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书页

0129 吃没吃禁果?

梦想岛中文    我不是那种富二代

  问:如果男女一起去没有人的荒郊野外,寓意何为?

  当然是为了贴近自然。

  吴烨他们就去贴近自然去了,凌晨一下班,就和吴烨从市里出发了。

  开了一个小时的车,才到了目的地。

  位于靠近魔都的小山里,吴烨看着背后的阳光,现在已经开始逐渐暗澹了。

  他又低头看着手上的显示仪,一个明显的红点,另一个红点在逐渐靠近,当时买这个东西,还是担心八爷走丢了。

  结果没有用在寻找宠物上,反而是用在了寻找宝物上,总之还算是寻物,物尽其用。

  凌晨走在吴烨后面,看他偶尔踩偏的脚,总担心他下一秒就会摔第五跤,没错,前面已经摔了四跤了。

  裤子衣服上,不是泥巴就是叶子的叶绿素。

  突然之间,山风吹来,树叶沙沙作响,听到声音的吴烨,立刻停下来,警觉的看着四周。

  一副防备有什么东西冲出来一样,总之很是小心翼翼的,有点老鼠似的的警惕心。

  看他戒备的样子,

  虽然天快黑了,有点暗,但是就这么一片小树林,能有啥?

  能出来个啥?

  这片连个荒坟都没有看到,凌晨不知道他怕什么。

  像她出去露营,都是去那些名山大川,连绵不绝的树木,遮天蔽日,白天都感觉阴渗渗的,她都没见得怕。

  “弟娃儿,有一说一,你这胆子也太小了。”凌晨说道。

  从刚开始没有树木的时候,他还一副游山玩水的样子,后来,树木多了,天色暗了,吴烨就开始怂了。

  不停的和自己说话,时不时的回头看看自己和他的距离。

  凌晨甚至在想,把他丢在这里,绑一晚上,他会不会哭唧唧?

  听到凌晨的话,吴烨转头尴尬的看了看她,他确实是有点风声鹤唳了。

  像这种林子,要是凌晨不在后面跟着,他肯定要经常回头看来的路,总感觉背后有什么。

  就是没由来的,感觉有什么东西似的,在这种环境里,让人特别没有安全感。

  唯一的安全感,就是凌晨。

  他肯定不知道,他唯一的安全感,正在想着丢他一个人,他会不会被吓哭。

  “胆子小没事,不是什么都小就行。”吴烨一边回答,一边低头看着仪器。

  周围都是茂盛的树木,要找对方向,不然又得绕路。

  他又不愿意走后面,凌晨其实比他专业多了,因为他胆小,凌晨当了他的保镖。

  “看看要到了没有?我们走半天了。”凌晨看着旁边的树木问了一句。

  习惯性的做了一个箭头记号,才想到不需要这样,跟着路回去就行了。

  吴烨指了指前面的距离:“就在附近了,我们马上到。”

  如果当时买的质量差一些,定位范围就不会准到这种程度了,还得拿着金属探测器找。

  “很难理解,为什么有人喜欢把金币藏在这种地方?”吴烨不解。

  凌晨要是不跟着他来,他才不来这里,八爷也是奇怪,不知道为什么会飞到这里来。

  这种地方藏东西,都不知道藏的人自己还记不记得。

  “你这话,不就是答桉吗?”凌晨回答道。

  看了看旁边的树,还有很明显的记号,凌晨看了看方向:“就在前面了!”

