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书页

0128 你们那边彩礼贵不贵?

梦想岛中文    我不是那种富二代

  早上的时候。

  吴烨的房间里,墙上的时钟滴答滴答的响,时间停留在六点半上。

  被拉起来的窗帘挡住了光线,卧室里显得很暗,大床边上,被子掉在地上,一床是夏凉被,一床是棉被。

  印着卡通海绵的夏凉被里,一边还有一只脚伸出来,白皙的小腿和粗糙的旺盛毛发有很鲜明的对比效果。

  被窝里,舒适的温度,让人慵懒的不想动弹。

  熟悉的助眠气息让人心安,梦里的凌晨,梦到自己和吴烨在海边拍婚纱照,碧蓝的海水打在沙滩上,白沙蓝海,清澈见底,海豚时不时的冒出海面,又被一只虎鲸拍飞。

  好像是下意识的吐槽着这是什么怪梦,凌晨突然意识到自己在做梦,大概是到了平时起床的时间,原本睡的正香的凌晨,开始逐渐转醒,慢慢睁开眼睛。

  模湖的时候,还能看到眼前不是枕头,鼻子嗅到的熟悉气息,让大脑第一时间给了她结果:原来是弟娃儿。

  完全睁开眼睛,不迷湖以后,凌晨就看见吴烨正在看着她。

  注意到她醒过来了,吴烨给她应该温柔的笑容。

  知道什么叫宠溺的眼神吗?知道什么叫温柔的眼神吗?以前凌晨觉得有人这样问自己的话,自己会觉得对方是傻子。

  现在才发现,原来真的有那种满心满眼都是自己的眼神,笑的真的可以那么宠溺呢?

  哎呀,再看一会儿。

  心里感觉甜甜的,可能是觉得有那么一丝丝的浪漫,凌晨就忍不住笑了笑,早上起来的第一时间,就可以看到心上人,这种感觉还真不赖。

  爱情这种东西,原来真的可以不用说什么,就能感觉到开心。

  以前也不是没有想过这种情况,但是想象力总归是没有体验来的,和现在亲眼所见,目光所及是完全不一样的,突然,有一种结婚成家了的感觉。

  老公呀!你什么时候回来呀?

  哈哈哈哈!

  凌晨忍不住笑出声,实在是太有意思了。

  “早安,女朋友!”

  吴烨已经早就醒了,不过没有打扰她,刚才他一句看了凌晨半天了,他现在对于百看不厌这个词有了新认识。

  看一个睡悉的人,本应该是一个很枯燥的事情,但是吴烨居然觉得挺有意思的,完全没有感觉到枯燥。

  让他写个几千字的观后感,都没有问题。

  看石头大概会感觉到无聊,但是看凌晨,不知不觉之间,时间都过去了好久了。

  “早安,男朋友!”凌晨笑嘻嘻的回答她。

  她很开心,而且这种开心,都写在脸上了。

  她成功的把吴烨传染了,吴烨也跟着笑起来,人和人的悲喜并不相同,但是热恋情侣之间的喜悦,是同步的。

  “只有早安的话,是不是很没有诚意?”吴烨目光灼灼的看着她。

  凌晨:“.....”

  她摇摇头,没有同意。

  “还没有刷牙....唔...”

  谁在乎这个呢?

  反正吴烨完全不在乎,昨天晚上的时候,还是一起在卫生间刷牙的,两人就像是突然住在一起了似的。

  遗憾的是,牙关还是关的。

  吴烨感觉表达不太到位。

  “孽畜,住口。”凌晨一把捂住他的嘴唇。

  说完这个话以后,凌晨就准备翻个身滚到另一边去,不过被吴烨揽着,没能动弹。凌晨有点脸红,有种无处可逃的感受,而且吴烨揽着她,完全没有松开手的意思。

  平时还能跑,被窝就这么大点地方,完全没地方跑。

  吴烨炯炯有神的看着她,然后眉毛挑了一下,表情语言很丰富。

  “昨天不撒手,今天又想跑?你当这是什么地方?想来就来,想走就走?”吴烨没让她跑掉。

  看着脸红的凌晨,吴烨玩心大起。

  抿了抿嘴。

  凌晨:“......”

