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书页

0137 我错了,弟娃儿

梦想岛中文    我不是那种富二代

  魔都不远处的某个野外休闲乐园。

  很多人露营和亲子活动,公司团建都会选这里,有娱乐项目,环境也好。

  因为公司的工作有人分担了,凌晨就想出去玩了,至于吴烨,本来就没有没空这种说法,公司都是找了个经理在管,店里也有店长。

  只要凌晨没问题,吴烨随时都有时间。

  干啥都行。

  两人就去漂流去了。

  大概是一直在上班,凌晨好久没有玩的痛快了,笑容一直没有断过,吴烨极限抓拍了很多好看的照片。

  有了对象,还不赶紧炫耀?

  吴烨就把这个事情落实的很好,有点好看的照片,就会发出去。

  他大约也不知道,其实很多人都看他的朋友圈,比如,咬牙切齿的凌晨爸爸,他总感觉吴烨就是故意的。

  原因很简单,他当时谈恋爱是没有朋友圈这种东西,不然的话,他自己也会这样做,就是给老丈人丈母娘看。

  不过蓝总裁没有什么想法,孩子长大了,就不可能不谈对象,她早有心理准备。

  和看到木马就咬牙切齿的老公不同,她倒是在看规律。

  比如前两个月,吴烨还很规矩,现在开始没有那么规矩了。

  这是拍照片而已,那么真实的情况就是超级加倍。由此可得凌晨没了。

  她心里有数了。

  不过这是凌晨爸妈,吴烨爸妈的想法和他们又不一样了。

  毕竟大家不是同行,一个是养猪的,一个是种白菜的。种白菜的能喜欢猪才怪,但是养猪的喜欢小白菜啊,贼喜欢。

  吴烨家里,吴太太拿着手机看着吴烨的朋友圈,是不是的笑出声来。

  姨母笑,大概就是说的她这种笑。

  就是:嘿嘿嘿嘿嘿。。。

  看着吴烨和凌晨拍的照片,她还时不时的会分析一下细节,预估着自己什么时候能抱孙子。

  偶尔的,又感慨吴烨不够努力,怎么久了,关键的情况还是毫无进展,作为过来人,变化是可以看得出来的。

  遗憾!

  “看什么呢?笑的那么开心?”老吴问她:“少看那些小鲜肉,和你儿子差不多大,你也好意思。”

  吴太太瞪了他一眼,故意说道:“你别说,这小子真帅,和你年轻的时候差不多了。”

  老吴不相信。

  当年和自己颜值不相上下,势均力敌的,就只有金辰武。

  “我不信,我看看。”老吴坐到她旁边,拿过手机看了看。

  结果是吴烨。

  确实是小鲜肉,不过比起自己年轻的时候,还是稍逊几分。

  老吴看了看照片,发现他们居然出去玩了,看这笑的,咦,嘴角都歪了。

  坐在皮艇上的吴烨笑的很开心,凌晨也是笑靥如花,水花激起,背景是一条河流,他们去玩漂流去了。

  老年人不合适的活动。

  公司团建的时候,都要考虑几个主管和他这个老板,老胳膊老腿的,很多东西玩不了。

  “哪有我帅?你少玩手机,都近视了。”老吴把手机还给她,然后又坐回刚才的位置。

  接过手机,吴太太虎视眈眈的看着他。

  老吴感觉凉飕飕的,只好坐回来,默默的看新闻。

  “怎么?挨着我都不乐意?”吴太太问他。

  立马摇摇头,表示自己完全没有这个想法。

  “让你做一宿噩梦。”吴太太亲了他一口。

  中年夫妻啊,何必这样互相伤害?

  “那也让你做一宿噩梦。”老吴放下手机。

  结果吴太太根本不怕。

  “还是算了。”他还是放弃了,结果衣领被吴太太攥住了。

  “老公,你知道,我以前最喜欢你什么优点吗?”吴太太问他。

  老吴梗着脖子,往后倾斜。

  “帅?”他回答了一句:“可以理解的。”

  吴太太:“......”