  可能是怕自己也记不住,特意做的记号,看情况,不是一年两年了。

  有可能在里面搬砖,就等着出来了以后来拿走。也有可能在外地,还在小心翼翼的浪迹天涯。

  拿着棍子试探着草丛,吴烨担心有蛇。

  一直走到一颗大树前,看着明显的树洞,吴烨对比了一下,确实是八爷来过的那个。

  准备伸手,被凌晨拉住了。

  “你傻呀!”凌晨拿着树枝,伸进去试探了一下。

  又在树洞外,拿着电筒照了一下,确定没有东西,然后才伸手掏了一把,抓出来一大把金币。

  起码几十个,看着金币,吴烨感慨收获的时候到了。

  黄色,不止是农民喜欢,普通人喜欢,皇帝都喜欢。

  “藏的还挺严实的。”吴烨感慨一句。

  “好像还有不少,发财了。”凌晨兴高采烈。

  手还在树洞里,凌晨感觉还有不少金币,有抓了一把。

  吴烨拿着金币看了看,和家里的那枚一样,凌晨把手里的金币,放到塑料口袋里。

  吴烨特意准备的,塑料袋不显眼。

  凌晨手从树洞里拿出一个盒子,看了一下,凌晨把盒子丢在朔料袋里,最后确定没有什么东西了,才收回手。

  她已经确认了几遍,里面确实是都没有了,就是个树洞。

  “总共一百多个金币,一共好几百万。”吴烨说道:

  “最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像我这种老实人,也不知道为什么要给我来这种偏财。”

  “真是让人猝不及防。”

  同样是得到几百万,这种赚钱的方式,似乎更能让人有成就感。

  一无所有和一夜暴富,能不能找到东西就直接决定了。

  要是普通人的话,这不是已经一夜暴富了吗?别觉得几百万少,已经很多了。

  凌晨则是看了看金币就没兴趣了,直接把盒子打开,里面是一件晶莹剔透的翡翠观音。

  凋工精美,材质优异,美轮美奂。

  很漂亮的小件,而且绿的特别自然,看起来就感觉很好看。

  不过这个东西,大概率不能戴出去,有可能就是线索一类的东西。

  “这才是大头,你看这水头,起码是上千万的物件,不知道为什么会藏在这里。”

  “加起来一千多万的东XZ了起码好几年的时间,要不是你运气好,还是不会被发现。”

  “还好,只有外国人,才喜欢把东XZ在树里。”

  凌晨一边说,一边也有很多疑问。

  大概是来路不正,反正已经拿到东西了,吴烨吞掉的,就不是媳妇儿问题。

  抬头看了看天色,吴烨说道:“走吧,我们先回家。”

  这个点,没人想待在山里,能早点回去,就想早点回去。

  听了吴烨的话,灵性点点头,把东西放好,给吴烨拿着。

  已经快黑的天色下,吴烨在前面走,拿着手电筒走的很快,要不是凌晨在后面,他都准备跑了。

  还是顾着凌晨,才没有拉开很长的距离,而是就在她前面一米多。

  “被狗撵了你跑那么快。”凌晨吐槽。

  吴烨站在树林边缘,把手伸出去拉着凌晨,站的位置也算是出了树林里。

  “天快黑了,不想待在林子里,怪渗人的。”吴烨解释道。

  出了树林以后,就是低矮的灌木了,吴烨完全没有怕的意思。

  就这狗德行,凌晨都懒得吐槽她,她是真的胆子大,现在再一个人回去,她都不怕。

  拉着凌晨,沿着小路一直走到路边,大G就安安静静的停在哪里。

  吴烨拿出钥匙解锁了车子,把东西放到车里,拉开驾驶室做上去。

  开着远光灯,凌晨就坐在他旁边,感觉特别的有安全感。

  “开近光就行!”凌晨提醒他。

  吴烨摇摇头:“反正也没有人,也没有车,这是小路,还是远光安全一些。”

  这是一条小路,来的时候还是白天,回去的时候不开远光灯,怕开边上去了。

  贴着里面走,树枝和草划过车身,还有一点点声音。吴烨很庆幸不是吱吱声,不然补漆都得花不少钱。

  车子从很久没有人开的小路上离开,消失在夜色里。

  “别说,你养八爷,还真是个明智的决定。”凌晨难得夸奖了一句八爷。

  一人一鸟一直不对付。

  吴烨点点头,八爷算是招财鸟了,吴烨也没想到,因为它,自己还能发这么大一笔横财。

  一辆小马的钱都出来了,要是给八爷买八哥,估计得买断货。

  “姐姐,今晚上你还是待在我那里吧,我可能睡不着,闭着眼睛就是刚才的林子。”吴烨说道。

  凌晨给他一个白眼。

  吴烨是胆子小,但是不至于那么严重,他就是在胡扯而已。

  “真的,我需要一个温暖的怀抱。”吴烨看了看她:“需要给你一个邀请函不?”

