,吴烨把手弯了一下,凌晨很自然的挽着他的手臂。

  “这是老板娘,以后她来的话,就直接停我车位上。”吴烨转头说了一句。

  “好的吴总。”

  抬眼看去,已经可以看到布置的很喜庆的大门口,门口好站着一个高挑的女迎宾。

  凌晨观察着这门头上的大唐两个字,没想到居然有四层那么多。

  装修就是仿古来的,檐角支起,红砖绿瓦,每一层外装看起来,都给人古色的感觉。

  龙飞凤舞的大唐二字,就挂在屋檐下,几个穿的制服的服务员,在忙碌的布置着。

  吴烨和凌晨来的时候,她们立马问了一声。吴烨微微点点头,给她们介绍凌晨。

  凌晨逐渐沉醉在一声声老板娘里。

  一楼大堂,空出了大堂的位置,这就是风水鱼塘等等,其实位置并不多,这部分地方,主要是接待散客。

  装修依然是仿古的装修,不过搭配了不少现代化元素,相得益彰。

  凌晨不知道是吴烨喜欢古建筑,还是设计师推荐的,檀香袅袅,流水潺潺,绿植点缀,字画装饰。

  他居然做的是高档餐厅。

  想到同样是大唐的品牌,吴烨大概是想,以后把大唐这个品牌做起来。

  一楼还有布置了各种彩带气球鲜花,拉了一个巨大的横幅。

  站在落地窗的位置,凌晨还可以看到,门店旁边的那个巨大的led广告屏。

  那是吴烨直接长期承包的,广告一直在播放,最后箭头方向,就指着门店。

  吴烨和凌晨走进店里的时候,马东西正在和成排整齐站着的服务员训话,交代着各种注意事项,工作细节。

  “那是现在的负责人,这个店很多事情都是他在忙,勤勤恳恳的,人也不错。”吴烨和她说道。

  凌晨点点头。

  一个服务员走过来,把手里不小的的保温杯递给吴烨:“吴总,您要的鱼汤,箫主厨做的。”

  “麻烦你了,帮我和箫主厨说声谢谢!”吴烨接过保温杯。

  服务员离开以后,凌晨好奇的看了看保温杯。

  拿着盖子,吴烨给她倒了一杯。

  “给你炖的鱼汤,这几天忙的记性差,忘记你亲戚来了。”吴烨吹了吹小碗似的盖子,才递给她。

  凌晨有点呆,鱼汤的香味儿近在咫尺,不过凌晨更多的,是感觉到了吴烨的关心。

  “真好喝,如果都是这个水平的话,以后生意不会差的,这是我喝过第二好喝的鱼汤。”

  凌晨喝了一口以后,毫不吝啬夸奖,难怪吴烨和她说都准备好了,语气那么有把握。

  两人到的早,马东西开完会以后,看了看吴烨旁边的凌晨,过来打招呼。

  “老板娘好,我是马东西。”他认识吴烨这么久,从来没有在吴烨脸上看到过,他对其他人这么温柔。

  “这是马经理,对公司贡献很大。”吴烨和她说道。

  凌晨微笑:“马经理你好,感谢你对我们家吴烨的帮助。”

  “您客气了,是老板给我了机会,应该是我要谢谢老板。”马东西没有居功:“我就是做好老板安排的工作,可谈不上帮助。”

  马东西一直都是低调做人,高调做事,很努力,也很认真谨慎。

  说他是吴烨现阶段的左膀右臂也不为过,吴烨最欣赏的还是他的个性。

  知进退,懂分寸。

  “老板娘,您是第一次来,楼下这边有我们在就行了,让老板带您参观一下吧,为了这个店,老板付出了很大心血。”

  凌晨看了看吴烨,吴烨听到马东西的话,点点头:“有朋友过来的话,就直接安排他们去二楼就行!楼下就麻烦你了。”

