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书页

0126 你好洛白,我叫白菜

梦想岛中文    我不是那种富二代

  财运如同冰雹一样打来的时候,躲都躲不掉。

  吴烨就有种这样的感觉,在对账的时候,发现一天比一天多,数字翻倍的涨。

  新店开始趋于稳定,客人也开始越来越多,宣传效果已经出来了,再加上客带客转介绍等等。

  收入一天赛一天,昨天的时候,突破了九十万的大关。

  吴烨订的价格并不便宜,箫老爷子说一分钱一分货,不要觉得贵,厨艺和食材值这个价钱。

  客人是可以吃的出来的,吃不起的不会来,吃得起不会觉得多贵,而且让他不要低估有钱人的数量。

  吴烨确实是低估了,大部分客人专门点招牌菜,而且还是来了好几次,每次必点招牌菜。

  四位数的招牌菜,居然销售的很好,虽然他不觉得贵,但是没想到人家也是这种想法。

  看着账单,吴烨也逐渐放心下来,今天还给马东西放了个假,让他陪陪家人。

  最近一直都是他在忙公司的事情,前段时间,他才和老婆关系恢复了,吴烨不想因为工作,他又把感情整破裂了。

  这个店稳定了以后,吴烨就开始寻思继续买楼了,买个楼来准备开第三个店。

  上次看上一个,被人家怼了一顿,还没有遇到更好的,一时半会,还没有遇到合适的,吴烨只能让衢雪努努力。

  有了吴烨这个准客户,衢雪最近和打鸡血似的。

  在办公室里,吴烨对完店里的帐,放好账本,就收拾东西离开了,他一般不在店里多待。

  有这个功夫,回去刻几个字也好。

  砰砰砰…敲门的声音响起来。

  “进来!”吴烨喊了一声。

  咔嚓,门被箫富贵打开,穿着一身白色厨师制服,盯着厨师帽的箫富贵,手上拿着一个不锈钢保温桶。

  “你要的鸡汤…这是准备回去了?”箫富贵关上门,才注意到吴烨在收拾东西。

  他每次来都是待不久就离开,每次都说有其他的事情要办,具体办什么事,没人知道。

  箫富贵觉得他就是偷懒,什么事情都是交给他和马东西在办的,吴烨只是指挥。

  “事情都办完了,就准备回去了,反正后厨有你,前厅有两个经理在,不碍事。”

  吴烨点点头回答,在店里左右也没有什么事情,他就准备回去了,这边待的无所事事。

  接过他手里的鸡汤,吴烨把保温桶放在办公室桌子上。

  鸡汤是吴烨提前和箫富贵要的,专门给凌晨准备的鸡汤,凌晨亲戚刚离开,吴烨想给她补补。

  补补血。

  也是箫富贵亲自下厨做的,其他人厨艺没有他好,特别是做鸡。

  有箫老爷子教导的箫富贵,厨艺进步占着天然的优势,其他人拍马都赶不上他。能坐稳主厨的位置,也是靠他自己的实力。

  本来就年轻有天赋,再加上又有名师指导,而且自己还勤奋努力,吴烨想不到他有什么不成功的理由。

  “又是给女朋友带的吧!”箫富贵笑着问他。

  吴烨点点头:“大男人,有成天喝鸡汤的?”

  “也不一定,可能过度了,得补补的大有人在,而且还没有女朋友。”

  吴烨:“……”

  奖励太多,头晕目眩。

  本来大家就是同龄人,再加上有两个老爷子的朋友关系,他们更像是世交一般。

  很容易的,吴烨就和他变成了朋友,有人在就是上下级,没有人就是朋友。

  说话也很随意,吴烨没什么架子,箫富贵性格也很随和。

  只有在厨房的时候,他才特别的严格,如果厨师做了瑕疵菜品,他动不动就是一顿批评。

  “你是不是有五个女朋友?”吴烨问他:“我看你最近老是出汗。”

  箫富贵:“……”

  大丈夫焉能做抱柱之举?

