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书页

0135 失恋阵线联盟

梦想岛中文    我不是那种富二代

因为胡思乱想不好好开车  田甜住院了。

  脑震荡,还有多处挫伤,那个和她一起的女生,也是脑震荡,而且对方是磕在车窗上,直接当场昏迷了过去,好悬没有因为她的车技而当场去世。

  田甜则是运气不好,啪一下子,脑门磕在方向盘上。

  好在她用仅剩的意识,把车车停下来了,然后才晕过去的,并没有发什二次事故。

  也是她运气好,出车祸的那个时间段,路上没有太多车,而且她撞的车主,因为车质量好,并没有什么事情。

  人家车主没有什么事情,她出事情了。

  她虽然脑震荡了,但是毫不影响她是全责,而且还压线,超速,追尾。

  胡思乱想的她,还因为旁边的女生提醒了一下,踩了一脚刹车,不然的话,可能不是脑震荡能终止的,怕是震荡很多次都不行。

  她直接晕过去了,人事不省。

  要不是人家被被撞的车主打电话给急救,她们俩进医院,都不知道得是什么时候了,毕竟这年头的好心人,可不是满大街都是。

  她把人家撞完以后,那个阿姨还等了半天,才把事情解决好,具体的还得等田甜着这个车主醒过来,才能解决。

  住院费用,都是人家垫了一部分。

  治疗完以后,又安排了住院,田甜的手机密码,别人也不知道,还是住院以后,有电话打进来,田甜住院这个事情,才被公司秘书知道了。

  慌慌忙忙的秘书,第一时间就联系了田甜的家人。

  听到自己闺女出车祸,田甜她老妈差点晕倒在美容床上。

  给自己老公打了电话,然后立马就给凌晨打电话,而凌晨的手机已经关机了。

  光顾着和吴烨解毒去了,手机是什么情况,凌晨完全没有留意,吴烨更不会留意这个了。

  所以田甜老妈,只能火急火燎的给张楚楠打电话,拜托他去医院看一下是什么情况,严不严重,因为平时条理分明的秘书,早已乱的忘记问严不严重了。

  张楚楠接到电话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了,听到这个消息以后,他连裤衩都没有穿,就穿了个长裤就出发了。

  一边在电话里安抚田甜老妈,一边快速开车到医院。

  到了医院,就忙得脚不沾地,了解田甜的情况,还有应付和田甜一起出车祸的女生家属,还有那个被田甜撞到车的阿姨。

  最后又安排换病房,忙到半夜四点多,才把这些事情处理好了。

  躺在陪护病床上,张楚楠忍着肚子饿,就这样睡过去。

  早上的时候。

  田甜醒过来第一时间,看到的就是熊猫眼的张楚楠,还没有来得及打招呼,然后就感觉到自己被念紧箍咒似的,头痛欲裂。

  “啊头疼。”疼的受不了,田甜忍不住发出痛苦的喊声。

  张楚楠立马跑出去喊医生。

  又开始了第二轮检查,各种检查完了以后,又把她送回了病房。

  凌晨是早上,看到未接电话,打过去以后,才知道田甜住院的这个消息的,听到这个消息以后,仅剩的那点埋怨田甜的想法也没有了。

  毕竟,人家都出车祸了。

  接到消息的第一时间,凌晨就去医院看她了。

  医院里,除了黑眼圈的张楚楠,就是时不时哀嚎一句的田甜。

  “小雪姐,我感觉自己快死了。”田甜看着天花板说道。

  凌晨呸呸呸:“不要乱说。”

  田甜感受着脑袋的疼痛,她知道凌晨理解不了这种痛苦。

  “你都不知道有多痛,估计生孩子也就是这样疼了。”田甜叹气。

  她很后悔昨天为什么不好好开车,要想那么多,要分散注意力,要是注意力集中一点,她都不会出车祸。

  后悔死了。

  “医生说是正常的,慢慢就好了,坚持坚持。”凌晨拉着她的手。

  躺在病床上的田甜,流下来痛苦的泪水,真的太痛了。

  脑震荡的后遗症有很多,有些会记忆丧失,有些会头晕恶心,还有的就和田甜一样,时不时的喊头疼,虽然医生说很正常,但是凌晨还是有些担心她。

  “楠哥,我大概啥时候能不这么疼啊?”田甜发出渴望的疑问。

  张楚楠:“......”