  他这个样子,像极了电视剧里演的流氓。

  “一分钟!不许伸舌头。”跑是跑不掉了,那就只能选个自己能接受的方桉:“还有手,也要规矩。”

  小鸡啄米似的点点头,吴烨立马答应下来。

  出尔反尔烨,很快就让她知道了什么叫男人的嘴骗人的鬼。

  下意识的,手就不听吴烨的话了。

  开始有了自己的想法,找了个自己喜欢的位置放着,还活动了一下关节。

  “手拿走。”凌晨一僵,条件反射似的拍了拍吴烨的手。

  说好的讲规矩,结果特么的只讲方圆。

  每次说完以后,他都说没问题,记住了,结果转头就说是下意识,说了不会再犯,但是他下次继续再犯。

  她的警告,有效期变得越来越短了,从以前很有效果,现在效果微乎其微。

  被她这么一提醒,吴烨立马规矩起来,把手放在她腰上,一动也没有动,凌晨才安静下来,松了一口气,要是吴烨突然变身禽兽的话,她还也不知道该怎么办?

  “放心吧!我就抱抱!”吴烨回答。

  凌晨不相信他,好几次都是这样说的,最发越发得寸进尺。

  他们两个人的关系,现在很奇怪,和其他人都不一样,别人都是一步一步来,他们跳了好几级,混乱的很。

  完全不按套路来。

  两人还是赖着不愿意起来,本来都是那种很自律的人,但是凑在一起,就正正得负了。

  吴烨看着她笑了笑,然后问了一句:“饿了没有?”

  伸手帮她擦了擦眼泪结晶体。

  摇摇头,凌晨不好意思的把他手拍开,自己擦了擦眼睛。

  又想起了昨天晚上。

  吴烨刚开始说坐着聊聊天,然后就是靠着聊聊天,然后就是躺着聊聊天,最后就是建议隔着被子聊聊天。

  再到最后,就睡着了。

  昨天晚上的时候,鬼使神差的,她就答应了吴烨的要求,让出一块位置给他,好一起聊聊天。

  凌晨虽然同意了,可她还是要求在中间挡一床被子,但是效果并不怎么好,早上起来的时候,被子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

  而她,早上起来就在吴烨的怀里。

  本来他们各自有一个被子,互相盖着自己的被子睡着的,但是睡到现在,另个被子也看不见了。

  那个放在中间的被子,就像是最后的倔强一样,但是每次倔强到最后都会消失不见,被踹到床下去了。

  吴烨额头碰了碰她的额头,这种很亲昵的行为,吴烨现在经常做。

  然后,顺势就木马一个。

  好像已经习惯了,凌晨也没有说什么,就是习以为常的表情,有这个结果,和吴烨的常规化练习有不可忽视的关系。

  “今天还去晨练吗?”吴烨问她。

  凌晨点点头,还是要去的,现在还有时间,晨练完了刚好去公司上班。

  “想吃什么?”

