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书页

0130 最大的秘密都被看到了

梦想岛中文    我不是那种富二代

  凌晨家里。

  田甜坐在沙发上,时不时侃侃而谈,时不时言语激烈,时不时引经据典时不时举个例子。

  凌晨和高中学渣一样,不管自己听没听进去,时不时都点点头,表示自己在听。

  田甜和凌晨说了好多好多东西,凌晨就一脸认真的听着,也不敷衍她。

  说的口干舌燥,田甜才喝了几口。水,又开始说,等她说累了,说完了,凌晨就把她送走了。

  临走之前,田甜还在告戒她。

  关好门以后,凌晨从口袋舀出狗粮,把狗喂了,然后又把水给它添上。

  “改天带你去遛弯,在家乖乖的。”凌晨揉了揉狗头。

  星星看着她站起来,去房间换了衣服,还以为她要在家里面。

  然后…她拿着钥匙,又出门了。

  听着轻微的脚步声,再加上隔壁的门锁轻响,狗子感觉自己的狗粮也不香了。

  她眼里根本就没有狗,全是隔壁的家伙。

  她又跑了吴烨家去了。

  吴烨家门口,凌晨正在蹑手蹑脚的开门,刚才田甜说的话,她是半分都没有听进去。

  开门的时候,凌晨还在考虑一个问题:我现在这个样子,像不像舔狗?

  呸!什么舔狗,那是我男朋友!

  那种追不到男生还拼命对人家。好的才叫舔狗,像她这种有男朋友的,当然不是。

  她没有给吴烨发信息,想着田甜走了以后,自己悄悄过去吴烨家里,给吴烨一个惊喜。

  卡,门被打开。

  凌晨悄悄的进屋,转身弯腰,轻轻的关上门,然后再转身的时候,钥匙都吓到地上了。

  钥匙掉在地上发出的声音,都没有转移凌晨的目光。她就背贴着门,一动不动的呆住。

  而视线,却牢牢锁定在刚从卫生间出来,什么都没有穿的吴烨。

  你见过光吗?我见过!就是什么都没有。

  咕冬!下意识的,凌晨还吞了一下口水,然后脸红就像是股票牛市一样,迅速涨起来。

  不断跌破涨停板。

  她万万没有想到,本来想过来给吴烨一个惊喜,结果自己却收到的这么大一个惊喜。

  果体,哇哦!

  第一次见到啊,脑子里闪过一个念头,可以拍个照片记录一下吗?

  看着呆滞的吴烨,她只看了一眼吴烨的表情,该死的注意力特别的集中。

凌晨害羞的捂着眼睛,然后又把指头分开,一个大眼睛布灵布灵的盯着吴烨  破有些掩耳盗铃的意味。

  本来她以为,自己会害羞的不敢看,但是她突然发现,根本就不是这样,反而是好奇的情绪更多。

  就是那种自己很清楚不应该看,但是你的好奇心疯狂呐喊:

  姑娘,你要把握机会,如果你现在不看,你得好久以后才能看得到。

  一左一右的,应该小天使,一个小恶魔,小天使告诉她:非礼勿视。

  小恶魔却告诉她:这个男人都是你滴,瞅瞅咋滴了?给额看!

  凌晨选择了从心,那就小小的康康哈!

  哎哟,卧槽,这牛!为什么缩水了?

  一瞬间,发现了巨大的差异之后,她连原本的尝试都已经忘记了。

  她只记得,最开始见到是的不是这种,见到的是那种剑拔弩张的,觉得不是现在这样。

  牛魔王和水牛,能是一种牛吗?

  不过现在的情况是,牛魔王也好,还是水牛也好,它总归都是牛。

  对于一个没有放过牛,没有养过牛,也没有骑过牛的人来说。

  牛唉!

  大概就是这样子。

  毕竟,活了20多年,都没有见过的东西,很容易想到,能产生多大的好奇心。

  就是很奇怪,为什么不一样呢?