  没敢告诉她,还要三个星期左右才能好,怕她更接受不了,都是说的一个星期。

  隔壁那个和她一起出车祸的女生,比田甜更严重。

  她当时打了个方向,那个女生直接被甩出去磕了一下,然后又弹回来再磕了一下。

  总之,隔壁更悲惨。

  不只是头疼,还有其他的后遗症,她相当受罪。

  要不是张楚楠说的大合同,让她爹妈平熄了一部分怒火,再加上田甜的家庭情况让他们理智不少,不然的闹得更厉害。

“你好好休息,医生都说了,一个星期就好了,慢慢疼痛就会减退。”凌晨说道  “呜呜呜,小雪姐,我好痛啊。”

  凌晨:“......”

  张楚楠:“......”

  看她痛苦的样子,凌晨感觉她像个小可怜。

  不过这种情况,她并没有办法,医生都说了,该治疗就治疗,也不能老吃止痛药,打止疼针,总不可能给她打麻药。

  总得挺一下。

  在医院里,凌晨一直陪着她,她妈妈来的时候。

  凌晨看着她扑在病床旁边:“宝贝女儿,你怎么真不小心啊,你要是出个什么事,你让妈妈怎么活啊。”

  “痛不痛?很痛啊!医生!医生!快来看看我姑娘。”

  然后她没多久又回来了,大概是了解了情况。

  “换医院,我们换最好的,妈妈带你回汉京,去最好的医院看。”她一边掉眼泪一边说。

  凌晨叹气。

  张楚楠叹气。

  其实并不是什么太严重的事情,她深怕有问题,立刻想到的就是找更好的医院。

  “医生都说了,住院就行了,妈,你不要小题大做。”田甜在病床上说道。

  她担忧的看着田甜:“伤的是脑子,不是胳膊,一定要注意才行,妈妈来安排,你就安心的。”

  “哎哟,我可怜的姑娘,妈妈要是能给你分担一点疼痛也好啊。”

  “怎么就那么不注意呢,还是的给你请个司机,太不安全了。”

  她喋喋不休的,凌晨和张楚楠都没话可以说。

  田甜不堪其扰。

  “妈,我需要安静。”

  她立马就不说话了,只是看着田甜,眼睛里都是担心和顾虑。

  凌晨看了看她,要不是她,田甜那点公主病其实都没有的,就是她太宠溺田甜了。

  后来,田觅也来了,不过来的有点晚。

  田甜妈妈对她不冷不热的。

  凌晨一直在医院待到下午,在医院忙前忙后的,给她处理一系列的东西,弄好以后,才离开。

  张楚楠倒是没有离开,一脸心疼的看了看田甜,然后才送凌晨离开病房。

  “这里交给我和阿姨就行,你先回去吧!今天谢谢你了。”张楚楠说道。

  突然之间,凌晨发现张楚楠代入了田甜男朋友的角色似的。而且行为之间,给人的感觉也是这样,田甜还叫他楠哥。

  不知道两人现在是什么情况,凌晨也有多问,到时候田甜痊愈了,再问她具体情况吧。

  张楚楠其实挺好的。

  凌晨摇摇头,这没什么好谢的。

  “男生总有些不方便,你帮阿姨买东西,办办手续就行了,有什么情况的的话,你给我打电话。”凌晨回答。

  她留下了也们有什么用,田甜妈妈在就够了。

  而且田甜这个情况,真不是什么特严重的情况,得养一段时间,头疼有个恢复期,再来检查一下,没问题就行了。

  张楚楠点点头:“我再找个护工!她这个情况,医生也说了,康复还需要一段时间。”

  他也没想到田甜会突然出车祸,接到电话的时候都是懵逼了。凌晨最终还是回家了,张楚楠和田甜老妈留在医院里照顾田甜。

  凌晨准备明天再来看看她。给吴烨发了一个消息,凌晨才在医院门口打车回家。

  吴烨一直没有什么事情,在家里闲了一整天的吴烨,看着消息的时候,很感慨:“开车不规范,亲人两行泪啊!”