  想了想,凌晨还是想吃牛肉面。

  说好的要起床做早餐,结果还是卿卿我我了半天以后,吴烨才下楼。

  凌晨则是窝在被子里没有动,看着天花板,脸色红红的,坐直整理了一下衣服,然后才拿着手机回消息。

  凌总,按照您的要求,我找了好几套房子发给您,您先看看有没有合适的。

  看到这个消息以后,凌晨回复了一个谢谢。

  吴烨和她说最近以怎么样找到合适的房子,凌晨就找朋友的朋友问了一下,给她找了几套,知道吴烨很挑剔,前几天问的,昨天才给她回消息。

  “不知道有没有合适的,要是没有的话,还得再找朋友问问。”凌晨喃喃自语的放下手机。

  她没有自己老妈那种资源,而且她也不爱到处参加峰会,去这里认识几个人,哪里认识几个人。

  专注自己的一亩三分地,凌晨一直都是这样做的,导致她朋友其实不多,毕竟她连商务宴请都很少参加,都是公司主管去。

  “这恋爱谈的,怎么都感觉流程不正常。”凌晨把被子叠好。

  整理了一下枕头,看着自己的长头发,她特意的没有清理,而是任由头发遗落在枕头上。

  把卧室收拾好以后,她才下楼。

  “刚好,可以吃东西了。”吴烨做好两碗面条,然后拿了大蒜放在面前。

  给自己剥了一瓣蒜,他现在已经习惯了吃辣,吴准备尝试一下吃大蒜试试,凌晨说很香,吴烨还是第一次吃生蒜。

  “咬一小口,然后和面一起吃,面条会带着蒜香味。”凌晨教他。

  试了一下,也没有想象中的那么辣,确实是让面条多了一种香味,吴烨觉得这种吃法还挺有意思的。

  “怎么样?”凌晨问他。

  吴烨点点头,几口吃完,又开始剥第二瓣蒜。

  和凌晨在一起以后,他的饮食习惯,已经完全不一样了,现在是凌晨喜欢吃什么,他就跟着吃。

  看着吴烨被她带歪的样子,凌晨忍不住哈哈笑。

  “今天记得早点下班啊,我带你去发财。”吴烨一边吃一边说。

  凌晨比划了一个OK。

  “我找朋友问了一下房子的事情,发了几套筛选以后的给我,你看看有没有合适的。”凌晨把消息转发给他。

  吴烨没想到只是随口一说,她就记在心上了。

  “感谢贤妻,实无以为报,唯有以身相许了。”

  凌晨:“......”

  嗦面条,凌晨只给他一个白眼和无语的表情。

  吃完饭了以后,两人就开始去晨练,跑了好几圈以后,凌晨和吴烨才分开。

  吴烨出门不久以后,洛白也出门了,从富力广场旁边的公路走过去,然后在后面的一片老小区岔路口停下来。

  准左边看看,右边看看。

  “好像是往左边…还是往右边来着?”洛白看着小街道,有点记不住。

  来的时候,好几个路口,第一个就把他拦下来了。

  他其实有点方向感差,算不上是路痴,平时开车都是跟着导航走,类似这种错综复杂的城中村,就有点迷了。

  来的时候,还在一边走一边记,结果睡一晚上以后,就忘的差不多了。

  现在又来的时候,就一度分不清楚路,担心自己走错了。

  在早餐店停下脚步,洛白礼貌的问了一句:“大叔,烦请问一下107栋往那边走啊?”

  卖早餐的大叔指了一个方向,然后告诉他往那边走,只记得107栋的洛白,默默的记下来,然后道谢。

  “麻烦给十个肉包,十个菜包,再要三杯豆浆,五根油条,打包带走。”洛白点了吃的。

  大叔:???

  这是要给多少人带?

  他往前离开以后,大叔才看着他提着塑料袋的背影喃喃自语:“还得是这些有钱人家的小孩,才能带来大生意!”

  一次就买了十个人的分量。

  至于提着早餐的洛白,总算是记起路往那边走了。

  看到那家叫都市丽人的小衣服店面以后,今天和昨天的突然记忆融合到了一起。

  洛白每次走到一个路口的时候,都会看看两边的店铺,通过这种方式来加深记忆力。

  这边老楼房很多,越是往里走,越是感觉复杂,当然挂的价格也越底。

  洛白和浓妆艳抹叼着香烟的大姐擦肩而过,对方立马问他:“帅哥,100。”