  就烦。

  都快变成习惯了似的,说好的地铺都没有了,再继续下去,不止是地铺的问题,而是奶粉的问了。

  当时,我是不同意的,但是…他的花言巧语影响了我理智的思考。

  凌晨就是这种情况,吴烨一顿花言巧语,再加上可怜兮兮,再加上言辞保证,再晓之以情,动之以理。

  湖里湖涂,就好像答应也不是什么大事件没有什么损失,反正都是早晚的事情。

  就答应了。

  “你胆子不是小,而是胆大的地方,都用在寻思这些吧?”凌晨忍不住吐槽。

  刚才在树林里,他还胆小如鼠的,掩盖不住胆怯,现在出来了,说到这个,立马就开始眉飞色舞起来。

  又开始一套一套的。

  “救人救到底,送佛送到西,姐姐,你也不想我晚上失眠给你打电话吧?”吴烨回答。

  看着窗外开过的汽车,吴烨打着转向灯汇入公路,开着车回家,凌晨靠着椅子休息。

  没答应他什么,等他失失眠也是好事,成天惦记着。

  凌晨睡过去了,吴烨调了一下空调的温度,然后才平稳的开着车。

  到了家楼下的时候,吴烨才把她叫醒,凌晨还迷迷湖湖的,感觉没有睡饱似的。

  “到了?”

  “到了,下车回家吧,回去把东西收拾好。”吴烨提醒她。

  找到的东西,还有她的一份,吴烨准备分出来,或者全部他保存。

  “收拾好了,也该准备吃饭了。”凌晨睡觉醒了以后,就感觉自己肚子饿了。

  吴烨锁好车门,提着一个黑色口袋,和凌晨两人进入电梯。

  还以为是下班的人多,刚到电梯门口的时候,一楼打开电梯门打开。

  凌晨和吴烨,就看着田甜和张楚楠站在电梯门口。

  他们也第一时间注意到了吴烨两人,一时之间,四目相对。

  吴烨还拉着凌晨呢,一直就没有松开,结果现在看个正常。

  主要是,吴烨没有想到,会遇到张楚楠和田甜,张楚楠也没有想到,会遇到吴烨。

  他都来了好几次,都没有遇到吴烨,没想到今天就遇到了,早上起来就乌鸦嘴。

  结果乌鸦嘴,对自己奏效了。

  凌晨更是感慨,平时都没事,今天都这个点了,居然还有遇到他们了。

  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

  “你俩杵着干啥?进来啊!”吴烨迅速反应过来。先不管其他的,先把应付过去再说。

  听到吴烨这样说,张楚楠才进电梯,田甜紧随其后。

  “阿烨!”张楚楠打招呼。

  吴烨拍了拍他肩膀。

  张楚楠看了看吴烨旁边站着的凌晨,问道:“这是你对象?”

  吴烨这女朋友,漂亮的有点过分了,他没见过更漂亮的。

  吴烨点点头指了指凌晨:“凌晨,我女朋友。”