  平时他开车就很注意,就怕出现这种问题,田甜这个情况,还好不是什么大的问题,只是脑震荡而已,养养就好了。

  真要是更严重一些,就得送急救去抢救了,那种情况,抢回来都得有很严重的后遗症。

  “好好的,居然会出车祸,这也太离奇了。”吴烨有点搞不懂。

  知道凌晨要回来了,吴烨系上围裙,准备开始做饭,凌晨还没有到家,现在做饭刚刚好。

  在厨房忙碌了不少时间,吴烨做个简单的三菜一汤,等她到家的时候,吴烨才刚把饭菜放好,刚好拿着碗筷出来,就看到凌晨开门进屋。

  “换个鞋子,刚好可以吃饭。”吴烨拿着碗说道。

  凌晨点点头,换好鞋子,洗了洗手,坐在餐桌前,看着三菜一汤,凌晨端起碗就开始吃饭。

  就中午的时候吃了饭,下午凌晨就饿了。

  田甜的妈妈,一心担忧田甜,期间还和田甜爸爸吵了一架。

  张楚楠可能是因为田甜不饿,他也没有吃东西的意思。

  就那么在厨房干耗着。

  只有田甜妈妈在打电话找医院,想把田甜转院,又时不时的因为一点点小事情,去找医生。

  总之就是药用最好的,医生要最好的,医疗条件要最好的,要保证没有后遗症。

  她好几次担心的哭了。

  吃着饭,吴烨问凌晨:“田甜怎么会突然出车祸了?”

  他还以为凌晨在公司,结果凌晨去了医院。也没有和他说,吴烨都是才知道这个情况。

  在家咸鱼了一整天。

  吃了一口饭,凌晨叹气:“可能是没有注意情况吧,她自己出车祸了,还有另一个女生也出车祸了。”

  那个泼水的女生,凌晨倒是不同情,听到张楚楠说了一下,她想和田甜合作,凌晨才知道她为什么会泼吴烨。

  大概率也是为了合同,还以为他们是软柿子呢!

  “那他爸也要过来?”吴烨问她。

  凌晨点点头,这种情况下,肯定是要来的,不只是田甜爸爸,她妈妈都已经来了,马不停蹄的赶飞机过来的。

  脑震荡,不是什么很严重的问题,当然也不是什么很轻微的问题,和脑相关的,除了头皮屑,其他的都很严重。

  “现在医院谁在照顾她?”

  凌晨吃了一口菜:“她妈妈,还有张楚楠,我在那边待着也没有什么事情,就回来了。”

  人多了,挤在一起也只是看看。

  吴烨猜测,张楚楠和她大概是关系不一般了,这种情况下在医院照顾她的,都是很亲密的人了。

  “你以后,记得开车注意点,别打电话,也不要疲劳驾驶,安全最重要,咱们那么多钱没花呢、”吴烨看着凌晨说道。

  不注意安全,最后出个事情才追悔莫及。

  而且凌晨偶尔也加班,回来的时候,已经累得不行了。

  凌晨:“.....”

