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书页

0132 会不会给我支票让我离开你?

梦想岛中文    我不是那种富二代

  黑凤梨。

  洛白的小酒吧里洛白不在。

  黄原和宁渠坐在吴烨对面,宁渠吃着水果,转头看了看酒吧。

  现在客人越来越多了,洛白每天赚钱不少,就是很奇怪,这几天老是不见人影。

  问服务员和酒保,他们也不知道。

  平时喜欢在群里哔哔赖赖,现在也不发消息了,酒吧里都不见人影,白天宁渠去敲门,他就没有在家里过。

  很反常的各种行为,让他们凑到了一起,主要是预防东方淼又死灰复燃。

  洛白的反常情况,如果建立在又和东方淼打得火热的话,就恒河里了。

  “偷偷摸摸,鬼鬼祟祟,问他他就说在酒吧,酒吧他已经好几天没有来了。”宁渠吃着东西说道。

  酒吧的服务员说的,洛白已经好几天没有来酒吧里了,期间倒是有不少女生自称女朋友来找他。

  这种来送水的,洛白都没有白捡,这就很大问题了。

  平时的时候,这种送什么的茶,他是来者不拒的,而且巴不得多来点。

  黄原把手机打开,给他们看了看:“最近一次发群消息,还是几天前。”

  他们出现这种情况,还是很正常的,但是洛白这样,就奇怪了。

  一天一水,每天他都会水群。

  “你们说,有没有一种可能兴,是他恋爱了?”吴烨说道。

  两个人看了看他,同时摇摇头。

  “他可能沉迷性,但是绝对没有。可能。”宁渠说的信誓旦旦。

  “如果是正经谈恋爱,那我把这个杯子吃了,不吃是狗!”黄原也不相信这个离奇的可能性。

  洛儿,渣啊!

  他们几个,吴烨最不可能将就感情,黄原最不可能放弃汽车,宁渠最不可能早睡早起,洛白最不可能回头是岸。

  只要不是东方的问题,其他的都是小问题。

  吴烨也是好几天没看到他了,洛白这几天,好像特别忙似的,都没有什么消息。

  还是上次他进局子,打了个电话,然后就开始了无音讯了。

  “现在东方淼回来了,你们说有没有可能是因为她?”黄原想到一个问题。

  又厮混在一起了。

  宁渠和吴烨对视一眼,感觉这种可能性很最大,也是最符合猜测的。

  不过只是可能性。

  “我们还是应该相信他,他应该不会重蹈覆辙。”吴烨回答:“毕竟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

  “何况那还是条竹叶青。”

  “五步蛇还差不多。”宁渠回答:“上次潸潸说,东方他们家还想做供应商,她没有答应。”

  “干的漂亮!”吴烨和黄原回答。

  “我拼着人亡某尽的努力,给她发了奖励,一个给我买条大黄补补。”宁渠说道。

  “吃是你自己吃的,撑也是你自己撑的,还特么要我们给你买烟!臭不要脸。”黄原不同意:“一包还差不多。”

  吴烨揉了揉鼻梁,打断他们:

  “现在能不能先讨论洛白的事情,再不管管,他都去奖励东方淼了。”

  黄原叹气:“他不就喜欢送水的嘛,反正东方淼最专业。”

  宁渠捶了他一拳:“真要是这种情况,我们怕是只能看着。”

  “卧槽,你特么还想看着,你这个变态。”

  “我我是说看着他谈,不是说奖励,你想什么呢。”

  几人在讨论洛白的时候,洛白拿着纸巾,打了个喷嚏。

  看着服务员把菜上齐,然后才看了看冒泡的锅底,还在和白菜一起烫火锅。

  今天是庆祝,他们总算是接到了第一个广告单子,一笔价值8000的推广单子。

  粉丝已经足够了,开始逐渐产生收益了,后面,钱只会越来越多。

  “吃个脑花补补,辛苦你了。”白菜把脑花放到洛白碗里。

  她只是出个人拍视频,其他的都是洛白在忙活,能赚钱,全赖洛白。

  她是那个被带飞的。

  原本想着还要时间才能赚钱,白菜没想到这么快就赚钱了。原本遥不可及的一万高薪,好像也不是很难了!