  一把年纪了,偶尔还是这样自恋,吴烨以前爱照镜子,可能就是他遗传的。

  “你那时候不会半途而废,懂吗?”

  老吴:“....”

  想不懂,装不懂也行啊。

  不过没跑掉,今晚上,估计的做噩梦了。

  “看你的新闻去,别打扰我看儿媳妇儿。”吴太太指了指沙发,让他坐过去点。

  破罐子破摔的老吴,不动弹,一边吃橘子,一边看新闻。

  也不搭理他,吴太太自顾自的看着照片。

  又没忍住笑,吴太太看着照片,然后把照片保存下来,她平时很关注吴烨和凌晨的朋友圈,凌晨很少发,倒是吴烨发朋友圈发的很勤快。

  时不时的,又看到他拍了照片,发在朋友圈里,有时候是和凌晨手拉手逛街,有时候是凌晨安静的治愈微笑,或者家里篆刻的认真样子。

  他们年轻的时候,而已经常出去玩,现在倒是少了,旅游计划都是一年只有一次。

  吴太太把手机收起来,看了看旁边看新闻,拿着茶杯喝茶的老吴。

  “老公,你就没考虑过植发吗?反正咱们家,也不缺那仨瓜俩枣。”吴太太看了看他的地中海发型:“你年轻的时候,头发可多了,再看看现在,哎!”

  以前,她也没有问过这种问题,她似乎习以为常了自己脱发谢顶,不知道又是什么神经闪了一下,居然问他要不要植发?

  老了也是老帅哥,公司还有不少人说他长得帅呢。

  不过这话他不敢说出来,不然吴太太要打破砂锅问到底。

  “就这样挺好的啊,为什么要植发?中年人群体,大家都是这样,该脱发的跑不掉,何必自欺欺人呢?”老吴觉得完全没有必要。

  该掉的头发,不会因为养护而留下,温暖的头皮留不下它自由的心。

  已经尝试过各种办法,还用了一段时间的霸王洗发露,后面发现掉的更多,再后来,还去医院检查了一下。

  什么生姜,何首乌,芝麻,老吴已经放弃了,放弃以后,就感觉轻松多了。

  人到中年,越发理解了,什么叫世上无难事,只要肯放弃。

  吴吴太太拿着吴烨的照片,和老吴对比了一下,然后忍不住笑起来。

  “看你儿子,和你以前一模一样,以后也不知道会不会脱发。”吴太太忍不住笑:“你说,我儿媳妇儿担心过这个问题没有?”

  虾仁猪心了。

  “要是问他的话,他肯定说随你,你信不信?”老吴回答。

  吴太太点点头:“你以前也是这样说的。”

  不想聊脱发这种话题了,其实习惯了以后,别说地中海,就是海中地又怎么样?

  但是别人提起来的时候,总感觉羡慕那些头发茂盛的中年人。

  吴太太看了一眼全家福。

  “儿子多久没有回来了?”吴太太问他。

  有了媳妇儿就忘了妈,说好的一个星期回来一次,自己打电话给他的时候就说忙,转头就带着凌晨出去玩。

  置妈妈于何地?

  要不是考虑到是自己生的,不要了。

  思考着算了算时间,老吴回答道:“大概半个月吧,怎么了?你又想儿子了?”

  吴太太斜着眼看了看他。

  “什么叫又,你给我好好解释一下!”

  老吴尬笑。

  口误了,一时之间说快了。

  他和其他人聊天,习惯性的考虑着说,但是和吴太太说话,就不会这样,想说什么说什么。

  “我自己儿子,我就不能想他?还什么又,也就你巴不得他一年半载不回来打扰你清净。”吴太太开始了吐槽。

  老吴默默地听着。

  说着说着,吴太太就不说了,叹息了一声。

  孩子大了以后,她就发现家里留不住他了,有了自己的生活,以后还会有自己的家庭。

  就是突然挺想吴烨的,但是让他在家待个天半个月的,估计她又开始嫌弃了。

  “我给他发消息,让他这几天回来吃饭。”吴太太拿着手机给他发消息,不过吴烨没有回消息。

  可能是玩开心了,手机都没有看。

  哀家真伤心,不要了,送给凌晨。

  吴太太把消息撤回来,看了看手机时间,对老吴说道:“我们今天出去吃怎么样?心情不好,今天不想做饭。”