  洁身自好的他,从来不这样,手是拿菜刀和锅的。

  “你好龌龊!”

  “没办法,太大了不拿着不行,羡慕你不需要碰。”吴烨笑嘻嘻的回答。

  箫富贵懒得回答他这种问题。

  他比较正派。

  吴烨走到办公桌后,从抽屉里拿了一条烟,然后递给他:“给你的,你不来都准备过几天给你了,赶巧了。”

  已经准备来好几天了,吴烨一直放在办公桌里的,想着有机会给他,没想到他来办公室了。

  “黄鹤…卧槽,这不是那个一万多一条的烟吗?”

  “我配抽这种?你还是自己留着吧,到时候送客户送供应商也行。”

  “百八十的我还敢要,这个就算了。”

  箫富贵拒绝。

  礼物这种东西,太贵的就不合适收,吴烨给的就太贵了。本来就欠他很多了,再要这种东西,不好。

  “就这点出息!”吴烨忍不住笑了笑,把烟塞到他怀里:“拿着。”

  箫富贵无奈,只好拿着,这烟,也舍不得抽,太贵了。

  他很难想象,什么人才能抽得起一千块钱一包的香烟,一支五十块钱,抽的是票子了。

  “听说老爷子给你安排相亲了?”吴烨笑着问他。

  住了一段时间,在小区里和其他老大爷混熟了以后,箫老爷子就开始给他张罗,让他早点找对象了。

  而且那些大爷还很热情,直接给箫富贵网罗了一大堆相亲对象。

  吴烨提到这个事情,箫富贵忍不住叹气。

  “找了个好几个女生,让我见。”箫富贵回答了一句:“成天说看着我结婚以后,他就可以瞑目了,不然不好意思见列祖列宗。”

  箫富贵已经带老爷子去做过一次体检,检查的结果并不是特别好,上年纪了,身体就没有那么好了。

  所以箫富贵没有反对,他安排的,都去见了一遍,不过最后并没有成功。

  “能理解,我也是被催的厉害。”吴烨作为被催婚的人,完全可以理解他的想法。

  箫老爷子现在年纪大了,本身身体又不是那么好,这种想法肯定很强烈。

  吴烨爷爷还不是一样,他身体还比箫老爷子身体更好,还不是催吴烨催的厉害。

  就好像是,怕他找不到女朋友一样。

  “实在是考虑到他的身体情况并不好,不然也不会一天相一个。”箫富贵无奈。

  最近这一段时间,每天回到家的第一个事情,就是收拾打扮,然后和相亲对象见面。

  “确实,那就早点找一个呗!”吴烨说道。

  箫富贵的年龄,要比吴烨大两岁多,现在24岁马上要25了,已经到了可以结婚的年纪了。

  这种情况下,再加上箫富贵现在工作稳定,工资也不低,老爷子没有想法才怪。

  箫老爷子又身体不好,就盼着他成家立业。

  遇贵人先立业,吴烨算是贵人箫富贵立业了,但是良人还没有遇到,不知道猴年马月。

  “我去大街上抢呢?总得找个自己喜欢的人。”箫富贵回答。

  以前的他,就顾着养家糊口练厨艺,一直没有这方面的想法。

  现在情况好多了,多少有点这个想法,但是完全无计可施,就像是狗咬王八,无从下口。

  才发现,拔剑四顾心茫然,根本不知道去哪里找女朋友。

  “想和你相亲的那么多,你一个都不喜欢吗?就没有看上的?”吴烨问他。

  这是箫老爷子的安排,和吴烨相亲的并不是一个两个人,而是很多人。这么多人里面,居然没有找到一个合适的对象。

  失败不可怕,可怕的是一点成功的希望都看不到。

  箫富贵摇摇头:“你想多了,不是我看不上人家,是人家看不上我这个伙夫。”

  “大概是觉,这个职业没什么前途吧?大部分厨师,确实是赚不到什么钱。”

  吴烨:“……”

  那特么是普通厨师吗?那是总厨,年纪轻轻二十四岁的总厨,年薪几十万,还要怎么样?