  凌晨还在疑惑,没有转过弯的时候。

  吴烨也呆住了,拿着毛巾按在头上,任由没擦干净的头发的水珠低落。

  他一动不动,直直的看着凌晨,脸红的快滴出血来一样。这个时候,如果有个地缝的话,他应该都可以钻进去。

  特别是凌晨那种目不转睛,全神贯注的认真样子,吴烨感觉心都快跳出来了。

  吴烨曾经也是这样觉得,男生应该不会多害羞,不论是什么情况下都不会。

  显然,他自以为是了。

  真的会害羞的。

  但凡是已经有了实质的关系,吴烨其实也不会这样,但是现在他们两人,都还处于理论阶段。

  完全没有任何实际操作的经验。

  没有舞刀弄枪,也没有推波助澜。

  说时迟,那时快,吴烨迅速拿下手里面的毛巾,把自己打马赛克的位置挡起来。

  几秒钟的时间,吴烨感觉在凌晨眼里已经没有秘密了。

  最大的秘密,都已经被她知道了。

  看着凌晨大大的指缝里,那只大眼睛,吴烨很是无语。吴烨突然觉得,女生真的是一个很奇怪的动物。

  平时的时候,她会害羞的不行,但是偏偏这个时候,她直接目不转睛的,眼睛眨都不眨,生怕错过细节。

  谁能想到,身边会发生这种事情,吴烨感觉脸都可以煎鸡蛋了。

  “喂,你看够了没有?”吴烨问了一句偶像剧女主,才会说的狗血落后台词。

  别说,现在真的发生这种事情,好像还只能问这句话。

  本来的惯性思维,觉得田甜去了她家里以后,她今天晚上根本就不会过来,甚至还做好了,在手机上逗她的准备。

  万万没想到,她会突然开门进来。

  男人嘛,自己一个人在家里面的时候,肯定是怎么舒适怎么来,反正别人看不到就行。

  但是,她看的一清二楚,毕竟就隔了两米左右,凌晨视力可是足矣玩弹弓的。

  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够了够了!”凌晨背过身去:“再多就不好了。”

  那种意犹未尽的表情,明明就是没有看够吧?

  阿西~!

  “你赶紧去穿衣服,真的是,怎么能不准备衣服呢,你这个习惯得改啊!”凌晨义正言辞的批评他。

  算了,懒得解释这个。

  “好!你别偷看啊!”

  “谁会偷偷看啊,有多稀罕吗?没骨头似的。”凌晨撇撇嘴。

  她有种荒缪的感觉,自己现在就像是进入别人闺房的流氓一样。

  明明,我才是女生好吧?

  凌晨丢开这种奇奇怪怪的感觉,听到吴烨的脚步声了以后,凌晨还转过头去看了一眼。

  哇喔!大白p股!

  凌晨忍不住笑起来,刚刚才说的不偷看,完全被她忘到脑袋后面去了。

  看一眼都是赚的,凭什么不看?

  看自己男朋友又不犯法,那条法规说了,看自己男朋友有罪?如果一定有罪的话,那就让我罪无可恕吧!

  可惜了,他跑的太快了。

  吴烨上楼了以后,她才坐在沙发上,拿着吴烨的水杯喝水。

  “赚了,美滋滋!”凌晨喃喃自语。

  这叫什么?这不叫意外,这叫发福利。

  福利我烨哥。

  臭小子身材真好。

  呲熘…年纪大了,看不得这些,总感觉有点想法多。

  吴烨是跑上楼的,牛宝宝翻滚的时候,他脸更红了。

  迅速在楼上换好衣服,把被子从柜子里拿出来,丢在床上了。吴烨拿着柜子上的矿泉水,咕冬咕冬灌了好几口。

  又倒了一点水在脸上,洗了一下脸,手接触到脸上的时候,都感觉很烫。

  前两次的时候,他就是吃准了凌晨会害羞,故意的先发制人,效果肯定很好。

  凌晨都跑路了。

  但是这一次,凌晨根本没有给他机会先发制人,所以害羞的就变成了吴烨。

  最重要的是,前两次好歹还有个穿的,这次啥都没有,天见可怜毛巾都不能用了。

  本来是擦头发的毛巾,拿去擦头发了。

  “啥也不是!”

