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书页

0125 生多少算多少

梦想岛中文    我不是那种富二代

  晚上在酒吧的时候。

  洛白接到了一个微信好友申请,拿着手机,他点开头像看了看,和印象里已经不一样了。

  气质大变,形象也不一样,不见还有一些美好,真正见到了,反而美好丧失了不少。

  只是洛白看完以后,就把手机重新收起来,然后抱着旁边的妹子,妹子给他喂了两块水果。

  只是平时都很愉快的他,突然感觉丧失了那种愉快的感觉,看着新认识的妹子,他突然觉得有些莫名其妙的烦躁情绪。

  努力把这种情绪压制住,洛白听着驻唱歌手的情歌,那种这也不是,安那不是的情绪越发严重起来。

  就感觉很烦。

  “谁加你啊?”旁边的女生问他。

  显然,她虽然也茶,但是茶的不到家,这种事情她就不应该管。

  洛白看了看问话的姑娘,笑着敷衍道:“一个朋友而已,可能是还我钱,不过我不想要。”

  旁边的女生:???

  “要啊,干嘛不要?”她建议道。

  洛白看了看她:“你不懂,有些账,还不如不要!欠着更好。”

  她不明白,又给洛白递了块水果,洛白摆摆手,没有吃。

  翘着二郎腿,洛白靠着沙发,静静的也不说话,不知道想什么。

  在这个多少有些吵的环境里,他越发想安静安静,越是这样吵,他感觉越烦。

  没坐多久,他就和身边的女生说了几句,然后就起身准备离开酒吧。

  旁边的女生看了看他,提醒了一句:“洛哥哥!明天还去逛街吗?”

  摇摇头洛白回答:“等我电话!”

  说完他就走了,留下妹子一个人在卡座,寻思着逛街是不一定了,她走到前台,要了两瓶不便宜的酒水。

  没在意服务员小妹的眼神,提着酒自顾自的离开。

  洛白还在电梯里,他发现自己好像没有去其他的地方可以去,就直接回家了。

  在门口的时候,还遇到了王嫂,注意到他表情不对劲,王嫂都没有和他说话,反而离他远了点。

  整的洛白很无语。

  拿出钥匙打开门,把手机丢在一边,从冰箱里拿了两瓶酒,坐在沙发上,给自己倒了一杯。

  看着窗外的远处,慢慢的喝着酒。

  “小爱!”

  “我在!”

  “放首纯音乐!”洛白喊了一句。

  舒缓的音乐声响起来,他才感觉自己静心了不少,又准备拿过手机,手停在半空中片刻,还是收回来了。

  “犯什么不好?不要犯贱!”他这样告诉自己。

  明显可以感觉到,自己很不开心,不过他觉得,大部分的不开心,其实都是自己调节。

  哪怕是他现在,完全可以找吴烨他们聊聊天,说说话,洛白还是选择自己调节。

  不是以前了,以前大家时间多,现在宁渠和吴烨,都有自己的事情,他想了想还是自己待在家里。

  突然才发现,不开心的时候,他不知道自己应该去哪里,又能去哪里。

  除了家,除了吴烨他们几个好朋友,他好像什么都有,又像是什么都没有。

  物质生活可以很丰富,但是他和吴烨他们不一样的是,他的灵魂好像并不厚重。

  他以为自己是真正的浪子,结果却不是这样。动摇他的情绪,似乎只是个简单的事情。

  这么多年了,早该抛到脑后,他却一直放在眼前。

  很傻,也很逊。

  挺羡慕宁渠有坚持不放弃他的颜潸潸,也很羡慕吴烨有满眼是他的凌晨,还有黄原,也有悄悄喜欢他的隔壁老板娘。

  他自己呢?