  多大的脸,还觉得厨师工资低?

  一部分人,要求确实是比较高,但是人家建立在,本身自己就很优秀的情况下。

  那种自己就不优秀,而且要求很高的人,纯粹就是有病。

  嘴多也不能忽略三观啊!

  “就是感觉嫌弃的都不一样,有嫌弃我工作的,嫌弃我身材胖的,还有嫌弃我拖家带口的。”

  “一听说我是厨师,心都凉了半截。”箫富贵叹气。

  这就是真实情况。

  他不是两耳不闻窗外事的人,多少还是对现在的相亲市场有些了解,就是没想到现在的女孩子,要求那么高。

  有车有房有存款,父母双亡无牵挂。

  甚至听说他有妹妹,有爷爷,就嫌弃了。

  “店里的姑娘,你看看有没有喜欢的,她们很多都很务实,和那些人不一样。”吴烨建议他。

  吴烨知道的,自己店里面很多女孩子,其实也没有男朋友,关键是对男朋友的要求没有那么高。

  不是那种分不清自己是什么的人。

  箫富贵点点头,准备回头往这个方向尝试一下,确实要找个女朋友,早一点结婚,老爷子那边也放心一点。

  他身体并没有那么好,箫富贵也不想让他以后,还带着遗憾离开。

  “如果有那种合适的,就帮我介绍一下。”箫富贵拿着一个垃圾袋,把烟放到垃圾袋里。

  这叫避嫌。

  整个店里面,只有他和马东西,吴烨会经常送点东西,要是其他人知道的,肯定有想法的。

  吴烨注意到他和马东西一模一样的动作,忍不住笑了笑:“别说,我最近还真介绍成了一对,你来的太晚了。”

  就是杨玄感和李兰,他们现在,正如胶似漆的在谈恋爱。

  李兰还给他说过感谢,说有一个像杨玄感这种,特别努力的,有上进心的男朋友,她觉得很好。

  杨玄感也和吴烨说过感谢,能遇到李兰这种姑娘,他觉得干劲十足。

  他现在有了新的目标,就是努力赚钱,如果李兰以后愿意和他结婚,他就在李兰老家买房子。

  两个人努力的人,碰到一起,就立刻擦出火花了,吴烨都没想到能成。

  “那就是缘分不在我这里,行了,我回办公室了,下午和晚上是高峰期,得提前安排一下。”

  箫富贵提着垃圾袋,准备离开。

  “注意下办公室的卫生,还有休息区,别一地烟头。”吴烨提醒他。

  他在厨房,有自己的单独办公室的,几个副厨,也有自己独立的办公室,厨房还有单独的休息区,那是给厨师休息的。

  “放心吧!早就安排好了。”箫富贵比划了一个ok。

  干了这一段时间的总厨以后,箫富贵对厨房的掌控,越发熟练了。

  看他离开,吴烨提着保温桶把东西收拾好,也关上门,准备离开。

  刚走到门口的时候,吴烨听到手机响了两下,拿着手机看了看,就看到了洛白发的图片。

jpg照片  好几年没有来了,没想到装修还是一样。

  吴烨拿着手机,放大图片看了看。

  这家伙进局子了?

  吴烨:“……”

  但是有点想不通,最近他规规矩矩的,究竟是犯了什么事情?