  要是一个月有四千,加上拍视频,加上当教练,不得了啊,一个月一万多。

  出来之前,她从来没有想过自己这么能赚钱,真正知道赚钱了的时候,白菜高新的蹦起来。

  抱着洛白说,要请洛白吃大餐。

  当时洛白感觉心跳都快过载了,有种要跳出来的感觉。

  吃什么饭都可以免了,他其实就想多抱一下。

  不过白菜也反应过来了,洛白是第一次看到她那么脸红,清秀的脸上染了一层红霞。

  刚好那是下午,可谓是日落西山~红霞飞。

  尴尬过后,白菜坚持要请他吃饭,吃大餐,吃上档次的那种。

最后选了水底捞  一家很大的火锅店,就是白菜说的大餐标准,整了个小锅,点了不少菜。

  洛白点菜的时候,白菜没有说话,直勾勾的看着菜单,默默的记下价格。

  脑子里就是少一把面条,两把面条,一箱面条。

  高达几百块钱的总价格,让白菜觉得好心疼,还不能说出来,得显得大方。

  要不是为了哄好洛白这个金主,她觉得自己回家吃面条多好。

  她还是告诫自己,得感谢人带你赚钱,得感谢人家给你机会。

  虽然心疼钱,白菜也没有吝啬。

  这会儿,两人已经吃半天了。

  “你也吃个脑花补补!”洛白把另一个脑花给她。

  “你赶紧吃,我都吃差不多了。”白菜回答。

  她吃东西很快的,风卷残云吃完了,饱的也很快。

  坐在椅子上,白菜刷着自己的视频,开了小号的她,疯狂在吐槽黑粉的评论。

  如果被别人说了,她就会用小号怼回去,反正那些气人的评论,她一条没有落下。

  每一个视频下,都有她的怼人的记录,已经有人在锤她就是账号主人了。

  洛白不太饿,饭量一般,没吃多少,其他的都是白菜吃的多。

  吃饱喝足,白菜拿着牙签在剔牙,也不避着洛白,大大咧咧的。

  “我先去个卫生间,你等我一下啊。”擦完嘴,洛白就借故起身,准备去结账。

  和白菜在一起的时候,他一直都这样,毕竟白菜确实是没有多少钱。

  点菜的时候,洛白就发现她那个心痛的表情了,怎么忍心让她付账。

  洛白刚起来,白菜也立马站起来:“一起去,一起去。”

  她早就在惦记着结账了。

  今天说好的她请客,赚了一大笔钱,大部分是洛白的功劳,不请他吃个饭,白菜都感觉过意不去。

  再加上,有舍有得,不能让洛白觉得她死扣。白菜也有点自己的小机灵,只是掩饰在率直里。

  两人一起去卫生间,还互相看着对方进了卫生间,然后又想法一致的立刻转身出来。

  结果撞个正着。

  “你那么快?”洛白忍不住笑。

  白菜也忍不住笑了笑:“你也很快啊,我去结账。”

  “还是我去吧!你看到没有,来吃饭的,都是男生请女生吃饭。”洛白找个理由。

  白菜不答应。

  “我和她们不一样!”洛白的想法,白菜很清楚。

  这几千块钱,对于洛白来说,并不多,他开的车子她查过,都是差不多两百万。

  她一辈子,可能都赚不到两百万,但是两百万,却只是洛白的一个代步工具。

  一顿饭两三百块钱,对于他来说,或许和两三块钱差不多,但是这是白菜的底线和尊严。

  她和其他人不一样,没想过占洛白什么便宜,没想过让他买礼物,买包包,买化妆品。

  她拿洛白当朋友,当贵人,而不是拿他当凯子。

  “真的没必要分这么清楚!”洛白说道。

  就是饭钱而已,谁给都一样。

  “说好的我请客,以后你也不要抢着买单。”白菜告诉他:“分清楚,不是坏事,肯定很多人吃饭的时候,都让你结账。”