  只有记不住数量的前女友,还把他整的再不相信爱情的初恋,以及一个月赚生活费的小酒吧。

  “难怪一个个都想好好的谈恋爱,生活里,确实是得有个长期伴侣,而我好像只有长期,没有伴侣。”

  洛白看着窗外,那是城市的万家灯火,总感觉宁渠和吴烨都是有家的人,他自己只是有房子而已。

  洛白的生活一直都挺两极化的,一边是富裕的花天酒地,一边是独自的扛着孤独。

  日子就是日复一日。

  “一个人也挺好的。”他在说这个话的时候,其实自己都知道底气不足。

  自觉已经看透了爱情就是个杀猪盘,其实内心也有向往当猪的时候。

  特别是吴烨他们一个个,都有那么一个自己喜欢的姑娘,他就很迷茫了。

  嘴上说着单身万岁,内心还是默默流泪,一直在轮换,其实还是渴望有个唯一。

  不少朋友说羡慕他,其实他们懂个鸡毛,做海王的日子,并不是他们想的那么好。

  就这样,洛白难得安静的想事情,而不是满耳朵啊,哦,嗯。

  一直到两瓶酒喝完,洛白才拿起手机看了看,放大图片看了好一会儿。

  “真的,以前真傻!”

  “又不是凌晨漂亮,也没有颜潸潸付出,还没有老板娘身材好,什么都没有,我还喜欢!”

  “爱情这种不讲道理的东西,还是不要碰。”

  看了一下,他又把手机放在下,自始至终,洛白都没有去点那个简单的同意二字。

  “往事随风,往事空空,往事飘出脑海中。”洛白想了想,还是把消息删掉。

  眼不见,心不烦,不想那么多。

  事情,就这样过去了,就像是告别过去一样,不管是不是心里有情绪,都一刀砍了。

  舍不得唧唧,哪能练辟邪剑谱?

  随便把外套丢在地摊上,边走边把裤子丢一边,因为熟练,他都没有摔跤。

  洗个澡,舒服的躺在被窝里,他抱着一个抱枕,微醺的状态下,感觉特别的放松。

  酒是个好东西。

  “海王大人今天居然是一个人睡呢!”洛白忍不住笑。

  好像,他的连桩记录被破了,已经坚持了不少时间了。今天,他选择了很久没有想过的早睡。

  换成之前,还在听交响乐。

  哪怕是宁渠就和他隔着十来米,而且他也知道宁渠在家里,他都没有去打扰宁渠他们。

  洛白…其实很独立倔强。

  越是觉得他抗不住的事情,他反而越是能抗住,越是容易得事情,反而越是扛不住。

  闭着眼睛,他强迫着自己睡着。

  他隔壁,宁渠和颜潸潸在厨房做饭,颜潸潸炒菜,宁渠在给他打下手,两人脸上满是笑容。

  旁边的操作台上,还放着两包中草药。

  抱着颜潸潸的宁渠,笑的一脸幸福,颜潸潸时不时的,也会回头看看他一下,然后和他说话。

  宁渠就趁着机会亲她一口颜潸潸则是给他一个白眼。

  他们楼上的17楼。

  吴烨认真看着微波炉,数着时间到了,戴着厚厚的手套,把里面的盘子端出来,然后拿着盘子在手机摄像头前展示。

  手机屏幕上,还可以看到开着车的凌晨,说着辛苦吴烨做那么久的饭,吴烨则是回答为一都不辛苦。

  再远一些的地方,黄原悄悄地发了个消息出去,又看了看身上的白衬衫,弯腰又把鞋子上的灰尘擦了擦,然后就听到信息声音响起。

  点开语言,就听到女声传来:在路口等着。

  黄原开心的在原地跳了好几圈,立马开着旁边的车子,黄原一脚油门,出了停车场,在不远处的路口停下车。

  时不时的,还会看一下后视镜,没等多久,车门就被打开了。

  有着一头酒红色头发,身材超级爆炸的女子,拉开车门坐在副驾驶,一边系安全带,一边问他要去那嘎达。

  只有洛白,抱着枕头在睡觉,而且睡得不怎么样,一个突然的惊醒,大口的呼吸着空气。

  他做噩梦了。

  梦到和东方淼结婚了,然后她有宝宝了,生孩子的时候,他在产房门口紧张万分。

  听到孩子的哭声了,护士说是母子平安,最后孩子抱出来的时候,他才发现皮肤是黑色的,洛白如遭雷击。

  这不是噩梦是什么?