  拿出手机,吴烨给洛白打了个电话,刚响了没有两三声,洛白就接通了。

  “怎么了?”洛白奇怪的问他。

  才刚准备发个朋友圈,吴烨就打电话过来了。

  “你还问我怎么了,我还想问你是怎么了,怎么把自己弄到局子里去了?”吴烨问他。

  正常生活,一年到头都不会去,要去都是去办事。

  洛白这个情况,看照片就知道不是自己主动去的,而且被喊去喝茶了。

  “小问题!我过来做笔录,昨天晚上遇到几个diao毛,打了一架。”洛白轻松的回答。

  被昨天几个diao毛倒打一耙,他没和吴烨说。

  吴烨昨天晚上,还看过视频,听他这样说就知道了,估计就是被女侠揍的那几个人。

  “应该不严重吧?我看她都是留手的,要不要给你找个律师?”吴烨问他。

  应对这种人,还是律师效果最好,吴烨能找到不少专业的。

  “不是,先不说律师,你怎么知道的?”洛白好奇。

  昨天晚上回去就睡觉了,到现在为止,还不知道网上有视频的这个事情。

  平时就不爱看视频,他都不知道自己火了。

“就是昨天晚上,我就看到视频了,你和煞笔似的坐在椅子上,人家姑娘逮着七八个捶。”吴烨回答  同样是发酵,酒发酵起来要花很长时间,互联网发酵一个事情,往往只需要几个小时。

  当全国各地的酵母,都开始关注某一个事情的时候,就会出现一个现象:要火了。

  巨大的流量,汇入集中在一个事情上的时候,各种各样的评论就出来了,吴烨昨天就看到了他很怂的评论。

  洛白差异的很:

  “链接给我一个”

  “那几个家伙,真不知道他们为什么那么脸皮厚,昨天明明就是他们的错,结果回去想不通,然后报警了,害得我们今天过来做笔录。”

  “本来我就在家睡觉的,结果一个电话打给我,我就来了,现在刚做完笔录。”

  洛白打着电话,一边说的时候,还看着不远处的几个小混混。

  他们用鄙视的目光看着洛白,洛白回以更鄙视的目光。

  他们不敢看洛白旁边的女侠,就只敢挑软柿子洛白捏。

  “你们?那个女侠也在?”吴烨问他。

  洛白嗯了一声:“女侠?倒是贴切,傻不傻啊,你觉得她能跑掉?”

  说到底,她才是真正的当事人,洛白就是过来给她做个证而已。

  洛白说话的时候,悄悄的看了一下坐在他旁边的女侠,对方给了他一个微笑。

  卧槽…她好帅啊!

  不上第一次觉得这个姑娘帅气了,真的是短发很合适她,而不是她合适短发。

  清秀的天花板,不比任何天花板差。

  “行了,我先不跟你说了,等回去以后再说,这边还没忙完呢,现在还在调解。”

  已经录完口供,接下来就是调解的的过程,既然人家报警了,事情总要解决的。

  洛白挂了电话。

  门口,吴烨看着洛白挂掉的手机,忍不住笑了笑,他好像已经很久没有进局子了。

  曾经几人还进去过好几次,都是因为打架的,后来慢慢长大了,懂事了以后,就没再去过。

  其实普通人,天然的,都有点怕局子,有一定的排斥感,都知道那是抓坏人的。

  吴烨提着保温桶,和楼面经理说了一声,就离开了店里。

  门口的两个迎宾小姐姐,看着他开车离开的,感慨老板潇洒。

  另一边。

  局子里。

  洛白和女侠小姐姐坐在一起,坐在他们对面的,就是昨天的几个流氓。

  几人都鼻青脸肿的,不是这里受伤,就是那里受伤,正在叫嚣着要赔偿。

  “没有十万二十万,这个事情解决不了。”

  “对,我都骨折了。”

  “我感觉手动不了了。”

  “我也很严重。”

  洛白看了看他们,没有搭理,坐在洛白旁边女侠小姐姐,也没有搭理他们。

  装你麻痹!

  连轻伤都构不成,他们怎么可能赔偿?而且又不是他们的问题,昨天主要是对方的问题。

  早就已经看过监控了,他们没有任何问题,责任全部都是对方的。

  就是抓着受伤了,在唧唧歪歪,说自己这里痛哪里痛。

  “同志,你看他们的态度,完全没有调节的意思。”黄毛指了指洛白。

  “当时,她女朋友打我们的时候,他就在旁边看着。”

  洛白:???