  “你好,我是张楚楠,凌晨你好,叫我阿楠就行。”张楚楠站在吴烨旁边,做了个自我介绍。

  凌晨微笑点头,打招呼。

  她知道张楚楠,还是第一次见到他,一直都是听田甜说,没有见过真人。

  没想到这么温文尔雅,有点书卷气的感觉,偏偏有点厚脸皮,经常问田甜问题。

  这一点,和吴烨很像。

  虽然田甜在,凌晨也没有反对吴烨说自己是她女朋友的话。

  老是让吴烨迁就,也不公平,她本来也是吴烨的女朋友。

  田甜站在凌晨旁边,没有说话,时不时的看看凌晨,眼里很多疑惑。

  “你们这是去约会了?”吴烨胳膊碰了碰张楚楠,问道。

  刚才打开电梯的时候,他们还在门口相谈甚欢。

  张楚楠挠挠头,他是找田甜请教问题,不过一来二去的,因为时间,次数的关系,他们已经很熟悉了。

  “没有,你误会了,你们这是刚约会回来?”田甜问道。

  吴烨看了看她,举着手上的塑料袋说道:“我们去淘了点山货。”

  平平无奇的塑料袋,他们也没有怀疑里面是什么。

  大概是各有心思,聊的都是些其他的话题,没多久,电梯就到了。

  出了电梯以后,吴烨指了指门:“都到家门口了,怎么也得进去坐坐。”

  张楚楠本来准备把田甜送到了,就回去的,吴烨突然邀请,他有点为难。

  “大家一起呗,刚好吃个晚饭!”吴烨看了看他。

  张楚楠看了看田甜,田甜没有什么表情,张楚楠点点头,答应子下来。

  “也不知道会遇到你们,什么都没有带,阿烨,下次给你补上礼物。”张楚说道。

  做客空手,确实让他有点尴尬。

  吴烨打开门,他们进屋:“都是朋友,不要说这种话,没必要那么客气。”

  鞋柜里,田甜注意到了拖鞋,不过没有说什么,而是默默的记下来。

  回到家,把水果零食准备好,让他们坐着聊会天,吴烨准备去厨房做饭。

  只有两个女生在,张楚楠也不知道聊什么,也去了厨房,帮吴烨开始打下手。

  客厅里,就剩下凌晨和田甜。

  田甜坐在沙发上,从沙发缝隙里摸出发丝,然后拿着发丝,表情认真的看着凌晨。

  小心思作祟,她总会在吴烨家里留下一些属于她自己的痕迹,没想到第三个知道的就是田甜。

  吴烨是第二个。

  田甜拿着头发和她的头发比了一下,短了一截,不过那是凌晨自己弄的。

  “怎么说?”田甜问她。

  凌晨没办法解释,只能打哈哈。

  田甜气呼呼的,拉着她到了阳台上,然后关上玻璃门。

  “今天是什么情况?你和他去约会去了?”田甜问她。

  刚才还看到吴烨拉着她,她还没心没肺的在笑。

  凌晨摇摇头:“他胆子小,这不是找个地方吓吓他么,这也算是约会?”

  去了趟林子里,吴烨胆子小,这个解释勉强算是个解释吧。

  田甜严肃的说道:“你看啊,女士拖鞋,头发,他家里明显有个女人,你没发现吗?”

  “你是神经大条吗?这么明显的都没看到?”

  “有个女人啊!”

  有个女人啊!

  她能不知道吗?

  那就是自己的头发,虽然已经去了一小截,但是发色一模一样的。

  本来就是为了给别人看的,就是为了让别人知道,他家里有个女人啊!

  “他肯定有女朋友,小雪姐,你信不信?卫生间绝对还有头发,他还说你是她女友,可是这头发和你都不一样。”

  “不是你的头发,你绿了啊!”

  “你真傻,我都说了不要相信他,你非是不听。”

  “看吧,绿了吧!”

  哪里不一样?明明就是一样的,她自己放的头发,自己能不知道?

  而且,没有绿,她也不会绿,怎么可能就绿了。

  唉,真的是不知道怎么解释,要不要告诉她,摊牌了!

  “你还没明白?”田甜看着她,痛心疾首。

  说了半天,她好像完全没有听进去,还是那个样子,满不在乎的。

  这个事情很严重好吧?怎么能这么敷衍呢?