  偶尔几天,她就不想进厨房,就是在外面吃。

  类似这种心情不好的时候,更不想做饭了,而且到了中年,没由来心情不好的时候很多。

  老吴已经习惯了,毕竟没有哪家的全职太太会和她一样,给辛苦加班的老公煮泡面。

  虽然是偶尔而已。

  出去吃总比泡面好,哪怕是加了海参鲍鱼呢,还不是泡面。

  “没问题,你看看想吃什么?你想吃啥,我们就去吃啥。”老吴一直很惯着她的,小事情很少会有什么意见。

  大事情家里几乎没有,所以,家里都是她在管。

  也是因为老吴一直惯着她,家里的老太太老爷子对她也好,吴太太从来没觉得自己委屈,感觉到的都是幸福。

  除了现在儿子没有那么顾她了,其他的还是一如既往的。

  认真的考虑了一下,吴太太回答:“去儿子的店里看看,顺便吃个饭怎么样?”

  她觉得这个主意很好。

  看她表情,老吴就知道她觉得这个主意很好。

  还能说什么呢,老吴笑着点点头:“那就走吧,去看看儿子的苍蝇馆子。”

  他确实没有觉得会很大。

  “可别在儿子面前上这种话。”吴太太提醒他。

  老吴又不傻,怎么可能当面说,拿着外套他点点头,等吴太太拿好钥匙,下楼开着车,老吴载着她去吃饭。

  大唐烤肉门口。

  老吴和吴太太看和门头,夫妻两对视了一眼,都有点不可置信的感觉。

  吴烨当时的原话是:“又开了个小馆子。”

  这就是他说的小馆子,面积和那些旗舰店差不多了。

  吴太太记得这个标志性的logo,吴烨给她的会员卡就是这个logo。

  店肯定是吴烨的,就是吴烨谦虚的,给他们了一种我开的普通店的错觉,结果现场一看,好家伙。

  起码百平。

  “你上次怎么说他来着?拿着你的钱,和你谈自由,没有经济基础就没有资格谈自由。”吴太太问他。

  哪壶不开提哪壶。

  想起以前和他说的话,确实是感觉有点.....一言难尽。

  “走,看看生意怎么样。”老吴先迈步进店。

  观察了一下装修,然后才是座位数,又看了看服务员的数量,又看了看服务员的精神面貌,然后才微微点点头。

  默默地数着一二三,才数到三,就有服务员过来接待他们了。

  “您好,请问您几位?”小姐姐微笑的问道。

  老吴比了一个二。

  “好的,这边请,靠窗的位位置可以吗?”她又问了一句。

  吴太太点点头,老吴找了个靠窗视线好的位置,方便观察。

  “您是要喝纯净水还是喝茶?我们店里有几种茶叶,您可以看看单子。”她把兜里的卡片放在老吴和吴太太面前。

  选了一个清火的,老吴又接过她手里的菜单。

  翻完了以后,心里大概有数了。

  还挺贵的。

  点了菜,老吴又开始观察,一边拿着手机默默地计算着。

  最后得出一个他很震惊的数字。

  “看这情况就知道,生意很不错,还用算吗?”吴太太说道。

  “你要是知道他这个店,一年能赚出来差不多八位数,你就和我一样吃惊了。”老吴感觉自己和前浪似的。

  “面积大,座位多,单价不低,不知道宣传和活动怎么样,但是上座率看烤架使用痕迹就知道,一定很高。”

  “服务员不懒散,精神很好,很热情,不敷衍,工资奖金肯定不低。”

  “你再看卫生,最重要的卫生,还有食材情况,顾客都能看到,菜单上就说清楚了,卫生是可以看到得到的。”

  “包括附加服务,可以帮忙叫代驾,提供孩子照顾,送的洗车劵,折扣券,购物券等等。”

  “最重要的是,会员还有其他的附加服务,把客人锁住了。”

  “花了不少心思啊。”

  吴太太听了半天。

  总结了一句:“意思就是我儿子很优秀呗。”

  老吴摇摇头。

  “员工很优秀,你儿子,大概是舍得钱吧。”

  吴太太:“......”