  无语的看了一眼吴烨,凌晨才继续扒饭。

  凌晨和吴烨说了一下田甜他们家的事情,特别是她妈妈的表现,凌晨觉得有点苛刻人。

  她还和吴烨说了一下,问他有没有一样的感觉。

  “这个世界上最残酷的事情,莫过于少年丧亲,中年丧侣,晚年丧子,不要不当回事。”吴烨看着她说道。

  “行行行,我知道了,好好吃饭行不行?不要聊这么沉重的话题。”凌晨说道。

  吴烨点点头。

  有些东西还是得聊,她约会的时候,还带自己去医院呢。

  这个事情,吴烨能记住一辈子,当时给吴烨的感觉太深刻了。

  人永远不知道意外和明天谁会先来,没有意外的时候,和意外来的时候,其实近在咫尺,可能就是一秒钟,一分钟,一个小时。

  吴烨是个怕死的人,不是因为钱多,而是因为好死不如赖活着。

  钱也是一方面,人死了,钱没花了,很悲催。

  “悲剧每天都在发生,但是我不希望它降临在我在乎的人身上,自私也好,祈求也罢,能一辈子平平安安,就是生命最好的馈赠。”吴烨说了一句。

  “我们没办法控制生命的长度,更没办法控制生命的精度,只能控制生命的宽度。”凌晨回答。

  说完以后,两人都沉默了一下。

  “聊点开心的。”

  “聊点开心的。”

  凌晨和吴烨同时说道,然后又忍不住一起笑了笑。

  吴烨把她嘴角的米粒拿下里,然后丢在嘴角嘴里,和犀牛身上的卫生鸟似的。

  他还挺自然的。

  嗔怪的看了看他,凌晨说道:“我明天还得去医院看看田甜,可能要晚点回来。”

  今天就一整天都没有去公司,明天可能也只能去半天,好在公司有了个副总撑着,决定不了的就给她打电话,还能应付两天。

  点点头,吴烨答应,本来就是闺蜜,凌晨一直挺顾着她的,可以理解。

  吃完饭,吴烨洗了碗,凌晨在和张楚楠打电话,听张楚楠的意思,田甜爸爸准备晚上的飞机过来,他爸白天有几个推不掉的会议。

  到了现在,才把时间抽出来了,吴烨就发现,赚钱到了一定程度以后,很多东西有些身不由己。

  很多东西也避不开,逃不掉,哪怕是发生这种事情,还得把会开完才能过来。

  真忙啊!

  凌晨挂完电话以后,看了看身边的吴烨问他:“你说我要是哪天出个车祸,我妈会不会也这样?忙得过不来看我?”

  听到她这个憨憨问题,吴烨立马摇摇头。

  吴烨首先不接受这种假设,而且这种问题,问的就很憨包。

  “丈母娘会第一时间来把我骂一顿,问我为什么没有照顾好你,而不是说她有个会要开,来不了。”吴烨回答:“相信我,一定是这样。”

  他其实能感觉出来,凌晨妈妈虽然爱怼她,但是对凌晨的关心,其实并不差的。

  只是沟通少了,很多东西没有去仔细看,没有留意,当局者迷旁观者清。

  吴烨才说完话,凌晨就收道消息了。

  凌宇发给她的消息在外面注意点安全,别开车急吼吼的,累了困了就不要开车,特别是喝酒以后。

  有什么不舒服的情况,记得第一时间去医院,不要傻乎乎的不去。

  按时吃饭,锻炼的习惯保持好。

  工作上的事情,记得和你妈妈多说一下,她会帮你的。

  一连好几条消息,凌晨看的沉默下来。

  凌宇并不是什么煽情的人,估计是知道田甜的事情了,凌晨妈妈和田甜妈妈关系很不错,该估计是蓝总裁告诉他了。

  换位思考,遇到这种问题,自己也会后怕。

  我知道,放心爸,我很好的,也很注意,没事的,不开车都是吴烨去接我。凌晨回答。

  累了吴烨都不会让她碰车子。

  老汉的意思,吴烨才是最不安全的,叫你娃注意到点。凌宇回复消息。

  凌晨:哈哈哈哈。

  吴烨:“......”

  老丈人对他有偏见,他才不是那种舍不得气球钱的人。

  好的,我注意点他。凌晨回复。

  就这样吧,不要口是心非的,早点休息。

  又聊了好几句,凌宇才说他要去做饭了,再次申明,让她注意点吴烨,不要吃亏了。

  凌晨叹气,内心默默地说了一句:晚了。

  这话,她肯定是没敢说出来的,现在这种情况,都已经碰头了,和交流还能有多大距离?