  “我们只是朋友!刚才才成为朋友。”洛白看着旁边的民警解释道:“不过这个事情,我和她一起解决。”

  “解决,拿钱啊!”黄毛立马说道。

  其实,就是他的情况最严重一些,当时,被女侠一脚踹掉了几颗牙齿。

  现在说话都是漏风的。

  旁边的民警小哥,已经听不下去了,对着他们义正言辞的说道:

  “给你们赔点医药费吧,情况也不严重,一个人几百块钱。”

  “如果你们非要追究,那就去把伤残证明开出来,再走法律程序。”

  “你们这个情况,构不成伤残,最多就是民事纠纷。”

  “而且是你们先耍流氓,你们行为本身就不对,再纠缠的话,我先找找你们的问题。”

  几人沉默。

  他们可能没有什么大问题,但是小问题肯定很多。

  没人喜欢他们这种人,哪里都不例外,现在的问题是几百块钱…拿来干嘛?

  今天星期三,明天去吃疯狂星期四?

  “打官司也行,送你们这种人进去改造一下也是做好事。”洛白抱着肩膀,彩虹色的大劳熠熠生辉。

  洛白一直不是那种仗势欺人的人,但是对于这种人,他宁愿多花点钱都可以。

  他有太多的办法,可以让他们认识到错误,感受到痛苦,知道反悔。

  有钱不一定能为所欲为,但是办法绝对多出来几十个。

  看着洛白有恃无恐的样子,他们昨天还没有意识到,今天才发现最难搞的应该是洛白。

  还以为他只是菜鸡,看到几十万的表就知道了,这家伙是个富二代。

  他们这种人,欺软怕硬,遇到硬茬子,就很清醒了。

  “话就说这里了,一个人五十,爱要不要,打官司也行。”洛白言简意赅:“买个酒精去去脏东西吧。”

  洛白就是故意的。

  他宁愿打官司花几万,也不愿意多给几千。

  “不服气也行,随你们去告我们。”洛白回答。

  旁边的姑娘看着他,突然觉得这家伙好帅气,他可能不能打,但是他很能怼啊!

  洛白又问了一句:“同志,为了防止他们报复我,我可以知道他们的信息吗?”

  几人立马慌了。

  不是防止他们报复,而是为了报复他们吧?

  “调解,就一人五十。”领头大哥立马答应。

  黄毛不想同意,在他看来,洛白能拿他们怎么样?喂鱼?

  现在什么年代了,怕他干什么,有点臭钱了不起?

  被他拍了一巴掌,他就老老实。

  玛德,文的干不过,武的也干不过,人家或许不能太过分,但是有的是办法能让人不得安生。

  小弟什么都不懂。

  早特么知道他有钱,昨天晚上就立马闪人了。

  洛白同意了,一个人给了50块钱,这个事情就算是了解了。

  虽然挑事的他们,不过挨揍也是他们,他们去医院换个药,也得几十块钱。

  总归就几百块钱,洛白觉得无所谓,不过他旁边的女侠小姐姐,还觉得这太多了。

  在她的据理力争之下,400块钱最后都变成了200块钱,就这样,她还是决定有点亏。

  几个流氓:“……”

  同情的看着对面的几人,洛白都替他们感到悲催。

  民警小哥忍不住笑起来,这是他今年见过最有意思的事情了。

  女侠小姐姐拿出一个粉红色的钱包,从里面拿出200块钱以后,就剩下为数不多的两三张了。

  她好心疼。

  拿着钱递给人家的时候,他才想到老爹说的,现在打架就是打钱,一定要收敛脾气。

  好气哦。

  黄毛拿着钱的时候,拉扯了好几秒,她才松手。

  至于吗?二百块钱侮辱他们就算了,还不想给。

  她旁边的洛白倒是注意到她的钱包,应该也用了不少的时间了,钱包的边缘,都已经起皮了。

  才想到,昨天她们是吃的炒饭还是炒粉来着,好像也没有点多少串。

  “钱赔你们了,好好拿着花!”她凶巴巴的说道。

  赔钱了,她感觉很难受。

  几个流氓被她凶巴巴的看着,感觉心肝一颤,又想到被摔打的恐惧了。

  有种又要挨揍的感觉。

  弄清楚了,已经是大中午了,出了局子以后,洛白看了看短发妹子,然后说道:

  “昨天因为你,我才没有挨揍,到饭点了,我请你吃个饭吧,当感谢你。”

  “要不是你,我可能还在医院住院。”

  洛白肯定是不想挨揍的,昨天是迫不得已,都准备好了出院就收拾人,或者住院期间就送他们去搬砖。

  揍他可以,但是已经在暗中标注好了代价。

  他还是有两分正义感的,不是那种吃瓜的人,看着都不帮忙。

  大概是他不缺钱吧,所以胆子大,人嘛!

  她摇摇头:“你本意是帮我们,应该是我请你吃饭才对,不过,我请不起比吃太好的,我才刚找到工作。”

  洛白刚才就注意到她的衣服,只是很普通的衣服而已,昨天因为是晚上,他都没有注意看。

  今天白天的时候,他才看清楚,很质朴的感觉,只是她好看,下意识不去注意其他的。

  这姑娘不富裕但是她很诚实,刚才不想给钱就看出来了。

  她是真的不想给,还据理力争想让对方赔她一笔,可惜没有成功,她打人了。

  想法很可爱!

  “就这样说定了,你才刚工作,以后再说,今天我请你吃饭。”洛白做决定。

  洛白一脸笃定,她只好点点头。

  人穷志短,她就剩几百块钱了,又得省着用了。

  “你叫白…”他刚才看到了个白,问其他的他不知道。

“我叫白菜!”她直接回答道  真搞不懂她爸妈怎么想的,叫这个名字,虽然很好记,但是真不合适女孩子啊!

  白菜,白菜…为什么叫白菜呢?

  “好吧,我叫…洛白,你好白菜!”

  差点说成我叫猪,第一次,这么自愿的可以承认,自己叫猪。

  就因为白菜。

  “你好!洛白,很高兴认识你。”白菜和他握握手,笑的很灿烂。

  很久没有听到这种回答了,好像小学以后就没有了。

  她是真的很高兴,洛白发现她和谜题似的,单纯的很,又好像不是完全单纯。

  洛白才发现,她的手上全是老茧,和吴烨手上的老茧差不多。

  “你这是…练兵器的?”洛白问她。

  白菜点点头:“对啊,我练大枪的!”

  大枪啊,洛白脑子里都是那种两米来长的大枪,被她舞的密不透风。

  真猛!

  扎人…不敢想。

  吴烨以前老是和他说,他一个人可以打自己七八个,以前洛白是不相信的,但现在他完全相信。

  这个例子不就在这里吗?菜都可以打八个,吴烨打十六个他都不觉得奇怪。

  烨哥啊!一直在让着我!

  特意找个一个不贵的饭店,洛白点了两个肉菜,她看了一会儿,才想了想,点了一个豆腐和汤。

  细节决定一个人的现状,洛白发现她是真的很缺钱。

  唉~!

  “白…还是叫你菜菜吧,你是刚来魔都吗?”洛白问她。

  白菜点点头:“我刚毕业,来大城市看看,不过我学历一般,现在在做武术教练。”

