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书页

0138 嘴巴是用来亲的

梦想岛中文    我不是那种富二代

  大G停在医院旁边的停车场,吴烨看了看副驾驶的凌晨。

  “我还是等等你,要是她骂你的话,你就叫我,我去把张楚楠捶一顿。”吴烨说道。

  凌晨给他一个白眼,凌晨打开车门,又转头看了看他:“别瞎操心,他们那种,我一个人都能打五个,而且她不可能骂我。”

  凌晨信誓旦旦的,吴烨把车里的现金放了一些在她包里。

  “我有钱的。”

  “记住,嘴巴是用来親我的,不是用来反驳我的,明白吗?”吴烨说道。

  凌晨:“........”

  点点头,凌晨准备下车。

  吴烨把她拉住:“就走了?”

  凌晨恍然大悟,转头一个木马。

  指了指嘴唇,吴烨看了看她:“踏踏实实做女朋友,不要蒙混过关耍滑头。”

  拍了拍脑么,凌晨无语了都。

  两只手抓着吴烨的脸颊,凌晨让他知道了了什么叫霸王花。

  很明显,吴烨抓着座椅的手,骤然收紧。

  太特么得劲儿了。

  “好了我已经感受到你的诚意了,你可以走了,记得早回家。”吴烨开始撵人。

  掐了掐他的脸:“弟娃儿臭不要脸的样子,硬是要的。”

  吴烨抖抖肩膀,那又怎么样。

  反正都吃完了。

  凌晨又拿出口红,补了一下口红,才推开车门,又看了看吴烨:“还是坐会儿,再陪你几分钟。”

  吴烨:“......”

  虽然诧异,但是吴烨还是点点头,原则上同意这个建议。

  几分钟后。

  “嘴唇是不是红了?”凌晨看着镜子。

  仔细的看了看:“薄厚一致,唇红齿白,我有发言权,毫无问题。”

  凌晨:“......”

  挥挥手,凌晨拿着包离开,这次她是真的走了,拉开车门就走了,没有回来的意识。

  吴烨拿着卫生纸,擦了擦脸上和嘴唇上的口红。

  在镜子里看了一下,确定没问题以后,吴烨才启动车子,离开停车场。

  她要去看医院的田甜,吴烨要去看装修的填填。

  出停车场的时候,凌晨看到他的车,还在喊他开车慢点。

  吴烨比划了一个OK,差点撞到前面的车,

  凌晨:“.....”

  “注意点,晚上回来掉块皮,劳资打死你。”

  吴烨点点头,开车离开,刚才是没有注意。

  后面的出租车里,年轻人目瞪口呆的看了看凌晨,又看了看司机:“师傅,你刚才说你们蜀州的女孩子很温柔?”

  司机开车出租车,略过凌晨:“我没有说哦,那点说温柔了?我是说一部分很温柔的嘛。”

  年轻人拿着手机,看着新发来的语音,点开听了一下。

  很温柔的蜀州口音传来:“宝贝”

  年轻人感觉被电了。

  “兄弟,换成是我,拼到起下半辈子在搓衣板上生活的风险,我也要娶这种温柔的婆娘,你相信哥,哥是过来人。”

  他信誓旦旦的样子,说的年轻人都不知道怎么说了。

  “刚才那个?”

  “你就说刚才那个妹娃儿,漂亮不漂亮?”

  年轻人点点头,确实是很美,哪怕是惊鸿一瞥,都能感觉到惊心动魄。

  那种美的不讲道理的女生,应该很少。

  “那种仗美欺人的就算了,你要是和那个大兄弟一样,能开大G,保证上得厅堂下得厨房,扛得起桶装水,打的过臭流氓。”

  年轻人:

  出租车远去。

  凌晨在医院外的时候,特意买了一束花,然后又到超市里,买了一些田甜喜欢的零食,掂量了一下重量,确定没问题,她才去医院里。

  今天天气好,凌晨从医院门口进去的时候,一路上还可以看到很多病人,有的扶着墙慢慢复健,有的坐在轮椅上,还有的表情里完全看不到喜悦,仿佛与世隔绝。

  有的有孩子陪着,晒和太阳,有的有老伴陪着,在聊天,还有孤零零的,坐在哪里发呆。

  凌晨叹息一声,每次来医院,总能见到很喜怒哀乐。

  进了住院楼,凌晨和几个护士一起进电梯,还能听到她们说那个病房的病人真可怜。

  嗅着消毒水的味道,凌晨看着她们离开,出了电梯,走廊上已经看不到几个人了,这一层的单独病房,很少有遛弯的病人。

  到了病房门口,凌晨看了看病房里,透过玻璃窗口,她看到田甜靠着病床,看着面前的手机发出笑声,靠在她旁边的张楚楠则是一脸的无奈,角落里,田甜妈妈还在打电话。

  哪怕是多了张楚楠,也有种一家人似的感觉。

他最近一直在医院里,什么跑腿杂事都是他在做,田甜妈对他高度认可,已经当女婿一样的对待了  礼貌的敲了两下门,凌晨才推开门进去。

  看到有人进来,病房里的三人,都下意识的抬头看了看凌晨,田甜妈妈脸上都是微笑,张楚楠则是礼貌性的微笑,田甜好像开心了一秒钟,就低头不理她了。

  果然生气了。

  看到她的表情,凌晨就知道她是生气了,早有预料的,凌晨知道自己肯定得哄她一次,没有看到更愤怒的表情,凌晨就知道事情还有回旋的余地。

  不要慌。

  凌晨一脸冷静的走到病床旁边,坐在张楚楠给的塑料椅子上:“田甜,姐给你买了点喜欢吃的零食,放抽屉里,平时想吃的时候好自己拿。”

  田甜没有回答。

  她不说话。

默默的看着手机屏幕  凌晨把她耳朵揪住:“不要离手机那么近知道吗?容易近视,还有,我说话你怎么不回答我?”

  田甜:

  张楚楠:“......”

  他就揪了啊?

  张楚楠经常被田甜揪耳朵,他算是知道田甜的师傅是谁了,原来是凌晨。

  这是蜀州女生的绝招?

  田甜龇牙咧嘴,但是又不和凌晨说话,求助的看着张楚楠,张楚楠也没有办法,凌晨瞪了他一眼,他毫不怀疑,自己要是过去,凌晨另一只手就是揪自己耳朵。

  倒是田甜妈妈,只是看了一眼,就继续打电话去了,她和张楚楠妈妈聊的正开心,都聊到以后办结婚宴的事情了。

  嗯,昨天在聊彩礼,那边要给八百八十八万,再给部分股份,再魔都和小香礁准备别墅各一栋,再加上汽车若干,存款若干,珠宝首饰若干。

  田甜妈直接豪气的喊了一亿嫁妆,当时听得张楚楠和田甜牙疼。

  今天聊的是结婚宴,她就看了一眼,就继续聊天了,其实也就是凌晨,换个人的话,她早就扑上去了,敢这样欺负田甜,那是要她老命。

  张楚楠最会察言观色,看到爱女如命的田甜妈妈都没有说什么,张楚楠就更没有什么话说了。

  “问你话呢,你耳朵也震荡了?”凌晨把她手机拿开,丢给张楚楠。

  最后的掩饰也没有了,还没有人帮她,田甜无奈极了。

  “听到了,听到了,耳朵要没了。”田甜回答道:“先放开我。”

  “不知道喊人啊。”

  田甜只好喊了一句:“小雪姐,耳朵,耳朵。”

  凌晨这才放开她,平时很少这样欺负她的,非常时候,用非常办法,先把情绪给她粉碎掉。

  田甜揉着耳朵,看着大马金刀的凌晨,她一点愧疚感都没有。

  偷偷气一下。

  她不知道凌晨会不会哄男朋友,但是哄女生她肯定是不会的,往往都是给个台阶,然后就盯着你大喊:“你下不下来?你不下来我上来了啊。”