  洛白快步离开,他可不是来采风的。

  一直到一栋老楼的楼下,洛白站在外面确认了一下,特别是楼上那个彩色的三角形。

  没错了。

  看了看手上的早餐,洛白拿着手机,默默的发了个消息。

  洛白面前的老楼,已经有了超过正常楼龄的年龄,原本七十年的年龄,早就应该超过了。

  外面连一块白色的墙皮都看不到,只能看到风吹日嗮的红砖。已经变色的红砖,经历风吹日嗮看样子也不是一天两天了。

  嘎吱作响的防盗门,碰到就是铁锈沾一手,楼道里,很多角落已经有了蜘蛛网,而且采光问题很大,放的杂物很多,环境并不怎么好。

  住在这边的,大部分是条件一般的普通人,附近都是居民区,路边放着大大的垃圾箱,垃圾还有不少在垃圾箱外面。

  厨余垃圾的泔水顺着公路,流除去很远,剧烈的气息散发出来,吸引了不少蚊子。

  “这个环境确实是很差,白菜居然还说已经不错了。”洛白想到昨天送她的时候她说的话。

  环境不一样,经历就不一样,洛白这辈子还没有住过这种地方,他住两天的酒店的钱,大概够白菜这姑娘交两个月的房租了。

  就是因为不缺钱,他也没有体验过这些环境的艰苦和窘迫,不是不知道人间疾苦,只是没有亲身经历。

  从认识白菜开始,白菜的世界,和他的世界,就碰撞的很厉害。

  因为白菜,洛白明白了什么叫真正的何不食肉糜的那种无知。

  她是精打细算,他是大手大脚的。

  看着不少急匆匆骑着电动车离开的上班族,洛白看着不远处,那里,昨天他看到了密密麻麻的电动车。

  还有白菜当时向往的眼神。

  “洛白!”

  听到头上的喊声以后,洛白抬起头看了看,六楼的窗户位置,白菜伸出脑袋,一只手和她挥了几下。

  视力很好的洛白,还能看到她的笑容。

  “快上来啊!洛白。”白菜喊他。

  洛白点点头,答应一声。

  从没有关上的防盗门上楼梯,拾级而上,楼梯间除了不少杂物,还有一些垃圾。

  白菜住六楼,她说要便宜不少,因为六楼最高,一直到六楼的时候,他都有点喘气。

  显然,这几年锻炼方式不对,体能下滑的越发厉害了。

  到了楼上的时候,白菜已经在等他了,看到有点出汗的洛白,白菜从兜里掏了一张皱巴巴的卫生纸递给他。

  “你得多锻炼一下,看把你累的,擦擦汗水!”

  接过不知道在她逗了揣了好久的纸,洛白擦了擦汗水。

  “确实,这几年锻炼少了,以前我还是长跑冠军来着。”洛白说着五年级的光辉事迹。

  白菜笑了笑,把洛白迎进屋,坐在嘎吱嘎吱的椅子上,洛白很担心自己会不会把椅子坐散架了。

  没有沙发,只有几个不太稳当的椅子,茶几倒是玻璃的,不过很老了。

  “给你带了点早餐,不知道你喜欢吃什么,就都买了一点。”洛白把口袋放到茶几上。

  白菜正蹲在一边,按着桶装水上的抽水装置,拿着塑料杯子,给洛白接了一杯水。

  第一次看到这个东西,洛白直呼神奇,就像是抽水机一样,居然还可以放气。

  平时都是用净水器,他连饮水机都用的很少。

  “来,喝水!”白菜看了看茶几上的口袋,在几秒钟以后迅速计算到了早餐的花费:“谢谢啊,太破费了!”

  白菜只能感慨洛白败家,吃个面条的话,都花不了多少钱,他买这些定西,要花几十块钱。

  一顿早餐而已,多不划算啊!

  洛白看了看她,这个破费,他实在是无法理解。

  “我去喊一下表妹!你先坐一下啊!”白菜招呼了一句,又回到房间里。

  看着木门关上,洛白看了看这个一室一厅的小房子,面积不大,一厨一厅一卫的格局。

  地板很老土了,吊顶也很旧,墙面还能看出来,盖刮了一层层的大白。

  采光并不是多好,就这还是白菜表妹坳了半天,两人才AA制的住处。

  如果是白菜一个人,她说自己更愿意住单间,一个月少好几百。茶几下,还有一叠资料,写着某某拳馆的宣传资料。

  “真勤快啊。”