  他们来的时间是下午,刚好是客人开始越来愈多的时候,老吴没吃多少东西,反而是数着桌数。

  然后听着收款数字。

  最近他统计了个大概。

  “后浪拍前浪啊。”老吴感慨。

  衣食住行,他选的住,吴烨选的食。

  吴烨赚钱。比他更快,虽然这个房租费贵,但是赚的够多啊,如果是自己的房子,赚的更多了。

  吴太太倒是自豪了一把,原以为吴烨那个房产公司就不错了,现在还有个大型烤肉店,而且没有想到吴烨店里生意这么好。

  以前算命的说,他财运都冒紫气了。

  当时吴太太只当笑话,毕竟老公也开始发家了,儿子能不能赚钱,谁能说得清楚呢。

  现在一看,艾玛,我的好大儿,还真是有财运啊。

  “我还以为是那种小打小闹的店,没想到这么大。”老吴也有点感慨,烨还真干了一份事业出来了,这个年生,很多人自顾不暇,没有机会逆流而上。

  看着上来的烤肉,老吴拿着筷子试了试,他有点迫不及待。

  吴烨这也算是逆流而上了。

  吴太太看了看他“你觉得味道怎么样?”

  她觉得挺好吃的。

  “味道确实是没得说,厨师很厉害,这个味道,起码能保证最近的核心竞争力,也就是能赚钱。”老吴回答。

  吴太太就喜欢听这个话,比夸她还要高兴。

  毕竟商业上,还是老吴知道的更多,她不懂那些,就知道吴烨没有亏本就行。

  能有出息,总比没有出息要更好。

  吃完东西以后,老吴又看看店里,没记错的话,吴烨还有一家店,不知道是不是烤肉店,能做连锁的话,分类多点,也能做一个不错的公司了。

  不知道规模怎么样,这个应该是旗舰店吧。

  还吃不吃?光顾着研究儿子赚多少钱,饭都不吃了。”吴太太问他。

  老吴点点头,吃掉不少烤肉,才表示已经吃饱了。

  结账的时候,老吴刚准备结账,就被吴太太制止了,她拿出一张卡片,递给收银员,就是吴烨给她的那张通用会员卡。

  全称应该是:大唐餐饮通用会员卡。

  服务员接过卡片看了看,又在系统里查了一下,最后还识别了一下,看了看编号,她又看了看吴太太和老吴:“您二老是我们老板的爸爸妈妈对吧?”

  通用会员卡都能识别的,她看了看照片,确实是他们本人。

  刚才还有服务员来说,他们可能是竞争对手来的,专门来调查情况的,毕竟老吴一直在观察店里。

  结果,人家是爸妈来的。

  误会了啊。

  “这都知道?”吴太太疑惑的看了看她。

  收银小姐姐点点头:

  “我们公司,总共就发出去几张卡,您这是第一张。”

  “您的卡,编号是1,可以享受免单,还可以享受公司附加的所有业务,也能随时提走公司当天的现金收入,公司有的福利,您都可以享受到,附加的也很多。”

  “老板交代过,您有什么要求的的话,我们都会尽量做到。”

  吴太太:“......”

  还可以这样啊,是不是怕自己没有零花钱了?