  唉和男人似的。

  注意到凌晨盯着她,又和她使了眼色,田甜知道她有话要说,她看了看张楚楠和自己老妈。

  “楠哥,你带妈去定一下餐吧,我和小雪姐聊聊天。”田甜说道。

  张楚楠点点头,听到这个他就心领神会,昨天的事情,应该是今天要摊牌了。

  田甜昨天翻来覆去的想了好久才睡着,做梦的时候都在喊:小雪姐,我不会原谅你的,然后又说:好吧,原谅你了。

  张楚楠都好奇是什么事,让她这么纠结,可惜了,看样子她们要私下聊,错过一个大大的瓜瓜。

  “阿姨,我知道一家刚开的酒楼,我们过去看看吧,好吃的话就换换口味。”张楚楠迅速找了个理由。

  机智的一匹。

  “说什么还要......好吧,那我和阿楠出去买点吃的。”田甜妈本来还不愿意的,田甜一个娇气的表情,她还是同意了。

  她确实是很溺爱田甜。

  通常能答应的要求,不管是钱,还是其他的,她很少会拒绝田甜。

  为了给她找个合适的对象,她可是找了好多人,最后才发现张楚楠合适,家庭条件和性格都合适。

  原本她还排斥的,意外的是,这个事情居然成了。

  “聊完了给妈妈打个电话啊。”她交代一句,田甜点点头,答应一声。

病房门轻轻地关上  他们出去以后,病房里就安静下来,凌晨拉过凳子,坐在病床旁边距离田甜很近的地方,看着她。

  田甜被她看的发毛。

  “你就没有什么想说的?”凌晨看了半天,才问她。

  先发制人人懵比。

  田甜:?

  指了指自己的鼻子,田甜很疑惑的表情看着她。

  凌晨点点头:“没错,就是我问你,你就没有什么想说的,我给你个机会让你表达啊。”

  田甜“......”

  为什么是她有什么要说的,不应该是凌晨说什么吗?她有什么需要表达的?完全没有,而我这算什么?反客为主?

  满头的问号。

  “这话应该是我问你才对吧,被骗的那个是我哎?”田甜说道:“你还好意思问我?”

  凌晨看了看她,然后点点头回答:“行,那你问吧。”

  问,怎么问?

  突然之间,她发现自己被凌晨整的不会了。

  不按套路出牌的人,真的是讨厌极了。

  在她的想象中,凌晨会尴尬的进来,低声下气的问自己好点没有,然后礼貌的请张楚楠和自己老妈出去,再赔笑的坐在旁边,苦口婆心哄高冷的自己。

  结果,根本不是这样的,来就揪自己耳朵。

  气冷抖。

  “看你也不知道怎么问,那我问你吧!就问你几个问题就行了。”凌晨拿着水果啃,顺便组织了一下语言,

  田甜看着她啃水果认真的样子,一边叹气,一边点点头。

  “你是在生气我骗你对吧?”

  田甜点点头。

  不然嘞?

  难道生气创可贴不给她用?生气不给她打球?生气的是谎言一套接着一套,还不带眨眼的,让她恍然大悟自己像个沙比。

  就是那种感觉,自己好像有个沙比。

  “那你知不知道我为什么会骗你?你有么有想过这个问题?为什么我这么多年没有骗你,唯独这个事请骗你了!”凌晨问她。

  田甜沉默了一下。

  其实她很清楚,凌晨为什么不和她说实话,缘故其实她自己都可以想到,也可以猜出来。

  只是因为没有和她说实话,她才一直被蒙在鼓励,就是一直蒙在鼓里,她才生气,其实可以和她说的,她也就是会别扭一下,不会怎么样的。

  “你觉得,如果换成其他人,我需要这样躲躲藏藏的吗?谈个恋爱和卧底似的。”凌晨问她。

  田甜摇摇头。

  凌晨是很直接的人,只在乎部分让你的情绪,不会那么烂好心。

  这一点上,凌晨和吴烨完全是一样的,都是只在乎那么寥寥几个人。

  “好了,该问他的了。”凌晨说道:“我没有不要脸的抢你男朋友对吧?”