  在不久的将来,这个世界上,就要少一个黄花大闺女了,会多一个妈妈预备役。

  不过,她还是回答完全没有,不需要担心这个问题。信誓旦旦的说完,转头就去洗漱,然后上楼了。

  这种就叫左耳朵进,右耳朵出,完全没有听进去。

  逆女本逆。

  “时间差不多了,你赶紧去洗漱一下,早点休息了。”凌晨先上楼。

  吴烨答应了一句,然后才站起来,去洗漱。

  医院里。

  张楚楠把病床的角度调整了一下,然后才看了看因为疼痛没有睡着的田甜,还有旁边忧心忡忡的田甜妈妈。

  作为一个个妈妈,她一直在担心田甜,田甜也不同意转医院,她无可奈何,本来就担心,还只能干等着。

  “阿姨,您休息一会儿,今天累一天了。”张楚楠说道。

  单独病床旁边,还有家属的陪床,如果是过夜,或者累了,完全可以休息的。

  不过她还是摇摇头:“看着她,我放心点。”

  张楚楠也没有多劝她什么,只是看了看外面,已经开始天黑了。

  田甜是不是皱眉,然后微微痛呼,一直就没有停下来过,后遗症如影随形了,只有头疼,倒是没恶心其他的情况,医生又来看了看,表示没有什么问题。

  她这个不是轻微的脑震荡,而是比轻起来要更严重一些。

  “疼得很是不是?我喊医生来。”张楚楠刚站起来,就被田甜拉住手,她微微摇摇头,表示不用。

  医生已经来过好几次了,要是有办法的话,早就已经用了办法了。

  “没事。没有那么疼了,喊他来也没有什么用。”田甜看了看他:“楠哥,辛苦你了。”

  忙前忙后的,都是张楚楠在忙,路遥知马力日久见人心,田甜能感觉出来。

  以前的那些想法,现在看来还挺可笑的。

  突然之间出个车祸,当时她真的以为自己已经没有办法挽救了。

  那时候闪过好多的后悔,也有很多的遗憾,还有很多的不甘心,那一瞬间,她有好复杂的情绪。

  经历了这个事情以后,她感觉自己看开了很多东西,没有以前那么固执了。

  以后一定要加倍珍惜现在的日子。

  张楚楠顺了顺她的头发,很小力的那种,摇摇头:“好好休息,争取早点康复,到时候我带你去小香礁购物。”