  老吴也有银行的会员卡,服务挺多的,但是她感觉还没有这个卡珍贵。

  这是儿子给的。

  那是去做儿子的,不一定孙子都不行。

  “行,谢谢你啊小姑娘,我回头和他说,你很专业,服务有很好的。”吴太太接过卡片,放到包包里。

  “那谢谢您,欢迎您随时来。”收银小姐姐笑着回答。

  没有结账,吴太太才和老吴离开店里,老吴回头看了看,那个别致的logo,吴烨说以后会开更多的店,也不知道能不能开那么多。

  真有个百八十家,给他们的会员卡,就不是一般的卡了。

  车上,老吴一边系安全带,一边说道:“继承家业,估计没指望了。”

  吴太太笑了笑,继承家业不指望,搞不好他们反过来把公司都给买了。

  一直在计划退休的老吴,可能又得延迟自己的退休计划。

  “另一家店,我们下次去吧,反正也吃饱了,保留一点神秘感。”吴太太回答。

  老吴点点头,开车回家。

  他们回家的时候。

  吴烨和凌晨才刚到楼下,锤了一下酸痛的大腿,吴烨拉着她去超市,吃了不少时间,家里已经没有多少菜了。

  “明天去吧,今天下面吃!”凌晨也懒得不想去。

  玩了一整天,累的不行。

  “你下,还是我下?”吴烨一边拉着她走,一边问。

  她直接蹲在地上,吴烨拖着她,滑着出去。

  “哪里有个手推车,快推我!”凌晨站起来,跑到购物车上坐着,还一边杨下巴,让吴烨赶紧的。

  “喊老汉就推你”吴烨回答。

  凌晨打他,想到什么似的回头看了看他:“你真狗,我还以为是喊爸爸。”

  “喔!坐好出发了哦。”吴烨答应一声。

  凌晨撑着边缘,转头看了看他:“劳资给你两耳屎,你信不信?”

  吴烨笑了笑:“我信不得信!”

  他跟着凌晨学了不少蜀州话,偶尔也能和她聊两句。

  “你个哈批!”

  吴烨:“.....”

  骂人就不对了。

  助跑了一下,吴烨推着手推车,快速跑起来。

  “慢点,慢点。”

  吴烨哈哈笑。

  路边的大妈们看着他们跑过去,忍不住撇撇嘴:“一看就是外地的,小赤佬。”

  最终,还是没有摔着凌晨,安安全全的到了超市。

  超市的手推车是可以推到楼下的,如果买的东西多的话,会有人来收回去,推着手推车,两人穿梭在货架里,时不时的吴烨还会拿起一个商品问她要不要吃。

  凌晨挑了不少专家喜欢的,吴烨买了不少生鲜和蔬菜水果,装了大半个购物车,在结账排队的时候,吴烨一直在看着货架上的小盒子。

  凌晨注意到他的眼神,视线看过去,又立马转开。

  毫无疑问,吴烨现在成天想的都是毕业,让男生群体里少一个单纯的男生,让男人群体里多一个男人。

  以至于,他看到相关的东西,都会看一下,或者问她一下。

  他还会问她,比如这会儿:“亲爱的,有没有想法?”

  凌晨摇摇头,别说喊亲爱的,喊什么都不行,她有个锤子想法,完全没有想法,稀里糊涂的,不知不觉的就,她已经连兔子都丢了。

  还没有习惯,总得有个过程。

  有想法多少是有想法的,肯定没有吴烨那么多就是了。

  他玩游戏都只玩后羿,凌晨暂时不想当金乌。

  “我们家不需要这个东西!”

  “暂时而已,有备无患。”吴烨回答。

  多买点日用品在家,以备不时之需。

  凌晨的想法总是变化的很快的,对于她的适应能力,吴烨毫不怀疑。

  可能就是最近了,吴烨不靠谱的第六感预判。

  “不要!”