  “我就应该走近点,让她仔细看一下,让她好好看清楚,而不是应该那么怂。”

  “错过了一个大好机会。”

  收拾好以后,吴烨才下楼,看着凌晨翘着二郎腿坐在沙发上,看到他的时候,还冲着他挤眉弄眼,表情怪异。

  她那个表情,就像是在喊:过来啊,你过来啊。

  腾里腾气。

  吴烨没怂,穿着衣服的人,可是很硬气的。

  “田甜和你说什么?”吴烨坐在她旁边拿着杯子喝了口水。

  压压精。

  刚才被吓着了。

  “还能说什么?就是说你是渣男之类的呗,都是这些话,就是让我不要越陷越深。”凌晨回答。

  不过这一次,田甜和她说了很多,大概是因为,她觉得自己掌握了很实际的证据。

  吴烨点点头,和他估计的差不多,田甜每次和凌晨聊天的时候,都是聊这些东西。

  本来,吴烨还准备给凌晨发个信息,让她问一下田甜,对张楚楠是什么感觉。

  结果,吴烨这个信息还没来得及发,凌晨就已经过来了。

  还刚好碰巧,看到了他的大秘密。

  早节不保。

  “别老是和她聊这些东西,都说劝和不劝分,她是恰恰相反,对我误会越来越多了。”吴烨无语的说道。

  最开始的时候,误会还没有这么多,到现在为止,误会已经越来越多的。

  “误会不是没有一直没有解开嘛,本来今天和她说了一下,想把误会解开的,但是她听不进去。”

  “还让我不要自欺欺人,不要执迷不悟,要迷途知返。”

  “在她心里,你是个渣男,我就是那个被渣男哄到手的单纯女生。”

  凌晨无奈。

  吴烨也叹叹气,明明他才是受害者,今天不就受害了吗?

  这个便宜,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找回来,估计,短时间是不可能了。

  “什么时候给她说清楚?”吴烨问她。

  凌晨想了想:“最近吧!”

  吴烨忍不住笑起来,和田甜说清楚以后,估计她要闹很长一段时间的情绪。

  一直蒙在鼓里,凌晨没有说,她都在自己瞎猜。

  没有猜到正确答桉就算了,反而是离正确答桉越来越远。

  “能接受吗?”

  凌晨叹气:“摆事实,讲道理,还能咋办?”

  该说的事情和她说清楚,如果她真的要闹脾气的话,大不了就是哄哄她呗。

  反正这么多年感情,也不至于因为这个事情闹没办法收场。

  男友我所欲也,闺蜜,亦我所欲也,不能舍其一,兼得亦不易。

  一种植物。

  “行你先和她说一下,要是不行的话,就把她约出来。”

  “我好好和他解释一下过程,好好和他她阐述一下,她的累累罪行,以及对我深深的误会,还有大大的伤害。”

  “惯她很久了。”

  凌晨给他一个白眼,不过凌晨知道,吴烨确实是忍她很久了。

  还是不要给他找个机会了,免得田甜哭。

  “你要不要洗个澡?时间不早了,洗洗也差不多也该休息了。”吴烨问她。

  凌晨点点头:“洗!”

  看着她去了卫生间以后,吴烨看了看手机上的时间,估计她得花不少的时间。

  索性,吴烨坐在工作台前,拿着画笔,把没有完成的画先画几笔。

  还是画的凌晨,吴烨现在很少画其他的,都是画凌晨。他还在无聊的时候,画了凌晨的卡通形象。

  凌晨洗完出来的时候,看到吴烨在认真画画,凌晨把手放在他肩膀上,凑近看了看。

  画的她。

  转过头,给他一个木马:“休息了!明天再画。”