  田甜点点头。

  吴烨都不喜欢她,完全谈不上这个。

  “那就行,感情这种事情,就是突如其来,我一个单身狗,取向正常的情况下,喜欢一个人很合理吧?”

  田甜点点头。

  这恒河里。

  她一直都说没有遇到喜欢得,田甜给她介绍的,凌晨一个都没考虑。

  “在不对的时间,喜欢了对的人,我没说的原因,连个朋友圈都忍着没法,还得当个不专业的演员,是为什么,你知道吧?”

  田甜:“....”

  提起这个,她就想到凌晨信誓旦旦的和自己说,要帮助自己报仇,绝对不会喜欢吴烨,不要半途而废等等话。

  “我就想着,我们姐妹这么多年感情,为什么要因为这个事情生气呢?”

  “为什么谈恋爱就要放弃呢?”

  “你那么大度,和你说清楚了,误会不就解除了吗?”

  “对吧?”

  她还是点点头:“对,我才不是那么小气的人呢!”

  好吧,虽然还是有一点点生气的,但是也没有那么多了。

  让小雪姐这种人低头,可不是那么容易的,这些年,她死性不改得罪人的情况不少。

  “对,这是我好闺蜜,我就知道,你了解我的。”

  “小雪姐,我是了解你的。”田甜回答。

  凌晨把剥好的香蕉递给她,又喝了口水润润嗓子。

  “你都和张楚楠在一起了,我才说这些,就是不想误会更多,懂吧?”凌晨说道。

  田甜明白,就是感觉有什么地方不太对劲,这个事情就这样解决了?

  我捋捋。

  田甜想了半天,凌晨也没有打扰她,反而吃了她不少的水果。

  突然之间,田甜一拍手,给凌晨吓得一机灵,火龙果都差点掉到地上去了。

  “那我白被你骗的五迷三道?”田甜问认真她:“你起码得哄哄我吧?”

  总感觉就这样被哄好了,有那么一点点的不甘心啊。

  凌晨指了指柜子:“不是在哄你嘛,还给你买了零食,哦,你看还有花。”

  感觉好敷衍。

  虽然昨天她自己就想通了,但是总感觉那是自己想通的,关凌晨什么事情?那是她自己对这么多年的感情的维护而委曲求全。

  说真得,就是因为是感情好,田甜对其他人和对凌晨,没有一样的大度和理解,凌晨对她也是一样,换成其他人,田甜直接割袍断义了。

  去年买了个表那种,但是凌晨这里,她还从头到尾的考虑了好几遍。

  “不是,你这也太敷衍了吧?就这样就行了?那可是骗我那么久!”田甜说道。

  凌晨看了看她,才回答道:“那怎么办?我给你磕一个?”

  田甜:

  那肯定不行,但是总感觉不得劲儿。

  “得诚意一点。”

  “就是得加钱呗,咯,还有这个!”凌晨把一个小盒子给她。

  她早就准备好了。

  来之前,没其他的东西,只是附带的而已,真正的礼物其实是这个东西。

  田甜好奇的打开看了看,那是一个水晶拼接出来的熊猫吊坠,大概五公分左右,格外的精致。

  “给我啦?这不是你的收藏品吗?我要了那么久都不给我。”田甜惊奇的看着熊猫。

  这是限量款的动物联名吊坠,众所周知,她们家那边熊猫多。

  整个吊坠,全是用各种各色水晶拼接的,很多横切面闪着光,她看到第一眼就很喜欢,可惜凌晨一直不给她。

  田甜一直很喜欢这种布灵布灵闪的东西。

  “给你了,很有诚意吧,我也就这一个。”凌晨说道:“代表你也是唯一,懂吧。”

  田甜点点头,总算是得劲儿了。

  “好吧,这次原谅你了,以后可不准再骗我。”田甜说道:“如果再骗我,那个仙鹤我也要了。”

  凌晨:“……”

  喂,你这女人,不要贪得无厌啊。

  想了想,凌晨还是点点头答应她,以后也不可能遇到这种事情了,不存在骗他的可能性。

  遇到一个吴烨就算了,还能再遇到其他事?那是不可能的。

  田甜把吊坠挂在钥匙扣上,摇晃了两下,看到这个东西第一眼,她就想把它挂在钥匙扣上,总算是如愿以偿了。

  嘿嘿,真好看。

  “小雪姐,你怎么会喜欢吴烨的?”田甜有点搞不懂。

  吴烨除了长得帅,身材好,很温柔,挺体贴……还有什么?