  “屮,简直了。”

  一句国骂以后,洛白坐起来,完全没有困意了。本来就长期习惯晚睡的他,突然早睡,完全不习惯。

  而且,那个梦很恐怖。

  他并没有考虑过,东方淼出国会怎么样,但是…潜意识,给了他答桉。

  日有所思,才会夜有所梦。

  终究,他潜意识里还是觉得,他开小汽车碾过的路,可能人家又开着大卡车碾过了。

  潜意识里,已经无法接受了,他这一刻,算是侧底认清自己的想法了,反而觉得无比的轻松。

  以后不需要再考虑那么多,现在已经看的很清楚了。

  “有点饿了,还睡不着。”看了看手机,就睡了半个小时左右。

  无奈,他只好穿着衣服,去楼下的烤肉店吃点东西。

  这个点,客人很多,点好烤串,洛白要求打包带走,不准备在店里吃。

  找了个位置,坐在椅子上等着,一身裤衩拖鞋的他,除了靓一些,并不是多显眼。

  本来也坐的好好的,大概是生活太平静,总要给他找点事情。

  看着几个醉醺醺的男人,对着他前面桌的两个小姑娘污言碎语,洛白克制了一下,以为他们会收敛,结果越来越过分,实在是有些看不下去。

  那是七八个纹身大汉,高矮胖瘦不一,瘦的和竹竿似的,胖的和孕妇似的。

  时不时亮一下手表,金链子,也不知道怎么想的,喝醉了,就觉得天老大他老二。

  都准备伸手了,显然,两个姑娘也觉得忍不下去。

  “喝醉了就早点回家,欺负人家小姑娘干什么?显得自己多能?”洛白走到他们中间,把一个准备伸手的瘦子拉开。

  这种情况下,洛白实在是看不下去。两个女孩子被他护在身后,看着眼前虎视眈眈的几人。

  “谁特么裤裆!没有拉好,把你漏出来了?”一身满背的桃心男推了他一把。

  洛白眯着眼睛,惯性往后退了两步,被穿着白衣服的短发女生撑住他。

  洛白转头说道:“你们先走吧,这些人喝醉了酒,就无法无天的。”

  这不是洛白说的,而是他们自己说出来的,说的话相当嚣张,这种人,洛白见过不少。

  要是真正有实力的,不可能这样煞笔。

  一头短发,眉清目秀酷酷的女孩子看了看他,又看了看围着他们的几个大汉。

  她脸上没有多少害怕,而是问洛白:“你不怕?”

  洛白摇摇头,也不是不怕,就是看不下去:“你先跑,还能帮我报警,打个急救电话什么的。”

  她忍不住笑出来:“那你还.....”

  “都看到了嘛,就不能当没看到。”洛白回答。

  他身后的短发女生笑了笑,看了看旁边的表妹,她表妹也笑了一下,可惜洛白没有看到。

  被洛白无视了一下,黄毛看不下去了,当着他们面,根本就没有把他们当一回事。

  自我感觉,完全没有面子。

  他们哥几个都是江湖中人,面子能丢吗?那肯定不能。

  “还特么聊天呢,走,看你们今天谁能走。”

  “就你爱多管闲事?”

  “就你特么英雄救美!”