  “不要就是要,而且你喜欢口是心非,那我先准备着?万一你想开了呢?”吴烨顺手拿了一盒,放在购物车里。

  臭不要脸。

  根本不是她想不想开,而是吴烨现在自己想通了,她根本没有那么多想法。

  “拿出去,不要这个东西。”凌晨说道。

  吴烨:哈哈哈哈。

  看吧,口是心非教学。

  真要是不要,就直接丢出去了,光是在那里说,完全没有动手。

  “再拿两盒,万一差了到时候麻烦。”吴烨又拿了两盒。

  直接转身,凌晨站在他身后,一副我们不认识的样子。

  吴烨只是笑,凌晨确实是面薄,无所谓啊,我脸皮厚啊。

  结完账的时候,凌晨迅速把东西装好,放到袋子里以后就装到车里了,然后就推着车,跑得飞快。

  第一次买这些东西的时候,总是不太好意思的,没事,等到买的次数多了,就习惯了。

  “跑慢点,别摔着了。”吴烨在后面提醒他。

  “你个哈批,回去劳资再收拾你。”凌晨的声音传来,还能看到她竖起来的中指。

  完全不像什么大总裁,反而和个小太妹似的。

  吴烨乐起来。

  到楼下的时候,王嫂看着打打闹闹的他们靠近,王嫂惊奇的看了看他们,又收敛起来,给他们一个微笑。

  “你俩感情真好,什么时候能喝喜酒?”王嫂问道。

  凌晨把嘴上的果冻拿下来,微笑的回答:“等结婚肯定通知嫂子。”

  吴烨倒是注意到王嫂显怀越来越严重了:“嫂子,预产期是不是明年?”

  她点点头:“二月份,你俩也努努力,争取孩子有个玩伴。”

  吴烨尴尬的笑了笑。

  “解决了最大的阻碍,就快了。”吴烨回答。

  王嫂看了看凌晨:“习惯了就没什么的,就和做题似的,多练就好。”

  哇,王嫂在开车哎。

  “我们在努力了,以后有孩子了,得多请教一下嫂子。”吴烨脸皮厚,说话没有那么多不好意思。

  “没有之前,也可以问我,小凌,不用客气的。”

  凌晨尬笑。

  一直到她离开电梯了,凌晨才松了一口气。

  “已婚妇女竟恐怖如斯。”

  “确实,什么都不怕就算了,还什么都知道。”吴烨回答。

  “阅历,对吧?”

  “No,经历。”吴烨看了看她:“想不想变成一个有经历的人?我可以无偿培训你。”

  凌晨给他一拳:“铁咩。”

  吴烨:“.....”

  捂着疼痛的肚子,吴烨慢悠悠出了电梯,凌晨打开门:“不要装了,我都没要用力气,这就不行了?”

  “迟早有一天,这个话我要加倍奉还。”

  回到家以后,几个口袋放在地板上,凌晨开始收拾东西。

  分门别类的交给吴烨,吴烨就跑腿,把东西放到冰箱,抽屉,箱子里。

  “这个放抽推里。”凌晨把几个小盒子递给他。

  吴烨答应一声,拿着东西上楼。

  凌晨:“.......”

  “我是说放在楼下的抽屉里。”凌晨说道。

  吴烨头都没有回:“放楼上,方便一些。”

  凌晨叹气。

  都计划好了,她看着零食,不由得想到一个问题,自己还能当多久的大闺女。

  看到吴烨又风风火火下楼的时候,凌晨看了看他,指了指面前的位置,吴烨疑问的指了指自己,凌晨点点头:“坐。”

  吴烨坐在地板上,看着她。

  “问你个问题,你是不是脑子里都是....”凌晨拍了拍手。

  吴烨忍不住笑,这算什么语言?

  “第一次谈恋爱嘛,对所有的东西都有好奇和期待,抱着很美好的想法。”吴烨指了指自己:“我当然也不例外。”

  凌晨点点头。

  “可以理解,但是不一定要那么急迫吧?”

  吴烨看了看她:“你对自己的魅力,大概没有一个很清晰的认知,我能一直克制冷静,已经很伟大了。”

  凌晨嗔怪的看了看他,接受了这个夸奖。

  “那要是晚一点呢?”