  她没发现,一瞬间,她的想法又变成了另一个样子,不再是吴烨大渣男。

  凌晨看了看她:

  “你还好意思问我?你约我出去的啊,然后我就被盯上了,然后就.....人家还挺感谢你的,经常说感谢老田送来的闺蜜。”

  “那不就…就一面就看你上你了?”田甜不敢置信。

  凌晨点点头,确实是这样,吴烨经常说:“有时候,应该是缘分到了,没办法控制自己喜不喜欢别人。”

  “红线都牵上了,就逃不掉了,我一开始其实有点抗拒的,因为你,但是慢慢的,根本控制不住。”

  “不知道什么时候,就直接跑我脑子里去了,和牛皮糖一样,丢不掉。”

  “然后,你就知道了。”

  田甜叹气,以前吴烨就说过,想找个有感觉的女生,那时候她还以为是开玩笑。

  单纯是说对自己没什么事感觉而已。不过小雪姐这个颜值,大概,谁对她都是一见钟情吧。

  “那他们还有人呢!难道你们住到一起了?”田甜问她。

  看到凌晨摇摇头,田甜松了一口气,还没有就好。

  “只是偶尔而已。”凌晨回答。

  田甜:

  居然住一起了?她还什么都不知道。

  古怪的看了凌晨一眼,田甜问他:“馋的时候?”

  凌晨:“.....”

  “别瞎说,还没有到哪一步,只是单纯觉得助眠而已,没有你想的那么离谱。”凌晨回答。

  就是很单纯的,没有那么多颜色。

  只是一点点。

  田甜看了看他:“你就说他是不是把我球抢走了。”

  听到这个,凌晨没忍住笑了笑。

  “你是淘汰的,没人家球技好。”凌晨回答。

  就知道,什么都没剩了,打球还打不过人家,拿什么和人家争?

  “算了,感情的事情,你自己看着办吧。”田甜回答。

  她现在连自己的情况都还应接不暇,张楚楠虽然没有表白,但是意识已经很明显了。

  田甜也没有装傻,她是真的喜欢张楚楠,但是两人还差一个正式的告白,她也快有男朋友了,也要有甜甜的爱情了。

  也要有球员了。

  “说清楚了就行,免得再误会,你和张楚楠怎么样了啊?遇到合适的就不要挑挑拣拣的,免得到时候好的都是人家的了。”凌晨说道。

  凌晨估计田甜也是喜欢人家张楚楠了,不然不会看电视都靠在一起,不过还是得给她敲敲警钟。

  田甜点点头,她很清楚这一点的。

  “必拿下!”田甜信誓旦旦。

  凌晨在她耳边耳语了几句,田甜红着脸和她比划了一下,然后凌晨也和她比划了一下。

  田甜:哇!

  她们开始了窃窃私语。

  大街上和田甜妈一起逛街的张楚楠和远处的吴烨,不约而同打了个喷嚏。

  不过张楚楠有丈母娘关心,吴烨只有马东西关心。

  凌晨一直待到了下午才离开医院,田甜再住几天院也要离开了,走的时候,田甜妈也回来了,还说有时间带她男朋友出来一起吃个饭。

  凌晨答应一声,然后就离开医院了,又耽搁了一个上午。

  正式一点多钟,天气最热的时候。

  黄原的汽修厂旁边,游家的汽修厂里。

  游小鱼在修理着汽车,拿着扳手拧螺丝的时候,整个汽车都在晃动,她可能是憋着气,和螺丝较真了。

  不过她较真了,汽车急眼了。

  看着就知道没有完全稳定,支起汽车的升降架子,开始倾斜,任何突然之间蹦开一边,车头迅速掉落,拿着扳手的颜小鱼,只感觉自己被人拉了一把,险险的看着汽车砸在她眼前几公分的地方。