  “您放心,剪彩的时候我通知您,等会儿给您送点吃的上去。”马东西说道。

  吴烨带着凌晨去楼上。

  参观了整个饭店以后,凌晨才发现吴烨投入不小,光是装修就可以看出来。

  “花了不少钱吧?”凌晨在他办公室的窗户边,看着后面的花园。

  “确实,都没钱了,以后得靠你养我了!”吴烨笑嘻嘻的回答。

  “你来店里吃饭都不会饿着。”凌晨给他一个白眼。

  她只是没想到,吴烨投入那么大,定位那么高,定位太高了,以后投入会更多。

  她在想,是不是得做好给吴烨填窟窿的准备。

  一直在办公室聊天,凌晨吃了不少厨房做的小吃糕点。

  大概十点钟的时候,马东西通知他,他有朋友到了。

  二楼,洛白看着款款进厂的蔚锦,眼睛一亮,又一暗,估计是结婚了的,还是算了。

  黄原捶了他一下,旁边的宁渠也让他收敛点。

  楚良带着人做一桌,大家在讨论吴烨开店花了多少钱,楚良默默的感慨了一下。

  张楚楠没有来,杜宾来了,坐在椅子上吃着小吃。

  一群坐了三桌的供应商在聊着市场行情,又说道马东西,还有神秘兮兮的大唐老板。

  装修公司也有人来,拍着照片发朋友圈,我们客户怎么样怎么样。

  老店那边,也有人过来,不过不是全部,一群女孩子坐在一起叽叽喳喳的。

  “不声不响,吴烨就放了个雷!这么大个点,搞起来怕是要赚麻了。”宁渠说道。

  洛白点点头:“人家光有个凌晨,就已经赚麻了。”

  黄原赞同,有让人少奋斗几百年的凌总,吴烨确实是赚麻了。

  几人讨论起吴烨吃软饭的可能性,有没有可能是凌晨给他钱等等。

  羡慕极了。

  人全部都来了,吴烨和凌晨到二楼的时候,目光聚在他们身上。

  凌晨微笑的挽着他,马东西给他们介绍着吴烨不认识的供应商。

  一个个握手聊几句,然后吴烨又给凌晨介绍她不认识的人。

  “卧槽,这也太漂亮了。”衢雪看着凌晨喃喃自语。

  “确实,仙气飘飘的,不知道小烨哪里找到这种对象。”柯达也说道。

  他们还是第一次见到凌晨,吴烨介绍的时候,他们一个个夸的天花乱坠,凌晨都不好意思了。

  聊了一会儿,吴烨给凌晨介绍了一下蔚锦,凌晨和她握握手放在然后交换了一下名片。

  “以后还要麻烦蔚姐多照顾一下我们家物吴烨。”凌晨微笑的说道。

  蔚锦笑了笑:“哪里,凌总客气了。”

  吴烨总感觉,凌晨有点不一样的变化,不过通知吉时到了,吴烨就没有多想。

  十二点钟的时候,准时开业。

  感谢了一下来的朋友,吴烨和凌晨,马丁东西一起剪掉彩带,一时之间,礼花绽放。

  一群人大喊开业大吉,财源滚滚,吴烨笑了笑,他也希望财源滚滚。

  大唐饭店,算是正式开始开业,今天这次加上,已经是吴烨第三次经历开业了。

  熟悉的事情,就是招待客人了,来的人比较多,吴烨做了好几桌菜,才算把人全部招待完。

  吴烨喝了不少酒,有点醉醺醺的,大家才没有劝他了。

  吃完饭,又送完人,洛白他们多留了一段时间,聊了好久才离开。

  “回办公室休息一下吧!”凌晨把杯子给他。

  吴烨摇摇头:“有地方休息的,带你去看看!”