  “我明白的,你和张楚楠是什么情况?是不是在谈恋爱?”凌晨转移话题。

  有些生硬,但是效果很好,听到张楚楠,田甜表情就不一样了。

  这次轮到田甜支支吾吾了,她现在和张楚楠还关系挺好的,但是算不上在谈恋爱,而是很好的朋友。

  又不完全是朋友,因为有相亲的关系,还有家里的明确意思,他们越是关系好,越是接近在一起似的。

  就感觉一度复杂,还有点说不清楚道不明白。

  “我们就是朋友!”田甜说道。

  不过说这个话的时候,有点奇怪的脸红和底气不足。

  “就是朋友?就是朋友你脸红什么?”凌晨问她:“难道朋友关系都会脸红?”

  因为现在还是朋友,但是内心里还是有点其他的想法的。田甜没好意思说,最开始说不可能的是她,最后有想法的还是她。

  相处久了,就感觉他人还行,其实也不错,好像还可以,变化越来越多。

  总之,一言难尽。

  “脸红是天气太热了,小雪姐,你不要胡搅蛮缠,转移话题,现在是在讨论你的问题。”

  “你的问题才是最严重的,我这个就是小问题。”

  “小雪姐,你可长点心吧!”

  田甜认真的和她说道,希望她听进去自己的劝告,不要被绿的更惨了。

  现在都已经很严重了,不知道她为什么还执迷不悟。作为闺蜜,她不能看着凌晨这样,得把她拉出旋涡。

  想了想,这个事情不好好说一下,怕是不行了。

  “你有没有想过一个可能性,就是你误会他了?”

  “有没有可能,拖鞋是我的,头发也是我的?”

  田甜:???

  误会?田甜觉得这种可能性很低。

  “头发长短都不一样,拖鞋颜色是你最不喜欢的颜色,你觉得有可能吗?”

  “你这是自欺欺人。”

  “你不会真喜欢他了吧?姐姐,我们在演戏呢!你别假戏真做啊!”田甜说道。

  凌晨点点头。

  完了。

  完犊子了。

  “他家里有女士的头发,拖鞋,搞不好还有女生的洗漱用品,而且他会告诉你,可能是他姐姐的,你信不信?”

  信,本来就是。

  他不一直喊姐姐嘛,姐姐和姐姐是不一样的。

  “你信不信?他抽屉里,可能还有那个什么东西?男生都是放下抽屉里的!”

  如果不是知道绝对不可能,他都很怀疑,田甜是不是装了监控探头。

  什么都知道的那么清清楚楚,就很离谱了。

  “小雪姐,都这样了!你干嘛还不死心?”田甜不理解:“难道这些证据,都是误会?”

  凌晨被她说的没话说了。

  有理有据的,田甜说出来一个渣男的形象,任谁听了都觉得他确实是渣。

  如果排除没有那些误会的话,可能吴烨还有渣的可能性,问题是吴烨不是啊。

  这样说吧,他都不知道渣男是什么东西。

  “好吧,我有点沉迷了。”凌晨回答。

  她就说的,一不注意,就得肉包子打狗,一去不回。

  现在一语成谶,还真的肉包子打狗了,小雪姐已经沉迷吴烨,不可自拔了。

田甜立马就把自己的计划,更名为小雪姐拯救计划  吴烨实在是太危险了,小雪姐这种天香国色,都拜倒在他牛仔裤下,这还得了?

  说好的收拾他,伤害他,结果呢?被收拾,还可能被伤害。

  “不是,他到底哪里好?”田甜都很无语了。

  来的时候,安排的明明白白,现在再看,失败的迷迷湖湖。

  “说不上来,我也是刚有这种感觉,就是感觉他挺好的。”凌晨这样回答。

  听到她这样说,就知道她已经完蛋了。典型的坠入爱河的表现,不知道他哪里好,就是谁也没有那么好。

  计划失败的彻彻底底,输的一塌湖涂。

  信誓旦旦说着,要给她报仇雪恨的小雪姐,彷佛还在昨天,但是已经时过境迁。

  还没有打,就投降了,还没有进攻,就透心凉了。

  田甜有点后悔了,不应该出馊主意的,结果现在赔了夫人又折兵。

  “再怎么好,那也是渣男啊,只会狠狠地抛弃你,伤害你,你清醒一点啊!”