  一边说,还一边对洛白推搡。

  旁边的吃瓜群众,都在心里默默的为他默哀,估计这个年轻人,得被一顿毒打了。

  看着眼前的七八个人,洛白寻思自己可能打不过,拿出手机准备报警,手机刚拿出来,就被一把拍在地上。

  使用暴力破坏他人财产,加一条。

  “真觉得你们就无法无天了?”洛白皱眉。

  话才说完,洛白就看到拳头朝自己挥来了。

  这个时候,洛白很后悔吴烨不在,要是吴烨在的话,他们几个小饼干,分分钟就得拿下。

  不过他没喝醉,下意识的准备格挡,刚有动作,就被人往后一拉,洛白往后退了好几步,跌坐在塑料椅子上。

  然后,一道身影从他旁边略过,洛白愣愣的看着从旁边冲出去的短发女生。

  几步助跑,凌空一脚,身姿翻飞,帅气哔人。

  她的脚背,准确的击打在黄毛的脸势大力沉,洛白都看到了黄毛飞出来的牙齿,然后就是倒地捂着腮帮子的黄毛在惨叫。

  被这样一脚,应该很疼吧?

  落地的妹子,动作相当潇洒。

  又是往上直直的一拳,准确的打在另一个胖子的下巴上,又迅速接上一个扫堂腿,另一个家伙直接倒在地上。

  击打下巴,脚踝,手腕,一次一个人,次次有人倒,最后一个被她一脚横踢,倒在地上。

  从洛白的视线来看,她很轻松潇洒,也很矫健灵活,而且和吴烨说的一样,每次击打都是直击要害。

  卧槽。

  比他还高的胖子,在她面前就像是小朋友一样。等她站在原地拍了拍手的时候,其他人已经躺在地上哼哼了。

  和洛白一样目瞪口呆的人,不在少数。不少人拿着手机,把这一幕记录下来。

  姑娘揪着其中一个人的衣领:“今天这个事情,知不知道怎么说?”

  威胁的意思很明显。

  “知道知道,都是我们的错,对唔起,是我们有眼不识泰山。”

  “对不起。”

  “对不起。”

  除了嘴巴不能说话的,能说话分都开始道歉了。

  还几个被她打了下巴的,打了脸的,嘴角还在出血。

  她也算是出气了,要不是收着力,这几个人她能送去ICU。

  “滚,以后喝点酒再欺负人,见你们一次打你们一次。”她还不解气,又捶了一拳。

  洛白还坐在椅子上,看着互相搀扶的一群流氓离开,还在震惊里无法自拔。

  第一次知道,原来女生里,也有和吴烨一样能打的。

  干净利落,潇洒自如,侠气翩翩,简直就是女侠啊!

  洛白在发呆,一直到人家姑娘走在他面前,弯腰撑着桌子问他:“小哥哥,没吓着你吧?”

  洛白看着距离他几十公分距离的清秀姑娘,关键是她笑的很温柔,就感觉很离谱。

  刚才捶人的时候,她可不是这样的,完全是两个样子。

  短发姑娘,其实五官端正,长相清秀,一头很短很短的男士短发,显得她很帅,就是很靓仔的感觉。

  偏偏身材又不是那种直线,而是该有的都有,却显得相当协调,藏在一身运动服里。

  大眼睛,高鼻梁,面色白皙,元气满满,如果她留长发,应该是个很美的女生。

  底子有,什么发型都好看,这个短发女生还是正常范围,凌晨按照,就是开挂的。

  “啊,我没事。”洛白坐起来,看一眼就知道,是他不能招惹的款。

  “今天谢谢你了。”她还先和洛白道谢。

  洛白挺尴尬的,摇摇头,他什么都没有做,谈不上谢谢,而且都是她自解决的。

  三拳两脚就就解决了,她们这些习武之人,总能让人家心平气和和他们讲道理。

  她把洛白的手机拿在手里,按了一下,确定没问题,然后才递给他:“小哥哥,你的手机,没有坏。”

  “谢谢啊!”洛白接过手机。

  “要不要加个好友?”她倒是很热情,觉得洛白是个好人。

  长的好看,有热心,交个朋友这种想法也是突然出现的。

  看了看她,洛白想了想,还是没有答应,大家都不是一个类型的人,混不到一起的。

  这姑娘是个好姑娘,他自己却不是什么好人,没必要交朋友。

  大家玩不到一块。

  “不用,我也没有帮上什么忙,而且…我也不是什么好人,你误会我了。”