  拉着凌晨,吴烨带着他去了楼上,上楼梯的时候,凌晨还在提醒他要走稳当。

  吴烨喝的有点多,没有醉,但是有点晃,手脚有点不听话。

  到了楼上的平台,凌晨透过空隙。看了看。

  前两天就听说吴烨说过,他在这边弄了一个玻璃房,当时她虽然没说什么,但是她还是挺好奇的。

  吴烨从口袋里拿出几把钥匙,把其中两把钥匙,放到凌晨手里。

  ”以后如果有朋友来这边吃饭,或者闺蜜要聊天的话,也可以带他们来楼上。”

  “一把是防盗门钥匙,一把是房子的钥匙。”

  凌晨接过钥匙,开心地对他笑了笑,然后点点头答应一声。

  她不缺地方聊天,也不缺钱弄个阳光房,她很珍惜吴烨这种没有保留的态度。

  吴烨拿着钥匙,打开防盗门。

  楼顶上,差不多300多个平方,除了一套玻璃阳光房,全部被做吴烨成了花园和休闲区。

  各种绿植,相映成趣,花朵开放,姹紫嫣红。除了很明显的玻璃房以外,还有砖木结构的休闲区,沙发茶几都已经摆放好了。

  地上贴着地砖,墙面都细心的处理过,还放了麻将机在角落。

  “感觉怎么样?”吴烨关好门问她。

  他选了不少方案,才选了其中一个最满意的。

  凌晨看着大花园:“很好,长期住不知道,但是短期住,肯定很不错。”

  花园是没得说,确实不错,这个地方喝喝茶,聊聊天,很奈斯。

  “我就是这样想的,以后偶尔过来住一下,晚上看星星也可以,赏月也可以。”吴烨回答。

  拿出钥匙,吴烨打开玻璃门,凌晨看了看,进门就是很标准的休闲客厅,完全看不到厨房。

  这套房子,吴烨根本就没有准备在家里做饭。

  做了很标准的超级大两室的格局,最开始的时候,其实吴烨只想做一室一厅的,但是估计做一室一厅,可能不够用。

  凌晨蹬掉高跟鞋,踩着地毯,在沙发上蹦了一下。

  客厅面积很大,吴烨还做了酒柜,沙发电视,电冰箱,除了厨房,其它的很齐全了。

  在客厅待了一会儿,凌晨就去卧室看了看,卧室面积很大的。

  “不是吧!这是水床?”凌晨惊讶。

  “嗯哼!”吴烨点点头,然后问她:“怎么样?还不错吧?”

  他买床的时候,根本就没有买传统意义上的大床,而是直接买的水床。

  这个地方,嘿嘿嘿…其实也不是什么正经房子,花了不少钱,只是为了以后。

  有个秘密的,可以约会的地方,刚好在楼下就可以吃饭,不得不说,吴烨的想法简直完美。

  凌晨也大概明白,他是什么意思了,特别是看着旁边的窗帘,凌晨拉了一下窗帘,转过头给了他一个白眼。

  “你可以啊,想法很多啊!”凌晨意有所指的说道。

  吴烨挠挠头。

  “你别误会我啊,我是正人君子来的,只是为了有个地方,可以休息聊天。”吴烨回答。

  凌晨撇撇嘴,并没有说什么,看了看水床,又去那个房间看了一下。

  入眼就是四根绳子,床悬在半空中,这个卧室,是一个秋千大床!

  这种秋千床,不知道绳子会不会断开?弟娃儿想法不少,不是水床就是秋千。

  “你很有想法嘛!”凌晨说道。

  这是为了让她有地方聊天?都懒得拆穿他的龌龊想法。

  以后来聊天,聊天对象,怕就只有吴烨一个人吧?

  丧心病狂,无所不用其极。

  “这个啊,就是是最近看网上挺火的,试着做了一个,别说,还挺不错的。”

  “你可以试试看!”吴烨站在门口回答。

  凌晨摇摇头。

  安全为主,试就算了。

  “我算是看透你了。”凌晨说道。

  吴烨挠挠头,也不承认,反正随她怎么说,吴烨是不会承认自己的想法的。

  他单纯的很,就是觉得有个地方聊天也不错,总比在车上聊天的好,万一碰到砸玻璃的,不尴尬吗?