  注意到吴烨出来客厅拿东西,田甜说这个话的时候,还是笑着说的,显得特别的别扭。

  看的凌晨想笑。

  吴烨离开以后,她又恢复了咬牙切齿的样子。

  “不让他回海里不就行了?”凌晨说道。

  说了可能是自己的头发和拖鞋,她完全不相信,回头直接让她看到自己进吴烨家算了。

  就由不得她不相信了。

  抓海王八呢?你好天真哦!

  你不如让回海里,人家就不回海里,简直是好笑。田甜发现她这个想法,简直是太天真了。

  狗改不了吃粑粑,家不如野,野不然偷,偷不如偷不到。

  反正要指望海王回头是岸,可能性不大,再说了,回头有没有岸,他自己不知道吗?

  就是不上岸而已,归根结底,就是喜欢水,喜欢海水。

  “你真的想多了。”凌晨说道:不是你想的那样。

  田甜盯着她。

  凌晨只好叹气,田甜不相信,她有什么办法?

  说多了都是泪。

  “等我想想,我看看怎么办!”田甜急的,和热锅上的蚂蚁似的。

  厨房里。

  没听到凌晨她们聊什么,隔音玻璃关上以后,客厅都听不到外面说什么。

  吴烨准备好菜和配料,然后开始炒菜。张楚楠在一边看着,默默的学习着。

  张楚楠他自己是不会做饭的,尝试过都失败了,只会做人不能吃的东西,不会做人能吃的东西。

  看着吴烨熟练的老手样子,再加上闻到香味,张楚楠很羡慕。

  要是他也会就好了,真酷啊!

  吴烨放好调料,看了看盯着锅里的张楚楠:“阿楠,你和田甜是什么情况?”

  张楚楠就知道,来吴烨这里做客的话,吴烨肯定要问这个问题。

  吴烨其实也很八卦的,他早就准备好了答桉:“现在就是友达以上,恋人未满。”

  张楚楠认真的回答他,他没有说谎,现在大家都是好朋友的关系,并没有那么多想法,准备一切顺其自然。

  最初的出发点,就是相亲,他们是自己说的,大家做朋友,结果倒是越来越熟悉了。

  再加上最开始的目的,这个事情,就算是变得有些复杂。

  “我祝你早点把贤内助娶回家,你就如虎添翼了。”吴烨感慨的回答。

  他们两家的资源都很多,都是家大叶大,合作就是去哪方位的。

  “还不知道田甜是什么想法呢,要是不同意的话,最后白高兴一场,多尴尬啊!”张楚楠回答。

  吴烨大概知道他的想法了,准备回头找个的机会,和凌晨说一下这个情况,看她那边能不能和田甜说一下。

  相当于帮一下张楚楠也是帮他们自己一把,而且,吴烨现在只是试探一下张楚楠想法。

  没想到还真试探出来了。

  张楚楠还是不错的,脾气好,而且性格温柔不强势,爱学习,还细心。

  是个好男人。

  “她那边,我到时候让凌晨问问她,有消息了,我给你说。”吴烨回答。

  张楚楠点点头,这个没问题。

  城中村里。

  白菜坐在嘎吱响的椅子上,面前是一个不小的不锈钢碗,里面都是面条,并没有看到多少肉,但是她却嗦的很香。

  就好像在吃什么美味佳肴一样,一点都不挑食。

  “姐,你说那个洛白,有没有可能看上你了?”端着一个不大的碗,白菜的表妹问她。

  听到这个问题,白菜停顿了一下,然后认真的回答:

  “你不要想多了,他是有钱人家的公子哥,我就是个野丫头,能喜欢我才怪呢。”

  “不要动不动,就给人套个喜欢的帽子,就不能纯洁点,就不能是朋友?”