  田甜忍着剧痛,看着天花板,冷汗一滴滴的落下。她没出过这么严重的车祸,到了脑震荡这种程度。

“好,这几天就辛苦你了,我妈没什么主意”田甜缓了一会儿回答  张楚楠点点头,

  该处理的都已经处理好了。

  “你什么都不要管,就好好休息就像是,事情交给我我来处理就行了。”张楚楠很男子气的说了一句了。

  “好,那我睡会儿。”可能是困了,她睡着了,只是偶尔还皱眉,不知道是不是痛的。

  张楚楠没有说话,默默地趴在病床上,慢慢的也睡过去了。

  等到田甜妈妈回来的时候,蹑手蹑脚的做到另一个凳子上,看着睡着了都在冒汗的田甜,她很难过。

  又注意到累睡着的张楚楠,她有种丈母娘看女婿的喜欢。

  当时以为没有希望的,田甜肯定会反对,也不一定喜欢,现在看来,缘故还是有的。

  她还是很喜欢张楚楠的,人不错,而且有责任心。

  “这个老田,就知道公司,就知道工作,自己女儿都不管不顾。”她很小声的抱怨了一句。

  病房安静下来。

  另一边。

  黄原的修理厂里,坐在轮胎椅子上,黄原看着手机消息笑了笑,把手机调到静音,然后放到口袋里。

  站起来,吹着口哨走到门口,

  站在他的修理厂旁边,正鬼头鬼脑,左顾右盼的,伸头在隔壁修理厂里看了一圈,黄原才悄悄闪身进去。

  熟练的让人心疼的东躲XZ,时不时在汽车旁边,时不时在杂物旁边,时不时又躲在卡车后,显然他一句不是第一次这样做了,毕竟已经可以熟练的躲开监控了。

  一直到一个闪身,跑到一个水泥凹槽下,那是修车的坑位,里面有个穿着白色背心的女子,在昂着头修车。

  不过她一脸苦恼的样子,显然是遇到了解决不了的问题,有点愁眉苦脸的拿着扳手敲了敲钢管。

  拆着其中一个螺丝,看着她熟练拧螺丝的样子,就像是打工电子厂练出来的一样。

  看了看突然出现的黄原,她已经见怪不怪了,笑了笑就继续修车。

  不过刚才的问题还没有解决:“这个是什么情况,要怎么修?”

  遇到解决不了的问题,找黄原都没有用的话,方圆二十公里,没有一家能搞定的。

  他生意好,很大一部分原因,就是大家都知道他手艺好。

  “这个问题很好解决的,这里你要这样这样,再这样这样,然后这样这样,最后这样这样,就修好了。”黄原教她。

  果然,按照他说的,完全没问题。

  这才是真正的专业。

  上到工程器械,下到摩托车电动车,都能修。

  “还是原哥牛比,你这脑子咋长的?什么车都能修!”她丢开扳手,扯下手套,转头看了看黄原。

  一样习惯了她的一口方言,黄原只是笑了笑:“低调低调,一般一般。”

  熟能生巧而已,再加上多看看书,总会有进步的。

  他自己就是例子,最开始的时候,也是啥也不懂,现在手艺越来越好了。

  手艺人。

  “低调啥啊,修车这块,我就没服过谁,就你最牛比,等会儿喝点?”她把问道。

  问的时候,黄原发现她眼睛布灵布灵的,黄原低头透过空隙看了看外面。

  仿佛是在找人一样,不过他什么都没有发现。

  “看给你怂的,我爹不在,喝到一个被窝里都没事。”她忍不住笑了笑。

  黄原脸红,这话说的可太....过分了。

  不过也不是不能牺牲的,要是真的,他感觉自己可以的。

  “你刚才发消息怎么不说他不在?害我躲躲藏藏半天。”黄原问他。

  要是早知道的话,就直接大摇大摆的就走进来了,他还以为最不喜欢看到的人也在。

  “他应该不会回来,你要不喝?”她再次问道。

  “那就喝点。”黄原答应。

  喝点酒而已,要是其他人问他喝不喝,他肯定不会答应,但是她的话,黄原答应了,她不一样。

  从车底出来,黄原看了看刚修好的大家伙,他其实很少修这种大车,反而是轿车,豪车多,大卡车没有挑战性。

  还是要那种超级跑车,修起来才有挑战性,而这种完全是为了赚钱。

  坏的严重的话,都会通知你的,到时候缺什么再说。

  “我弄两小菜,你去坐着等我会儿。”她站在汽车前,拍了拍车头:“牛啊,等会儿把这大家伙开走,给姐看着点门,我和你原哥聊会天儿。”

  她简单的交代了一句。

  “好勒姐,嫩放心喝,保管发现叔就通知你。”一个黑漆漆的憨厚小胖跑过来看了看车牌,又和黄原打招呼:“我就说还得找原哥,姐,修车的事儿,没姐夫搞不定的。”