  吴烨点点头,收拾好东西,凌晨拉着他上楼。

  事不过三,一个事情多经历几次以后,就开始习惯了。

  就像是现在的凌晨,对于单纯的睡眠互助,已经不排斥了。

  排斥的是睡眠互助的时候,吴烨手不规矩。一人一个被子,凌晨钻到被窝里,吴烨坐在她旁边。

  拿着遥控器,把空调的温度,调到合适。

  放下遥控器,看着凌晨揭开被子,吴烨觉得她好有道理,动不动的大道理。

  “要做个瑜加吗?”看她活动手脚,吴烨问她。

  凌晨摇摇头,就是简单的活动一下,拍了拍旁边,凌晨挑眉看着他。

  吴烨毫无波澜,说出来都没有人性,大家都同床共枕了,但是却连个舌吻都还没有。

  有点在做超纲题的错觉。

  这种情况下,真的就是素的,虽然超纲了,但是也没有完全超纲。

  吴烨没有睡着,思考着什么时候,才有机会做填空题。

  凌晨也没有睡着,思考着会不会晚上又有被子掉地上。

  想着想着,凌晨才想到,今天还有一个疑问没有解决。拿着手机,悄悄的开始查资料。

  吴烨看着天花板,也没有关灯,转头看了看她,把自己的手从被子底下伸到她那边去。

  握住凌晨的手以后,凌晨反应很大,就像是被吓着了。不单吴烨的手被她挣脱了,凌晨还打了他一下。

  “别打扰我!”凌晨脸色微红的告诉他。

  吴烨:???

  凌晨在拿着手机看科普,为什么牛会缩水那么多,是什么情况。

  她还是知道那么一点点的,但是很详细的东西凌晨就不知道了,还得查查资料,科普学习一下。

  以前,她也没想过自己某一天会查这些资料,现在才突然想起来要了解,关键是,吴烨就躺在旁边,真是让人脸红呢。

  她是躲着吴烨的,根本就没有让他看见,自己在查什么东西。

  “也就是放心你,不知道还以为你在撩其他人呢!”吴烨吐槽。

  凌晨看了看他,没有说话,继续查资料,看了半天,凌晨总算是搞清楚了原因。

  凌晨放下手机,转过来认真的看着吴烨,原来是情绪问题,早上情绪很多?

  那也不应该啊!早上有什么情绪?倒是木马的时候,会海绵吸血,那应该是正常情况。

  这是愤怒的小鸟?

  有情绪就回变化很多?

  “你这什么表情?为什么我感觉你不怀好意!你咋了?”吴烨感觉她的表情很怪异。

  就像是,在一个不熟悉的领域,得到了一个问题的答桉,但是对于这个答桉,有很疑惑。

  所以,她究竟去查什么了?

  “没!”

  凌晨装作若无其事,无事发生的样子。

  这些问题吧,不方便和吴烨说,可能他自己更了解,但是凌晨说不出口。

  “不是吧?你还在寻思刚才的事情?”吴烨灵光一闪,问她。

  凌晨反应很快,立马摇摇头。

  高手过招。

  “我才没有呢,你不要乱说啊,我告诉你,你不要诽谤我啊。”凌晨不承认。

  虽然事情已经过去了,现在想起来的时候,还是感觉挺不好意思的。不知道刚才为什么勇敢了一下,现在回想起来,会脸红心跳的。

  密林出险峰。

  绿化面积真是很过分。

  听说绿化面积大,会老是迅速这些事情,吴烨就是这样吧?

  啧啧。

  “你都脸红了!你还不承认!”吴烨看了看她:“说真的,我有个想法……”

  “NO,你闭嘴,你没有想法。”凌晨杜绝掉他的想法。

  开玩笑,现在怎么敢让他有什么想法?

  多危险啊。

  她又不是消防,没听说靠口水就可以灭火的。

  唉~!

  默默的,他把刚才想说的话收回去,其实也不是多不能说的想法。

  “你躲那么远干什么?”吴烨问她。

  凌晨摇摇头,用被子把自己裹起来,然后才看了看他:“防微杜渐!”

  人和人之间的信任感呢?

  至于吗?反正早上起来的时候,被子也是只剩下一个。

  如果明天早上起来的时候,还有两个被子的话,那就是吴烨今天晚上没能醒过来。

  但凡他半夜醒了,被子就只有一个,他说的。

  “行吧!困不困?”吴烨问她。

  凌晨摇摇头,现在完全没有困的意思,反而感觉很精神。

  “锻炼锻炼?”