  想到了那些茶,确实是吃完饭就拿着手机,假装忙着,等他去结账。

  白菜,和她们确实不一样。

  她很独立,很自爱,很清醒,也很努力,还有点小聪明,有点小可爱,直接了当,有一说一。

  洛白觉得她不一样,是见过太多的女生,对比她,完全是另一个样子。

  背道而驰的样子见多了,见到美好才感觉格外难得。

  就像是她的名字一样,她就这么简单。

  站在前台,白菜拿着单子,对了一下菜单:“你好,我们的豆芽没有上,麻烦扣掉。”

  她很敏锐的发现,豆芽没有吃,但是却算了价格。

  那不是得多花十多块?

  做梦呢!

  想都不要想。

  小姐姐又看了看单子,然后服务员去确认了一下,确实没有上,她才歉意的回答:

  “不好意思,应该是您的菜上漏了,我给您减去这个菜钱,再给您打个九九折。”

  “给您造成的不愉快,我们还抱歉,以后绝对杜绝此类事情的发生。”

  她很诚恳的想解决问题,这种态度洛白没得挑,白菜也是一样。

  算了,一盘豆芽不至于计较。

  “你直接给我两个冰淇淋吧!”白菜算了一下,然后说道:“新客户折扣加起来,是351对吧?”

  她算过好几次帐了,心里有数。

  洛白刚才点菜的时候,她就算了一下要花多少钱。

  精打细算,心里有数。

  “对的,麻烦您这边付款。”收银小姐姐都诧异了。

  洛白接过她递来的两个冰淇淋,看着她从哪个粉色钱包里,拿出几张大钞递给服务员。

  表情微微变化了一点,洛白就知道她心如刀割。

  小财迷。

  不是没见过财迷,比白菜财迷,又不让自己过分财迷的,洛白是第一次见到。

  找了零钱,她放回钱包里,又把钱包放到兜兜里,然后拍了拍,才从洛白手里拿过一个冰淇淋。

  “我还是第一次吃这么贵的雪糕!果然很好吃。”白菜吃完第一口就就发表意见了。

  她永远可以很直率的,面对自己很穷很土的这个事实。

  不会去避讳掩饰,伪装自己。没吃过就是没吃过,不装自己多么见多识广。

  “这个也给你!”洛白还没有吃,听到她这样说,有点心里复杂。

  他不知道白菜家里究竟多清苦,但是他能估计到条件不怎么好。

  洛白不希望自己去同情她什么,她不需要这个,就感觉有点心疼她。

  “吃一个就够了,你自己吃。”白菜拒绝。

  和吃饭不一样,吃冰淇淋的时候,她是慢条斯理的,一点点在吃,仿佛上怕记下吃完了。

  洛白叹气。

  她身上,总能看到那些大部分人都已经没有了的东西。

  单纯,不做作。

  “看我干啥,再不吃都化了!”白菜提醒他。

  洛白笑了笑,把冰淇淋给她:

  “我在谈一家雪糕的推广广告,如果质量没问题,让他们送我们一箱。”

  白菜眼睛一亮。

  一箱的话,能吃很久了,可惜她那里没有冰箱,还得去二手市场淘一个。

  看了一个两百多块的,感觉有点贵了,还要买电风扇,就超预算了。

  “是不是最后又有广告拍了?”白菜问他。

  拍广告虽然尴尬,但是钱多,只要钱多,尴尬会怎么样?

  “好几家都在谈,谈好了给你说!越往后赚钱越多的,你得准备好。”

  白菜点点头表示理解:“放心,我已经准备好银行卡了。”

  牛头不对马嘴。

  “我是说工作会多起来,让你准备好。”洛白说道。

  白菜看了看他:“这种小事情,就不用说了。”

  洛白语塞。

  准备好银行卡是最大的事情,准备好工作就是普通的事情。

  两人一起去停车场,洛白准备送她回家,今天主要是拍广告视频,不然她还在上班。

  看着洛白的汽车,白菜小心的用手指碰了碰车身。

  然后略微羡慕的看了看洛白:“洛白,你那么有钱,是不是经常苦恼自己有钱没有地方花?”