  巨大的轰鸣声,不光是把游小鱼吓一跳,包括修车的员工都被吓一跳。

  更远一点的地方,摇椅上的中年人,连水杯都丢了,迅速跑过来。

  倒下的汽车旁边,坐在地上的小胖惊魂未定:“姐,没精神就不要碰车了,也不要在车底下,很危险的,万一出个什么事情,怎么办?”

  小胖子心有余悸,也有些责怪的说道。他是见到过修车因为操作不当,被压在车底的人,才知道那有多危险。

  很多人的情况都是一言难尽,刚才要不是他就在旁边,都来不及拉一把,如果发生那种事故,搞不好,送医院的时间都没有,毕竟几千斤呢。

  被吓得不轻,游小鱼才反应过来:“呼谢谢小牛。”

  她愣了愣的看着眼前倒下的车子。

  作为一个修车厂老板,她太清楚这种安全事故的危险性了,毕竟每次开会说的最多的就是注意安全,她自己反而没有做好表率。

  本来就有点状态不好,就不应该去碰车的,实在是找不到事情做,她还是没有控制住,差点发生事故。

  “小鱼,你咋样了?有没有受伤?人没事吧,爸看看,有没有伤着。”刚才就吓得连杯子都摔出去的中年人,立马跑过来。

  他的关心并不是做伪,而是真的焦急,也是真的害怕,车子砸下来的那一瞬间,他都以为自己要没有闺女了。

  害怕了。

  游小鱼摇摇头,把手上的扳手丢掉,有些发楞的看着车。

  呼差点。

  “人没事就好,车不管它,车都可以修。”中年人看了看围过来的员工:“行了,大伙别看了,就是虚惊一场,赶紧忙活自己手里的事情。”

  听到他的话,又看了看游小鱼,众人散开。只要不是真的出了事故,那就不算是多大的事情。

  毕竟,车子就是多修一次而已。

  游小鱼又和小胖道了谢,才回到办公室,坐在椅子上,有些发呆,很庆幸的,她捡回一条命,她已经不是不集中注意力一天两天了,这几天她一直都是这样,很多时候就容易走神,上一次已经差点砸到脚了。

  她其实和黄原一样,一直很喜欢车子,也是因为喜欢车子,她才在这个行业做的越来越好,现在,就突然感觉,丧失了很多意义。

  更多是因为黄原,从上次发生了那个事情,黄原到现在为止,没有理她,好像已经离她越来越远了。

  以前还能出现在彼此的生活了,现在一墙之隔,就像是隔着两个世界一样。

  找他他也不搭理自己,说话他也不听,下班就走了,连个好好谈谈的机会都不给她,就和她是瘟神似的。

  黄原并不是完全躲着她,而是那种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漠,让她有些望而却步。

  他以前从来不会这样的,受委屈了吧,也怪自己没有一个立场,让他那么失望,浇灭了一腔热情。

  这就是活该。

  “唉”游小鱼叹气,看了看手上的手链,那是黄原送的。

  人啊,变化真的很快呢。

  中年人进屋以后,看着沉默的闺女,他也有些沉默。

  这段时间,她的状态一直不好,他都看在眼里,是因为什么他也很清楚,今天要不是她非要修车,看着轻松多了,他也不能答应。

  哪想到,会发生这种事情,刚才他是看着车子倒下来的那一刻,那时候他距离太远了,根本就只能看着。

  突然觉得,一直坚持的东西好像很可笑,他发现自己就像那些非要让孩子学乐器的家长,最后让孩子都抑郁症了。

  关那么多,以为是为她好,其实一直在伤害她。

  怕这怕那的,担心这个担心那个,最后她也没有得到自己的想要的,反而失去了更多。

  他这个父亲,好像也没有当好自己的角色。

  “爸不管你了,你爷说的对,你自己的事情,你自己看着办吧。”他在旁边抽了半支烟,考虑了很多:“总怕你受伤害,是我自以为是了。”