  洛白回答,把老板打包好的东西结完账,洛白就离开了。

  不是装酷,反而是觉得尴尬,本来以为人家是弱女子,结果人家是武林高手,他早知道的话,就不会出头了。

  站在旁边看戏多好,还能拍个视频,搞不好还能得到一两万赞。

  那至于这么尴尬。

  啥也不是。

  看着洛白离开,她还在想洛白刚才的话,他不是什么好人。这年头还有人自己说自己不是好人的,真的是好笑。

  “姐,不是一直说要嫁个愿意保护你的人吗?这个就可以!”旁边的表妹笑嘻嘻的说道。

  她摇摇头:“人家对我没想法!他和那些流氓不一样,看得出来的。”

  刚才洛白拒绝的很干脆,连交朋友的想法的都没有,能有其他的想法才有鬼了。

  挺有正义感的。

  她摸了摸自己的头发,自己这样子,怕是能能和男生当哥们。

  看了看旁边的表妹:“刚才她落下的名片呢?”

  表妹笑嘻嘻的拿出几张名片,然后递给她,这是洛白刚才从口袋里掉出来的。

  洛白习惯带几张名片,主要是为了撩妹用,基本上每件衣服,或者裤子了就有几张名片。

  黑凤梨酒吧,洛白1336…

  原来他叫洛白。

  “表姐,黑凤梨,那不就是那个酒吧吗?你看,那么大个招牌。”指了指不远处的酒吧招牌,她和自己表姐说道。

  从这个位置看过去,正好可以看到酒吧的招牌,满是霓虹灯的招牌,很显眼。

  也难怪他会在这里吃东西,还是打包带走,估计就是住在附近的。

  “姐,你不试试看加一下他?”

  摇摇头,短发妹子把名片收起来,人家都没有想法做朋友,就不要去打扰人家了。

  徒增人家的烦恼。

  “不了,没必要。”她回答。

  她表妹答应一声:“嗯,先回家吧,实在是运气不好,刚搬过来就遇到这种事情。”

  短发妹子结完账,拉着表妹准备离开,临走之前,还和老板道歉,她有些不好意思,因为她,老板差点蒙受损失。

  老板表示没有关系,错不在她们,还给她们免掉了零头。

  不过她们取得方向,也是同一栋楼,不过洛白在她们前面走,她们并不知道。

  洛白回到楼上以后,看了看钢化膜碎掉的手机,他把钢化膜扯掉,叹了叹气。

  尴尬就算了,还赔了几十块钱的钢化膜,简直是得不偿失。

  不过那个姑娘,真的是干净利落,那些人被打的毫无还手之力。

  洛白重新开了瓶啤酒,打开烧烤,坐在椅子上吃着烧烤,看着手机上的电视连续剧。

  时不时想起那个清秀的女侠,也只是会心一笑。

  他知道自己的圈子,就像是他自己说的,他不是什么好人,那句话是真的没有水分。

  洛白不是吴烨,吴烨是开玩笑,他说的是实话。虽然印象深刻,但是他还是选择理智一点。

  不想伤害人家,他现在也不想被别人受害自己。经历多了,早就过了不理智的年龄了。

  他是爱茶,不是这种正经款。

  这种风格不合适他,哪怕是有机会,也不合适他,更不说一面之缘了,以后都没有机会再见都两说。

  不主动,连以后的可能性都不会有的,不过他是自己主动掐断的。

  “就是从楼上飞下去,就是没有对象,以后也不能找个这种对象,日子都没发过了。”

  “心疼她以后的老公,被按着一边打,一边问洗不洗碗,做不做家务,交不交粮。”

  “真惨啊!”