  如果是这样的话,最应该苦恼的是宁渠才对,他才是拿着几千万不知道怎么花。

  吴烨现在也是日进斗金,那个酒楼赚钱快的要死。

  白菜的金钱观还很狭隘,对于一百多万的东西,她一直觉得不是天文,而是宇宙数字。

  对她来说,这是一个奋斗不出来的的数字。她觉得自己确实菜,人如其名。

  “我其实没多少钱,起码没有到你说的那种程度,钱多的花不完。”

  他爸都到不了那种程度,那种人,除了白衣服挖石油,就是世界范围内的几个大公司。

  洛白只是个啥也不是的,因为父母给他的条件好一些罢了。

  “如果你爸妈有钱,作为交换,你失去的是他们的自由,他们要出差,要赚钱。”

  “没有时间照顾你,没时间陪你去游乐园,没有时间接送,渴了自己。倒水,饿了找保姆。”

  “住在一两千平的别墅里,显得冷冷清清的,很那难受的。”

  洛白回顾了一下自己的经历,和她说一下。

  白菜:“……”

  凡里凡气的。

  大别墅,保姆,她只在电视上看到过。她只是孤陋寡闻的小土妞,如果住别墅难受度日话,她可以代替。

  “条件那么好,那你爸爸应该是很有钱的?”白菜好奇。

  她就是单纯的好奇,就像是一堆普通人里,出来个富二代,大家都会好奇对方的生活。

  其实还是一日三餐,四季整个去里出来。

  “应该是那种成功人士吧?你爸爸能同意你和我这种穷鬼交朋友?”白菜问他。

  应该是出入高档场所,拿着红酒谈生意,大家都是珠光宝气那种面子人才对吧?

  交朋友都是你家做什么生意的,我家做什么生意的,或者这个总,那种总。

  她是这样觉得的,并不知道洛白几人的富二代生活,一个是修车,一个是炒股,一个是疯狂开店。

  他自己……都不好意思说。

  洛白看了看她,忍不住笑:“别说是和你交朋友,就是女朋友都没问题。”

  “他们不会说什么的,交朋友是我的自由,和什么人在一起也是一样,没有你想的那么严格。”

  听到洛白说女朋友,白菜立马摇摇头。

  不敢考虑,高攀高攀了。

  做朋友还可以,做对象肯定不合适,差距太大了,除了打架吊打洛白,其它的都是她被吊打。

  “还好啊,我对你没想法,不然你爸要是直接丢一百万给我,让我离你远点,我可能忍不住拿钱跑路。”白菜笑嘻嘻的说。

  没想法啊?

  才认识不久,想法这种东西,慢慢就滋生了,现在没有没关系,会有的。

  洛白深谙,女孩子得吸引,要吸引白菜,显然得更明显的闪光点,绝对不是家庭条件。

  “你啊,少看那些小说视频的,现实里没有那么多狗血剧情,有流量了,就看看有用的。”洛白建议。

  她自从偷到网以后,就开始喜欢上短视频了,洛白在很多视频下,都能看到她活跃的小号。

  不是怼这个,就是怼那个,还说什么现实里的话,我能打得你喊我爸爸等等。

  她总是和那些无脑的黑粉过不去,逮着他们喷,还有哪些打拳的,她也看不过。

  白菜就像是找到了正义感发泄的地方似的,看谁有三观病就喷谁。

  洛白喜欢她这种性格。

  就像是他说的,自己喜欢那种女生,和那种女生在一起,他可以自己做决定,而不会有人干涉他。

  如果…把这玩意儿娶回家,家里一定很热闹吧?