  “今晚还是明晚?”吴烨问她:“不要说一点,就是五点六点都可以啊。”

  没有办法好好聊这个话题,还想着大家开诚布公的谈一下,结果吴烨一直胡搅蛮缠。

  “不说这个了。”

  “好的,那我去做饭了。”吴烨起身去厨房。

  凌晨把剩下的东西收拾好,然后就躺在沙发上玩手机,累的不想动弹。

  听着厨房里的响动,凌晨忍不住笑了笑:“贤惠的弟娃啊,除了不正经,其他的都好。”

  阿姨说,男生不能太正经,太正经了就没趣味,多少还是要有那么一点点坏才好。

  以前不理解,先在理解了,木头确实无趣,吴烨肯定不是木头的,不然就不会有那么多想法。

  医院里,田甜吃着晚餐,张楚楠在旁边陪着她,田甜在吃东西,张楚楠就拿着手机在看,看着看着,还忍不住笑。

  田甜好奇的看了看他,张楚楠把手机给他看了一眼。

  “吴烨他们出去玩了,拍的照片看,环境还挺不错的。”张楚楠说道:“等你好了,也带你去漂流。”

  看着照片,田甜打开直接打开吴烨的朋友圈,吴烨把她屏蔽了,她根本看不到吴烨的朋友圈,加好友以后就没看到过。

  田甜往上翻着日期,一直到看到吴烨和凌晨的第一张照片,然后田甜看了看当时的日期,几个月前了。

  几个月前啊。

  田甜看着照片咬牙切齿,几个月前就在一起了,她根本不知道,还干了一大堆蠢事,说了一大堆蠢话。

  结果,就她不知道,难怪偶尔凌晨支支吾吾的,难怪有那么多会要开,开的是约会吧?还什么为我报仇,都是假的,就她傻乎乎的相信了。

  我真傻,真的。

  还相信她了,她却一直在骗我,小雪姐啊,你好狠的心啊。

  往下翻看着照片,她就发现凌晨笑容越来越多,越来越甜,那种幸福的表情是骗不了人的。

  还有在吴烨家里拍的照片,所以说,那个她自己自怀疑的女生,其实就是凌晨而已,就能解释她为什么不回来,还说在加班。

  吴烨家里的拖鞋,就是给她准备的,吴烨搬到楼上也是为了她。

  看完吴烨的朋友圈以后,田甜总算是把脉络链接起来了,她觉得,她就是个沙比。

  “呼楠哥,我是不是个沙比?”田甜问他。

  张楚楠:“......”

  这话....从何说起?

  刚才就看到田甜的脸色不对劲,现在才发现确实是很不对劲。

  有种生气,愤怒,纠结,如释重负,还有一部分的话,张楚楠看不懂,反正感觉很奇怪,奇怪的原因就是她看了个朋友圈而已。

  这有什么问题?

  “你怎么会这样觉得?完全没有的事。”张楚楠回答。

  田甜看了看他,然后把手机还给他,东西也不想吃了,而是看着天花板,有些呆滞的感觉,两眼无神,不知道在想什么。

  她这个样子有点吓着张楚楠了,还以为是脑震荡的新的后遗症,他立马去找了医生,医生来检查一下,发现没有什么问题:“很健康啊!”

  “您确定?”

  医生看了看张楚楠:“我是医生,当然可以确定。”

  “那她这个情况,究竟是怎么回事?医生您和我说一下。”张楚楠交集的问。

  医生:“.....”

  这种情况怎么说?他都没有看出个所以然了,不像是病啊。

  很奇怪的,就像是打击太大了。

  “是不是受刺激了?”医生问他。

  张楚楠点点头,就这个情况,多少应该有点,刚才就感觉她有点不对劲了,脸色是越来越差,最后的表情也是很气愤。

  “注意安抚一下病人的情绪,这个也很重要的。”医生交代。

  张楚楠点头答应,看着突然之间就呆呆的田甜,直觉告诉他这个事情应该是和吴烨女朋友有关系。

  缓了好久,田甜才算是说话了:“楠哥,我困了,先休息了。”

  心情并不愉快的田甜,蒙着被子睡了,实际上睡了没有张楚楠也不知道,不过看样子她应该很难过。

  张楚楠很疑惑。

  他是认识田甜完了,很多东西都不知道,田甜也没有什么都告诉他,知道得少了,疑问就多了。

  不过他在疑问的时候,吴烨都在被窝里了。

  拿着手机在和吴太太发消息,吴烨才知道他们今天去店里了,员工已经告诉他了,吴烨发消息,只是因为吴太太撤回了一条消息。

  “这几天有没有时间?我们回家吃饭去。”吴烨转头看了看凌晨。

  被他问的一愣,凌晨想了想才点点头,答应道:“好啊,我都没问题的。”