  这种战斗力,一般人根本不要考虑,就像车一样,买得起那种开那种。

  拿着几千块钱看BBA,根本吼不住。

  “有一说一,打架的要样子真潇洒。”洛白喝着酒喃喃自语。

  楼上。

  此时此刻,吴烨和凌晨还在吃饭刚才有点堵车,她也才刚回来不久。

  吴烨今天,特意给她做了脆骨和烤五花,凌晨嚼着脆骨,嚼的卡卡作响。

  烤的干干的五花,被她沾着辣椒面,包着生菜一口吃掉。

  “缘分不到吧,可能还没有遇到合适他的女生,每个人都有那么一个合适的人在等着他,还没有遇到,就不会相信。”

  凌晨听到洛白的事情以后,有点感慨,如果不是被伤害的厉害,他可能完全不一样。

  现在也可能不是海王,而是个很暖心的男生。

  吴烨很赞同。

  凌晨的想法和他差不多,他也是这样觉得,缘分不到的时候,遇到的都不是对的人,缘分到了的时候,才能遇到那个对的人。

  他自己就是这样,等了那么多年,不是才遇到凌晨吗?

  “就不知道什么人,以后才能让他收心了,现在都在外面混野了。”

  一个月十来个女朋友,吴烨买衣服都没有他找女朋友块。洛白要不是防御做的好,现在可能都在ICU里。

  而且习惯了以后,没一个人给他改,他自己也改不掉。

  “大象野不野,狼野不野?还不是被人驯服了。”

  “就是没遇到驯兽师而已,遇到了以后就服服帖帖的,还海王,就是球王都不行,这叫一物降一物。”

  凌晨把碗递给他,吴烨给她打好饭。

  不过,吴烨觉得这种人很难得遇到,洛白还不知道要多久才能遇到。

  他属于是那种,把自己保护的和王八似的,这么多年,就没见过有人破开他的防御。

  还是以前留下来的后遗症,直接一次就给他整怕了。

  “希望他早点遇到那个对的人!”吴烨说道。

  “会的,该出现的时候,不经意就出现了。”凌晨给他夹了一块排骨:“吃点脆骨,补钙。”

  “喝奶才补钙,这个能补多少。”吴烨嚼着骨头。

  他也挺喜欢脆骨的,嘎嘣脆,嘎嘎香。

  “那我给你找个额娘。”

  “你这人,总是喜欢舍近求远,这样可不行。”

  凌晨敲了他一快子。

  她现在没有。

  “没事,我再等几年,到时候有多余的,匀点给我!”吴烨回答。

  已经有朋友说过了,那玩意儿,老公都不喝。

  据说只有宝宝才喜欢,大人根本接受不了,现在吴烨说的厉害,到时候估计也是拒绝。

  “就就说不喝怎么办?”凌晨问他。

  吴烨一愣。

  “你说怎么办就怎么办!”

  “记住你说的话。”凌晨看着他说道。

  吴烨笑了笑,牛这种东西,先吹为敬,以后的事情,现在可确定不下来。

  “可以的话,我想先习惯一下。”吴烨说道。

  被凌晨敲了一快子。

  她不接受这种无礼的要求,而且现在她完全没有考虑过这个问题。

  开门见山还历历在目。

  “后天就差不多忙完了,到时候和你一起回去看看叔叔阿姨。”凌晨提到这个事情。

  她这两天,已经在加快工作进度了,就是想着早点忙完,好准备一下。

  已经想好了,还是去看看吴烨爸妈,迟早要见的,早点有早点的好处。

  什么事情都有的第一回,见面了,以后就不会再觉得尴尬了,毕竟一回生二回熟。

  本来准备下半年的,吴烨妈妈提过好几次了,再不去她也觉得不好。

  “想好了?没想好就再缓缓也行,随时都可以去的,你别为难自己!”吴烨说道。

  吴太太的助攻很明显,凌晨显然吃了这一套。

  不过吴烨不想她太为难自己,还没有准备好的话,就等两个月都可以的,又不是等不起。

  凌晨摇摇头。

  “不入虎穴,焉得虎子?”凌晨回答:“要把男朋友弄回家给自己洗衣服做饭带娃,总要先过未来婆婆那一关的。”

  开玩笑,他是霸总好吧!

  再见洗衣服做饭,带娃做家务,那不可能。

  “以后我带孩子?”