  “你好好看看,我这么帅的帅哥,你都没想法,你要求是不是太高了吧?”洛白试探的问。

  白菜摇摇头,她有个屁的要求,都怕自己没人要。

  “我就是个小土妞,你是高富帅,我就想养鸡鸭,养牛羊,我们又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你就像是闪电,对我来说,是一闪而逝的,我留不住,也不敢抓。”

  白菜说了一下自己的想法,早说早好,因为没有想法,反而说的坦然。

  不是一个世界的人,就不要去靠近,因为结果不一定是好的。

  “你这话说的,魔都这么大,还能没有地方养个牛羊?搞个农场,你想怎么养就怎么养。”

  “而且,我是活生生的人,不是什么闪电。”

  洛白解释。

  白菜大概是有点理解他的意思了,不过还是摇摇头:

  “搞个球球农场还差不多,我把自己卖了都不够。”

  “我拿你当朋友,你不要胡思乱想啊!不然朋友都做不下去。”

  白菜并不想朋友关系升个级。

  如果洛白穷点的话,她还可以考虑,毕竟他聪明,帅气,有正义感。

  但是,他太有钱了,唉,配不上配不上。

  “不要妄自菲薄,你可以的,不行我买断了,你说个数。”洛白玩笑的说道。

  朋友那么多,谁想做朋友啊!

  有趣的灵魂就像是漩涡,很吸引人的。

  白菜认真的看了看他,看的洛白转过头:“你不会山珍海味吃多了,想吃点蔬菜了吧?蔬菜没营养的!”

  白菜一句没营养,洛白忍不住笑了笑,看了看她并不差的身材,洛白还是觉得营养不缺。

  他们这种多少有点钱的人,除了富二代这个便签,普通姑娘天然对他们很警惕。

  大部分人是觉得靠近就是不怀好意,就是想渣。

  白菜已经是艺高人胆大了,第一反应并不觉得是会被渣,而是觉得差距大了,不合适。

  洛白看了她,反问道:“就说要是真想吃点蔬菜,有没有可能?”

  她直接,洛白也直接了,可能直接问她更合适。

  白菜不是扭扭捏捏的人。

  白菜叹气,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在吃饭的时候,早已标注好了价格。

  她看了看洛白:“萝卜青菜,各有所爱,但是没人一直爱吃萝卜青菜。”

  “我不想当调味品。”

  她聊的很坦然,没有避讳自己的想法,也很清醒。

  洛白理解他的意思,现在这个情况,还得再慢慢来,急不得一时半会儿的。

  “我草率了,不过这个不急,总要让你见到心意,我想想办法。”洛白回答。

  白菜忍不住笑了笑:“果然,你们城里人就是会哄女孩子。”

  才认识没多久呢,白菜不觉得自己有什么能吸引人的地方。

  “撇开钱不谈,我就是个普通小青年而已,没有你想的那么复杂。”洛白看着慢吞吞的人,按了一下喇叭。

  白菜没有说话,看着窗外,城中村这个地方,和洛白的豪车格格不入。

  他不知道吃面条的快乐,不知道啃馒头也能过日子,不知道烤串可以两毛钱一串,也体验不到几千块钱带来的快乐。

  代沟和海峡那么大。

  一直到送她到城中村入口,洛白才慢吞吞的开车离开,站在原地的白菜,看着车子开远。

  “我拿你当朋友,你居然想泡我当女朋友!”

  “真要是上当了,十天半月就分手了,谈个锤子。”

  “唉~!”

  白菜叹气,往回走,在路上的时候还给表妹买了点水果零食。

  洛白还在路上,考虑着要怎么样才能拱到白菜。

  想法太多了,这些想法让她被牢牢限制,根本没有进一步的想法。

  越是这样什么都不图,就图个人,对洛白来说,越是不一样。

  与众不同的白菜,短短时间,就迅速在洛白心里扎根了。

  “回头找他们帮忙出出主意。”洛白自己没想出来什么好招。

  对这种好姑娘,他很多想法用不了,手段匮乏,套路不多。

  洛白回到店里的时候,吴烨几人还在店里,洛白回去以后,就被他们堵住了。

  被架起来丢在沙发上,看着虎视眈眈的吴烨几人,洛白不解其意:“你们干啥?”