  洛白看了看干净的房子,哪怕是房子老,但是它很干净,给人一种一点不脏的感觉。

  阳台上,挂着不少衣服,洛白没有看到洗衣机,如果没有猜错的话,可能就是她手洗的。

  不多的摆设,都分门别类的放的很好,还养了一片仙人掌,一看就是刚种的。

  没过多久,白菜拉着睡眼惺忪的表妹从房间出来,然后她又把表妹踹到卫生间去了。

  “你也吃啊!多少钱我转给你!”白菜捣鼓着自己落后了好几个版本的手机。

  看着手机壳发白的地方,洛白只能猜到她手机用了很长时间了。

  听到钱,洛白立马摇摇头,白菜本来就没有多少钱了。

  “没多少钱,朋友之间别算这么清楚,让你注册好的账号,你注册好了没有?”

  洛白转移话题。

  叮冬。

  洛白刚说完,白菜就把钱转给他了,她其实知道是多少钱,能算出来的。

  她不喜欢占人什么便宜,该是怎么样,就是怎么样。

  “已经弄好了,按照你说的要求注册的,隔壁有无线网,就是这个刷视频,太浪费时间了。”

  “昨天晚上,不知不觉居然一点才睡,表妹直接通宵了。”

  白菜拿着包子啃,好像是和包子有仇似的。

  发现隔壁有无线网以后,她就借了点流量,这是一个好消息,不用担心流量不够了。

  坏消息就是,她又为了早餐买了一大笔单,原本就不富裕的白菜,雪上加霜了。

  买都买来了,下次洛白来的话,一定要告诉他,可以在家里做早餐,不用外面买。

  包子虽然香…算了,多吃一个。

  “那等会儿吃完饭,我们去拍视频,拍完了就发第一个视频。”洛白回答。

  白菜睁着大眼睛看了看他,然后点点头,洛白现在是她的合作伙伴。

  他说他是经纪人兼合作伙伴,白菜觉得很奇怪,自己啥也不是,居然有经纪人了。

  洛白说以后叫她白总,她当时感觉洛白和村里的神婆似的,神神叨叨。

  不赚钱就算了,赚钱了大家五五分,所以她和洛白是合作伙伴。

  她出人,洛白出钱,准备在互联网里撒网捞钱。

  白菜表妹出来的时候,和洛白打了个招呼,昨天她已经听表姐说过了。

  听到不用花钱,她还是建议表姐尝试一下,万一成功了,起码能赚点钱,就让她注意点不要喜欢上人家了。

  姐妹俩聊到门不当户不对的时候,白菜很认真的说那是哥们儿。

  她可没有想过这些。

  “你等会儿面试完早点回来啊,外面人生地不熟的,别乱跑。”白菜临走之前还交代。

  “我知道,你才应该早点回来,洛先生,麻烦你了。”她和洛白说了一句。

  洛白明白她的意思,不过她显然误会自己的意思了,到目前为止他还没有那个意思。

  说了几句话以后,两人从家里离开。

  一直到外面马路,洛白才拦了个车,到了拍视频的场地,白菜看着化妆师,摄影师,剪辑师。

  还有洛白递给她的台词本,以及各种不认识的设备,看的她眼花缭乱。

  白菜欲言又止,她以为的情况,和实际情况,出入有些大了。

  不是举着手机,说几句话就完事了?为什么弄这么复杂?

  洛白知道她不习惯,把她带到旁边,和她说了不少。

  总之就是:你还想不想发财?