  听到姐夫两个字,她脸红了一下,她抬抬手,假装做势要打人。

  其实就是掩盖自己的不好意思。

  “姐,我错了,口误,我去拿钥匙把车开走。”小胖笑嘻嘻的跑开了。

  看到他的背影,黄原悄悄的笑了笑。

  这个小胖墩,总是那么乐观,技术没有学到多少,哄别人开心特别的有一套。

  姐夫啊!嘿嘿嘿。

  懂事,明天的饮料和烟有了。

  “乐啥?麻利的帮我摘菜。”她走在前面。

  黄原答应一声,跟在她后面。

  汽修厂里,隔出来了一个办公室,客户的休息区,还有厨房等等。员工不少人,总要有个做饭吃饭的地方,也不能每天都是蹲着吃饭。

  剩下的,才是工作区域和维修区域,钣金区域,美容区域。她们店是这个格局,黄原那边也是一样的。

  到了厨房,看她从灶台上端下高压锅,然后才开始从冰箱里拿肉。

  动作熟练,一看就是经常做饭的人。

  “炖了点小笨鸡,你别笑,把蔬菜摘了。”她虽然是特意炖的鸡汤,但是语气习惯性的凶巴巴的:“你笑个der。”

  黄原才停下笑容,拿着篮子摘菜。

  她简单麻利的炒了两个菜以后,把鸡肉装到小盆里,摆放好,又从冰箱里拿出几瓶啤酒,咬开盖子放在黄原面前。

  “吃啊!看我干啥?”

  “不知道为什么,就觉得百看不厌,喜欢看。”黄原回答了一句。

  她没忍住脸红了一下,又嗔怪的看了看黄原:“油腻。”

  虽然油腻。但是心里确实是美滋滋的。

  黄原嘿嘿笑。

  两人吃着东西,时不时的聊两句,那种腻歪的气息升腾起来。

  不过没有腻歪多久,一个中年人就气冲冲的跑进来了,看着吃惊的黄原,脸色愤怒的不行。

  “让你离我们家小鱼远点,咋滴,你听不懂啊,一不注意,你就舔着个脸来了,就非要让我再揍你,你才长记性呗?”

  “我们家小鱼就是骨头呗,你就总能找到机会,你也不属狗啊!”

  “说了那么多次,咋就是不长记性呢?说了别进我们店里,显得你脸皮厚对吧?还是显得你不要脸?”

  “不要纠缠我们家小鱼,你去镀个金都不行。”

  “懂吗?”

  中年人手指头都要怼到黄原脸上了,唾沫星子横飞。

  原本坐着的黄原,手在桌子底下攥了又攥,蹭的一下,黄原站起来,黄原和他差不多高,但是比他壮了一圈,显得很有威慑力。

  不过他刚站起来,就被身后的女生拉开了。

  就刚站起来,就被她往后拉了半米的距离。

  “你别拉她,让他动手,我看看他动我试试,什么牌子的垃圾袋,那么能装呢?”中年人语气已经不是不好了,而是很差,很恶劣。

  黄原转头看了看她,她微微摇摇头,只是这样,甚至都没有别的。

  那一瞬间,黄原有些失望了,其实他早就知道,她就是这样一个矛盾的人。

  对别人,她大大咧咧的,彪悍的很,对自己老爹,她完全是另一个态度,性格,还有表现。

  “瞅啥?咋滴,我就把话放这里了,有我在,小鱼就不可能看上你,这辈子不可能。”

  黄原没有反驳,只是看了看身后的女生:“你也是这个想法?”

  “我....”最终,她也没有说出一个所以然。

“我懂了。”黄原把她攥着自己衣服的手拿开  什么话都没有说,黄原准备离开,只是轻微的,长长的吐了一口气,毕竟,这不是第一次了。

  她没有说话,只是又攥着黄原的衣角。

  眼神里都是歉意和乞求。

  很复杂,黄原却能理解,能看懂,他还是把她的手拿开了,哪怕是她攥的很用力。

  他走了几步,又停下了脚步,看了看中年人;“游叔,你赢了。”

  他认输了。

  一直没有下定决心,今天,他想给自己一个交代,决定就是来的这么突然,仿佛好久,仿佛又很段时间。

  前几分钟,还聊的开心,此时此刻,只剩下心灰意冷。

  他没有说什么多话,本来就无话可说。只是淡淡的说完一句,他就离开了,背影显得有些黯然,在夜色里,显得那么落寞。

  “你干啥啊,说话那么难听。”她看到黄原头也不回的那一刻,突然之间就感觉失去了某些东西一样:“黄原,你等等我。”