  现在的工作没有以前那么多,时间一宽裕了很多,只是去吃饭的话,提前下班就行了,问题不大。

  “行,那就这样说定了。”吴烨给吴太太发消息回去。

  发完消息,吴烨把手机丢在一边,然后就发现凌晨在揉眼睛:“怎么了?”

  凌晨揉了揉眼睛:“感觉右眼皮一直在跳,不知道是不是有什么坏消息。”

  左吉右凶。

  凌晨总感觉有什么坏消息。

  一直到吴烨收到张楚楠的消息,吴烨才看了看她:“一个坏消息,一个好消息,你要先听哪一个?”

  凌晨疑惑的看了看他:“坏消息。”

  “田甜知道我们的事情了,在张楚楠的朋友圈里看到的,好消息就是我们可以光明正大的在一起了,反正她都知道了。”吴烨回答。

  凌晨算是知道坏消息是什么了。

  都能想到田甜是什么样的心情,估计是相当复杂的心情,特别是知道自己和吴烨在一起已经好几个月的时候。

  有点愧疚,凌晨也是有些无奈。

  “明天我去医院看看她,总要解释一下的,免得感情因为这点小事情被破坏了。”凌晨计划。

  吴烨答应。

  “休息了,遛遛小动物,就差不多休息了。”吴烨看了看她:“我希望你自觉一些。”

  凌晨:“.....”

  二话没说,凌晨直接给吴烨一个小拳头,态度相当明了。

  心情不好,凌晨没有和他说话,而是转过身默默的发呆,她在思考明天要怎么样和田甜说她和吴烨的事情。

  她是后来的,但是确实成功了。

  “你就好好的和她说,不要考虑那么多,她能理解的就能理解,不能的理解的,你说再多也没有用,而且从头到尾,我们并没有做错什么。”

  “除了没有告诉她我们在一起的事情,我们谈个恋爱都得悄悄的,还不就因为她?”

  “凭什么不是她祝福我们啊?”

  吴烨的怨气,已经积累了很长时间了,从最开时候到现在,吴烨一直没有和她计较,就是因为凌晨而已。

  “好,我知道了。”凌晨只好这样回答一句。

  “行了,不要想那么多了,早点休息。”吴烨说完就把灯关了。

  发现黑暗降临以后,凌晨躲的更严实一点,她太清楚吴烨的想法了,特别是每次关灯以后。

  “至于吗?”

“至于,要是觉得  受不了的话,你可以找个能接受的。”凌晨怼了吴烨一句。

  吴烨把毯子整理了一下,盖着毯子回答:“算了吧,你这种货色我都留不住,其他的估计更难了。”

  一句话,凌晨就跳起来捶他。

  不要没有成功,被吴烨压制住了,反而是有点外卖的意思,送货上门。

  “唔......”

  “禽兽....唔.....”

  “唔.....我错了,弟娃儿。”

  ------题外话------

《只想摸摸的我能有什么坏心思》推书  武器岂是如此不便之物?

  方清然深谙此道。

  经由他手之物,将被视为“武器”,赋予新的属性。

  不仅如此,每多收获一件武器,他也将获得随机属性加成。

  拾起路边的两根树枝,那完美的棍身,令每一位少年目眩神迷,远处的菜花地,亦让人蠢蠢欲动。

  收获武器成功,剑气1

老桃树的左枝老桃树的右枝品质:白  基础加成:迅捷2,力量3,剑术3,一心二用1

  特殊效果:套装二刀流……

  他很满意。

  下一刻,微风吹拂起少女裙摆,他不自觉眯起双眼。

  女武神的……

品质:金  方清然:“?!”

梦想岛中文    我不是那种富二代
上一章
书页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