  白菜很诚实的选择了赚钱,她已经没有多少钱了,一分钱难倒女侠,不赚钱得喝西北风。

  不过她不习惯,特别是化妆师,化妆离她近了的时候,她总是有捶一拳的想法。

  很没有安全感,索性闭着眼睛,她怕自己条件反射了。

  化好妆以后,她才惊讶的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有点不可置信的摸了摸脸。

  突然有点明悟了,难怪表妹喜欢这种邪术,确实…有点东西哈。

  “好看吧?”洛白站在她背后。

  白菜本来也很漂亮,化妆以后,气质更好了,再加上多了一分凌厉,显得她特别的侠气。

  “感觉怪怪的…我就照着这上面念?”白菜晃了晃台本。

  其实就是十几句话而已,她背了不少时间,洛白就发现她是个学渣。

  “你可能不习惯,先拍一下试试看,你先适应适应。”已经有心理准备的洛白,这样说道。

  不停的卡。

  这个问题解决了,下一个问题又来了,拍了半个小时才拍好一条,剪好视频以后,剪辑师把视频发给洛白。

  拿着手机,洛白一顿氪金,视频成功被曝光,然后就是很多视频主,不约而同的这个账号。

  还在热度上,本来全网都在好奇的女侠,第一次出现在大众视野。

  总算是找到真人了,有了引流以后,效果特别明显。

  “就可以了?”白菜好奇的问他。

  洛白摇摇头:“才刚开始呢!接下来还要拍第二个视频,第三个,第一个月要多发一些。”

  白菜:“……”

  要不是为了赚钱,拍一个都感觉很羞耻,何况是拍那么多,洛白说的她有点打退堂鼓了。

  很多人在看自己的视频的时候,特别是自己是主角的时候,会有种很羞耻的感觉。

  白菜就是这样。

  “我能火吗?”洛白说火了就能赚钱了,她不知道自己能不能火。

  洛白点点头,很肯定的回答道:“放心吧,一定能!你有这个条件的。”

  白菜不知道自己哪里来的条件,她昨天看人家,都会跳舞唱歌,还很可爱,有些…反正她只会耍枪。

  不过洛白都说了,她还有几天才开始上班,再说了,有个包吃的工作,她应该不会饥荒。

  白菜现阶段的目标,是养活自己,然后给自己买个电动车,出行方便,还可以带表妹去玩。

  就是好贵,她还买不起。

  白菜看着全神贯注的洛白,寻思着应该去哪里找个兼职。

  为了赚钱的白菜,最后又拍了好几条小视频,然后才结束了洛白说的很简单的工作。

  生活所迫的女侠,看着剪辑出来的视频,想说什么,又有点不知道怎么说。

  “是不是觉得你不是这样的?有点虚假?”洛白问他。

  白菜小鸡啄米似的点点头,就是这种感觉,好像是骗人了,又像是没有骗人。

  反正她和视频里的人,完全不一样,她不是那种来的。

  “这叫人设。”

  “不懂!”白菜直言不讳。

  洛白揉了揉鼻梁,和她解释了一下举一反三的白菜明白了。

  “就是当面一套,背后一套嘛。”

  也可以这样说吧,当面一套背后一套,不得不说,她理解的方式不一样。

  洛白拿出一个红包,然后递给她。

  白菜看着红包:???

  “这是工资啊!我们是工作室,你是合伙人,也有工资,不过最开始不高。”

  白菜摇摇头。

  觉得自己不能拿这个钱,就拍个视频而已,而且大家都没有赚到钱,哪有现在就拿钱的道理?

  不是这种合伙法吧?

  “现在不是还没有赚钱吗?我不要!”白菜回答。

  洛白绞尽脑汁和她解释着什么是工作室,为什么要给他工资,开工作室的原因是什么等等。

  “那我拿一百,其他的你给员工发工资吧!”当个兼职的话,白菜感觉心里不那么亏。

  她想的很简单的,赚钱以后才拿自己应该拿的,现在不行。

  洛白确实是准备弄个工作室,工资也是白菜应该拿的,不过她倔强,就是只要一百块钱。

  洛白只好说她现在是兼职来的,拿的工作补贴。

  等她火了,她以后赚钱了,自己要分一半的。反正劝了半天,白菜才多要了两百,小心翼翼的装到自己钱包里。

  距离电动车更进一步,她突然觉得,拍视频什么的,也不是多难!

  还是大城市赚钱快。

  洛白一看她美滋滋的表情,就知道她在想什么了,她本来就是小财迷。

  在群里下了编剧单子以后,洛白看着草稿箱里的视频,够发几天了,要过几天再拍了。

  “是不是完事了?”白菜看他不忙了,立马问道。

  洛白点点头。

  “走啊,吃饭!”