  没有回答,凌晨伸手给了他一拳。

  想得美。

  “我是说坐坐俯卧撑,仰卧起坐什么的,你打我干嘛?”

  “嘴巴闭到!”凌晨丢给他一句家乡话。

  不过他们还是不困,特别是吴烨老是靠近她,她很没有安全感。

  “就挨着而已。”

  “拉手!”

  “滚过去!”没过多久,凌晨咆孝。

  他又开始不规矩了。

  吴烨滚过去,和她说了好久的话,凌晨才关上灯,准备休息。

  “明天记得提醒我,我要买礼物,你爸妈喜欢什么?”黑暗里,凌晨问他。

  借着一点点微弱的光线,吴烨还可以看到她的脸。

  回家的时间,确实是快到了。

  前面就说好的,忙完了以后,就去吴烨家做客,这两天,凌晨经忙得差不多了。

  也应该把礼物提前准备好,免得到时候过去的时候,还要现买,不一定能挑选到合适的礼物。

  “礼物啊,我妈喜欢大孙子,我爸也是!爷爷奶奶也是,我…也是!”吴烨回答。

  凌晨拍了拍他,让他正经点。

  这个还用说吗?谁不喜欢?除了她老妈,她自己都喜欢呢,现在说这个多不现实?

  “说点现实的行不行?说正事。”凌晨提醒他。

  “茶叶,字画吧。”老吴最喜欢的是茶叶,无茶不欢。

  而吴太太最喜欢的,除了孙子,黄金以外,大概就是字画。

  孙子的话,现在没什么可能性,黄金的话,又显得太俗气,合适一点,就是送她一份字画。

  “那我早点准备好礼物,然后再买点其他的东西。”凌晨计划着。

  这次去做客,虽然谈不上是见家长,但也是要互相了解的,该做做的工作,一点都不能含湖。

  礼物一定要准备好,穿的衣服也要合适,要礼貌,要修养,要有度,总之,要给他们留下一个好印象。

  “就当回自己家就好了!我爸妈人都挺好的。”

  凌晨看了看他,吴烨在说这话的时候,肯定不知道她现在心里有多少压力。

  不然也不至于说这种批话。

  “你这是只知道哔哔空话,我爸人也挺好的呢,那你和我爸聊天的时候,怎么没有话说呢?”

  这就属于是,有着巨大伤害的魔法了,范围打击。

  上一次聊天的时候,确实有些支支吾吾,干干巴巴的,但是后来再聊天的时候,就没有那种情况了。

  开玩笑,熟悉以后,吴烨很能侃的好吧,老丈人,他已经拿捏了。

  平时的时候,吴烨偶尔也会和凌晨爸爸聊天,没有前面那种拘束,现在能聊的挺好的。

  进步明显。

  “那就是第一次聊天的时候才那样,再说,上次你不是已经和我妈见过了吗,而且你们还经常在聊天。”

  凌晨和吴太太的关系,已经越发好了,聊天的时候,偶尔他也在听。

  甚至很多时候,她们聊天还会开视频,而不只是单纯的发语音。

  “你妈妈我熟,但是我没有见过你爸爸啊!谁知道她会不会讨厌我?”凌晨回答的理所应当。

  那不会。

  吴烨问过他们对凌晨的态度,没有什么意见,唯一不好的地方,可能就是觉得凌晨家庭条件太好了。

  吴烨有点配不上人家。

  只有吴烨才最清楚,这个问题完全不是问题,如果单纯只是靠以前的话,就完全不需要考虑。

  “我爸妈不会,挺喜欢你的,你爸妈那边,还不知道怎么想呢!”

  因为没有见过凌晨爸妈,也没有这些问题,现在吴烨都不知道他们是什么想法。

  万一不同意的话,就事情大条。

  “不会的,这个事情,我可以自己做决定。”凌晨回答。

  感情这个问题,她可以自己做决定,如果哪一天想嫁人了,和他们说清楚就行了。

  他们不会干涉,最多就是建议。

  就像和田甜她们家的水一样,都会提上建议零售价,但是有几个人接受建议的?