  “满打满算,他才见我几面,就喜欢我?你吓唬我还差不多!当你姐我是仙女呢?”

  白菜说了一大堆。

  她觉得这种可能性太低了,那些大街上的小姐姐,那个不比她有女人味?

  人家还会化妆,会扭,会撩人。

  她是会什么…一点寒芒先到,随后枪出如龙?还是滴滴代打?

  “山珍海味吃多了的人,谁知道会不会想吃开水白菜呢?”表妹看了看信誓旦旦的她,说道。

  这种可能性也不是完全没有。

  白菜:“……”

  白菜觉得,表妹可能是突然来大城市,没有安全感,有点杞人忧天的。

  人家有无数的选择,为什么一定要选最差的?

  “你看啊,他请我吃饭,我就还回去,而且,退一万步说,他打不过我吧?”

  ”我也没签合同,也没有按手印,而且喝的东西,我都是自己带,我还拍了他身份证,等会儿我发给你。”

  “既然能多赚点钱,对方不是什么坏人,这不就行了,你担心那么多干什么?”

  “你觉得我很傻?”

  白菜只是单纯,但是不是傻。

  她的目的,就是赚钱,来魔都就是来赚钱的,能赚钱,只要不吃亏,都好商量。

  表妹摇摇头,她很清楚,自己表姐不傻,只是直:“那如果…万一他追你呢?”

  “他又跑不过我!”白菜吞下面条回答。

  表妹:“……”

  看吧,就说她直,偶尔和钢筋一样的,不转弯。

  “我是说,他要是追求你呢?不是撵你,你分清楚啊!”秒表妹解释。

  唉,费劲。

  “你不也说了,门不当户不对的,怎么可能?你不要做整天做霸道总裁的白日梦行不行?”白菜吐槽。

  大家都不是一个世界的人,交朋友还可以,其他的东西就不要谈了。

  她很理智。

  这年头,谁没听说过灰姑娘的故事,问题是…灰姑娘他爹也是伯爵,懂?

  白菜她爹,是老白菜。

  “我来魔都就是为了赚钱的,又不是为了谈恋爱才来的,我发誓,一个月赚不到一万,我就不找对象。”白菜发誓。

  这是她最大的目标,两年就能盖瓦房了,再努力两年,回家养鱼去。

  表妹都震惊了,要一个月一万才谈?

  她现在找的工作,开的最高的,都才4500一个月,表姐的教练工资也才4000的底薪,加上提成而已。

  那不得猴年马月?

  得老成啥样了?

  “姐,你这话,还是收回去吧,免得五十你都没有对象。”表妹还是觉得这个誓言太毒了。

  白菜摇摇头,表妹根本不知道她的实力,不然她才是姐了。

  “给你捋捋你就知道了,你看啊,我有4000的教练工资,而且假期很多。”

  “假期可以拍视频,一个月拍视频的话,搞不好有两千多,三千多。”

  “有空我还可以找个兼职什么的,实际上,我就差3000而已。”

  白菜觉得这个目标实现起来不难,没有那么大的缺口,大不了,再打一份工就可以了。

  洛白,其实是好人,是两个意思,不是一个意思。

  “赚这么多?姐,亲姐,你看我能不能拍?”表妹两眼放光。

  那可是好几千啊!

  白菜摇摇头,再暂时还不行,以后不一定。

  洛白说的,要搞个什么工作室,以后弄公司,那时候再看看,能不能把表妹弄过去。

  现在指定是不可能。

  她没有拿那么多钱,就是为了不想让自己显得太财迷,这样人家洛白才不会有想法。

  要是人家有意见了,谁便找个生菜,花菜什么的,还有她白菜什么事?

  以后去哪里找那么好的机会?

  三百也不多,估计他能接受得了,能一个月拍视频十次就行了。

  三千!