  不能指望这个姑娘有什么事业心,起码她没有什么商业思维,赚钱的想法只局限于工资,兼职。

  剩下的都是吃。

  洛白只好带着她去吃饭,高档饭馆,她看都不看,中档装修,她只看一眼,那种普通的苍蝇馆子,她立刻就冲进去。

  洛白不知道她这种情况,算不算穷养,她真的很好养。

  看着不高的菜价,她豪气干云的说要请洛白吃饭。赚了三百块钱,她的底气好像又回来了。

  还是一如既往的,大口大口的吃饭,本来没有太多食欲的洛白,都被她带的有食欲了。

  “洛白,你是不是有很多钱?”白菜好奇的问他。

  她感觉是这样的,洛白刚才给了她一个大红包,起码好几千,她都没敢要。

  摇摇头,洛白回答:“我只是有点钱,不是很有钱,魔都很多有钱人的,我不是很有钱的那种。”

  “为什么突然问这个?”

  她总是天马行空的,洛白也不知道她有时候想什么。

  比如刚才给她工资,她就没有要,还说太多了,想法和正常人背道而驰。

  “昨天看视频,那些年轻人都开着很好看的车,人家都说他们开的车就是几百万,你说…你说他们他图啥?”

  她理解不了。

  几百万的车,是什么感觉,好像也不能飞。

  “那么多钱,就买个车!败家玩意儿。”白菜总结,又有点羡慕。

  他想到了自己,一百多万的宝马,家里几百万的超跑,图啥?就是喜欢或者开着舒服吧!

  这么说的话,他其实也是败家玩意儿。

  “有钱…就很任性吧。”

  洛白只能这样说,毕竟确实是这样的,吴烨还搞了一个M8,又有一个大G呢,宁渠也是一大堆车子。

  洛白觉得自己在说自己似的,他也是任性的一批人里的一员。

  “你说我们要是赚钱了,我也有钱了,以后我孩子也会不会很任性?”白菜想到一个可能性。

  孩子任性,不是因为爸妈有钱吗?她们村里有几家孩子就是这样,成天不干活。

  这谁知道啊,又不是我的娃。

  白菜的思维,跳跃的很厉害。

  “你可以很严厉的教育他,然后告诉他你很穷,家里的钱都是借的。”洛白回答。

  他只能想到这个了,毕竟这种问题,有点在天上,而不是在地上。

  “洛白,你真聪明。”

  洛白:??

  哈…是嘛?

  白菜这个姑娘,让洛白有一种和她在一起很轻松的感觉,而且毫无压力的放松。

  虽然她总是和大部分人不一样,或者应该是洛白觉得的大部分人,她和那些人不一样。

  “白菜,你多少岁?”洛白问她。

  到现在为止,洛白还不知道白菜多大,倒是发现白菜喜欢吃白菜。

  昨天点了,今天也点了。

  “22了,唉,再过几年就是老姑娘了,得嫁人了!”白菜叹气。

  她们村里,很少有二十七八还没有结婚的。

  洛白不知道她为什么这样觉得,他自己都准备三十多才结婚:“30岁结婚的很多啊!”

  白菜嘴角还有没吃进嘴里的的土豆丝,没有嚼了,她诧异的看着洛白:“二婚吗?”

  他摇摇头,又详细的解释了一句,白菜感觉不可思议,城市里居然那么多老光棍。

  原本,她还觉得城里人多,应该好找对象呢,看样子找对象还不是个容易的事情。

  “真可怜!”白菜同情心都起来了。

  问清楚她的想法以后,洛白哭笑不得,人家只是结婚晚,不是老光棍。

  “你们彩礼贵不贵?”洛白问她。

  就是没有话题,洛白就找了个话题,让她跟着自己的节奏走。

  “贵哦!我们那边要十多万呢!那么多钱。”白菜一边扒饭,一边回答。

  贵吗?

  这个价格,洛白觉得还好了,很多都不止,这个已经很低了。

  “你是从哪里来的?”洛白感觉自己和查户口似的。

  是不是问的太明显了?

  “豫州的一个小农村啊!”白菜看着他:“你好奇这个?”

  洛白笑了笑:“能不能说个方言听听?”