  感情里,更重要的还是自己的想法,比较要过一辈子的人,是她自己。

  “不说这些了,睡觉吧,晚安女朋友!”

  “晚安男朋友。”凌晨回答了一句。

  “晚安老婆。”

  “晚安…憨批弟娃!”凌晨回答。

  等着,晚上掀你铺盖。

  我也暗戳戳的记下来,准备半夜的时候,把她被子丢在地上去。

  渐渐的,大家都没有说话,吴烨都能听到她均匀的呼吸声,还有微微的鼾声,她已经睡着了。

  真好睡。

  吴烨还没有睡着,他有点睡不着了,特别的精神。

  怎么睡着的吴烨也不知道,等他再醒过来的时候,凌晨已经在他怀里了。

  他自己,还盖着凌晨的那个被子,他自己的被子,已经不知道在哪里去了。

  嗅着凌晨的发香,吴烨又有了睡懒觉的想法。

  温柔乡啊温柔乡。

  每天早上起床,都是一个巨大的难题,需要克服很大的心理压力。

  等到凌晨起床的时候,他们又腻歪了好半天,才慢吞吞的起来洗漱。

  楼下跑完步的两人,坐在一个小吃摊吃早餐,吴烨坐在她对面,拿着手机在刷视频,居然刷到了很多女侠的视频。

  就是和洛白一起的那个女生,已经发了不少的视频了。

  吴烨看了看她的粉丝量,已经有50万左右了。

  卧槽?

  这么快就变成小网红了?看着一个个趋向专业化的视频,吴烨总感觉背后有人在操作。

  虽然不知道这个操作的人是谁,但是这些视频,商业化的明显程度,已经越来越高了。

  就是为了变现流量福利,手段并不算多高,就是盯上的垂直分类很有意思,居然是运动装备。

  “这不是上次那个女生吗?”凌晨还看过吴烨发的链接。

  当时看她干净利落的解决了几个人,凌晨还以为是假的,要不是洛白坐在凳子上的话。

  她自问做不到,所以还特意留意了一下。

  吴烨点点头,答应一声:“就是那个女侠,她是真正的练家子,手上有功夫的那种。”

  外行看热闹,吴烨一看就知道她功夫很厉害,绝对不是一天两天练出来的。

  凌晨想了想:“我肯定打不过她。”

  “你打她干嘛?”吴烨好笑的看着她:“你说,洛白和她有没有戏?”

  吴烨又开始乱点鸳鸯谱。

  他觉得这个女生,挺适合洛白的,一身武艺,也完全压制的住他。就是凌晨说的饲养员…驯兽师才是。

  就是不知道有没有机会。

  “这种事情,看缘分吧!能成大家都省心!”凌晨回答:“人倒是合适。”

  这种女生,还得看智商,不然也是吃不住洛白的。

  “先吃东西,别看了。”凌晨催他。

  吴烨把手机收起来,开始认真的吃饭,两人吃完东西,一起上楼。

  地下停车场里,吴烨看着她离开,也开着大G离开停车场。

  一路吃撑了,回到自己办公室的凌晨,也给自己老爹发了一个信息。

  爸,我要去吴烨家做客,你说除了他们喜欢的东西,你觉得再带点什么好?凌晨发消息问他。

  原本还在打麻将凌宇,看了看手机信息以后,直接就把清一色推了的光。

  打什么牌,闺女都去见家长了。还问他带什么好!他都想叫凌晨直接回老家了。

  关键你现在才谈好久时间?就去他们家,急啥子嘛?