  凌晨点点头:“对啊,爸爸带的孩子,抵抗力更好,更坚强,也更活泼,而且外向一些。”

  吴烨不知道怎么说,这届家长可不好带啊!

  他对于自己能不能带好孩子这个事情,是深表怀疑的,虽然孩子很可爱,但是他没带过。

  “为什么不是你带?”吴烨问她。

  凌晨看了看他,然后指了指自己:“我,要努力给娃多赚个五百亿出来,你行你上?”

  真的不好意思打击她。

  他就是躺平,还能活个七十年的话,应该也有650亿,加上那么多年的利息,700亿应该没问题。

  这还是他不努力,咸鱼的结果。

  所以要不要生个葫芦兄弟?小名就从星期一到星期天。

  以后一个娃给一百个亿,好像也很多了,再加上凌晨给他们一个人分两百,躺平了好吧?

  “要是只有一个孩子的话,这钱太多了吧?”吴烨回答。

  坐拥两千亿,不是人生赢家是什么?

  凌晨摇摇头:“为什么只要一个?能有几个就几个,多点孩子,人丁兴旺。”

  吴烨挠挠头…那就不好算了,两年一个,生到四十,都有葫芦兄弟了。

  万一还有双胞胎呢?确实是人丁兴旺了,就是他不一定能带那么多。

  “哎,现在谈这个好像早了点,前置条件都没有达到,要不先把前置条件达成?”

  凌晨啐他。

  有点脸红。

  孩子又不是说说就有了,还是有个过程的。

  “对你来说,最重要的不是孩子,而是生孩子这个过程对吧?”凌晨问他。

  吴烨不同意。

  “为了稳固感情,我还是建议多过两年二人世界。”吴烨诚恳的建议。

  凌晨才不答应。

  “我都不好意思拆穿你!你那是为了二人世界?你是为了一日三餐吧?”

  “宝贝高见!其实我可以不吃饭!”

  我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

  吃完饭以后,吴烨洗碗,凌晨打扫卫生,把家里整理干净以后,吴烨教她刻字。

  慢慢的,凌晨也喜欢上了这个壳子,喜欢那种在石头上留下痕迹的感觉。

  如果这个世界突然消失了全部人,最终能在几千年以后留下痕迹的,也就只有石头上的文字痕迹。

  时间能让所有的东西消融,石头上的痕迹会很慢。这也是吴烨喜欢篆刻的一个原因。

  凌晨在安安静静刻着吴烨的名字,吴烨就在她旁边看着她,拿着画笔画画。

  笔尖划过纸张,刻刀削过石头,就这个声音在屋子里,有一种岁月静好的感觉。

  吴烨看着凌晨的侧脸,会心的笑了一下,虽然一直很想毕业,很想爬山,但是更想她在身边。

  如果不是她,吴烨不知道自己会不会也是一样。出于本能,或许还是一样,但是感情或许不一样。

  只为了睡,和睡醒有她,是两个概念。

  “帮我看看怎么样?”凌晨喊他。

  吴烨在发呆,被她喊了一声才反应过来。

  “已经进步很大了,有我一分水平,有我爷爷百分之一的水平了。”吴烨看着凌晨的作品回答。

  凌晨忍不住笑了笑,吴烨吹牛的时候,总是喜欢挑眉,她对比过自己刻的东西,就是闹着玩。

  也对比过吴烨和他爷爷的作品,吴烨在闹着玩。

  老爷子刻出来的东西,浑然天成,有种本来就应该是那样的感觉,规整,一气呵成,有一种特别的韵味。

  吴烨刻的,就是徒有其表,她刻的,连徒有其表都达不到。

  “我再刻一个!”凌晨又拿出一块食材,准备继续刻。

  吴烨看着画纸,继续给她画画,吴烨画完的时候,八爷也飞回来了,爪子上抓着一个东西。

  八爷一边降落,一边叫:“大哥,大哥,看我给你带什么了。”

  吴烨和凌晨都转过头,八爷把爪子松开,然后落在吴烨肩膀上:“大哥,看看喜不喜欢!”