  游小鱼只是看了看他,没有什么表情。

  她为什么一直那么听话,一方面原因就是她很清楚这些年,父亲是怎么过来的,以前上矿差点就没有上的来。

  后来好几次累到自己进医院。

  如果不是那张彩票,或许日子还是一样,或许只是好了一点。

  他总觉得,自己应该找个踏踏实实的人,不是黄原那种家里亿万家产的人,她够不到那个门槛,怕她受委屈。

  再加上,他总觉得黄原爸妈不喜欢自己。

  他并不是没有理由的讨厌黄原,因为他见到过黄原妈妈和自己说话的场景。

  他从那时候开始,就不喜欢黄原了。

  “爸,不说这些了。”她回答了一句,然后就没有说话了。

  现在说这些干嘛呢?

  没有什么必要了,好好的过自己的生活才是最重要的,

  “我知道你放不下,要不爸和他说说?再不行,我道歉。”他把烟头掐掉。

  总之,他不想看到闺女这样。

  经历过这个事情以后,他真担心有个什么意外的话,他都没有脸去见老婆了。

  “您能不能别添乱?不让我和他在一起的是你,现在说不管了的还是你,我想好好谈恋爱的时候你说不行,现在没机会了你说可以。”

  中年人沉默。

  他又默默的点了一支烟,没有回答这个问题。

  大概在她心里,明白自己这么做的原因,但是还是有怨气的,有些东西说不清的,就像是乱了的毛线,他能一刀切,都已经是因为他担心孩子而已。

  什么事情都是建立在人这个根本上的,就这么一个闺女,真出点事情,他会后悔一辈子。

  游小鱼也觉得自己说的话重了点,说了句对不起,从墙上拿了电动车钥匙,她就出门了。

  “骑车慢点,注意着车。”他知道她又是去散心:“别骑太快了。”

  每次心情不好的时候,都是去附近小河边散心。

  其实他知道的很多。

  骑着车的游小鱼,和他所料的一样,在附近的小河边坐在发呆,不过没有她没有看到,背后的一个熟悉人影,驻留了好长时间,才悄悄地离开。

  听到熟悉的引擎声,游小鱼从岸边跑到路上,看和那辆熟悉的车子,她忍不住笑了笑,笑着笑着,眼角的泪水就出来了。

  更远处的中年人,只是默默的叹气。

  下午的时候,游小鱼没在店里,黄原的办公室里,听到敲门声,他喊了一声请进,看着进来的人,他愣了一下。

  他再关上门的时候,已经是两个小时以后了。

  拿着手机,黄原打了个电话出去。

  “妈,我们家还有酱吗?”

  富力。

  吴烨从工地上回来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了,白天的时候去了装修工地,主要是去确认了一下建筑材料的问题,回到家打开门的时候,吴烨就闻到了满屋子的火锅味儿。

  熟悉的变态辣,心里咯噔一声,吴烨闻到这个气味,就知道是凌晨做饭了。

  嗅着空气中的一点点刺鼻的焦糊味,吴烨看着凌晨端着两盘,切的厚厚薄的薄的牛肉从厨房出来,吴烨还注意到围裙上的大片油渍。

  这得多操劳啊。

  “回来啦,快点端饭端菜,汤都煮沸了,马上吃饭。”见他发楞,凌晨还催促了他一下。

  如果不是那么略显狼狈,如果一切都是游刃有余,那么她还真有点小家碧玉,贤妻良母的感觉。

  可是吴烨知道啊。

  她会做个锤子饭啊。

  话赶话都说了,吴烨只好答应一声,换好鞋子,去洗洗手,看着一大堆配菜,又打开电饭煲,吃了几颗夹生的米粒。

  老丈人那每天做饭的厨艺是一点没学到啊,反而是丈母娘的厨艺天赋继承了个十成十,以后自己的姑娘咋办哦!