  收到这个消息的第一时间,他就感觉凌晨应该是准备去见家长了。才谈没多长时间,现在去见家长,在凌宇看来,这很草率。

  起码应该在稳定几个月。

  不是,就是去吃个饭,去做客的想法,为什么变成了见家长了?不是见家长。凌晨不同意这个说法。

  总觉得,这个答桉有点自欺欺人。

  说不是吧,好像又是,说说吧,又是做客。见家长,应该是一个很正式的事情,她只是去做客而已。

  凌宇的问题,凌晨还附加了一下主要是,他妈妈说过好几次了。

  做客?那有啥子区别你说?他们家倒是巴不得你去,换你是男娃子,我都要喊人家来呢!凌宇吐槽。

  大家都是做家长的,他太清楚吴烨的家长是什么想法了,这是在和他抢闺女。

  那总不可能不去嘛,都答应了,而且阿姨说的很清楚,就是做客吃饭嘛。

  吴太太热情的样子,她实在是没有办法拒绝,就答应了吴太太。

  不过答应以后,她也觉得这个决定有点草率。但是都已经答应了,有什么办法?

  还不是得硬着头皮去。

  憨包儿,你啥子都答应了,你还问你老汉搞哪样?凌宇叹气。

  都答应人家的事情,肯定是不能出尔反尔的,那就只能去了。

  虽然他不想凌晨去,但是他也没有明说,这个事情,还凌晨自己做决定比较好。

  她能自己拿注意的。

  买点水果,营养品,化妆品首饰什么的,反正这就这些东西,你自己看着吧!凌宇叹气。

  感觉很复杂,转眼之间,闺女都已经跑到别人家里去做客了。

  凌宇突然有总感觉,闺女离自己越来越远了。打麻将也没有什么想法了,凌宇直接开着车回家。

  谢谢爸爸!

  呵呵!

  不好意思,老汉不需要听谢谢。

  凌宇坐在沙发上拿着手机,看着吴烨笑的灿烂的照片,他搓了搓吴烨的头像。

  最贵的宝贝,都被这个臭小子给他偷走了。

  “唉~!”凌宇叹气。

  垫着枕头,他平时喜欢靠着沙发,今天本来挺开心的出门打麻将,到现在还是挺郁闷的。

  郁闷的不是吴烨,更多是凌晨,好像快到了成家的年纪了。

  一直没有催过她,多少还是有几分,多留在家里两年。

  但是,往往人算不如天算。

  晚上的时候,蓝总裁回来了,回来就看到,窝看着沙发上闷闷不乐的凌宇。

  换好鞋子,凌晨坐在他旁边的沙发上,问了他一句:“你这是怎么了?”

  凌宇把手机递给她,上面的聊天记录递,蓝总裁看了一下,看完以后,立刻把手机丢在一边。

  “我还以为是什么大不了的事,不就是去做客吗?现在不去,以后还不是得去,迟早的事情。”

  蓝总裁回答。

  和凌宇的表现不一样的,蓝总裁觉得这不是什么大问题,不就是去做客吃饭嘛,怎么了?

  “什么做客?你搞清楚,这是见家长,见家长懂不懂?”凌宇回答。

  她都没有搞清楚事情的严重性,那是为了吃饭吗?

  鸿门宴还是为了男的,这种宴,是的为了自己闺女啊!他们就是为了早点把儿媳妇娶回家。

  问题是,他们多个儿媳妇,自己就少个小宝贝。

  蓝总裁给他一个白眼,凌晨才刚谈恋爱,现在怎么可能是见家长?就是吴做客而已。

  大惊小怪。

  “就是人家爸妈喜欢她,邀请她去做个客而已,你不要大惊小怪的行不行?”

  “而且,我们刚在一起的时候,我不是也和你一起回过家吗?这有什么?”

  “正真见家长的时候,还不是最后才开始。现在想这些,有什么用?”