  她还是一个人,挑翻了一家拳馆,才得到了一份教练的工作,不过没有什么荣誉,她工资一般。

  昨天本来是庆祝找到工作的,结果遇到一群流氓,她已经一忍再忍,还是忍不住出手了。

  打架太贵了,两百块钱就没有了。

  “那你现在住在富力广场附近?”洛白昨天吃饭的地方,就在楼下,她们晚上都在,应该是住在附近才对。

  “没有在广场哪里,哪里太贵了,我住不起,现在我们住在广场后边。”白菜说道。

  她对于自己穷这个事情,一直很坦坦荡荡的,没有一点掩饰。

  在她看来,穷又掩饰不掉,没有必要装得自己不穷。

  “这样啊!”洛白知道了,后面有很多老楼,还有不少隔出来的单间在出租。

  突然不知道和她聊什么的洛白,看见服务员上了茶水以后,给她倒了一杯茶,掩饰了一下自己的尴尬。

  一直都能说会道的,突然被卡住,洛白不知道自己应该说什么了。

  “昨天和你一起的,是你妹妹吗?”没有话题,洛白找了个话题。

  不说话,太尴尬了,他都不记得自己多少年没有这样了。

  “对啊,那是我表妹,我们一起来魔都的,现在住一起。”白菜回答。

  洛白哦了一句,然后又卡住了。

  要是和那些茶里茶气的小姐姐聊天,洛白可以有很多话,当然也有很多话题。

  聊化妆品,包包,奢侈品,车房,事业,和白菜,能聊这个?

  她都没有一个首饰,出了一眼就知道的五毛钱头绳。和这种姑娘聊天,他是真的不知道应该怎么聊。

  卧槽,真尴尬啊!

  多少年没有这么尴尬了。

  洛白看了看手机,又把目光收回来,她都没有玩手机,挠挠头,洛白感觉自己太逊了。

  “你怎么感觉有点不太舒服?”白菜注意到他不对劲,看着他问道。

  她不了解洛白,只是觉得他人挺不错了的,有正义感,而且让她少赔钱了。

  最重要的是,第一回知道了被爸爸以外的男人保护的感觉。

  她是个想法简单的人,洛白长的好看,人也挺好,当朋友很不错。

  有钱没钱,她没有考虑。

  “没,就是和女孩子聊天,不知道聊什么。”洛白回答。

  和好女孩聊天,他很卡,专业不是这个,没办法。

  “哇,你好内向啊!”白菜忍不住笑。

  内向…他一言难尽。

  白菜,有点习武之人的英姿飒爽,说话也是直来直去的,没有那种扭捏,有什么说什么。

  洛白觉得这是一种单纯,就是这个大染缸里,也不知道她能不能保护好自己。

  不是能打,就能保护好自己的。

  “是嘛!性格就是这样吧,你为什么剪短发?我不是说不好啊,就是觉得很少女生这样剪。”洛白问她。

  “因为好洗头。”白菜笑着回答:“想不到吧?”

  洛白点点头,确实是想不到,就为了洗头方便,剪了一头男生发型。

  不近距离看,都不知道她是女生。

  “因为早上要练武,一身汗,每天都得洗,索性剪了一了百了,剪完了,才发现你们男生洗头真方便啊!”

  “而且去公共厕所,很多女生还会尖叫,说我是流氓。”

  啧啧!这姑娘真直。

  聊了一会儿天,饭菜来了,洛白给她打好饭,然后端着碗开始吃饭。

  “这碗好秀气。”白菜拿着碗,一大口就去了五分之一的米饭。

  洛白:???

  血盆大口。

  他一个男生,都没有这么豪放的吃法,他见过的女生很多,让一起吃过饭的女生也很多。

  白菜,是第一个这样吃饭的。

  注意到洛白在看她,她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我饭量大,不熟悉的朋友可能有点不习惯。”

  “以前都是用海碗,这种碗,现在都没有习惯。”

  她还特意的解释了一句,平时都是在家里吃饭,不在外面吃,也是因为她饭量大。

  中在外面吃,好多时候因为别人的目光,不好意思而吃不饱饭。

  “没事,你按照你习惯了方式吃,我不介意的,而且女生吃得多基本上都健康,挺好的。”

  “再说了,你是练武的人嘛,吃得多很正常,没人介意这个,你也不要管其他人怎么看。”

  “自己填饱肚子,才是最重要的。”

  还保留着哄女生的技能,洛白立马就说了一堆她能接受的话。

  “唉,真的,我发现你好会说话哎!”