  “这里水电都是齐全的,如果要吃饭的话,就直接按打服务电话,告诉她要吃什么就行。”

  “平时也没有人打扰,安安静静的。”

  “姐姐,你感觉怎么样?”吴烨挑眉。

  他还是很满意的,在魔都这种大都市里,难得有一个这种,集休闲娱乐一体的地方。

  除了旁边的小区高层,可以看到这里,正常的路人,根本就看不到这个地方。

  而且窗帘拉起来以后,隐蔽性还是很强的,完全不用担心砸玻璃见义勇为的问题。

  “我怎么知道感觉怎么样?”凌晨坐在看着窗外回答。

  吴烨躺在水床上,这种床会凹陷,加热以后,暖洋洋的。

  “大宝贝,等会儿回去的时候,找个代驾怎么样?”

  凌晨摇摇头:“我可以开车的。”

  吴烨做起来,笑着回答:“马上就不可以了。”

  凌晨想跑,被他逮住了。

  她发誓,要不是手脚没有力气,她肯定要揍吴烨一顿。

  吴烨这个酷吏,一直在审讯死不开口的凌晨。

  这一次,吴烨倒是知道了口红,是什么味道,就是真的没有什么味道。

  吴烨觉得,还是水果味的口红比较好。

  下午的时候,就开始慢慢有客人来了,吴烨叮嘱做好反馈收集。晚上回家的时候,还是凌晨开车时不时的碰一下嘴唇,有点秃噜皮。

  多少算点外伤了。

  忙完了开业的事情以后,第二天,吴烨就去机场接老吴和吴太太,他们回来了。

  凌晨本来也想去的,吴太太和她发过消息。

  她实在不好意思见家长,再加上又有一场很重要的会议要开,就没有和吴烨一起去。

  吴烨到了机场的时候,拿着手机看了看嘴唇,有点疼。

  被咬了一口狠的,原因就是他手导航错了,属于是自作孽。

  不过,赚大发了。

  他在机场等了好半天,才看到吴太太和老吴,一人拖着一个大大的行李箱出来。

  说真的,如果不是看到吴太太的话,他差点没有认出老吴。回去几天的时间了,老吴整个人都晒黑了不少。

  可能是农活锻炼效果挺好的,走路的时候,都能感觉龙行虎步的。吴烨挥了挥手,他们才往吴烨这边走过来。

  和白白嫩嫩的吴烨相比,老吴现在就像是那种,常年耕种的老农民似的。

  吴烨都好奇,为什么几天不见,就这样了。

  “怎么才回去几天时间,就晒成这样了?”吴烨接过吴太太手里的行李箱。

  吴烨说到这个,吴太太就忍不住笑起来,家里面的太阳实在是太毒了,老吴每天都要做很多的农活。

  这加上这几天还要做其他的,就这短短几天时间,就给他晒黑了。

  “你都不知道,今年家里面的日头有多毒,皮的给我晒掉两层。”老吴叹气。

  办公室坐久了,确实没有以前抗晒,吴太太的防晒霜,都是他用光的,最后效果还不好。

  “不就是打打猪草,收拾收拾菜园子吗?还做什么了?给您晒成这样?”吴烨很疑惑。

  家里有没有什么庄稼要打理,都是做些轻松的活儿,不至于这么严重才是。

  “你爷爷不知道怎么想的,又要收拾花园,我一个人垒墙,刨土,你以为只是打猪草?”老吴说道。

  吴烨忍不住笑。

  这样说,他就明白了,老爷子不可能干这些活儿,都是老吴一个人干。

  吴烨突然感觉很庆幸,自己今年没有回去,如果今年回去的话,这些事情,估计全部都是落在他的头上。

  老爷子习惯性的指挥老吴,老吴就习惯性的指挥自己,最终很多事情都是他自己干,反正每年回去的时候都是这样。

  今年逃过一劫。

  吴烨打开后备箱,放好行李。

  “没事,过两天就恢复了。”吴太太拉开副驾驶坐上去,老吴把行李交给吴烨以后,坐在后排。

  看吧,他就是习惯让吴烨做事情,以小见大。

  放好东西,关好车门,吴烨才坐回驾驶室。

  “嘴唇怎么了?”吴太太问她。

  果然,她还是注意到了。

  吴烨笑了笑:“晚上做噩梦了,自己咬了自己一口。”

  吴太太:“……”

  可能吗?