  蓝总裁认真的说道,她不觉得这有什么问题,感觉老公因为凌晨的事情,有点风声鹤唳。

  “就是郁闷!”凌宇回答。

  无法形容。

  “去就去吧,现在这个情况看来,也差不多了,谈了几个月了,人家要是不合适,现在早就分手了。”蓝总裁说道。

  凌宇一边听她说话,但是并没有回答,虽然她说的没错,但是人与人之间的悲欢并不相同。

  他从小养大的小白菜,被人连着盆一起端走了,蓝总裁应该也体会到那种感觉。

  他相信,只有他自己的体会才是最深刻的,因为闺女从小到大,和他这个爸爸的感情最好。

  好不容易养大了,却感觉她离自己越来越远。

  现在,都快变成人家的媳妇儿了,他一想到这个,就感觉叹气。

  “别想那么多。”蓝总裁拍了拍他:

  “现在只是去做客而已,以后要是结婚怎么办?你得哭个死去活来。”

  “女孩子嘛,总是要个归宿的,只能期望她找的人是个良人。”

  蓝总裁认真的告诉他:“以后你能依靠的,就只有我,我也是一样。”

  年龄大了,才知道老伴的重要性。

  她这个快到50的年纪,已经越来越明白这个情况了。

  凌宇叹气:

  “你不懂!我现在就有种感觉,就像是辛辛苦苦一年的收成,结果刚装好,就被强盗抢走了。”

  “就像是刚把价值连城的宝贝拿出来,就被他拿走了。”

  “很难形容这种感觉,就是心里肯定是不好受。”

  凌宇今天都郁闷一整天了,一直没有开心过。

  哪怕是第一个听她说话,第一个看她笑,第一个抱起她的爸爸,也敌不过半路杀出的野猪皮。

  太不讲道理了。

  蓝总裁怎么可能不懂他的感受,她能理解的,凌晨是他带大的。

  突然之间,就感觉快失去某些东西了一样,但是只能眼睁睁看着它失去了还没有任何办法。

  “行了,不要郁闷了。今天就不在家里做饭了,我们出去吃吧。”蓝总裁说道:“吃你最喜欢的。”

  凌宇听到这个,还是摇摇头,往厨房去做饭去了。

  看着他有点萧瑟的背影,蓝总裁摸了一下自己的肚子,突然有些后悔,当时没有多生一个孩子。

  那时候工作的事情都忙过来,再加上凌晨又小,他们完全没有这个想法。

  后来,她开始没有那么忙了,凌宇又没有同意,觉得一个孩子也挺好的。

  她就应该坚持一下自己的想法,不然也不至于让他这么难过。

  拿着手机,蓝发了个消息出去,很快就收到了回信,她拿着手机看了看,然后把手机丢在一边。

  站起来去厨房,看着凌宇正在拿卫生纸抱伤口,菜刀上还有血迹。

  蓝总裁有些生气。

  “好大个事情嘛,要这样,你还能把她留在家里一辈子唛?憨批!”

  一边说,一边拿着他的手,看着伤口不大,才松了一口气,按着伤口,拉着他到客厅,给他包扎好。

  “劳资说多生一个,你非不,现在好了,晓得锅儿是铁打的了吧?”

  “我就是…算了,不说了。”凌宇叹气:“你都不难受?”

  蓝总裁看了看他:“我没有凌老师你这么软弱嗦。”

  凌宇:“……”

麻将老  ,并不是什么好称呼。

  “走,出去吃饭!”蓝总裁不由分说的拉着他出门。

  其实他没什么食欲来的看她担心,还是没有反对。

  魔都,凌晨看着准备好的礼物,满意的点点头,然后拍了个照片发给自己老爹。

  然后她就收到了一条语音。

  “就晓得顾到你自己,能不能关心一哈你爹,怕是住院了你都不晓得。”

  是蓝总裁的声音。

  凌晨听到这个,立马担心起来,开了个视频过去。

  “哈罗,幺儿,吃饭没有!”视频里的凌宇一脸笑容:“看,火锅!”

  凌晨:“……”

  “你就惯她嘛!”旁边传来蓝总裁的声音。

  凌晨吸了口气,然后看着他说道:“老汉,今天是不是不开心啦?”

  “没得,不要乱说哈!”他不承认。

  “我晓得~爸爸最好。”

  凌宇突然别过头,等了两秒钟,又回过头来笑着看她。

  “乖!莫听你妈鬼扯。”

  蓝总裁:“……”

  不知好歹的东西。

梦想岛中文    我不是那种富二代
上一章
书页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