  说的他都不好意思了。

  白菜这个女生,给他了一种很奇怪的感觉,怎么说呢,就是有趣的灵魂。

  她和洛白认识的其他人,完全不一样,就是很奇特。

  “你这么会哄人,是不是那种,有很多女朋友的?”白菜问他。

  听表妹说,长的好看的,又会说话的男生,很讨女孩子喜欢。

  洛白摇摇头:“我现在没有女朋友!刚分手了!”

  昨天就分手了,他现在是单身。

  “啊,不好意思啊,我不该问的,提到你的伤心事了。”难怪昨天闻到他身上的酒味了。

  白菜一边道歉,已经开始吃第二碗饭了,打的满满的。

  洛白啧啧称奇。

  拿着手机,洛白看了看昨天的视频,很多都是在讨论白菜能打几个,还有人说她对象一个月挨几次揍。

  各种讨论的,提到他的,大部分都是说怂。

  “白菜,你想不想赚钱?”洛白问她。

  白菜抬起头,眼睛是布灵布灵冒光的,迅速的点点头:

  “想啊!”

  “我要给爸妈盖大瓦房,要养很多牛羊猪,要承包很多地种庄稼,还要挖几个大大的鱼塘养鱼。”

  “你是需要保镖吗?我很能打的!”

  质朴的愿望,不过他不需要保镖,没看到凌晨都没有保镖吗?

  给她看了看昨天的视频,然后她疑惑的看着洛白,眼里全是问号。

  “你不看短视频?”洛白问她。

  白菜不好意思的笑道:“我流量不够!”

  洛白扶额。

  啊~为什么会遇到这种可爱的货色。

  “我教你赚钱,怎么样?”洛白问她。

  白菜迟疑了一下,认真的想了想:“我没钱付学费啊!”

  洛白看了看她:“我们是朋友!不谈钱。”

  “亲兄弟还得明算账呢!”

  “可以赚几十万,多的可以赚几百万哦!”

  “干了!”白菜愣了几秒钟,迅速回答,连饭都不吃了:“你说,要我怎么做?”

  几百万,那得多少钱?

  一个屋子不知道够不够装,可那么多钱怎么花呀?

  她没发现,自己口水都留下来了。

  揉了揉鼻梁,他有点拿白菜没办法,这个女生,真的是让人不知道说才好。

  财迷,单纯,坦诚,直率,而且乐观。

  他没想到,这辈子吃个烧烤而已,会遇到白菜这种女生。

  “先吃饭,赚钱的事情,得一步步来。”洛白说道:“而且,你先擦擦口水。”

  白菜才反应过来,尴尬的脸都红了,第一次看到她脸红,落白和第一次见到火烧云的时候一样。

  有些沉迷。

  “怎么了?”

  洛白摇摇头:“没事,快吃饭吧!”

  白菜点点头,开始大口扒饭,饭菜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减少。

  吃完饭以后,一下午的时间,洛白都在教她赚钱的事情。

  晚上的时候。

  吴烨家里,凌晨在吴烨的被子里窝着,吴烨在地上打地铺。昨天被打搅了,今天吴烨总算是成功了。

  “姐姐,能不能…分为一半的位置?”吴烨问她。

  凌晨笑嘻嘻的看了看他,然后摇摇头。

  意料之中。

  “今天我已经知道八爷在哪里找到的金币了,明天一起去啊!”吴烨说道。

  详细的定位已经有了。

  凌晨想了想,然后点点头:“好,下班去!”

  吴烨坐起来,然后趴在床沿,看着她,没有说话,看了半天才说道:“你怎么这么好看呢?”

  凌晨被问的脸红。

  然后吴烨坐在床沿:“没事我就陪你聊聊天。”

  凌晨答应了。

  三分钟后的吴烨靠着床头:“这样聊天舒点。”

  五分钟后,吴烨被脸红的凌晨踹丢在地铺上。

  凌晨整理了一下凌乱的衣服。

  说好的亲!

  他又犯规了。

  ------题外话------

梦想岛中文    我不是那种富二代
上一章
书页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