  本能会允许干这种傻事?

  “咬的可够重的。”老吴看了看:“还疼不疼?”

  吴烨摇摇头,蒙混过关了算是。

  “凌晨说你的新店开业了,生意怎么样?”吴太太问他。

  凌晨和她说过,吴烨的新店开业了,她们晚上都会聊天。

  “还可以,客人好评很多。”吴烨回答了一句。

  昨天统计了一下,几乎没有差评,都是好评,很多人还说会带朋友来,还有咨询宴席的。

  “行,那我回头带朋友去吃一下。”吴太太说道:“老妈去,会员卡有没有?”

  吴烨在红绿灯前停下车,然后指了指汽车的收纳盒。吴太太打开收纳盒以后,就发现了一个绑着彩色的小盒子。

  “这是给您准备的礼物!”吴烨笑到。

  知道他们要回来了,吴烨提前就准备好了礼物。

  吴太太拍了拍吴烨的肩膀,然后转头不喝老吴说道:“哈哈,老吴看到没有,我儿子就是孝顺。”

  老吴:“……”

  了不起,你儿子真好,没有我,你能有儿子?

  他看了看窗外,不说话。

  “就给我准备礼物了,没有给你爸准备礼物吗?”吴太太拍了拍额头:“问了个尴尬的问题!”

  老吴:“……”

  “有的,给您和老爸一人都准备了一份,里面还有一个小盒子。”吴烨指了指收纳盒。

  吴太太低头看了看,把另一个盒子拿出来,然后递给老吴,才开始拆自己手上的盒子。

  打开盒子以后,里面有一张红色的会员卡,印着大大的大唐两个字。

  除了会员卡以外,吴烨还准备了其他零零碎碎的一些东西,都是些小物件。

  “这个是大唐的会员卡,以后在大唐名下的所有店里面吃饭,都可以享受免单服务。”

  “本来我还纠结送什么东西给您,但是我想了想,还是送一个会员卡给您。”

  “毕竟这个卡,就只有两张。”

  “以后也不准今天发这个卡了,就是给您专门定制的。”

  “公司的机器,都可以识别,到时候如果您去吃饭的话,直接把卡给他就可以。”

  吴烨笑着回答。

  吴太太看了看手上的卡片,有一串编号m001,又看了看老吴的卡,他的f002。

  “谢谢儿子,木马!妈妈爱你。”就是突然之间,吴太太有一种儿子没有白养的感觉。

  老吴也拿着卡片看了一下,但是没有说其他的,只是默默地收起来,放在钱夹最里面。

  其实他们没有去实地看过吴烨开的店,也不知道吴烨现在开的店规模有多大,只是觉得心意很难得。

  他们不缺钱,更重视这个心意。

  “我以后还准备继续开店,可能会开很多的,您可别小看这张卡啊!”吴烨说道。

  吴太太隐晦的和老吴对视了一眼,眼神交流以后,吴太太才点点头。

  “儿子你加油,争取弄个国内五百强。”吴太太鼓励他。

  “脚踏实地的努力,事业总会做起来的。”老吴说了一句。

  在他们心里,只是觉得吴烨现在事业刚刚起步,并没有做的有多大,也实在是不忍心打击他的自信心。

  吴烨看了看他们,内心一整乌鸦飘过,等到以后他们就知道了。

  就当是惊吓。

  “今晚上喊凌晨来吃饭吧!她有时间吗?”吴太太突然问道。

  ------题外话------

  欠更还完了!

无债一身轻,求一下

梦想岛中文    我不是那种富二代
上一章
书页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