  担忧啊、

  叹叹气,吴烨把饭菜端出去,又从冰箱里拿了几块面,饭估计是吃不成了,又不是老鼠。

  凌晨还站起来拍照片,在发朋友圈,拍了菜还不满意,还让吴烨坐在她旁边,拍了个合照,其实她也挺爱发朋友圈的,以前主要是因为田甜才没有发朋友圈而已。

  “好了,让朋友圈先吃。”凌晨开始盛饭。

  吴烨拿着筷子试了试红汤,还好,味道变异不是很明显,虽然还有焦糊味。

  等凌晨先吃第一口,看着她明显不对劲的表情,吴烨忍不住笑了笑:“怎么样?”

  凌晨点点头,举了一个大拇指,只是咀嚼的越来越假了。

  夹了一块牛肉,看着厚度,吴烨问她:“这是八秒的牛肉?还是十八秒的牛肉?”

  “你那块是二十八秒,你看看我这块,就是八秒的。”凌晨为了忽悠吴烨吃东西,自己把夹生的饭都吞了。

  看她下了这么大的血本,吴烨烫了一块牛肉,然后沾了点青辣椒蘸水,辣乎乎的,再加上半口夹生米饭。

  难吃的一匹。

  凌晨把他碗里的米饭倒在电饭煲里,给他重新盛了底部的饭,结果还是半生不熟的。

  “你早就知道了吧?”凌晨看他开始烫面条:“最近厨艺有点下降,我记得明明就是一个指头来着。”

  吴烨看了看他:“不是我说啊,姐姐。,你这厨艺,还有下降的余地吗?”

  凌晨:“......”

  “老丈人不让丈母娘下厨,不是因为他想做饭,而是为了全家人的安全。”吴烨把面下到锅里:“懂吧?”

  凌晨:

  “你懂个钏钏,搞快点下面条。”好歹是她辛苦的劳动成果,原本还准备给吴烨一个惊喜的,结果....算了。

  以后打死都不进厨房,老妈早已证明,家里的厨房,不合适女人进。

  吴烨给她盛了一碗火锅面,像这种条件,辣面也比生饭好。

  凌晨撇撇嘴,把吴烨的饭倒进电饭煲,准备留着喂八爷和它媳妇儿,还好家里有两只八哥,不然都不知道怎么处理、

  另一个城市,放大照片,看着米粒没有熟透的凌宇在沙发上哈哈大笑。

  小吴啊,你可长点心吧!还敢让她进厨房,你还是年轻了啊!

  不过他还没有高兴多久,蓝总裁就提着好几个打包盒走进来,把打包盒放在餐桌上。

  “老婆,你有买了什么?”凌宇好奇问道:“家里什么吃的都不缺。”

  买菜这种事情,他才是专业的,平时都是他在做,蓝总裁就负责吃而已,她突然买东西,按照习惯和了解来说,他有点不好的预感,

  “买了点菜,今天给你加餐,平时辛苦我了。”蓝总裁回答。

  凌宇感觉这话怪怪的,不好的预感越来越强烈,右眼皮开始疯狂跳起来,他战战兢兢的打开打包盒看了看。

  只看了一眼,凌宇脸都绿了:“蓝哥,你想整死我是不是?你想换老公了是不是?”

  “呵呵,老娘巴不得你整死我。”

  “商量商量。”

  “没得谈。”

  凌宇:“......”

  “不要让整个家支离破碎啊。”他默默的说了一句,然后才去厨房端菜。

  菜被蓝总裁放到边,然后把她自己带回来的菜放在凌宇旁边,看着眼前的菜,凌宇感觉有些生无可恋。

  “咱们都快五十了。”凌宇不得不提醒她,这是个残酷的事实。

  她只是摇摇头,叹气:“才四十多,哎,你就......”

  凌宇被激将法激着了。

  这不能忍:“你说儿豁,到时候你莫哭哦。”

  “啊哟,劳资怕你,怕你我名字倒起写。”

  凌宇:呜呜呜。

  救命救命啊!

梦想岛中文    我不是那种富二代
上一章
书页
下一章