  有种做了错事了,被抓包的感觉。明明他也没干啥。

  吴烨先说话:“你还好意思问我们?那个女生是谁?”

  “坦白从宽,看你笑的和二傻子似的,别说我们给你机会。”宁渠说道。

  “说吧,虽然我们已经了解不少了,还是希望你自己说出来。”黄原也补充了了一句。

  什么就知道了?他都没有听明白。

  “啥意思?”

  吴烨看了看他:“还啥意思?你早出晚归的,店也不管,信息也没有,你说啥意思?”

  “一门心思,都在某个人身上吧?别说是事情。”

  “在装傻呢,以为我们不知道,想蒙混过关。”宁渠一脸我们已经了解过的样子。

  “怎么说,你们都知道了?”洛白挠挠头,试探着问。

  吴烨点点头。

  黄原点点头。

  宁渠点点头。

  “当然。”三人异口同声。

  他知道个屁,什么都不知道,就是在套话而已,早就商量好了的。

  必须要搞清楚,是不是东方淼又死灰复燃了,只要不是东方淼,他们都不担心。

  “这几天确实是和她在一起,挺开心的,今天还问了一下能不能谈恋爱,不过她没同意。”洛白沮丧的回答。

  吴烨顺势拿起桌子上的玻璃烟灰缸,宁渠顺手拿起桌子上的叉子,黄原拿起的托盘。

  看他们一脸怒其不争的样子,洛白往角落缩了一下:“不是,你们干啥?”

  “让你清醒一点,与其痛苦,不然把苦去掉。”黄原回答。

  “对,又特么见人家去了,你答应我们的呢?”

  “没出息!舔狗!”吴烨总结。

  卧槽,他反应过来了。

  “你们特么根本就不知道对吧?”洛白质问。

  三人:“……”

  “不是让你说吗?”

  “对啊,你说明白点!”

  “表达准确一点,详细一点,不然我认识你,烟灰缸不认识你。”吴烨说道。

  果然,他们知道个屁。

  想了想,洛白还是说了:“我上次去吃烧烤,遇到了白菜…”

  宁渠刚准备接茬,说我特么还遇到一个黄瓜呢,你能不能编的认真点?

  不过被吴烨阻止了,确实是白菜,洛白没有说谎。

  “就是你知道的那个女生,我以前也没有遇到这种女孩子,后面就当成朋友在处,今天刚带她拍完广告,吃个饭就回来了。”

  “就感觉她和其他人不一样,你们不知道,她多率真,多努力,多清醒。”

  “回来还在试探她呢,不过她没同意,应该是觉得我有钱,差距大了一些。”

  “人家是奔着这种找,她就想找个穷点的。”

  “我对她挺有好感的,她不是那种为了钱的人,性格也吸引我。”

  “事情就是这样。”

  洛白从头到尾说了一遍,这次是很详细的版本,包括认识,包括人是什么情况。

  几人恍然大悟,原来是遇到真爱了。

  黄原几人互相对视一眼,宁渠笑了笑:“不是东方淼就行了。”

  洛白:??

  “你们以为我和东方淼出去了?我都已经把她拉黑了好吧!能不能对我有点信任感?”

  洛白很无语,居然不相信他,他最近心里都是白菜,哪来的东方?

  “你认真了?”吴烨问他。

  洛白点上烟,点点头:“认真,笔数开玩笑,不是玩玩,就是想和她在一起。”

  吴烨把杯子放在黄原面前:“慢点吃!别硌着。”

  黄原:“……”

  刚才说的吃杯子,这会儿不敢吃了。

  “既然不是东方就没事了。”黄原说道:“有那个姑娘的照片没有?我们看看!”