  刚准备去追他的女生,就中年人被拉住了。

  “坐下,你现在,是不是连爹的话你都不听了?翅膀硬了咋滴?”他严厉的呵斥。

  听到这个话,她纠结了一会儿,还是坐下来了。

  回头再去哄哄黄原。

  一直以来,都是这样的,哄哄他就好了。

  黄原从门口出去的时候,小胖想说点什么,还是没有说出口,默默地看着他离开。

  等到黄原启动汽车,离开大门口,他才看了看房子里坐着,被训斥的女生:“鱼姐啊,你可长点心吧。”

  “有些人啊,虐夫一时爽,追夫火葬场啊!”

  “哎!”

  他看着汽车远去。

  终究,计划的好好地黄原,还是没有等来老爷子的帮助,也没有等来这家喜欢的人呢的坚持。

  车上,他在红绿灯前停下来,他戴着耳机,打了个群语音。

  远处,在和白菜吃烤串,庆祝接到第二个广告的洛白,顺手点开接通,然后按下免提。

  吃着颜潸潸新研究的黑暗料理,找不到理由拒绝的宁渠,惊喜的点开接通,点开免提。

  被语音铃声,吵到被子里冒出头的吴烨,还被梁红的凌晨还推了他一下,伸手拿过手机,吴烨看着黄原打的语音,疑惑的点开免提。

  不约而同的,三人都打开了免提。

  “心里难受,出来陪我喝点。”黄原的声音传出来。

  低沉压抑的语气,让三人心同时咯噔一下。

  出事了!

  第一时间,三人的想法一模一样。

  吴烨看了看凌晨,立马回答了一句:“喝,我马上来。”

  “去我酒吧和,想喝多少,哥们几个陪你。”洛白也说了一句,

  “我也马上下楼,你开车慢点,有什么事情慢慢说。”宁渠把筷子放下。

  黄原吐了一口气,他们都可以听到。

  好一会儿,黄原才答应:“好。”

  看着手机,吴烨低头看了看凌晨,凌晨只是笑了笑:“我等你回来,如果太晚我就睡了,要是喝醉了,就给我打电话。”

  吴烨点点头,立马钻出被窝,迅速套了一件衣服。

  “拿个外套,晚上凉。”凌晨提醒他。

  楼下。

  颜潸潸什么都没有说,只是回房间里,给他拿了一件外套,把手上的两包烟,放到宁渠外套的兜里。

  宁渠在她脸上亲了一口:“谢谢老婆。”

  另一边的洛白,一脸歉意的看了看白菜,白菜只是笑了笑:“你先去吧,他估计遇到事儿了,忙完了那天吃饭都行,今天的我直接打包带回去,和表妹一起吃。”

  “行,那就改天我找你。”洛白拿着车钥匙就准备离开。

  “哎,礼物带上。”白菜提醒他。

  洛白拿着口袋,和她挥挥手就跑了,是跑得那种。白菜撑着下巴,看着他跑远,才可爱的歪歪头。

  “还是个重情重义的人呢,就是太有钱了,唉!”叹息了一句,白菜看了看手机,给表妹发了消息。

  表姐,你太好了,居然请我吃烧烤,爱你。

  白菜:“.....”

  有点亏心啊!

  半个小时以后,洛白的酒吧里,黄原拿着杯子,把半杯啤酒干掉。

  吴烨坐他旁边,把他杯子挪开:“你就说,是钱还是事儿,钱哥几个给你凑,事儿哥几个给你想办法。”

  “别特么喝闷酒,说话。”洛白把啤酒放到一边。

  宁渠则是把果汁放他面前。

  黄原深深的吐了一口气,然后看了看他们:“心里难受,和钱没有关系。”

  “因为隔壁老板娘?”洛白看了看他:“这是死心了?”

  黄原看了看他们,突然笑起来。

  “不是死心了,是心死了。”

  ------题外话------

梦想岛中文    我不是那种富二代
上一章
书页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