  谨言慎行,小心翼翼,赚到手里才是真的。其实拒绝的时候,她承认自己心如刀割。

  真的很厚的一叠啊。

  她当时极力在克制着自己,不停的在心里怒吼,人要懂得细水长流。

  比起赚一笔,赚很多笔更重要。

  “其实吧,洛白是个好人,你不要把谁都当坏人。”白菜低头嗦面条,然后抬起头说了一句:“我们管好自己就行了。”

  人的第一印象很重要,洛白因为一次正义感爆炸,让白菜一直觉得他是个好人。

  另一个好人,就是洛白愿意带她赚钱,这不只是好人,还是贵人。

  要懂得感恩,人起码要。

  殊不知,洛白自己一直都觉得,他自己不是什么好人。

  “我知道了姐,你放心吧,你比我出息,我听你的。”表妹很乖的回答。

  白菜点点头,吃完最后一口面条:“知道你乖,等会记得洗碗!我先去忙会儿工作。”

  表妹答应一声,让她先去忙。

这会儿  洛白还在黑凤梨酒吧里。

  打了两个喷嚏,他拿过纸巾擦了擦鼻子:“谁在骂我?诅咒你嫁给我!”

  换成以前,平都有人给他递纸巾的,不过今天,他没有左拥右抱的,也没有女生坐在他身边。

  准备先修身养性一段时间,苦海无边回头是岸。

  色是刮骨刀,不能两肋插刀。

  洛白面前放着一本笔记本,正认真的看着表格,拿着手机,打开短视频平台,看了看后台的统计。

  粉丝数量:285632,已经快突破30万了。

  这是今天的成果!

  抓住了一波大流量,效果相当好,直接有了人家做半年的成绩。

  “奈斯!”洛白满意的拿着手机,继续看其他的数据。

  接下来,就是做垂直内容,然后粉丝多了,就可以开始直播带货,或者接广告。

  只要有流量,做什么都能赚钱,哪怕是你买国外的空气。

  洛白看着手机,现在时间已经差不多了,又发了第二个视频,然后氪金曝光了一波。

  早点做到百万粉丝,虽然这很难,很多行业都难,其他的隔行如隔山,这句话,是没有错的。

  “老板,您要的果汁。”服务员端着果汁,走到洛白面前。

  洛白还是全神贯注的看着电脑,只是一只手在旁边的桌面上敲了敲,然后说了句谢谢。

  服务员小姐姐心领神会,放好东西就离开了,继续上岗,老板什么都没有假期,员工肯定不一样。

  而且排除这个事情,他再想,现在要怎么样,才能再拍一条很爆炸的视频。

  难度很大。

  楼上。

  吴烨几人刚刚吃完饭,张楚楠直呼好吃,田甜都多吃了两口,确实是味道不错。

  小雪姐,现在怕是胃都被抓住了吧?田甜看她吃饭的样子,觉得这种可能性很大。

  吴烨还时不时的给她夹菜,又时不时的给她倒水,还给她剥好水果,难怪小雪姐会上当啊!

  这种爷们儿,有几个顶得住?

  温柔就算了,还会做饭,还体贴,而且还会说话,凌晨被他夸得笑容满面。

  偏偏什么都不知道的张楚楠,还在当僚机。田甜默默地吃着饭,看着笑的开心的凌晨,她感觉更担心了。

小雪姐,会不会……已经吃了不能吃的果子了  禁果!

  不行,晚上得问问她,而且不能让她再这样下去了,不然到时候被伤害的就是她了。

  虽然她漂亮,但是谁知道吴烨多久就没有新鲜感?

  “想什么呢?赶紧吃东西!”凌晨给她夹菜。

  田甜点点头。

  吃完饭,吴烨和凌晨收拾了桌子,吴烨送走了张楚楠,临走之前,他还说有消息了和他说一下。

  他还是很想知道田甜的想法的。

  回到家的时候,凌晨不在家里了,看了看手机才知道,田甜去她家里了。

  今天的梦想,又因为田甜而破灭。

  气人。

  吴烨只好先收拾金币。

  ------题外话------

梦想岛中文    我不是那种富二代
上一章
书页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