  洛白直接找了短视频,给他们看了一下。

  “你完蛋了,以后等着挨打把你。”宁渠幸灾乐祸。

  这个战斗力,直接打洛白两个。

  “开玩笑,人家温柔的很,性格也很好。”洛白不担心这个。

  现在都还没有追到手呢。

  “帮我想想办法!这种姑娘,我还真不会追。”洛白求助。

  黄原摇摇头:“你觉得我们懂?”

  “我是被动的。”宁渠回答。

  几人看着吴烨,就他有点经验,其他的都没有。

  “块,给洛儿挂个经验包。”宁渠在吴烨身上虚抓一下,丢了个空气给洛白。

  洛白叹气,宁渠这个沙雕,让他很是无奈。

  “自古深情留不住,唯有套路得人心,胆大心细脸皮厚,软磨硬泡带逗抖,挑准时机拉把手,甜言蜜语不可丢。”

  “大概就是这样,套路多了,效果就来了。”

  吴烨说了一下自己的经验之谈。

  洛白不太相信:“还是自己琢磨,你这套东西,连二垒都难。”

  开玩笑,明明就二垒不难,再多才有点难度。

  搞清楚这个事情以后,大家就放心了,吴烨准备跑路了,这个点,凌晨加班都要回来了。

  宁渠收到了颜潸潸的消息,喊他回家吃饭,黄原准备回家看老板娘。

  几人跑了,留下孤零零的洛白,他拿着手机,在疯狂搜索恋爱套路。

  凌晨加完班到家的时候,吴烨在做饭,已经炒好的菜,香味弥漫着厨房。

  悄悄的抱着他,凌晨闭着眼睛,感觉很安心。

  吴烨把火关小,转头看着她问道:“累了是不是?”

  凌晨点点头:“最近工作特别多,开会开的头疼。”

  感觉脑子昏昏沉沉的,今天工作太多了,处理了那么多事情,还有不少没有做完。

  凌晨时不时的,还打个哈欠。

  “这几天我送你我下班吧,你这状态,还是不要开车了。”吴烨说道。

  凌晨答应一声,抱着他不撒手。

  无奈,只好简单的弄完吃的,凌晨也没有吃几口,就说没有什么食欲,就想睡觉。

  吴烨给她弄了热水泡脚,又给她按头,凌晨大概是困的厉害,昏昏沉沉的就睡过去了。

  吴烨叹气,把剩下的半碗饭吃完,收拾了碗筷,在她旁边查手机查了一会儿。

  看她睡熟了,然后才抱她上楼,靠在她旁边。

  本来准备的想法,全都没有了,看她累成这样,除了心疼以为,吴烨甚至想和丈母娘说一下,给她招个副手,减轻一下工作。

  上次她就没有同意。

  说做就做,吴烨拿着手机发消息给她阿姨您好!阿姨休息了吗?

  蓝总裁可能是没有睡着,回复也很快哟!这不是小吴吗?

  怨他一直没发信息?

  加上微信,还是第一次找她,说真的,吴烨有点不知道怎么和她聊天。

  阿姨好记性!吴烨回复。

  下意识的,吴烨总喜欢不阴不阳的偶尔堵她一句。

  给我发消息,不是单纯想和我聊几句吧?蓝总裁问他。

  吴烨挠挠头,刚才一时冲动了,没有组织好语言,还得想好怎么说呢。

  吴烨一边思考,一边敲着字。

  阿姨,凌晨最近工作特别多,每天回来,连吃饭都吃的少,吃完饭就累的在沙发上睡着了。

  我想着,能不能拜托您,给她找个人分担一下工作,她可能没和您说,我就冒昧替她请求一下您。

  我知道您可能有自己的考虑和安排,但是她一个人,总是加班到很晚,回来又饭都不吃多少,久了会影响健康的。

  冒昧的找您,也是希望您可以了解一下情况。

  吴烨觉得这样说不太完美,但是也不管那么多了,发都发出去了。

  不和她说一下,她一直都不知道,明明加个副总就解决的事情,吴烨都不知道她为什么不同意。

  我知道了!蓝总裁回答你怎么知道的?她在你那里?