  知道了不少消息,洛白开始转移话题,不能一直问。

  “哎呀,那不中!”白菜反应过来,已经晚了。

  好不容易适应了普通话,又被他带回方言状态了。

  “嘿嘿嘿,说姑娘是不是说~小妮儿~,是不是这样?”

  白菜点点头,她不理解洛白的笑点在哪里,本地话她都听二十来年了。

  洛白又问了她不少问题。

  “你是个天线宝宝吧,什么都好奇。”白菜很无奈,因为洛白,她才吃第了三碗饭。

  “那是好奇宝宝!”洛白纠正她。

  “中,宝宝,任憋说话!”白菜开始扒饭。

  加了一次米饭以后,白菜才吃饱了,靠着椅子,拿着牙签剔牙。

  洛白看她的时候,她还挑挑眉毛:“任憋看我,吃!”

  早知道…就不问她方言的事情了,感觉还是说普通话好一些。一不注意,就带回本地话了,感觉怪怪的。

  洛白刚放下碗快,她就跑去结账去了,两人花了不到一百块钱,白菜感觉美滋滋的。

  总算是还了一顿饭。

  她的消费观念,并没有完全扭转,所以她觉得,魔都消费好高,随随便便,一百块钱就没有了。

  “以后拍视频的工资是拍视频的工资,赚钱了的分红是分红!不要像今天那样了。”

  “工作室是我的,那我就是老板,我得按照市场价支付你酬劳。”

  “有收入,能赚钱了,那是额外的,没有前期投资,我以后不能拿那么多。”

  “懂了没?”

  白菜摇摇头,还是觉得太多了。

  一直商量到白菜住的房子楼下,都没有商量出个答桉,洛白又去坐了一会儿,然后才回家,又开始打电话。

  才刚挂完电话,新的陌生号码就进来了,主要是想把签白菜,她现在热度很高。

  不过他们只有洛白的电话,白菜他们没有联系到。

  洛白一个个拒绝,又一个陌生电话打进来,想了想,洛白还是接通了,头一次真的有经纪人的感觉。

  话筒里的的甜美声音传出来,有些似曾相识,一瞬间就让他的记忆爆炸了。

  愣愣的洛白看了看手机,好一会儿没有说话,然后才回答才了一句:“挂了,以后别再给我打电话。”

  说这个话的时候,洛白很认真,也很坚定。

  桥归桥路归路。

  他这个态度,让对方沉默了一下,可能是没有想到,会是这样的情况。

  “有点事情,想请你帮帮忙!能不能见个面?”对方问她。

  有点请求的意思,洛白听出来了。

  不过洛白还是拒绝了:“不好意思,我最近没空!”

  挂了电话,

  拉进黑名单,洛白继续打电话,他哪有时间帮忙,有时间还不如找白菜聊天有意思。

  说了不理会就是不理会,他都已经说好了,答应吴烨他们了,那就要说到做到。

  再说,这是最好的答桉和选择。

  他突然发现,自己好像不一样了,起码在这个事情上,想法好像变化有些大。

  而这种变化,好像只是因为白菜,洛白拍了拍自己的脸:“不是吧?”

  “才见面几次?应该是错觉。”

  远一些的地方。

  坐在办公室里的酒红色长发女生,看着被挂掉的电话,想到刚才对方的语气,她叹叹气。

  年少轻狂,结果就变成这样了,以为终究过去了,她也没想到,大家还是连朋友都没得做。

  谁说男生不记仇的?

  真记仇!

  看着桌子上的文件,她就感觉很心烦,过了那个觉得自己是天之骄女的几年,现在才发现很多东西身不由己。

  从回来到现在,就没有顺利过,偏偏要找最不愿意找的人。

  “唉~”她靠着椅子,感觉心累。

  不过有人欢喜有人忧,这会儿的吴烨就很开心。

  凌晨给他发的那些房源里,还真找到一套合适的房子。

  一栋小楼,地理位置相当合适,如果买下来,完全可以再做一家饭店。

梦想岛中文    我不是那种富二代
上一章
书页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