  凌晨看了看八爷,还真是什么都记得好大哥,还特意给他带礼物。

  金灿灿的东西落在吴烨手上,是一枚圆圆的金币。别人家里放招财猫,吴烨自己养招财鸟。

  凌晨拿过来字,好奇的掐了掐,发现有凹陷,然后才和吴烨说道:“是真的黄金。”

  八爷梳理着自己的羽毛,看了看吴烨:“大哥喜欢吗?”

  他看到过吴烨买了很多这种金灿灿的东西,以前它带回来,吴烨也会很开心,就特意找了一下。

  还真被它找到了,就是被一只隼追了半天。

“喜欢,你在哪里找到的?”吴烨问它  八爷看了看他:“树里还有很多。”

  突然很羡慕吴烨,养这么一个八哥,一年赚的钱都够换个车了。

  她家星星,只会吃了睡,睡了吃,不会寻宝,不会赚钱给自己买狗粮。

  “把剩下的全部带回来,到时候我给你再买个媳妇!”吴烨拿着金币说道。

  八爷痛快的答应下来。

  “要两个行不行?”

  凌晨忍不住哈哈笑,它有点得寸进尺,还要两个。

  吴烨看了看金币,不是什么古代的东西,就是现代的投资性质的金币,不知道还有多少。

  可能是谁藏的,被八爷发现了,估计不是什么好路子来的东西。

  天予不取,反受其吝。

  “能找到那个位置就好了,我们可以去看看,直接一次性带回来。”凌晨说道。

  遇到这种事情,还挺刺激的,就像是寻宝游戏一样。

  吴烨看了看凌晨,然后拿出一个微型摄像机,还有定位仪,给八爷安装在脖子下,到时候它去过了,再跟着去就能找到地方了。

  这些东西都是吴烨早就准备好的,一直没有派上用场,现在倒是有作用了。

  “大哥,我不要这个东西!”八爷反对。

  “听话,戴着这个,我看看在哪里,到时候我直接去拿。”吴烨安抚它。

  总不可能指望八爷说详细地址,那不现实,还是要依靠高科技。八爷算很聪明,但是也不可能说出具体位置。

  归根结底,它只是个普通的,话说的好的八哥而已。

  吴烨看了看金币,又看了看时间,发现已经是好几年以前发行的金币了,价格还要多一点。

  就算是一块金币一百克,就已经好几万,如果要是有个百十来个,算是天降横财。

  简直是小福星。

  安顿好八爷,凌晨凌晨待了没多久,就准备回去了,吴烨看了看她:

  “要不住这里,我打个地铺就行!”

  “最近一个人睡觉老是多梦还是做噩梦,要不你陪陪我!”

  不知道吴烨在哪里查的症状,凌晨反正是被他说的心动了。吴烨那么惨,不陪他好像有点过意不去啊!

  而且,吴烨还是打地铺,上次还不是地铺呢。

  “不好吧?”凌晨回答。

  “我们是情侣,有什么不好的,天王老子都管不了。”

  刚准备答应,凌晨电话就响了,从睡意兜兜拿出来一看,凌晨就跑回去了。

  吴烨气的砸了一下靠着隔壁的那堵墙,不出意外,又是隔壁的捣蛋鬼。

想了想,吴烨决定明天点个闪送,给张楚  送点东西。

  凌晨给他发了一个晚安,就没有过来了,吴烨只能自己洗洗睡。

  八爷还不习惯身上的摄像头,是不是得啄一下。

  吴烨躺在被子里,刷着视频,然后他就看到了洛白。

最强女友力  魔都街头,女子一打七,宛如女侠在世。

  求那个坐在椅子上男生的心理阴影面积。

  看完视频的吴烨:“……”

  洛白当时的心理阴影面积。应该确实很大。

  ------题外话------

求一下

梦想岛中文    我不是那种富二代
上一章
书页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