  草率了。

  被她猜出来了。

  吃完饭,我才洗个碗的功夫,她就睡着了,睡的太沉,我没忍心叫醒她。吴烨回答。

  蓝总裁隔了好一会儿,才发信息回来。

  让她明天给我打个电话。蓝总裁回复,又加了一句谢谢你了。

  吴烨发了个不谢,都是应该的。

  放下手机,吴烨感觉自己有点犯傻了,要是明天和凌晨说,让凌晨和她说更好。

  结果,看她太累了,吴烨实在是没忍住,就和她说了。

  有点狗拿耗子的不礼貌,还有不懂事的冲动,估计丈母娘对他的印象,更不好了。

  唉~!

  靠在凌晨旁边,吴烨看她睡的正香,擦了擦她口水,吴烨也逐渐睡着了。

  她在旁边,总是很容易睡着,也很容易睡不着。

  第二天。

  吴烨送她到公司的,虽然她元气满满的,但是谁知道她下午是不是又会精神不振了。

  还是接送比较放心。

  “我走了,下午你发信息,我过来接你!”吴烨和她挥挥手。

  这还是吴烨第二次来送她,这个点,漫客的员工也就刚到公司,很多都在楼下吃东西。

  注意到不少目光,凌晨又装的一脸严肃,吴烨忍着笑,开车离开。

  他今天要去和房东谈谈价钱,这次是凌晨推荐的,得他自己亲自去谈了。

  楼上,凌晨看着屏幕里的老妈,有点疑惑。

  “上次不是没有答应吗?这次又答应了?您玩游戏呢?”

  “要不是你男朋友大半夜发消息,你以为我会答应?老娘以前还不是加班到一两点。”

  凌晨:“……”

  吴烨?

  凌晨没忍住笑起来,笑的很开心。

  “不要得了便宜还卖乖,选好人,写好推荐,早点发过来。”蓝总裁看不得她这个笑。

  沉迷爱河,不可自拔。

  “好的,谢谢妈妈!”

  “滚!”

  凌晨嘻嘻笑。

  挂完电话,凌晨靠着椅子,美滋滋的喝了口茶。在电脑上,把上次的资料找到,想了想,她还是先打了个电话。

  “夏竹,让程溪来我办公室一趟。”

  “好的凌总。”

  先谈谈再说,这次应该十拿九稳了。

  吴烨还在加油站,看着显示的油价发呆。

  两位数,虽然吹牛说三位数都不怕,真的到了两位数,还是有点肉疼。

  加满花了好几个一百,这破车油耗也不低,难怪满大街都是电车跑。

  看着手机上的位置,吴烨加好油就出发了。

  到了位置的时候,吴烨见到了房东,一脸的诧异,房东看到他的时候,也有点诧异。

  “是你啊小伙子,还开这个车呢?”她先和吴烨打招呼。

  吴烨笑了笑:“阿姨,是您啊,真是巧。”

  是上次横跨视线撞他的阿姨,还说不让他赔钱了,当时吴烨赶时间,就没有和她多说。

  “确实是巧,你要买房子?”

  吴烨点点头:“不过得先看看,合适我就要了。”

  阿姨拿着钥匙,打量了他一下:“你这孩子,还挺低调。”

  吴烨尴尬。

  她更低调才对,开车都是开的雪福蓝,谁知道光是房子卖价,就是差不多一个亿。

  “阿姨,您叫我小吴就行。”吴烨礼貌的说道。

  她笑了笑:“小吴啊,属什么的?”

  吴烨感觉不妙。

  问属什么的大妈,都是为了给孩子介绍对象。

  “属兔!”

  “可惜了。”阿姨摇头。

  ------题外话------

  晚点了,昨天女朋友来了,一言难尽。

  今天不求票了。

  晚上还有更新,放心,必不迟到。

  永远可以相信我,除了女朋友来。

  《我只是精神病,怎么可能是邪神》推个书。

梦想岛中文    我不是那种富二代
上一章
书页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